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25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13部

(2009-08-15 19:25:28)
标签:

杂谈

想支持※江南美女※圈子的朋友进来一下http://q.163.com/hmzh512/poster/6323187/

 

 

小男人作品

 

60.

那时已经进入了夏天,眉女且穿着一件乳白色的衬衫,下面一条白色的露踝裤子,手上仍旧拎着那只LV的白色皮包,那包似乎已经有些旧了,与我当初看到时不一样了.她走在我的旁边,离我有大概一米的具体,我突然发现她其实并不比我高,那刻,她矮了好多.

有一丝凉爽的风吹过,她额前的头发被吹乱了,她没有去理会那些随风飞舞的头发,而是一只手扶着拎包那手的上面,散漫地走着,一副坦然的样子.

我们走了很久都没说话,街上的行人并不多,不时有车飞驰而过.我从她的左边饶到了她的右边靠路里面的位置.她并没有对这个举动牵引注意力,只是无聊地走着,一直那种迷茫的眼神.

是我先开的口,我点上根烟,抽了一口说:"妮儿还好吧?".

她没有马上说话,过了会,说了句:"恩,还好!".

我看了看她,她的眼睛里似乎有些伤感的东西,我似乎能看到她被我的话带到了大洋彼岸,想起了她的宝贝女儿,还有她的父亲母亲.

"你多注意下身体,好好吃饭!",我又说了这句.

"恩!",她轻飘地回答了.

这样似乎就没话了,我也不知再找什么样的话开口.

她说了,她问道:"你爸爸还好吧?".似乎我们都不想说那件最重要的事了.

"恩,挺好的,没事开始养花了!"

"多陪陪他!"

"恩!",我点了点头.

那感觉让人压抑的可怕,也许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可我有太多的话想问她了,但都不能问,也许有些话要一辈子埋在心里了.

当我再次去看她的时候,突然发现她也在看着我,她没有躲闪,挤出一些微笑说:"长大了!".

我被她说的有些怪怪的,她像对待一个孩子一样的说,而我已经不是孩子了,是个男人了.

"谢谢你!",我认为她那话也是夸我吧.

"不客气!",她转过去,问:"她还好吧?".

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怎么说都不是,但还是说:"还行吧,就这样!"

"什么时候要孩子啊?",她又是一笑,似乎她忘记了那些苦恼.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小惠不能生育,我说:"过段时间吧,不急!".

"早点要吧,你爸爸应该喜欢孩子的!",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她说起我家里的时候,我心里就阵阵发酸,突然又回到了三个多月前的情景,那里面有悲伤,有她的影子,也有感动,可都像上辈子的事了.

我没回答她,而是转过去,无法控制感情地问她:"能告诉我当初为什么离开吗?".

她没有回避,而是说:"为了你,也为了我!".

"你后来有没有--",我真是羞于问她,我想问她后来有没有想我,我想告诉她,这段日子以来,我几乎每天都在想着她.

"什么?",她问.

"有没有想过我?",我如少年时暗恋别人一般地胆怯,不知道为了什么,一切都平静了,为何还要紧张,还要害羞,从未体验过的初恋般的胆怯竟然在那个时候冒了出来.

我很奇怪地意识到,我有种落入少年般恋爱的境地.我也想,如果我们是这样的相识多好,一切从头开始,人生若只如初见,从头开始,多好,我想我会珍惜好多,明白好多,懂得好多.

不过也许要个前提,她跟我一般,是个二十四岁的女人,这不是对她年龄的在意,只是经历过这些后,我不能不承认世俗,环境,活着,这一些东西给我们带来的阻挠了.

她很久没回答,最后一笑,然后又抬起头说:"你是大人了,谁都回不去了!".

我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对,我们回不去了,我不知道我是怎样从一个莽撞的人变成了如今胆怯,委琐的人了.

我真想去抱她,去亲她,甚至做那些事,让激情把我们带到过去,可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下手.

大概走了很远,她突然停下脚步说:"回去吧,不早了!".

我不想就这样回去,我想跟她走到没光亮的地方去抱抱她,可是我不得不点了点头.我们似乎真的没法回去了,彼此都没那心境了,我想回到最初,可是自己也感觉力不从心了.

 

 

 

61.

我们沿路往回走.

"如果我不结婚,你会--",我豁出去说:"如果不结婚,你会想起以前的事吗?",其实我问的所有话,归根到底最想问她的是,她有没有爱过我.

"不会!",她很快地回答.

"为什么?"

"女人都会这么说!",她回答的很巧妙,似乎我是不懂女人了.

大概就在那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是小惠打来的,我感觉又像是梦,似乎我从来都不认识这个女人,可我又清楚地知道她是我老婆,我们是有婚姻关系的.

我本能地紧张,尽管我不爱她,但是还是紧张了,我没接电话,按掉了.

但马上又打来了,她说:"接吧,早点回去吧,别让她等!".

我接了电话,小惠开口就说:"我今晚有事,不回去了!",那段日子她经常有借口不回家,对这个,我从不多问.

我说:"好的!",她突然问我:"你在哪啊?"

我想我真不该撒谎,但没办法,我说:"在回去的路上!",路上有车,她应该可以听到声音.

挂掉电话后,眉女且已经走了很远.而我竟以为她还在我的身边.

我愣在那里没有走,看着她,她一直走慢慢地走着.

不多会,她停了下来,然后站在那里不动,我跟了上去.

我走到了她的背后,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就在她转身的时候,突然把她抱在了怀里,我想我没有机会了,就算是再一次不理智吧!

她僵硬地被我抱着,我以为会有改变,但她冷冷地说:"放开我吧!".

我没有放,也没有做别的事,感觉两人的身体还是离的很远.

她又说:"放开我吧!".

我放开了,我看到她的脸红了,她没有看我,很平静地转过去.

她仍旧没从打击中走出来吧,她无力,什么都不想去想了.

当我再次走到她身边的时候,我看到她哭了,脸上都是泪.当我看到她的泪水的时候,我控制不住了,皱着眉头对她说道:"别这样,你别这样,我从没改变,一直是你的小童!我爱你,爱你,我从没改变,我想你,我以为我能忘掉你,我也试图去努力过,可我忘不了,一刻都忘不了!".

她哇地一声哭了,然后扑到了我的怀里.

我们都没说话,我紧紧地抱着她,好珍惜,好甜蜜,我的泪也忍不住地出来了,可是这甜蜜并没有多久,她的理智来了,她平静地离开了,然后擦掉了眼泪.

"再不要联系了,答应我!",她说.

"不可能!",这个拥抱再次点燃了我的激情,我想我无法改变了.

"没有办法的,谁都改变不了!".

"我们从新开始吧,就当以前都没发生过,从新开始吧!",我凄苦地说.

她摇了摇头.

我想我是疯了,我说了句话,"如果,如果我现在不放过你,你会不会恨我?".

我幼稚地用这种挑逗性的话语来让悲伤的画面停止.

她没说话.

我似乎不想多去考虑了,看着她,我生起了一种欺负她的想法.

我再次抱住了她,什么都不说,去吻她,抚摸她,她没有动,像个木偶一样任由我的粗鲁行为.

最后,我停了下来,为自己的羞耻感到恶心.

她的泪再次流了下来,闭上眼睛说:"还要欺负我吗?".

我不说话.

她愣了会,开始往前走,我没有跟上去,一直走在她的后面,又回到公寓下面的时候,她走了进去,我愣在那里看着她的背影.

心里无限滋味,是苦,是甜,是酸,是怨,无法说清.

那些不知趣的侵袭,触摸,让我在第二天从公司拿了三十万给菲菲,并对她说:"告诉她,这钱是你问大壮借的!".

眉女且注定是不会收下这钱,但是因为这,我和小惠发生了最大的一次争吵,她做出了让眉女且无地自容事.

我想我是罪人,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62.

那晚回去后,我一直没有睡着,电视开着,一眼看不进去,只是躺在沙发上不停地抽烟.那个时候,我已经平静了,越来越像个结过婚的老男人了,我时常想"婚姻带给我们什么"这个问题,每次都有不同的答案,但在那天,我突然感觉到,婚姻和爱情不过一样,只是爱情刺激,婚姻烦琐,它在平淡无奇,甚至讨厌的生活中让一个男人变的平静.而爱情是让一个男人成熟.

一个小男人会被婚姻变的冷静,而爱情会让他变的成熟,这是我的体会.

她几乎时刻充斥我的大脑,在我思考人生,爱情,婚姻的时候,她总是在我的思维里不停地穿梭.对于这个女人,我不是不想去忘记,我也试图去忘记过,可就是忘不了,在我没认识她以前,我根本不会这样的痴迷爱情,也不会想到在我身上会有这种比传说中,书上,电视上演的要感动多的爱情.

到底是什么让我如此的迷信爱情,单单是这个女人吗?

我想也许不是,应该是她和她带来的时间,空间,以及那些和她参与的事件,是一种无法解释的环境让我痴迷,应该是这个.

我在深从此的意识里已经绝望了,可在浅意识里,我知道她是我最爱的女人,是我一生也许只会碰到一次的爱情给予的女人,逃不过了.

小惠去哪了,我几乎一刻都没想起,也许有人骂我自私,即使婚姻不顺,小惠并不像个贤惠的妻子,你也不该这样的为了一个女人游戏婚姻.

我想我无法回答这样的一些问题,也许一张嘴就是我的错了,可是我无法让自己从那深渊里趴出来,我也不想趴了,陷到什么地方就什么地方吧!

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打了电话给大壮,大壮接的时候,似乎是和蓝菲菲在一起,他说:"于童,什么事啊,菲菲在呢,你可真会选时间啊!".

我说:"那正好吧!菲菲在你身边吗?"

"什么正好,你存心的是吧?"

"她在不在?"

"不在,去卫生间了,要找她,让她去你家!",大壮有些不开心.

我犹豫了下说:"这样,我想从公司里拿出三十万来,让菲菲交给她,但是我又不能让她知道是我给的,所以想让菲菲说是从你那借的,要不你直接说是你借菲菲的!"

"操,你疯了,你脑子没坏吧,我看你跟她可真是般配,两个傻瓜,笨蛋,为了爱情,家破人亡才开心是吧?".

"钱算我的,我先抽出这些,应该不影响公司!"

大壮听了我的话,赶紧说:"哎,小童,不是这意思,我大壮是这样的人吗?只是我以一个比你成熟多的男人告诉你,不值得,没必要!".

"我想了很久了,我有必要,如果我不这样做,我无法对得起我自己,我无法给自己的过去一个交代,甚至无法对得起自己的人格!".

      

 

 

63.

"还***人格,我看你是鬼密心窍,你给我清醒下,等这事过后,等多年后,你会感觉自己的行为可笑,等你以后经历--",他降低了声音说:"等你经历了很多女人之后,你会感觉她们不过一个样,没那么多爱,都是玩玩的,那个时候你会用巴掌左右抽自己的脸,哭都没地方哭去!".

"那我问你,你说这世界有没有爱情?",那是我第一次认真地问大壮,不含任何玩笑的口气.

"有是有,可都是暂时的,是她爱你,你爱她的时候才有,可人家现在都不爱你了,也就是说你爱的那个人死了,你还这样干嘛?".

大壮可真***有能耐,似乎对爱情看的比我清醒,可是他改变不不了我,他说的我都赞同,我也知道,可我理解的爱情跟他不一样,我理解的是我要为自己的爱情找出口,我信这个,就不在乎那个女人怎么对我,只要我感觉我自己的爱情浪漫动人就行.

大壮不会知道这些话被蓝菲菲听到了,我在电话里听到蓝菲菲的脚步声,她走过来说:"混蛋,你真没良心,电话给我!".

她接过电话,改变了先前因为我那天得罪的举动而生的冷漠的口气,温和地说:"小童,你是要帮助眉女且吗?",她小心翼翼,似乎有些乞求我地问.

我没说话,她突然的出现,让我也愣了下.

菲菲以为我不帮她,于是着急地说:"小童,你帮帮她吧,我早想跟你说了,可怕你现在对她的爱不一样了,不知怎么说,但现在能帮她的人是你,我问大壮借钱,大壮说你不肯!".

***大壮,可真够厉害的,他这句话保护了他,看似保护了我,不让我在陷下去,其实在眉女且那毁了我.

难道眉女且知道我不愿意帮她,而对我那样冷漠吗?

我急忙问道:"你告诉眉女且我不想帮她的吗?".

"没,我怕她更伤心,什么都没说,我征求她找你帮助,她只是一笑,摇了摇头!",蓝菲菲在以前从不跟我讲眉女且,是眉女且要求的,可在那天晚上的电话里,她什么都说了.

她似乎有些委屈,哭着说:"小童,眉女且真的可怜,我知道,也许你在心里会有恨她,她当初那么快的结婚,但我跟你说,她不是大壮说的那种女人,你别听他的,他混蛋,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大壮见了菲菲就怕了,嘴里嘀咕了几句:"我刚也没说什么,又没说她坏话!".

"你一边待着!",说着菲菲继续说:"小童,她是爱你的,我们都知道,虽然她当时结婚了,但她并不爱那个男人,她只是想结婚了,感觉那个男人合适,被那个男人的举动打动了,以后可以有幸福,还有加上你家里当时出事,她不想再你母亲离开后,再去征求,搞的你家里更乱,她又知道你不会罢休,于是很多原因,很多原因才让她结婚的,你明白吗?也许我说不清楚,你能感觉到吗?".

我不会想到蓝菲菲会如此的通情达理,平时感觉她跟眉女且说说闹闹,有时还说眉女且的小坏话,可在关键时刻,我看到了她们的情谊.

而我最开心的是,最感激的是,菲菲说的真相,我对这个,一点都不怀疑,说我鬼密心窍,说我什么都可以,当时的我很是坚定眉女且结婚的原因,这与我一直在脑海中幻想的最合理的解释也是相同了.

突然感觉天似乎都亮了.

 

 

64.

菲菲又说:"她对那个男的当初只有感动,并没有对你那种爱,我们在一起,她虽然不说,但几次都为你哭了,你结婚那次,她听到后,开始笑笑,但有个女且女未发现她在办公室哭了,下午就笑着拉着我说去给你买个结婚礼物,我见到她在那选钻戒时的认真,以及你把钻戒退回来时,她的笑是那么的虚伪,最后就哭了,让我不要把这些告诉你!".

菲菲缓了口气又说:"还有一次,她突然问我说让我向大壮打听你妈妈的坟地,她说她想去献个花什么的,这些都是真的!她说她一直心里都想着那个阿姨,她说如果她还是个女孩子,一定跟你结婚,好好的,把你爸爸照顾好!".

我哭了,泪不停地滑落.

菲菲也哭了.

"小童,你帮助她吧!"

我擦了擦眼睛说:"需要多少钱才能把学校的百分之六十的股份买回来?".

菲菲说:"眉女且不想报警,把事情隐瞒了,你别误会,她怕事情说出去,她很要面子,她怕她爸爸知道,她不想去争,因为没报警,购买的那个人想把那买去开公司,眉女且从朋友那借了三十万,我们几个人也凑了十多万,剩下的钱本来她准备靠借的,你知道,我们开小吃店是不可能的,我们只是为了暂时养活自己,我爸爸在厦门是开小吃的!",菲菲似乎说的是一些没有逻辑的话,也许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想必她不知道我能出多少,于是语无伦次了.

"三十万够吗?",我问她.

"啊?",菲菲笑了,然后又小心翼翼地说:"真的吗?"

"如果不够,五十万也行,我再问朋友借!"

"够了,不用借!",突然大壮想说话,菲菲转过脸去说:"你最好别说话,你再说话,再也别想睡我!".

我的心情十分的好,感觉特别舒服.被她的话逗乐了,他们两个经常开玩笑,真像两个活宝,因为菲菲的话,我突然感觉原来到处都是爱情,他们也是.

我突然又疑惑了,我说:"菲菲,你说怎么给她呢!".

"恩,你给她她肯定不会要,她的性格我最了解,她撕破脸问谁借,也不愿意要你的钱!"

"这样,你就说是你借她的!"

菲菲马上说:"不行,我哪来的钱,她肯定怀疑!"

"说大壮借你的!"

"更不行,他开始都没借那么多,只给了我两万,现在突然这样,傻瓜也怀疑啊!再说,他没你那么的品性!就一畜生!".

大壮在旁边说:"菲菲,你少骂我两句,我又没说不借,如果这公司是我一个人的,我肯定借!"

"闭嘴!",菲菲又说:"再想想,有什么办法比较好!"

我突然想到了,我说:"你这样说,是你逼迫大壮的,说你怀孕了,说大壮妈知道了这事,如果大壮不借你钱,你就把孩子打掉,然后离婚,大壮没办法才借的,应该行!你对眉女且那么好,一心想帮她,她应该能理解!".

"这怎么行呢,我没怀孕啊,我才不给他生孩子呢!万一肚子大不起来,不就露馅了吗?".

"傻丫头,你就不能真要一个啊!".

大壮突然说:"对,菲菲就这么说,我们真要个孩子吧,我妈老跟我说这事了!".

我一下子明白了大壮这***,他尽管把爱情不当回事,经历了那么多女人,可还是想跟菲菲稳定地生活的,想要孩子的,这与我的逻辑没有矛盾.

 

 

 

65.

菲菲说:"屁,如果眉女且真的收下了这钱,没什么差错,我再考虑!"

大壮狗一样地说:"行,嘿!".

菲菲考虑了下说:"恩,这样应该可以,我尽量把话说的好点!",菲菲突然伤感了,她说:"小童,你这样,你不就什么也得不到了吗?眉女且不知道这是你为她做的,你会不会伤心?".

"不会!",我一笑说:"对了,别马上给她,一个星期后给,你先跟她说你去医院检查了,把前奏做的好点,然后说大壮带你去见他爸妈,一个星期后再给吧!".

菲菲愣了会,又哭了,她说:"小童,你真伟大,是个男人!眉女且是幸福的!".大壮在旁边说:"我也不坏!".

我笑了笑,然后说:"我值得了,我现在很开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滨江也有好男人,而且是最好的!",她的话,我明白,她知道眉女且的第一次婚姻失败在一个滨江男人手里.

大壮有些不开心了,说:"少暧昧了,你要知道,你是我的女人,赶紧挂,我答应小童,拿那钱,我们要孩子吧!".

菲菲开心地挂了电话,对大壮说:"等你有于童一半好的时候,再说!".

挂过电话后,我又陷入了沉思,但那段时间,我的所有沉思都是开心的,一切真美好.

事情办的很顺利,菲菲演的不错,她真的要了孩子,眉女且相信了,怀孕是真的,给谁都会相信,并且我的设计让她不会怀疑是我.

一个星期后,眉女且收下了那钱.

我想,她既然要了,一定会伤感,她想啊,大壮为了菲菲可以借钱给其他女人,而我却不可以,我要把这事隐瞒起来了.

不过,我不在乎这个,我想她知道那钱是我借的,但是我不在乎,因为我知道她原来是爱我的.

即使我们回不去了,也不再那么的失落了.

也许越是爱的深,我们才注定永远不可能了.

事情在一个月后,出现了突变,小惠知道了这事,她把事情都给毁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第12部
后一篇:第14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