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详尽的:湖北巴东邓玉娇案全记录(一)

(2009-07-12 11:18:16)
标签:

邓玉娇

全纪录

屠夫

杂谈

分类: 天涯杂谈

最详尽的:湖北巴东邓玉娇案全记录

文章提交者:胡匪老公1.0

(01)  5
10日当天,因参与调解当地农民与福成矿业之间的土地纠纷问题,矿长周程请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协调办主任邓贵大等官员吃晚饭,并花钱请邓贵大黄德智等三位现管官员雄风宾馆水疗区“放松”。随后,黄德智邓贵大等一行八人带着醉意一起去的雄风宾馆一楼水疗区,进行异性裸体共浴色情特殊服务(邓玉娇说:“水疗区就是女性给男人卖淫的地方”)到一楼水疗区后,水疗区主管和妈咪已经给他们每个人都安排到位了一个小姐,于是每人带一个小姐分别进了各自的水疗房。

黄德智和一个卖淫小姐被水疗区主管安排进了就在邓玉娇洗衣的5号水疗房隔壁这间水疗房。但黄德智对自已房间里的这一个卖淫小姐不太满意,恰巧看见正在隔壁洗衣服的邓玉娇。 他没有跟自已这间水疗房的卖淫小姐开始交易,却进出邓玉娇正在洗衣的这间水疗房三次,见自已进出三次邓玉娇也没有停止洗衣离开房间,黄于是抛开自已房间的卖淫小姐进入邓玉娇房间并直接按下了房门门锁

黄德智(“高个子戴眼镜的男的”)进入房间后将门锁上后,坐在房间床上,称其要洗澡。邓玉娇答马上出去,并向外走。走到门口时,黄德智说:“你往哪去,你要陪我洗澡”。要求邓玉娇给自己提供色情服务。

邓玉娇申明自己是在这里洗衣服,不在这里上班。欲开门离开之际,黄德智一把将邓玉娇拉倒在门口床上,脱邓玉娇的衣服。由于邓玉娇上身挂有斜挎式胸包,黄德智未能脱下其T恤衫,转而拉扯其裤子。此裤子为邓玉娇在浙江时所购,由于邓玉娇从浙江回巴东后身材变瘦,又未系腰带,裤子被黄德智一拉即下,内裤全露。黄德智又脱其内裤,并以手摸其下体。邓玉娇用脚踢黄德智,黄德智试图脱邓玉娇的鞋子,未能脱掉,被邓玉娇踢下床去。邓玉娇将锁解开后跑出,与服务员唐芹一同进入服务员休息室。

黄德智与邓贵大(“矮个子客人”)即先后尾随入内,黄德智骂道:“他妈个屄今天被个屄女娃子戏弄了。”邓贵大遂问,“哪个戏弄你的,给我看下,下不了场了,还不得了了。”黄德智便指着邓玉娇说,“就是她”。邓贵大指着邓玉娇骂:“你他妈的还挑人啊,你什么意思,嫌我们老了?我们就是来消费的,你他妈的就必须要服务!”邓玉娇恳求道:“我有没有戏弄你你去问外面的领班,如果我真是在这里上班,我就是戏弄了你,那就是我的错。”

雄风宾馆领班阮玉凡听唐芹说休息室有人在吵架,遂就赶到休息室。向邓贵大解释说:“她(邓玉娇)是上面(三楼) KTV服务员。”

邓贵大继续骂道:“什么上面下面的,不都是一样的吗,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又说,“你不就是要钱吗?你就是没见到过钱!你要好多钱,你开口,信不信我今天用钱砸死你!”遂拿出一叠人民币,向邓玉娇脸部搧击。每搧一下,邓玉娇便退一步,搧一下,退一步,一直退至身后沙发处,就说“对,我就是没见着过钱,有种你今天就砸死我”。邓贵大说,“我就是要用钱砸死你,就是要拉一车钱来砸死你。”

在“梦幻城”服务员罗文建、领班阮玉凡等人的先后劝解下,邓玉娇两次欲离开休息室,均被邓贵大拦住并被推倒在身后的沙发上。邓贵大说,“想跑,跑到哪里去?”邓玉娇再次试图离开,又被拉回。邓玉娇就从包中拿出水果刀,双手背在身后。邓贵大推邓玉娇胸前,将其推倒在沙发上。邓玉娇起不来了,倒在沙发上的邓玉娇朝邓贵大乱蹬。黄邓二人扑上来,邓玉娇就拿刀向前乱刺,邓贵大伸出双手要来抓邓玉娇,因为邓贵大在前面,可能多数刺到了他。后邓贵大捂着肚子走到门口倒下。

邓玉娇看到邓贵大脖子上有一道伤口,遂打110报警。

(02)  5
102015分,巴东县公安局接邓玉娇电话报警,“雄风快死人了,赶紧过来。”。野三关派出所所长谭静带员及时赶赴现场并将警情上报县公安局指挥中心。当晚,巴东县公安局政委张友刚、副局长宋俊率侦技人员赶至现场,组织案件侦查。县委书记李洪敏、县长刘冰接到案情报告后分别作出指示,要求查清案情真相,妥善处理好善后事宜,确保稳定大局。

(03)
《恩施晚报》后来报道510日晚发生的情形:案发10多分钟后,邓玉娇给母亲打电话,要她到雄风宾馆去一下。“我当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听到她打电话时带着哭声。我赶麻木车到雄风宾馆时,警察已经来了。我问玉娇出了什么事,她说 那些人是畜牲’。当我再问她时,就被警察带走了……”

5
10日晚朋友给她送来衣服,邓玉娇将案发时所穿T恤和裤子换下,但高跟鞋、胸罩、内裤未换。邓玉娇一直在野三关派出所办公室,哭了一夜,邓后来向夏霖律师陈述:她当晚没有看到巴东县公安局的警察。

(04) 5
11日晚上巴东县公安局给邓玉娇做笔录。随后邓玉娇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巴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官方通告称:侦查中侦技人员发现邓玉娇随身携带的包内有治疗抑郁症的药物,结合调查情况,决定将邓送往相关医疗机构检查鉴定。案发当天,邓玉娇一直被羁押在野三关镇派出所,并没有被送到巴东县派出所。

(05)  5
12日,警方把邓玉娇直接从野三关镇送到恩施优抚医院。邓玉娇更衣后,其胸罩与内裤被邓母带回家中,其间刑警队未对其胸罩及内裤进行询问检查。期间,不允许亲属去会见。

(06)5
12日上午巴东公安发布第一次案情通告。警方只是说因言语不和发生争端,要求“提供特殊服务”在争执过程中被刺。

(07)5
13日发布二次案情通告。增加两次“按倒”在沙发上的情节.

(08)5
15日:“邓玉娇案”发生后,在野三关镇木龙桠村的高山上生活的外婆一直盼着她的消息。邓玉娇一岁多的时候父母离异,小时侯一直和外婆秦尚菊生活,祖孙感情非常深。秦尚菊房里几乎所有的用品都是邓玉娇买回来的。在秦尚菊眼里,邓玉娇并不喜欢跟人计较。网友给秦尚菊钱她连忙推脱,嘶哑地喊道:“我不要钱,我要我的孙女,你们能不能把我的孙女找回来?”

 

(09) 516,据邓的主治医生李昱称,由于警方目前并未办完委托医院进行精神病司法鉴定的相关手续,同时为了使最终的鉴定结果更客观公正和有说服力,医院目前并没有正式对邓的病症展开鉴定。邓玉娇被送到该院后,被院方采取了“约束性保护”措施——她的手腕和踝、膝等部位被用布条约束后固定在病床上,活动能力和活动范围均受到限制。从进院之后,邓某就没吃过东西,营养全靠强行输液补充。

(10)5169
30,邓玉娇朋友到恩施州优抚医院见到邓玉娇,发现邓玉娇四肢用绷带绑在床上,面无表情。问她现在怎么样,她回答:他们打我,要我说自己得了抑郁症,这样可以免于死刑,也给政府出路。问及其它话题,她只说: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