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扫忙者
扫忙者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77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都市小动作

(2009-10-26 16:11:37)
标签:

“钓鱼执法”

上海人

小动作

大都市

杂谈

上海“钓鱼执法”事件终于真相大白,虽然从事发伊始,我就坚信真相终归会大白于天下,但到现在为止,我都不敢相信,这样的糗事会发生在上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如果发生在哪个偏远的小城市,还容易让我相信。)

我一直以为上海是全国文明素质最高的地方,我反对这样的说法:对上海人的最高评价是“你不像上海人”。我固执地认为上海人的“优点”是全国人民都无法企及的。曾几何时,“上海牌” 独领风骚数十年,上海的产品令国人的向往程度不亚于现在人们对LV、对DIOR、对GUCCI的向往。尽管很多人都讨厌“在螺蛳壳里做道场”的上海人,但都不否认喜欢上海生产的东西。这就是上海人的优点,精于生产、勤于生产,在全国人民都在热衷抓阶级斗争的时候,上海人也没荒废生产。上海人会数着北京的高楼大厦说,这是上海人造的、那是上海人造的。不真的说是上海人造,而是说这些大楼都是上海向国家上缴的财政钱盖的。不错,上海多年来上缴国家财政的比例是最高的。这也说明上海人的能耐是全国最高的,上海人是最精明的。

曾有一种说法,上海人精明不高明。“钓鱼执法”似乎印证了。

想起20多年前,在所有城市都可以随地吐痰的年代,我与母亲在上海街头的一次被“执法”:母女俩逛街累了,就在街边小憩。我们一人手里拿了一只冰棍(上海人叫棒冰),完全没注意到我们已被两个“执法者”盯梢,当我们吃完手里的冰棍,将包装纸及那个小棍棍扔在脚边时,突然从南北两个方向同时冲过来两个带袖箍的老太太,伸手拼抢地上的两张冰棍纸,我们以为是捡垃圾的,但是两人又几乎是同时向我们大叫着:“罚款5囯(角)!”那时一根冰棍是几分钱。我说对不起,想从她们手里拿回冰棍纸扔到垃圾箱里,但两人像攥着宝贝似地紧紧地攥着那带着糖汁,有点粘手的冰棍纸,毫无商量的口气:“罚款!”我还想争辩,问她们罚款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不给人改正的机会……好面子的母亲立马掏了一张一块钱的纸币给他们,不想两人还不让走,因为一块钱无法分给两个执法者。欲尽快离开“是非”之地的母亲只好又拿出一块钱,让她们各有所获,才拉着我赶紧离开。我好心疼,要知道我刚买了双皮鞋才8块钱。

还想起一位朋友说起的一次“恶作剧”。也是多年前,他在南京火车站广场等人,因嗓子不太舒服,他无意中咳嗽了一下,竟发现有一位带袖箍的老人家就此紧跟在他身后,他走到哪里,那位“袖箍”也跟到哪里。这位朋友就恶作剧起来,他一会儿咳一下,还有意捣鼓起嗓子里有痰要吐的意向,他在广场上转悠,“袖箍”也跟着转悠……可怜那位老人家终于忍不住了,他上前拍了一下我朋友的肩膀,问:“小伙子,你那口痰准备什么时候吐?”我听了大笑。

但是,今天再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却笑不起来。那些带袖箍的老人家们,怎么说还属“民间执法”,他们好歹还是等候“犯罪”,涉及最多的也就是我们口袋里的块儿八毛钱。而头上戴着人民赋予的“公安”字样,代表着国家和政府权力的执法者,却用更低级、更恶劣、更山寨的“诱导犯罪”来草菅应该被保护的百姓,我们还有安全感吗?

上海大都市,千万别为这些小动作,坏了“国际化”的形象。别忘了,离世博会还有187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