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41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4部

(2009-07-24 13:13:01)
标签:

杂谈

想支持※江南美女※圈子的朋友进来一下http://q.163.com/hmzh512/poster/6323187/

 

 

小男人作品

 16.
   很巧的是,我被公司派去了上海总部两个多星期,总部要抽一个年轻有为的设计师去那边培训,我被派去了。我想这是个机会,一是可以锻炼自己,另一个是可以排解痛苦,尽管这痛苦对我来说其实也算一种享受,但太让人受折磨了,我必须要忘记。
   这两个星期,我与眉姐没有任何联系,在上海,除了忙碌不停的培训,就是出效果图,工作很充实,的确也忘了不少,心变的平淡了,但我丝毫没有忘记去思念眉姐,从来没有。
   而且因为时间的累积,我发现我更想念她了。
   记得有一句话说:“如果你爱了一个人,不管她如何伤害你,你都会爱她,而如果你不爱一个人,不管她对你如何的好,你都不会爱!”,想想,爱情是残酷的,也是贱的。
   两个星期不算长,但时间还是让我们变的平静了。
   两个星期后,我从上海回来,我又开始笑了,经历了眉姐,我感觉我变的成熟了不少。
   回到滨江是下午六点多,一下车,我就接到了主任的电话。
   “你小子直接来滨江大饭店!”
   “怎么着,还给我接风?”,我想我一个小职员哪来那么大的影响力。
   “也算是吧,有客户请客,让公司员工都要去!”
   “谁他妈这么好啊?”,我笑着说:“行,我马上过去!”
   我推开了包间的门,立刻呆了,那个女人又出现在了我的视野,而且里面还有一些美女,公司里的员工并没有都到,来了五六个平时跟老板走的近的男的。
   我在那里发愣,那天她没有什么打扮,似乎还憔悴了好多,变的有些柔弱,但依旧十分美丽,妩媚动人了。她只看了我一眼,就微微地转移了视线。
   老板见我发呆,笑着说:“你小子快过来,发什么呆啊!”。
   我点了点头,突然眉姐身边的一个丫头站了起来,对我说:“你来这坐吧,我坐那边!”。
   很是突然,我不明白什么意思。
   我坐到了眉姐身边。像个木偶一样。
   接下来开始喝酒。
   原来眉姐又把学校的几间房子给公司装修了,并且在结束的时候宴请了他们。
   我又闻到了她身上那久违的味道,鼻子立刻酸酸的,但我已经不再那么任性了,没有表现出什么。
   那天眉姐表现的还好,喝了很多,那些男人都很开心,眉姐带了一些漂亮丫头过来。
   只有我,在那里老是抽烟,并且不怎么说话,心思全放在眉姐身上,老实说我应该开心的,可脸上总是死气沉沉的样子。
   吃饭的时候,我们没有说任何话。
   她似乎是喝多了,不知道是真高兴还是假高兴,其间有几次她微微转过脸来,但立刻又转了过去,我知道也许她不好意思,感觉尴尬吧!
   她的酒量的确厉害,应该是经常参加应酬的人。
   几乎和每个男的都喝过了,她停了下来,有人提议说:“跟小童也喝杯啊,他这小子挺能喝的!”。
   她抿嘴点了点头,端起了杯子。
   我一笑说:“不好意思,我今天头疼,不想喝酒,抱歉!”。
   她像触电了一样,立刻把酒杯放了下去。
   其他的男同事骂骂咧咧说我是装的,不给何女士面子。
   我什么都不想说,心微微地痛。
   宴会结束了,下面的安排是那些漂亮的舞蹈老师陪几个爷们跳舞。
   我什么也不想动,坐在下面喝饮料,看着那些男的搂着美女喜的跟屁似的。
   眉姐开始是和老板跳的,我第一次开始从骨子里讨厌起老板来,狗日的!
   一个丫头走到我跟前说:“哎,来跳个舞吧,跳会也许头就不疼了!”。
   “不好意思,我不太会!”,我推脱着。
   “没事,我教你,很快就会了!”
   “不好意思,你们玩吧,我真的——”
   她笑着走了回去。
   我望着眉姐,她几次看到了我,有些怨恨地转了过去。
   就在我低头的时候,她走到了我跟前,“跳个舞吧!”。
   我犹豫了下,灭了烟,走了过去,拉住了她的手。
   她害羞了,低着头。
   我们很平常友好地跳着,彼此的脸都转到一边,她的手还是那么的柔滑细腻。
   在黑暗处,在我们静静地舞步中,眉姐突然被我一把拉到了怀里。
   她呆了,抱着我,像个小鸟一样的温顺。她几乎没有一点力量,完全失去了平衡,软掉了。
  

 

17.

她哭了吗?我不知道,身子有些冷,的确消瘦了好多,单薄了,抱在怀里似乎失去了重量,她的身子在微微地抖动。

我有些不知所措,但又无比享受那刻的美妙。但时间并不能过多地延迟。在门口,我把她拉了出来。

外面是宾馆的走道。

她低着头,不敢看我,鼓鼓的胸脯微微起伏。一手摸着脸,一手被我拉着。

她竟然哭了,泪流到了手上。

我什么都不顾,抱着她开始亲吻,她被我抵到了墙上。

她没有反抗,我抱着她玩命地亲吻,到最后我甚至把手从下面伸了进去,裙子被退到上面,她的腿露了出来,皮肤很白.

她慌了,推开我,低下头,轻声的,急促地喘息着说:“别这样,有人!”。

我浑身都在发慌,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我突然跑下楼去,再次上来的时候,拿到了一间客房的钥匙。

她很是明白,没说什么,也没有放抗,我不费力气就把她拉了进去。

门被关上后,我们死死地抱在了一起。

 

18.

我抱着她像抱着一个久违的珍宝,一刻都不想放松,嘴在她的额头与脸不停地亲吻。

“你想我了吗?”,我问她的第一句话是这个。

“恩!”,她不停地点头,眼上的泪还没断,想不明白,她从一个少妇变成了一个小可爱,一个小妇人,一个可怜的小人儿。

“那你怎么不联系我?”,我问她。

她抬起头,皱着眉头,突然笑了,但马上又转过脸,嘟起嘴说:“你不也没联系我吗?女人怎么好意思先联系男人?”,她又笑了,抵着我。

我猛地再次把她拉到胸口,贴的更紧了,她“哦”了声,就贴着胸口,暖暖的。

我开始变的疯狂,什么都不去想,也不问她那时为何要那样对我,一切都在不言中吧。

她很配合,两人撕缠到了床上,我把她放了上去。

她跌到了床上,平躺着,手立刻盖住了脸,她害羞了,不想我在上面低头望着她。

我压到了她的身上,嘴立刻贴了上去,两人又死死地抱到一起。

快一个月没有碰她了,如今再碰,那感觉更是强烈。

两人几乎要刻进对方的肉里,疯狂着,几乎想去变态,撕打,她带着委屈捶打我,我捏着她的后面,她也捏着我,嘴唇似乎要肿了。

她慌乱地伸手去摸我那硬硬的下面,我迅速退掉她的内裤,她握着放了进去。

在一阵激烈疯狂疼爱的撞击中,我死死地趴在了她的身上,无力地喘息着,她哭了,我也哭了。

 

 

19.

我用手轻轻地擦着她的眼泪,望着她紧闭的双眼说:“你想我吗?”。

“恩”,她不停地点头,泪还在流着。

“不好意思联系我吗?”,我继续问,手把她抱的紧紧的。

她微微笑了,害羞的笑,嘴角弯弯的,把脸转到了一边,“谁让你不联系我了!”。

“还说我,是你让我滚的!”,我心里开心,嘴上故作抱怨地说。

“对不起!是女且不好,女且一直都很矛盾,你能明白吗?我不是那样想的,当时就是怕伤害你,想跟你断了,才说了那些绝情的话,你恨死女且了吧?”,她转过脸来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

“没有!我一直想你!一刻也忘不了你!”,我望了她那可爱迷死人的模样,立刻又突然压到她的脸上,她叫着,拍打我的后背说:“坏蛋,坏蛋,你这个小坏蛋,你让女且死吗?我完了,我离不开你怎么办呢?”。

我什么都不听,只是在她的脸上全面地亲吻,似乎永远也亲不够,她也陶醉了,舌头又伸了出来,老长,傻傻的。

但最后我被她咬到了,我大叫了声,她睁开眼睛笑了,“小坏蛋,小男人,让你再欺负女且!”。

我冷冷地看着她说:“你不是想让我欺负吗?宝贝告诉我,今天是不是你特意安排的,请他们吃饭是假,想见到我是真?”。

“恩!”,她点头承认了,又害羞地把脸转到了一边,淡淡地说:“你会觉得女且很没面子吗?我这么一个要强的人对你低头了!算是道歉吧,女且妥协了!”。

“不,我很喜欢,很喜欢这感觉,很疼你,想你,我这段时间几乎要死掉了,你不知道吗?想的厉害,哭了很多次!”

“不许哭!”,她一本正经地说:“以后给女且听着,千万别哭,女且最讨厌爱哭的男人了,要像个男人知道吗?”。

“知道!”,我呵呵地笑,然后伸手抓住了她的下面,她用手打了我下,骂道:“不老实的家伙,乖点!”。

“不,我不要,我就要动!”,我把她手拿过来,让她抓着下面说:“是不是感觉大了,比以前大了?”。

“恩”,她点了点头。

“想要吗?”,我呵呵地笑。

“不要了吗?”

“想咬它吗?”

她听了这个,立刻笑了,又带着害羞。

“想不想啊?”,第一次的时候,她就有吃过。

“恩!”,她抿嘴,闭上眼睛,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坐到她的胸部,把下面放到她的嘴边,她躺着,拿着我的放了进去,完全放了进去,头一抬一放的,我被她全部包裹了,吞没了,舒服的要死,我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发,嘴里说:“宝贝,我爱你,乖,爱你,爱你!”。

她一边吃一边不停地问我:“你爱不爱我?爱不爱?爱不爱?快告诉女且,只跟女且好,只做女且的小男人!”。

“恩,什么都答应你,一切都答应你,我是你的!”。

“你舒服吗?”,她在拿出的空隙问我。

“恩!”,我点了点头,“谢谢你!”。

在她的吞噬下,最后我微微叫了出来。

东西都被她吸纳了,她抱着我,摸着我的头,慢慢地抚摸,我能体会到她喜欢看到我高潮,并给我抚摸。

等我平静后,她突然笑着打了我下,然后微微张下嘴,露出那些白色东西,接着打了我一下,就跑下床去,一直跑到卫生间。

当我叙述这些情节的时候,我没有感到半点的肮脏,我想经历过的人都会明白。

那天晚上,我们在一起玩到了半夜,彼此的手机都被关了,没人我们去了哪,只有我们知道,我们开心地抱在一起,疯狂到死。

 

 

20.

最后实在是累了,我们抱在一起聊天,她趴我怀里,喃喃地说:“小童,我们怎么办啊,怎么办呢?”。

我一边抽烟,一边得意地看着这个女人说:“怕什么啊,呵呵,该怎么办怎么办,只要开心就好!”。

她突然转过脸说:“你要的只是暂时的吗?”

我知道她生气了,赶紧说:“不,我要娶你,要娶你!”。

“别傻了,你现在这样说的,你爸妈会同意吗?他们要是知道你跟我这样,还不气死,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不会的,我会跟他们好好说的,我们结婚吧!”。

“傻!”,她又转过脸来说:“女且不会缠着你的,女且现在想通了,不管你怎样对女且,女且都陪你,知道你不要女且了!”,她说的很伤感,我的鼻子酸酸的,立刻吻她说:“宝贝,别伤心了,要乐观,只要我们想,一定会的,我还怕你不要我呢,那么多男人喜欢你,我怕的,担心的,我小心眼,你又不是不知道的!”

“女且知道呢,你最小心眼了,其实很真正的事,你都会吃醋!小男人!小男人!”,她睁大眼睛陶醉地看着我,呵呵地笑。

“屁,以后叫我男人,在我怀里给我乖点,明白吗?”,我拍了她下屁股,她嘟着嘴,点了点头,“恩,何眉会乖的,你告诉我何眉好不好?是不是很迷人?”。

我对着她的朵说:“是很好,漂亮,又有技术,简直极品!”。

“那要是哪天我离开你了,你会不会想我,和别的女人那样的时候?”

“屁,不许这么说,我离不开你,我就要,我现在看别的女人半点感觉都没有,就喜欢你!”。

“但愿吧,女且说了,跟定你了,直到你厌倦女且了,有小丫头喜欢你了,毕竟女且没法跟她们比了,女且皮皱了呢,身材也不好了呢,呵呵,下面也没她们的紧了,你会嫌弃吗?”

“再说我打你啊,你别这样,你是最好的,当我看到你的皮肤时,特开心,你的皮肤是最好的,很有女人的味道,而且我说了,我讨厌小丫头了,不管从哪方面都讨厌!”

“恩!”,她呵呵地笑了,那天她真的像个孩子,故意让我夸她好多次,一面把自己说的自卑,其实更是想让我夸她。

她又说:“小童,我给你把钥匙,你没事就去我那吧,我们住在一起好不好?女且想要我们共同的空间?”

“当然好了,我几乎叫了出来!”

“别太开心了,不过呢,妮儿快要从美国回来了,跟她爷爷回来了,那段时间,不可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第3部
后一篇:第5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