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弥勒内院看门人
弥勒内院看门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877,953
  • 关注人气:150,6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2020-05-19 16:05:34)
标签:

传统文化

分类: 外院文集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韩熙载夜宴图》,北京故宫博物院馆藏珍品。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绢本纵28.7厘米,横335厘米。是五代大画家顾闳中所作,以连环长卷的方式描摹了南唐巨宦韩熙载家开宴行乐的场景。用笔细润圆劲,设色浓丽,人物形象清俊、娟秀,栩栩如生而名闻中外。是今存五代时期人物画中最杰出的代表作。《韩熙载夜宴图》全长三米,共分五段,每一段画面以屏风相隔。第一段描绘韩熙载在宴会进行中与宾客们听歌女弹琵琶的情景,生动地表现了韩熙载和他的宾客们全神贯注侧耳倾听的神态。第二段描绘韩熙载亲自为舞女击鼓,所有的宾客都以赞赏的神色注视着韩熙载击鼓的动作,似乎都陶醉在美妙的鼓声中。第三段描绘宴会进行中间的休息场面,韩熙载坐在床边,一面洗手,一面和几个女子谈话。第四段是描绘韩熙载坐听管乐的场面。韩熙载盘膝坐在椅子上,好像在跟一个女子说话,另有五个女子做吹奏的准备,她们虽然坐在一排,但各有各的动作,毫不呆板。第五段是描绘韩熙载的众宾客与歌女们谈话的情景。这幅画卷不仅仅是一幅描写私人生活的图画,更重要的是它反映出那个特定时代的风情。由于作者的细微观察,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把韩熙载生活的情景描绘得淋漓尽致,画面里的所有人物的音容笑貌栩栩如生。在这幅巨作中,画有四十多个神态各异的人物,蒙太奇一样地重复出现,各个性格突出,神情描绘自然。《韩熙载夜宴图》从一个生活的侧面,生动地反映了当时统治阶级的生活场面。画家用惊人的观察力,和对主人公命运与思想的深刻理解,创作出的这幅精彩作品值得我们永久回味。本卷书册分为画卷与解读手册,画卷1:1还原长达3米原作,内页采用135克伯爵纸,再现千古人物连环长卷的神韵风采!解读手册系张朋川教授倾心创作《韩熙载夜宴图图像研究》,以北京故宫本《韩熙载夜宴图》为主要研究对象,同时参照其他多本不同时代绘制的《韩熙载夜宴图》图像(包括台北故宫本、杜堇款本、唐寅本、仇英本等),进行图像学分析与细节比对,研究不同图本图像上所反映出的差异,揭示出了其中所蕴藏的不同文化内涵。可以说是了解与收藏《韩熙载夜宴图》最好的版本!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此画卷据传系宫廷画家顾闳中奉后主李煜之命而画,此画卷中的主要人物韩熙载是五代时北海人,字叔言,后唐同光年进士,文章书画,名震一时。其父亲因事被诛,韩熙载逃奔江南,投顺南唐。初深受南唐中主李璟的宠信,后主李煜继位后,当时北方的后周威胁着南唐的安全,李煜一方面向北周屈辱求和,一方面又对北方来的官员百般猜疑、陷害,整个南唐统治集团内斗争激化,朝不保夕。在这种环境之中,官居高职的韩熙载为了保护自己,故意装扮成生活上腐败,醉生梦死的糊涂人,好让李后主不要怀疑他是有政治野心的人以求自保。但李煜仍对他不放心,就派画院的“待诏”顾闳中和周文矩到他家里去,暗地窥探韩熙载的活动,命令他们把所看到的一切如实地画下来交给他看。大智若愚的韩熙载当然明白他们的来意,韩熙载故意将一种不问时事,沉湎歌舞,醉生梦死的形态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表演。顾闳中凭借着他那敏捷的洞察力和惊人的记忆力,把韩熙载在家中的夜宴过程默记在心,回去后即刻挥笔作画,李煜看了此画后,暂时放过了韩熙载等人,一幅传世精品却因此而流传下来。这幅长卷线条准确流畅,工细灵动,充满表现力。设色工丽雅致,且富于层次感,神韵独出。据载,五代周文矩亦作《韩熙载夜宴图》,元朝时两者俱在,今仅存顾本。另有唐寅摹本,现藏于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张大千与朋友同赏这件稀世名画,认定这幅《夜宴图》绝对是真品,不是赝品。张大千决定暂缓买王府的房子,先买下《夜宴图》。他有一枚印章,文曰“东南西北,只有相随无别离”。加盖在图卷上。后来他把自己收藏的《韩熙载夜宴图》连同几幅其它的古画低价卖给国家,可谓功不可没!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我的藏书之五十八:《韩熙载夜宴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