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弥勒内院看门人
弥勒内院看门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116,021
  • 关注人气:150,7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剪刀手爱德华》:一个冬天的童话

(2010-06-28 21:21:37)
标签:

影视指南

分类: 影音专栏

             《剪刀手爱德华》:一个冬天的童话

    “阴沉的天空在犹豫,是雪花?还是雨滴?
  浑浊的河流在疾走,是追求?还是逃避?
  远处的情侣在分手,是序幕?还是结局?”
   ——顾城《初春》
  我们每个人都是伴随着童话长大的。
  有些童话从一开始就注定要有个悲伤的结尾。
  不管它表面是多么的轻快,多么梦幻,多么的让人心旷神怡。
  天为什么会下雪呢?
  小女孩问外婆, 一脸的天真和不解。
  换来外婆的一阵沉默, 那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如果你乖, 我就讲给你听剪刀手爱德华的故事……
  窗外飘着漫天的飞雪, 外婆的声音变得悠远……
  "Before he came down here, it never snowed. And afterwards, it did.
  I don't think it would be snowing now if he weren't still up there.
  Sometimes you can still catch me dancing in it."
  有雪,就有Edward,有Edward,就有爱的温暖。
  很唯美的一部电影。
  清澈透明的天空
  泛着微蓝色泽的古堡
  一个奇怪的男人
  面色苍白,头发蓬乱
  有过人的天才,天真不受污染的心灵
  爱情为他带来了灵感
  可是
  EDWARD
  有一双剪刀手
  是一个未完成的机器人
  连自己的爱人都不能拥抱的机器人
   童话中的人物
  与现实世界的格格不入
  注定了悲伤的结局
  就象
  另一个星球的小王子
  无声的倒下,离开了我们
  追求不灭灵魂的小人鱼
  化成了泡沫
  永远的失去了她的爱人
  外面的世界太多风浪
  不是他们可以承受和愿意选择的
  EDWARD
  我看到了那张苍白的脸
  深深下陷的双眸中隐藏着浓重的孤单
  开始,是与世隔绝的孤单;
  然后,是异于常人的孤单;
  接着,是不被理解的孤单;
  还有委屈中的孤单。
  最终,他还是孤独一人在下雪的夜里用灵巧的双手雕刻心中的爱人形象。
  尽管,当年那个17岁的美丽少女已成了白发老妇,而爱德华依然和他没有改变的外表一样,没有放弃心中的思念。
  于是,他雕刻时的碎冰化作漫天的飞雪,在每一个冬天的雪夜里如约而至,告诉他的爱人,那依然不变的恒久思念。
  有雪,就有Edward,有Edward,就有爱的温暖。
  爱德华和他喜爱的女孩在一起的时间是那么短,而这段现实中短暂的爱情却维系了漫长的岁月。
  他也许会常常想起那年圣诞夜里和那女孩短暂的相拥吧。她没有畏惧他锋利的双手,投入了他的怀抱。。。
  但他注定是寂寞的,因为他不属于这个世界。。。
  但有时会想
  如果他有了一双手,过上平常人的生活
  他还会保留那颗纯真无暇的心灵,还会延续那恒久绵长的思念吗?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情...
  一些童话
  注定着悲伤的结局
  现在太阳从海里升起来了。
  阳光柔和地、温暖地照在冰冷的泡沫上,因此小人鱼并没有感觉到灭亡。
  她看到光明的太阳,看到在她上面飞着的无数透明的,美丽的生物。
  透过它们——她可以看到船上的白帆和天空的云彩。
  它们的声音是和谐的音乐,可是那么虚无飘渺,人类的耳朵简直没有办法听见,正如地上的眼睛不能看见它们一样。
  它们没有翅膀,它们只是凭它们轻飘的形体在空中浮动。
  小人鱼觉得自己也获得了它们这样的形体,渐渐地从泡沫中升起来。
  一些童话
  这样的结局
  无语
  为什么不是
  从此以后
  王子和公主就过着幸福的生活?
  流年。宿命。轮回。  

    蒂姆·伯顿导演的《剪刀手爱德华》是一部关于机器人的现代童话。它讲述一座古堡中住着一位发明家,制造出了各种东西,最后还造出了一个机器人,并给他起名叫爱德华。发明家对这件作品倾注了全部的心血,他甚至教授爱德华人类的礼仪和诗歌,何时微笑何时沉默。然而,没有等到机器人最后完成,发明家就去世了,留下已有人类心智却残留着一双剪刀手的爱德华独自在古堡生活。不知过了多少岁月,一位推销化妆品的中年女子佩格误闯城堡,发现了形容古怪的爱德华。好心的佩格没有被爱德华惨白的肤色和张牙舞爪的剪刀手吓倒,而是怜其孤独,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家。
    佩格住在一个色调明丽的小社区里,女邻居们都喜欢调情、窥探、以及搬弄是非。爱德华的出现,给她们百无聊赖的生活增添了新鲜的刺激,所以大家都对他表现出了极大的友好甚至亲昵。当他展露出用剪刀手修剪植物、设计发型的才华,全镇的人几乎都为他癫狂了,把他当成了明星一样的宠儿。但他也有自己的痛苦,那就是爱上了佩格的女儿、美丽绝俗的金。金早已有了男友,而且对这位家庭新成员一直有抵触情绪。为了金的一个请求,爱德华硬着头皮潜入金男友父亲的豪宅,不慎被警察逮捕后也没有吐露真相,唯恐连累心上人。虽然他不久由于“没有判断是非的能力”被释放,但周围的人都把他看成蓄意抢劫财物的危险分子,对他以及佩格全家敬而远之。在这一过程中,金逐渐看清了男友的丑恶嘴脸,与他决裂,并对爱德华产生了好感。
    圣诞夜大雪纷飞,矛盾达到了最高潮,爱德华越想做好事就反而被误会得越深,全镇居民都要求驱逐爱德华,甚至连佩格也认为他应该回到古堡中去。在古堡的打斗中爱德华杀死了金恶毒的男友,金也接受了爱德华不求回报的爱。这是爱情最初的交融,也是最后一次的交融,从此爱德华永远隐藏进了不为人知的角落,在那里修剪他的植物、冰雪、和爱情......奇情,梦幻,黑色,纯洁都不可以完全的概括这部电影的风格。蒂姆·波顿这回玩了一回象征,全剧是环套环的象征,比喻。彻底看清他想说什么是不太可能的。不过这到成了这部片子的主要特征。
    千人千评,好象每个人都说得不一样,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看懂了,又都觉得有一大堆疑问。不过有两点是大家公认的。一是约翰尼·德普的眼睛,不相信眼睛是灵魂之窗的人一定要来看看这双眼睛。二是配乐,本片配乐丹尼.夜夫曼素有鬼才之称,这部作品是他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怪异诡秘处有如暗夜行路,慷忾激昂处有如太白醉酒,缠绵菲恻处又如梁祝蝶舞,实在是精彩之致。 
    1990年,导演蒂姆·伯顿刚刚完成《蝙蝠侠》便亲自执笔并执导了《剪刀手爱德华》。情节并没有什么创新,依然是美女与野兽的童话路线,依然是“异类比常人更具人性”的主题,但伯顿孩童般的想象力赋予本片独树一帜的视觉风格。
    比如Edward所住的古堡,远看是阴森的黑白色调,走到里面才发现郁郁葱葱,竟是另一片天地。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小镇上蜡笔画一样的居民别墅。除了片中的布景,那些千奇百怪的发型(包括宠物狗的!),一派童趣的园艺,透着圣洁的冰雕,都帮助本片营造出一个远离尘嚣的奥兹国世界。无怪乎1991年的奥斯卡给了ES最佳化妆的提名;92年的英国学院奖给了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化妆和最佳视觉效果的提名。
    情节方面,有两处值得注意:一,剪刀手;二,古堡。
    “剪刀手”的设置可谓神来一笔,它的机械本质使爱德华具有两重性。一方面他被排除于人类社会必需的身体交流之外(会伤害任何碰到的东西,当然也包括心上人),另一方面又使他具有常人不具备的亲近事物的方式和技巧(如修剪草木、理发、冰雕、切菜、开锁)。而这在片中的邻居看来不过是些“奇技淫巧”,人人得以利用,只要满足虚荣心和好奇心,谁还理会爱德华的孤独?但爱德华仍然无私的爱,他可以不用手拥抱Kim,但他可以用手雕刻心中的天使。
    另一个由此产生的二律背反是:剪刀手在外人看来是充满攻击性的武器,但爱德华却无法用它保护自己!而正常人却在用歧视/厌恶/拳头不停的伤害爱德华!
    影片的结尾虽然温情,但潜藏其中的却是痛苦。Edward不得不回到古堡,他的善良真诚只有Kim懂得珍惜,而两人却又“日日思君不见君”的过了半生。如果Kim死去,Edward唯一的爱将得不到延续,世界对他来说依然荒凉。
    我感觉Edward就是Burton的另一个自我:怪异的外表,诗性的灵魂,独特的认知方式,还有与这个钢筋水泥的世界保持着忽远忽近的距离。他的很多电影都带有很深的性格烙印:《蝙蝠侠》、《大鱼》、《圣诞夜惊魂》、《断头谷》等等,黑色、阴暗、迷离、神秘、未知的背后往往隐藏着美好、憧憬与渴望!约翰尼·德普成了伯顿御用的男一号,很多他的片子均启用了这个“加勒比海盗”。
    再讨论一下古堡的寓意。大凡这类故事,古堡都是清一色的哥特造型。地理位置都在人烟稀少的慌山野地(以便俯视山脚产生压迫感),虽远离居民区但也隐约可见(以便在居民心中造成隐隐的不安)。如果走近一点(比入古堡周围,庭院),那么你一定会注意到废石乱瓦杂草丛生,这是人迹罕至的表现,同时用来增强恐怖气氛。如果你竟然胆大到深入虎穴,那么首先你会发现那扇积满了灰尘的铁门竟然是虚掩着的,吱嘎一声,推门而入,只见空旷的大厅光线微弱,颤抖的问一句"Hello"都会有3秒钟的回声。然后,经过一段长时间的上下楼梯穿堂入室,你终于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发现了传说中的"怪物"!
    说这么多当然不是废话,你有没有发现这样设置的用意呢?实际上,古堡的作用不是拒绝/屏障,而是敞开/迎入(想想那虚掩的铁门!),古堡的主人也并不自闭/满足,而是等待/孤独(想想那贴着报纸的墙壁!瑟缩于椅子里的身影!)。一切都说明:古堡的主人比居民更加渴望交流,更加没有威胁!
    如同剪刀手的二律背反,古堡的负面形象倒更加适合普通人。
  而Edward,他才配得上一双真正的手和一栋温暖的房子。
    Johnny Depp的表演很有说服力(也很少见他这么收敛),他的眼神,嘴角运动,机械的步态,甚至愤怒时的宣泄,无不吻合这样一个天真善良的形象。可以说Depp就是Edward。回想起来,他的台词不多,但绝对催人泪下。1991年的金球奖提名他为最佳男主角。
    永远别忘记这个童话寓言。
  还有,下雪的时候,想想剪刀手爱德华。
    这是一部很久以前看过的片子。
  脑海中只记得他的脸。满是伤痕的苍白的脸。还有他的眼神,惊恐而单纯。
  当时是害怕的,这样的表情这样的手,满身都是冷冰冰的铁的味道。
    在春光明媚的房间,再次重温这部影片。
    我看到他躲在阴影里,我看到他机械般地向我们走来。
  我看到他拖着一双剪刀手,我听到,他的步伐中有孤独的味道。远离人群的孤独,不被理解的孤独。
  因为奇特,所以远离人群,因为远离人群,所以单纯,因为单纯,所以孤独——这是我眼中的爱德华。
   他用他的剪刀手塑造出那么生动的塑像。他用他的剪刀手为她修剪雪花。
  孩子,只有拥有孩子心理的人才能创造出那么美的东西。
  他修剪的圣母在雪中张开翅膀。她在他修剪的雪花中舞蹈。
    那一刻,是童话。
    他有那么锐利的剪刀手,却只用来修剪东西。
  他被人推到在地,却不懂得用那双剪刀手来保护自己。
  他只是个未完成品,未完成的双手,未完成的如孩童般的心智。
    他确是不懂保护自己的。要不怎么会爱上她?那么生动美丽的她。明知没有可能也要爱上她?
  那句话说得真对,动什么别动感情。尤其,别动真情。
  那些单纯如童话的恋爱不可能走到“王子公主”的结局。童话的结局,只能化作海上的泡沫。
  可泡沫也是美丽的。没有翅膀,在阳光下飞舞,在阳光下,逐渐升华。
    然后,消逝。
    ——如电影的结局,她已是垂暮的老妪,年复一年地在雪花中起舞,年复一年地遥望那阴森的古堡。
  年复一年,他爱着她,却孤独地住在古堡,用他的剪刀手修剪出内心的美好。
  年复一年,她想着他,却如常人结婚生子,只将他的变成了说给孩子的童话。
  童话。没有结局的童话。一如不能拥抱的爱情。
    说不到最后,走不到最后。
  但却有年年绽放飘舞的雪花,记载着一段曾经。
    但已足够。
   让我们白发苍苍,依偎在炉火边,安静地,告诉小孙女,曾经,我拥有一份不能拥抱的爱情……
  我还依稀记得爱德华的脸。那是一张何等支离破碎的脸。那些疤痕像雪地上雪橇划过的印记,触目惊心却又让人心疼。
  他的眼神恐慌忧郁,他的嘴唇苍白冰冷,他的发丝凌乱纷杂。
  第一次被发现的时候,他躲在古堡屋顶无比黑暗的角落里。旁边是许多各色的剪报,他把它们剪成好看的形状,贴满了那扇突兀的墙。
  他就这么一步一步的朝我们走来。他惶恐却又渴望,紧张的不停挥动着他的剪刀手。
  他简单纯真,他爱周围的一切。他那锋利的武器,只懂拿来修剪花草却从不曾试图伤人。甚至连保护自己,都不懂。
   所以当看到那个狰狞可怕的剪刀手时,她嘴里说的却是。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
    爱德华就这样被带到了那个充满污秽的世俗世界。
  他是小王子,他是彼得潘。他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善良纯洁,他是不属于这世界的恩赐。
  一切开始的太美好。
  他将他们的花草修剪成天使的形状,他为他们设计了最新潮的发型;他们给他做好吃的,他们欢喜的迎接他的到来。
  他给所有人以惊喜。他以善良的心对待身边每一个人。
  然而一切随着一场误会就结束了。这个世界始终是如此混浊不堪。
    金像一个天使一样,从天而降,来到爱德华的身边。
  他明知道不该泥足深陷。却爱上那个美丽生动的金。他不过是那个单纯的剪刀手爱德华,他不过是陷入爱情。而他不懂,为什么世间的爱情不随人意,为什么爱情让人跌入深渊。
  他义无反顾的去做金让他去做的事情,他知道那是罪恶,只是他觉得,那如何可以和爱情相比。他听到有趣的诗尚且需要思考自己的笑容,而他在金的身边可以无时无刻的微笑。
  他说,他要把所有都送给自己的朋友。在他的世界里,为爱人无条件的付出,才是真理。
  爱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当金说,请拥抱我。
  爱德华的剪刀手温柔的举起,一刻犹豫后,却颓然放下。
  他无比哀伤的说,不,我不能。
  面对心爱的人,他可以做些什么呢。
  他甚至没有一双可以拥抱所爱之人的手。
  他只是个未完成品,他锋利的剪刀手,会伤害到她。
    其实,这不是迟早的结果么。
  难道我们还巴望着爱德华将像一个正常人一般,和心爱的金结婚生子,幸福的生活在这个小镇里?
  童话无法讲到最后。
  爱德华在古堡里日复一日的回忆那些带给他爱的人。他依然年轻,依然挥舞着他锋利的剪刀,雕刻着他心里一切最最美好的东西。
  当他想念金的时候,满天大雪就翩然而至。
  而金却老了。她没有再去找过爱德华。她只是站在窗前,远远的望着那阴森的古堡。
  因为。“我已经老了,我希望他永远记得我年轻时的样子。”
  只是。满天大雪中,金在欣喜的翩翩起舞。
    窗外又下起了雪。
  那是爱德华在思念。
    我在搜寻着自己的脑海,想找到一个词可以准确的概括这部电影的风格,奇情,梦幻,黑色,纯洁,它们仿佛都能在画面的指涉里露出一角,却又不能被完整的抽取。
    爱德华的剪刀手,一个天生的异类,Tim Burton赋予了这双手最凄美的悲情,带出人世的冷暖,带出爱情的纯粹。从人们接受了爱德华的存在开始,到人们将他赶回了古堡,不过是一场世俗生活的人性表演,接纳他是因为他的手,畏惧他也因为他的手,一场闹剧一场误会;而只有那个女孩,爱上的是他苍白的脸色下孤单又洁白的灵魂,可是还因为这双手,他不能拥抱爱人,不能和她厮守。
    难得看到这样的奇情,这样的梦幻。那个简单又五颜六色的社区,有每天按时上班下班的丈夫们,有成天除了探听人家隐私或者勾引男人就无所事事的妻子们,还有把Edward当作工具的人们。片头看见这斑斓的色彩,还以为是到了世外桃源,不曾想成了Tim Burton镜头里艳俗的讽刺对象,虚荣,私欲,流言,甚至是家长里短,人间该有的腐烂与规则这里都有,甚至是直接从人群中抽离出来的丑陋,特别的原汁原味。而爱德华身上那套到今天看来也另类的黑色皮装,他头顶那凌乱的长发,与他苍白的肤色和纯洁美好的内心成了绝佳的比对,象魔鬼的偏偏是天使,而人们,只空有一副完整的躯壳。
    也许就是一场摇晃的梦,从Edward的出生,到他认识了人间的美好与丑恶,可是无论美好还是丑恶,他一样的无法拥抱,也无法生活其中。他就带着一身的的黑色,一身的天才与清澈的眼神,摇摇晃晃的穿过艳俗的尘世,剪出了爱情与憎恨,剪出了梦幻与残酷,却不能驻留太久,象一片白羽滑过黝黑的池塘,重新飘起的时候,潜入来时的云层,一去不返。
    就是这样吧,Tim Burton的梦幻世界纵然奇情,也逃不开与现实生活的痴缠,当这个女孩将头埋在了爱德华的胸前,镜头里爱德华苍白凄清却有无限感伤的脸庞下,是他无法不正视的剪刀手,那双手是他的“父亲”没有完成的杰作,是他的身体与心智还没有成熟的标志,他象个孩子一样的单纯,即便是那感伤,也是象刚被捧到手里触在脸上一阵清凉的溪水,彻骨澄澈。总有不能面对的世事,也总有不能相亲的爱人,Tim Burton结结实实的煽了我一把。幸好看到结尾,长叹一口气,总算没有让Edward死在这个社区,Tim Burton还是让他回到了古堡,让出世的不能入尘,让纯粹的依然纯粹。
    俯瞰山下的人世,用Edward飞快的剪刀刻出的冰雕落下的雪花,飘向房屋,飘向街道,两个世界,两种生存;隔离开来,各自才能完整的呼吸,也许是我偏执了吧,不知道,只知道电影里的人世,尚可以飘落皑皑的白雪。
  爱德华,出自你冰冷尖锐的剪刀手的,是荒凉的城堡里晶莹剔透的冰雪雕刻,是城堡之外洋洋洒洒的白雪飞花。
    爱德华,我看到你苍白面容上忧郁的眼睛,我看到你一次次不可避免地被自己锋利的剪刀手划破面颊,有些伤口已经古旧,有的还很新鲜。
    你的居处,是那阴郁的城堡,如同童话里巫婆拘禁公主的黑暗所在,不同也许仅仅在于城堡里不是到处爬满毒虫,而是满满的机器,金属的碰撞声永不停歇……
    那个老人,白发苍苍的发明家,给了机器人爱德华人类的心,却没有来得及给他一双人类的手,他手握本来准备为爱德华装上的手,瞪大双眼逼视面前兀立的死神,他倒下的时候,可曾看到爱德华苍白的脸上那双无助的眼睛?
    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原本是如此清晰可见的明天,可是,爱德华,你拿到了那双如真人一般的手却依然不能成为人——那是做得很逼真的手,可它已经无法替代爱德华那双剪刀手了。
    爱德华,如果老发明家没有为你装上人的心,如果你的情感是盲区,那么,手的质地如何根本不能算是什么问题。那样,你可以日日机械地修剪城堡外的灌木,不知道除此之外自己还需要做什么。
    可是,爱德华,你有了人的心,你就会感动,会懂得——爱。
    为了人间的爱,美丽的白娘子舍弃了无忧的精灵生涯;因为爱,她知道什么叫心痛,她知道了什么叫流泪……
    爱,是注定无法摆脱与泪,与痛的牵系的,爱德华.即使你永远流不出泪水,可是你的心底早已经涕泗滂沱了。
    爱德华,你不是人们叫作“天才白痴”的那种人,比如达斯汀.霍夫曼的“RAINMEN”,你有人的心,却只能是人类世界里的一个“异类”;你有着人们所有的悲喜,却无法在脸上流露一二,甚至,你不能扶助摔倒的孩童,你不能够拥抱和抚摩心爱的女孩,因为你的剪刀手不能传递你心中所有的浓情,只能够划破他们的肌肤,带来意外的恐慌。
    所以,爱德华,你只能惶惶然一路奔逃。
    爱德华,爱德华,你心里可曾隐隐地怪责过那创造了你却也无形中毁灭你的老发明家呢?他创造你,是为了让自己幽闭的生活中有个伴儿吗?或者,也为了向着更高更艰深的未知领域发起冲击?依傍着古堡,他的心远远离开了山下咫尺之遥的市镇,远远离开了喧嚣的人间,可是机器能够填补空虚的情感吗?发明的喜悦能医治长期孤独带来的创伤吗?
  也许,在老发明家而言,爱德华,你,原本是他此生最重要最伟大的成就啊,他终极的目标应该是创造与人类完全相同的最伟大的机器人吧?
    可是,这样一来,他逃离尘世的大半生就显得滑稽了起来。谁能与他同销这万古深愁呢?原来不是机器,只能是有情感的人,哪怕只是个机器人。
    在老人骤然间死去的时候,合上他双眼的,只能是你,苍白脸孔的爱德华,尽管,那一瞬你的尖利的“手指”划破了他尚未冷却的肌肤,有一道血的印痕在他脸上,然后,挂在你的剪刀手上……
    爱德华,你的产生原来是个悖论。
    因为孤独与对自我的挑战,爱德华成为老发明家创造的新的生命体;因为怜悯,爱德华离开了阴冷的古堡,来到了山下的小镇,可是终究要回去。
    悖论在继续,并且不断地深化着。
    在人类的世界里,爱德华,你的“手”成为满足人们物欲的介质。你可以修剪出各种特色样貌的植物,可以剪出最富想象力的奇异发型。你不停地做,不仅因为自己能够这样做,而且因为自己的感激而喜欢这样做——
    是的,你感激,感激人类的怜悯使你走入新的生活,即便当你发觉爱上那个美丽女孩儿的时候有些心痛与无望,即便当你因为这爱甘愿充当罪恶本身的替罪羊时有些伤心,你依然是感激的。
    可是,最终你只能发足狂奔,逃回他那近在咫尺却注定与世永绝的古堡,身后那些驱逐你并且想要置你于死地的,正是你曾经为之奉献出才华与情感的人类。
    你的爱是在心里的,爱德华,可人们却习惯了以一种姿态,一个动作去表达,所以你带着深深的爱抚摩心爱的女孩儿时,只能给她带来伤痕,只能使世人惊恐——他们不能习惯这一种发自内心却永远无法形于外的爱。
    在人类的观念里,这样的柔情只能够被叫作"残酷的温柔",你知道,你明了的.
    怜悯与关心,曾经使你的心渐渐温暖,可是人类的欲望与规范终究无法容忍也不屑去了解你表达爱的方式,所以,爱德华,你只有逃离,怀着不能够爱我所爱的痛楚和被抛弃的惶惑。
    爱德华,你依然在他的庭院里修剪那些属于你的植物,雕筑那些玲珑剔透的冰雕。金属的指尖与冰块摩擦着,发出轻微的嗤嗤声,手扬起的时候,一片片冰晶纷纷而落,越落越多,飘下山,飘到那个一向温暖的市镇,化做了雪花,从此,那里开始下雪……
    爱德华,在你向山下偶尔投去的一瞥中,你可曾看到当年那个打动你心也被你打动的女孩儿?很久以前那个圣诞,她曾经在你雕刻她美丽容颜与青春的冰晶中翩翩起舞,裙裾飘飞,长发飘飘,语笑嫣然……如今,你双手幻化出的依然是她那时的飞扬青春,只是,山上一日,世上多年啊,那个姑娘早已是垂垂老矣的慈祥祖母了!可是,无论什么时候,看到窗外的雪花,她就知道是来自谁的思念。她在给她的小孙女讲故事,讲雪的来历,讲来自遥远的古堡,来自遥远的真爱的故事……
    爱德华,从你来到世间,收获的似乎只有伤害,无论是你那宿命的剪刀手,还是老发明家,或者人世的同情和猜忌恐惧,可是,最终你交还人世的,是那样美丽的关于雪的传说,还有爱,那洁白晶莹如雪花的真爱……
    不必再回眸,爱德华,且让我向古堡中你忧郁的背影投去长长的注视,并且,期盼雪花在一个静静的夜里飘落在如我一般的芸芸众生的梦中,然后在梦醒的时候看见窗外广漠晶莹的琉璃世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李娜的出家
后一篇:感悟生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李娜的出家
    后一篇 >感悟生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