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aney
jane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11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可不可以成为朋友

(2012-10-10 19:54:32)
标签:

杂谈

R 是坐在我前面的一位厂代表。

也不记得R是什么时候来的,只记得2010年我们处办公室还在走廊南面的时候,有一天单子做累了抬起头,瞥见如如座位旁边站着一个面容清俊的男生。 2年前的记忆只剩下这么依稀的一幕了。

 

2011年春节后经历了一次搬家,从此便和R成了邻居。R坐前面,如如坐后面。

 

虽然坐得很近,我们却极少交流。 印象中做销售的R 似乎一年有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飞来飞去,偶尔留守也是被众星捧月的“一等公民” (在台企台湾人享受优待是惯常的事情)。

 

至于自己,也觉得没有必要和职位比自己高4级(课员三级/课长),工资是自己几倍的人去套近乎,大概完全是因为知趣的需要。

 

有一次他问我为什么英文名叫Janey , 我说因为我中文名叫“Zhongni”所以取了个谐音的名字。

他眼珠转了转,说“我中文名叫naichun ,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要叫Natural的好 ,所以起了个Richard. ”说完狂野地笑。

 

我当时对他那副样子颇不以为然,虽然觉得这句话的英文嵌得很妙。

 

那时我很自卑,觉得比起贵为regional manager的R来说,自己不过一小小“蓝领”,弄不好就在被BS之列,那就更没有搭讪的必要了。偶尔打个招呼,R也常常只是回以一个习惯性的鬼脸,略带戏谑的意味。

 

R是海归。英语极好,常常对着电话听筒讲英文,发音清晰吐字流利,闲常便有好些外籍的销售来找他,一群人便用英文聊天,谈笑风生。外人是不太容易听懂的,即便办公室有许多如我这样英专或是非英专出身的本籍员工。  

 

两个月前的一次英文演讲改变了这一切,缘于我阴差阳错地被主管提了名。 之后R 大概拐弯抹角地听说我是考过了砖八的,神色里多了些尊重的意思。

 

我的英语已荒废多年,实在是没有把握。能做的只有提前做好PPT,把稿子背的滚瓜烂熟,R和Gordon (另一位厂代表)则是甩大袖的“逍遥派”,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演讲前一天临下班了R问Gordon : “你不至于为这么一篇东西熬夜吧?” 说完大笑。

 

结果Gordon第一名,R第二名,我却名落孙山了。

 

事后他对如如说,自己报的是以前做过的一个项目,用的PPT也是现成的稿子。这才恍然。他说他曾经用这个 ppt “骗”到过30万新台币的项目经费,听得我们哈哈大笑。

 

虽然输了比赛,可是那以后我却有幸成了R同学的聊天搭档,想来感叹不已。

有一天他问我:“What is your major ?”

“English education”

“What are your interests?...”

“I once love to learn English, but however, my interests have not got further development.” 后面的主管咳嗽了两声,R 的眼里满是探究的神情。

So why didn’t you choose the job of English teacher?...

这句话触及了我心底多年前的隐痛,但既然谈到了job 和 career 这么严肃的问题,我也不打算闪烁其词了,何况R 的言谈和表情给了我一种巨大的信任感。

我的话多了起来。

“There are not so many opportunities…In a district , for example, in Zhenjiang City, Education bureau just recruit few positions…So it often belongs to the one who have postgraduate degree or with relationships. You know, this is China condition(中国国情)”

So you are undergraduate degree? Yes.

 

我试图把话题绕回来。“still , in my mind, English major is not confined in education, it has a

broad field ,include export trading, for example, in my export documents there’s also English words,发现R的表情闪过一丝轻蔑,我赶紧转移话题。

 

However, it is just a job, not a career. Although life is a circle one is still responsible to learn more things…. I think it is not betray my first choice…

 

来GE三年默默无闻的我,几乎从不曾对外人说自己的过去,居然对一个“陌生人”坦陈自己的经历吗?也许,只是我孤独到需要一双倾听的耳朵,也许,只是源于我的直觉和对R的了解:我相信他的人品,是不会“betray”我这番话的。

 

从那以后和R 就真的成了English partner,虽然,彼此总是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但是在办公室公然和本籍员工用英文聊天这种行径,还是一件众人侧目的拉风的事情。好比一个婆罗门和一个首陀罗走得太近一样。我渐渐地发现自己很孤立了。

 

我和R又开始不说话了。见了面就点点头。

  

国庆节回来发现前后座都空着,几乎没有了可说话的人。后排主管的脸色阴阴沉沉。整整两天我抑郁地忙碌着。

 

R 姗姗来迟,给每人发了一块凤梨酥,下午和主管聊天的时候还委婉地帮我辩护过一回。这让我既惊讶又感激。

 

临下班办公室又开始发小食品了,这回是牛肉干。小朱给了我一大块新鲜的牛肉干。

 

下班了,人们陆续散去。如如在后面嚷:“Richard的!RICHARD发的凤梨酥,一个六七块钱呢!”

“牛肉干是你的?” “嗯。”

“好吃吗?”“我没吃过。”他说。

这个人,总是把最好的留给别人。我心里感叹着。 

 

我笑了,心想,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抬起头来,看到R 一个灿烂的鬼脸。

 

后记(2014):

R后来离职了(在我离职前几个月),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读MBA,算是一个华丽的转身吧。从此消失在茫茫的人海。

离职之前他写了一封英文邮件,用词雅正。邮件里把所有人都感谢了一遍,尤其是欣赏他的darlin主管和branch office的人。

临走前他在办公室里走了一圈,对每个人都说了句话。走到我面前这家伙居然说:“dada,我觉得很抱歉,因为坐你前面经常放屁。”我哭笑不得。感觉离朋友似乎还差那么一点。

说实在的,在GEP那样错综复杂的环境里,处人处到他那个境界的,不多。所有人都觉得他好。

作为一名台湾同胞,他留给我的印象很特别。他的精英意识非常强,有种台湾人在大陆惯有的高傲心态。机智,正直,才华横溢,有着超越于年龄的成熟和气场。最最难能可贵的是,在这样的台企多年,都没有养成钻营倾轧媚上欺下的那一套,又能和这样的人处好关系。在GEP那份辛苦紧张、被压榨的生活中,和R交流变得很愉快,因为他的机智和正直,能够激起思维的火花又不用小心谨慎担心说错什么。

我不知道我们曾经算不算朋友,只知道我们很快地就相忘于江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忆昨秋别
后一篇:天晴,心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忆昨秋别
    后一篇 >天晴,心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