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林峰
王林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572
  • 关注人气:3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爸和房子的“战斗”

(2019-08-01 16:58:59)

发《关东文学》2019年7月(增刊)

老爸和房子的“战斗”

施崇伟

爸爸今年77岁。几十年,他最大的乐趣是老家的房子。一生都在分房子、建房子、修房子,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这辈子就喜欢和房子战斗

在爸爸上了锁的小木箱里有一份分家契约书。契约书已经发黄,淡淡的墨迹,写着简单的文字:“房子三间,桌子一张,木床一张,板凳四条……”这份书写于1950年3月的契约书,是我爷爷分得的家产,也是我爸爸最早的房子。那,爸爸7岁。用泥土糊在竹片而塑成墙的壁房子,吹大风的时候就能感觉到房子的摇晃,下大雨时疏散的瓦片根本挡不住雨,常常是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虽然简陋、狭窄,但老房子装满了爸爸快乐的童年。

爸爸长大了,家里的人口也多起来了。除了爷爷、奶奶,爸爸还有几个在念书的弟、妹再后来,又增加了妈妈、我和弟、妹。原来的栖身之地不仅只是热闹,简直是拥挤。爸妈和我们三兄妹挤一个屋子,除了两张床转身的位置都没有;吃饭时一大家人挤在一张小桌前,根本没有坐的地方。那个年头,爸爸便滋生了与房子“战斗”的谋划。

爸爸与房子的“战斗”在我尚未醒事的一清晨打响个夏天的早晨,我在梦中被一阵有节奏的“咚咚咚”的声音惊醒。出门一看,一身大汗的爸爸和妈妈在坝子忙活着。坝子里堆着泥土,妈妈蹲在土堆旁,她的身边有一个长方形的木匣子。她不停的往木匣子里添加着泥土。爸爸举着一根长长的圆形木头,用力将木匣里的泥土筑紧。随着他粗壮手臂的上上下下,泥土被筑成了一块块的方形泥砖。我好奇地问:“爸爸,这是干嘛?”爸爸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修新房子!”话语中,一幅得意的气势。原来,爸妈是在自己生产建筑材料,用泥土制作泥砖,用泥砖修建房子。泥砖房,这在当时的乡下是极为时尚的住宅。半年时间过去了,堆在院坝的泥砖层层叠叠像一座小山。又一个月过去了,小山似的泥砖变成了我家新房的土墙。搬进崭新泥砖房那天,爸爸用他制作泥砖的双臂,举起了一个大海碗。碗里装满了白酒。他面欢欢喜喜的全家人,一饮而尽。也许是劳累,也许是高兴,一碗酒下去,他已醉倒在新房子的木床上。

“战斗”还在继续。我上师范校那年,爸爸来信说:“我们家在修砖房了。”我便请了假,回家一趟,看看他新的“战斗”。走进院子,老房子原来的灶壁墙和泥砖墙没了踪影。爸爸站在刚刚耸立起来的一垛砖墙下,双手叉腰,指挥着砌墙的工人师傅,俨然一幅工程师的样子。其实,他就是我们家庭建设的总工程师。房子是他设计的,他还绘制了建设图纸;材料是他采购的,到山里打石头,到县里采购水泥、青砖、木材;开工以来,天天起早贪黑在工地上,既作搬砖的工人,也是工程的施工员;每一项工程的进度他亲自把控,每一个细节他都精心琢磨。1982年,我们家成了全村第一家住进砖房的人。爷爷奶奶有了单独的房间,叔叔虽然还在上学也给他分了一个单间,我们念书的三兄妹有了做作业的地方。这一场“战斗”,让家里欠了债。那段时间,爸爸像是战斗中负了伤的战士,变得沉默了。为了挣钱还账,他常常天一亮就出门工作,很晚了才收工回家。

每隔上过几年,爸爸又会紧跟时代的步伐继续着与房子的“战斗”。流行磁砖了,他把水泥地铺上了洁白的磁砖;追求美观了,他把楼台的栏杆改成了罗马柱;儿女长大了,又在楼上加一层;去城里看了别人带卫生间的房子,他又在房间里修了卫生间还安上马桶……几十年里,老家的房子被他“折腾”得越来越洋气;老家的房子也把他“折腾”得满头白发、满面沧桑。

多年以后,爷爷奶奶去世了,兄妹儿女们都没住在乡下了。在爸爸生了一场大病之后,我便把他和妈妈也接进了城里。孤寂在山野的老屋因长年无人居住,在风吹雨打中渐渐破损。去年过年时,身体康复之后的爸爸向全家人宣布了一件事:“我要回去把老家的房子重新修缮。你们以后可以回乡下住。乡下空气好,比城里住起舒服。

春节一过,他就回老家翻修老房子了,重返“战场”的老父亲又恢复了当年的战斗豪情。前几天,我回去“视察”爸爸的新“战绩”。老家门前的黄桷树依然枝繁叶茂,树下的房子,墙被刷得雪白,浅黄的铁门泛着光泽。我随着老爸的迟缓的脚步进入熟悉的老家,虽然还没完全装修好,已是焕然一新的格局。油漆未干的墙平整而光滑,厨房是新式的灶台,卫生间扩大成了三个,还有尚未完工的顶上阁楼和院中园林……

我问爸爸,什么时候完工呢?爸爸告诉我:“人老了,做事没年轻时利索了。我慢慢修吧。怎么也要在国庆节修好。国庆节大家都放假,我们一家人也好多年没在老家团聚了。今年正好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你们都回来,国家国庆,也是我们家的家庆

老爸和房子“战斗”70年,是他不息奋斗的70年。小时候的房子,是艰苦岁月里一家人栖身之处;长大了修房子,让一家人得以安居,修的是一份责任;老了还要修房子,要我们回老家住,是要后人记住乡愁,是向后人传承奋斗精神。

我站在老家翻修的老屋,凝望着老爸那纵横着岁月痕迹的面容上舒展的笑容,真切感受到一个奋斗者的快乐与幸福。

(鹏程写作学院“写趣®文学全才班”学员作品)

老爸和房子的“战斗”

老爸和房子的“战斗”

老爸和房子的“战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