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弥勒内院看门人
弥勒内院看门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97,131
  • 关注人气:150,7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2012-03-28 10:59:24)
标签:

音乐典藏

分类: 音乐典藏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题记

    2003年4月1日,哥哥永远离开了。
    尘世间少了一个耀眼的巨星,
    天堂里多了一个美丽的灵魂。
    九年过去,再也不见如他一般的男子,
    带着与生俱来的寂寞,烟视媚行。
    谨以此告诉天堂里的哥哥,我们与你永相伴。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出道初期:歌坛之路曾受屈辱
    人生如戏,张国荣的生命演出在2003年4月1日戛然而止,但观众永不会离席。哥哥逝世八周年之际,再度回眸这位巨星的传奇一生,以眼泪以沉默。
    1977年,凭英文歌《American Pie》参加亚洲歌唱大赛得亚军,加盟丽的电视(亚洲电视前身),并推出处男大碟《Day Dreaming》。他忆述曾演出被观众狂嘘:“最侮辱一次是在沙田表演,我抛下帽子下台,谁知被台下观众又扔回来。”
    1984年一曲《Monica》令他跃身天王级歌手,首夺港台及劲歌的金曲奖。1985年,哥哥在《劲歌金曲》季选获奖,当时司仪蔡枫华说了一句:“剎那光辉不代表永恒”令人哗然。多年后,夏韶声透露总选当晚见过哥哥躲在洗手间哭。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80年代:最耀眼的歌坛巨星
    1982年,哥哥随恩师黎小田转投无线和旗下的华星唱片,83年推出唱片《风继续吹》,同名主打歌令他一炮而红。
    1984年,于《星光熠熠竞争辉84》上,首次雌雄同体一人分饰两角,半边男装半边女装,其女装鱼网丝袜扮相更加媚惑众生。
    1985年8月红馆举行第一次个人演唱会(10场),翌年12月于红馆举行第二次个人演唱会,并加开至12场,足见其受欢迎程度。同年演出首个音乐电影《惊情》。
    1987年,转投新艺宝,大碟《Summer of Romance 87》销量逾六白金,成为当年IFPI销量冠军。同年加盟新艺城,与王祖贤合演经典电影《倩女幽魂》。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退出乐坛影坛丰收 金像奖受封影帝
    1989年9月,事业高峰期宣布退出,同年12月在红馆举行33场告别演唱会。封麦后,哥哥与唐唐移居加拿大,他自己修读电影课程,由唐唐照顾其生活。后哥哥重返娱乐圈,唐唐也随之回港。
    在告别演唱会上,由好友周慧敏手中接过无线《劲歌金曲》最受欢迎男歌星奖,并参演王家卫执导电影《阿飞正传》,91年凭该片首次登上金像奖影帝宝座。
    1992年,参演陈凯歌执导电影《霸王别姬》,首次作银幕反串演出,声色艺俱全令其事业更上层楼,还跃身国际,于94年摘下日本影评人大奖最佳男主角。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风继续吹:复出歌坛 再攀演艺高峰
    1995年正式复出,并转投滚石推出大碟《宠爱》。一次与唐唐被追访,哥哥为保护任职银行的唐唐免受骚扰,怒撞采访车。及后哥哥不忍唐唐为情受压,翌年让他辞去银行职务,专心为他打理财务。
    1996年12月,在红馆举行24场《跨越九七演唱会》,并以《月亮代表我的心》赠唐唐,当时哥哥在台上说:“唐生是我妈妈以外,生命中最爱的人。”另其红色高跟鞋更掀全城热话。
    1996年演艺生涯再攀高峰,先凭《风月》竞逐第33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1997年的《春光乍泄》则同获金马奖及金像奖影帝提名。
    1999年转投环球,与当年劲敌谭咏麟变成同门,还首度合唱《幻影+雾之恋》,又率领一众旗下歌手合唱《同步过冬》。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自编自导电影成绝作 私生活浮出水面
    2000年8月1日,哥哥举行12场“张国荣热情演唱会”,戴上长假发、以女装亮相的哥哥,举手投足姣味十足,自摸之余,还穿上短裙、露出美腿模仿莎朗·斯通坐姿。
    2000年,哥哥得圆导演梦,为香港电台执导反吸烟电影短片《烟飞烟灭》,这是他首部和唯一一部自编自导自演之作,并请来好友梅艳芳、莫文蔚等演出。
    2001年9月,与唐唐一段情虽渐浮面,但哥哥仍颇忌讳。两人被拍到拖手蒲吧,事后他说:“我成日同男男女女都拖手。不好将我私事放大,影响不到我了!”
    2001年2月,哥哥接受旧爱毛舜筠访问时说:“你当年肯嫁我,可能改变我一生。”其后接受《时代》周刊访问时更直认:“说我是双性恋者会比较贴切。”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最后的日子:拍摄《异度空间》后罹患抑郁症
    2002年与黄耀明合作的EP《Crossover》,成为哥哥生前最后一张唱片。2002年4月,应邀担任好友梅艳芳个唱嘉宾,亦为最后一次同台演出。两人合唱一曲《芳华绝代》,并大跳辣身舞,阿梅更说:“哥哥是我生命中唯一好朋友。
    2002年接拍电影《异度空间》后情绪突变,其后更辞演电影《美丽上海》,又一度绝迹公开场合,传闻患上抑郁症。事后他解释说只是工作压力太大而已。
    2002年9月12日,46岁的哥哥度过最后一个生日。两个月后有指哥哥服安眠药自杀,幸被及时抢救。
    2003年4月1日下午4时30分,哥哥独自到中环文华酒店的24楼会所,点了饮品及香烟独坐。及后步出露台,写下遗书后,于傍晚6时41分一跃而下,结束璀璨一生。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1990年,在加拿大悠闲隐居的哥哥被王家卫拉来演《阿飞正传》,从而成就了这部被称为香港影坛最出色的电影。“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一直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就是它死的时候。”成为香港影史上最经典的对白之一。如果要将张国荣比喻成一只鸟的话,他一定是一只有着坚定羽翼和丰盛内心,飞过万里河山,在成功的顶峰留下翅膀痕迹的鸟。
    张国荣演活了“旭仔”这个角色,不羁、性感、执着甚至还有孤独,一切真实得犹如他就是“旭仔”这个人。许多人爱这部电影,是因为坚信自己心中也有一只没有脚的鸟。在《阿飞正传》里,我们看到了自己寂寞疲惫的灵魂,许多时候我们和“旭仔”一样,放纵着逞强着却是一直在寂寞着,说来那没有脚的鸟,最终也是希望找个地方得以停靠。“旭仔”死在返乡列车上,而最后出现的梁朝伟做着和“旭仔”一样的动作,有着一样的眼神。他是另外一个“他”,我们中间也许还有着更多的“他”。
    1993年,张国荣接拍了一生中最爱的电影《霸王别姬》,这部电影被称为中国电影史上无法超越的丰碑,也为张国荣带来了崇高的国际声誉。“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程蝶衣这个“不疯魔不成活”的角色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十年锻造一个张国荣”,多年来的压力困扰,张国荣借戏宣泄出来,也才有了这样一句话:冷暖自知程蝶衣,人戏不分张国荣。
    我们都曾被程蝶衣深深吸引,沉醉那一颦一笑还有一片情。我们都曾旁观程蝶衣的一生,看他的已成“疯魔”的戏魂,还有那繁华殆尽,人去楼空的怅然若失。其实,他爱的并不是段小楼,最后死在霸王的刀下也是命运早已写好,那是虞姬的命,要为霸王而爱而亡。我们可还能为程蝶衣唏嘘?我们可还记得说好的一辈子到底有多久?
    1997年,我们记住了那句咒语般的台词,“不如我们从头开始”,这又是王家卫的作品——《春光乍泄》。无奈、寻找、漂流、彷徨、寂寞……这部电影好像一首缠绵的悲歌。参演同性电影题材的电影,张国荣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之。“只描述男女之间爱情的时代即将结束。王家卫在这一点上和我有共识。”张国荣并非不顾一切,他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坚定执着。
    何宝荣任性,放纵却有着让人挥之不去的魅力,难怪黎耀辉总是逃脱不了“不如我们从头开始”的蛊惑。有人佩服张国荣拍这部电影的勇气,更有人佩服他公开性向的勇气。其实这一切都如他所说,这只是爱情,与性别无关。和唐先生十八年一路风雨感动了很多人,曾被选为“情比金坚”情侣第一位。记得有一张狗仔偷拍的照片,唐先生无措的回头张望,而张国荣却只是牵起唐先生的手,走得轻松。不屑一顾的洒脱一如何宝荣。“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爱绵绵无绝期,挚爱唐鹤德挽”,这便是这段爱情的最后蜜语。
    2009年,张国荣去世六年之后,《东邪西毒》重回大银幕。这一切依旧拜王家卫所赐。“当你不能够再拥有的时候,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没人会忘记张国荣,就像没人会忘记那个孤独骄傲的欧阳锋。如今的《东邪西毒》有了更好的意义,那便是“记忆”。张国荣已随风而逝,林青霞已隐居国外,那些英雄侠客全然无法团聚,唯有影像可以继续。这是我们最好的记忆,我们反复重温,因为无法忘记。
    《东邪西毒》的英文译名为“THE ASHES OF TIME(时间的灰烬)”应该能更好诠释这部电影。时间面前,一切介是灰烬。最后还是张国荣来揭示谜底“你若是想要检验是否忘记,就必须先回忆。”这不是几个爱情故事,它似乎也与江湖无关,它只是放大了所有人的寂寞和骄傲。因为“大漠孤烟”才有了沙漠,也因为孤独不尽,才会翻过这里看到另一片寂寞。许多时候我们会奢望一杯“醉生梦死”,却深知自己并非真的忘了。电影有时候不是教我们绝望,而是让我们寻找希望,主动一方永远是自己,还记得电影开头欧阳锋的话吗?“风未动,旗也未动,是人心自己在动”。
    1991年,《纵横四海》造就了“无敌铁三角”——周润发,张国荣和钟楚红,三个人的合作不仅在视觉上赏心悦目,表演也可以说是干净流畅。“难道你没听人家说过刹那的光辉并不代表著永恒吗? ”这是片中的经典对白,多年后经久不衰。再看这电影依旧可以笑得很欢乐,刀光无关风月,铁血不解深情,说的便是这段故事。 
    《纵横四海》常常让我们记忆起那段青春,有激烈的爱情,有坚固的友情,有些不屑一顾的敌人,有些难以忘记的热血故事。阿占对待朋友的那份情义和张国荣本人如出一辙:“对身边所有人都体贴入微,亲切和善,时常给朋友带来惊喜的人,是性格直率,想什么就说什么,喜欢什么就做什么的毫无矫饰的人。”这份非凡的人格魅力使他不仅仅是一个明星,还是一个值得怀念的朋友。
    写在最后:
    03年之后的4月1日,许多人都会想到张国荣,看他的电影听他的歌。曾经,大多数的我们没有那么想念过他,直到他离开我们能感触到的世界。张国荣为我们重新设定了一个纪念日,这个日子与记忆有关,与怀念有关。今年的4月1日用这五部电影一首歌来想念他,这歌中戏中好似有他的某些人生历练,然而他的人生却要更精彩丰盈。我们之所以忘不了他,不只因为他的传奇人生,更因为那些曾被电影感动的我们,生活早已被牵动。
    回忆那些作品的时候,脑海中总能浮现张国荣跳舞的样子:《阿飞正传》中旭仔一人对镜独舞的寂寞逞强;《春光乍泄》中何宝荣和黎耀辉合舞时的暧昧和惆怅;《纵横四海》中阿占与红豆热舞的仪态万千。其实,张国荣演戏就有一种舞蹈的美感,尤其在复古的粗颗粒菲林中,展示了这种舞蹈的张力和韵味,他的人生和戏剧一样都适合蒙太奇,他其实从未听命于导演,只是顺从内心。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唯有林夕能写出这样独属于张国荣的歌,也唯有张国荣才能唱出歌里面的孤傲。在许多人看来,林夕是最会为张国荣“裁衣”的人。林夕曾说,自己最喜欢合作的歌手是张国荣,因为他完全能唱出歌词的味道。张国荣曾讲,庆幸自己的后半生能交到林夕这样了解自己的朋友。二人合作的众多作品中,今天挑选了《我》这首歌。这首歌曾是张国荣最喜欢的作品,这首歌也是林夕真正为张国荣写的自白。
  I am what I am,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不用闪躲,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不用粉墨,就站在光明的角落。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张国荣多次对外界说,在演唱林夕为他量身订做的这首《我》的时候,恰如夫子自道,他对外界宣示的立场也如同这份宣言般的歌词一样充满坚定,只是没有料到的是,这些句子却宿命般地写尽了他的人生与结局。七年前的今天,他如烟火般从空中坠落,没有粉墨,没有闪躲。
    在娱乐界,进来与离开的故事从来没有停息过。每天都有人惊艳盛开,每天也都有人黯然谢幕,相对这些,更为残忍的是看客们的冷漠与健忘,昨天你还是宠冠三千,也许明天你就已无人相问。在这个名利场中,张国荣有着他的幸运,在香港电影芳华正茂的年代,他生逢其时,与多名优秀导演的合作推动了自己一个又一个的事业高峰,甚至被人誉为香港电影与时俱进的一个倒影。没有人能够忘记他在舞台上的媚眼如丝、水光里的端然凝视、眉梢处的春愁浅含,甚至是病态般地忧郁与狂呼。
    他用色相挑逗并挑战着这个世界,盛世盛开的美好难以避免地吸引着荧幕外的注视,他一边沉浸在无尽的宠溺中,一边反复挑衅当时社会道德容纳的界限。他的衣饰比同代人领先了一个世代,敢于尝试在当时看来不可思议的风格,也勇于挑战大众约定俗成的习惯,霸道与明艳的大红衣饰,当时少有人能穿上舞台并艳惊四座,然而,张国荣做到了,于是,他成了极少数被公认穿红穿得好看的艺人。他的衣饰千变万化,层出不穷。到了九十年代中期,他的穿衣步法走得更前更远,自然也引起了媒体的非议与攻击。桃红色的高跟鞋、飞扬的长发、镶满珠片的裙装,甚至露背的曳地晚礼服,张国荣大胆的性别易装遭到了当时具有“恐同症”的社会的口诛笔伐,尽管当时自己是孤身作战,但他仍然在“跨越九七演唱会”上与男舞者贴面探戈,并用那首现场献给挚爱的母亲与男友唐鹤德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宣示自己的性取向,引起公众哗然的同时也建构了舞台传奇。
    李碧华告诉世人,她有两个角色是专为张国荣写的。一个是《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一个是《胭脂扣》中的十二少。由于种种原因,张国荣错过了八十年代电视剧版《霸王别姬》的演出,直到一九九三年,陈凯歌筹拍电影版《霸王别姬》,张国荣才正式与这个带着自己影子的角色重叠。在《霸王别姬》的演出中,张国荣与戏中的程蝶衣融合得天衣无缝,他对程蝶衣的演绎就如同戏子程蝶衣对自己角色的演绎,以身代入,人戏不分,在戏里成了疯,成了魔。戏中程蝶衣有一段台词:“说好是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行。”这个时候,师兄段小楼已经决定娶菊仙为妻,而程蝶衣却试图要师兄坚守当初的诺言,希望两人能够唱一辈子的戏,不容他人插入。他不明白,卸了妆的人生并非舞台,而他的师兄也并非他一生的守候。托付如秋叶飘零无所归依之后,在舞台上最后的光辉里,程蝶衣用自刎的方式完成戏台人生圆满的落幕。张国荣在这部戏里对人物入骨三分的刻画与演绎让导演陈凯歌直叹后世难追,而“人戏不分,雌雄同在”的程蝶衣式的气质也被人们视作了张国荣最内里的特征,视作了角色与他的镜像关系。
    在《胭脂扣》中,张国荣的角色定位是模式化的,是他经常扮演的负心汉的角色。张国荣在他的早期作品中,经常以这类形象出现,有人撰文善意地讥讽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如歌中所唱“怪你过分美丽”。《胭脂扣》中,一开场便是眉梢风流眼角含春的十二少于花柳繁华之所拾级而上,或挑逗或睥睨的神态惹得人心湖荡漾。十二少最终的负情是必然结果,浪荡公子因性而爱,爱上了也难以滋生坚守下去的力量和至死相随的勇气。这种在真爱面前彰显出来的懦弱与逃避在张国荣的其他角色上也有体现,他在《东邪西毒》中饰演的欧阳锋同样也有着懦弱的本性,他为了逃避爱情的承诺与责任,被拒绝后带着自认为无法复原的伤痛自我流放于荒漠,从事杀人的买卖,尽管一直处于强者的位置,却难逃卑微退避、悲观宿命的心劫,这种矛盾的情绪,非明白者不能演绎,因此,这些角色也无可避免地折射出了张国荣生命深处的特质,甚至昭示了他命运的走向与结局。张国荣最爱的,也公开承认过可以改变他一生的女人是毛舜筠,因向她求婚被拒而一度万念俱灰,甚至很多人认为,张国荣之所以改变性取向,是因为在毛舜筠那里遭受到的巨大爱情失败导致的。在普通人看来不过如此的失恋经历在张国荣那里却成了灭顶之灾,究其原因,是他太爱自己的结果,而爱上自己的命运便如同希腊神话中的水仙花神纳西瑟斯一般在接下来的岁月自我放逐,自我埋葬。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早期的张国荣在宣扬自己与众不同的个性时迸发了惊人的力量,面对各方的压力也一副举重若轻的样子,从八十年代初期与谭咏麟的歌王地位之争到九六年的惊艳复出,他始终以轻松之态行走于歌唱与演艺的路上。中间经历了几次事业与情爱的选择变迁后,他把自己最终选择的结果告诉了这个世界,在全世界侧目的时刻,他依然衣袂飘飘地立在自己人生舞台的中央。是的,不论是演艺才华还是自我个性,他都彰显出了自己的惊世骇俗。在高峰时期的退隐,在争议声中复出,对攻击的淡然,对传统的颠覆。这些,都是这个惊世骇俗的男人骨子里天生携带的异禀。张国荣在很长一段时期带着自己独有的光芒与色彩在媒体的枪林弹雨中行走,他的斑斓、玲珑、细致与美好像是被禁绝的毒果,令人好奇地注视却又带着憎怕的神情,他的处境如同他所饰演的众多角色,带着天真在纠结,含着眼泪在微笑,在他的世界里,他拈花已久,却无人对他会心而笑。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在荧幕上演绎了太多生命的挣扎,自然对事物的幻变有着比常人更为深刻的理解与体会。张国荣在最后一部电影《异度空间》里扮演一位心理医生,在戏里,他说:“人最难于了解的是自己,而人很多时候都十分脆弱,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日积月累便会变成心结,这些心结是家人和朋友所无法理解的,因此人必须学习调息和爱护自己。”这番话仿佛他的心语,寂寞与生命同在,如影随行,如魔附体。张国荣曾愤怒而无奈地指责媒体侵害他的私生活,指责他们恶意编造一些并非属实的报道来伤害自己及家人朋友,然而,这样的声音在强大的舆论面前如同一阵微风,无力撼摇任何枝叶,同时,随后而来的困扰更为凶猛,任他想尽办法也无处可逃。
    张爱玲说过:“极端病态与极端觉悟的人究竟不多,时代是这么沉重,不容我们那么容易就大彻大悟。”是的,红尘的重压之下人们会欢喜悲叹,会抗争逃避,却难得安排自己瞬间成为一个智者,程蝶衣是如此,十二少是如此,欧阳锋也是如此。他们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挣扎着享受,痛并快乐,直到生命完结那一刻的到来。
    二00三年四月一日,张国荣从二十四楼如蝶般飘落,这一天,人们的谎言还没有来得及编织,欺骗还没有来得及散播,但是他,用决绝而残酷的方式给人们开了这个天大的玩笑。“若你看到我/是运是命/请关起眼睛/如你听到我/心底哭声/请收起吃惊/静静睡吧/不必慰藉/叫我再动情。”张国荣的这首遗作《红蝴蝶》以淡淡的姿态描述了生命的无常与陨落,没有歇斯底里,没有愤懑压抑,终于,蝴蝶飞走,烟花寂灭。
    九年的时间里,我们在慢慢老去,然而,已经离开的人却可以获得时间的豁免。越是短暂的越美好,张国荣的青春明艳,躲开了岁月的磨损,他永远站在云水间,迷雾里,魅惑地笑着,带着美好的年华与灿烂的脸庞。四月又如期而至,在这春暖花开的某个时候,依然会有人记起,当年那满眼的烟火色。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戏里戏外他都是无法复制的张国荣。我们甚至没有资格去评价这样的人生,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记住他。因为对于许多人来说,忘记他就等于忘记我们自己……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张国荣:愚人节的一缕烟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