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平端
杨平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95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过年印痕

(2010-01-27 20:35:35)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过年印痕

杨平端

    有关过年的记忆不少,如浓淡不一的山水画笔墨一般,“清屯”洗被单就是岁月留下的印痕。

    春节为一年诸节之首,是一年中最具喜气的节日。为了迎接这一天,家家户户忙着“除尘”,屋里屋外都要进行一次大清扫,以便干干净净地过新年。这种习俗在闽南被称为“清屯”。每年尾牙(农历十二月十六)之后,妈妈便着手准备“清屯”。“清屯”务求彻底干净,尽管平时也有大扫除,但“清屯”时全家人一定要总动员起来,翻箱倒柜,收拾清扫,把屋子的各个角落打扫干净,连天花板也不能落下。为了把天花板清扫干净,妈妈每年“清屯”之前都特意上山,挑一根又直又长的竹竿,砍回来,绑上带枝竹叶,称为“屯帚”,我对屯帚总是觉得又新鲜又稀奇,争夺着要挥舞几下,但比试不到三分钟,就被妈妈喝下来,让我为床呀、沙发呀等等盖报纸,这样可以防止天花板的灰尘落到家具上面。我对妈妈不让我“上一线”觉得愤愤不平,但看到妈妈清理天花板的时侯,灰尘与蛛网落到她的头上,身上,偶尔还有沙子掉进她的眼睛里,况且要一直保持仰头清扫的姿势,才知道“清屯”也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可妈妈一点儿都不觉得苦,“快过年了,不许不高兴!”妈妈笑呵呵地叮嘱孩子们要保持快乐的心情,“年头好,年尾顺”,她一边唠着这句口头禅,一边带领我们清扫地上的灰尘,不厌其烦地擦拭每一件家具,清理家中旧的没用的物品,我跟在她身后负责倒垃圾,楼上楼下,跑了一趟又一趟,虽然累,但想起新年快到了,心中就涌动着莫名的兴奋。华灯初上的时候,大家结束了一天的劳动,妈妈望着焕然一新的屋子说:“明天我们到溪边洗被单。”

    到溪边洗被单是我最快乐的时光。第二天,东方刚露出鱼肚白,妈妈就把我们叫醒了,她到灶台熬一大桶米浆,我们把被单都拆了,装了满满一箩筐,妈妈取来扁担,挑着被单和米浆出发了,我提着洗衣粉,姐姐顶着一个大塑料盆,紧紧跟在妈妈身后,我们要到两里外的小溪去洗被单,那儿溪水清,溪风大,洗好的被单不消半天就干了。

   清清的溪水缓缓地流着,妈妈选了一块干净的石块,把被单按在水中泡湿,然后招呼我把洗衣粉倒进塑料盆里,我卖力地搅拌,直到乳白的泡沫四处飞扬,才叫妈妈把被单放进盆子里。接着,踩被单,我和姐姐都盼望能分到这个光荣的任务,瞧,多么有趣的事啊!把脚丫放入泡沫里,踩着软软滑滑的被单,可以闭上眼睛,低头想象自己踩着天上的云朵;也可以抬起头,优哉游哉地看着溪边蝴蝶起舞,远处青山如黛。这么好的差事只得轮流着做,往往她踩不了两步,我就争着要上去了。

    渐渐地,来溪边洗被单的女人多了,“三个女人一台戏”,宁静的小溪一刹那就沸腾了,到处欢声笑语。妈妈和阿姨们一边谈笑一边把被单拿到溪水里漂,小溪打着漩涡,欢快地带走了被单的灰尘和泡沫。漂好的被单瞬间变得光洁如新。妈妈捞起被单,调上带来的米浆,然后与阿姨们互相帮忙,使劲拧干被单,再轻轻晾在鹅卵石上。一片片五颜六色的被单聚集在一起,仿佛天上的云彩飞到了人间。我们小孩欢呼雀跃地围绕着溪畔这块漂亮的云彩穿梭嬉戏。玩累了,就到水边找一种蓝色的名叫“溪波波”的野果吃。

   中午,大人们叫回家吃饭了,小孩却赖着不走,找个借口说要留下“守被单”,大人说犯不着守,没人会偷被单的;小孩则振振有词地说溪边的风会偷的,不是偷被单,是偷地上的云彩。其实谁不知道这群小娃娃是想延长玩乐的时光啊。大人们只好先回家吃饭,一会儿,又纷纷赶回溪边,给自己孩子带来可口的点心。小伙伴们坐在鹅卵石上,一起分享着点心,你给我一口,我给你一口,其中的乐趣自然无法言喻。

    太阳快下山了,被单也该收了,大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小溪。那晚,干净的被单,透着米浆的香味,藏着阳光的温暖,躲在这样的被窝里,梦总是做得又香又甜。

     如今,离开家乡十多年,我再也没感受到溪边洗被单的快乐了。人在城市,生活的脚步总是有点紧、有点慌、有点乱。在这种节奏下,我不知为什么变得越来越懒,能请别人做的事就不想自己动手了。每年到了“清屯”时间,我总是招来钟点工,自己只扮演“坐镇指挥”的角色。至于被单,则全部交给洗衣机代劳了,我只需为它通上电源,按下按键,它就能帮我洗净甩干。洗好的被单,随手搭在阳台的晾衣架上,夹个夹子,任多大的风也带不走这片的云彩了。可我还是留恋溪边“清屯”洗被单的时光,眼看年又快到,我打电话给妈妈,问她还要不要到溪边洗被单,如果要,我肯定赶回去参加。不料妈妈在电话那头呵呵地笑了,她说:“现在家家户户都有了洗衣机,图个方便,没人再到溪边洗被单了。”搁下电话,我心中怅然若失,也许,童年刻下的有关过年的梦,已经锁进了记忆。

     不过,尽管时光能消磨许多记忆,但也能让一些印痕加深,“清屯”洗被单注定在岁月冲洗之后日益清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对话石牌坊
后一篇:小鸟的爱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对话石牌坊
    后一篇 >小鸟的爱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