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冰
谭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391
  • 关注人气:1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耕夫:贫困,是心灵最深处的痛

(2016-12-26 20:35:29)
标签:

湖北黄冈

东坡文艺

分类: 美文展台

贫困,是心灵最深处的痛
耕  

 


先说一个段子,放在这里很应景——
一个穷人用社会福利部门领到的100元钱,买了50双鞋子,拿到地摊上,每双卖了3元,一共得到了150元。另一个人也很穷,每个月也要从社会福利部门领取100元生活补贴,全部用来买大米和油盐。同样是100元,前一个100元通过经营增值了,成为资本,后一个100元在价值上没有任何改变,只不过是一笔生活费用。
第二个人在于:他的钱很难由生活费用变成资本。
于是我想,可不可以换个方式呢?第一个月给200元,让他可以用余下的100元去做鞋子生意,一个月下来就有 150元。下个月再给200元,他就可以用250元来买卖鞋子,又可以赚125元。到第三个月,这个穷人手里已经有了375元,除去100元生活费,还有275元资本金,就不用再给他任何救济了。一年以后,他就是一个富人胚子。给他时间,他很有可能富甲一方。而另外一个穷人,可能一辈子都会这样穷。
当然,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的,这里我只是用鞋子举个例子。但从理论上讲,穷人的脱贫还是很有希望的,重要在自己的思维!
然而,实际上,很多穷人不会选择致富的路走。你给他100元,他就会去买米;给他200元,他就会去买酒买肉;给他500元,他会去买件金利来,最后剩下10元也要买几注彩票。很多人穷惯了,穷怕了,有了钱就只想改善生活,哪怕你给他100万元,他也想立刻把钱变成房子、车子,轰轰烈烈地去兜风,好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已经不是穷人了。人受穷不仅是没有资本,更可悲的是没有把钱变成资本的意识,所以就只能一直穷下去。


楼子石村是大别山区一个贫困村,根据组织安排,我们单位和其他四家市直单位与楼子石村结成对子,进行对口扶贫,也就是说,地处山沟沟里的楼子石村是我们结成的穷亲戚。如果不是国家和政府的牵线搭桥,相信我们这一辈子与这个山角落的“穷亲戚”肯定是八竿子都打不着。
快近年关了,天气阴冷,我随扶贫工作组深入楼子石村慰问。我们顺着山径来到一个院落,院里有一棵濒死的枣树,枣树旁堆放着一些零乱的禾草,草垛上两只母鸡精神萎靡,缩着脖子在打盹。
院子的南面立着两间低矮破旧的泥坯屋,墙体闪电似的撕开多条裂缝,台阶长满了青苔,如果不是听到紧闭的门扉里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咳嗽,我们根本不敢相信,如此这般朽败的屋子里还住着人!
随我们同行的村支书推门而入。门洞狭小,我们穿着蓬松的羽绒服,只得弯下腰,侧过臃肿的身子,才算勉强进入。
屋里像个储藏红薯的地窖,黑咕隆咚,乌漆墨黑,一股霉腐的气味直冲鼻孔。支书想给我们换点新鲜空气,用手拉了一下窗板,刀子似的北风趁机而入,呼呼几声便刮落了蒙窗子的塑料布,顿时彻骨的寒气朝屋里肆意灌来。
我们在黑暗中站了许久,还是看不清屋内的一切。支书赶紧找来一根蜡烛,微弱的烛光里,我们看见一张用松木板和老烟砖搭成的床。床沿泛着幽暗的冷光,我知道这是主人的躯体经年累月打磨出来的颜色。再看看床上的用品更让人吃惊。首先发现枕头竟是用一根圆形杉木做成,硬邦邦的木头,已被脑袋打磨得异常光滑。一床补丁摞着补丁的毯子,上面布满大片的污迹,毯子根本分辨不出本来的颜色了,底下铺着一层厚厚的稻草。
支书见我们盯着这床破烂的毯子,脸上显得有点尴尬。他走近床前,俯下身子问老人:“去年不是给过你一床新毛毯吗?你怎么不用呢?”老人低着头,显得有点怯意。轻声回答:“是给了,我放在箱子里呢,舍不得用,将来留给儿子用吧。”
听了老人的回答,支书脸上好像有了一种被澄清的感觉,话语立刻恢复了先前的自信。他用眼睛瞟了一下带队的领导,然后无奈地摇摇头。
其实老人床上还有一床好点的被子,却被扎成了一个布袋,塞在放脚的那一头,上面用稻草绳一圈圈地捆绑着,听说这是为了晚上给脚保暖。可以看出这床被子也是某个单位的扶贫捐赠,天蓝色的被套上印着“×××招待所”字样。
看着这一贫如洗的小屋,看着蜷缩在角落里的干瘦老头,我心里禁不住泛起一阵寒凉。老人喃喃而语,他说老伴十年前就患癌症去世了,为了给老伴治病,把家里最值钱的一头牛也卖了,而且后来还落下一身债务。这两年自己又患上风湿性心脏病,幸亏有农村合作医疗,才算勉强维持下来。现在膝下有一痴呆儿子,生活几乎不能自理,一日三餐还得老人侍候。贫病交加,捉襟见肘,可以想象得出,老人的日子有多么艰难……
我发现领导的眼睛也湿润了,他赶紧递给老人一个红包,记者抓拍了这个镜头,照相机闪光灯的亮光顿时照亮了这间土坯屋。就在我们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脚下挤过来一只似狗非狗、似猪非猪的活物。我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是只小猪,尖嘴猴腮,皮毛脏乱,看来是饿急了,哼哼唧唧在找吃的。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让我心潮起伏。我是学文的,但是对养殖颇有兴趣,而且平常对养殖有些研究。我突然蒙生出一个念头,既然组织和领导让我来扶贫,我就应该为村里、为扶贫对象做点实事和好事,在其位就得谋其政。于是我决定回单位去就给领导打个报告,申请当一名扶贫工作队员,到这里来对口扶贫。
想不到一切都很顺利。我的报告呈上去,一周之后领导就作了批复,原来这竟然是瞌睡遇到枕头的事!领导同意我上报的扶贫方案:采取以点带面,使精准扶贫工作由输血方式向造血方式转变。拿到批复我十分高兴,好像找到了那种“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感觉,顿时觉得自己还真有些了不起呢!


新年上班的第一天,我就去了楼子石村。那天支书和村长备了好酒,烧着热烘烘的炭火,在家里等着我。一番寒暄之后,村支书便开始陪我喝酒,我说酒还是等会喝,要不喝高了就办不成事。我想趁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过年的机会,物色一两个合适的对象,作为示范带动人,通过他们来实施我的扶贫脱贫计划。
支书和村长对我的想法也很支持,不一会就叫来了好几位汉子。通过单独交谈了解,我选定了其中三个年龄偏大、外表诚实,而且有过养殖经历,又有意愿回来创业的村民。一个叫王长生,一个叫张有富,另一个叫占旺财。
王长生对养猪感兴趣,养猪是个传统产业,俗话说,富人拿本书,穷人养头猪。特别是近年猪肉价格让人心跳,翻着跟头往上涨,就连那些有钱人买肉时都有点手软。而张有福选择的是养鸭子,他出门打工之前在家养过鸭子。通过初步了解,我认为这两人都可以。支书、村长都在场,通过大伙商议,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下一步我就开始着手我的启动帮扶计划。
为了慎重起见,我事先做了详细的论证,拟写了实施方案。为扶助王长生养猪,我给他制订的养殖方案是养母猪。开始王长生不理解,说现在猪肉价格这么高,怎么不养肥猪?我告诉他,养肥猪一是投入较大,小规模的养殖根本没有多少盈利空间,如果养母猪,卖仔猪,就能把有限的资金用到刀刃上,使利益最大化。仔猪的价格与猪肉的价格就像守恒定律,永远都是水涨船高的;二是楼子石村地处大别山区,交通不便,地势偏僻,饲料购进,肥猪出栏,外出销售都极为不便,这样就会造成养殖成本上升,影响养殖效益……
听我这么分析,王长生鸡啄米似的点头,感觉很有道理,表示同意先饲养母猪。我给王长生订了三头长大二元母猪,一头丹麦纯种杜洛克公猪,总价值一万二千多元。种猪进山之前,我亲自指导王长生设计了种猪的栏舍,还让他参加了县里举办的生猪养殖培训班,给了他一摞养殖资料。听说他上过初中,肚子里多少有点墨水,我相信只要他认真看看这些资料,细心领会,养好这些种猪还是不难的。
种猪送进山后,我带王长生到镇上联系了一家饲料店,让他先购进一些预混料和全价料,青饲料山上不缺,这个很好解决。吩咐他回山里再买些玉米、稻谷、米糠就可以了。
一个月后,王长生到城里来找我,说手头没钱买饲料了,想请我帮助。我带他到一家饲料店,以我和单位的名义作为担保,让店里先赊一些饲料给他。
从这次赊饲料之后,王长生很久没来找过我了。过了一段时间,我想了解一下王长生家里的养殖情况,于是专门去了一趟楼子石村。来到王长生家让我吓了一跳,村里人说他一个月前就离开了村里了,听说广东那边的工厂涨了工资,他经受不住诱惑,再次外出打工了。
王长生将种猪交给七旬的老父饲养。老人家发现种猪个体大,食量惊人,特别是那头毛色像野猪的杜洛克公猪,老人看着它就不顺眼,整天在猪栏里焦躁蹦哒,老人给它投喂的时候,它还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在里面嗷嗷大叫。于是他私自做主,将种公猪卖给了进山收猪的贩子,然后留下几头母猪产的小猪在饲养。
得知这个结果,我当时差点被气疯了,望着眼前这个一脸平静且无辜的老人,我很久也没有说出话。我与王长生说过,给他进一头纯种公猪是为了改良猪种,现在外面都喜欢瘦肉型的猪,而山里村民还在养劣种土猪,不仅屠宰率低,生长缓慢,而且瘦肉含量极少。我告诉王长生,杜洛克与长大二元母猪配种,产的仔就是三元杂交,三元仔猪饲料消耗少、抗病力强、生长快、瘦肉率高……
我问老人种猪卖到哪儿去了?卖了多少钱?老人说八百块,卖给一个猪贩子了。我的天啦!你知道那三头种猪值多少钱吗?一万多块呀!
老人说:“不卖不行啊!花血本,养的却是头空猪,不长肉,不配种,有么事用?”
看来是我估计错了,现在山里养猪的农户越来越少,虽然有少数散养户,也只养一两头猪,为的是宰杀过年。平时根本就没有几户人来找公猪配种,老人说,好不容易来了一户要公猪配种的,但公猪身子太重,那头个子很小的本地母猪,撑不住,扑嗵一下就趴在地上了,无法交配。我们既没有采精设备,也不懂技术,搞人工授精根本不可能。王长生的养猪宣告失败,我深感扶贫道路的艰难。

……全文详见《东坡文艺》2016第5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