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25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11部

(2009-08-14 19:06:19)
标签:

杂谈

小男人作品

 

51.

我们一起走出来的时候,她走在我的旁边,多么熟悉的感觉,以前她会在没人的时候挽起我的手,可现在没了,彼此保持了距离,她身上的香味还没有变,还是用CHANEL的.

出来的时候,外面有些风,她额头前的头发被吹乱了些,她转过身来,理着头发,宛尔一笑说:我送你回去!,她似乎是怕我提议去别的地方.

我点了点头.

我上了她的车,多么熟悉,以前老坐在她车里,并且在车里干过了那么多事情,可今日都与我无关了.

她没说什么,开动车,我第一次吻她,就是在车里,多么遥远了,那个吻让她害羞,但后来说她喜欢我的勇敢.我想再去找寻,看了看她的脸,下不了手了.

很巧的事,她把车在一个没人的路口停了下来.

我们彼此不说话,我错误地以为是不是我可以像以前那样了,我咬咬牙齿,转过身去,突然抱住了她,我想疯狂地亲吻,抚摸,可是被她推了过来,她的头发被我弄乱了,还是被我亲到了,也摸到了,可失落的要死,我想我真不该那样的莽撞,粗鲁,不知趣.

她为自己的推开感到愧疚,脸红的厉害,不知是害羞,还是被热情突袭.她把脸转到了窗外,过了会说:别这样了,都过去了!,我以为她是随便说说,于是又想靠近她,当我再次碰她的时候,仍旧被她推开了,她生气了,转过来说:你下去吧!.

为什么?为什么?,我任性了起来,为什么我连一个吻都不可以了.

没有为什么,我结婚了,我不想那样了,我想好好过日子了,他对我很好,我不想这样对他,不想失去幸福!,她有些生气地说.

她的每个字都像一把刀插入我的心脏,酸,疼,冷,慌的厉害.头都炸了,她结婚了,我没听错吧,她结婚了,那些甜言蜜语原来不过是开心时随便说说的.

我看了她会,怕该死的眼泪还会出来,吃力地抿嘴,一笑,推开了车门.

她的车在那里愣了会,开走了.

我站在大街上,像个失去魂魄的野鬼.

那是我们三个月后的第一次见面,似乎是又一个转折点,我们回不到过去了,这次见面证明我们回不到过去了,回不去了。

 

 

 

 

52.

我承认,我并不勇敢,我甚至不知道活着的真实意义,什么样的爱情才是真爱,怎样去处理爱情才是一个男人所为,这些我都不知道,就是今天也不清楚,总感觉那几年发生的事就像是恍惚的梦。

眉女且结婚了,她究竟为了什么,我永远不能清楚地知道,我的猜测是,她等不了了,她知道我们成不了,她也不想辜负我,她是这样说的,彼此分手也许是最好的,也许最有感觉的人并不一定要去用婚姻来证明什么,结婚的两个人未必是最有感觉的,只能说是最合适地建立起一个家庭去共同生活罢了。

那晚过后,我给她打了电话,我在电话里问她,想要她给个原因,想让她把我心中的结子解开。她什么都不想说,在我的一再骚扰下,她不开心了,尤其是那次她和她的爱人一起出来吃饭的时候,她跑进卫生间对我很不客气地说:“请你,我求你,别再打扰我了,过去的就过去了,你不要这样,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不舒服,如果你希望我过的好,你就别再打扰我,好吗?”。

我不知趣地追问她:“难道以前的都是假的吗?那些说过的爱都是假的吗?你从来都没认真过吗?”。

她说:“等你到了三十岁你就会理解了,那些爱没有假,可那是那个时候的爱,人受环境影响,现在的环境已经不适合那些爱了,懂吗?你不要活在梦中,活的现实点吧,日子总要过的,你还年轻,你这样一是辜负了自己,二是也扰乱了我!”。

那是她把话说的最重的一次,把我的爱情都毁灭了。我的心中全是苦闷,不解,甚至有愤怒,可全都忍耐住了,我最后跟她说的是:“也许是你说的,你讨厌我了,再不需要这个男人了,希望你过的幸福!”,尽管这些话很假,但还是要说。

她挂了电话,她说那爱没假,但是一个人爱一个人的时候的爱,不爱了就没了,谁都是自私的人。这是我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的,激情?可笑的激情,尽管我承认,是激情,可那些爱呢?那些激情带来的爱呢?

多年后,我知道,原来我们的经历造成了一切,她是我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而我却不知是她第几个男人了,她用她了解的那些男人的错误的观点来衡量我,把我归到了那一类。

我经历了几日的消沉,这次的事是我们之间的分水岭,从此以后两个人就是另一种关系了。

日子仍旧要过,我们还在同一个城市,2003年的春天就快要过去了,天气开始有点热,我们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

似乎一切还好,心中还想着她,但都平淡了,如果没人来点燃,不会爆发。我的生意做的还不错,当时服装代理还行。虽成不了大公司,但折腾的能过点小资的生活。

和我一起做生意的大壮很是厉害,他用一个月的时间把蓝菲菲搞到手了。

说下这之前的事,蓝菲菲是对我很有意思,在那一个月,她约我出去吃饭,我没答应,约我唱歌我也没答应,一是心情不好,二是我怕眉女且知道我和她有来往,我不想给她造成任何误会,我甚至还妄想眉女且还会回来,毕竟失去她的生活,感觉像是变成另一个人,重新活了次。

蓝菲菲有次电话里跟我说她挺喜欢我的,喝了酒,半真半假地说,我跟她坦白说:“我不适合你!”,她一笑说:“我知道,你喜欢眉女且!”,她叹了口气说:“她都结婚了,两个人很幸福,你还这样干嘛啊?”。

对于蓝菲菲不好讲述,那时了解的太少,我不知道她怎么会说喜欢我的,也许因为帅吧,这种小女生比较相信这个。

那次过后,她没再联系我,不久就跟大壮谈起了恋爱。我尽量避开跟他们吃饭。但那天还是被他们拉去了,蓝菲菲似乎早把我忘了,两个人很是甜蜜。

吃饭的时候,我们喝了不少酒,大壮搂着蓝菲菲说:“小童,你赶紧给我找女朋友,看我们多幸福!”,我能感觉他们幸福,在热恋中,两人天天晚上都要去折腾,大壮经常说蓝菲菲真重点,床上就是小野兽,逮哪吃哪,他傻傻地让我看他的肩膀,得意地说:“下面还有牙痕呢!”。

呵,那种甜蜜谁都清楚,激情,过了,还有什么。那段时间,我突然对性十分的过敏,很是讨厌,整个人的性欲都没了,很久没碰女人了,也不会想起,有几次自己解决是想着她的,荒唐可笑。

但只有她能让我来激情,弄过后就是失落,失落的要死,有时甚至会抱着被子,跟个女人似的,傻傻的眼神望着窗外。

 

 

 

 

53.

回到吃饭的时候,蓝菲菲一笑说:“你别要求他了,他还想着某个人呢,是不是啊?”。

“没,没!”,我隐隐一笑转移话题说:“还早,房子还没买呢!”。我说着,从包里拿出一皮包钱,把他们吓了跳,十五万。

我拿到桌上说:“菲菲,这钱你帮我拿给——”。我不知该怎么说,于是说:“拿给你们校长!”。

她皱了下眉头,“哎,这是怎么回事啊?”。

“以前借她做生意的,你给她她就明白了!”

“这钱是真的还是假的啊?”,她傻傻地说。

大壮骂了句“傻比”,把皮包拿过去说:“让你拿给她就拿给她,欠女人的钱不舒服,划清关系好!”。

蓝菲菲被大壮镇住了,于是乖乖地收下了钱。

看着蓝菲菲这么乖巧听话,顿时羡慕起大壮来,似乎找个比自己小点的女孩子会更好吧。

我听人家说过:男人跟女人啊,谁比谁小,谁会痴情,谁会受伤,这事多数的事。男女交往要技术,年龄就是经验,你斗不过年龄大的。

吃过饭后,我问了蓝菲菲句:“她最近怎样了?”。

她撇着嘴说:“你要听啊,听了不会生气啊?”。

“不会,说吧!”,我点了根烟。

“她挺好的,天天都很开心,说她老公对她很好,很体贴,天天都乐开了花,气色也好,据说还要再生个孩子呢——”,蓝菲菲说到这儿,被大壮拦住了,大壮说了句:“你***少说两句,行不行?”,大壮看到我脸色变了,刷白。

我低头在那里想着什么,我记得,她当初说过,她不想生孩子,感觉年纪大了,还问我如果不给我生孩子,我会不会生气,我说我不会,很果断地说。

可想不到,她竟然改变了当初的想法。由此,我感觉自己很惭愧,与那个男人比起来,我做的太不男人了吧,我开始对那个男人好奇。

我继续问:“她——她老公具体怎么样?”。

蓝菲菲看了看大壮,想说又不敢说。

我笑笑说没事,说吧,我怪好奇的,我装出洒脱,毫不在意的样子。

“恩,很好了,看起来挺斯文的,戴着眼镜,大学老师!”。

我点了点头。

说着说着,蓝菲菲突然拿出手机,她笑笑说:“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我打,你听她声音啊?”。

“不,不要了!”,我突然很是紧张。

可蓝菲菲说:“不是你的事,是我跟她说我明天要跟大壮去蜜月,请一星期的假,跟她说下!”。

她拨了电话,我紧张了,似乎这个女人就在眼前,尽管是将要看到一个人跟她通话,可还是紧张了,我拿烟的手乱了几下,坐在那不太舒服。

蓝菲菲故意开了扬声器,我听到了她的声音,顿时紧张起来,那声音犹如美丽动人的音符在空中穿梭,最后落到我的心里,心被震砀着,又惊,又喜,又失落。

蓝菲菲先说了请假的事,接着说:“我跟大壮在吃饭呢!”,她看了我下又说:“哎,你知不知道还有谁啊?”。

那边说:“谁啊,不会是他家人吧!”。

“不,是大壮的朋友,那个小童!”,蓝菲菲迫不及待地说。

我听了,赶紧皱眉想阻拦她不要说。

那边沉默了会,过了会说:“哦,是吗?很久没来往了,他应该都结婚了吧!”,她说的很平淡,我什么都能明白。

“你不想跟他说两句啊?”,蓝菲菲是故意的。

我赶忙挥手,电话里说:“哦,不用了,你们吃吧,我要给老公做饭呢!”。最后那句话似乎是故意的。

蓝菲菲也知道没趣了,挂了电话,我愣在那里,看了看大壮,我生气了,大壮转过来就骂蓝菲菲,“你嘴那么贱啊,你就不能不多嘴啊!”,蓝菲菲挑了挑眉头。

我拿起衣服,说了句:“我先走了,你们玩,你们回来,我给你们接风!”,大壮说:“哎,小童,你别生气啊!”,我笑笑说没。

心再一次受到了伤害,她过的幸福,还好,幸福就好。

走在午夜的街道上,不知要往哪去,一个人走了,自己还没有着落,突然就想到了母亲,她与我说过的话,我想,我不能让我爸再老等我了,既然一切都过去了,干嘛还这样呢?

几天后,我跟小惠走到了一起,小惠,我开始的时候说过,我们两家住的不远,她当时在商务部门工作,当初我姑妈一直促成我们,我答应了。

我从没想过要结婚,可是却鬼使神差地结了,一切又像是梦。如果眉女且仍旧一个人,我会等她,如果她还爱我,我会等,可一切都不一样了,那幸福,我追不到了,我不能在梦里活着,压抑地活着,我应该现实,这世界有那么多人结婚不是本意,可是却结了,也过了那么多年,不就是那么回事嘛!

这也许是我一生的错误,我年少莽撞地去跟一个人结婚,当时应该有自暴自弃,报复眉女且的意思,心冷了,想,我是做错了什么,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可以这样,我也可以,今后如果再相见,我一定让你后悔!

你千万不要对我哭。

我真的不懂女人,以为从那些爱情的感觉里得来的回击方式是最美的,浪漫的,甚至是心碎的。

      

 

 

 

 

54.

也许你这辈子注定认识什么人,跟什么样的人成为朋友,跟什么样的人成为情人,跟什么样的人结婚都是注定好的,即使经历再多的挣扎,到最后你还是会被安稳地放到一个人的身上。

刘小惠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心气高,很是虚荣,我是从小就认识她的,对她很了解,我姑妈最终还是撮合了这门婚事。那天,我一回家,就见我姑妈在我家里,见到我叫我小童,她让我到她身边坐。

我坐过去看了我爸一眼,我爸在抽烟,我妈过世后,他一直这样,烟不离嘴。

我爸先说了句,“小童,以后家里的事,你多听听你姑姑的!”,我点了点头,我姑妈接上话说:“上天小惠妈又跟我说起你了,说她家小惠想联系你,我给了她你的号码,你若没事,跟她去看个电影什么的!”。

我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第二天,我接到了刘小惠的电话,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一个人了,我跟她的记忆都是小学的时候的,后来她去外地上私立学校,又去上大学,就没有多少联系。

她很是随和,直接了当地约我出去,开始对她的感觉不坏,可是女人是很奇怪的,基本在恋爱的时候都喜欢伪装。

那天我们去酒吧喝了点酒,她似乎还是那张娃娃脸,不同地是,脸变的像女人了,除去浓浓的妆,看不到有什么变化。她很开心,见到我就是那种特怪的眼神。我以一个男人的本能反映在她身上搜索可以让我性欲萌发的冲动,可是到最后没发现有多少,胸前的两个奶子是够大,可实在与脸不协调。

她跟我聊的多是她的工作,说她在单位如何,最近滨江的经济如何,搞的自己跟多大的官似的。她又说她买了辆车,北京现代,说她现在过上了理想中的小资生活,特有情调。

我笑着听她说,她喝了不少酒,感觉特能喝,官场上的女人都是这样,尽管她还算不上什么官,但已沾染了那种嗜酒的恶习。

最后她似乎喝多了,我感觉到她是那种很“想”的女人了,她挑着眉毛,眼里露出暧昧地开始提旧事,说我以前不给她面子,她以前挺喜欢我的,我不搭理她,我只是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你不喜欢一个女人,看了多久都不会喜欢。

我们出来的时候,她要我上她的车,我说我走回去,她一下子就不开心了,有些生气地说:“你不要这样,你看不起我你就说,我哪点——”,我看了看她,笑了笑,我怕在姑妈那里说不过去,家里出事后姑妈一直照顾我和爸爸。

上车后,她冷笑了下,“去江边玩!”,我听到这句,突然就想起了那个人,滨江的江边不知道给多少男女提供了幽会的场所,女人大概都喜欢这情调,在这种虚伪的情调下做什么都是浪漫的,甚至做爱。

那晚,在滨江边,我上了她,她真的很想,坐在车上,动手动脚,你还真看不出来她有这能耐,我想如果她是个漂亮的女人,她一定比眉女且更有吸引力。

坏女人是魔鬼,男人都逃不过,只是她的脸实在不怎么样。有些女人长的不好,但老实,听话,不张扬,还比较能引起男人的好感,可她不是,不漂亮,而且喜欢张扬,自恋。

我索性省去了她很多的心思,我想到了和眉女且的那些事,越想越不舒服,那些风花雪月都它妈的滚吧,所谓的浪漫,爱情。

我翻身压到了刘小惠的身上,她很开心,快活的要死,在那里劈开腿,身上的肉晃动着,她在那里放声地撕叫。在黑暗中,她还不错,我那黑暗的灵魂在她的身上得到了长久以来的压抑,我们都是需要,这没有什么,爱情哪有,两个人干的天翻地覆。

      

 

 

55.

最后我趴在她的身上,我有过偶尔恶心的失落,坐在车里抽烟的时候,我望着远处船上的灯火,想到了什么,突然豁然开朗,明白了好多,一切都不要那么的死心塌地,人是孤独的,永远别想有人去理解你,人生不过如此,自己对自己好就行,不管是谁都是孤儿,自己的内心永远只是自己一个人。

上帝让你经历的事情,经历的人,一定有他的道理,他肯定是想让你明白什么,一路走来,一路明白,到最后就知道为什么活着了。

那刻,我感觉自己变了,从没有过的通透,原来,我们都在彼此从未交错地活着,所有接触的形式都是假象,结婚未必不好,也未必意味着背叛什么,想到这,我突然想到那个女人,她是不是也这样想,如果她能这样想就好了。

我想她经历了那么多,应该能明白,所谓的婚姻,它到底能够带给我们什么。即使她真的是那种需要激情,对爱情失望,不信任的女人,难道她的骨子里又不需要爱吗?

所有人都在找爱,可断送爱情的都是自己。

小惠很开心,被干过的女人,那个时候都是如此。

多年后,我明白,再坏的女人在被男人干的开心的时候都会很温柔,这句话真的很对,可以说女人被干的开心的时候都会很温柔。

可是人活着不能总是做爱,不能总是有那么多激情,所以在激情的日子里女人都很温顺,但当柴米油盐来的时候,当对一个人腻味的时候,所有的争吵,矛盾都来了。

我们就这样好上了,至少可以跟她做爱,她也喜欢,我对她永远都没有对眉女且的那种心动。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小惠结婚,当时的我已经很世俗了,一是有了她的关系生意上会好些,二是我对所谓的爱情失望了,何必再去找爱情,再去找个有爱的人结婚,再说,即使有爱,经历了结婚就会好吗?婚姻会把再美的爱情抹杀掉。

人都是神经质的动物,说结婚就结婚了,我想我不是报复眉女且,说不清的原因。在一个月后,我们就结婚了,当时她爸妈也很希望她结婚,我当时并不明白她为什么跟我结婚,如果说我长的还可以的话,实在没必要,我也没发现她多爱我。她家很有钱,她和她爸爸都在政府部门工作,实在没必要的事。

我们按照一向的惯例,家长见面,送礼,定婚,最后结婚。

我和我爸爸姑妈去参加的定婚宴,她们家来了不少人,我爸爸感觉有些面子过不去,但他还算高兴,他认为至少我以后可以有个好岳父了,自己的路轻松了,他那样一个老人那时只求我能过的好点,他活着怎样都无所谓,他一直逃不开失去我妈妈的悲痛。

几乎全是我姑姑代表我们说话。他们家的人很是神气,对这个,我什么都不在乎,当时即使是一个再普通的女孩子,我都会结婚。

婚礼越来越近,我的心还不死,在快结婚的时候,我跟大壮和蓝菲菲知出来吃饭,蓝菲菲似乎有些伤感,她指着我就说:“你一个男人活到这地步,算你狠!你要想结婚,我随便帮你找个都比那女人好!”。

大壮也不理解,说我肯定是贪图那女人了,不过他又说最起码以后生意有照顾了,要发了。

我醉醉的说:“不管***,我只图今天开心,哪管以后!”,我说着说着就说到了那个女人,我借着酒劲对蓝菲菲说:“她还好吧,我要让她看看,我也是随便的人,我跟那女人就是床上的事,我比她会玩!”。

蓝菲菲叹着气说:“何苦呢?在我们厦门,你这样的男人会被唾骂的,你不像个男人,她三十多岁,她成熟的很,你想这样跟她斗吗?你能玩过她吗?你别傻了!”。

那天我疯了,我喊着:“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为什么要这样,我为什么要遇到她,我是想忘记她,一直都想,她折磨的我好苦,可是我忘不掉,忘不掉你知道吗?你们谁能理解我,理解我心中的苦闷,我是傻,我迷信爱情,我孩子气,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蓝菲菲哭了,她被我吓坏了,抱着大壮,大壮安慰我说:“小童,别多想了,结就结了,再说也不坏,小惠那丫头也不错,人家挺好的,你这样对不起人家小惠!”。

那晚,我们三人,喝过酒去唱歌,还没来及,接到小惠的电话,她很不客气地说:“你在哪啊,打你电话都不接,快回来!”,当时我已经跟她同居了,我对大壮笑了笑说我要回家了。

也许并不坏,是的,不坏,我们结婚了,房子多半是小惠家出的,对这个,我父亲一直愧疚,他说他没能耐,连个房子都不能给我买。我安慰我爸说我也拿了将近一般半的钱。

结婚那天,我爸爸喝了不少酒,我姑妈怕他想起我妈于是就早早送回了家,后来我听我姑妈说他一人在家哭了很久。

我也意外地收到了眉女且的礼物,她送来了一对戒指,我想我不能收下她如此贵重的礼物,我也怕小惠会怀疑,于是就让蓝菲菲送了回去。

蓝菲菲说:“小童,眉女且似乎有心事,她最近不太好——”,她还没说完,大壮就堵上了她的嘴。

我只是一笑,一切都回不去了,我真的不是孩子了,即使她还想着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她当初又会想到我的感受吗?

经历了大概三个月的比较友好的时期,我感觉结婚不结婚并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和一个女人住到了一起,每天吃饭,做爱,偶尔也随便聊聊!

只是后来的事情,让我彻底无望了,小惠隐瞒了我,她有情人,一个老男人,有家庭,闹的沸沸扬扬,她家人想让她早点结婚,阻止她跟那个男人的关系,所以才那么顺利让他们的女儿跟我结婚,再后来,我知道了另一件事,她跟过的男人太多了,吃了打胎药多了,不能生育。原来我们的结婚都不是自己的意愿,多么可笑,我在知道后,并没有多少生气,离婚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伤害了跟我有关系的人了。

这都是后来的事,我们还是度过了三个多月比较平静的时期,这三个月,眉女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注定是个受伤的女人,不管她怎样,她是个悲剧人物。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第10部
后一篇:第12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