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慈兰若
阿慈兰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82
  • 关注人气:1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自《工人日报》

(2017-05-16 23:14:12)
标签:

文学

转自《工人日报》

黄土地上的一抹异香

——读《复活的世界》第一部

 

 

读阿兰若的《复活的世界》第一部,第二部,既感到所获相当丰富,又感到读来格外辛苦。两部作品在百年的历史跨度里,试图通过西部农人生活与乡村社会的悄然演变,打造“一部新创业史”,建构“一部辉煌史诗”,但由于作者的勃勃雄心与实有能力的不相匹配,作品并未达到作者原本所期望的高远目标。在我看来,作品负载的内容,蕴含的意义,都在作品自身的故事叙述之中,人物塑造之中。从这个角度来看,《复活的世界》第一部、第二部,都主要是以女性人物为主角,深切审视乡土社会中的女性处境,深刻揭示男权文化中的女性命运,而实现这些预设之外的文学追求,也自然会使作品具有自己的价值和与意义。

即以《复活的世界》第一部《灵魂史》来看,整部作品的骨干故事,大致围绕着韦金山的大女儿——小名先叫洋芋后又叫洋芋牡丹的韦菊香徐徐展开,洋芋牡丹的情感纠葛,成为人际关系的内在主线,洋芋牡丹的命运转折,成为作品里最为动人的旋律。

《复活的世界》第一部,由远及近地描写了社会变迁、制度更换、运动开展等,给偏居西部的大营村带来的种种或显或隐的种种变化,但变中又有某些不变,或变得缓慢而艰难。比如,乡土社会结构的家族化、家族内部运作的家长化,以及家族化、家长化背后依仗的男权化。费孝通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乡土中国》里所观察到的“家族代替了家庭”,“家族是以同性为主,异性为辅”,“同性原则较异性原则为重要”的社群结构与社会运作,基本上还在一直延宕着,继续运用着,运用着。在这样的社会秩序与生活氛围中里,女性不仅地位明显低下,而且自己的命运也很难自控。无论是在大营村,还是在临近的猪脑沟村,女人或者是生儿育女的工具,或者愉悦男人的玩物,而男人不是随便殴打女人,便是恣意玩弄女人。这样一种社会状态与生活形态,使得置身其中的女人就有了一种逆来顺受的宿命认知,正如洋芋牡丹的母亲窦菜花所说的那样:“人的命运天注定,女人的命,草根根”。就是在这样一种重男轻女的环境氛围中,白艳芳的母亲杨玉英,在养父寇茂盛“三天两顿打”的日子里忍辱负重,而白艳芳长大嫁人后,又生活在丈夫韦金峰“从来不把她当人看”的“狂揍暴打”的阴影中,她实在不愿再过“没有驴活得象人”的日子,索性让洪水淹没了自己。看多了,也看透了这一切的洋芋牡丹,不愿再重蹈老辈女人的覆辙,“惧怕自己象妈像大妈那样被一种无形的网给套”,惧怕自己象大妈那样活在男人给她的令她窒息的沉闷世界里”。这种“惧怕”,使她认清了现实的处境,也认准了自己的出路,那就是“铁了心地要自己为自己的婚姻做主”。

尽管觉醒了的洋芋牡丹,“睁着警惕的眼睛,绷紧着清醒的心”,但在度过少女时代进入谈婚论嫁时,柔弱无力的她什么都阻止不了,一切都由不得她自己,根本不管她是否愿意,硬是被族人捆绑着买到段大脑袋家给傻子段瑞民作了媳妇,过着无情又无性的淡而无味的婚后生活。也许是对洋芋牡丹这“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同情,也许是对洋芋牡丹“俊俏得要命,真实馋死个人”的觊觎,大营村的男人们都按耐不住地蠢蠢欲动。先是有贼心无贼胆的阮荀暗中示好,在让洋芋牡丹怀了孕之后抽身离去;继之是张克勤利用帮工的机会频频接近,让洋芋牡丹用自己的身体作了报偿;随后,还有邵富祥的纠缠不休,甄达明的死缠烂打。而洋芋牡丹在按照自己的喜好荡检逾闲的同时,也以这种以毒攻毒的方式,宣示着她对这个男权社会的坚意叛逆与无声抗议。及至遇到了自己中意也有情有义的罗爱会,她才认定了自己的目标所在,去努力寻求自己应有的幸福。而与罗爱会的相知相恋,虽也磕磕绊绊,但在事业要自立,命运要自主等方面,称得上是志同道合的伴侣。由此,经过种种大大小小的反抗与争取,洋芋牡丹终于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在大营村首开了柔弱的女人不向悲催命运低头的先河,创造了自强的女人自我追求个人幸福的先例。

洋芋牡丹在努力追求自己的幸福,把控自己的命运的过程中,并不是不管不顾,我行我素,而是居仁由义,临患忘利,表现出优秀女性特有的善良与贤惠,令人刮目相看,让人起恭起敬。她以强行捆绑方式违背意愿地卖到段家之后,胸中有气,心里怀恨,但仍对段家老少尽着媳妇应有的孝顺,并在段瑞民出事受伤后,拿出自己辛辛苦苦积攒的要开裁缝店的一千多元钱,去给男人求医治病;她还捐弃前嫌给总与自己较劲的邵富祥谋划出种洋芋、开粉坊的点子,使邵富祥率先走上致富道路;当她得知唐筱晴犯了抽搐不止的老病后,便天天翻山越岭去采挖能治病的枸杞根;在与已成为植物人的段瑞民终于离婚之后,她并没有如释重负,或洋洋得意,而是先惦记“段瑞民往后的生活怎么办,还能吃上一顿热饭吗?”后又“自愿放弃要段家的一草一木”净身出户。她的这些所作所为,村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都为洋芋牡丹的单纯和善良所震撼”,这也令大营村这个颇显浑浊的乡土环境氛围,吹进一股春风拂面的的清气,扬起一股激浊扬清的正气。

从这个意义上说,洋芋牡丹在追求个人幸福的同时,也在改变着身边的人际关系,打开着人们的闭锁的心理,温暖着自己所置身的一方水土。她把为己和为人统一起来,把小我与大我连通起来,让女性之美,母性之光尽情释放和极尽能量,让人们从中得到感动与感染,让环境由此得到某些改变与改善。可以说,这枝在大营村里迎风怒放的洋芋牡丹,不啻是黄土地上的一抹异香。而把这样一个女性人物塑造得饱满而生动,令人可歌可泣,又可师可敬,也可见出作者深谙女性心理,擅长描写女性的独到功力,以及同情女性处境,关爱女性命运的人文情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7年01月07日
后一篇:新书奉献!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7年01月07日
    后一篇 >新书奉献!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