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Yanjiecao
Yanjieca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34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转) 了不起的父亲之宋留成:博士姐妹从鄂西

(2011-08-05 17:43:01)
标签:

转载

分类: 家有儿女——亲子关系
    两个女儿都成了美国博士,他是怎么培养的……三年前,大女儿宋梦礼从北京师范大学取得硕士学位证书后,得到了美国密歇根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到美国攻读教育管理博士学位。两年前,小女儿宋学达从中国人民大学取得硕士学位证书后,得到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去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

    57岁的宋留成风尘仆仆地从鄂西山区的远安县城赶到北京,带来他花了40天时间写成的《博士姐妹》的书稿。

    “我这辈子都是为两个女儿活着的。为了她们,我放弃了读研究生,放弃了专业,我一分钱也不敢乱花……”一脸沧桑的宋留成毫不掩饰地对记者讲述着他为两个女儿做出的牺牲,“不过,一个土硕士换两个洋博士,值了!”宋留成颇为得意地补充道。

    “3年前,我的大女儿宋梦礼从北京师范大学取得硕士学位证书后,得到了美国密歇根大学的全额奖学金,我从县城赶到北京的机场,送她到美国攻读教育管理博士学位。两年前,小女儿宋学达从中国人民大学取得硕士学位证书后,得到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去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我再一次到北京把她也送上了飞往大洋彼岸的飞机”。

    “当我从北京送走女儿回到县城时,每次都有许多人向我祝贺,但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萦绕我脑际的不是对美好未来的憧憬,而是在首都国际机场大厅里女儿独自推着行李车远去的背影,她们那种伤感、无助的神态,无情地咬噬着我的心。10多年前,当她们先后考上大学,离开偏僻的山区到了大都市时,我也曾有过这种牵肠挂肚的感觉。不过,想到自己20年来苦心孤诣地为两个女儿设计的‘自然教育’终有成果时,我还是聊以自慰的。”

    宋留成诙谐地笑笑,“我本想把女儿推出山沟沟,一不留神推过了,推出了国门。”

    宋留成60年代初从河南农村考上西安交大,学的是计算机装置与制造专业,4年后赶上“文革”,70年代初被分配到地处鄂西山区的一家三线企业,工厂在离县城20公里外的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沟里。妻子是他在河南老家的同学,婚后来到这小山沟当了厂子弟学校的老师,两个女儿也先后出生在这里。

    宋留成是本分人,但山沟里学校的师资和教育水平极差,为了女儿的前途,他很想调离山沟。1978年恢复研究生考试,虽然那时他已经33岁,但想到这是让孩子离开山沟的一个机会,于是就到县城报了名。不过,最终他为了女儿放弃了考研。

    “在大学时我的成绩非常优秀,我相信自己的功底,我的母校西安交大的一位老师还给我寄来了一套当时最新的专业书,只要认真准备,我想考取应该不成问题。但妻子却不同意我考研究生,认为山区教育条件本来就差,如果我走了,把两个女儿扔给她,会有很多困难,对她们的成长不利。但我还是不甘心,一天我们又在讨论这个问题,4岁多的大女儿梦礼插了一句:“爸,你走了,你不管我们了。”一句话说得我鼻子酸酸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我当即就做出决定,放弃考研究生,也不管俩女儿听懂听不懂,我说,“我出不去了,但一定把你们送出山沟上大学。”

    “既然放弃了考研,只有靠自己的力量离开山沟。为此我又做出了第二个重要决定,放弃已经从事8年的技术工作,到学校去当老师。这一方面是考虑到学校更有利于孩子的培养,同时还寄希望于到学校或许有调到县城的机会。虽然那县城被戏谑为“七十(其实)一座楼,九十(就是)一条街”,在别人眼里挺可笑,但我却认为山沟闭塞,对孩子的视野和思维是限制,县城的教育条件比山沟好,能让女儿见见世面。”

    宋留成虽然改行当了老师,但他对学校教育的现状很不满。沉重的学习负担,枯燥的重复训练,生硬的知识灌输以及专制的教学管理,在他眼里是一种可怕的畸形教育。为了保护女儿不受或少受这种畸形教育的伤害,从1979年开始,他以她们作为试验对象,采取了一套有悖于现行教育观念的“自然教育”的方式。他的“自然教育”,是相对于以老师向学生传授知识为主要教学形式的传统教学方法而言的,倡导对孩子的教育应当是自然的、和谐的;孩子的学习应当是自由的、自主的;孩子的发展应当是全面的、均衡的。

    为了培养女儿的思维能力,他采取了前瞻性的教育方法。“在她们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让她们了解微积分的知识。我用棍子在地上画了一道长长的弧线,然后问:‘这条线是直的还是弯曲的?’她们答‘是弯的。’接着我用树枝把线分成很短的许多小段,然后只留下一段,把其余的全抹掉,又问‘现在这条线是直的还是弯曲的?’她们认真地看了好一会儿,才说‘是直的’。于是我说,把一条长的弯曲的线细分成许多很短的线,每一小段就变成了直的,这就叫做微分,微就是细小的意思,所以微分也就是细分。反过来,把许许多多直的小段接在一起也可以变成弯曲的一条长线,这叫做积分。将来你们上了大学就会学到微分和积分,你们看,大学的课是不是很简单?

    “我们散步时看到一个砖砌的拱形门,我说‘这个拱形门上就有我上次说的微分和积分’。梦礼看了一会儿就高兴地说:‘把砖一块一块地拆下来叫微分,把砖一块一块地砌上去叫积分。’我开玩笑说:‘梦礼现在就可以上大学了。’我还用教室和大礼堂的座位来讲坐标系的概念,用测算池塘里的鱼做例子介绍古典概率论。我认为,较早地让孩子接受更高层次东西,不仅有利于孩子以后的学习,更重要的是可以培养孩子思维的广阔性以及对事物本质性的理解和认识,还可以排除接受新知识的心理障碍。当然,我给女儿讲这些前瞻性的知识时,是让她们像听故事做游戏一样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下接受的。”

    在女儿上小学、中学期间,宋留成经常鼓励她们“逃学”在家自学,致使她们在小学的5年中,有一半时间是在家自学的。上中学时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似的“逃学”,甚至在高三即将高考这一“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两个女儿仍旧“逃学”。

    此间,宋留成一直在实施他的“自然教育”,为了使女儿能够心胸宽广、思维开阔,他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的。他让女儿除高考外平时不理会考试成绩,不受教科书的束缚而博览群书,鼓励女儿发展广泛的兴趣和爱好,并创造一切机会锻炼她们独立行事的能力,如安排自己的生活,制订自己的学习计划,即使像高考填报志愿、考研、出国这样重大的事,也都是她们自己决定的,他只是提供一些必要的信息和参考意见。

    宋留成说:“我对她们的学习很少过问,并且很明确地告诉她们,期末考及格就行。整个小学阶段,梦礼课外用于课本知识学习的时间很少,但她学习非常认真,学习时特别专心。比如数学,每做一个题目她都会认真分析,直到真正懂了为止。其实小学就那么一点东西,如果每个题都真懂了,而不是机械地记住老师教的解法,本来就不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我对梦礼的课外辅导一般仅限于告诉她分析的方法,使她渐渐养成了分析的习惯。

    “学达在小学五年级时没有到学校去,一个人在家自学。她每天都有自己的安排。一般语文学习不会超过一个小时,语文课本的学习方式与学校完全不同,只是查一下生字、生词,再把课文背下来,如果课文不适合背诵,就熟读几遍,一天的语文学习任务就算完成了。接着到外面活动,活动结束开始学习数学。数学的学习方法也很简单,先看一遍书,看懂后做几个题目,和梦礼一样,练习上的题目通常只做一半。另外还有一本小学数学习题集,有时我会在上面选几个有代表性的题目给她做。数学每天的学习时间一般也不超过一小时,既不批改作业也不需要考试,只有当她认为有必要时,我才给她讲解一下或检查一下习题。每周写一到两篇作文,作文的题目来自语文课本、作文选或她的课外阅读心得等,当她找不到合适题目时就由我来出题,每篇作文我都尽可能地检查修改一遍。在其他大部分时间里,她都是用来阅读,在那一年里,她阅读了大量的书籍,特别是几本古典名著,读得非常熟。”

    这种边学边玩的方式,使两个女儿在小学阶段的生活是愉快的。虽然她们的成绩(仅在考试分数这种意义上)非常一般,但宋留成认为,学习的效果并不能完全用考试成绩来衡量,实际上学生的整体素质和发展潜力根本无法从成绩单上反映出来。他看到女儿的发展是均衡的、和谐的、健康的,在小学阶段她们已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因此他预言:“她们小学轻松,中学轻松,大学更轻松。”

    大女儿梦礼高三时,除了考试都是在家自学,在这段日子里,宋留成承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巨大压力,一些朋友对他说,现在高考竞争这么激烈,靠自学行吗?他也曾和梦礼多次说:“咱爷儿俩现在是逆潮流而动,孤军奋战。”最后证明梦礼的自学之路基本是成功的。梦礼到了读大学和读研究生时,潜在的能力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学习成绩从大二开始每年都是全班第一;研究生考试以总分超出录取线50分的成绩考取了北师大研究生;以托福667(满分677)、GRE2330分(满分2400)的优异成绩得到了美国多所大学的全额奖学金。

    据宋留成介绍,梦礼的成功并不奇怪,比如学英语,除了她的较好的语言天赋,更主要的是她在英语学习上花了大量的工夫。她每天坚持一定量的阅读和背诵,形成了比较好的“语感”。她对学习过的每一个重要句型和重点词汇都力求透彻准确地理解和掌握,特别是对词汇的学习,更是下了一番笨功夫。她专门有一个词汇学习的小本子,对阅读中碰到的每一个重要的单词都认真查阅词典,把它的所有用法和相关的典型例句详细地记在本子上,并不时地翻阅和复习,所以她对词汇的理解和掌握已不限于出现在课本中的意思,而是更全面更准确。由于有了这些笨功夫,梦礼的英语基础非常扎实。而且,梦礼善于在学习中不断进行总结,并“悟”出了英语学习的真谛,就是把英语当成母语来学习。

    小女儿学达可以说是紧跟着姐姐的脚步走过来的,所不同的是在学达高中时,宋留成已经有了一套更完整的教育经验。在《博士姐妹》一书中,宋留成详细地介绍了为学达高考制订的“绝密计划”。当学达以地区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中国人民大学时,他并没有显得太激动,因为这个成绩本来就是他意料之中的。

    在书稿中,记录着宋留成和女儿共同试验过的有违“常规”的教育轨迹。在各种新的教育思想、智能训练使人们眼花缭乱、无所适从时,在升学压力使中小学生们喘不过气来时,他却采用了一种传统的、朴素的、自然的教育方法,远离大道,远离喧嚣,孤独地沿着一条没有路的路走过来。如今,当人们都认为他成功时,他却说:“如果再重来一次,我恐怕不会有这个勇气和力量了。”

    为了把女儿培养成才,宋留成不仅苦苦探索了20来年的“自然教育”,而且从那时至今,他和妻子都在过着一分钱也不敢乱花的日子。

    “女儿们小时候,我和妻子的工资不足百元,双方父母都在河南农村,需要寄钱,所以我们在经济上非常拮据,常常入不敷出,只能省吃俭用。但对她们的智力投资,我们却舍得花钱。为了保证她们小时候有充足的营养,我们常常跑十几里路到村里挨家挨户去买鸡蛋,偶尔买只鸡也尽着她们吃,我们只尝尝腥。有时还到20公里外的县城给她们买3块多钱一瓶的乳白鱼肝油和苹果、桔子等山里罕见的食物,我们一口也没吃过。为了给她们广泛的业余爱好创造条件,尽管家徒四壁,但1986年我们狠狠心花600多块钱给她们买了录音机。后来又发现梦礼对钢琴特别痴迷,又下决心给她买钢琴。当时一架钢琴3000多块钱,对我们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当我拿着攒的1000块钱和跟同事借的2000多块钱到银行汇款时,紧张得数钱时手直哆嗦。为买钢琴,我们勒紧裤带还了两年账。

    “两个女儿上大学后,我们的工资除了吃饭全给她们了。听说她们想出国留学,我们连彩电也不敢买。这么多年我几乎没买过新衣服,穿的就是两年发一套的工作服,周围的人都说我是‘老八路’。我爱人也没什么像样的衣服,女儿给她买的衣服还舍不得穿,到现在都很土。嗨,一辈子养成了穷命,有福不会享了。”

    虽然宋留成早已离开山沟到了县城,如今是中国三江航天集团公司的高级工程师,但此次来京,在30多摄氏度的高温天,这位留美博士姐妹的爸爸仍穿着条厚厚的工作裤。

    “想起1972年进山时,是我和妻子两个人,20年后,女儿一个接一个地走了,又剩下我们孤零零的两个人,真有些怅然失落。但经过这些年的努力,我们毕竟如愿以偿了,两个女儿按照我为她们制订的目标,靠自己的努力,从山沟到北京上了大学,又从北京到美国去读博士,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成果。”宋留成感叹道。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