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范学德
范学德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9,900
  • 关注人气:2,6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没看见支持川Pu的You行,却看见……

(2020-11-25 13:26:18)
分类: 4.社会——摆脱奴役

昨天刚吃完午饭,就听朋友说:“镇里有支持川  Pu 的You  行。”


她还发了两张照片,从车上拍的。


那还能不去瞧瞧!我带上相机,立即开车离开了家门。

 

沿着镇里的那条路从南开到了北,也没见到一个You   行 者的影子,看来,他们已经撤了。算了,看看街道两边吧,临街的小店铺有些冷清,圣  诞的装饰已经缠到了树上,行人没有几个,公园里几个年轻人正玩飞碟。


另一个公园里,玩者是钓鱼人,行者如我,寥寥。


人没有大雁多。

 

雁在湖水中,似乎动也不动,偶尔,一两位撅起屁股,一头扎进了水里,吃鱼。岸边的雁,吃草,十来个成群,这一群,那一群,慢悠悠地吃。一位肯定是吃得太开心了,闪动起了翅膀,来个金鸡独立。


另外6位怀旧了,在岸边一排同伴的注视下,它们站在了湖中的三个大石头上,对影,成9位,月在高天,也醉了,朦朦。

 

我自作多情,替大雁们唱起了《鸿雁》,估计它们听起来有些困难,除了语言的原因外,还有我跑调了,跑得很快,很远。

 

索性不唱了,听雁叫,雁叫长空,长空清澈。


是什么时候割的烧的啊?


岸边的野草被割得短短的了,又被火烧过,黑乎乎的草茬一行行沉默,草灰轻轻,留下少许灰白。

 

那些高高的野草叫什么名啊?


如今,只留下了草茎和叶子,硕大的叶子如芭蕉叶,卷了,折了,断了。这一个躺下,那几个还聚堆。相同的是许多白点在黄褐色、灰褐色的叶面上,密密麻麻,让我一再想到了鱼——偏口鱼,也是这般大小,也是这般多的白点。

 

一下子想起了妈妈,偏口鱼大卖的时候,一两毛钱一斤吧,妈妈买回家几条,用大铁锅炖,锅底是鱼,上面一圈,妈妈贴满了大饼子,玉米面的,金黄。最底下那一层玉米面锅巴,薄薄的,脆脆的,也有许多点点,金黄,嚼起来“嘎巴嘎巴”地响。

 

妈妈说:“今天改善生活,你们可劲吃。”妈妈没有动筷子,她看着我们吃,像饿 狼一样凶猛,妈妈笑了。

 

读了几乎一天策兰的诗,他写的是奥斯 维 辛集 中 营之后。而我,一再想到了饥饿的童年。这一生,我似乎走不出那三年了。......

冬天要到了,鸟儿的食物少了。把门前这一树的红果留给它们吧。我摘下一粒吃,甜酸,果汁挺多。两只知更鸟在大树上看着我,我赶紧解释:别担心,我就是替你们品尝一下。哎,你们也喜欢甜酸的味道啊?

 

知更鸟一定觉得我太傻,它们飞了,天上的云也在飞,不过速度慢点。

 

2020.11.22 于美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