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弥勒内院看门人
弥勒内院看门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116,021
  • 关注人气:150,7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汉尼拔》:魔鬼自由以后

(2010-07-18 20:45:55)
标签:

影视指南

分类: 影音专栏

            《汉尼拔》:魔鬼自由以后

    米高梅影片公司出品,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片长131分钟,由于影片中充斥着暴力、裸体镜头和粗暴的语言而被评为R级。
    20世纪最成功的惊悚片之一《沉默的羔羊》终于在它十周年纪念日前推出了续集,这一集故事仍然改编自作家托马斯·哈里斯的小说,讲述从高度戒备医院逃脱的汉尼拔医生积习难改,继续寻找他的“猎物”,不料踏入了“猎物”为他设下的圈套,反而成了曾在汉尼拔刀下侥幸活命的梅森(加里·奥尔德曼)的猎杀对象,无奈之下汉尼拔求助于克莱丽斯…… 
    历经近10年光景,几翻波折才拍摄而成的《沉默的羔羊》(Silence of the Lambs)续集《汉尼拔》(Hannibal)以一种绝对恶心的面貌隆重推出,虽然忠实拥趸翘首以盼的热情把该片票房扛上一个令人诧异的台阶,但续集毫不留情地扔回给他们的只有恶心和呕吐不止。
    汉尼拔正式在银幕上噬血可追溯到1986年,迈克尔·曼恩(Michael Mann,《盗火线》《惊爆内幕》)已经把托马斯·哈里斯(Thomas Harris)的这部惊栗小说搬上大银幕,片名叫《猎杀者》(Manhunter),只是当时没有引起轰动而已。
    而1991年,出生在纽约长岛的导演祖纳汉·甸美(Jonathan Demme,《费城故事》)再次把汉尼拔故事搬出,更请来演技派新老组合安东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和朱迪·福斯特(Jodie Foster)饰演对手戏,一部经典惊栗片《沉默的羔羊》震惊影坛,实至名归荣获当年度四项奥斯卡大奖。
    事隔接近10年后汉尼拔再次出动吃人。由好莱坞金牌写手大卫·马梅特(David Mamet)改写剧本,在2000年度奥斯卡铩羽而归的雷德利·斯格特(Ridley Scott,《角斗士》)执导,被三顾茅庐的安东尼·霍普金斯再次出山,《汉尼拔》横空出世。
    续集讲述噬血成性的精神科医生汉尼拔隐姓埋名8年后,一个已经被他扒掉脸皮的仇家曼森沃格(Gary Oldman)追杀而至,同时一直查找他行踪的FBI女探员克拉蕾丝·斯塔林(Julianne Moore)亦步亦趋,他能再次逃出生天吗?影片取景意大利文化名城佛罗伦萨,在《角斗士》与斯格特有良好合作关系的约翰·马塞森(John Mathieson)摄影机下,蓝黑色调和光影组合完美,恐怖阴森气氛与这个历史名城异常融洽。安东尼霍普金斯的汉尼拔相比上集暴光次数更多、发挥空间更大、演绎也更加成熟内敛,他已经成功与角色溶为一体。而代替朱迪福斯特的朱莉安摩尔,虽然没有前者那么锋芒毕露,但表现尚算合格,尤其与食人魔王的暧昧关系,也能被她恰到好处表现出来。
    但虽然有一流的摄影师、一流的演技派、一流的期盼心情,可惜续集整个基调相比上集已经面目全非,定位已经不是一部含蓄的悬疑惊栗片,而是一部浮躁的、无处不显示过分热衷直露而毫无掩饰的血腥暴力,完全放弃叙事技巧上下功夫,只剩急功近利焦躁心情的平庸电影。没有了上集的悬念、性格刻画和回味余地,留下“呆呆往前冲”的情节和猛然而来的吃人镜头,从加里奥德曼的无脸化装到开膛挖肚、群猪吃人,再到开颅尝脑,不但毫无美感可言,而且令人恶心呕吐,心情沮丧郁闷,编导大人追求感官刺激、赚取快钱心理可见一斑。好在头脑还算清醒时候的大卫马梅特对剧本结局进行了修改,使全片罕有地找到一个带点悬念的地方,才算是对痴情观众稍有交代。
    《沉默的羔羊》是1991年情人节前夕上映的一部低成本惊悚片,让当时的影评家们大跌眼镜的是该片在全美劲收1.3亿,并于翌年一举夺得包括最佳男演员、最佳女演员、最佳导演、最佳影片在内的5项奥斯卡大奖,成绩超过了此前颇受好评的86年首部“汉尼拔”影片《猎人者》(Manhunter)(由《盗火线》导演迈克尔·曼与托马斯·哈里斯合作)。
    对于续集症候群,好莱坞片商来说,如此成功的电影怎么能没有续集呢?不过两位主演安东尼·霍普金斯和朱迪福斯特已是今非昔比,身价暴涨,续集的制作成本至少在1亿美元以上,这让想把续集当提款机的米高梅如意算盘落了空,而之后原导演乔纳森丹姆(JonathanDemme)又以续集蓝本过于暴力为由退出续集制作,曾公开宣布不会参加续集演出的安东尼与朱迪则表现得有点出尔反尔,两人表示会在看过续集剧本后再作决定,朱迪最终选择了退出。
    克莱丽斯一角改由在《最后刺客》中与史泰龙、班德拉斯大演对手戏的朱丽安·摩尔担纲,这一变故让不少朱迪的影迷们大为失望,为此制片人玛莎德洛伦提斯亲自上阵为影片打气,表示续集绝对够精彩,她敢保证观众们会在几分钟后就忘了朱迪是谁。一番好事多磨之后,20世纪最成功的惊悚片之一《沉默的羔羊》终于在它十周年纪念日前推出了续集,这一集故事仍然改编自作家托马斯·哈里斯的小说,讲述从高度戒备医院逃脱的汉尼拔医生积习难改,继续寻找他的“猎物”,不料踏入了“猎物”为他设下的圈套,反而成了曾在汉尼拔刀下余生的梅森(加里奥尔德曼)的猎杀对象,无奈之下汉尼拔求助于克莱丽斯……
    导演这部期待值颇高的续集的是同样炙手可热的雷德利·斯科特(《末路狂花》《异形》),一部艺术性、娱乐性都堪称一流《角斗士》对比去年上映的其他影片,颇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从雷德利以往的作品来看,气氛的渲染是他的拿手好戏,而为影片推波助澜的是多部惊心动魄大片的作曲汉斯·金摩(《勇闯夺命岛》《碟中谍2》《角斗士》),所以据一些地下影评站传来的消息,这部《沉默的羔羊》续集将是一部让你看得大气不敢出一下的惊悚大片。
    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汉尼拔》在艺术方向上力图更深层次地表现食人恶魔的世界,但未免有点令人失望。影片的不少镜头和原著比起来显得更暴力嗜血,我们不能不佩服影片展示邪恶的勇气;但这证明不了什么,仅仅是告诉了我们什么样的镜头才能被评为NC—17级的暴力镜头,诸如某人割掉他的脸拿来喂狗一类的镜头。
    和《沉默的羔羊》相比,影片在很多方面失败使得它难以再现当年的焦点和辉煌,其中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汉尼拔·莱克特这个人物的心理角色被转变了,似乎制作者并不清楚观众当年为何如此喜欢汉尼拔这个人物。在影片《汉尼拔》里,汉尼拔恢复了自由身,这多少让影片的魅力打了折扣。这样一来,汉尼拔的定位就由一个魔鬼变成了一个单纯的食人魔。他可以随意地逃离陷阱,这并非观众想看到的。相比之下,他比当初身披十字枷锁时更缺乏同情心。他的嗓音也没有了他身陷苦痛之时的韵味,我们还是对前一集中的汉尼拔印象更深。
    在1991年的那部经典片(《沉默的羔羊》)中,他的天性曾说明汉尼拔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好人。诚然,他是个食人恶魔和多宗杀人案件的主犯,但这是他的天性,并不是他的差错,并且在他的和女主角—FBI受训练者克莱斯·斯塔林打交道的过程中,他表现得很有礼貌甚至很客气。他做得再好不过了。我记得曾有一次我和安东尼·霍普金斯在一个餐馆里一起吃饭时,一位女招待认出了他,惊喜地说:“你是汉尼拔·莱克特吧?我真希望我的丈夫好好学学你。”
    霍普金斯仍然是扮演汉尼拔,而朱丽安·摩尔则取代了朱迪·福斯特来出演克莱斯·斯塔林。我们并不怀恋朱迪·福斯特,却想多看看她曾经扮演过的角色 —克莱斯·斯塔林。续集中的克莱斯少了点灵气,显得更愤世嫉俗,也就离我们10年前看到的那位年轻的充满理想的姑娘更远了。
    读完哈里斯小说,我不由得赞成早期的评论家对影片是否能将原著的神韵成功搬上荧幕的怀疑观点。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雷德利—斯科特导演和两位编剧大卫·马梅特和史蒂文·宰兰保留了大多数我认为应当去掉的部分。韦尔热那肌肉僵硬的同性恋姐姐的下落没有任何交代,难道也是为了拍续集而留下的伏笔?
    当一部电影没有多少回味,更不用说被拍摄出来并激起观众的火花时,我们将更加怀恋早期的经典制作。如果要说续集还有可取之处的话,那只能说我们看续集的时候不用再像原来一样有呕吐感,只剩下咯咯的傻笑了。前一集中,汉尼拔吃人脑的镜头观众至今难忘,续集中人脸被吃的镜头用深阴影的手法处理过了,你只能看见狗在吃晚饭。
    我不喜欢这部电影,并不是因为片中的暴力,影片的连贯性已经决定了这一点,而是因为影片展示的内在故事缺乏《沉默的羔羊》一片中所具有的迷人风采。自由的莱克特反而失去了他的能量,克莱斯更是多了几分生硬而少了几分可爱,故事在正义与邪恶两种力量的结合上是失败的,同时给观众带来的惊怵感也显得太粗糙。(不知为什么,《沉默的羔羊》就做得很好,让我们感到了无形的震撼)。
     不过,我对斯科特能成功拍摄此片表示敬意,毕竟影片仍具有一定的观赏性和(某种程度上我肯定的)娱乐性。梅森·韦尔热的人物性格塑造得很成功,工于心计并充满了邪恶的想法。朱丽安·摩尔扮演的探员也精确地诠释了克莱斯十年中的转变过程。而安东尼·霍普金斯更是在荧幕上每秒种都抓住了观众的心。老食人魔仍然有他自己的原则,正如当初看管他的狱警巴尼回忆时所说:“他曾经说过,无论何时,他都更喜欢吃那些大家通常所说的恶人。”
    《汉尼拔》Hannibal(即《沉默的羔羊续集》,台译《人魔》、港译《沉默的杀机》)
    拳打脚踢只会导致鼻青脸肿、骨折甚至闹震荡,但在中国武打片中这种行为被美化成舞蹈般的优雅──美国影评家把吴宇森的动作片比喻成“子弹芭蕾舞”,更惊叹李安《卧虎藏龙》如梦如幻的打斗场景;同理,《汉尼拔》(Hannibal)表现的内容实属令人恶心的变态行为,但是却被编导提炼成为高雅的艺术。
    汉尼拔是一名很有教养的心理医生,他不能忍受粗鲁的人,自从《沉默的羔羊》片尾逃出牢笼后,隐姓埋名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艺术博物馆当馆长。女主角克拉丽斯因为朱迪福斯特不愿重操旧业,换成朱丽安摩尔来扮演。十年后的克拉丽斯少了一份初出茅炉的稚嫩,多了几分饱经风霜的老成,影片的开场戏便是她处境的反映:上司把算不上什么过错的责任转嫁到她身上,把她贬为文职人员。在低迷中,汉尼拔的一封来信向她表示同情,实际上也是向她正式“宣战”,因为只有克拉丽斯才有资格当这名温文儒雅的人肉爱好者的“对手”。
    影片中有这种矛盾性格的不只汉尼拔一人,有一个名叫维格的超级富翁身居巨大的庄园,脸部畸形,性格怪诞,他悬赏三百万美金捉拿汉尼拔,并准备要把他喂野猪。究竟他为什么对汉尼拔如此深仇大恨?原来维格自己是个有恋童癖的连环杀人犯,曾经接受过汉尼拔的心理辅导。而汉尼拔又是怎样辅导他的呢?他让维格把自己的脸一块块割下来,扔给狗吃。
    令人吃惊的是,维格居然照做了,按他自己的话说“当初这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在影片的最后一场戏中,汉尼拔把联邦调查局的小伙子头骨盖打开,拿他的脑汁煮了给他吃,那人居然吃得很香……这些极端而夸张的情节似乎不值得相信,但我们如果回想一下某些“有魅力”的人让追随者心甘情愿送死的新闻报导,片中的戏剧表现就不乏真实依据了。本片是以这两个情节收到“哗众取宠”的效果的,但影片的精华却是表现汉尼拔的“魅力”。
    安东尼霍普金斯扮演的汉尼拔从声音到眼神都散发出一种难以言传的磁力,他有一种特殊的处理台词的方法,尤其把每句话的最后一个音节变得玩味无穷;在影片的上半部中,他穿梭在文化积淀深厚的文艺复兴时期建筑中,再配上天乐般的古典音乐及圣歌,使他的杀戮远远超越了血淋淋的现实,升华为歌剧式的程式和套路。
    跟汉尼拔相比,克拉丽斯的“魅力”要逊好几筹,原因是所有主角都有几分“艺术化”,而她却是写实的。她能凭信纸的质地快速追踪到汉尼拔的下落,她也能准确地判断那个意大利侦探的动机和下场,但她的聪明只停留在高智商,没有到吸引信徒的水平。但她的确有一个“崇拜者”,那就是汉尼拔。汉尼拔不忍心伤害她,而她也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他于危难。你甚至可以说,他们之间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情感,离正常的男女之情只差了一步。这也是影片值得玩味及未来可以发展的地方。
    影片的构图、镜头调度、色彩的使用(尤其是蓝色和深红色)均属一流,华丽得让人觉得若把台词改成咏叹调这便是一部现成的歌剧。一些观众会对某些场面感到恐怖甚至恶心,但你若把它当作幽默手法来看,便不会毛骨悚然。这里我们提一下,其实《沉默的羔羊》之前还有一部“前传”,叫做《孽欲杀人夜》(《Manhunter》本片是改编自《沉默的羔羊》原作者汤马士哈里斯的一本畅销小说《Red Dragon》。本片亦是《沉默的羔羊》的前传,故事讲述一位精神病和FBI顾问双重矛盾身份的人物 - 汉尼拔雷克特医生,又称「食人医生」。这位正邪并容一体的食人医生拥有超凡智商和高格调艺文品味,与一位拥有辨识变态心智特异功能的联邦探员展开一场斗智斗力的追逐战。),1986年出品,不过创作班子是另外一班人马。从《汉尼拔》的美国票房来看,这也不会是最后一部。由此可见,魔鬼的“魅力”不可低估,因为它的艺术呈现能从反面净化人们的邪念。
    汉尼拔博士带着一丝奸笑回来了!一个只是出场晃悠了几下,就已经吓得观众心惊肉跳,想想他的眼神也会起疙瘩的经典恶魔形象又出现在人群中。神圣、优美、动人的歌剧片段《Vide Cor Meum》伴随着汉尼拔的杀人阴谋序曲,好似有过分美化食人魔的嫌疑?想想在飞机上馋嘴的小姑娘吃的煎人脑 ,你的心里到底是恶心、恐怖还是莫名的快感、兴奋?不管如何,汉尼拔和克莱丽斯之间确实有种莫可名状的暧昧和依恋,否则汉尼拔绝对不会自毁手腕,以换来伟大、不朽的自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