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aney
jane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11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忆昨秋别

(2012-09-28 20:59:49)
标签:

情感

秋天就这样渐渐的近了。当我穿行于林边的小路,看见落日熔金秋叶瑟瑟地萧索时,或是夜晚临于窗下,外面月映孤灯虫声唧唧地鸣唱的时候,便觉出秋意的浓重了;连同夜气里风的凉意,也没有了先前的燥热。

如果你曾像我一样,经历过刻骨铭心的哀伤,那么,此情此景倒是容易勾起你的离情别绪呢。偶尔喜欢遥看晚风中绮丽的彩霞,或是寂寥的日子里欣赏淅沥的秋雨。那时便有星星点点的记忆在脑海里渗出来,像是不小心打在玻璃窗上的雨滴,让人忍不住隔着窗外的风雨看那婉转的流丽,记忆便慢慢地舒展开来,如一幅泛黄的旧胶片。这时可以放任自己的情怀,在回忆中怀旧,或是在怀旧里忧伤。

哦!那一幅流动的微凸浮影,带我来到去年的秋天,那时我曾阔别过一位特别的朋友。

去年的9月18号,那天我去南京参加第二天的考试,便约了苏苏,MM,和果子三个人(那时候M 已经决定回去了)往市里走去。灰霾的天,偶尔夹着一点蒙蒙的雨丝;空气里弥漫着湿漉漉的灰尘的气息。M见了我似乎有些欣喜,脸上漾着淡淡的笑纹,明亮的眼睛里却含着掩饰不住的凄凉。我想我一定也是那样的欢喜并凄凉着;可是那时我不知道M已经要走了,否则一定会恨他太残酷,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们坐着29路,车在乡间小路上颠簸着,我沉默,他也沉默,倒是果子和苏一个劲的说话。我感觉到那种抑制不住的悲伤了吗?还是朦胧中希望我们就永远地那样相对下去,哪怕只是沉默?

那时也许没有预料到,命运会载着彼此来到下一个站台;横亘在我们中间的,除了那份悲伤的喜悦,还有太多的偏见和误会,以及海一样深的永恒的离别。

在中山路的岔口我们拐进了双井路,一条僻静的小街;我们见到了苏的朋友靓靓,一个扎着马尾的活泼女孩。那天的秋风很凉,吹得法国梧桐的树叶在枝头飒飒地响。

那两年是我们最美好的时光。上班的时候用RTX排山倒海地聊天,插科打诨,争执斗嘴,周末总是没心没肺地守在一起。记不得和这群朋友吃过多少家饭店,唱过多少家KTV了。我想我一定是把这辈子的饭局在那两年都吃完了,把后半生的歌都唱完了,否则何以落得如此孤单?

那天,是最后一次一起唱K了。

包间里环境很好,软软的沙发,长长的玻璃茶几,灯光有些昏暗,只是那天我们都没有什么情绪。阳也来了,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的宽松毛衣,看起来很是时尚阳光。我的心情微微的好了些,迎着M的眼神,打起精神唱了一首《旋木》。

火车启程的时间近了,我起身向他们告别。带上门,隔着门上的玻璃窗子我不禁回过头来,看到里面M的目光正对着我。心里充满了酸楚,却努力地向他笑了笑,笑得很吃力,也许苦涩得像是在哭,是留给他最后的一点印象了吧?

 

----我辗转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到了那个叫博厚岗的地方,那个晚上我在夜雨的街头踯躅,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到处是红红绿绿的灯火闪耀着,在潮湿的地面上流连出璀璨的光影。冰冷的秋风透过我单薄的衣襟,彻骨地寒冷。我忽然后悔这么冷的天为什么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涤棉长袖和一条中裤。挂了单,出来在市中心的小杂货铺买了一只收音机,吃了一顿几块钱的晚饭。

那个晚上在汉庭海友的小小单间里,有洁白轻软的被子,让我忘记了所有的冷,在飘雨的寒夜很快坠进了梦的深处。

就那样,在小镇和城市的边缘漂来漂去。

 

一个月后,M 回到了家乡。

他走的那天,办公室的窗外,风雨萧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