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25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9部

(2009-08-08 10:22:05)
标签:

杂谈

小男人作品

 

41.  

那一夜,我在医院守着母亲,十一点钟的时候,眉姐打来了电话,她哭了,一边哭一边说:“小童,你说给我好消息,为什么这么久都不联系我,是不是不要我了?”,我知道她是个很要面子的人,我不给她电话,她憋了那么久,才给我打来。我想哭,但压抑着说:“宝贝,没事的,很快就会好了!”。她听出了我在欺骗她的口气,急忙问道:“你告诉我吧,没事的,我没事,什么都不怕,我想的开的!”。我犹豫了很久,说了句:“姐,我妈病了!”,在我脆弱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叫她姐。她听了急忙问道:“很严重吗?”,从她的话语中,我听出了她的紧张。“不太严重,不严重!”,我哆嗦着说。

“不,你骗我对吧,很严重吗?需要钱吗?”,她急促地问。我说不要,她继续问:“你们在什么医院,快告诉我?”,我告诉了她,我需要她。

她在十分钟后感到了,没有化妆,头发有些乱,穿着一件风衣从过道那边跑来,我坐在门外的椅子上。她在拐弯口见到我,先是一愣,然后又跑了过来,我站了起来。

我看着她,想哭,她抿了下嘴,把我搂到了怀里,她不再害怕别人看到,抱着我说:“宝贝,别哭,听话,别哭,有姐在,没事的,不会有事的,乖!”,我想我真的还是个孩子,那个时候还是个孩子,我给了眉姐什么呢,她这个无私的女人,让我想去抓,却感觉无比遥远的女人。

她帮我擦了下眼泪,然后低头看着我说:“妈妈呢?”,我控制了下情绪说:“在屋里!”。“我可以去看她吗?”,她问我,是在征求的口气。

我点了点头,我爸当时回家拿东西。准备我妈住院的事。

她跟我走进了屋里,我妈当时睡着了,眉姐轻轻地走到里面,她突然转过来对我小声地说:“我来的及,没买东西,过会去给咱妈妈买点东西!”,我一听就又想哭了。

她皱着眉头说:“不许哭,听话!”,她慢慢地坐下,然后拉了拉被子,轻轻地把我妈的胳膊盖上。

然后望了一会,我再仔细去看事,发现她哭了,泪水流了下来,但她立刻捂住了嘴,然后拿出面纸擦了擦。她是个心地十分善良的人,她容不得看见一点悲伤的事,尽管也许这没什么,她那刻还不知道我母亲的病多严重。

眉姐跟我出来说:“小童,很严重是吧,别骗姐,我都能看的出来!”。

我点了点头。

她从包里拿出了一沓钱,然后塞我手里说:“拿着,我来的及,身上就这么多!”,她又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然后对我说:“密码是我的生日,你拿着,里面的钱应该够!”。

我摇了摇头。

“傻啊你——”,她皱着眉头说:“你想让姐哭吗?你听着,有姐在,一定不会有事的!”。

      

 

42.

正在这时,我爸回来了,他平静了很多,手里抱着我母亲换洗的衣服。看到眉女且,他很是痛苦地笑了笑。

眉女且像个受到惊吓的孩子,立刻笑着,说:“叔叔,你好!”,我爸说:你也好!于是就进屋了。他没有看我。

剩下我和眉女且的时候,她很是痛苦,皱着眉头说:“小童,听女且的,不要再给家里添麻烦了好吗?”。

我没有回答她,静静地说:“没事的,你不要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不要改变,没事的!”,我是在安慰她,也是在安慰我,我明白她的意思,她要逃离了,要放弃了,而我也在安慰自己不要去想那些可怕的。

我们都是感情的动物,谁都不能伤害。

“宝贝,你回去吧,钱你拿着,我去给你们买点吃的,乖!”。

我让她不要去,她笑笑说没事,过了不久,她回来了,买了些吃的,我说我不饿,她劝我一定要吃,不然哪来精力呢?

她又走进屋去,小心翼翼地说:“叔叔,我买了饭,你也吃点吧!”。

爸爸说:“谢谢你,叔叔吃过了,你跟小童玩吧!”,爸爸把她当成了孩子,似乎也被她的表现感动了不少。

我有些安慰,眉女且也有些开心,我能感觉到,她走了出来,跟我说:“爸爸其实也不坏的,我能够理解,比你能够理解!”,她也说爸爸,我听了又是很开心,想想多美好啊,如果母亲没病,我们四个人生活在一起,多好。

那些让人心碎的日子啊,你不要逃离我,当我年近三十岁的时候,我请求你,再让我见到眉女且,见到我的母亲,也许永远再见不到的女人,还有来生吗?

我愿意尽快走开的这个世界,再回到那些温暖的夜晚。

眉女且在那段日子,做了她能够感动我们的所有事。她给母亲买了好多衣服,一直在医院陪着我,她很少跟爸爸说话,一直都看爸爸的脸色,只是一个人站在我们的周围,我的亲戚来的时候,她就有意去医院外面散步,在医院外面的那颗树下发呆,等我一个人的时候,她就进来。

她是个好女人,而我是个还不太懂事的孩子,活在懵懂中!

我想,她经历了这些,如果再看不到希望,她再也不想监守了。她后来的离开,那么突然,我并不怪她,是命运的缘故。

你们也许会骂我懦弱,但我只能说一点,如果我生来就是一个人,我愿意跟眉女且去任何地方,过任何生活,只希望有这个女人。

从性到爱,爱浓到了极点。

让人无法想象,有些事情,你是永远无法知道的,所谓的爱情,也许并没有来过人世,它随处不在,而又任何不是,只有你身临其境,闭上眼睛的时候,才能慢慢地感受。

      

 

 

 

 

 

 

 

43.

在眉女且的帮助下,我们带母亲去上海做了一次复查,在那几天里,全是眉女且一人张罗,跑东跑西,拖上海的朋友,来不及吃饭,睡觉,让我们都看在眼里。

检查的结果让我们绝望了,母亲的病无法治愈。但眉女且并不甘心,她说要带母亲去美国治疗,母亲没有同意,她是个接受过教育的人,她知道自己的病情,去了也只会添麻烦,父亲大概是想尝试下的,但他也不大愿意接受,毕竟他不想接受眉女且太多的帮助。这其中的意思,男人都会明白,他想必认为这样也是拿儿子做一种无形的交换。

眉女且和我们度过了平静,默默无闻的一段时间,一直陪在我们的左右,她想用她的行动感化父母。其实母亲在那个时候,心里早已有了自己的打算,她接受了我们,并且希望我们能在一起,她似乎看的比较长远。

那天,母亲当着我和眉女且的面说:“小眉,小童,你们结婚吧,我会说服他爸的,万一我走了,就——”,眉女且听到这话,就哭了,呜呜的。她虽然活到了三十多岁,但毕竟也是个没经历过太多生死的人。她害怕见到那一幕,她怕我无法去面对那痛苦,或者她知道,若是母亲离开了,她更是没有多少希望跟我在一起。

“阿姨,你别这样说,不会有事的,你安心养病,别的什么都不要想!”,眉女且拉着母亲的手,贴在胸口说。

我妈又说:“乖,这些日子,谢谢你陪着小童,你做的一切,阿姨都看在心里,谢谢你,以后帮我照顾小童吧!”,我听了这话,鼻子发酸,再也控制不了,泪流了出来,叫了声:“妈,你别这样说,不会有事的!”。

眉女且点了点头,抿着嘴巴说:“阿姨,咱们不说那个,小童很好的,是个好男人,我会好好照顾他的,但我也要照顾阿姨,以后我就是你的女儿!”,她没有说是儿媳妇,我看的出来,她没有底气。

我妈看出来了,她微微地笑了,夹杂着痛苦,但还是笑了,她平静地说:“不,是儿媳妇!妈是过来人,知道什么是好闺女!”,我妈摸了下她的手说:“小眉,叫我声妈来!”。

眉女且喜极而泣,犹豫了下,很是珍惜地喊了声:“妈!”,我妈笑了,开心地笑了,可爱让人怜爱的小眉扑到她的怀里。

瞬间感觉自己是男人了,无比的男人,一个成熟女人可以让一个男孩变成男人,母亲的离去更是可以,两样都经历了,以后应该是男人了。有人说,有母亲在,男人都是孩子,失去了母亲,就是男人了。这话真的那么有道理,让人感觉到淡淡的苍凉。

但是若想结婚根本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阻力来自父亲,几个叔叔,以及姑姑,外婆家的人。他们反对,并且说母亲其实心里并不愿意我们结婚,她是因为疼爱我,没办法的事。

那天晚上,我和眉女且出去到医院外面,母亲要跟我爸他们说这事,我和眉女且在外面等待。

出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最近都忽视了这个女人,她同样憔悴了不少,也许我应该把她抱在怀里,但竟然有些尴尬,很久没靠在一起了。

两个人走着,走着,眉女且突然转过身来说:“小童,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会遇到你,是不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上天牵连到了你的母亲!”,她说的痛苦,似乎在指她比我大那么多,竟然玩弄一个小她九岁的男人,她认为那是不道德的,是罪孽吗?

“不要瞎说,母亲的病已经半年多了,跟你没关系!”,我走到她跟前,周围没人。

“别这样!”,她见到抱她,突然皱着眉头说:“都是人!”,我竟然放开了。放开后,发现,其实她很想我的拥抱,但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办。

“最近学校怎么样?”,我问她。

“没事,很好,这个你不要操心!”,眉女且转过来说:“你工作早丢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低头,然后抬起头来说:“那也许是我太过孩子气了,不能怪你,你让人上瘾的,没法再去工作!”。

“傻瓜,以后不许这样,你给我听着啊,以后不管怎样,你都不要放弃自己的事业,要明白才是重要的,一个男人要有自己的事业,不是为了什么钱,而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责任,你要拼搏,要奋斗,我要看你成为一个堂堂的男人,知道吗?”,她的话似乎在暗示什么,也许以后没有她的日子,我要把所有的悲伤都投入到事业上去。

 

 

 

 

 

 

 

 

44.

后来,我的确也做了回有钱人,但那些经历让我再不愿去回忆,如果讲述只讲述一次。

她又说:“小童,不管妈妈怎样,你都要振作,也许那悲痛不是此刻可以理解,明白的,但要振作,我知道你心里所有的痛苦,恐惧,可是,人活着都逃不过,该怎么面对就要怎么面对!”。

我想如果没有眉女且,不是她的陪伴,不是她的迷惑让我麻木,我会痛苦的要死,可奇怪的是,在我以前的假设中,如果母亲离去,我肯定会活不下去,可在认识了眉女且后,我麻木了很多,我感觉并不是那么可怕了。

我真的认为,认识眉女且又是上天的安排,或者母亲的安排,她想让我在知道她要离去的时候的安排,找一个女人来麻木我,让我不要太难过。

“小童,你相信命运吗?”,她说:“你相信人活着是受到某种力量的支配吗?”

“我信,生活太离奇了,让人想去愤怒,可总也找不到出口!”

“有一天,你会对别人讲述我们的故事吗?”,她问我,微微地笑。

“不会,如果讲述,只讲给将来我们的孩子听!”,她听了不说话,叹了口气:“小童,我跟你说,我离不开你,是对你那种感觉的迷恋,依赖,不是别的,我也曾好奇过,因为刺激什么的,接近你,但那些都远去!”

“恩”,我点了点头。

她又说:“知道吗?生活永远比电影里,电视里,小说里写的故事离奇,因为它没有任何逻辑可寻,它没有前因后果,它在你最想不到的时候,发生了最离奇的事情,可以说是前后都不搭调的,因此它永远不会圆满,连电影里那些伤感的圆满都没有!”,眉女且说的伤感,她是个偶尔诗意的人。

她的意思我能理解,我和眉女且的故事跟母亲的病重也许没有任何逻辑,不在正常的故事范畴里面,但它们却发生了,这就是我想要重复眉女且当初说的话。

生活比故事离奇,没有任何逻辑。

她在别人面前从不脆弱,在心爱的人面前孤独的像个孩子,外刚内柔的女人,也许注定了她的孤独,她很难找到能理解她,贴近她心灵的人。

如果当初不是母亲的生病,我是不是可以跟她流浪天涯呢?

我想我会,可是所有的假设最后的结果也许只有一个,我们的分开与母亲无关,母亲是慈祥,善良的。

是一种世俗的力量,如果说可以容纳下年龄相差的两个人,母亲不管怎样,我和眉女且都会走到一起。

人害怕的不是自己活的如何痛苦,而是别人的目光,这不怪人,就怪一种无形的力量,它慢幔在人们的心里形成了一种错误的观念。

那晚眉女且的话似乎是在作最后的告别。

最后,她突然转身,扑在我怀里,死死地抱住我,什么话也不说。

她比我懂事,正是因为她的懂事,我的年少,世俗的逼迫,上帝的玩笑,造成了后来的一切。

我不知道的是,她早已做了决定,她留下来陪我,更多的原因,只是要离开时的报答,她那个时候并不指望跟我在一起了。

她突然消失了,因为外婆家亲戚的话,她瞒着我和母亲,突然消失了。

她知道也许我们会成功,但那很苦难,伤害了很多人。她如此的美好,而她却要离开了,当母亲说服家人,父亲同意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结婚了。

      

 

 

 

 

 

45.

亲戚们走后,我们慢慢地走回病房,眉女且在外面等我。我进去后,看到父亲冷冰冰的眼神,以及我妈那凄苦无力的面容。

我不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几个外婆家的姨妈出去跟眉女且说了什么。那些话也许再一次让眉女且绝望了,或者是眉女且很是明白那些世俗的道理,她妥协了。

我爸爸把我叫了出去。

“你是不是疯了,我们已经够容忍你了,你还要怎样?”,他怒吼着。

我低头不语,我是有错,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无法明白,直到今日,我都无法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只不过爱上了一个人,很巧的是,她比我大九岁。

我爸又说:“如果家里没出事,还好,天都快塌下来,你知道吗?知道吗?”,我爸是愤怒,是心痛,是对我的仇恨,如果我不是他的儿子,以他的脾气,我肯定要吃他的拳头。

我牙齿咬着嘴唇。

“爸,我们先不说这个,只是我妈希望我们,我没想气她,我不知道会这样!”,我跟他解释着。

“你少来,你妈那是疼你,她什么都不顾了,我们呢?你让我们以后把脸往哪放啊,不是我不通情达理,是现实,你明白吗?”,他抖了抖手说:“你若再提这事,再在这个时候,提这个事,我跟你断绝关系,你给我滚,永远不要来这个家,谁跟你都没关系,不孝,不懂事,作孽,不知好歹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他被气坏了。

突然眉女且跑了上来,她见到爸爸那样对我,愁苦着脸,赶紧说:“叔叔,对不起,全是我不好,是我不懂事,我对不起你们,我不好,请你别骂他,我答应你所有事,什么都答应,叔叔,别责怪小童!”。

我爸阴冷地看了看她,然后说了句:“你都三十多岁了,你怎么还不懂事呢?你到底要我们家怎样呢?他妈妈那样,你看不到吗?他不懂事,你不懂事吗?”。

“爸爸,你别说了!”,我抬起头喊道。

一个巴掌落到了我的脸上。

我没有感到痛,也没有怨恨父亲。谁都没有错,错的是我,所有的罪过全是我。

“滚,你们都给我滚!”,我第一次见我爸发那么大的脾气,也许天真的塌了,我真的麻木了,母亲快要离开了,而我还要这样放纵。我是不是真的被爱情,被性迷惑了呢?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眉女且看了看我,眼里是同情,是怜惜,是嫉恨,是无奈,全写在那张说不出话,而又有很多话要解释的脸上。

她转身慢慢地走开了。

我想我应该去拉她,但我没有,我不想找什么借口,是我懦弱,是我没骨气,是我狠心,是我什么都可以,如果是今日,我仍旧无法选择,在母亲要离开人世的时候,我选择了做一个孝子。谁都没有错,命运错过了我们。

眉女且走了。

那晚,我一人坐在走道里,午夜的时候,母亲趁父亲睡觉的时候把我叫了进去。

她摸到我,抱着我就哭了,她说:“小童,乖,妈妈对不起你,你别怪妈,我说服不了他们,他们不明白,别怪妈,妈反正就这样了,不在意什么,可他们在意,你也不要怪你爸爸,以后他一个人,也不好过!”,我妈哭的越来越厉害,我又哭了。

我擦了擦我妈的眼泪,她平静了下说:“乖,不哭,你几日在过道里哭,妈都知道,可是既然摊上了,没办法的事!”,我妈又说:“以后啊,这事过去了,若是你能有能力了,把你爸照顾好,你跟小眉就在一起吧,妈知道这次伤了她的心,妈对不住她!”。

我哭着说:“妈,你别说了,我长大了,我能处理好这事,以后都不要操心了,好好养病,医生说了,没事的,只要坚持治疗,会好起来的!”。

“小童,你的几个姨说想让你早点成家,在这之前,你给妈听着,妈不是要脸面的人,妈到今天才知道,活着干嘛给别人看啊,你自己让自己活的好就行了,不要听他们的,你要过你喜欢的生活,明白吗?”。

我点了点头,抿着嘴。

我生命中的两个最疼爱的女人都是如此的好,对我都是那么好,我想我应该感谢上苍,他带来了疼爱我的女人,至少在我二十三岁的时候,让我感动过,明白了,活着的道理。

后来我的姨妈们果然说了这件事,让我早点成家,趁在我母亲之前,让我妈开心,我当时动摇过,但我爸也没答应,他并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他最理解我妈,他也不想让儿子这样做。

眉女且那晚走后,就没联系我,我也跟她失去了联系,她走了,我问了她舞蹈学校的老师,她们说她去了美国。

那段日子,我活的像个被掏空的木偶,没有方向,不知该怎么办,我并不抱怨什么,只有太多的自责,在这个故事里,除我之外,都是受伤的人,我能理解。

我妈那段日子,发现眉女且走了,老是问我,不停地自责说是她的错,她说她真的不该在那个时候生病,是她对不起小眉。

一个星期后,我接到了眉女且从美国打来的电话。

我抱着电话急切地问她在哪,为什么要这样。

“小童,我给那卡里又打了十万,如果你们想来这边看病,我帮你们联系,我问过了不少这边的医生,虽说希望不大,但可以试试!”。

我没有回答她这个,一直追问:“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要离开我?”,我很是任性,不讲道理地问她。

“没有原因!”,她的口气让我很难受,变了,像个朋友,一个陌生人。

“难道一定要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吗?”,我咬着牙齿问她。

她听了这话,哭了,又回到了从前,用那种柔弱,无奈的口气问道:“妈还好吧,没事吧?”,她哭的厉害。

“她很想你,一直问我你在哪,她说是她的错,她——”。

“让我跟妈妈说话好吗?”,她问我,我点了点头,走到房间把电话给了我妈,我妈急忙接过电话,很是明白地强装欢笑,然后问了声:“是小眉吗?”,我妈很快急忙地说:“宝贝,乖,别哭,妈在这呢,很好,妈想你!”,我听到眉女且很是深切地喊了声:“妈!”,就哇哇地哭了。

“妈也想你,我很好,你回来吧,妈想看看你!”,那边说“恩!”。

她们没通多久,电话转到了我的手上。

眉女且说:“小童,你好好照顾妈,别多想了,别老担心我,你是大人了,应该知道该怎么做,明白吗?女且想你,不会不要你的,不要担心!”。

我“哦”了声,然后问她:“你回来吗?”。

“过几天说吧!”,她没有松口。

那段日子,她一直陪我,陪了我很久,时常打电话来。就在我妈一遍遍地请求父亲,父亲终于答应我们可以在一起,但不能结婚的时候,她没有答应回来。

我打电话给她,很开心地要她回来,她说她有事,来不了,说的是一些搞不明白的话,而我知道她不会回来了。

后来,我又知道,她是明白的,即使我们可以在一起,很多人也要承受痛苦,也要受伤,不会开心地看到我们在一起。

也似乎,她离开后,想的开了。

我没有怪她,无声地挂了电话,谁也不怪,这是没有道理去追问的事。上天不讲任何道理地带走我们想要的,不给我们原因。

今夜,当我讲述这些事的时候,我只想为自己的活着找寻借口,能够在黑夜里,无声地睡去。

故事在继续,所有的悲伤,快乐,都在无声的梦境里蔓延。。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第7部
后一篇:第10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