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熙载行迹考

(2009-08-02 15:37:48)
标签:

刘熙载行迹考

杨抱朴

杨宝林

分类: 【学术研究与批评】

[摘要] 刘熙载是我国晚清时期的著名学者、文艺理论家和书法家,然而其生平事迹人们却所知不多。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刘熙载自己作品提供的信息有限;二是其不喜交游,朋友记载得也少。但是通过对大量相关文献考索,还是可以把握其行踪的。刘熙载除了在京城作官和主讲龙门书院外,还设馆山东禹城、设馆河北定兴、赴武昌江汉书院和赴广东学政任。这些行踪或相关记载语焉不详,或鲜为人知。笔者一一补充、钩稽,旨在还原历史,让人们了解一个具体实在、活生生的刘熙载。

[关键词] 晚清;刘熙载;行迹

[中图分类号]I206.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刘熙载是我国晚清时期的著名学者、文艺理论家和书法家。一生不愿为宦,惟以读书、著述、教学为己任,著述宏富。又不喜交游,他自己曾说:“早岁心交三数子,才如宗悫谁先。”(《临江仙·梦宗惺泉谈文》)[1]韩弼元《刘子歌寄赠融斋(熙载)编修》:“生平交友略数人,馀子落落非所亲。李生(杭)殀矣薄君(彭龄)殁,乃独遇我如弟昆。”[2]郭嵩焘也说:“融斋往在京师,所与往还,惟帅抑斋、韩叔起、徐进之数人。”[3]186正因其寡交游,诸家所记其行迹或语焉不详,或失载。王气中先生的《刘熙载行年小志》则太简约,且失实之处较多。刘熙载本人在其作品中也较少提及个人的行止,这就更增加了难度。实际上,一个人的学术思想、艺术成就与其人的经历交游是分不开的。基于此,笔者通过阅读大量相关文献,拟对其一生比较重要或鲜为人知的经历进行考察,或有所补遗,或正其谬误,以期还原历史。

一、设馆山东禹城

刘熙载以病请假,设馆山东禹城,相关文献大都有所记载。沈祥龙《左春坊左中允刘先生行状》:“(咸丰)六年,京察一等,记名以道府用,旋乞病假。”[4]蔡冠洛《清代七百名人传》:“大计群吏,君在一等,记名以道府用。不乐为吏,请假客山东,授徒自给。”[5]刘熙载《昨非集》卷三《题蟋蟀轩诗集二首》序云:“此集明禹城刘士骥允良撰。余昔尝闻焉,而未之见。丁巳馆其邑,得借读之,觉其出处怀抱先得我心。题此以寄尚友之志。”[6]693

据刘熙载夫子自道,他是“丁巳馆其邑”,即咸丰七年(1857)在山东禹城设馆授徒,但他到达的具体时间、何时离去以及游历过山东什么地方、接触过何人,则无人提及。刘熙载《昨非集》卷三《交河遇风二首》、《过东阿旧县》应是从京城前往山东禹城的路线。二诗写冬、春交替时情景,刘熙载应该是在初春先到济南小住,然后在春季开学之时到禹城授课。刘熙载在禹城遇到了强汝询,二人相聚十日,甚欢恰。韩弼元《翠岩室诗钞》卷二《赓廷、融斋同客济南,晤谈十日,各以书来道念,怅然作此以寄。第三首专怀赓廷,四首则为融斋发也》(丁巳)其前二首诗云:“旅馆茕茕正索居,故人迢递惠双鱼。新欢缱绻偏遗我,往事凄凉倍感渠。浪涌清淮愁厉揭,云横泰岱怅崎岖。崔骃自今忧成老,贫病年来懒著书。”“沦落天涯赋式微,悠悠身世与心违。幼安避地仍非所(赓廷以金坛被寇,避之滋阳),彭泽辞官尚未官(融斋记名道府,以病辞,时假馆禹城)。握手西窗同感慨,怆怀南国独分飞。往时晤对寻常事,一别谁知见者稀。”从诗意得知,刘、强二人在济南结识后,分别给韩弼元写了信。韩弼元(1822-1905),字叔起,江苏丹徒人,咸丰二年(1852)进士,授刑部主事。强汝询是为避难,举家迁滋阳(今兖州);刘熙载是为辞官才假馆禹城的。强汝询(1824—1894),字荛叔,号赓廷,江苏溧阳人,咸丰九年举人。[光绪]《溧阳县续志》卷十一本传说:“汝询少有迈异,好学出于天性,博通经史,旁及方伎、医卜、百家述作,靡不讨究。”[7]强汝询著有《大学衍义续》、《春秋测义》等。刘熙载与强汝询结识,且盘桓十日,一方面是二人秉性、趣味相投,另一方面则是韩弼元的中介作用。韩弼元与刘熙载友善,《昨非集》卷三有《答韩叔起二首》。韩弼元与强汝询两家系世交,后又是儿女亲家,他们的集子中赠对方的诗文颇多。

刘熙载与强汝询结识当在咸丰丁巳之春,以情理推之当在设馆禹城之前。同年夏,二人又邂逅于泲水之滨。强汝询《求益斋诗钞》卷五《怀刘融斋太史》:

跖富夷贫古所疑,苍昊迥邈意孰稽。乃有智士耻受鞿,斡旋穷通开秘机,以巧得多为众魁。室罗金贝躬紫绯,艳夺世眼群慕师。既导其流不可隄,圣贤遗文寡所裨。呻之咀之为禄梯,模肖口吻不避俳。孰探其旨以自治,刘君苦心全秉彝。少掇上科官禁闱,长安十载无葳蕤。避利疾走恐被痍,衣敝缊袍咽盐虀。众日困矣君益肥,进难退易义之期。拙宦自若蒙咍讥,泰然不猜吾道非。嗟我薄德非君侪,相见幸如针引磁。雄谭奥辨倾肺脾,天人古今赅不遗。昼或忘食宵忘疲,蓬转不休东复西。丁夏再遇泲水湄,谓我当作蛩駏随。若体有疢交相医,若玉有玷互相劘。庶脱俗缰窥道扉,此言莫偿情曷依?索居易惛过夏胎,方寸日斗面瘠黧。鲁山有蒙复有龟,杏坛之风安可希?朔风萧瑟雨雪霏,隔千里兮同为羁。身无羽翼不得飞,引领北望徒嗟唏。[7]

按此长诗作于咸丰七年冬季,时强汝询回兖州,而刘熙载则已假馆定兴,离开了禹城。这首诗点明他“丁夏再遇泲水湄”。丁夏,丁巳夏天。泲水,即济水。当是刘熙载趁假期远足寻胜,又与强汝询不期而遇。从强汝询的诗中,可以看出诗人对刘熙载的人品、学品的赞赏以及不尽的思念之情。“若体有疢交相医,若玉有玷互相劘”,说明二人志同道合,能够彼此取长补短,相得益彰。

二、     设馆定兴

刘熙载设馆河北定兴一事,鲜为人知。俞樾《左春坊左中允刘君墓碑》、萧穆《刘融斋中允别传》、沈祥龙《左春坊左中允刘先生行状》均失载。王气中《刘熙载行年小志》说:“刘熙载自1857年(咸丰七年)请假到山东禹城设塾授徒,到了1859年(咸丰九年)已历三年,满了假期,所以仍回北京。”“他可能在1859年底或1860年初辞馆回到北京。”[8]不确。

鹿传霖《简易庵算稿》序云:“吾师兴化刘公,世所称融斋先生者也。趋步程、朱,粹然为东南大儒,晚年尤精天算之学。喆嗣省庵君,尽得其传而益加研述,遂成绝学。……方丁戊间,先生谢史馆,离上斋,应徐太学聘,而假馆于定兴也。”[9]《简易庵算稿》是刘熙载长子彝程的数学著作。彝程,字省庵,著名数学家。鹿传霖(1836-1910),字滋轩,直隶定兴人。刘熙载弟子,此亦鲜为人知。鹿传霖是刘熙载众弟子中官品最高的一位,同治元年进士,曾为广东、江苏等地巡抚,两江总督。宣统嗣立,与摄政醇亲王同受遗诏,加太子太保。历拜体仁阁、东阁大学士,卒谥文端。作为当事人,鹿传霖所记当不虚。

鹿传霖说“丁戊间”,即丁巳和戊午两年之间,刘熙载应徐太守聘设馆于定兴,也就是说刘熙载至少在咸丰七年底就已经到定兴了。徐太守,即徐志守,字孟卿,歙县人。[民国]《歙县志》:“选举志·科目”之“道光二十四年甲辰”本年恩科乡试:“徐志导,徐村人,北榜贵西兵备道。”[10]又,[光绪]《保定府志》卷六“职官表”之“国朝知府、同知各官”:“徐志导,歙县人,进士。咸丰八年知府任,九年四月回任。”[11]关于徐志导,《郭嵩焘日记》第二卷同治四年六月廿七日记载:“贵西道徐孟卿(志导)来见”,“徐君任保定太守,颇有名。瑞澄泉署直隶,一奏保署保定,而遂有师生之谊。徐君质直,非务奔竞者,如方耀诸人皆联为师生。”[12]285府志说徐志导是咸丰八年知保定,“九年四月回任”,而鹿传霖说是“丁戊间”,二者略有出入。徐志导有《直隶通省舆图》,署“咸丰九年秋九月保定府署摹刻”、“咸丰九年秋知保定府事古歙徐志导绘图并识”[13]。徐志导自署与“九年四月回任”亦有出入,我们当以鹿传霖记载为准,因为他是当事人。

关于具体设馆授徒情况,鹿传霖也有记载,《简易庵算稿》序:“定兴之人,喜先生来,从游者甚众。时余方遭先壮节公都匀之难,奉柩由黔归里,经营祠葬,无暇制举之业。群从中有以余文质先生者,独蒙赞许。余之获识先生,自此始。当是时,余与君皆少壮耳。越明年己未,先生改馆京师,余因从学为文,又以病不获日月请业。”据鹿传霖记载,刘熙载设馆定兴,定兴很多学子从之学,而自己的文章也蒙赞许。刘熙载的教学是颇受欢迎的。

正因为设馆定兴,刘熙载才顺便拜谒杨继盛墓,而不是像王气中说的咸丰十一年前往武昌经由定兴而作《过杨忠愍墓》,时间不对,路线亦错误。杨继盛(1516-1555),字仲芳,号椒山,明保定容城人。嘉靖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右侍郎。因弹劾权贵严嵩被迫害致死,后谥“忠愍”。杨继盛“少孤贫,尝就师于定兴。从邸进士学,邸即副宪赵宸也。”[14]后葬于定兴。刘熙载《昨非集》卷三《过杨忠愍墓》序云:“墓在定兴,与元元勋张献武宏范墓相对。”诗云:“椒山墓树烈寒风,献武丰碑在眼中。却听行人辨功节,先生二字独称公。”杨继盛忠贞刚正,刘熙载诗中充满仰慕之情。此诗当作于咸丰七年冬季。

刘熙载设馆定兴,收鹿传霖为弟子,才得以读《鹿忠节公家传》。《昨非集》卷三《读鹿忠节公家传》:“成劳宣幕府,死节效城墉。讲学仅馀暇,旨开孙夏峰。”鹿忠节公为鹿善继(1575-1636),字百顺,明易州定兴人,信奉王阳明之学,进士出身,笃信王阳明之学,以忠孝著称。谥忠节。鹿传霖八世祖。孙夏峰,即孙奇逢(1584-1675),字启泰,一字钟元,世称夏峰先生,直隶容城人,明清之际著名学者。明亡后,隐居不仕,潜心于理学研究,为学“以慎独为宗,以体认天理为要,以日用伦常为实际”,初宗陆、王,后归程、朱。刘熙载从鹿善继和孙奇逢处获得为学灵感,与古人相契,促进其学理思考。

刘熙载设馆定兴的时间并不长,最晚在咸丰八年的十月就回北京了。《郭嵩焘日记》第一卷咸丰八年(1858)十月廿九、十一月初六、初九等,都记载了他们的交游,即为明证。

三、     赴武昌江汉书院

咸丰八年十月之前,刘熙载回到北京。咸丰十年(1860)五月湖北巡抚胡林翼(1812-1861)以“贞介绝俗,学冠时人”上疏皇帝,推荐重用刘熙载。《郭嵩焘日记》第一卷咸丰十年五月廿六日记载胡林翼的奏折:“保举人才十六人:一沈葆桢,一李元度,堪胜督抚藩臬。一左宗棠,一刘蓉,各募兵六千,随办江南军务。一刘熙载,一毛昶熙,一杨宝臣,一梅启照,一范泰亨,一田玉梅,请旨简用。一严树森,一毛鸿宝,一阎敬铭,一邢亭魁,现在湖北办理军务,不敢不以其名上闻。”[3]368后来,胡林翼又延请刘熙载到湖北武昌主讲江汉书院。刘熙载正不喜为官,为报其知遇之恩,便于咸丰十一年(1861)去武昌。那么刘熙载什么时候到达武昌的,到武昌又和谁交游,则极有必要探讨。

先说到达武昌的时间。王气中《刘熙载行年小志》认为刘熙载是在清明后到达武昌的。王先生进行了推理,他根据刘熙载《辛酉过大梁》“便是梁园风景在,客行且莫赋阳春”诗句,“可知他经过河南开封是在春雪之后。查咸丰十一年春节在1861年2月10日,在立春之后。假定刘熙载在正月二十日(1861年3月1日)启程上路,到开封约在三月中,再过二十天,到荆门,恰好清明。到达武昌,约在四月中。”[8]488这个时间是不准确的。

刘熙载到达武昌的具体时间是在三月初。胡林翼在咸丰十一年三月二十日《复刘容斋太史》信中说:“十九日接到初十日来函,敬悉文驾于正出京,三月初抵鄂省。藉稔行旌所指,缘路康平,都符心祝。弟历载从征,驰驱戎马,筹兵议饷,烦琐堪胸,急拟晤对名儒,用消尘集。乃以□谋不臧,遂致贼踪纷扰,良觌犹稽,惆怅何似!现在皖贼复由上游下窜,台从来营,应俟驿路肃清,始可遄行耳。即此奉复,顺请道安。”[15](p263)又据胡林翼在咸丰十一年同月同日《复李午山太守》信中得知,刘熙载到武昌后暂住知府李宗焘“衙斋”,刘熙载还想到军营中拜见胡林翼[15](p189),因战乱无法成行。

在端午节(五月初五)的时候,刘熙载见到了好友莫友芝。莫友芝《郘亭遗诗》卷七《后逃城行简刘融斋(熙载)供奉》云:

鄂城累月刁斗喧,九门纂严开两门。逃人渐归趁端午,翻然一閧还惊猿。问来何闻去何见,但有狂走奔其奔。百金一舟担千钱,争门夺港相踬掀。门官不呵绿营闭,嚣牙闹市如空村。此中岂自有机要,当涂秘策且勿论。融斋师席尊,虎皮未暖臀。入危居乱悔至此,急若野鸟羁笼樊。郘亭盾墨慵,眈守丛桂园。昔诚批亢此穷蹙,决以静摄扶灵根。便愁伤勇亦甲计,明旦笠屐观东屯。[16]

诗中“逃人渐归趁端午”点明具体时间是端午节。他到达武昌后正赶上太平军合围武昌,学生星散,胡林翼则在太湖督战,根本无法见面,更无法上课。好在遇到了故友-客居武昌的莫友芝,还算给他一丝感情上的慰藉。莫友芝(1811-1871),字子偲,号郘亭,贵州独山人。著名学者、诗人和书法家。二人于咸丰七年在北京结识,此时莫友芝依胡林翼,为其校《读史兵略》。莫友芝在诗中描述了武昌人逃难的情形:满城刁斗之声,一片肃杀,人们趁端午节回家看看,但一有风吹草动,还是夺门而逃。而在这兵荒马乱之际,刘熙载是“入危居乱悔至此,急若野鸟羁笼樊”。最后莫友芝自己也打算离开此地,顾不了别的了。诗中不无幽默。这首诗是两位大学者、书法家交往的惟一见证,文献价值不容忽视。

在武昌,刘熙载还遇到了丁取忠。丁取忠,字果臣,号云梧,湖南长沙人。著名数学家。有《数学拾遗》、《粟布演算》、《演算补》等。时亦被胡云翼聘为鄂省校书,襄助校理《读史兵略》[17]。刘熙载也研究数学,著有《开元正负歌》。丁取忠与郭嵩焘友善,刘熙载对丁取忠是久相知,今相识,他们自然要谈论数学,后来长子彝程专程去长沙向丁请教数学,便是此时打下的伏笔。为了避难,丁取忠回长沙,刘熙载《昨非集》卷三《送丁果臣由湖北之长沙》:“丁仪共处久知贤,相送南归意惘然。自昔骚人悲落木,于今看上洞庭船。”诗中充满了依依惜别之情。

武昌烽烟不息,不可久留,约两个月后刘熙载作《鄂城留别》以自我解嘲,诗云: “荐剡知名忝,招延致礼频。传经公许我,问字地何人?关塞连烽火,文章恼鬼神。去留感知己,不在聚宵晨。”至此离开武昌,前往山西,重操设馆授徒旧业。

四、督学广东

同治三年(1864),刘熙载补国子监司业。同年秋被任命为广东学政,补左春坊左中允。王气中《刘熙载行年小志》认为“刘熙载到达广州,当在本年底或1864年初”。此说近似。

郭嵩焘于同治二年(1863)六月廿九日被任命为广东巡抚,九月廿一日到任。《郭嵩焘日记》第二卷同治三年十二月廿八日记载:“出城接海关监督师继瞻郎中。旋闻刘容(融)斋学使亦已驰抵三水。”[12]203三水距广州不远。第三天即同治四年(1865)正月初一,刘熙载到达广州。“刘容(融)斋学使以巳起岸。文武百官道以上迎之南城外,跪请圣安”[12]204。学政是钦差大臣,怀揣圣旨,故欢迎场面如此隆重。正月十六日,“刘融斋学使以是日接篆,前往祝贺”[12]212。“接篆”即接印,亦即正月十六日,刘熙载正式为广东学政。

刘熙载在广东学政任上的事迹我们所知寥寥。刘熙载《昨非集》卷二《箴言四首并序》说曾用“惩忿”、“窒欲”、“迁善”、“改过”以训士子。[民国]《续修兴化县志》说:“每按试毕,行部供张,一无所取。粤人益敬仰之。”[18]此显其廉。另外还结识学者、诗人、书法家陈澧[19]。此外还接触了哪些人,工作生活情况如何,为什么辞职以及辞职的时间等,这些问题无人提及。

据《郭嵩焘日记》记载,在广州他们时常在一起交游、宴饮,他们是多年的好友,故略。爬梳相关文献,刘熙载曾聘强汝谌为学政僚属。强汝谌,强汝询之弟,字彦吉,一字存斋。[光绪]《溧阳县续志》卷十一说“同治丁卯举于乡,铨赣榆县训导。三年以回避,改溧水训导。汝谌力学敦谨,不苟于时,事亲孝。”《郭嵩焘日记》第二卷同治元年八月廿二日说他“明敏有办事之才”。在京师时,经宋晋介绍与其兄汝询,还有韩弼元,他们拜访过郭嵩焘。强汝谌亦于京师结识刘熙载,并于同治四年闰五月廿九日到刘熙载署衙。《郭嵩焘日记》是日记载:“回拜瑞澄泉、刘融斋,知强彦吉(汝谌)已至其署。前岁曾邀其赴粤,力辞不就,云为其兄强赓廷(汝询)所阻。吾不能致,而融斋能致之,吾德固不足也。”[12]268韩弼元《致刘融斋学使书》说:“彦吉直谅之友,与融斋相依,可云两得。”[20]

强汝谌在刘熙载的署衙工作不足五个月,便于同治四年十月之前离开广州回上海了。韩弼元《翠岩室文稿仅存》卷一《复强彦吉书》(乙丑)云:“融斋书来,言足下已决作归计,方深想念。顷得十月三日上海手柬,知已航海达到江苏鲛宫蜃窟,往来如履平地,疑有神相(疑脱‘助’字)也。足下之于融斋,始不远万里而往,继不远万里而归,其故某可悬揣得之。而来示词气浑融,方歉然。若不足于己,何用意深厚乃尔!足下之去就皆合于义,而不恝于情,行其心之所安,而一身之劳苦在所不计,今世若此者有几人哉!”强汝谌离开广州的原因不明,他自己不说,刘熙载的信已佚,韩弼元又闪烁其辞,个中隐情是个谜。

刘熙载又聘林昌彝襄校文卷,并与其讨论学术。学政负责全省府州县生员的考试,确实需要不少人力。林昌彝(1803—1876),字惠常,号芗溪,福建侯官人。道光十九年举人。著名诗人、学者,有《射鹰楼诗话》、《海天琴思录》、《海天琴思续录》、《衣隐山诗集》等。他当时就职于广州某书院,与郭嵩焘时相过从。林昌彝《海天琴思续录》卷七云:

同治乙丑,扬州兴化刘融斋中允(熙载)督学广东,招余襄校文卷。舟中问六书源委、《说文》声音训诂。余作《舟中对》一篇,约三千馀言,均用骈偶,贯串《说文》全部。中允惊叹。中允问:“淳于髡、东方朔,滑稽之流耶?抑非耶?”余曰:“凡人臣纳谏于君,须对症用药,斯不至折肱;若非对症,徒沽直名而无补于事。对症者,善隐语也;隐语者,借他事以譬此事也。淳于髡之于齐宣王、东方朔之于汉武,皆善隐也,非滑稽也。司马迁、班固以二人为滑稽,盖不识古人之学也。[21]

考林昌彝同治四年十一月二十日回福建(《郭嵩焘日记》第二卷十一月二十日“日记”),他们交往的时间不足一年。林昌彝博学多才,有强烈的爱国意识,且对诗歌有独到的见解,又长于经学。二人交往也可以说是志同道合。

刘熙载在广东的生活和工作情况,直接材料目前没有发现,但从韩弼元《翠岩室文稿仅存》卷一《致刘融斋学使书》(同治乙丑)和《复刘融斋书》(乙丑)两篇尺牍中可以窥知一二。《致刘融斋学使书》有云:

比闻执事清苦绝俗,有过平日,深用叹服。鄙意以为清诚美德,而持之太过,未免有偏倚之处。故圣贤之律己也,止求合乎人情之中,而不以一节为可贵。《易》言以义制事,言得其宜也;苦节不可,《贞》言节之过而流于苦,则不可常也,不可继也。又闻执事事必躬亲,劳至于疾。夫用人者与为人用不同,为人用者唯知劳而已,用人者则择其人之可信者而用之,而吾第操其大纲,事将不劳而治;若任之而又疑之,从而察察然窥之,役役然无不自为之,将无一人之可用而身愈劳,而事愈益不治。执事之精神才力纵兼数十人长,犹将有竭时,况必不能也。此某之所以为执事深虑而不能巳于言方者也。

从信中得知刘熙载生活过于清苦,在京城时曾被讥为“厨子翰林”,“户无帘,床无帐……以砂铛煮粝饭”,而在广东则“有过平日”。刘熙载为官极其清廉,这是他的一贯风格。另外一点则是“事必躬亲,劳至于疾”,他什么事都自己去做。不过从“若任之而又疑之,从而察察然窥之,役役然无不自为之,将无一人之可用而身劳,而事愈不治”这段文字,我们既可以看出韩弼元对其关心,也可以看出刘熙载对别人做事不放心。此信所言之事是强汝谌来函告之的,强汝谌离开刘熙载或许能找到答案。

《复刘融斋书》有云:

来书又以尽职为难,歉然于督学之未见寸益,此诚君子之用心也。某则谓转移振作之效,当如汉诏所云‘日计不足,月计有馀’,斯善耳!若必期其效于目前,恐操之太过,未见一益先受百损。大约贤者之处事,不患不及,惟患太过;不及所自知者也,恐不及而遂至于过,则所不克自知者也。不自知,斯过矣,且所谓过者,非必恶也,善不适中,均谓之过。愚者之言或足供明智他山之助耶!

这是一封复信,刘熙载来信言自己督学工作没有多大成效,自己感到歉疚,作为好友,韩弼元对其进行规劝,让他不要过于求成。两封信合起来看,是有内存联系的。刘熙载在学政任上,进行一些改革,如减免供张等,但积弊太久,虽事必躬亲,也不能立竿见影,为此而心焦。韩弼元这两封信对于研究刘熙载为广东学政时的生活、工作及心态都有重要参考价值。

刘熙载为什么辞去广东学政呢?俞樾《左春坊左中允刘君墓碑》、萧穆《刘融斋中允别传》、沈祥龙《左春坊左中允刘先生行状》等都说是因病而归。这显然是托辞。朱克敬《儒林琐记》说:

文宗知熙载廉窘,特授广东学政。熙载至,尽裁上下陋规,胥吏患之,知熙载狷,故为蜚语刻洋报中。熙载见之,果恚,即日乞病归。[22]

刘熙载的改革,损失了胥吏的利益,这些人便制造流言蜚语,向朝廷汇报,诬陷刘熙载。这段文字应该是其辞职的直接原因。

学政一任应该满三年,刘熙载未满任归,相关文献均无异辞。李详《药裹慵谈·刘融斋中允》说:“中允督学广东,仅考四府,移病归里。”[23]那么刘熙载是什么时间辞职的呢?汪宗衍《陈东塾先生年谱》说同治五年丙寅“五月,督学刘熙载引病归”[24],其所依据的是[宣统]《番禺县续志》卷三十八有关刘熙载的记载[25],可从。而《郭嵩焘日记》第二卷同治五年(1866)五月十六日记载:“瑞澄泉、蒋湘泉、成鉴泉……方子箴、蒋叔起邀同刘融斋学使、丁禹生都转饯饮于郑仙翁祠。”[12]374郭嵩焘辞去广东巡抚时,刘熙载参与饯行。据此可知,刘熙载辞去广东学政当在五月十六日之后。

刘熙载此前在京城为官以及此后主讲上海龙门书院的行迹较显豁,这里就从略了。总之,以上是根据相关文献对刘熙载设馆山东禹城、设馆河北定兴、赴湖北武昌江汉书院及赴广东学政任的行迹、交游做些钩稽,旨在对刘熙载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对于了解其学术思想,文艺观的发展演变也不无裨益。由于个人学识、眼界所限,或许有不当之处,敬请学界同仁指正。

 

[参考文献]

[1]刘熙载.刘熙载文集[M].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2002.

[2]韩弼元.翠岩室诗钞[M].光绪二十六年刻本.

[3]郭嵩焘.郭嵩焘日记:第一卷[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2.

[4]沈祥龙.左春坊左中允刘先生行状[A].乐志簃集[M].光绪庚子冬文墨斋写刻.

[5]蔡冠洛.清代七百名人传[M].北京:北京中国书店,1984.

[6]朱畯.王祖庆等修.[光绪]溧阳县续志[M].光绪丁酉续纂.

[7]强汝询.求益斋诗钞[M].光绪二十一年刻本.

[8]王气中.刘熙载行年小志[A].艺概笺注[M].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86.

[9]刘彝程.简易庵算稿[M].光绪庚子秋制造局锓版.

[10]石国柱主修.[民国]歙县志[M].民国二十六年刊印.

[11]张豫垲纂.[光绪]保定府志[M].光绪七年刊印.

[12]郭嵩焘.郭嵩焘日记:第二卷[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2.

[13]徐志导.直隶通省舆图[Z].咸丰九年至同治元年保定府署刻本.

[14]杨晨纂修.[光绪]重修定兴县志[M].光绪十六年刻、光绪十九年校定本.

[15]杜春和,耿来金.胡林翼未刊往来函稿[M] .长沙:岳麓书社,1989.

[16]莫友芝.郘亭遗诗[M].光绪初元刻本.

[17]梅英杰.胡文忠公年谱[M].已巳三月梅氏抱冰堂刊.

[18]李志.[民国]续修兴化县志[M].民国三十二年刊印.

[19]陈澧.送刘学使序[A].东塾集[M].光绪壬辰刊本.

[20]韩弼元.翠岩室文稿仅存[M].光绪二十六年刻本.

[21]林昌彝.海天琴思续录[M].同治八年广州刻本.

[22]朱克敬.儒林琐记[A].王文濡.说库[M].民国四年上海文明书局石印本.

[23]李详.药裹慵谈[A].李审言文集[M].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89.

[24]汪宗衍.陈东塾先生年谱[M].台北:文海出版社,1966.

[25]梁鼎芬修,丁仁长,吴道镕等撰.[宣统]番禺县续志[M] .宣统三年刻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