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弥勒内院看门人
弥勒内院看门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97,131
  • 关注人气:150,7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龙》:藏在变态背后

(2010-07-18 20:00:12)
标签:

影视指南

分类: 影音专栏

               《红龙》:藏在变态背后

    看《红龙》这类心理悬疑推理片,你必须在120分钟内都得打醒十二分精神,因为此类片子最吸引人也是观众最感兴趣之处就在于严密的逻辑推理。悬疑及推理是影片的主要叙事动力,故事内部的情节联系异常紧密,当你遗漏或忽略了一个细节、一个台词甚至一个动作都可能会使你跟不上情节的发展,以致无法把握故事的来龙去脉,那也就索然无味了。
    编剧:设置精巧
    在《红龙》里,就展示了一个高水准的逻辑推理,无论是人物、台词还是情节、结构的设置都十分精巧,环环相扣,连接紧密,一个个圈套及一个个不断施压的情节机制让人始终处于喘不过气的状态,最后的结果更令人大出意外。当然,“犯案”及“破案”的高明在于影片编剧手法的高明,曾以《沉默的羔羊》荣获奥斯卡最佳编剧的特德·泰利功不可没。实际上,影片的惊心动魄正是观众与编导进行的一场智力游戏,一次思维对话。像《红龙》这种以高智商为标志的脑力劳动观影感受与以高科技为标志的感观刺激的观影感受截然不同,在前者我们能感受到在抽丝剥茧揭示真相中带来的阵阵快感。
    演员:演技精湛
    像大多数侦探片一样,《红龙》的故事焦点集中在以FBI探员威尔·格拉汉姆(爱德华·诺顿饰)为代表的正义一方与以汉尼拔·莱克特博士(安东尼·霍普金斯饰)、弗兰西斯·道拉海德(拉尔夫·菲恩斯饰)这两个变态连环杀手为代表的邪恶一方之间的斗智斗勇。影片中的三个主要人物均是世间罕有的高智商者,沉着冷静、经验丰富的FBI探员,格拉汉姆其过人智慧在案发现场时敏捷而精密分析的一幕中便可见一斑,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汉尼拔博士那颗聪明绝顶的恶魔般的脑袋,它能看透一切也能想出世上最阴险凶残的诡计。在该片中,汉尼拔的出场并不多,但他与探员短短几次的对话中那种智慧闪光、游刃有余依旧显露出当年的无穷魅力,从声音到眼神都散发出一种震撼人心的磁力,尤其是那神秘而诡异的发音让人玩味无穷。一个在银幕上被“虚化”的角色却自始至终操纵着案情的发展,一个在牢狱里的囚犯却能杀死一个在狱外精明的警探,从而复仇成功,对此你不能不“佩服”这个拥有与极端变态一样出色的极端智慧的心理博士。弗兰西斯只不过是汉尼拔的“替罪羔羊”、一粒棋子而已。不过话又说回头,由于年龄形象的限制,霍普金斯的出演更多意义上是保持该系列的完整延续和满足众多观众的认同期待感。
    题材:意义宽广
    无疑,该片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严谨缜密的逻辑推理是影片最吸引人的地方;而影片中涉及到社会、人性中阴暗面的心理底层意识流露则大大深化、丰富了影片的主题,给人更多的社会思考。当《红龙》中的犯案者出现时,我们得知“谁干的”之后,关注点也就渐渐转移到弗兰西斯罪行背后的动因,并由此牵引出涉及到人际、社会环境、文化价值观等一系列的大问题。在影片的最后,我们知道弗兰西斯自小便生活在一个被侮辱、被嘲弄的环境中,而这种长期缺乏关爱、温暖的社会环境正是弗兰西斯人格缺损、心理分裂的根源。正如梁实秋先生分析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中所言一样:每部戏剧中恶贯满盈的作恶者,其实是一个道德与社会压迫下的可怜受害者。成长的创伤使其有着比常人强烈百倍的出人头地、征服他人的欲望,从而诞生了疯狂的念头——以充满神秘感、至尊无上的“红龙”自居,把自己当成一个灵魂的艺术师去改造别人;从而有了疯狂的报复手段——以变态地杀人来解恨,在月圆之时通过对圆满家庭的杀戮来获取安全感与成就感。
    背后:深刻反思
    异化的文明造就了异样的恐惧,物化的社会、冷漠的城市、封闭的心灵使灾难频频上演。极有嘲讽意味的是,一个变态的杀人恶魔竟能被一个弱小的看不见光明却单纯真诚的盲眼女子所感化而使人性得到瞬间回归,哪怕是一丝微弱的善也可改变一个人、给人温存的希望,而这对于弗兰西斯竟也如此难得,在物欲昭彰的时代里明眼人只看到黑色。这不能不让人对我们这个冰冷的铜墙铁壁式的社会反思一下——变态、残缺的人格背后是一个变态、不健全的社会,文明的进步并未能消除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与隔阂,相反会使人更加孤立、脆弱。
    虚构的故事往往象征、对应着某种社会现实问题或社会心理矛盾,从这个角度来说,《红龙》在编剧、导演、摄影师的处理下,超出了一般真相大白、惩恶扬善模式的推理侦探片,而成为一部具有阴暗和超现实主义色彩的黑色侦探片。
    相关影片:
    自从看了《汉尼拔》之后,我几乎对食人博士完全失去了兴趣,一个尽量表现食人为乐的同志,并不是俺想看到的迷到深入人心的角色。《沉默的羔羊》中,正面表现汉尼拔同志大块朵颐的镜头并不多,却真正让一代人寒到骨子里。如今不论何种电影排名,论到震撼人心的疯狂角色,没有不提《沉默羔羊》中的汉尼拔的。每个人在瞪视他那张经典剧照的时候,都不禁有突然沉到冰窖的感觉,那深邃的眼光,已经完全刺穿了你的心,将你的恶梦看个一清二楚。
    很可惜,俺没有这种享受的经历。因为《羔羊》只看过一次,而且是上电影选修课时百来个人伸长了脖子仰头对着悬挂在远处的两个小电视看的,连脸都看不清楚,何况是眼睛?所以,俺一直不明白汉尼拔的魅力为什么这么大。今天总算如愿以偿,可以告诉各位的是,安东尼·霍普金斯这次的演绎,比《羔羊》中更具诱惑力,那种亦邪亦雅又深不可测的神情,对你第一眼就产生致命的震撼力。当影片开始,镜头在一大剧院环拍时,你就感觉到观众当中有一道眼光让你突然起一身鸡皮疙瘩,那似笑非笑地注视着台上一个乐手的神情,已经完全超越了音乐欣赏的层次,那是在沉吟,在盘算,在研究,仿佛那人已经躺到了托盘上:恩,先咬哪一块好呢?
    本片导演算是吸取了第二集的教训,领悟到食人博士的魅力,完全不在于真正食人的过程,而在于那种洞察人类心理的致命力,而这种致命力非在行动受制的情况下不能突出来。为此,必须让博士重新回到大家都熟悉的幽闭环境中去。故事,就是从爱德华诺顿饰演的FBI干探如何抓到汉博士开始的。尽管地球人都知道老汉这次要被抓住,但“擒魔”一场还是拍得惊心动魄,从博雅学者到不动声色的杀人高手,霍普金斯唤醒了人们对“不寒而栗”的记忆。
    随着剧情的发展,新一代杀人狂魔出现了,诺顿不得不再次出马。凶手之残酷冷静无疑是得到了一次又一次地渲染,记得奥斯汀同志曾经语重心长地说过:每一个变态同学的身后,都有一段心酸的故事。本片中的拉尔夫费恩斯也是。大家一看演员表就知道,小费肯定是本片中的凶中之凶,也就是“红龙”同志,因此,谁是凶手根本不是本片的包袱。剧情的张力在于通过一个个细节的片段,连接起观众的推理,从而逐步揭示出小费同学是如何由一个胆小懦弱、一吓就尿裤子的小萝卜头,在祖母的精心栽培下,成长为一名沉着冷静勇敢强壮的中产阶级革命战士的。
    尽管俺不想透露剧情,但大伙那灵活的脑筋,一听说本片受害者主要是针对女性,其余相关人等只是作为目击证人,就不由得一脸坏笑地想到“性”上去了,就象第一集中那个“野牛比尔”同学一样。这个嘛,不好明说;其实,根据弗罗伊德同学的逻辑,任何动机都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啦,不是你“利比多”被过于压抑,或者过于旺盛,就是没摆正位,总之兄弟您是很有潜力成为变态者Di。
    各位男性同胞可以做一下这个小小的设想心理实验:假设您三岁的时候,啊……稍微小了一点,那么就六岁吧。假设在您六岁的时候,有一位女士扒光了您的衣裳,左手捏住您那根精致玲珑小把把,右手执一李魁同志用过的“小李飞刀”,用腻人的声调恶狠狠地说:“你爷爷的,要再这样一幅孬种相,老娘就割掉你这作孽的东西!”怎么,您幼小的心灵会有什么反应?什么??完全没反应?!兄弟您真是“牛童”啊!那要是如此以往,连续几年甚至您的整个儿童期都这样渡过呢?偶想真那样的话,您长大了只有三条出路:一条,像韩国那位叫金什么的同志一样,毅然走上风姿绰约的变性之路;二条,依赖辉瑞药拖维持自己的光辉形象;三条,加入“野牛比尔”和“红龙”的俱乐部,老老实实地做变态杀手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去吧!
    由此可见,老美其实是很陈腐的,想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是如何重视教育,特别是儿童的成长问题,不断地用影视来强化正确成长的重要性。在看电影的时候,俺就在寻思,前几天在俺临近的县城,15小时之内在不同地点枪杀5人的那位同志是如何成长的呢?看来,现实中还是需要很多像诺顿那样有经验的干探,和像汉博士这样的专家型人才啊。虽然很难说我们也需要变态杀手,但他们的出现往往是我们不得不生吞的恶果。拉尔夫费恩斯以非常人所能忍受的毅力,为我们又树立了一位饱满的有内涵的变态杀手形象。如果说霍普金斯的表演是由外在的语调、动作、表情点中你的呆穴,然后慢慢钻进你的心底最深处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的话,那么小费的表演就是“由内而外的美丽”:沉默,明显有点害羞,类似“兔唇”的伤疤也掩饰不住内心的自卑与挣扎;而自卑的人往往偏执,当极端的梦想破灭时,不仅要毁灭别人也要毁灭自己。当然,这只是小费在本片中性格的一方面,其他的,就要哥们姐们您自己去享受发掘的乐趣了。
    可惜的是,诺顿同学在本片中的光彩并没有两个反角亮,当然,只是相对而言,因为他已经表现得相当不错了,关键是这一类型的影片根本没法让正面英雄有更多的发挥演技的空间。因为要更吸引人的话就必须有更多的“心理(细节)特写”,不能老是一幅沉着思考的样子就算了。朱迪福斯特在第一集中之所以出彩,就在于她有历史遗留的心理问题,因此和汉尼拔同志之间有精彩的心理互动;偶们在随着她一步步揭示变态凶手的真面目的过程中,也一层层地深入了她自己内心的创伤;如此双重紧张感之下,如何不吸引人?
    在本片中,导演也着意想表现诺顿和霍普金斯之间的心理较量,但只是作为一根点缀的副线,本来就没什么好说的,导演一忽视,更是看不大出来了。《羔羊》中是博士推测凶手心理和试探福斯特心理两条线行进,本片中既有博士与“红龙”之间的惺惺相惜,也有刚才说的诺顿如何克服内心的恐惧,还有诺顿对“红龙”心路的探测,形成大有可为的三角关系。可惜的是,导演在做了一个好框架之后,过分依重外在紧张气氛的营造,相对忽视了加强三者的心灵较量,让人有紧张得不行可就是达不到高潮的感觉,在俺看来是个小小的遗憾。
    另外,俺还有些微词的是关于“红龙”结局的设定,其实,俺认为在大家逻辑上认为该结束的地方结束就很好了,那样更能造就“红龙”的完整的心理历程,也成就本片对“红龙”性格的设定:一个在正常人性与变态心理间的挣扎者。现在这样一来,偶觉得反而削弱了“红龙”的悲剧性。当然,俺也要承认,这样处理戏剧性更强,更刺激,在商业上无疑有更大的宰获。不同观众有不同喜好吧,就像当年《人工智能》结局之争一样。偶喜欢《A.I.》的结尾,却遗憾于本片结尾的老套的“虚虚实实”。
   “如果你有想象力,就让它自由驰骋吧;如果你没有,那么请你打住,这本书不是为你写的!”
    所有喜欢斯蒂芬·金恐怖小说的朋友应该都不会淡忘这句雷打不动的卷首语。它象是一把标尺,在我们的大脑还未及沉溺于精彩故事之前,先就为那一颗颗或充盈或干涸的心灵做出度量,同时也为不同读者各自迥异的感受提供注解。然而,让笔者感兴趣的不仅仅是这句略显狡狯的话,斯蒂芬对其作品是“恐惧”而绝非“恐怖”小说的“辩解”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不依不饶更让我玩味。但是,若要辨别出这二者的高下实在是件耗费精力的事情,不如借剖析电影作品之便利,不经意间豁然开朗也未可知!
    悬念大师希区柯克曾说“真正的恐怖源自观众的想象而不是银幕上所表现出来的事物”。应当说影片《沉默的羔羊》正是坚决秉承了大师的教诲才取得了让人眩晕的艺术成就。并且,该片更大的贡献在于为一种古老的类型片开辟出一条变革之路并成就了一位表演奇才安东尼·霍蒲金斯。不同于以往同类角色的单一性,安东尼塑造的食人魔形象具有一种摄人心魄同时又催人迷醉的独特魅力。
    每当一部影片被经营成一种品牌则必然难逃被破坏性开采的厄运,更何况汉尼拜尔已经脱离于影片之外而单独成为一种文化现象。正因如此,使得创作者开发续集前传的行径变得名正言顺。其不仅掩盖住了刺鼻的铜臭甚至还可以披裹上一层延续艺术生命的瑰丽外套。
    在整个食人魔系列影片中,《红龙》所架构的故事发生时间最早,但推出的时间却最晚。不同于《汉尼拔》的信马由缰,《红龙》所追求的叙事技巧和艺术风格更贴近《沉默的羔羊》所热衷的那种“引而不发”。究其原因,首先是因为影片《红龙》作为食人魔系列作品中的最前端担负着引领整个故事发展的重任,而固守原著的精神也多少限定了创作者想象力的发挥。其次,本片导演布莱特·拉特纳从《汉尼拔》的饱受指责中洞悉到,单纯表现感官恐怖其实是得不偿失的伎俩,而那种不露声色却在内心反复涌动的恐惧才是惊悚片的精髓所在。所以,回归《沉默的羔羊》中成功运用的技法,实乃上乘选择。
    不过,并不是所有方向正确的战役都必然获胜,同理,一部演员阵容奢侈、创意一流的电影作品也完全可能在一些极不显眼的细节上处理失当而功亏一篑。和《汉尼拔》的“放纵”相反,[红龙]似乎被太多的规则所束缚,让很多原本灵感四溢的桥段变得笨拙并反过来制约了故事的发展。最终让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恐惧氛围慢慢飘散离去。
    小说《红龙》中的汉尼拔教授是作为一条副线来展现的,其对整个故事的作用是穿针引线。影片真实准确的再现作者意图可以说天经地义。但这个似乎最不成其为问题的地方却难煞了影片主创人员。因为《红龙》有一部太过出色的“后传”,托《沉默的羔羊》的福,原本作为副线交代的人物汉尼拔得以“登堂入室”并成为了全套食人魔系列影片中最不可撼动的灵魂人物。如何给予汉尼拔足够大的表现空间来成全观众的喜好,同时又要避免故事的主线不致旁落为尴尬的鸡肋,这几乎是一道无解的难题。而导演在影片中所流露出的左顾右盼则为这道命题作了一个颇为中庸的解答。
    影片《红龙》以汉尼拔的被捕作为背景来引领故事。两位主人公在开场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内即告完成首次银幕“对角”。这无疑是一种很“折中”的手法,因为故事主体的推进耗费不起太过冗长的时间去渲染追捕的惊险。所以,原本可以制造出的悬念迭生被角色的仓促上阵所彻底葬送。不仅如此,因为主角的过早相遇,间接导致了影片后半段导演苦心营造的监狱戏丧失了足够的戏剧张力而变得乏味。可以说,这是一个让人喜忧参半的开头。
    故事的主体部分随着追捕一个绰号为“恶齿”的变态狂徒而展开。警官威尔为摆脱窘境不得不数次求教于身陷囹圄的汉尼拔。两个冤家的几幕对手戏原本应是本片最出彩的桥段才对。但导演似乎只是克隆了《沉默的羔羊》的表皮,而根本无法触及到其精髓。影片那个单刀直入的开场白在这里“终于”显现出“不凡”的价值。因为悬念的丧失殆尽,使得导演拼命布置的气氛显得颇有几分滑稽。可以看出,导演在此作了对《沉默的羔羊》致敬式的抄袭。镜头中画面的推进、人物间闪烁其词又语带机锋地对白、甚至连同道具的布置和音效处理都和《沉默的羔羊》保持了惊人地一致。但无论怎么努力,《红龙》就是无法复制出《沉默的羔羊》那令人窒息的氛围反而却造成了一种“洞房花烛不落红”的尴尬效果。
    笔者以为,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两部作品啮合故事线索的能力有太大的差异。虽然都“不约而同”的使用了同一种包装,但这不足以掩饰两者间艺术层次的差别。《沉默的羔羊》的主线同样也是追捕与拯救的故事,却能紧紧依附于汉尼拜尔这条副线。两者水乳交融、密不可分。克莱丽斯与汉尼拔的关系远较威尔复杂并带有一种令人迷幻的暧昧,而后者与食人魔间就只有憎恶和怨恨。缺乏直达心灵的沟通和默契,这种局限性展现在银幕上就是单独看谁的表演都非常出色,然而角色间的交流却永远相互排斥。所以,你会发现《红龙》中安东尼的表演虽已臻化境,却始终也无法给你扑面而来的惊悚感。那是因为再精彩的演绎也无法脱离故事本身而单独存在,他需要一位消解并回馈其表演的对手存在。《红龙》没有为安东尼成功设立这样一位“受众”,所以最终成就了其以自我为中心的“精彩表演”。
    假如你尝试将汉尼拔的戏份完全从《红龙》中删除,你会发现整部影片居然还可以“屹立不倒”。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源是影片中威尔的侦破完全“逃离”了汉尼拔的掌控。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后者处心积虑的误导和谋害,威尔与“恶齿”的交锋要顺利许多。但同样的情况在《沉默的羔羊》中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克莱丽斯对野牛比尔的追踪从一开始就得到了汉尼拔的精确指点。那穿插着投桃报李的心理测试不仅引导着克找出正确的路径,甚至还最终让她摆脱了沉积多年的心理阴影。《沉默的羔羊》中的食人魔是一位能驾驭全局的博弈大师,其他所有人物都是被其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棋子。他能间接参与局势并精确左右结果。然而,同样一个人物在《红龙》中却沦落为一头囚禁于牢笼之中的“困兽”,除了发出几声无谓的嘶吼和设立一两个小陷阱外无甚作为。
    我们知道,优秀的演员足以成就一部佳作,却很难挽救一部平庸的作品。而《红龙》的演员阵容豪华得简直让人眼晕,任何一个演员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实力派。但导演明显缺乏将他们撮合到一起的能力,影片为我们“奉献”了太多太过出色的个人表演却鲜见精彩的对手戏。这一致命的缺陷使导演苦心经营的恐惧效果往往被漫不经心的对峙所冲淡。而最终真正冲击观众心灵的已不在是所《沉默的羔羊》彰显的那种可让血液凝固的惊颤,却是[汉]所衷情的赤裸裸的血腥与厮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