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凌珂《宁武关》《换金斗》观后

(2013-01-27 01:03:08)
标签:

杂谈

分类: 皮黄

 

 

记得几年前在北大看过凌珂一出《碰碑》,觉得是一位难得的老生人才,扮相、嗓子、韵味都不错。更令人欣慰的是,这个小伙子懂得追寻和坚守传统,这对于一名青年京剧演员而言是非常重要的。这次凌珂在北京的演出,一个多月前就定了票。一是对他创办的以摒弃胸麦、回归传统为号召的传统演出方式颇为好奇;二是这次贴出了《宁武关》和《换金斗》(即《法场换子》)文武双出。《宁武关》是一出久负盛名的武老生戏,亦文亦武、唱做并重,对演员功力要求很高。我这个年龄的观众却无缘得见,百度中搜不到任何视频(刘宝全的京韵大鼓除外),据说这出戏建国以后很少有人演出。而《法场换子》虽然不算是冷戏,似乎也不太常演。

国家大剧院的小剧场,大约十五六排,五百多个座位,很适合戏曲演出。台前左右各有一个麦克,很像是80年代的演出舞台。《宁武关》中凌珂饰演的周遇吉扎大靠,边唱边舞,典型的昆曲味道。穿着大靠,边唱边做各种繁难的舞蹈动作,对于老生演员考验是很大的。乱箭一场,又耍枪,又拿鞭,见到母亲自焚之后,还摔了个僵尸。穿着靠摔僵尸,还是头一次见。总之,整个戏完成的不错。其实这种戏对于今天的观众而言是不太讨好的。尽管唱做并重、技术繁难,但由于武打场面不火爆,又全是昆腔无甚可听,很难得到观众的喝彩。整个戏下来,反倒不如后面王大兴的《蜈蚣岭》要下的好儿多。就像《夜奔》一样,载歌载舞中见功力、传感情,但多数观众恐怕引不起多大共鸣,所谓曲高和寡。这也可能是《宁武关》这个戏少有人演的原因之一吧。不过作为京剧戏迷,对于凌珂恢复这出传统老戏,还是非常支持和佩服的。可能是初演,演员之间还需磨合,如“别母”一场几个演员的念白衔接还有点问题。个别台词也欠琢磨,如周妻让儿子给周母敬酒,儿子应称周母祖母,而不应跟着母亲称婆婆。大轴《法场换子》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后面大段的反二黄唱腔,听起来很别致,令人耳目一新,与《碰碑》《乌盆记》等都有很多的不同。凌珂的演唱自始至终非常松弛,嗓音比较富裕,在没有胸麦的情况下,声音基本可以灌满全场,十分难得。韵味也很好,记得几年前看凌珂的戏,还是杨味比较浓,现在看他唱已经是以余派号召了,唱腔风格也更接近余的潇洒、飘逸。嗓子那么好,归余是对的。可能也是演得少,有些小地方感情可以再琢磨琢磨。

台下坐了几位京剧名家。叶蓬先生、陈志清先生、何宝堂先生,还有赵永伟先生都来了。也许他们可以帮凌珂再好好完善一下。据说,余叔岩将《宁武关》传给了陈少霖。陈志清先生不知是否有这个戏。

观众不是很多,上了一半座吧。除了老人、外国人,就是我们这些为数不多的一些执着的京剧青年,其中许多都是熟脸儿。唉,京剧的观众始终是个大问题!

祝凌珂的元声京戏坊越来越红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