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肉蒲团》与《玉蒲团》

(2012-09-17 13:29:52)
标签:

传统文化

分类: 文化巡礼

                   《肉蒲团》与《玉蒲团》
    玉和肉,一字之差,便有了立意不同,肉隐喻风月销魂之身体,佛家与道家皆以为人身是一副臭皮囊,恰如原书中之“皮布袋”,老子曾言道:“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简单来说,就是人生来的种种烦恼痛苦,皆因为这个肉身,如果没有这个肉身,我又能有什么烦恼呢?而且皮布袋也隐喻人之肉欲之身将真性掩盖捆缚之意!蒲团是修佛之借喻,所以《肉蒲团》乃是以色说戒,让世间好色之人悬崖勒马,早日觉悟。但是由于书中自然主义的描写占了大半篇幅,所以历来便将《肉蒲团》列为淫书。《玉蒲团》是根据原书改编的影视作品,是不折不扣的三级片,所谓玉色生香,风月无边,便根本没有了原书中佛家的劝淫诫色之意,所以这部电影虽然云集日本A片巨星加盟,反倒助添了色情的渲染。我们看一看原著《肉蒲团》是一本什么书——
  《肉蒲团》六卷二十回,又名《觉后禅》、《邱蒲缘》、《野叟奇语》、《钟情录》、《循环报》、《巧姻缘》、《巧奇缘》等。如此多书名,是因为书不断遭禁,书商改名刊行的缘故。作者题“情痴反正道人编次,情死还魂社友批评”,别题“情隐先生编次”。有人认为作者是李渔。存世有清刊本,首有序。署“癸酉夏正之望西陵如如居士题”。又有日本宝永乙酉刊本(缺卷一),醉月轩刊本、光绪甲午排印本,光绪间石印本等。
  书叙元朝致和年间,括苍山中隐有一位高僧,号孤峰长老,亦称布袋和尚,修行多年,道法高深,一日有书生未央生前来拜谒。未央生风流倜傥,容貌出众,且天性聪慧,长老知其有慧根,欲收其为徒。然未央生欲“做世间第一个才子,娶天下第一位佳人。”长老知不可强求,乃使其离去,临别时赠偈一首:“请抛皮布袋,去坐肉蒲团,须及生时悔,休嗟已盖棺。”与生约定日后相见。未央生回到家中后四处寻觅美女,最后终于娶道学宿儒铁扉先生之女玉香为妻。铁扉先生性情古板,玉香虽年方二八貌美如花,却因其父教诲,举止庄重,不解风情。未央生为诱导她,示以春宫图,此后夫妇甚为相得,终日如漆似胶。铁扉先生不满未央生举动轻浮,时加训斥,未央生亦心存芥蒂,终于借游学为名,离家别妻而走。
  离家后,未央生一直留心于寻访美人。一日宿于客栈之中结识侠盗赛昆仑,二人情义相投,结为兄弟。赛昆仑答应为其找到绝色美女。为了有更多机会寻找,未央生住入送子张仙庙中,借机窥探上香女,并造下一册子,专门记载其中有姿色者的姓名住址,分为上中下三等,并加以批评。后来果然有三美女入庙上香,未央生不知其姓名,使赛昆仑为之打听,然未能访得三美的消息。后又看中了丝商权老实之妻艳芳。然在谈论中赛昆仑谓其阳具过于短小,难以得到妇人的欢心。于是未央生寻求一老道设法为其改造阳具,经过手术,果然效果非凡,老道又授生以采补炼气之术,三月后未央生练此术既成,准备探访美人。
  赛昆仑为其打听到权老实正外出贩丝,于是未央生借口买丝,进入权家,与艳芳调笑,引其与己私通。艳芳为其所动,二人相约晚间至权家相会。艳芳对门有丑妇生性好淫,其夫与权老实一同外出贩丝,见到未央生风流俊美,欲与相交,艳芳遂让其夜间住自己房中,等候未央生,未央生来时误以为丑妇是艳芳,与其淫乐方知上当,又与艳芳做爱。自此以后一连十日如此,直至权老实返家。因为与未央生的相会被阻,艳芳常借故与权老实吵闹,权老实起疑心后向人询问,误以为妻子与赛昆仑通奸,因畏惧赛昆仑的权势,只好将艳芳卖掉。赛昆仑以一百二十两银子买下艳芳,送给未央生,于是二人成婚。
  婚后不久,艳芳怀孕,未央生不得发泄情欲,于是翻检旧日所记的册子,见有记载紧邻女子香云。未央生与香云凿壁私会,香云又介绍其认识瑞珠、瑞玉,二女即未央生在庙中所见美女,为香云之表妹,而另一美女是香云之姑花晨。花晨新寡,而瑞珠,瑞玉二人的丈夫都在京城坐监。于是未央生与四女日日饮酒作乐,淫欲无度。
  权老实知道其妻原来是与未央生通奸,且现在落在其手中,愤愤不平,欲报此仇。后来访知未央生家中亦有妻室,于是来到未央生家乡,装作佃户进入铁扉家,得到铁扉先生信任,将侍女如意嫁给他为妻。玉香因丈夫久别在外,寂寞思春,为权老实所勾引,与其私通。不久后玉香怀孕,二人奸情暴露,权老实携如意、玉香二人逃走。途中玉香不慎堕胎。
  至京后,权老实将二人卖给妓院为娼。卖掉二人后,权老实忽心生悔悟,于是看破红尘,出家为僧,将自己的银两尽行施舍给穷人,随孤峰长老入山修行,终成正果。玉香沦为娼妓后,得人传授房中之术,从此艳名闻于京华。瑞珠、瑞玉在京的丈夫卧云生、倚云生闻名后将其包在寓中轮流淫乐,香云之夫亦参与此事。四人亦如未央生与三美,昼夜寻欢。
  艳芳生下二女后,因未央生久纵色欲,身体虚弱,不能满足其欲望。卧云生与倚云生在京坐监期满告假回家,向妻子转述玉香床第之术,二人又告诉未央生,未央生闻后也想进京探访。进京前未央生决定先返家一趟,到家后铁扉先生因不愿宣扬女儿丑闻,伪称玉香已死。未央生遂以访学为名至京师,至妓院时,点名要卧云生、倚云生所言的名妓。玉香知道丈夫来访,羞愧交加,遂自缢而死。鸨母谓玉香系未央生逼迫而死,使众嫖客殴打未央生,并将其与玉香尸身锁在一起,此时未央生方知所谓的名妓竟是自己的结发妻子。忆起孤峰长老之言。方才悟到报应不爽,于是看破红尘,去括苍山寻访孤峰长老,投在其门下削发修行,法号顽石。
  艳芳与未央生所生二女皆已死,艳芳又与和尚偷情,为赛昆仑所知,赛乃杀艳芳,亦来到括苍山,告诉未央生事情始末,并与未央生、权老实三人一同修得正果。
  在中国古代猥亵小说中,《肉蒲团》是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关于其主旨作者有一段话说得很明白,慈录之于下:“做这部小说的人,原来一片婆心,要为世人说法,劝人窒欲,不是劝人纵欲;为人秘淫,不是为人宣淫。看官们不可认错他的主意。既是要使人遏淫窒欲,为什么不著一部道学之书维持风化,却做起小说来?看官有所不知,凡移风易俗之法,要因其势而利导之,则其言易入”。
  以小说来警劝世人,是所有淫秽小说几乎都用过的幌子。从整体结构上看,这部小说确实是以劝恶向善为纲的,采用了常见的因果报应的方式演绎故事,然而其中存在的大量淫秽场面描写却冲淡了这个主题,使得劝善之书实质上成了宣淫之书,其于世道人心,影响之坏是可想而知的,所以才会一再被禁。但是如果以客观的眼光分析其中内容,却可以发现它还是具有一定价值的,尤其在揭示一些性问题方面,能想人所不曾想,言人所不能言,可以被认为是一部“性学”的专著。
  书中对男女性欲的认识是具有一定理论高度的,例如在第一回中,作者曾以大段篇幅讨论这一问题:“人生在世,朝朝劳苦,事事愁烦,没有一毫受用处。还亏那太古之世,开天辟地的圣人制一件男女交媾之情与人息息劳苦、解解愁烦,不至十分憔悴。照拘儒说来,妇人腰下之物乃生我之门,死我之户;据达者看来,人生在世若没有这件东西,只怕头发还早白几岁,寿算还略少几岁。不信但看世间的和尚,有几人四五十岁头发不白的?有几个七八十岁肉身不倒的;或者说和尚虽然出家,一般也有去路,或偷妇人,或狎徒弟,也与俗人一般,不能保元固本,所以没寿。这等,请看京里的太监,不但不偷妇人,不狎徒弟,连那偷妇人狎徒弟的器械都没有了,论理就该少嫩一生,活几百岁才是,为何面上的皱纹比别人多些,头上的白发比别人早些?……可见女色二字,原于人无损,只因《本草纲目》上面不曾载得这一味,所以没有一定的谨解。
  有说他是养人的,有说他是害人的。若照这等比验起来,不但还是养人的物事,他的药性与人参附子相同而亦交相为用。……世上之人者晓得把女色当药,不可太疏,亦不可太密,不可不好,亦不可酷好。未近女色之际,当思曰此药也,非毒也,胡为惧之?既近女色之际,当思曰此药也,非饭也,胡为溺之如此?则阳不亢阴不郁,岂不有益于人哉?”这里虽然只涉及了男性的性问题,其实是从理论上肯定了男女两性的性欲,批判了封建思想中对于性的误解,阐明了性爱对于人生的重要性。这些思想不能不说是超越时代的,在今天看来也具有很强的科学性。
  小说中许多情节都围绕阐发这个主题。如写到未央生与玉香新婚后的生活时,提到了未央生以春宫图诱导玉香,这也许会被人目为淫邪之笔,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里所提出的恰是今天我们也必须严肃面对的性教育问题,未央生的教育方式固然有可议之处,但是在封建礼制下成长起来的少年男女的性无知却是现实存在的,也是应当解决的。玉香就是这样的典型,她自幼“父训既严,母仪又肃,耳不闻淫声,目不睹邪色,”所读之书不是《列女传》就是《女孝经》,所以直到出嫁后,她也不懂得性知识。从另一方面说,这也反映了人的天性受压抑受摧残之深。性启蒙带来了玉香前所未有的活力,这也说明了性教育的必要性。当然,古人不可能有意识地进行早期的性教育,而只是模糊地意识到必须有这样的过程,所以总是经过了一个由性压抑到性放纵的极端变化,这就是缺乏科学性教育的结果,使得人性总是难以健全,不是知而不改,就是矫枉过正,这就势必导致淫邪小说中大量存在的对性能力极度夸张的描写。
  对性能力的夸张,集中体现在对男性阳具的夸张上。《肉蒲团》在这方面也是典型代表。未央生从阳具短小的恐慌到“整容”后的自信,充分反映了古人常见的性心理。女性对这方面的要求也间接反映了这种心理,如艳芳在最初择夫时就打算找个“精神健旺、力气勇猛些的”,所以才会选中了权老实,而在与未央生私会前特地差遣邻家丑妇先行与其交合,知道他性能力强,方才答应。对阳具的这种近乎盲目崇拜的心理也导致了性心理的变态。在描写交合的场面中,小说无不突出阳具的威猛,如描写未央生与女子交合时,总是以女子的求饶为终,而一男于四女间尽力盘桓的场面,更是充分展示了男子拥有的权力和价值。
  如果说以上对性的理解还不免带有男子自我满足的性质的话,小说还触及了另一个问题即男女双方共同组成的家庭中的性问题。这点还可以从未央生与玉香的新婚看出,二人在婚后那段最初的性生活中是不和谐的,“没有一毫生动之趣”。在这样的家庭中,未央生自然是郁闷不乐,如果长此下去,感情破裂也是可想而知的,当玉香了解了男欢女爱的重要性之后,家庭的气氛就为之一变了。“夫妇二人从这一日起分外相投,愈加恩爱”。这就是古人一直心领神会却不敢说出的秘密,也是维系家庭、社会的关键。
  正是因为以上在性知识领域中的开拓,《肉蒲团》也就不是以“淫秽”二字所能包涵的了。这就决定了它不同与那些仅以赢利媚俗为目的的同类作品。

    《肉蒲团》经典语录:
    1.说道理劝人使听者毛发俱竦,说情欲动人又令观者神魂俱荡。不知者以首鼠两端为作者病,殊不知委曲动人处正是刻意劝人处。但思玉香未看春宫以前是何等正气?既观题跋以后是何等淫欲?贞淫贵贱判于顷刻之间,皆男子导淫之过也。为丈夫者可不慎哉?
    2.庶人好色,则亡身;大夫好色,则失位;诸侯好色,则失国;天子好色,则亡天下!
    3.学佛之事大抵要从苦行入门。须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使饥寒之虑日迫。饥寒之虑日迫则淫欲之念不生,淫欲之念不生则秽浊日去,清静日来。久之自然成佛。若还不耕而食,不织而衣,终日靠著施主拿来供养。腹饱则思闲步,体暖则爰安眠。闲步而见可欲,安眠即成梦想。无论学佛不成,种种入地狱之事不求而自至矣。
    4.‘为善者上天堂,作恶者堕地狱’虽然是俗套话。只是读书人事事俱可脱套,唯有修身立行之事一毫也脱不得。无论天堂地狱,明明不爽。即使没有天堂,不可不以天堂为向善之阶。即使没有地狱,不可不以地狱为作恶之戒。
    5.古语有云‘我不淫人妻,人不淫我妇。’未央生之淫恶已造到极处,若使其妻子止于偷汉而不至于为娼,人犹不痛快。即使为娼,人心犹不痛快。即使为娼,止于接他客而不及香云姊妹之夫,人心犹不痛快。一部淫书看到头,无一人不报,稍有风流罪过之人,未有不通身汗下者,如此淫书不可不多读也!
    6.请抛皮布袋,去坐肉蒲团。须及生时悔,休嗟已盖棺。
    7.可见天下学房中术是学不得的,学了房中术就要坏了心术,从未有学房术单为奉承妻子,而不淫人妻子者也。
    8.手淫即房事之媒,男风(同性恋)乃妇人之渐,对假而思真,由此而及彼,此必然之势,不可不禁其初。这两桩事虽然不犯条款,不丧名节,俱不能绝欲之心,与奸淫无异。
    9.自古道‘万恶淫为首’!
    10.可见世上的人皆可作佛,只因被“财、色”二字缚住,不能跳脱迷津,超登彼岸。是以天堂之上,地广人稀;地狱之中,人稠地窄。上天大帝,清闻不过;阎罗天子,料理不来。
    11.知我者其为肉蒲团乎?罪我者其为肉蒲团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