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冰
谭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347
  • 关注人气:1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保良:兄弟

(2016-12-26 20:32:04)
标签:

湖北黄冈

东坡文艺

分类: 美文展台

兄  
◎ 张保良


令人讨厌的雨没完没了地往下泼,天上地下哗啦啦、灰朦朦连成一片。龙潭河和龙潭畈汪汪洋洋的浊浪拍岸,龙潭公路象一条受伤的蟒蛇,瘫卧在骇浪中,公路上影影绰绰来往着抢险护路的人们。
“危险,溃堤……啦……”雨雾中传来惊慌的叫喊,惊慌的叫喊声,把龙潭公路上防洪抢险的人全吸引去。龙明带人冲向缺口。糟糕,内涝外渗大堤消融,塌方混着泥石流溃入龙潭畈。龙明晓得这龙潭公路是通往上游三个乡镇的咽喉之路,如果堤溃路断,上游十几万人和十多万亩田地的防洪抢险物资就无法运送,那才是险上加险哩。龙明毫不犹豫,大手一挥:"党员干部下水筑堤,其余的扛沙袋堵泥流!”声音一落,他鲤鱼翻身似的跃入泥流中了。岸上的党员干部都脱下雨衣,掀掉斗笠,前赴后继地跳入泥流,手挽手拉得特紧,很有人定胜天的气魄。村民们见平时似乎悠闲的干部这样视死如归,惊心动魄地与恶浪斗。都激动不已,哪个还要干部们说多话,大家都忙乎着铲土装袋,扛包抢险。
“哟嗬,是赵哥呀?”龙明见与他并排站在泥流中的是年过半百的赵副乡长,忙乱中招呼一声。赵副乡长个子高挑,方脸阔口,络腮胡须密匝匝的一脸。他与龙明是同校同年级不同班的同学,二人还是比小鸡鸡玩长大的好朋友,平时的交往胜似亲兄弟。这都是儿时的故事,读完高中后老赵吃皇粮当了国家干部,龙明则回乡当了龙潭河大队党支部书记。现在,老赵在龙潭河乡任副乡长,龙明仍在龙潭河村任党支部书记。平时,兄弟们见面你捅我一拳,我操你老婆的来一番胡吹神聊,亲亲热热,嘻哈玩笑一通后再谈工作。今天,抢险中会面,四目相对时令兄弟俩心中顿生些难言的惆怅。赵乡长听龙明问,他就咧嘴笑,喷一口流到嘴里的雨水侃道,“是你一方土地爷呀?我给你们抗洪抢险,你能给我乡长多少钱一个钟头?”
龙明在泥流中晃了一下身子,对老赵皱鼻子挤眼地说:“老兄这时敢要钱,看我做小弟的敢不敢告你的状”。
"告,嘻嘻,老嫂子就拜托你了。”正当赵乡长在泥流中与龙明侃得来劲的时候,岸上的几位村民抬一袋土甩在他的身后。“哗啦”水溅泥飞,赵乡长脚滑人歪,一串儿的倒了几个,好久才爬起来,哥俩都成了泥菩萨。
龙明对老赵“妙妙”学猫叫,老赵对龙明“呜呜”装狼嚎,不知为什么,五十大几岁的人,这时都孩儿似的乐。站在泥流中的党员干部们都笑着,象不是站在险境中那样高兴,龙明把老赵的手摇摇,摇给老赵生死与共的真诚。他说,“赵哥,如果我这次抢险中有不测的事发生的话,你告诉妹子,莫守我,有中意的男人随时可嫁,但你要帮兄弟照顾好侄儿丨”话音小小的,听得出是一腔的知心话。
老赵在泥流中踢龙明一脚,把雨水往龙明脸上一喷骂:“你这狗东西说话怎么那酸不拉叽的,你死了,那白嫩的妹子难道留给哥我吗?嘿嘿,龙潭河村要建成农业科技示范村,还靠你撑持。你死不了!如果我被洪水冲走做了水鬼,我的老婆和侄儿你要关照,不然,我做鬼都不放过你这杂种!”
“嘿嘿嘿……”
“哈哈哈……”
笑声中,大家的手挽得更紧了,但是,溃口的泥流中虽说立着三层手挽手的人们,还有数不清草袋沙包,仍然堵不住渗水和雨水。
雨仍象捅破了天河似的往下泼,天连地地连天全是水汪汪雨濛濛,下得平地都有寸多深的水。
老赵在泥流中趔趄着,颤荡着,浑黄的浊浪以摧枯拉朽之势把沙袋吞没了,怎么也堵不住洪水的力量,如不及时打木桩挡住沙袋,龙潭公路将毁在即时,上游交通中断,下游水冲沙压,人命财产的安全将会毁于一旦啊。老赵想:应立即砍树打桩!老赵当机立断,对着扛沙袋的村民喊:“抽十名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将公路两旁的树砍的砍,削的削,在我们身后打桩筑沙袋!”
小伙子们听赵副乡长一声令下,如食禾的蝗虫,一齐扑向公路两旁齐刷刷绿油油的水杉,龙明不等小伙子们动手,猛地大吼:“公路两旁的树不能砍!”
噫,这家伙狗胆包天了,老赵心里骂龙明,眼儿瞪得兔卵般大,气呼呼怒道:“龙明,我操你老婆,你想阻挡抗洪抢险,我撤你的职,还要送你坐大牢。”又对小伙子们大叫:“砍树,砍树,你们的耳朵都雨灌满啦?”
'“坚决不能砍”龙明早被雨淋得变了色的脸,陡然气得血红,他纵身上岸,冲向一位正挥树斧砍树的小伙子,掰掉他手中的斧头丢出好远,劈头盖脸地骂:“你也急昏了头吗?日后还想不想活”。
小伙子们见村支书不许砍树,当然听现管的头头的话,而对乡长的话漠然处之,就木讷讷的站着不动。龙明抹把脸上的水,把小伙子们吼拢:“跟我走,扛木桩!”。
老赵鼓腮瞪眼,望着消失在雨雾中的龙明和他的村民们,愤怒得咬牙切齿:“好你个龙明,在抗洪抢险中走我的蹩脚马,百多米长的堤路要是溃毀了,哥们义气一刀两断,看我如何处分你!”老赵虽说心里火气上涌。但还是在洪流中指挥村民们抬沙袋堵泥流。
没过多久的工夫,大雨哗哗中传来令人髙兴的喊声,"木桩来啦,木桩來啦”,老赵抬头看时,见龙明双肩各扛一根木桩,雄纠纠闪电般向缺口冲来,他身后的小伙子们如一溜冲锋陷阵的战士,都肩扛木桩飞也似的跳进泥流,挥舞榔头、嘿嘿呀呀,龙腾虎跃,精神抖擞地干起来。老赵见了,心里象喝了蜜样甜,似觉流到嘴里的雨水变成了糖水。
忙碌中,老赵拉住龙明,摸络腮胡須笑:“我操你老婆,忽儿工夫,哪来这么多干树做木桩?”
龙明对赵哥眨巴眼儿笑,见他问得急了,才含含糊糊地说:“先不管这些屁事,护好堤路再说。”
龙明闪身又与村民们驮沙袋去了。
“还问哩,是他准备多年做屋的桁条。”人群中一位胖乎乎的伙子冲老赵插一句。话语如鞭,抽得老赵目瞪他许久,只觉鼻子好酸。当他移目公路两旁碧绿婆娑的水杉时,把自己开始秃顶的大脑袋使劲打了几巴掌。这时,龙明驮来一包土,老赵连忙接着甩到泥流中。龙明转身又走,倒被老赵扯住骂,“你把哥当外人啦?我操你……对哥也不说真话,等险情过了,把我留的小金库存折子拿去,有八千元你拿去买桁条!”
龙明摇头憨笑,老赵嗔怨:“不要,哥俩情义一刀两断”!
“那不中”龙明急了。
“答应哥,八千元是你的!”老赵倔了,手指几乎截龙明的鼻尖上。
“嗯……”龙明无可奈何地依他。
“我操……操我的老婆”老赵握龙明的手,捏得龙明唤哟一声叫,叫得俩人哈哈笑,笑声如雨中的雷声般大,抢险的村民们也大笑起来。

载2016第5期《东坡文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