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针灸在美国被点赞 中药科研亟须提上日程 【Re:樊蓥】

(2017-09-30 09:29:01)
标签:

全美中医药学会

年会

田海河

樊蓥

分类: 中医在美国
2017-09-22     □记者 林小春 华盛顿报道 来源:经济参考报
http://dz.jjckb.cn/www/pages/webpage2009/html/2017-09/22/content_36404.htm

近日,第三届美国中医药大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来自美中等国的300余名中医药专家参会。

中医在美国的发展现状如何?面临着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带着这些问题,《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与会专家。

针灸发展形势良好执照医生约4.5万人

本次会议主办方是全美中医药学会与美国中医校友联合会,两个协会的会长均由曾就读于北京中医学院(现北京中医药大学)的田海河担任。

田海河对记者介绍说,自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华把中医带回美国,至今已45年。目前,中医在美国有了长足发展,已有46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完成了针灸立法,目前各类有执照的针灸医生约有4.5万人。

“这是一个很好的发展形势,但是学术水平良莠不齐,中医尚未进入医学主流体系。”他说,“就像美国人选择餐馆时还是以喜欢吃西餐为主,喜欢中餐的人虽有,但仍占不是占多数。要想怎么把中医带入美国主流社会,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田海河说,作为外来医学,中医在美国“还是经常会受到一定排挤和否定”,虽然临床、科研及发表的文章为针灸提供了一些有效果的证据,但证据还不是显得非常充足,“需要我们更有效地开展临床科研工作,提供更有说服力的证据,以此来说服民众、媒体、立法、保险公司等更进一步认可中医,接受针灸。”

他表示,针灸是个好东西,确有疗效,很多人都认识到它的价值,近期出现了一些其他行业想染指针灸,“我们的态度很明确,欢迎更多的人来做针灸,惠及民众。但一些其他行业人只接受了很少的训练,就提供针灸服务,还有人把针灸改成‘干针’,试图绕过法律和各行业的执业范围限制去做针灸,非但没效,更对病人造成安全隐患。所以,我们要抗争,并教育、帮助们民众找到一个合格的针灸师。”

“我们需要对民众的安全负责,对针灸的名誉负责,需要对我们中华民族文化保护。因为‘干针’本来就源自于针灸,他们把针灸改头换面,不认祖归宗了,反倒说跟中医无关,这是一种剽窃行为。”田海河说。

针灸临床研究正规范望入美主流医学体系

谈到美国中医药大会,田海河说,该会每年举办一次,今年是第三次,美国、中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的中医领军人物都来了,几乎所有以西人为主的全国性中医组织的主要负责人也来了,参会的还有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及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官员,美国针灸执照考试委员会、美国中医高校联合会及资格鉴定委员会等机构的主要负责人也都到场。

“这次大会的目的是要团结更多的华裔和非华裔针灸师,大家聚集到一起共同探讨如何抓住机会,面对挑战,并同时提升整体学术水平,引领美国中医药的正确发展方向。”他说。

会上,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中国针灸学会会长刘保延教授做了题为《针灸临床疗效研究的思考与实践》的主题报告。他指出,疗效是针灸发展的根本,虽然针灸临床研究论文在1992年以后快速增长,但过去一直没有形成系统的临床评价方法,缺乏高质量研究数据,为此中医学界制定了或正在制定针灸临床研究和技术操作等一系列规范,希望按照国际通行标准,“推动针灸堂堂正正进入主流医学体系”。

大会期间,全美中医药学会副会长、美国执照针灸师樊蓥做了题为《假针灸真是假的吗?》的学术报告,对一些结论认为针灸无效的论文的研究方法提出质疑。

樊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美国顶尖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近年来发表7篇针灸研究论文,最近的一次是今年6月发表两篇论文,其中刘保延负责的一项研究显示针灸治疗女性压力性尿失禁确实有效,而另6篇临床研究结果都是阴性(无效)结论,这可能与研究方法有关系。

樊蓥说,西医的临床研究要求随机、对照、双盲,对针灸而言,随机和对照没有问题,但双盲是有问题的,因为假针灸很难瞒过针灸师和病人,造成了所谓“真针灸不真、假针灸不假”的问题。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夏月博士探讨了大数据对针灸科研的指导意义,希望美国和中国在中医科研方面加强对接。

中药尚处灰色地带科研亟须提上日程

田海河强调,中医不仅是针灸,还包括中药,但因为针灸首先进入美国,所以针灸在美国成了中医的代名词。目前,中药在美国未被列入药物范畴,只能归类为食品补充剂,不能宣传治疗效果,所以还处于灰色地带,这限制了中药在美国的广泛应用和发展,“要把中药发展提到日程上来,包括推动在州层面甚至联邦层面立法。当然,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他举例说,包括麻黄在内,有几个中药因为安全性问题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禁用,“因此,有些人经常拿这些药说事,说中药不安全。我担心这类事件发生多了后,对在美国开展中药工作会有负面影响。所以,我们需要做一些科研,了解中药的毒副效应,保证民众的安全服用。如果只有针灸,而没有中药,不是一个完整的中医概念。”

会上,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政策法规与监督司原司长、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秘书长桑滨生解读了中国中医药立法及对海外的影响。桑滨生说,《中医药法》是中国中医药领域的一部综合性、基础性法律,不仅对中国中医药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而且对各国中医药和传统医学立法起到引领和借鉴作用。

美国药管局植物学评审组官员李静介绍了该机构有关植物新药的评审情况。她指出,截至去年年底,共有超过650种植物药物提出或通过“新药临床试验申请”,其中绝大多数处于二期临床试验阶段,但只有2种获准上市。如果把植物药物按全新成分的药物看待,这个通过率“还不错”。

另外,还有十多位中美知名针灸专家和科研教育领域的学者做了学术报告。大会主要赞助企业同仁堂也介绍了其国际化之路,表示已在纽约、旧金山和洛杉矶开设分店,要让更多美国人知道同仁堂这个品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