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08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3部

(2009-07-24 13:05:36)
标签:

杂谈

小男人作品

 

 

11.
   那天晚上,我就住在了眉姐那,我们到下半夜三点多才慢慢睡去,早上睡到了八点,眉姐在我旁边拉着我的手说:"小童,快醒醒,上班要迟到了!"
   我迷糊地睁开眼睛说了句:"姐,今天,我不想去了!"
   她先是皱眉头,然后嘟着嘴说:"不会有事吗?"
   "没事!",我一笑说:"什么事都没!",说着,下面又想了,然后皱着眉头央求道:"我还要!"
   "坏蛋!",眉姐把眉头皱的更深说:"你坏蛋,姐不行了,浑身都痛!",说着她趴到我的身上,手摸着我的胸说:"小童,你不会爱上姐吧?"
   我似乎能听出她的意思,她好象不希望我爱她.
   我的心里有些难过,点根烟,抽了口说:"呵,你说呢?"
   "我想不会吧,你怎么会爱上我这样年纪大,又有孩子的老女人呢?",她把"老"字说的特重,似乎在强调,又似乎在说她不是老女人,只是想这样说说.
   "如果会呢?",我贴着她的耳朵说:"姐,我很久没有谈过恋爱了,也许会的,你看起来太不同了,是不是大女人对小男人都有特强的吸引力?"
   她摇了摇头,喃喃地说:"小童,你现在这样说,也许过了一段时间,就不这样说了,其实我们--",她不说了,抬起头,皱眉看我.
   "姐,你别告诉我你只要我一次,然后就把我赶滚啊,不会是一夜情什么的吧?"
   "不,姐不是这个意思,你别多想,姐其实--",她叹了口气,"哎,姐怎么跟你说呢?姐怕!"
   "怕?",我嘀咕着说:"怕什么,我又不会伤害你,如果你有什么心事,跟我说好了!",到我问那句话为止,眉姐也并没跟我说过多少她的事情,我问她,她都是一笑说:"不太想说!姐以后告诉你,好多呢,讲不完的!"
   她摇了摇头,"小童,你知道吗?姐从没跟过你这样年纪的人有过任何交往,感觉这次会是冒险,别人若知道姐这样,肯定会骂死我的,你这么年轻,还是个孩子!"
   "不许说!",我亲吻着她的脸说:"我可不怕,别人说就说,反正我喜欢就行!"
   那个时候,对眉姐,我也说不清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喜欢,是迷恋她的身体,还是真爱她,我想都有,但很难区分.
   她很体贴人,感情很容易沟通,并且她长的漂亮,而且身体的确很迷人.
   "那你能一直跟姐吗?",她问我.
   我一点没犹豫,"当然能,小男人跟定你了!"
   "那能结婚吗?",她耸着鼻子,亲了我下说:"小男人,告诉姐,能跟姐结婚吗?姐挺在乎你的,这两天来,姐跟中了邪一样,老想着你,你嘛,感觉小,可又有点成熟,跟别人都不一样!"
   我笑着说:"哎,姐,你跟过多少人啊?"
   她被我问住了,趴在那,不太高兴,最后说:"你在乎姐是吧,姐三十二岁了,你能明白吗?"
   她的话让我心痛,接着问她:"到底几个啊?"
   "小童,别问了,姐不告诉你,你起来吧,我们去吃饭!",她趴起来,转过身去.
   我心里难过的厉害,她恐怕也难过了,我难过是因为她的话告诉我,她也许会跟过好多男人.这不能不让小男人心痛.
   她难过什么呢?是对我的失望吗?知道我在乎了,而我心里的确有些在乎,不过还好,幸亏她没说,我还有自己安慰自己的余地.
   我从后面抱着她,她转头一笑说:"小童,以后叫我姐吧!"
   "你生气了!",我冷冷地说.
   "姐没呢,哪有那么小心眼,倒是感觉你不开心了.",她捏着我的腮晃了下说:"开心点,姐疼你!"
   我笑了,但心里还有些顾虑,毕竟她几乎什么都没跟我说.
   "可我还想要!",我像个孩子一样地要求.
   "上瘾了吗?",她呵呵地笑,"小心点啊,这跟吸毒一样的,会很可怕的,你要控制下,以后若姐不在你身边怎么办?"
   "不行,我就要姐,就要!",我跟她撒娇,成一个小男人,变成了一个小男孩.
   "拿你没办法,小坏蛋!",她闭上眼睛,我开始亲吻她,慢慢地,我们又进入了状态,似乎永远不会疲惫,但这次,她似乎有些不同了,心里像在想着什么,最后闭上眼睛一笑,“小童,如果姐离不开你了,会缠着你的,怕不怕?”
   “不怕,我开心死了!”,我趴她身上,尽情地陶醉着,性让我那时变的很没有理智,说了什么话,现在都感觉很傻,当时感觉不到,也许眉姐心里很清楚,我开始不过是被她的身体吸引的孩子,我太贪恋她的身体了,如果说爱,那是慢慢以后的事。
   我们起来后,眉姐下厨房,做了早餐.
   我们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她又回到了以前的开朗,似乎我们都没发生过什么似的.

 

 

 

12.
   吃过饭后,眉姐开着车把我送到了公司附近,她没有把我带到公司楼下,而是在一个路边停了下来。
   她停下车,手敲打着方向盘,脸转到一边,嘴角露出微笑说:“哎,你可真够坏的,不要老看姐,回去后用心工作,姐可不喜欢没有能耐的男人哦!”。
   “哪都不想去!”,我点起根烟,吐了口说:“我想我要完了,我现在就那个!”
   “哪个啊?”,眉姐笑出声音说:“哎,我跟你说啊,男孩子不要老想这事,到了三十岁就完了,明白吗?”
   “不明白!”,我转向她笑着摇摇头说:“我只明白我就是想你,就是不想离开你,别的都不明白!”
   “少无赖,赶紧下车吧,听话!”
   “那我们还会继续吗?会谈恋爱吗?”,我很认真地问她。
   “不要说这个了,以后的事很难说的,走着看吧!”
   “反正我不想是一夜的什么,我不喜欢那个!”,我把烟扔出了窗外。
   “知道了,不会的,姐没那么坏呢!”,她转过脸来,抿着嘴,一笑,似乎有些放不开,故作的洒脱。
   窗外的阳光落进来,照在她那已不是孩子的脸上,虽然没有了细嫩的皮肤,但那岁月留下的味道,真是迷死人。
   我不知拿来的胆量,望了她会,然后把她拉过来,抱在怀里,亲吻着她,她没有立刻反抗,配合了下,方才回过神来,推开我说:“要死吗?外面有人!”。
   我放开了她。呵呵一笑。
   那天,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眉姐回了公司。转过身去,我看到她的车已经离开,冥冥中,有种失落,她似乎是急于逃离我,但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进了公司,老板就迎上来说:“小童,你那朋友的房子搞定了没有啊?”
   我呵呵一笑说:“基本搞定,现在人家已经开始筹钱,准备来我们这讨论方案了!”,我胡乱说了这些,我心里明白,越是说的离成功近些,越是能混过去,到最后来个180转弯,他也没话说。
   “恩,那就好,那就好,他准备了多少钱啊?”,老板急切想知道这个。
   “不多,50万!”
   “50万?”,老板腆着肚子笑着说:“不错了,已经不错了,小童,你给我费点心,下个月的奖金,有你拿的!”
   我点了点头,往电脑前一坐,脑海中全是眉姐。真是太棒了,让我从未有过的刺激,不错,一定不要放过她,要让她永远跟我在一起。
   没过十五分钟,我就给眉姐发短信:“哎,感觉怎么样,身体还舒服吧,不难受吧?”
   过了会,那边回过来说:“小坏蛋,还说呢,姐走路都不成样子了,你坏,都是你害的!”
   她回过来的短信让我开心极了,更加挑起了我的欲望,也更想马上见到她,和她抱在一起了。
   我们就这样调着情,几句过后,她也按耐不住了,发了条短信说:“小童,我下午去接你好不好?”
   我连忙说:“好好,你过来吧!我等你,宝贝,疼你,老婆!”
   那个时候,我经常胡乱称呼她,她也喜欢,从没有反感过。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的时候,我跑了下去,看到她的车停在路边,我急忙钻了进去。
   “先带你去吃饭吧,去饭店!”,眉姐说。
   “不了,先回去吧,去家自己做!”
   她呵呵地笑了,似乎明白了我的心思,说了声好的,但又说:“想不想去江边,吹吹风?”
   “不要了吧!”,我皱着眉头。
   “跟我去吧,到那不会让你失落的!”,她没等我回答,就开动了车。
   滨江当然濒临江边,她开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我们来到了讲边,在一块长满野草的地方停了下来,周围空无一人,只有远处的江面上有过往的船只。
   停下来后,我们就抱到了一起。
   “想死我了!想死我了!”,我一边亲吻抚摸她,一边说。
   “我也是,想,想的厉害,我逃不过了!”,她配合着我,两人纠缠在一起。
   那天,我们在车上做的,每做一次,就停下来看着江面聊天,过了没多会,又抱在一起。到天黑的时候,我们走下车来,一切都不离奇,我真的把她抱在车上,让她坐在上面,或趴在上面,进入了她的身体,每一次都是那么的兴奋,我们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的地方。
   她让我越来越大胆,而心里也怀疑,她怎么会如此的放开,以及技巧如此娴熟,但从她的脸上,看到的又是无比的羞涩,她是个古怪的女人,让我想不明白。
   在车外坐的时候,我拉着她的头发,让她转过脸来,她看着我就笑了,然后赶紧转过去,两个人光着身子,风吹着,顶动着,一切都让人想去放纵,不想过正常的生活,那刻,我以为只有性才是美好的,我什么都不想,只想有用不完的精力,一直做到死。
  

 

13.
   那天晚上,我抱着眉姐在车里问她,我说:“宝贝,你是不是有好多男人啊?”,她被我的话问愣了,但马上一笑说:“没有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恩”,我点了点头,一手抽出来吸烟,望着天上的稀少的星星,又加了句:“你挺厉害的!”。
   “什么意思啊?”,她趴起来,低头望着我。
   “恩——”,我一笑把她压倒说:“你很——”
   “很什么?”,她嘟起了嘴。
   “很风骚的!”,我说完这句,感觉没什么,没想到她生气了,转到一边说:“是吗?姐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吗?”。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有些着急,赶紧陪不是说:“姐,你别生气,不是这意思!我说玩的!”,很是奇怪,和眉姐在一起的时候,每次她一生气,我就会突然叫她“姐”,不明白的原因,而开心的时候会叫她宝贝,征求她意见的时候会叫她名字。
   “那你是什么意思呢?”,她像个小丫头趴在那里说:“你嫌弃我是吧,说我是坏女人是吧?”
   “没!”,我皱着眉头说:“姐,你听我说,真的没,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在狡辩。
   她竟然哭了,我摸到了泪水,我更是着急了,贴着她的脸不停地说:“宝贝,是我不好,别哭,是我不好,我该死,我打自己!”。
   “没事!”,她自己擦去了泪水,然后坐起来,开始穿衣服,没有正眼看我。
   我拉过她的衣服说:“别穿!”
   她没说话,抿着嘴,又从我手里夺过衣服说:“给我,我累了!”
   我感觉不对,松了手,她穿了衣服,我也穿了衣服,在她生气的时候,我变的很懦弱,最后都穿好后,她发动车子,低头一笑说:“走吧,别孩子气了!”
   “不,不要走!”,我拉着她的手说:“我知道你生气了,现在不能走!”
   “那什么时候走啊?”,她冷冷地说。
   “要你不生气的时候!”
   “我没生气,真的没,也不至于生气,反正你怎么想我是你的事!”,她把脸转到了一边。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发了脾气,没有喊叫,但是她的沉默,她的阴冷,比小女人的大喊大叫还让人感到可怕。
   车子被发动了,我们都不说话。
   我似乎在忏悔,在内疚,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
   是她先开口的,她一笑说:“哎,别多想了,一切都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的事也许只是个一记忆,没有以后的!”
   “不!”,我喊叫了起来,我那个时候毕竟不成熟,太不理智,我对她喊叫:“为什么?为什么呢?就因为我说错了话吗?你要这样说,你要离开我,你不要我了,不想再和我在一起了!”。
   她被震住了,车子停了下来。
   但她没有安慰我什么,而是脸转到窗外说:“小童,有些事,你不会明白的,你现在这样想,可等到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知道你的想法可笑了!”
   “这是你的借口,我不会后悔的,我爱你,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想,离不开了!”,我再次喊叫。
   “也许,也许——”,她低头说:“只是迷恋姐的身体吧!”
   “不,是爱,就是爱,跟那个没关系!”,我是这样说,可我也心虚,那个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是爱还是性,可爱和性又有谁能说清楚呢,这是很模糊的。
   “也许吧!”,眉姐抬起头微微一笑说:“送你回家吧,昨天晚上没回,你爸爸肯定着急了!”
   “不,我不想回去!”,我任性起来。
   “这可不好,你爸爸妈妈会着急的,听话!”,眉姐变的无比温柔起来,似乎不愿再提那件事情,急于打发我回家似的。
   “那你还生气吗?”,我问她。
   “生什么气啊,你这个小坏蛋,姐才不跟你生气呢,好了,早点回家吧,跟家人解释下,别让他们担心你!”
   “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吧?”,我问了这句,似乎心里也意识到了,说出的时候,鼻子酸酸的。
   她没有说话。
   我哭了,抹了下眼泪笑下说:“我就知道的,你不会跟我在一起的!”
   “不要哭!”,眉姐心软了,但她不是安慰,而是说:“听着,姐最讨厌爱哭的男人了,你若再哭,姐真的不理你了!”
   “不理吧,那是你的事!”,我也跟她拧了起来。我又说:“我又没想要哭,是眼泪出来了,我有什么办法!”。
   眉姐被我逗笑了,手摸着我的头说:“傻样,那个时候不是挺男人的吗?姐喜欢的,别哭了,我真的讨厌爱哭的男人的,男人应该坚强才对!”
   我不哭了,被她的安慰说的心里很舒服,当我听到她说我那个时候很男人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从那以后,我有可能和眉姐做爱的时候,我都会很卖力,都很想表现,把所有的能量和技巧都发挥出来,并且看了不少A片,学了不少技巧。
   可是啊,大女人的心思的确难以理解的。那天我回家了,眉姐离开了,可是很快就发生了让我伤心的事情。眉姐离开时跟我吻了很久,我们都很投入,她的舌头伸的老长,有些不太灵活,这些永远都会记得。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很快乐,可不是。

 

 

 

14.
   我迷恋上了眉姐,但开始的时候,应该是多半出于性。
   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我不愿承认只是身体上的激情所带来的想念。
   有人说二十多岁的男人和三十多岁的女人会达到性爱上的最完美的结合。我想应该是这样,可我也不愿意说眉姐只是身体吸引了我,我的确十分爱她,尽管这只是我的爱。
   那时,我的脑海中全是眉姐,多想时时抱着她与她缠绵在一起,那感觉美妙的让人失去理智。
   那晚回到家里,我进门就问我妈有没有饭,我爸拿开报纸瞟了我眼,咳嗽了两声,我妈去给我热饭,我走进厨房随便抓起花生米往嘴里放。
   我妈说:“小童,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我一惊,赶紧支吾着说:“没呢!”。
   “你就老实跟妈说吧,再说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跟你一起长大的孩子都有孩子了,比你小的,有的十八九岁就带着对象满街转悠着呢!”,我妈一边翻菜一边说:“对了,听你李阿姨说小惠从北京回来了,有联系你吗?”。
   小惠是我一个从小玩大的兄弟的表妹,以前我们一起玩的时候,她一直跟在屁股后面转,后来我妈在李阿姨家玩,李阿姨又是小惠的姑妈,她怎么突然跟我妈说要介绍小惠给我们认识,还说小惠喜欢我。
   后来,我被骗出去和小惠玩了一天,感觉很累,丝毫没有感觉,再后来我就躲起她来。
   她长的不漂亮,就是家里有钱,她爸在市政府主管经济方面的事情。我爸和我妈都比较看好她,感觉我们若能成,也是门不错的婚事。
   我面无表情地说:“她联系我干嘛啊?我们又没什么关系!”。
   “听说她被分配到政府办公室了,挺不错的!”,我妈又说了句。
   “还不是靠她老子,没她爸,她能进去吗?”,我有点看不惯这世道,现在靠的都是关系,有几个靠自己实力的人出头了?
   我妈又笑着说:“小童,你别误会妈,妈也是明事理的人,妈就想你能早点结婚,你看不上人家,可你也找个喜欢的姑娘啊,这姑娘啊,妈要求不高的,只要身体健康,对你好就行,不要太漂亮,太漂亮咱们这家也容不下的!”。
   妈的话让我有些心软,她操劳了一辈子,如今五十出头了,还没抱上孙子,为了我的婚事,她一直都在小心翼翼地劝导我。我想如果没有遇到眉姐,我真想随便找个丫头结婚了,可是那个时候已经不成了,我的心思都用在了眉姐身上,这个大我九岁的女人身上,我想如果我爸妈知道了,他们肯定会疯的。
   那晚,我到下半夜才入睡,和眉姐发了一个晚上的短信,彼此感觉也都挺好,到午夜的时候,开始用短信调情,很是刺激。
   可是第二天就感觉不对了,我再给眉姐打电话的时候,她说:“小童,姐这几天会比较忙,可能不能见你,短信也会少点,别生气啊!”。
   我说:“不,我想见你,真的想,现在就想!”
   “你要听话,姐这几天真的挺忙的,学校刚刚开始,有好多事情要处理!”
   “你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我说错了话,你不爱我了?”
   “不是的,你别多想,安心工作,男孩子不应该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女人身上的!”
   “我不管,我就是想你,想见你!”
   “你再这样,姐可真的生气了啊,你爱姐吗?”
   “爱,我很爱,非常想念你,昨天晚上几乎一夜没睡!”
   “你要是爱姐,就别给姐太多的压力,姐也爱你,听话!”
   最后,我妥协了,没有再要求见她。
   可接下来的几天,她都有意无意地不见我,我慢慢地感觉到了,她开始疏远我,而我们就在一起两次,两次后,她似乎就没了激情,不要我了。
   那天,我实在等不了了,我去了她的学校,我没有找到她,可先前发短信,她说她正在学校的。
   我问了那的一个舞蹈老师,她告诉我说眉姐下午都没来。我继续问她去哪了?
   那丫头皱着眉头说:“你是谁啊?”
   “我——我她表弟!”
   她听后笑了,上下看了我下说:“还挺帅的,像眉姐的表弟!”,她也称呼眉姐作眉姐。
   “你告诉我她去哪了啊?”
   “哎,你表姐相亲去了!”
   “相亲去了?”,我几乎叫了出来。
   我急忙给眉姐打电话,过了老一会,她才接。我开口就问:“你在哪啊?”。
   “哦,我在学校呢,你呢,在公司吗?”
   “是吗?很忙吧!”,我的口气开始生冷,里面夹杂着愤怒,这是被女人欺骗后的愤怒。男人在年轻的时候最容易因为这事激动。
   “恩,是很忙,先不说了啊,呵,你好好照顾自己!”
   “不,你不要挂!”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哦,没,没事!”,我挂了电话,于是又重新跑去找那个丫头,我见到她就说:“是这样的,你知道眉姐在哪吗?”。
   “你打个电话问问她不就行了吗?”,她反问我。
   我一笑说:“不了,不想麻烦她,你说她相亲去了,是去吃饭了吧?”。
   “不,喝茶,应该是情感假日呢!”,她随口说了出来,又说:“她经常去哪的”。
   我绝望加惊喜地跑了出来。
   情感假日,就在这个地方,我堵到了眉姐。
  
  

 

 15。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去“情感假日”,为什么要去揭发这个真相,当时我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呢?是愤怒,仇恨,悲伤,还是沮丧,我想这些心情都有,应该还有惊奇,去揭发一个爱情骗局。
   如果换作今日,对于一个明白爱情与性爱的男人来说,我是不会这么干的。可毕竟那时太年轻了,以为世界都是自己想的样子,自以为是。
   我拖着步伐走上了情感假日,这个茶室在二楼,里面有包间,也有公共饮茶的地方。很巧的是,他们没有去包间,两人坐在一个窗口,那个男人对着楼梯口,眉姐背着。
   那天,她打扮的很漂亮,幽雅迷人,手端着茶杯,和那个男人聊着天。那男人大概有四十岁左右,像是很文雅的那种,戴着眼镜,但从外表看来,他并不是一个友好的人,从他的目光中,我似乎可以窥视出他的内心在做着怎样的企图。
   我站在那里,不知该干什么。望着眼前的一切,手放进口袋,故作洒脱地走了过去,似乎有一种力量在牵引,告诉我要过去,要破坏他们。
   “你有事吗?”,当我站在眉姐后面死死盯着那男的看了大概有一分钟的时候,他很是气愤地问我。
   我没有说话。
   眉姐突然转过脸来,她呆了,立刻又转了过去,手中的杯子被放下。
   “你有事吗?”,男的站了起来,口气变的严厉,愤怒。
   这个时候服务生走了过来,问我:“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我似乎是疯了,说了声:“没!”,然后随便拉了一个椅子放到了他们的桌前,坐了下来,然后掏出了烟。
   所有人都呆了。
   她在干嘛呢,先是微微低头,然后猛地转过来露出痛苦,乞求的目光。
   “你认识他吗?”,男的问眉姐。
   眉姐没有说话,脸红的厉害,周围的人都望了过来,当时的情形非常尴尬。
   那男的似乎也明白了,他被气坏了,抖着身子说:“请你给我说清楚,他到底是谁?”,他似乎不敢动我,把火发向了眉姐,从他的举动中,我似乎也能明白了,他们有过了关系了吧。
   我呵呵地冷笑了,心中压抑着怒火,也望着眉姐问道:“你怎么不敢说了,你告诉他我们的关系啊!”,我低着头望着她,有欺负她的味道。
   “你他妈的想打架吗!”,四十岁的老男人骂起我来,幼稚滑稽。原来老男人更喜欢在漂亮的女人面前装强大,其实身子骨根本不行了。
   我先是笑,然后站起来,很平静地骂他:“你他妈的赶紧给我滚,她是我的女人!”,我咬着牙齿,回他。
   突然眉姐说话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请你走开!”,她用那种十分可怕的目光逼视着我。
   我傻了,回过头去,看着她,泪就下来了,我可以被男人拳打脚踢,但我容不下眉姐的一句伤害。
   我在那里愣了大概有五分钟,最后低下头,眼泪花花的。
   “你赶紧滚,少来这里撒野!”,男人说,他重新坐了回去,然后跟眉姐说:“宝贝,别生气,这种疯子到处都是!”。他把“宝贝”说的特亲切,似乎故意的。
   我又回头看了眉姐一眼,我要崩溃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呢?和你认识了这么多天,都做了那么多次,说了那么多次爱,可立刻就什么也没了,胸闷的厉害,感觉天都要塌了。
   我托着身子走了出去,抖着手点了根烟。
   我心痛的厉害,一面绝望,一面不甘心,甚至还有后悔,自己不该这样莽撞。我去了眉姐的别墅。坐在门前一边抽烟,一边等她,我给她打了电话,她关机了。
   大概到九点钟的时候,她回来了,我看到了她的宝马车,车灯刺着我的眼,我抬起手遮住眼睛。
   她没有下车,静静地坐在里面。
   我当时以为那男的也来了吧,我慢慢地向 车子走去,里面的灯光告诉我就她一个人。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站在车外冷冷地问,车窗是被打开的,我看到她直直地望着前方,手放在方向盘上。
   我又说了句,“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我做错了什么了啊?”。
   “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了!”,这是她的话,几乎能把人杀死。
   “我不走,你告诉我为什么这样对我?”,我任性起来。
   “你别这样,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不舒服,更不喜欢你!”
   “你从来都没喜欢过我对吧,跟我说的喜欢,只是一时开心说的,对吧?”
   “就算是吧!”,她要绝情到底。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呢?”,我喊叫着哭了出来,当我想到,这个女人要离开我,我再也抱不到她的时候,我要发疯了。
   “你别这样,这样的男人没女人会喜欢的,明白吗?”
   “哈,你终于暴露了,你终于让我看到你是什么样的女人了,你跟那个男人上过床了吗?”,我真的疯了。
   我看到她吸了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
   “我恨你,恨你,你这个——”,我想骂她。
   “你骂吧,骂够了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我哇地哭了,求着她说:“姐,我没有骂你,我想你,我离不开你,我求你别离开我,别跟那个男人在一起!”。
   她说:“那姐也求你,以后别联系了,也不要打扰姐了,让姐安心地生活行吗?”
   我无力了,哭过后,满脸泪水问她:“你要跟他结婚吗?”
   她不说话。
   我又笑着说:“姐,希望你能结婚,别再玩了,我不希望你这样随便,我会心疼的!”。
   “你回去吧!”,她转头看了我一眼。
   我又哭了,最后喊了句:“姐,我爱你!”,然后转过身去,拖着身子慢慢地走。
   我多么想眉姐能上来叫住我,抱住我,跟我说她不是这样的,她也爱我,请求我的原谅,可是,没有,我就这样走开了。
   那过后,我像大病了一场,是人都能知道我失恋了,母亲间接劝导我,我爸也跟我讲些道理。
   我后来又给眉姐打过电话,她的号码换了,并且她那段时间也不住在别墅了,也许真的住进了那个男的家里,想到这些,心痛的厉害。我去学校找过她一次,保安没再让我进去。
   我绝望了,心被折磨的麻木不堪,似乎平静了,成了一个木偶,有人说男人因性而爱,似乎就是这样,我开始玩命地回想着,我和眉姐从第一次认识到床上的那些事,想想都是撕心裂肺的痛。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