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2014-12-21 05:55:01)
标签:

神是爱

分类: 1.信仰——举起你的心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最近,一些微信转发了一篇《我为什么不是基督徒》
的文章,选自我1996年出版的《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一书的第六章,原来的标题是:基督徒,你在哪里?几个转帖都略有瑕疵,所以,我发一个原版的吧。



1。那生命中没打上基督印记的基督徒,怎能影响非基督徒使之愿意成为基督徒呢?


有的学者指出,祁克果“并不傲然自命已是一基督徒,而其所努力奋斗的,乃求如何实成为一基督徒。”(注1)在我多年接触基督徒的过程中,我最关切的一个问题就是:基督徒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问自己,难道基督徒意味着读《圣经》并祈祷吗?意味着自称信耶稣吗?意味着记住了许多教义吗?意味着礼拜天来到教堂,奉献金钱,并唱诗听讲道吗?意味着受洗吗?意味着传福音,并劝人相信耶稣吗?我觉得似乎必须包含这些,但仅这些又似乎不足。基督徒生活中到底有什么东西,能使世人一看就知道这人是基督徒呢?换言之,基督徒的独特标记到底在哪里?


一九九一年秋到美国后不久,我就参加了教会的活动。最初,基督徒给我留下的印象又美好又清新。他们看起来热情、虔诚、有礼貌、有爱心、有信仰。这种新生活,一时间深深地吸引了我。但由于以前对宗教略有了解,我知道信仰能给人的生命带来一定的变化。所以,我见到的一切并没有使我顿时恍然大悟,马上决心成为基督徒。我还想再多看看、多想想,然后作抉择。


随着观察的深入,我越来越怀疑,我最初所见到的一切不过是表面现象,是在教会这种特殊的公共场合所作的特殊应酬,是对世人表演的宗教游戏。(注2)这种宗教游戏看得越多,我对它就越不感兴趣,就越反感这些人向我宣讲的那些教条,就越确信他们是在那里自我麻醉、自我安慰,自我欣赏。


我并不是认为他们不该宣扬他们的信仰,也不是嫌他们没把道理讲透,我只是不敢相信他们所讲的道理是他们自己真正相信的。理论和实践,信仰与生命,言与行在他们的生活中分离得如此之厉害,使我很难看出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内在联系!(注3)于是,听到他们自称自己已经被耶稣拯救,我很不以为然,认为他们是自欺,因为那套宗教仪式已成了他们习惯了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们没勇气抛弃它。


我反省自己,是我太刻薄、太偏激、太理想化了吧?我不否认这些。但与基督徒相识后,我的刻薄和偏激加深了,这也是事实。我只是想知道,这些基督徒真的认耶和华为天上的父吗?当他们说自己相信耶稣时,他们是相信一套原理,或美好的理想,或崇高的道德榜样,还是又真又活的主?他们真的遇见了他们所说的主了吗?若没有,他们何苦自欺?若遇见了,为什么很难发现耶稣在其生命中留下什么标记。


那生命中没打上基督印记的基督徒,怎能影响非基督徒使之愿意成为基督徒呢?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兄弟姐妹)


2。基督徒无力在我心中燃起火热的希望,我不怨他们;我只希望,他们不要打着耶稣的旗号,让我失去对耶稣的希望!


读《圣经》时,使我最震惊的就是保罗的几段话,他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一2021)这两段话使我明白了基督徒到底意味着什么:即基督徒活着就是基督。基督是他们的主,他们是基督的儿女;基督使他们新生,使他们变得越来越像基督。他们透过他们的新生命而彰显耶稣的名,使之得到荣耀。(注4


从理性上,我认为我的推论是正确的。但从我观察到的现象出发,我又觉得保罗的话是无法实现的理想,或者是只适于他一个人。连许多基督徒也这样认为。



实际情况确实如此。在许多基督徒的生命中,我很难发现基督在里面活着。与这些基督徒接触的时间长了,我就发现他们并不像我最初想像的那么纯洁、那么高尚、那么有爱心,他们的生命与世人没有什么原则性的区别。尽管他们在口头上承认,一个人不能同时事奉上帝与金钱。但在日常生活中,他们的追求和世人一样,以“福、禄、寿”(即幸福、金钱和长寿)或“美国梦”为奋斗目标。区别只在于:当我得到这些时,我会说这是我奋斗得来的;而他们则说,那是上帝赐给他们的。



对此,有的基督徒解释说:基督徒也要食人间烟火啊,这当然不错。但我不明白,当他们房子唯恐不大,车子唯恐不新,薪水惟恐不高时,他们心中的主是耶稣吗?那个他们想像中的基督能在他们的生命中作什么主!



我最鄙视的就是这种信仰上的虚伪与廉价!打着耶稣的旗号,理直气壮地追求世俗世界的价值目标,居然还自我感觉良好。



其实,尽管我不信耶稣,但在心灵深处,我还是为基督徒留下了一个崇高的位置,我坚信:一个真正信上帝的人,一定是善良无私的人,心地纯洁的人,言行一致、表里如一的人。我之所以对基督徒期望这么高,这与我的生活经历是分不开的,在中国大陆生活了三十多年,好听的口号、远大的理想,我早就听够了。言行不一,表里不一,对别人一套,对自己又一套,这样的人和事我看到的也太多了,早就看够了!心灵中的高尚情感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蹂躏,对圣洁生命的向往,在我心中早已所剩无几,我已经不太容易信什么了,我的失望已太多,我不愿再失望!



我并不愿强人所难,基督徒无力在我心中燃起火热的希望,我不怨他们;我只希望,他们不要打着耶稣的旗号,让我失去对耶稣的希望!那是人最后的一线希望,是人对道路、真理、生命的希望,若失去这希望,留给人的,只有永恒的绝望。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八十年代末期和朋友们。右起第三位是我)


3.基督徒啊,如果你不爱我,你可以随便向我传什么宗教,但不要传福音,不要对我说上帝是爱。



在与基督徒的交往中,我渴望他们能理解,他们关心我去教会,参加家庭聚会,讨论基督教教义,这对我虽然很有必要,但却远远不够。我不愿意他们只是关心我信教,而不是我这个活生生的个人,这个有七情六欲,在生活的痛苦中挣扎的凡夫俗子。我常想对他们直言:当我饥饿时,你不能只告诉我若信上帝一切就都会有的,但却不与我分享你餐桌上的面包;当我干渴时,你不能只告诉我耶稣是生命的活泉,却不肯花点时间听我倾诉心头的苦闷。你也不必例行公事地匆匆地为我祷告几句又匆匆离开。这样的祈祷太虚伪,太例行公事了,我不信上帝会聆听。



也许我太敏感了,正是在教会中,我感受到了人间最可怕的冷漠,即心的冷漠;而这冷漠的心,竟与信心十足地相信自己已经被上帝拯救了交织在一起,竟紧紧地裹在神圣的话语和可爱的微笑之下!在教堂中,基督徒微笑地对我说你好,还握我的手。这热情几乎使我心中的三尺寒冰开始溶化,我有时真有点冲动,想和他们说说心里话。但是,他们已完成了聚会结束前例行的问候。他们很忙,走了。

 

 

我木然了。



经验告诉我,如果我耐心等待,下次聚会中,我还会享受到这几分钟的例行关怀。不过,在两个周末之间,我必须忍受被遗忘的宿命。基督徒在理论上不会否认,拯救我的灵魂,这任务十万火急。但他们是不是真的把这当作一回事,我就不知道了。所以,他们的微笑和问候,使我觉得好像是店员欢迎我到超级市场购物一样。



尽管我在教堂和家庭聚会中与基督徒争得很激烈,但我并不像我外表装的那样坚强、固执、豁达。我心里渴望基督徒的理解、关怀和真诚的爱,但我嘴上不愿意直接说出来。那种超俗的关系,我盼望它会自然而然地发生,但不会乞求别人赐给我。我不愿意仅仅在某个星期六、星期天成为基督徒关心的对象。更不愿意我的存在,只是为了满足他们的宗教感,使他们觉得自己关心人了,为上帝作工了!



和来自大陆的许多中国人一样,我也受过太多的欺骗、太多的伤害。只有来自天上的至诚,才能战胜那地上的欺骗;只有超出人间爱的圣爱,才能医治那仇恨遗留的创伤。我渴望在教会里触摸到一颗爱心,这爱心能证明:人世间有真诚存在!



由于这些原因,所以,当我感受到向我传福音的基督徒并没有真诚的爱心时,尽管我出于礼貌在嘴上没有说,但却在心中说:基督徒啊,如果你在心中没有与上帝相遇,不要对我讲什么上帝,因为你根本不知他是谁。若你没有被基督改变,不愿意遵从耶稣的命令而行,不要劝我信耶稣,我不想变得像你一样伪善。基督徒啊,如果你不爱我,你可以随便向我传什么宗教,但不要传福音,不要对我说上帝是爱,不要赞美耶稣来到人间“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太二十28)不要宣讲上帝如此爱世人,以致为了世人得救,竟让他的独生子耶稣死在十字架上。



我不是说这些信息不好。这些信息当然好。但是,这些好信息若出自不真信神的人的口中,一定会变味,只能造成人们对基督教的反感。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八十年代中期,苏州)


4.一个媚众媚世的讲道,怎能传导上帝的声音?而当传道人在媚俗时,他怎会相信上帝也在听着他的讲演!



有时,我非常好奇地想知道,当基督徒讲道、祈祷、传福音时,他们真的感受到那是耶稣通过他们的口而向我说话吗?他们真的能感受到上帝在看着他们吗?(注5



坦白地讲,我常常怀疑这一点。在我参加的一个布道会上,一位著名的传道人在结束他的布道前,竟当众三次咒骂他的叔叔像疯狗,只因为他叔叔恶劣地拒绝接受福音。我听后大吃一惊,一个传道人怎么能这样地咒骂自己的长辈!他连自己的亲叔叔都不肯饶恕,还能爱他的仇敌吗?于是,我不仅拒绝接受他讲的那些很好的道理,而且,连队那些受他讲演的感动而当场信耶稣的人也嗤之以鼻。



时至今日,我已原谅了那位传道人。我真愿相信那是他偶尔失言,并知道到他为此已经向上帝忏悔。我只想祈求耶稣饶恕我,因我把他的失言当作自己拒绝基督的借口,并以此攻击基督教。我希望自己在传福音时切记:“感谢和咒诅都是从同一张嘴巴出来,”(雅三10)戒之又戒,慎之又慎。因为,当自己传福音时,不仅人在听着,上帝也在听着!



几年来,我陆续听了一些牧师的讲道,尽管我不信上帝,但还是通过听某些讲道,使心灵得到了净化。我虽然嘴上不承认自己灵性贫乏,但心里时而也渴望,渴望那惊天动地的上苍之声,把我从沉睡中轰醒。



但听有些讲道时,我的心情却从来不紧张、不沉重,也没有平安。这些传道人的讲道有逻辑性、知识性、趣味性,旁证博引,论古道今,大量的宗教术语,与感情丰富的祷告交错为用,常常引起哄堂大笑。虽然如此,但我总是感到他们的讲道不是发自内心的,而是在进行宗教表演。他们利用他们的知识,特别是心理学知识,调动控制听众的情感。除去那些宗教术语,他们的讲演放到心理医生那里也不错。因此,他们虽然讲解上帝的话语,但我听不到上帝的声音;他们讲解上帝的属性,但我感受不到上帝就在此时的教堂里;他们讲罪人必须悔改,但我感觉不到耶稣对罪恶的诅咒。总之,我从这讲道中感受不到力量。不是那来自人的,但却能震撼人心的神奇力量。为什么我感受不到力量呢?难道仅仅是由于我太顽固了吗?但是,即便我的头脑顽固如花岗岩,我的心也经不住来自上天的轻轻一击啊!

 

 

那源自上帝的、能震撼人心的力量在哪呢?



我认为,这些讲道的最大毛病是媚俗。(注6)一个媚众媚世的讲道,怎能传导上帝的声音?而当传道人在媚俗时,他怎会相信上帝也在听着他的讲演!



于是,他们利用丰富的宗教知识,拐弯抹角地不动声色地讨好听众,与这世界调情。他们大讲福音是报喜的捷报,但却很少提它是报忧的判决书;他们大讲上帝是爱,却似乎忘了上帝是公义的、圣洁的、忌邪的;他们高呼天国近了之后,轻轻地提一下人当悔改;讲述天堂时,他们绘声绘色,提到地狱时,他们轻描淡写;相信主所带来的好处、福气,他们罗列了一大堆,跟随主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他们稍微点点一,唯恐把听众吓跑;他们讲因信称义,但不疾呼罪人不能进上帝的国;他们慷慨地宣布,信耶稣就能得救,但却忘记了宣告,天国之门是窄的,信仰必然带来生命的改变。



圣经的锋芒被他们磨得平平的!他们原则性地宣讲人是罪人,却不敢严厉地指责罪人就在本教会里,不敢抨击这些基督徒的不圣洁的生活,不敢宣布上帝对罪恶的诅咒。在我看来,他们并不在乎得罪看不见的上帝,却不敢得罪眼前的基督徒。



与听这种讲道相反,读福音书、读先知书,我强烈地感受到了那些话语中所包含的紧张与力量。那直刺人心的锋芒,使我感到它指的就是我,而我是罪人。我不得不承认,若上帝存在,他必是忌邪的,与罪势不两立。他仇恨罪恶,但挚爱罪人,以无限的慈爱呼唤罪人悔改,“背道的以色列啊!回来啊!我必不怒目看你们,因为我是慈爱的,我必不永远存怒。这是耶和华说的。只要承认你的罪孽……背道的儿女啊!回来吧!”(耶三1214)听这泣血的呼唤,我怎能不为之动情。我的心,怎能不沉重!



夜深人静时,我曾经问过自己:真的能有那一天吗,我能够正视并仇恨我的罪孽,伏在上帝面前说:“主啊,我就是那背道的儿女!”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1986年在北京中央党校读研究生)


5。如果基督徒总是像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不要对我夸口你信靠的是上帝,并且他有大能。


我之所以不愿作基督徒,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看到了某些基督徒,他们明知自己的软弱却不求坚强,或是不悔不改,或是悔而不改。有一位父亲是牧师的美国基督徒,未婚,自认为从小就信上帝。他在和我探讨信仰中,竟不认为他的婚前性关系有罪,还说上帝会原谅他的软弱,因他是年轻人,需要性。


不只是这小伙子一个人这么辩解,好几次我听到基督徒谈到自己的过错和弱点时,他们总是说:我们也是人哪!我们也软弱啊。我不懂,他们这样说是赞美自己,还是根本就对自己的软弱无所谓,还是为自己不圣洁的生活辩护。



我从没希望看到的基督徒都是圣人。但我不理解的是:第一,那些基督徒那么轻松地谈论自己的软弱,似乎并不为之痛心。第二,他们的软弱大都不是由于无知,而是明知故犯,明知许多事是上帝禁止作的,即使在世人的标准来看,也是邪恶的、错误的,但他们照作不误。第三,他们轻松地讲过自己的软弱后,照旧还是软弱。这些基督徒的生活与他人毫无分别,甚至连高尚的非基督徒也不如!与其犯罪,毋宁死!这与罪绝不妥协的见证,难道只有几个圣徒能作吗?(注7


我不明白:这些基督徒凭什么自信上帝会原谅他们?就因他们是基督徒,软弱就成了他们的特权?而我不信上帝,软弱就该死?如果是那样的话,基督徒所说的上帝公平吗?上帝怎能责备自己的儿女不严于责备他人呢?这些基督徒是自欺,还是欺人、欺上帝?



令我震惊的是,某些基督徒竟模仿保罗的口气说,有谁软弱,我们不软弱呢?我们喜欢夸我们的软弱,这真太可笑了。保罗夸口自己的软弱,是赞美上帝的大能和恩典:即若离开了上帝,他就没有能力和力量作任何事情。他知道他无能,但却坚信依靠耶稣凡事皆能;他缺乏力量,所以上帝把力量赐给他。因耶稣对他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因此,保罗才“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后十二910



初读保罗的话时,我感到完全不可思议!软弱竟与刚强结伴而行?但反复思想,却认为它合情合理。保罗绝对信靠依赖基督,他能不坚强吗?基督赐给基督徒的“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提后一7)“你们要靠着主,依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弗六10)这难道不是基督徒生活的希望所在吗?如果基督徒总是像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不要对我夸口你信靠的是上帝,并且他有大能!基督在基督徒的生命中,不可能是软弱的,如此,基督是主;基督徒在基督 面,不可能是不软弱的,如此,基督徒才会顺服。



渐渐地我看到了自己的卑劣:我高兴基督徒软弱,我从这里找到了为自己的软弱辩护的理由。我强辩说,你们信上帝也变不成一个新人,我们彼此是半斤对八两,就这么软弱下去吧。圣洁的生活是高尚,但我过不了,你们基督徒也过不了。我更认为,人就是那么回事,信不信上帝,生命都没什么两样。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1993年在美国社区大学读书)


6.我真希望基督徒能明白,不必怕我看你,要怕你不看基督,要怕我在你的生命中看不到基督。



看到那么多软弱的基督徒,我不仅对他们的信仰打了问号,更对这个信仰本身产生了怀疑。为了解除我的疑问,有的基督徒告诉我,要看基督,不要看基督徒。这个忠告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使我能将注意力集中到《圣经》所记载的耶稣上。但我还是摆脱不了一些疑问:上帝是灵,从来没有人看见过上帝,我怎么能看见他?耶稣若是又真又活并赐人新生命的上帝之子,他必能活到今天,不仅活在宇宙中,也活在基督徒的心中,成为他们生命的主人。若基督没有活在基督徒的生命,我怎能看见基督活到至今呢?



再说,基督徒既然向我传福音,我怎么能不看他们呢?基督呼召人们成为他的门徒,不正是要让世人看到生命的光,看到新生命的榜样吗?(注8)保罗说:“上帝把我们使徒明明列在末后,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林前四9)基督命令基督徒必须让世人“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四1416)这些话不是很清楚吗?基督徒正是基督要世人看的。

 

 

我真希望基督徒能明白,不必怕我看你,要怕你不看基督,要怕我在你的生命中看不到基督。不要叫人们看见你的坏行为,就将脏水泼到基督信仰上。



其实,当观察基督徒时,我并不在乎他们位高权重,但想看他们身居高位能否谦卑地为普通人服务;我虽然偶尔会嫉妒他们钱多,但更想看他们身为富人能否过简朴生活并慷慨地周济穷人;我当然敬佩他们学问高深,但更想看他们是否德性高洁,敬畏上帝。说到底,我要看基督徒的生命是否有基督同在,并发出了基督的光。我要看圣灵的果子,如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等等,是结在基督徒的嘴上,还是洋溢在他们的生命中?



我要通过基督徒看基督。我要通过观察基督徒是否活出了基督的生命,看基督的生命是否可以被人活出来。当我看见基督徒并没有基督的生命时,我连基督也不想看了。我更加确信,基督的生命是好,但却不是人可以活出来的。那些教会名册上的基督徒大概没有想到,在世人面前,他们竟扮演了一个刽子手的角色!他们杀死了耶稣,杀死了人们对耶稣基督的盼望。



有的基督徒埋怨,世人衡量基督徒的标准太苛刻了。但是,这难道是坏事吗?人们毕竟没用狱中罪犯的标准来衡量基督徒,而是使用《圣经》中的标准。基督徒如果不愿意世人使用《圣经》的标准衡量他们,应该去责备提出这标准的上帝,而不是运用这标准的非基督徒。尽管他们和我一样,常常是出于不良动机而运用这个标准,进一步说,我也不愿听基督徒对我讲《圣经》是上帝的话,如果不用《圣经》衡量你我,大家彼此也许都会舒服点。



我想告诉基督徒一句心里话:其实世人看不看你们,你们不必过于在意!这毕竟是人在看你们。但你们若相信上帝是又活又真的,你们能不信他正在看着你们吗?你们感到了他的目光吗?你们的感觉怎么样,心中敬畏上帝吗?基督徒应欢迎世人看你,应该抓住这个宝贵机会,让人们透过你的生命看到基督。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1998年5月16日,在慕迪 Moody圣经学院获硕士学位)


7.他们确实得到了他们所祈求的东西,但我真不知道,这是上帝给他们的,还是扮成天使的魔鬼给他们的!


我真高兴,在教会的聚会中,我听到了一些美好的见证,它们使我感受到了爱、无私和崇高。这样的见证,使我心服口服。但我听到的另一些见证,却使我困惑了。这些见证大多是当基督徒有了物质需要之后,就向上帝祷告,即使满足他们的需要必然要伤害他人的利益,他们也照样祈祷不误。奇怪的是有求必应,上帝竟充充实实地赐给他们了。我相信,他们确实为自己的需要祷告了。也相信,他们确实得到了他们所祈求的东西,但我真的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上帝给他们的,还是打扮成天使的魔鬼给他们的!到底什么是奉耶稣的名祈求?什么是打着耶稣的旗号妄求?我不明白。



为什么尽管他们的祷告总是围绕着“我”打转转,上帝却总是满足他们?是上帝对祷告不加任何限制条件,有求必应?还是上帝成了他们实现一己之欲望的工具,被自私的人所利用,还是上帝对信他的人偏心,尽量给他们带来好处、利益。《圣经》中那圣洁的上帝,怎能如此这般地同这样自私自利的人同流合污呢?



我的利益,我的好处,我的需求,我!我!这祈求和这利己主义、个人主义盛行的时代,怎那么合拍?和人心中那最自私的欲望,怎那么吻合?它能荣耀耶稣基督吗?



一些其他宗教的信徒,不是也持守这有求必应的信条吗?他们不是也发现他们信的神给了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吗?这种“有求必应”式的祷告,彼此之间究竟有什么不同?这些灵验了的祈祷,能说明什么!一些人相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们也是围绕“我”而追求,并且也得到了他们所追求的,他们认为他们靠的是个人奋斗,运气好。相比之下,某些基督徒就聪明多了,他们把自己的真实动机,用高尚的宗教词汇掩藏起来,在最崇高的名义下,追求最自私的东西。



当有的朋友与我讨论这类见证的真实性时,我往往认为不屑一顾。我说,如果基督徒连这点牺牲精神都没有,耶稣真是白白地为他们死在十字架上了。如果祷告就是不断地向上帝索取,即便会伤害他人,照样索取不误,那我情愿不祈祷,从而不去伤害他人。我不是认为基督徒不该为自己的事向上帝祈祷,我只是觉得基督徒不该像支使仆人那样地命令上帝,我要看到在基督徒的祈祷生活中,基督怎样使他们分别为圣了。



有时朋友问我,他们的祷告怎那么灵!我说,未必。那些失败了的祷告,他们不说就是了。在与基督徒的交往中,我非常希望他们能超俗一些,别像世人一样,用隐私权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多一点不是来自人的遮掩,而是来自上帝的坦诚。就拿祷告来说吧,他们不必害怕把那些上帝没有答应的祈祷告诉我们,这样的祷告不会太少。这样见证的效果未必不好。它至少可以使我深思,上帝不答应什么样的祷告,或什么是妄求。这样的见证并不会否证上帝的大能,它只能证明基督徒也是罪人,即使在祈祷中,还是罪人:因为他们常常只为自己求,只求得到自己的好处。



当我读过戴德生、王明道、倪柝声等圣徒的传记后,我完全相信是上帝听见了并且应允了他们的祷告。从他们的祷告中我看见,他们是为了荣耀上帝而求,为了爱上帝爱世人而求,为了得到圣洁的生命而求。他们求神的国、神的义。他们奉耶稣的名而求。在他们用圣洁的生命所作的见证中,我强烈地感受到了生命的光,在这耀眼的真光下,我看见我的生命很可怜,很无聊。拒绝向上帝祈祷,这就是我是罪人的铁证。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我们家)


8.人若不结束以自我为中心的旧生命,他不会在十字架上与耶稣同死。人若不死在十字架,他不可能经历十字架上的基督与他同在。



我个性的一大缺点就是有时太偏激了。但目睹基督徒像推销商一样推销上帝,虽然尽力克制自己,但我还是难以心平气和。他们说,只要你口里承认(耶稣为主),心里相信(基督从死 复活),就能得救,升天堂。他们把接受耶稣赐给的救恩,换成了接受一些教义,好像只要人承认那些教义,就成为上帝的儿女了。这种说教对我没有任何吸引力。我不信,相信耶稣就像买人寿保险一样,买了,就有了进天堂的门票。今生的好处占全了,来世的便宜也少不了。天下哪有这样便宜的好事!



我相信常识:便宜没好货。信仰是入死出生的大事,它是生命方向的根本转变,这决不可能是点头表示相信几条教义就完事了!若心里相信基督从死里复活,但心中却没有圣灵的感动,没有作一个新造的人的渴望,不在生活中把基督赐给的新生命渐渐地展现出来,那么,口称信主,不过是自欺。



耶稣宣称他是赐给人新生命的主,人不可能接受耶稣为主,却拒绝接受耶稣基督赐给他的新生命;人如果不弃绝旧生命,不可能接受耶稣赐给的新生命;人如果遵循现实世界的原则(福、禄、利、寿)而生活,不可能弃绝他的旧生命。人若不进入耶稣的生命并进而得到他的生命,耶稣宣告的十字架上的真理与他有什么关系!



阅读《圣经》使我体会到:耶稣赐给基督徒的新生活,是十字架下的生活。人若不首先对耶稣顺服,他不会看见十字架;人若不结束以自我为中心的旧生命,他不会在十字架上与耶稣同死;人若不死在十字架,他不可能经历十字架上的基督与他同在。人唯有舍己,才能背得动十字架!人唯有背起十字架,才能看见十字架上的主,才能知道他跟从的是耶稣。



我对自己说,信上帝如果只是相信一些教条,或一些道德律令,或一个理想,我统统都不信。世上的教条和道德律令都已经太多了,谁还愿再被新的条条框框所束缚!古往今来,有多少理想都变成了幻想、空想、狂想,何必再增加自己的失望。



若是我信,我只信一个又真又活的神,一个把我的旧生命击毁的主,一个使我心意更新的圣灵,一个我可以绝对信赖,永远与我同在的上帝。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9.基督徒如果用耶稣的慈爱,关心、理解世人灵魂中的苦恼和挣扎,用爱服事他们,什么铁石心肠能不为之融化呢?



我在与基督徒探讨信仰的过程中,往往过于苛刻,对他们在口头上表白自己信仰如何纯正,信心如何坚强不大感兴趣。这不是因为我不尊重他们,而是因我只能看见他们的行为,看不见他们的内心。何况,他们也无法把他们的信心和爱心掏给我看。(注9


我心想,若你们真想让我有一天也能信耶稣,你们最好把你们的信心和爱心表现出来让我看!让我透过你们的生命看到你们的信仰是生命之道。让我看到你们的新生命时,不得不相信你的信心和爱心来自上帝。不错,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未必有自耶稣而来的对上帝的信心;但是,如果基督徒不能以自己的美好生命为耶稣作见证,怎么能让我相信你心中有天国?



我觉得林语堂对中国人的观察大体是对的,“在事实上,中国从来没有人因教义而信基督教,中国人信教,都是因为和一个基督徒人格有过亲密的接触,而那个基督徒是遵守基督‘彼此相爱’的教训的”。(注10



在教会以及家庭聚会中,我多次和基督徒争论基督教的基本教义,争得面红耳赤。但我从来没觉得他们说服了我,反而为自己舌战群儒自鸣得意。但我从没和一位名叫林道真的姐妹辩论过。我自信她绝对不是我辩论的对手,她甚至连普通话也讲不好。但我没有勇气和她争论。我能感受到她对人的慈爱,是发自内心的,是诚挚无伪的。那是来自天上的爱,是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生命之光。我在她的生命中看到了耶稣基督,在她面前,我感到了自己人格的缺陷。她用那无言而又无私的爱,一再地击中了我那颗顽梗骄傲的心。她那种圣徒般的性格吸引了我,迫使我反省,她是人,我也是人,为什么我没有她那柔和谦卑的生命呢?



我相信爱是来自天上的语言,她无声,却胜过一切有声。只有在爱中,心与心才能相印,人与人才能理解。我在林道真家的多次聚会中,一次次和基督徒激烈争论,对她的先生也口下不留情。我妻子很不安,向林道真道歉。她却高兴地告诉我妻子说,她很高兴。她看到我是在认真地追求信仰。她相信主会带我的。这些话是在我相信了主后,我妻子才告诉我的。



我能说什么呢?主啊,我感谢你!是你使她能理解我,等待我。许多人只听到了我对基督教的激烈批评,她却用爱主的心直觉到了我的心,那颗焦虑、痛苦、倔强的心:寻找基督,但不知基督在何方;渴望信主,但不愿不死心塌地的跟从他。由此我想,基督徒如果用耶稣的慈爱,关心、理解世人灵魂中的苦恼和挣扎,用爱来服事他们,什么铁石心肠能不为之融化呢?



我还非常幸运地与一个执著地相信耶稣的白人青年伯悦德(Brad)成为挚友。二十七岁未婚的他,在性关系的严肃态度,使我相信他对耶稣的信仰是认真的,我愿意跟他探讨信仰问题。两年来,我们常常交换彼此的看法,这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两年后。当得知我信耶稣时,他哭了。一个年轻人为我信耶稣哭了。这世界上,第一次有一个白人为我而哭,他是基督徒!主啊,他的泪水是感谢你的泪水!他感谢你听见了他的祷告。他为此祷告了近两年,他只向你表达他的心声。在我们真正成为弟兄之前,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一直在为我祈祷。我们彼此非亲、非故,亦非同种、同文。但他爱耶稣,所以他在我心灵饥渴时,给我水喝,这水自天上来!



主啊,三年多的苦苦寻找,在那个深夜,我终于听见了你对我的呼召,“你要跟从我,作我的门徒”。我从心里对你说:主啊,我跟从你。


附注:


1。谢扶雅,“祁克果的人生哲学导论”《祁克果的人生哲学》,第10页,基督教文艺出版社,1986年。


2。陶恕说:“许多人简直看宗教如游戏一般,此种宗教的游戏,实在比一切的游戏被人玩得更普遍,玩者更多。”《超然的经历》,第20页,宣道出版社,1990年。


3。陶恕说:“在教会中,理论与实践的鸿沟是如此之大……(使人)惊异得不敢想像二者有任何关系。”《义人之根》,第61页,宣道出版社,1992年。


4。坎伯·摩根说:“基督徒就是有基督在他里面成形的人,基督透过他将自己彰显出来,基督并与他同工,在苦难中与他交通。”《活着就是基督》,第9页,美国活泉出版社,1993年。


5。陶恕说:“许多祈祷时口若悬河的弟兄,如果认识到神是认真地聆听人的祈祷时,恐怕他会马上停止祷告。”《午夜的复兴》,第39页,宣道出版社,1992年。


6。昆德拉认为,宗教信徒与非宗教信徒在价值取向之间的差别的淡化,是宗教媚俗的典型现象。转引自刘昌元文,见《二十一世纪》,第12月号,1993年。


7。坎伯·摩根说,“与其犯罪,还不如死。那正是历来殉道者的写照……基督永远挺立不屈,并且声称情愿死亡也不选择犯罪。”《活着就是基督》,第51页。


8。王明道说:“我们应当教训信徒不要看人,但我们却当在凡事上作众人的模范。因为在事实上大多数的信徒还是看人。”《忠告守望的人》,第30页。


9。王明道说:“如果我们没真实的好行为,我们不但不能表示出来我们 面所有的信心、爱心、忠诚、热枕,恐怕连我们里面是否真有这些,也成为疑问了。”《王明道著作每日选读》,二月二十日,基道书楼,1982年。


10。林语堂,《信仰之旅》,第250页,道声出版社,1992年。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1994年,全家福)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1973年还乡做农民,和二姐及外甥女)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80年代末期和恩师张岱年及师母在一起)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1986年,访问梁漱溟)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和中央党校导师刘宏章夫妇及宋惠昌(右二)在一起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八十年代)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女儿飞起来了)



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