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卞毓方
卞毓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22,153
  • 关注人气:1,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敢在时间里自焚,必在永恒里结晶——沉痛悼念余光中先生

(2017-12-14 19:10:55)


敢在时间里自焚,必在永恒里结晶

  —— 沉痛悼念余光中先生

敢在时间里自焚,必在永恒里结晶——沉痛悼念余光中先生



余光中(1928年10月21日-2017年12月14日)


 

据台湾东森新闻、台湾中时电子报等媒体报道,台湾著名诗人、《乡愁》作者余光中先生今日辞世,享年90岁。


余光中是知名文学家、诗人、散文家。他祖籍福建永春,1949年随父母迁香港,次年赴台。余光中从事文学创作超过半个世纪,驰誉海内外,一首《乡愁》在全球华人世界引发强烈共鸣。


来源:人民日报



卞毓方 按

台湾文坛,影响我最大的是余光中。

九四年十月,在济南,得到一册《听听那冷雨》。愕然:“原来散文可以这么写!

于是在九十年代初那种特有的苦闷彷徨百无聊赖中,立马掉头,及锋一试文学。

若干年后,余先生告诉我:“那本《听听那冷雨》是盗版的。”

“但是,”我说,“它让我见到了正版正宗的文章。”

内地出不了那样的文章,因为贫血。

余先生一次向我推荐张晓风的“摔”。

某古刹有一镇庙之宝,通体用琉璃做成,方丈怕窃怕毁,整天牵肠挂肚,后来忽然想通,把它狠命向地上一摔,顷刻变成碎片,归为垃圾。而方丈也从此无挂无碍,成了得道高僧。

余先生仙逝,我突然又想到了“摔”,这世上被人视为宝贝而委实是垃圾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整天窒息得人喘不过气,有生之年,我当一件一件奋力地摔,只葆留心中那一股元气。




敢在时间里自焚,必在永恒里结晶——沉痛悼念余光中先生


   余光中比王鼎钧年轻一岁,赴台时还只是个看云做梦的五陵少年,道路也远比前者平坦,先大学后助教后放洋后教授直至出任台湾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长。他左手写诗,右手撰文,兼擅翻译与评论。一身而四任,多么风光呀!

敢在时间里自焚,必在永恒里结晶——沉痛悼念余光中先生


  余光中近年在大陆的名头越来越响,主要得力于他的散文。如果你对他的散文还缺乏了解,那么,不打紧,这一时半会的,你也来不及补读,告诉你一个取巧的办法,不妨先玩味玩味他散文集的书名。我架上就有他的一套散文选本,分别选自十二个集子,按其顺序,是:《左手的缪斯》、《掌上雨》、《逍遥游》、《望乡的牧神》、《焚鹤人》、《听听那冷雨》、《青青边愁》、《分水岭上》、《记忆像铁轨一样长》、《凭一张地图》、《隔水呼渡》、《从徐霞客到凡高》。大师们说,迹缘心起,任何笔墨,哪怕是一幅抽象画、一幅书法作品,也自有作者的灵魂在,甚至可从中测出作者的福禄荣枯、寿命长短。按照此说,我们当不难从余氏散文集的题名,感悟他一边聆听冷雨一边隔水呼渡的万斛边愁



敢在时间里自焚,必在永恒里结晶——沉痛悼念余光中先生

  我曾经琢磨过,认真琢磨过,余光中散文集中最好的篇什,属于那种望乡的吟啸。栩栩然蝴蝶,蘧()蘧然庄周。浩歌逍遥游是因为身陷蕞(zuì )尔小岛,而后又被文化充军去邈渺的异域。旧大陆日隐,新大陆日显,他乡易生白发,回首不见青山。可爱的是故国的青山不改其青,可悲的是异乡人的华发不能长保其不白。于是,在一种击鼓吹箫、三啸大招的激愤下,他独立苍茫,一任纽约高处的风,把自己塑成一块飞不起的望乡石,石颜朝西,上面镌刻的,不是拉丁的格言,不是希伯莱的经典,是一种东方的象形文字,隐隐约约要诉说一些伟大的美的什么;或一任时间那无情物在他的胸腔燃烧,为了痛苦地欢欣地热烈而又冷寂地迎接且抗拒时间的巨火,火焰向上,挟我的长发挟我如翼的长发而飞腾。敢在时间里自焚,必在永恒里结晶。


 

节选自拙作《隔岸听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