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村里那点儿事

(2011-10-06 09:15:34)
标签:

杂谈

       村里那点儿事

                         

星期天上午我去表姐家看表姐。表姐家在离县城二十多里的一个村子里。走到村口,就听到了女人的哭喊声和男人的叫骂声。以前在农村像这样的情况时有发生,不足为奇,可现在这样的事不多了。走到离表姐家不远处,看到路边三五成群的人们在交头接耳。几个孩子在大人间追逐着、欢笑着。一个穿蓝色碎花上衣的女人蜷缩在一个墙角,把头深埋在两膝间抽泣,凌乱的头发垂了下来。离她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粗壮的黑脸男人,他双手叉腰,腆着个啤酒肚,正冲着女人骂骂咧咧。看来是夫妻矛盾,可怎么没人劝架呢?

这时,我在人群中发现了表姐,她正专注地和几个妇女嘀咕着什么。听到我的喊声,她惊喜地过来接过我的车子。她一边走一边带着几分神秘的表情小声对我说:“出事了。马连文的媳妇在家偷人,被她男人撞见了。”在农村,即便是男女之间没什么事,如果来往频繁也肯定被人误会是“那种关系”,肯定会成为人们茶前饭后的谈料,何况被自己的老公撞见!女人偷情在农村是最让人看不起的事了,唾沫星子也能把人淹死。我不由回头再看一眼那个女人,真惊讶她的胆大,同时心里对她产生了几分厌恶: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不好吗,干嘛招惹这种是非呢?

到了表姐家,表姐忙着拿出瓜子花生让我吃,可我还想着刚才的事:“姐,那个和连文家相好的男人是不是出了事就自顾自地跑了?”表姐拉一个小凳子坐在我跟前叹了一口气说:“唉——那个男的叫广军,和连文家是对门邻居。听说连文看到他们在一起后,气得拿起一根棍子就朝他们乱打,广军光顾着护连文媳妇了,结果自己被打破了脑袋,一下子倒在地上。连文媳妇拼命扑过去大声喊人,正巧广军的弟弟广民听到了,叫了救护车把广军送往医院。连文媳妇非要跟着去,连民硬是不让。救护车都开了,她还跟在后边跑,气得连文拽住她的头发对她一阵拳打脚踢,她也真油种,嘴、鼻子都被打破了就是不肯求饶。其实如果广军和连文两个人对打,三个连文也不是广军的对手啊。你别看连文长得粗粗壮壮的,可成天游手好闲不干活,没多大力气。”此时,我对连文媳妇竟生出几分同情:“看来,他们俩个还真有感情的。”“什么感情,伤风败俗!平时看连文媳妇人还不错,谁知道却做出这样的事!”表姐愤愤地说。表姐看问题一定和村里人一样简单,我不想和她谈论事情的是与非,但我觉得能够不顾一切保护对方,这绝对不是简单的因放纵而偷情所能概括的。此刻,我有一种要把这件事搞明白的冲动。我想到了另一个人,于是接着问:“姐,广军媳妇知道这件事吗?”“她?早不在人世啦。有六年了吧,她去城里赶集,被一辆大货车撞到沟里。从那以后整个人就残废了,人也变得有些痴呆了。要说连军人也真不错,家里家外,又当爹又当娘的,孩子们吃穿也没受屈,媳妇被他照顾得那么好,身上成天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他有空就把媳妇抱到轮椅上推到街上散散心,解解闷的。那媳妇没好命,不到一年就死了。为了还债,广军农闲时就出去打工,他人聪明又能干,还会瓦工和木匠活,所以比别人挣得钱多。现在家境比一般人好,村里人谁不夸他?唉,这一次是猫头鹰报喜——坏了名誉了。”停了停,表姐嘻嘻地笑起来:“刚才听说他们在一起上初中时就相好,也不知是真是假?”我似乎明白了,像是对表姐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他们俩青梅竹马,后来因种种原因各自成家。再后来男人死了老婆,就想和女的旧情复燃。”“对对对,一定是这样。还是有文化的人聪明,一定是这样的。”“可不对呀?”“咋又不对啦?”“你刚才说他们原来就认识,那么巧那个连文媳妇就偏偏嫁给了广军的对门邻居?”表姐一拍脑门:“看我这说话的,忘了告诉你了,连文媳妇姐妹五个,她是最小的。连文是个倒插门。刚来那几年还算不错,勤快、规矩,可后来就变得游手好闲了。特别是家里两位老人去世后,他更无法无天啦,赌博、喝酒。高兴了就干点活,不高兴油瓶子倒了也不扶呢。”听到这里,我不禁脱口而出:“难怪媳妇出轨,情有可原!”表姐愣了愣:“你是说她偷男人还有理啦?我可不赞成啊。再怎么着也不能做这事。好女人就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正要分辨,有人在喊表姐:“广明嫂,听说广军坐出租车回来了,在街上和连文媳妇说话呢。快,快去看看去!”表姐一下子站起来,拉起我说:“走,咱们去看看。”我也真想进一步搞明白真相,就跟随她们去了。街上已经有不少人,还不断有人从四面八方往这边会集。人啊,往往在关键的时候就暴露出自己的劣根来:喜欢把别人的痛苦变成自己生活的调味品。此刻,我有点鄙视自己,但很快给自己找到了理由:我该帮帮他们。此刻,我看到广军蹲在连文媳妇一侧,头上缠了好几层纱布,上面渗出来的血已变成紫褐色,。一张国字脸那么苍白,浓眉下一双眼睛几分忧郁、几分心疼、几分深情地看着连文媳妇。连文媳妇原来深埋的头也抬了起来,我看到的是一张端庄美丽、带着几分羞涩、几分委屈、几分倔强的脸,我心里不由一动。我往四周看了看,真的担心这时候连文会出现。没想到广军突然站起来,高声喊道:“马连文——你给我滚出来——”天哪,莫非他脑子被打坏了,怎么还敢喊连文过来呢?有人告诉他连文又去邻村赌博去了。他默默从兜里掏出一叠纸高高举起来:“父老乡亲,大家看好了,这是我的病历,还有医院刚刚开的证明。为了还丽静(我这才知道连文媳妇叫丽静)一个清白,就不怕大家笑话了,我几年前就得了阳萎,媳妇走了也没心再看病。我是喜欢丽静,媳妇走了这几年我的家务活,多亏了她的帮忙。她家有事我也不能不管。你们都知道连文游手好闲,可你们知道他赌博输了还打老婆吗?丽静怕丢人,每次挨打都不吭声,还要带着伤去干活。实话说吧,我就是受不了。我想明着帮她,可又怕大家误会,给她添乱。我只好偷偷地帮她干些重活。昨天晚上我知道她家的麦子还没拔到房顶上晒,连文又去赌博了,心里着急,一大早就来帮她拔麦子,正碰上她搬麦袋子扭了腰,所以想帮她推拿一下,这个时候连文来了,不容我们解释抄棍子就打。乡亲们,大家说我们有错吗?”一时间,街上静得出奇,我再也憋不住了,大声喊:“广军、丽静——你们没有错!”“对,没有错。”有人在附和。也有人在问:“那个病历是真的吗?”广军急了:“你们自己看看是真是假。现在的人都怎么啦?没事就乱猜疑,你说邻里邻居的,大家不应该互相帮助吗?可帮助人还要遮遮掩掩的。嗨!”我相信广军不会说谎,于是接过他手中的病历仔细看了看,千真万确!此刻,对他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这时,广军拉起丽静:“快回家休息。他回来要是再欺负你,我绝对对他不客气!这人我还是帮到底了,谁爱说啥说啥。”

他们回家了,回到各自的家。可我心里却不能平静:是啊,现在的人际关系怎么会这样呢?人与人之间就那么缺乏信任吗?

 

 

邮箱;hong6868568@sina.com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