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弥勒内院看门人
弥勒内院看门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66,043
  • 关注人气:150,7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人一张经典碟——霍洛维茨·《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

(2017-06-29 20:38:40)
标签:

经典专辑

分类: 音乐典藏
一人一张经典碟——霍洛维茨·《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
专辑名称: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Tchaikovsky: Piano Concerto No.1)
专辑艺人:弗拉基米尔·霍洛维茨 (Vladimir Horowitz)
唱片公司:RCA Red Seal Records
发行时间:1943年03月21日
专辑语种:古典专辑

   柴可夫斯基一共写了三首钢琴协奏曲,其中《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作品23),是被演奏得最多的一首。是俄国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管弦乐作品。作品中略含俄国味的主题,以及充满斯拉夫式粗线条和声色彩的管弦乐法,正是这首乐曲的魅力所在,这首钢琴协奏曲是第一流的钢琴家们竞相演奏的曲目。本曲作于1874年,于1875年十月在美国波士顿首演。创作于1874至1875年,题献给德国钢琴家兼指挥家汉斯·冯·彪罗。
    柴可夫斯基于1874年在写给其弟的家信中首次提到创作这首乐曲的情况,不久后的12月,作品大致完成,柴可夫斯基本打算将这部作品交给著名的钢琴家和作曲家尼古拉·鲁宾斯坦来修订和首演,但是鲁宾斯坦对作品作出了无情的批评,令柴可夫斯基改变了初衷,将这部作品题献给了德国指挥家汉斯·冯·彪罗。
  这部钢琴协奏曲,是柴可夫斯基在创作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之前的重要作品,初稿在1875年初写出,后来在1880年和1893年间,作者又吸引许多演奏家的意见,进行两次修改才最后定稿。这首钢琴协奏曲的遭遇,同作者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有很多相似之处,它也不是一开始就能获得公众的承认的。原先这部作品题献给尼古拉·鲁宾斯坦,但是平素对音乐艺术界一切有价值的新事物总是十分敏感的鲁宾斯坦,这一回对柴可夫斯基在钢琴协奏曲体裁方面的第一次尝试,却持否定态度。
  当柴可夫斯基在完成《第一钢琴协奏曲》后,于圣诞节前夕首次在尼可拉·鲁宾斯坦面前试弹此曲,并欲征求他对钢琴独奏部分的意见,没想到虚心求教的柴可夫斯基竟遭到鲁宾斯坦最严厉的批评,职责这个作品不仅庸俗、了无新意,而且有抄袭之嫌,建议柴可夫斯基如愿意改写,他考虑在演奏会上初演此曲。但柴可夫斯基对此曲抱有极大的信心,遂拒绝了这项提议。
  柴可夫斯基在给梅克夫人的信中谈到这首曲子:“1874年的圣诞夜,我们应邀到阿布莱希特家中,尼古拉·鲁宾斯坦要求我在音乐学院的一间教室里演奏这首协奏曲 …… 我拿起草稿,尼古拉沉默着,酝酿着他的暴风骤雨 …… 。尼古拉的沉默意味深长。他立即告诉我:‘亲爱的朋友,我不喜欢你的整首作品,又如何谈论细节?’但我忍耐着,弹完了整首协奏曲。又是沉默。‘好了,’我说,并且站起身来。接着从尼古拉嘴里爆发出滔滔不绝的强烈辞句 …… 看来我的协奏曲毫无价值可言,完全无法演奏,糟糕的经过句简直无处不在,没有办法改进;整首乐曲很糟,肤浅、庸俗 …… 尼古拉指出许多经过句需要全部修改,还说这些修改如能在某一时间完成,他将公开演奏这首协奏曲。‘我不会改动任何音符,’我回答,‘我会完全以现在这个样子发表这首协奏曲。’我的确这样做了。”
  于是,柴可夫斯基把他的题献一度改为献给谢尔盖·伊凡诺维奇·塔涅耶夫(Sergey Ivanovich Taneyev,1856-1915,俄罗斯作曲家、音乐学家、钢琴家),到最后才确定献给德国钢琴家冯·彪罗(H. Von Bulow,1830-1894)。
  德国钢琴兼指挥家彪罗将这部协奏曲带到了美国,1875年10月25日在波士顿音乐厅进行了首演,此曲竟受到莫大的欢迎。19天以后,这部作品才回到了俄罗斯家乡,地点是圣彼德堡。由古斯塔夫·葛罗斯(即拉赫曼尼诺夫的老师)及捷克指挥家那普拉夫尼克演出。但是这次俄罗斯的首演却又因演奏的速度过快而宣告失败。柴可夫斯基事后形容葛罗斯的表现是:“声音有如被残暴过了。”紧接着,于12月3日在莫斯科的演出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引起广泛的喜爱与回响。当时担任钢琴独奏的是当时年仅18岁的钢琴家和作曲家塔涅耶夫,他的钢琴演奏还得到了作曲家的很高评价,而指挥正是当初拒绝弹奏的尼古拉·鲁宾斯坦。
  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是一部最通俗的协奏曲,但就其构思之宏伟和作品的规模而论,它可以称为用钢琴和乐队演奏的一部交响曲。它曲情绪开朗、乐观,音乐构思规模宏伟,波澜壮阔,音乐形象的交响性色彩斑斓,绚丽辉煌。这是钢琴协奏曲中最通俗易懂,最受欣赏者喜爱的作品,被认为是19俄罗斯钢琴音乐的顶峰和欧洲音乐艺术最有天才的创作之一。
  全曲共三个乐章:
  柴可夫斯基采用古典协奏曲的三乐章结构:他让最交响化的第一乐章起主导作用,用它来确定整部作品的特点;至于第二乐章,乃是交响曲当中两个乐章 —— 抒情的慢板乐章同诙谐曲乐章的有机结合;而最后乐章则为全曲作出同前面两个乐章相适应的、合乎逻辑的结论。
  第一乐章:极为庄严而不太快的快板 —— 生气勃勃的快板(Allegro non troppo e molto maestoso - Allegro con spirito),降B小调,3/4拍。本乐章是全曲中最为著名的乐章,采用奏鸣曲形式写成,它的音乐光辉灿烂、富丽堂皇,色彩变化多端,丰富的想象力获得了充分的发挥,所有这些都是很多协奏曲所难匹比的。作品以四支圆号的引子为开始,随后展现的是极其雄壮和辉煌的主题,这个激动人心的主题甚至比整部钢琴协奏曲还要著名,是每年柴可夫斯基音乐节的开场曲,也经常被大量的影视作品所引用,为广大听众所熟知。
  第一乐章是奏鸣曲式。引子由一长段号角般的强奏开始,弦乐庄严恢弘地奏出温暖辽阔、气势磅礴的主题,钢琴以洪亮的和弦烘托着。在这里,可以听到全乐队的四小节强奏,其中法国号的音响特别突出。这个气息宽广,带着眩目光辉的主题在钢琴和乐队的两次重复过程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展示。接着,第一小提琴和大提琴用它那温暖的声音庄严地奏出这段引子的基本主题,钢琴用大量洪亮的和弦伴随着它。这个主题气息宽广,宏伟有力,充满着一种炫目的光辉,具有俄罗斯民歌旋律的特征,它是一支庄严壮丽的生活颂歌,是继贝多芬之后的另一首新的《欢乐颂》。与此同时,钢琴遍及它的整个音域的活动,它那来严厉有力的音响,矫健的步调,创造出一种情绪饱满而和谐的背景;钢琴在这里虽然只是处于陪衬主题的地位,但是,它充分发挥了作为一种独奏乐器的主导作用,即使在整个乐队的全奏中,它的音响依然十分清晰、嘹亮和雄浑有力。像柴可夫斯基的一些交响曲主题结构一样,这个主题由于反复三次,有点像三段体曲式。这主题第一次在乐队中陈述之后,第二次改由独奏钢琴奏出,它的发展由于引进一些新的旋律素材,具有即兴演奏的意味,反映出一种悲壮的戏剧性。宏大的引子过后,源自乌克兰民间曲调的舞蹈风格的主部主题好似断断续续的窃窃私语,又象是旋转中的、诙谐的小精灵。副部包含了两个诚挚而柔美的抒情旋律,表现了作者对幸福的渴望和对生活的热爱。梦幻般的意境和热切的向往交织在一起。展开部以副部主题为素材加以发展。副部第一主题由静谧温馨的、夜曲般的氛围逐渐扩展成为奔腾汹涌的,充满了英雄性、号召性的音响洪流。副部第二主题由弦乐和长笛的明朗色彩绘声绘色地奏出,音乐在激烈的竞争中再一次发展成高潮。再现部主部和副部第一主题再现之后,长大的华彩乐段充分展现了钢琴令人瞠目的高难技巧,表达了感人的意志力和激情的迸发。最后,第一乐章在活力充沛、急剧升腾的尾声中结束。
  第二乐章:朴素的小行板 —— 最急板 - 初速(Andantino simplice - Prestissimo)。该乐章是一首抒情的间奏曲,三部曲式。这一乐章具有怡然而质朴的田园风味。第一部分的基本主题是一个民歌般的、优美动听的缠绵旋律,好象在诉说着人们与大自然的亲密无间的感情。这个主题以长笛、钢琴、大提琴、双簧管的不同音色反复吟咏着。中段是一首快速的圆舞曲,取材于古老的法国民歌。简朴的动机带着奇幻飘渺的特点,与恬静安详的第一部分基本主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钢琴即兴般的过渡乐句后,音乐重新回到第一部分,宁静、清朗、温柔的氛围弥漫在空气中。
  第三乐章:热情的快板(Allegro con fuoco)。也都十分出色。该乐章是回旋奏鸣曲式。这是一首充满生命力的、欢乐的颂歌。在热烈,跳跃的引子之后,第一主题是钢琴演奏的、出自乌克兰民歌的激越旋律,表现了粗犷剽悍的狂欢场面。小伙子的跺脚、姑娘们的笑声伴随着欢腾的舞蹈海洋,乐队全奏的应和就象人群中传来的激情的合唱。第二主题由小提琴和钢琴奏出,优美宁静而安详。这两个主题形成对比又相互补充,发展成为对生活的热烈讴歌。音乐高潮迭现,气势雄浑,效果辉煌。最后,第三乐章在亢奋的情绪中以不可遏制的力量和速度结束。
  第一协奏曲后来终成为柴可夫斯基最受世人热爱的名曲之一,该作品反映出作曲家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光明与欢乐的热望。此曲有着洗炼的西欧格调、华丽的管弦乐法、交融着浪漫戏剧式的激情和斯拉夫式的豪放,尤其她所包含的优美民谣曲调更成为此曲的魅力,使得每个一流钢琴家无不克服其中艰深的演奏技巧竞相演出此曲。它的基本形象深具民族特点 —— 此曲在第一乐章及第三乐章的序题里皆借用了一些乌克兰民谣的素材,而在第二乐章牧歌风的主题里亦可略窥法式音乐的风貌。同时也特别鲜明地表现出作者的协奏曲的一些特点,那就是巨大的力量、宏伟的规模同真诚率直的抒情性的结合。这部作品的思想内容和艺术形象之丰富,它的主题的多样和对置,紧张地发展的乐思所具有的内在的巨大力度,都是它那激动人心的魅力所在,正也就是这些特点,使得这首协奏曲在作曲家生前就已广泛流传,欧美各国音乐会舞台时常有各种类型的钢琴家演奏它,作曲家也经常把它列入自己的交响音乐会曲目,多次亲自指挥这部作品的演出。
  初演后的第三年,即1878年,尼古拉·鲁宾斯坦终于也理解到这部作品的优点和价值,他向柴可夫斯基谢罪,开始在自己的演奏会中安排此曲的演出,并出色地演奏它,从而也使这部作品更加牢固地确立它在音乐会舞台上的地位,而两人也和好如初。尼古拉·鲁宾斯坦后来亦成为这首曲子的其中一位公认的演绎权威。1889年,柴可夫斯基将这首乐曲略加修订,成为现行的乐谱。
  柴可夫斯基承继并发展了源自贝多芬的协奏曲交响化的进程,他使乐队在协奏曲中发挥了非常巨大的作用,同生活或大自然等观感密切相关的形象的发展大都委托它,而关于个人的抒情因素则主要曲独奏乐器来体现;这两种力量相互策应,协同动作,从不削弱任何一方。
    柴可夫斯基:《G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
  G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创作于1879年间,作品献给尼古拉·鲁宾斯坦,以感谢他在柴可夫斯基第一号协奏曲和G大调钢琴奏鸣曲上的优异演奏。先前鲁宾斯坦对第一协奏曲的不满此时已烟消云散,一开始接到这首新作时他相当满意地说:“作品中已无需要修改之处”,可是在数个月后,当他与塔涅耶夫以双钢琴弹奏全曲后,他却又表示对钢琴独奏部分如此不突显感到惊讶。他认为钢琴老是在与管弦乐团对话而无法显现协奏曲的性格。柴可夫斯基却不同意他的看法:“鲁宾斯坦总是对他还未练好的新作品做出错误的评价。”也因此,原来计划由鲁宾斯坦担任首演的安排就一直未能实现,不久后他就因为耗弱症死于巴黎。
  这部作品于1881年首演于纽约,次年的春季此曲才回到俄国首度与俄国民众见面,由塔涅耶夫担任钢琴独奏,尼古拉·鲁宾斯坦的哥哥安东·鲁宾斯坦负责指挥。塔涅耶夫在先前练习时就已经对此曲有异议,认为第一和第二乐章都太过冗长。不过也有人认为这首作品是史上最美的协奏曲创作,演奏起来相当华丽,甚至有人偏爱此曲甚于第一协奏曲,但没有人对第二乐章中大、小提琴的独奏段表示赞同,大家都认为钢琴在这里丝毫没有表现空间。柴可夫斯基对此相当不悦,不过他还是为此作了删减(在1888年首演于圣彼得堡)。
  亚历山大·西洛第(Alexander Siloti,1863-1945,拉赫玛尼诺夫的表兄,李斯特的弟子)曾于1897年出版第二协奏曲的个人修订版,几乎将全曲作了变形扭曲,此时柴可夫斯基已经去世。而柴可夫斯基在世时有五年的时间一直都在为这个曲子烦恼,先调整了钢琴独奏部分,再改变了第二段装饰奏,最后还修减了整体结构并将第二乐章中大部分钢琴三重奏的部分裁剪。他不满地说:“为了让乐曲简化已作得太过火了,乐曲简直要因此而残废!”
    托斯卡尼尼的艺术成就,早已被推崇为音乐史上的不朽里程碑,即使离他过世已有半个世纪之久,但托斯卡尼尼对于指挥的究极之美,无疑是所有爱乐者值得反覆钻研不断聆赏的典范。1867年出生于意大利帕马的托斯卡尼尼,曾经在威尔第歌剧《奥泰罗》首演时担任大提琴手,1886年不到20岁的他在南美洲巡演时,临场上阵指挥,让世人初次见识到他惊人的记忆力与非凡的诠释水准,很快便成为歌剧圣地米兰史卡拉歌剧院的首席指挥,包括普契尼的《波西米亚人》与《杜兰朵公主》都是由托斯卡尼尼担任首演指挥。
    迈入二十世纪,托斯卡尼尼在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掀起了指挥革命,之后率领纽约爱乐在美国与欧洲的巡演,又让世人明了托斯卡尼尼不仅是歌剧大宗师,更是管弦乐曲的翘楚。1937年美国国家广播公司为托斯卡尼尼量身成立NBC交响乐团,透过现场演出与无远弗届的广播传送,他的威望横扫欧美,一直到1954年NBC最后一季演出时,高龄87岁托斯卡尼尼因记忆突然空白而迟疑一下,从此他再也不曾出现于指挥台上。长达六十八年的指挥生涯,托斯卡尼尼不仅是横跨十九、二十世纪的指挥帝王,他对音乐艺术的严苛完美要求,都被后世指挥家与乐迷奉为圭臬。
    弗拉基米尔·霍洛维茨(Vladimir Horowitz,1903-1989),世界最负盛名的钢琴家之一,美籍俄罗斯人。很早就显露音乐天才,先后师从俄罗斯和德国的演奏大师,集俄罗斯学派与德国学派之大成。1924年到柏林、巴黎举行旅行演出,获很大成功。1928年赴美,与托马斯·比彻姆爵士指挥的纽约爱乐合作,在布什戈尔茨钢琴上演奏出柴科夫斯基钢琴协奏曲,一举成名。之后定居美国。曾停止演奏达十二年之久,1965年,在卡内基大厅举行重返舞台的独奏音乐会,轰动世界乐坛。
    霍洛维茨的音乐是一种个性化的音乐。他天性具有浪漫的激情。他总是能在一部作品中攫取到最符合他性情的东西,并将之发扬光大。而往往正是这一部分闪烁的灵光,使他的听众如痴如醉。同霍洛维茨张扬性情的演奏相比,李赫特所谓精准和坚硬的弹奏变得是多么的僵硬和刻板。霍洛维茨在演奏时,经常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神来之笔。听众们喜爱这些美妙的创造,但是他经常不被乐评界理解。在20世纪的古典音乐大师中间,他可能是受到诘难最多的钢琴家了。他大量精彩的演奏没有被保守的古典音乐专家们认可。然而,霍洛维茨有两部音乐作品的诠释,是无可争议的经典之作:拉赫马尼洛夫第三钢琴协奏曲和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
    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Piano Concerto No.1 in B-Flat Minor,Op.23)是霍洛维茨成名之作。他对此曲令人震惊的演奏让他在20几岁就在世界乐坛获得了极大的声誉。霍洛维茨的演奏气势磅礴、辉煌壮丽,有着极强的感染力和震撼性。这支曲目让大师可以充分地展示其坚强有力的击键。他在公演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过程中,曾有过数次击断琴弦的记录。1928年霍洛维茨首次在美国公演此曲,由于他在键盘上弹出的惊人音响,让当时乐队的指挥感到难以置信,一再要求看查他的手掌,好知道这手掌上是否具有神奇的魔力。
    我听过多个钢琴家演奏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的录音,每一个演奏都有各自的特点:阿格里奇的抒情,里赫特的精准,鲁宾斯坦的灵动,克莱本音色精美。但是没有人能够在演奏这部协奏曲时,达到像霍洛维茨那样气度恢宏,使人激动不己。霍洛维茨意气风发,风驰电掣的演奏有着横扫一切的凌厉气势,听起来十分地酣畅过瘾。
    遗憾的是大师在中年以后就很少再弹奏这部作品,以至他演奏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的录音都比较早。较为著名的有41年在录音室的录音和43年在卡内基音乐厅的现场录音。两次霍洛维茨都是和岳父托斯卡尼尼指挥下的国家广播公司交响乐团(NBC乐团)合作。尽管是单声道的录音,我们还是可以从中听出大师在第一乐章序曲中惊心动魄的演奏力度,在复三部曲式的第二乐章中清新、恬静的音色表达,以及在奏鸣回旋曲式的第三乐章里充溢的节日般快乐。托斯卡尼尼指挥的乐队也表现出了巨大的热情,与霍洛维茨弹奏的钢琴部分起伏对抗、相得益彰。
    柴一钢协无疑是霍洛维茨的招牌曲目。这个录音是1943年为二战募捐的现场录音,指挥家是托斯卡尼尼。这两位音乐家的碰撞无疑是火星撞地球一般的激烈。

 
一人一张经典碟——霍洛维茨·《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
李赫特演奏柴可夫斯基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
 

一人一张经典碟——霍洛维茨·《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
阿格里奇演奏柴可夫斯基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