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绿色沙漠666
绿色沙漠66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8,086
  • 关注人气:5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父亲(童年的记忆)

(2018-08-21 10:35:41)
分类: 5、父母--弟妹家人

  父亲   (童年的记忆)


文/瑶琦

       我的父亲是军医,1945年参加革命。参加过两大战役:西北战役,青海战役。国防部颁发的解放奖章,西北军政颁发的人民功臣奖章。

      随着年龄的增长,一些记忆淡忘,一些记忆更加的清晰。热爱文字,索性将一些童年里的生活片段统统用文字表达。生命就是一个本色体,将点点滴滴的生命历程再次书写,表达的是一份情怀,也是一种成长的经历。

      我是长女,自然与父亲的情感最深。童年的记忆充满了灿烂和美好。

。。。。。。。。
      童年,我在青海省西宁市西北军区大院长大,军区大院一排排的平房,一层比一层高,按照不同的地域划分出不同的地域的家属住宅,我家在底处,算是总部的家属吧,还有各个西北地区的野战部队家属。部队大院很大,只有一个大门,大门旁边有一大堆细沙子,我们学着电影里《向阳院的故事》,傍晚后就趴在细沙堆里站岗放哨,每次都是忘记了时间。

       经常是在漆黑的夜色里,十点以后听到了妈妈们的喊叫声,大家才从沙堆里爬出来往家跑,于是,母亲们一个个在后面追着、数落着,我们不情愿地往家赶,回到门口,不敢轻易进家,总是等待着母亲拿出一个用马尾做的工具,清理衣裤上的尘沙。我站立成一个大字形,母亲用马尾一下一下抽打在身上,随着轻重,感受着母亲的情绪,有时会抽打在小手上,于是,母亲一用马尾抽打尘土,我就赶紧将手缩进衣袖里。

     大人们根本就读不懂我们年幼的心声。静静的夜里,我们摒住呼吸,张望着大门外一切形迹可疑的人,那时认为,坏人是晚上出来行动的。有一次,大门外有一个老阿爷走,于是我们跑上前问:你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老阿爷是个回族人,他瞪着眼睛看我们,吓的大家一下跑进大院里,呵呵,那个惊慌失措真是可笑。也许,大院里的孩子们总是顽皮一些,又有点小大人情怀,我们一致认为,人人一律平等。那些男孩子先找我玩,然后我带他们叫女孩子玩,男孩子们来我家,一个个还帮助妈妈碾糯米,来显示他们是男孩,一个个模样都清纯的可爱。

      那时,父亲在部队医务所,平时不回家,父亲常带着我去部队生活。

。。。。。。。。。。。。。。。。。

     军营座落在大西北草原的深山里。部队的机房在山洞里。山间有潺潺流水的小河,草地上有黑色的蒙古包,军营里有一条大黑狗,一条小黑狗。印象最深的是炊事班的战士,父亲身边的男卫生员……,他们的点点滴滴烙印在幼小的心田,至今想起,仿佛昨日令人难忘。

      有一天,父亲带着我,去给牧民看病。
      蓝天白云下的草原,人烟稀少,空气凉凉,草地青青,可见三三俩俩的藏族牧民在行走,当牧民们走到我们面前时,双手指合,放胸前低头作揖,他(她)们轻声对着父亲说:先生好,然后对着我说:小先生好。问侯完毕才匆匆离去。

      这个礼节,我很好奇,悄悄问父亲:他们认识我们吗?为什么叫你是先生?叫我小先生?还低头作揖呢?父亲笑着说,牧民们经常找他看病,叫先生是一种尊重和礼貌,你是我的女儿,就叫你是小先生了。

      牧民们的长袍多姿多彩,女性们的头发编成无数个小辫搭在肩上,衣裙上挂着小铃,走起路来,叮叮当当发出悦耳的铃音。这青青的大草原啊,原来是这么的是神奇多彩。我拉着父亲的衣角,跟着他,朝小坡上一个帐篷式的蒙古包走去,估计父亲一定是来过好几次了。

     我们进了蒙古包,黑黑的空地上,躺着一位骨瘦如柴的阿爷,(至今想想,大约有60岁)。帐蓬里还有一个年纪相仿的老阿妈。

     父亲走近老阿爷,蹲下身体低低地问道:好点没?老阿爷对父亲讲:好多了,能吃东西了。于是父亲开始给他听诊、号脉……我站在一边,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小小的帐篷不足十平米,地上是干草,干草上铺着毡子。中间有一个火炉,取暖又照明,烧得是木柴与牛粪,这就是牧民的生活住所。帐篷里夹杂着一股牛粪味,一只醒目的黑色大木箱靠里放着,这大概就是牧民唯一的家当了。

      老阿妈对我很热情,只见她打开木箱,在里面翻找着。一会拿出一个白布裹着的东西,她层一层打开,原来是几张白面饼。老阿妈送到我面前,让我拿上,示意让我吃。我退到父亲身边,摇摇头,老阿妈诚恳地让父亲劝拿。父亲笑着问我,吃就拿上。我连连摇头,父亲笑笑说,小孩子不饿,不吃就算了。我坚决的态度,老阿妈不再强求让我拿白面饼。于是,她告诉父亲,病人吃了药好转多了。

      父亲仔细地给老阿爷看完病,从卫生箱里又拿出白色的药片,用白纸包成小三角,递给老阿爷,叮嘱他吃药时间,老阿爷抬着身子握着父亲的手臂连连感恩。

      我和父亲走出了蒙古包,当我回望,发现老阿妈还站在蒙古包前目送我们……。我问父亲,那白饼是怎么做熟的?父亲说,是用牛粪薰熟的,但那是牧民最好吃的东西。只有节日,他们才舍得吃一点。事情过去了有五十多年,但那一幕一直无法抹去。

…………

我小学一放假,就跟随父亲驻扎在部队,卫生所就是我的家。

卫生所里的故事,
机房通讯电台的故事,
小河边,炊事员洗菜的故事,
牧场上的狗与炊事班的狗一起追我的故事,
就连吃饭,战士们都为我编了顺口溜:
玲玲响
响叮当

不吃菜
不喝汤

光吃馍
光吃肉

长不高
长不胖

……

        1977年,一天父亲问我,爸爸不穿军装了好不好,我当时回答:不好,不穿军装就不喜欢你了。那年,不明白怎么了,母亲讲,怕打仗,回内地安全。于是,一切转变了……

      1977年冬天,中考结束后,父母说是怕影响我学习,父亲先送我到山西定居在大姨家。

     1978年的秋天,父亲转业回山西。

     1985年父亲因病去世。那年,我22(已婚),妹16,大弟14,小弟7岁。


                                                      (未完,草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心情小记52
后一篇:暖男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心情小记52
    后一篇 >暖男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