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冰
谭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347
  • 关注人气:1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梅玉荣的诗(14首)

(2016-05-03 20:23:11)
标签:

东坡文艺

梅玉荣

分类: 美文展台
梅玉荣的诗
◎梅玉荣


最后的玫瑰

是凋谢的时节了。天空阴霾
大地满是泥泞
那些祝福的歌声,一直在路上
徘徊。马蹄声急
急不过岁月的风言风语

纵然露珠的晶莹,为你打上粉底
纵然细软的缎带,替你束紧纤腰
而千万滴柔情的泪
早已被风霜掳去        
廉价的鲜艳被夜色染黑
真情沦落
浪漫遗失
一份高贵,碎成两处歧途

在夜的空旷地,请举起烧天的火炬
照亮
这人世间最后,一朵玫瑰
用灼红的双眼
看它凋零


黑天鹅

你垂下头
倔强抗不过世俗的秋霜
浑浊为镜,照出你的优雅与凄迷

孤独很轻,世俗的风掠过毛羽
留不下半点痕迹
游人喧闹,近距离拍照
轻薄的笑声比寒风凛冽
你高贵的翎被无形之手,慢慢剥落

孤独很重,历史沉积水底
水草丰美的时节不再
天蓝日暖,伙伴们歌声清越
云端,空留下几行叹息

你发出一声悲怆的唳叫
黑黑的湖面
再也浮不起,天鹅的白


火  

生命是多么博大庞杂的命题
我试着用火种点燃它

一星一星地,萌芽
一簇一簇地,铺展

火光漫天时
你一定要与我同时,放声大笑


秋  

江水浅了
岸边褶皱显现。雁们用翅膀
刷响蓝天,刷出浅浅的云
菊在你窗台上,切切絮语
秋风从晨起的寒气中,启程

她问候每一片叶子,直至筋脉
问候每一条河流,直至沙石
问候乡村每间旧屋,和它们的主人
问候城里每条小巷,和街灯
人们竖起衣领
交换表情

一场雪,等在荒寒寥落的尽头
用凛冽和苍白
来测试,尘世的体温


光影传奇

世间最隐秘的故事
最细微的场景
都躲在光影背后
一丝感动,一缕艰辛
几朵飞翔在鸽翅上的云
千万瓣散落于风中的
梦想,花雨缤纷

那些枯枝
在寒风中诉说什么
谁也不会去聆听
正如每一个覆满寒霜的清晨
每一个日落无语的黄昏
在城市与乡村,被忽略的天空面庞
谁也无法看清

此刻,季节后退,光影浮现
同时浮现的
还有我们的前世与今生
那些细密、清晰的筯脉呀
一头,连着母亲的脐带
另一头,牵扯出故乡那条
最深最深的根


瓶花的天地

是谁,把一片乡野采摘
把一份摇曳的梦,生生折断

当它成为瓶花,自由便成了
非分之想

守着窗儿,守着细瘦的爱情
它低头回想,流水的模样


一只鸟的春天

它刚学会蹦跳
被一个孩子抓在手里
新生的羽毛有些零乱
小身子瑟缩着
眼珠,是两颗惶恐的豆粒

孩子步履蹒跚,呀呀学语
小脸兴奋成红苹果
眼里,满是惊喜

烟柳外
燕子翻飞,黄莺嬉戏
如织的游人满怀春意
他们不知道
一只鸟的春天
被一个孩子抓在手里


桃花劫

风还在路上,脚印
盛满凄凉
一个绚丽的转身
却撞上门框

开了满山,然后
飘落一地

是心的颜色。请原谅
春天的我
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生命和爱,是开在我颊上的两朵
轻云。你也可以把它叫做
桃花
 



高楼在视野里越长越高
故乡在记忆里越来越凉
母亲的芬芳,在烟雾中升腾
就着一杯浊酒,痛饮乡愁
"月亮,是别在乡村肩头的一枚徽章"

遥远山谷中
一只鸟,被月光惊飞


麦  

剪影。嵌入记忆的画框
近处有风吹,远方有雨落
长满青蛙、翠鸟、绿孔雀、红蜻蜓
那是谁的麦田
越来越遥远,是童年的梦
大树折下青葱
云褪掉华彩
村庄长年保持沉默
麦田里那些汗滴,从闪亮,到灰暗
沿着平原的走向
消隐于天空


人形的思念

忽然想起鸽哨。那被春风托举的乐音
一朵朵,都飘向了哪里

如今唯有雁阵,高邈,悠远。是一曲
苍凉复深幽的月夜的笛

岁月剪去春,剪去秋
剪开恋人的誓言,剪碎生命的谜题
 
而思念,升起在天际
在秋风中,是人形的


风吹芦花

那么轻。轻出一些白云的韵味
轻出一点幸福
幸福,是草叶上剔透的露珠
这样轻,这样美

时光纷纷后退
让它飘。飘是芦苇的姿态
是纱巾围在爱情颈间
是云雾,给水泽披上一道斜晖

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
除了思想,还要眺望
除了眺望,还要飞
眺望宽阔大河,不惧汹涌
飞向蔚蓝天空,向前飞,永远飞


银  

常常有鸟儿,掠过树梢
露水,饱含使命来到人间
一点清凉,一点晶莹,如同爱的微笑
剔透了多少诗篇

银杏作证,人物总是缺席于故事
大开大合
撑开炎凉世态
一叶障了谁的目
看得见外形,看不到生命纹理
看得见颜色,看不清阳光剪影

谁曾在风一样的掌面写诗
年少轻狂,肆意挥洒光阴
那些悬垂的叶,是一把把
绿色小扇,扇凉旧时光
扇凉你我心中不肯老去的愿望
那火车一样呼啸而过的青春
 

白菊花

水声渐远。鸟儿曾在枝头
用露水洗濯歌喉,唱出
一枚枚春天

吉他,静如白菊,喧如小溪
爱情也不确定,青涩而又芬芳
那时,天空想怎么蓝就怎么蓝
一朵花,想怎么开就怎么开
一棵树,想怎么绿就怎么绿
记忆如此自由
想要飞,就飞成黄鹂,远山
想要落,就化作水滴,落入时间的海

如今,我成为一个偏执的画家
岁月这么短暂,我只能
让白菊花开在画框里,唱着
永恒  

载2016年第2期《东坡文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