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25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14部

(2009-08-22 20:51:35)
标签:

杂谈

想支持※江南美女※圈子的朋友进来一下http://q.163.com/hmzh512/poster/6323187/

66.

眉姐在接受那钱后不久的一天晚上,蓝菲菲突然给我电话说她和大壮邀我去吃饭,我想也许和他们在一起,我会不太孤独,会能毫无顾忌地

外露自己.于是就很开心地去了.

可就在我到那是时候,发现事情不是那样,一桌人,有眉姐,还有其他的一些女孩子,似乎眉姐也不会想到我会去,他们都开吃了,我推门

 

进去.

他们似乎很开心,眉姐是笑的,见到我,突然就不笑了,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

我有些尴尬,但已经没法回头了,于是在大壮和菲菲的招呼下入座.

大壮知道我会怪他,于是笑着,很是洒脱自然地说:"哎,你怎么才来啊,我不让你早点来吗?该罚,三杯!".

我笑了笑,瞟了下她,她没看我,心不在焉地看旁边一个女孩子手上的手链,说真漂亮之类的话.

"行,我喝!",我一笑,喝了三杯啤的.

蓝菲菲知道怎么回事,皱了下眉头,似乎怪大壮,大壮也有些懵,平时我最会逃酒了,可这次却这么干脆地喝了.

喝过后,我又看了看她,她仍旧没看我,和旁边的女孩子还在说话.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刻有些怨她,但只是一瞬.

旁边一个女孩子说:"哎,你怎么最近都不去我们那玩了!".

我笑了笑说:"最近比较忙!".

我想大壮不应该让我来的,本来好好的热闹场面全给我破坏了.

有个女孩子开口说:"我们真应该集体敬大壮一杯,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其他女孩子说:"对,对,一定要敬!",坐在眉姐旁边的女孩子说:"姐,你应该先来!".

眉姐笑了下,有些不好意思.

我看着她的样子,心里就舒服了,再不难过,就那样平静地看着她,她应该开始慢慢好起来了吧.

"恩!",眉姐点了点头,端起了酒杯.

大壮看了我一下,我躲开了目光,意思是,你喝吧,干嘛看我,我甚至怕眉姐会发现什么名头.

"恩,感谢眉姐给我带来了这么好的女人,祝眉姐身体健康,事事开心!",大壮说着客套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叫"眉姐"的时候,我就

 

感觉***真不舒服,那还是听他第一次这样叫.

眉姐抿了下嘴说:"恩,谢谢你,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之感谢你和菲菲,姐记得你们的情谊,也祝你们能有个美好的未来,早生贵子!"

 

,说着眉姐先干了.

这些,我都仔细地看着.我多想跟她喝酒的人是我,可是不可能的.

大壮也干了.

眉姐又要给自己满上,旁边的丫头不让她喝了.

她笑笑说:"没事,让姐再喝杯,很久没喝了!",旁边的丫头皱了皱眉,眉姐又喝了一杯.

我像个局外人,跟他们似乎一点不和谐,谁也没有在意我.

眉姐微微有醉意了,她说:"哎,丫头们,是我把你们带来的,今天这样,姐对不住你们,请你们原谅姐!".

其他的女孩子一见她这样,自然心里难过,于是都劝她说:"姐,你别这样,我们开心呢,在这真好!".

菲菲说:"姐,别这样,我们说开心的,今天我和大壮请你们就是让我们都忘掉不开心的,一起奔向美好的明天,你这样可辜负了我和大壮

 

的一片好心啊!",菲菲看了下我笑笑说:"哎,姐,小童也想跟你喝杯呢,你呢,就不喝酒了,喝果汁,陪他一杯!".

我知道这是菲菲惦记我,但有些紧张.

"哦!",她没去拿果汁,而是又去倒酒,我条件反射地伸出了手,想去阻止她,却碰到了她的手,她利马收回了,我也收回了.

我低下头,给自己倒上酒,因为毕竟有那么多人在,我端起酒杯,微微笑了下说:"我敬你,祝你--",我说:"祝你身体健康,永远幸

 

福!",说到这,我心里就凉了,发酸.最后一饮而尽.

她没喝,也没说话.

我控制不住自己了,我想,她是误会我了,对我再没什么好说了,我强装着笑了下,说:"你们吃,我去下厕所!".

我走出来的时候,真想马上离开,这不适合我,我突然发现,原来我只是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只是一个人,并无一人能跟我走近一点点

 

在卫生间,我抽了根烟,出来后,洗了把脸,手捂着脸,泪就出来了,我这个懦夫.我不该这样,可那是不由自己的.

就在我转头的时候,发现菲菲站在我旁边,她哭了,她说:"小童,我告诉她吧,告诉她吧,你不要这样折磨自己!".

我一笑,摇了摇头,说:"不要这样,我很开心,如果你说了,我不会原谅你,我们是没有以后了,永远没有了,都没必要了!".

我跟蓝菲菲回去的时候,见到眉姐在那里说笑,她似乎变了,变的无所谓了,她醉了,女人真不应该喝酒.

那天吃饭的时候,她没跟我说一句话,一句都没有.

吃完饭,他们要到楼下去唱歌,我想我应该离开了,但菲菲硬不让我走,于是被一起拖了过去.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认真地唱歌,很好听,她以前都没唱过,并且我也没这个爱好,她在那群丫头的逼迫下,拿起话筒,唱了首<亲密爱人>.

那旋律很美,很伤感,应该是她那个年代的女人喜欢的歌曲,在那怀旧的歌曲中,她像一个被世俗抛弃的女子,她唱的很动情,很是自然,

 

似乎旁若无人,唱到最后,她的脸上就流出了泪.

67.

我在那里傻傻地看着她,心里不是滋味.

菲菲抱着她,旁边的女孩子也都围着,一个大女人带着一群算是孩子吧,她们从厦门来到这,她到底为了什么,初衷是什么,只是为了寻找那个男人吗?

在那情景中,我似乎看到了一个清晰的故事,另一个版本,没有我参与的,没准,她跟那个男人当初就在乐曲中花前月下,有过甜言蜜语,可是一切都不存在了.

我并不指望我能给她多少记忆,留下什么,她在我的心中成了一个形象,一个崇拜,一个女神.我想去碰触她,可是小心翼翼了.

她又唱了一首<女人花>,仍旧是梅艳芳的,她似乎很喜爱这个女子.

她像个孩子一样陶醉,完全沉醉到她的故事里了,我发现我越来越不了解她了,她的世界有多少故事呢,而与我的有多少呢?我这样一个二十四岁的男人,要用怎样的故事,记忆去在她的心里留下深深的记忆呢!

菲菲说:"别老唱这个,我们唱首开心的!",于是她就对我说:"小童,你来首吧!".

我想,是啊,要来首开心的了,干嘛要这样烦恼呢!开心都好,如果我们可以天天这样,我即使只做个旁观者,天天可以看到这个女人,我就多开心啊,真好!

"我不怎么会唱的!",我说.其实,我真想唱首,唱首给她.

"不行,你就要唱,来首吧,唱什么都行,唱'我爱北京天安门'也算!",说着,菲菲呵呵地笑,其他的女孩子也起哄起来.

我想了下,说"恩,唱那个<请跟我来>吧!",这首歌,我很爱听,但唱的不好,我只想唱给她听,请跟我来,跟我来吧,让我带你飞,不管你经历了什么,多少次婚姻,被多少男人抛弃,被世俗沾染了多少尘埃,都请跟我来吧!跟我走,在这个男人的带领去,去过幸福的日子,那日子里再没有伤害,没有世俗,永远的幸福,我会用身上的最后一口力气给予你我能给予的.

我踩着不变的步伐

是为了配合你的到来

在慌张迟疑的时候

请跟我来

我带着梦幻的期待

是无法按捺的情怀

在你不注意的时候

请跟我来

别说什么

那是你无法预知的世界

别说你不用说

你的眼睛已经告诉了我

当春雨飘呀飘的飘在

你滴也滴不完的发梢

戴着你的水晶珠链

请跟我来

当这首歌唱完的时候,眉姐平静了,她静静地看着我,我也看着她,两人似乎心有相通,在彼此的眼神里告戒对方"知道吗?好好生活,不管你的世界里有没有我,都要好好的,即使永远不能在一起了,也要好好的!".

有多少个夜晚,我从梦中醒来,是和她一起唱歌的日子,她那样的自然,我们四目相对,多美好啊,人生还有这美好的事情,想想,两个人到底为了什么,很多次会被许多说法迷惑,很多人说性是一切,可性算的了什么呢?只是一时的吧,也许能让我们长久感动的,到老了还能为之欣喜落泪的,惟有爱情.

唱完歌后,人们都要走了,我们走了出来,我走在她的旁边,我想跟她说话,想的强烈,菲菲似乎明白了,拉着其他人走的很快,剩下我们两个在后面.

她双手拎着包,放在腿前,慢慢地走着.

"哎,你还好吧!",我走到她的跟前.

她转过脸来,抿了抿嘴:"恩,还好,你呢?"

"也还好!",我想我应该把话题搞的轻松点,不要再去提以前的事了.

"恩,滨江的夜晚真美!",她说:"厦门老是有风,吹的人脸很干燥!".

"可是那边的景色美啊,很想去那边玩玩,以后有机会一定去!",我一笑说:"哎,我要是去,你会不会给我当导游啊!".

"可以,如果有机会,你跟她一起去玩吧!她应该会喜欢那的!",她说的似乎很好,可她并不知道我们的婚姻.

但我还是点了点头,"恩,谢谢你!",也许这些话都很虚伪,可那个时候,我变的无比紧张,我不想再去破坏了,我多想,我们能慢慢地好起来,再次去认识彼此,重新地投入另一个开始,如果那样真好.

我一笑说:"你别怪我,我本来想帮你的,可是,她家里出了点事,需要钱,于是就--".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提这个.

"恩,没事,这没什么的!".

"恩!",我拿出了烟.

她说:"少抽点吧,你还年轻!".

我把烟放了回去.

"你还会回厦门吗?"

"也许回,也许不回,不知道!"

"恩,这也好,换个地方生活,会好点的!"

我们像个普通朋友一样地聊着.

她笑了笑.

我小心翼翼地问:"哎,我们以后像个朋友一样好吗?".

"恩,好的!",她突然说:"不好意思,我要回去了!"

我发现,我们出了酒店,大壮他们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了.

我不想她走,可是也没多说,于是说:"恩,好的,路上小心点,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了,我感觉走也挺好的,谢谢你!".

"恩!",我点了点头.

她走了,我站在那里望着她,菲菲对我笑了笑,我想她应该希望我们可以好吧.

可我们的感觉告诉我,也许不会了,命运不知道把我们带到了哪里,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那夜,我开着车子,去了江边,一人靠在车前,抽烟,望着江面.风静静地吹着.

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不知道,似乎哪里都不是我要去的.

一人静静地站在江边,滨江,我在这出生,突然感觉我对它原来也那么陌生,小的时候都是甜蜜,少年的时候一些青涩,长大了就变的孤独了.

那夜,我对自己说,不管怎样,我要让她幸福,让她开心.

第二天,我们相约去江边烧烤.我们都去了.

故事又有了转折,我有过深深的感动,可不会长久,命运又把她带走了.

68.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们相约去江边烧烤游玩,我很早就起来,开着车去找大壮,然后跟他一起去接眉姐和那群姐妹.

我越来越喜欢和他们在一起了,如果可以经常这样聚在一起,每个星期天都可以在一起玩真是好.而我像个苍蝇一样跟在他们的周围,无非还是想见到她,我想以一种朋友的关系跟她在一起,可以远远地看她,守侯着她.我对她有了初恋般的感觉,似乎以前发生的事都忘掉了,真想重头开始,我们重新去认识,然后相爱,在一起,真好.

我完全不顾自己已经是结过婚的男人,那段日子,我很少说话,有时会笑,在远处,淡淡地望着她笑.

人是奇怪的,看到江,山,大海,这些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就会联想到一些或伤感或喜悦的东西,触景生情就是这样吧.

那是我与眉姐五个多月后再次去那里,不同的是,是和许多人一起去的,在所有人的欢声笑语中,我想的只是我和她在一起来过的情景,因此我的话永远多不到哪去.

眉姐没有坐我的车,我带着两三个丫头,这些女孩子都是年轻漂亮,身材超好的,她们跟我聊着天,她们大多问的是关于滨江的事,似乎也知道我与眉姐有过的过去,因此并不提感情,个人问题.

我有一没一地回答她们.

如果我是一个刚认识她们的人,我肯定会有非分的想法,如果再用点心,跟她们发生点什么也不奇怪,可我不会那样了,那个女人几乎把我心中的色魔给趋干走了.

江边有护堤,我们在那儿听了下来,微微有风,眉姐穿的永远是她喜爱的白衬衣,下面一件乳白色的裤子,她的头发被纨在后面,前面的一些被风吹的飘散.

我们开始忙活起来,大壮把支架什么弄好,我去车里拿食料,那些女孩子围在一起看江.

我和大壮两个男人在那里干的很是勤快,感觉这些女孩子都是我们的,于是特起劲,大壮一边支架子一边笑着对我说:"我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这么开心,自从你上大学,我高中下来后,一直没什么开心的,现在又有了高中时一起来江边的感觉!".

"你们早点结婚吧!",我一边拿木炭,一边对大壮说.

"不想结,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我爸妈很喜欢菲菲,说我要是辜负了她,我今后就别回家了,其实--",大壮一笑说:"他们感觉我从小就花心,其实我这人也挺好的,我现在真的是喜欢菲菲,她是个好丫头,我以后要好好对她!我现在才知道,跟那些随便的女人在一起鬼混,没什么好的,过后什么也没留下,都是失落,浪费自己!".

"恩,这就对了!",我笑笑说:"你说我们都这么大了,真的不是孩子了,都是男人了,女人其实都挺脆弱,无助的,一个女人活的再大,不仍旧是个孩子吗?我们这些大老爷们要是撑不起腰,还算什么啊!"

大壮点了点头,然后说:"小童啊,我一直都想帮你解脱,可我不知道怎么帮你,以前想劝你,现在不想了,你那种爱不是我能理解的,不过,我真不希望你这样,如果可以,你就去争取她吧,人活着不能跟喜欢的女人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啊!".

我低头一笑说:"我怎么不想,可是没办法了,你看我们这样,还能走到一起吗?她有阴影了,她即使想,也会感觉她对不起我,而我何尝不是这样,我都结婚了,以前跟她说的山盟海誓全部没了,我也没那个脸了!".

菲菲和她们走了过来,菲菲问:"两个小男人们,有没有搞定啊?".

我点了点头,大壮站起来,把菲菲小心翼翼地拉过来,说:"乖,风这么大,在这坐下!",菲菲被弄的有些不好意思,说了句:"干嘛这样?你被猪撞了啊!",大壮呵呵地笑,其他的女孩子起哄说:"菲菲,别不知好歹了,美吧你!",菲菲呵呵地笑,我看到她站在那里也笑,她又有了好的气色,我蹲在那里抬头看她,她站在阳光的照射下,十分的迷人.

我真想去抱她,什么都想,肉体的,精神的,都想得到她.

69.

我们坐下来,围在一起,拿出饮料,零食,边吃边聊.

眉姐坐在我的对面,而我负责烧烤那些肉类,我偶尔会抬头看她,她有几次跟我目光相对,我又把目光转回了那些在木炭火中不停地冒油的肉上.

菲菲似乎是个领导者,她说:"姐妹们,我建议,你们都在滨江找男人吧,我们一起在这安家,住在一起,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在一起玩,多开心啊!".

有的女孩说:"切,我们可没你那么命好,碰到的男人都不敢带出来!".

大壮油里油气地说:"哎,你们就是眼光太高,这样不好,到头来没准就嫁不出去了!".

她们说:"去,嫁不出去,也不会看上你!也就菲菲关注弱势群体罢了!".说着她们哈哈大笑.

我在那里听着,真是开心,跟她们在一起还算挺快乐的.

眉姐一直没说话,在那里默默地笑,我想她看到这群孩子这样也应该很开心吧,菲菲和这些女孩子真算懂恩情,她们把眉姐带出来,其实多数是为了让眉姐心情放松,能从不快乐中走出来.

我们喝着啤酒,吃着烧烤,聊着,大壮见我一直不说话,把话题转到我说:"哎,小童,听说以前菲菲喜欢过你?",他呵呵地笑.

菲菲说:"是啊,我就喜欢了,特喜欢小童,怎么地?",说着嘟起嘴.

我被弄的不好意思,说:"没有的事!".

菲菲又挑起眉姐的话题说:"哎,姐,你觉得小童怎么样?",她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是喜欢我和眉姐再有故事的.

她被问的很是紧张,愣了下,但马上说:"很优秀吧!",很简短的回答.

"说的具体点啊!",菲菲说.

眉姐一笑说:"问我怎么知道啊,你应该去问她的爱人啊!",说着,她很洒脱友好地笑了笑,但她没看我.

我不愉快了,低下头,继续去翻动烧烤.

突然我们都不说话了.

大壮叉开话题说:"喝酒,喝酒!".

我站了起来,对他们笑笑说:"有事,到那边去下!".

大壮说:"你小子就是多事,就在这尿吧!",他知道我想去干嘛,其实我不是,我只想走开下,一个人.

其他的女孩子笑的前仰后合.

我一个人走到了远处,然后走到了堤坝下,下面是一些圆形的石头,江水被海风吹的一会把石头埋没,一会把石头露出,我点上根烟,想到刚才她说的话,酸酸的,但我不会再多想,无聊地蹲下,我中学时候学校组织来郊游的时候,在这里捉螃蟹,我突然像个孩子一样,随便翻动了块石头,发现没有,又去翻,结果就看到了一个螃蟹趴在那,不多会,遍横行逃跑.

"你在找什么?螃蟹吗?",一个声音传来.

竟然是她,她站在我的旁边,我抬了下头,然后抿抿嘴,一笑说:"恩,中学的时候来过这里,有很多螃蟹!".

"现在还有吗?",她问我.

"恩,还有,好多,似乎比以前的都变大了,也更机灵了,不太好捉!".

"厦门也有,那的螃蟹特大的,在海边的礁石里,我小的时候也跟小伙伴去捉过,有一次",她笑了下说:"有一次,我的指头被一只很大的螃蟹咬破了,流了好多血,我爸爸见到后,疼坏了,我哇哇地哭!".

70.

我愣住了,她怎么会突然如此的转变,像个孩子一样地说.我抬头看了看江对面的阳光,很是刺眼.

我眯着眼睛说:"你是为了一个男人来滨江的吗?".

她没有犹豫,很自然地说:"呵,都过去的事了,我们是在厦门认识的,他是这里的,后来啊,呵,她遇到了一个喜欢的人,于是就走了,不过,他没来滨江,好象去了西班牙!".

"你还想找他吗?"

"不了,以前也没怎么想过,就是听他说这里不错,很美,于是就来这玩,结果很喜欢,就--".

她说的轻松,我感觉自己与她很遥远,她真的把我们有过的都忘了.

"恩,有些事情,不要多想,这辈子,认识什么人,怎样,大概都是注定好的吧!",我拣起块石头扔到江里,然后说:"上帝把你在把你投到人世的时候,他所用的力量,已经决定了你要落到何方!".

"恩,是这样,你成熟了!".

"谢谢你!",我低下头.

她不说话了,我也沉默了,好久,我突然站起身来,她就扑到了我的怀里,突如其来的拥抱,我傻了,但马上紧紧抱住她.

她不说话,只是抱着,我也不说话.

一切言语都是无力了,我们抱着,这是抱着,那是我与她最后的一次拥抱,很久,她在我怀里什么也不想说,我感觉到她的体温,她流泪了.

到最后她说:"为什么不告诉我那钱是你给的,为什么不说,你这个傻瓜,我知道你过的不好,一直都没好过,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你别怪我,我没有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我们不像开始的时候了,那个时候,我会残忍地占有你,可是现在不同了,你明白了吗?我们不管怎样都不可以了,我无法把自己的过去抹掉,我知道你不在乎,可我无法让自己回到过去,无法纯洁地在你面前,你明白吗?".

我什么都不想说,只想抱着她,静静地,体会这甜蜜,快半年后的甜蜜,一切真好,阳光温暖,我多希望我们可以一直抱着.

"我们重新开始吧,我跟她离婚,我也有过去了,你不用感觉愧疚了,好吗?我不能没有你,失去你,我一天都不好过,我想跟你在一起,想的厉害,什么时候都想!".

她突然离开了我,低下头,说了句:"对不起!".

我皱着眉头说:"怎么不可以呢,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美的,从未改变过,你想的那些都是多余的,是没有必要的,你明白吗?".

"对不起,是我不好!",她继续说:"我回不去了!".

我心中闷的厉害,真想大声地呼喊,可是却喊不出来了,她转身慢慢地往回走.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第13部
后一篇:第15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