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08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叫我小男人的那个成熟少妇》 第1部

(2009-07-22 20:24:28)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伤的故事

一首小男人和少妇的悲伤恋曲!

他们由性开始,却深深地爱上了对方,不可自拔!

姐弟恋,婚外恋,当爱情违背世俗的时候,谁来拯救命运!

 

小男人作品

 

 

1.
   记得,那天的风很大,我把你送到机场,你与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小男人,姐疼你!".那是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刚想开口,你就扑到我的怀里哭了,哭的像一个小孩子,你个头比我高,趴我身上很不自然,周围有人在看,我拍拍你的肩膀说:"宝贝,没事,不很快就回来了吗?",你耸着肩膀,点了点头,一转身就走了.
   走了,就这样走了,我想跟你说,没有你的日子,我从未有过的痛苦,我以为我可以把你忘记,可三年了,三年过去了,我一刻也没有停止自己想你.
   二十三岁的时候,我从没想过结婚,对婚姻有种强烈的恐惧感,我甚至怀疑,所有结婚的人都不会有什么爱情,婚姻是枷锁,套上去了,就难脱了,因此在被前女友抛弃后,一直没再找女朋友.
   认识眉姐是件挺简单的事,当时我已经大学毕业,在一家室内装潢公司做助理设计师,这职业在别人眼里也许挺高级的,可是了解设计的人都明白,助理设计师根本没什么地位,一千多块的工资,还要通宵熬夜,弄不好,就被老板臭骂.
   眉姐是我们的一个客户,一个很有钱的女人,老板跟我们说,这娘们很有钱,买了套一百多万的别墅,拿了五十万给我们装修,这次不好好宰她,就不是男人.我当时想,对这种女人,就要狠狠地抽,不宰她对不起人民群众.
   那天,我和主任,也就是首席设计师去看了下房子,量个尺寸什么的.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她在门口等我们,旁边是一辆蓝色宝马,见到我们微微一笑,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美丽动人,举止高雅得体大方,让男人看了有种想抱在怀里的冲动.
   几个男人被她弄的神魂颠倒,我们都在各怀鬼胎,彼此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只听说是个女的,可没想到会是如此的有味道,胸不大不小,很挺,腰被束的很紧,小蛮腰那种,屁股圆的让男人想去摸一把.
   她似乎也不好意思了,跟我们一直笑,都没怎么敢正眼看我们,一副良家妇女的模样.结束后,她说请我们吃饭,几个男人几乎是屁话没说就答应了.
   四个人坐在她的车里,后面挤了三个,我有幸坐到她旁边,离她如此近的时候,我大脑开始眩晕,似乎接近她,就变的凉爽了,空调从上面吹下,把她身上的香气弄的满车都是,男人都心醉了,个个眉开眼笑.
   车上,我们跟她随便聊了几句,她回答的很简短,大多都是关于房子的,她很洒脱,说来说去一句话---只要你们设计的让我满意,钱不是问题,我想要的是一种很温馨的感觉,不要过多的钢铁玻璃结构,多用棉布,木头!
   我们很乖地点了点头,几个男人平时挺吊的,可在富婆面前说话,心里都没底.
   她把我们带到一家饭店,点了菜,付了钱,但并没有跟我们一起吃,借口有事离开了,让我们尽兴.
   我们四个人的目光一直把她送到楼下,个个都站起来往窗外望.
   接下来,几个男人开始议论,都说这娘们真中点,简直是极品,AV女优里面的女人都没她好,把她脱光了,放到床上,干一晚上,死都值.
   他们说着,我呵呵地笑,这些男人年纪都大了,大概也没见过什么美女,我那时刚从大学里出来,美女还是见过一些的,因此并没有太多的希奇,只能说,她真是不错,难得!
   主任让我们每人出一套方案,然后集中由她选,我用了一个星期,根据她的穿着打扮,以及她交代的家的感觉,出了一套比较满意的方案.再次荣幸的是,我的方案被她选中了,她几乎二话没说,指着那几张效果图说,就它了!
   她的这个选择让我对她的看法有了些改变,似乎她还有些品位,我毕业后的第一件作品被她相中了,多少说有点缘分.
   老板很开心,给我们发了奖金,宰的也不是太多,就弄了她二十万.拿那两千块奖金的时候,我手都不软.谁让你有钱,活该你!当然这样的想法不好,可男人有时候真的挺俗的,看不惯比过的好的人.
   工程顺利开工,大概快完工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了她的一个电话,她在电话里说,你好,是于先生吗?我说是,她说,是这样的,卫生间似乎不太满意,跟几个工人说了,他们听不明白我的意思,似乎是被我说生气了,让我打电话找你!她的声音很柔,似乎是怕得罪我,小心翼翼的样子.
   我说,没事,具体哪不满意?她说了半天,我也没怎么搞明白,最后她说,要不这样吧,你若有空,下班后过来一趟,我跟你当面说吧!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声好的.
   就这样,我与眉姐有了第一次单独在一起的机会.

 

 

 

 

 

 

2.
   我没有把这事跟任何人说,要是让主任他们知道了,肯定会对我干涉,说不定,他会说,你小子别去了,让我去.在这样的设计公司,什么屁事都有可能发生.
   我出来的时候,天色已晚,打的到别墅的时候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别墅在荒山野湖里,很少有人出没的地方.天一黑跟鬼屋差不多.
   没见她出来接我,就在我拿起电话的时候,她走下来了,那天她穿着一件吊带衫,下面一条白色短裤,脚上穿着双浅帮凉鞋,走起路来十分轻盈.
   头发梳的很光泽,在后面扎了一个高把子,额头前的几缕头发耷拉下来,显得妩媚动人,虽然是三十出头的女人,但看起来远远要年轻好多.
   见到我她微微一笑,说了句:"哎,麻烦你了,不好意思!",她似乎还不好意思.
   我也微微一笑,不能在她身上过多地停留,我要装的跟正人君子一样.
   "上来吧,比较黑,小心!",她很体贴人,似乎想伸出手来拉我,她可真有意思.
   我跟她来到了卫生间.
   她指着卫生间说:"我当时没留意,现在我不想把浴缸放这边,还有,这个台子不想这么高,尽量可以伸手摸到,还有能不能再加个壁灯,有花的那种--",她一口气讲了好多,不时地抿嘴微笑,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见.
   我说好好,我画个速写图给你,我拿出纸很快地给她画了下,我画的时候,她在旁边低头看着,靠得我很近,我发现她真的很高,比我还微微高一些,我并不是那种高大的男人,只有一米七,但还算英俊帅气.
   她突然伸出手来,放到上面,她的手很白,很丰满,像是婴儿的手,真想不到这样年纪的女人会保养的如此的好.
   "哎,不是这样的,可不可以让这个台子是圆形的,一边圆,四周方!",她的建议很不错,看起来很懂.
   而我从她的手一直看到了她的脖子,耳朵,最后落到了那微微的乳沟上面,笔触竟然抖了下,我慌忙平静了下,并了并腿,然后说:"好的,好的!",我按她的意思画了,但她还是不满意,十分专心地看着图,最后抬起头皱着眉头,"哎,感觉还是不满意!",她可真是个挑剔的女人.可先前也没见她怎么挑剔,偏偏到了卫生间就开始折腾了.
   我被她弄的有些烦,对她说:"别着急,我好好想想,一定让你满意!"
   "恩.谢谢你了!",她说:"来客厅坐吧,你坐这想,我给你削个苹果!"
   我走到客厅的沙发前,坐下,拿出根烟说:"可以抽吗?",我烟瘾挺大,尤其做设计的时候.
   "没问题,抽吧!",她呵呵一笑,站在对面拿起一个苹果,又拿起了刀.
   我摇了下头说:"别忙,我不吃!"
   "没事,你慢慢想,我闲着也是闲着!"
   就在我沉浸在构思中的时候,她说:"哎.给!",她在对面弯腰递给了我,这次,我看到了她的乳房,几乎全看到了,只有顶部被蓝色的BRA包着,我似乎立刻明白了,她喜欢蓝色,车子是蓝色的,我给她做的设计主体是蓝色的,不知道她的内裤是不是蓝色,我在心里呵呵一笑.
   但立刻严肃地说了声谢谢,从她手里接过苹果.
   她接着坐到我的旁边,看我的图,两手抱在胸口,像个孩子一样地看着,这次她比较满意,一拍手,"对,就是这个样子!",我终于松了口气,吃了口苹果.
   搞定后,她开始抬起头来望着我,一笑说:"真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就这么有才华!",我被她说的不好意思,才华这个词,真是不敢当,我们就是混口饭吃,谁也没说要为设计做什么贡献.
   "那我走了!明天我跟工人说,按这方案改,如果有问题,我再过来!"
   "哎,这样--",她从沙发旁拿过包,从包里拿出了大概有一千块钱说:"拿着吧,给你的!这是我的原因,等于重新做了个卫生间设计,老板也不会多给你工钱,姐给你补上!"
   她第一次说姐这个字.
   我连忙推辞说不要,应该做的.
   她用上牙齿咬了下嘴唇说:"没事,我又不跟你们老板说,你也是给人家打工的,不容易的!"
   我笑了笑,拿了那钱,心里想,不拿白不拿,谁让你这么大方.
   接过人家的钱,我就话多了,也关心多了,"哎,怎么没见大哥在家啊?做大生意的吧,这么久也没见他露面!"
   她听了抿嘴一笑,把低微微低了下,然后抬起头说:"你到底还是孩子!",她似乎在几分钟之间变了个人,对我像是朋友一样的亲切.竟然说我是孩子.
   "不好意思!"我想我是不是问错话了.
   "没事!",她从桌上的果盘里拿出一个葡萄放进嘴里,咬了咬,很精致地吐出籽,然后慢慢地说:"我一个人!",她说的时候没看我,不知是不敢看,还是很自然大方.
   她又加了句,"若是有男人,怎么会就我一人折腾!"
   她没男人?不可能吧,这种女人会没男人,一定是离婚了.
   我也没再多问,四周看了下说:"其他的地方还都满意吧?"
   "恩,满意,超级满意,比我想象的还好,多谢你了,我开始还怕遇不到合我心意的设计师呢,真是多亏你了,有机会姐请你吃饭吧!",她看了我下,一笑说:"哎,你多大,有二十岁吗?".
   "我都二十三了!",我有些不服气地说.
   "恩,小伙子!",她抿了下嘴,对我一笑,眼睛一直看着我,"帅气的小伙子!",她如此直接的夸奖把我弄的真的不好意思了,我还从没见过如此直接的女人呢!
   "没有了,就这样,一般般了,呵!",我有些不敢看她,这个女人真是勾男人的魂,我把一只腿放到了另一条腿上,下面有些难受.
   "有好多小丫头喜欢吧?",她似乎很喜欢问这些.
   "也不是,我都没女朋友呢!",我刻意说了这句.
   "不会吧!",她皱眉一笑说:"现在的小丫头审美也太有问题了吧,你这么优秀!"
   "姐,别夸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那是我第一次叫她姐.
   她被这个姐叫的很舒服,脸似乎红了,"恩,以后叫我眉姐吧,我叫何眉!"
   "我知道,在协议上见到过你的名字,我叫于童,你也应该知道吧!" 
   "恩,小童!",她竟然叫我小童,我真的舒服了,感觉自己在她眼里就是个孩子.
   

 

 

 

3.
   "你家是哪的啊",她问我.
   "本地的,爸妈原先是小学教师,现在都退休了,家里就我一个孩子!",我一气回答她.
   "那他们肯定急坏了吧,年纪应该都挺大的,你应该早点结婚啊,老人最想抱孙子了!"
   我呵呵一笑,"我爸妈三十几岁才要孩子,是挺急的,可我没女朋友啊,这事急不得,他们托亲戚朋友给我介绍了不少,但都没成!"
   "那姐帮你介绍个,保证行!",她特自信地说:"告诉姐,想要漂亮的,贤惠的,还是有钱的,姐认识的女孩子多着呢!"
   我只顾笑,感觉真是有意思,没过十多分钟,她就对我如此关心了,难道她愿意做红娘,她自己都没男人.
   "行啊,看着办,就是我家庭条件不怎么好,人家别看不起我!",我不抱任何希望地说,一直偷偷看着她,她真是让人喜欢,她笑的如此有味道,嘴角弯弯的,真想上去亲一口.
   "没事,姐认识的可都是好女孩呢!",她呵呵一笑说:"哎,还没吃饭吧?"
   我笑笑说吃了.
   "你就别骗姐了!",她一笑说:"你等着,一会就好!"
   "别麻烦了!"
   "你跟姐客气什么啊,姐刚到这个城市,一个朋友都没,感觉你挺负责的,帮我做了这么好的设计,嘴又甜,才认你做弟弟,留你吃饭的啊!可没别的意思啊!"
   她低头抿嘴一笑,走进了厨房,我坐在沙发上,四周看了看,桌上有本舞蹈杂志,全是关于舞蹈的.
   随便翻了翻,感觉没意思,于是站起来,往其他的一些房间看了看,又望了望通往二楼的楼梯,卧室是在二楼,室内结构我很熟悉.
   最后就溜达到了厨房外面,我看到她系着围裙很熟练地炒菜,真没想到,她这么有钱,还可以自己做饭,并且看起来技术比我妈都熟练.
   我双手抱胸靠在门边上看着她,她很认真,竟然大声说:"哎,小童,喜欢盐大点还是盐小点啊?"
   她以为我还在外面客厅.
   我没说话,笑了笑.
   她又喊了声:"你在干嘛呢?走了吗?"
   我仍旧没出声.
   她突然赶紧赶紧关掉火门,然后解下围裙,就猛地转身,我想她一定以为我走了. 
   很有意思,转头见到我站在那,不好意思了,但马上皱起眉头,"你这孩子怎么不说话啊,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我呵呵地笑,她也笑了.就在那刻,她的脸微微红了下,然后赶忙转了过去,背对我说:"出去玩吧,一会就好了!"
   我点了点头,走了出来,突然她的手机响了.
   "姐,你电话!"
   "帮姐拿进来吧!",她一点都不把我当外人,感觉这人很奇怪,我们没什么关系吧,就这样使唤我,跟自己人似的.
   我从包里套出了电话,无意掏出了一张名片,看了看,上面写着:"眉羽舞蹈培训学校 校长---何眉",我看了看,然后慌忙放进去,把手机拿给了她,对于她的身份,她一直没跟我们任何员工说过,我们经理也不知道.
   我把手机拿到她耳边,她在围裙上擦了下手,对我说:"不好意思,我接下",我说没事,静静地看着她,她接过,说了声"喂!",接着就笑了,"妮儿,想妈妈了吗?",我在电话里隐隐听到那边小女孩的声音,"妈妈,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来美国啊?","宝贝,妈妈也想你,很快,等妈妈忙完了,就过去,你听外公外婆的话!","恩,我会很乖的,妈妈,妮儿LOVE YOU  VERY MUCH!","妈妈TOO!",她有些搞笑地说.
   接着是她爸爸接电话,她表情严肃地说:"爸,你跟妈身体还好吧?","好的很,小眉,爸跟你说个事啊!","说吧!","上次你李叔叔说想帮你介绍个男朋友,就你现在那城市的,你有空跟他联系下!","哦,我知道了,最近比较忙,学校刚办起来,事情比较多,等这阵子过去了,我考虑下!",老人家似乎对她的回答不满意,嘀咕几句,意思是,你这孩子一点都不用心.
   关了电话后,她转向我说:"不好意思,家里打来的!"
   我说没事,然后问:"给你介绍男朋友啊?"
   她低头一笑,"姐也是人啊!",她的意思似乎是话中有话,我能听的出来.
   她见我没说话,转移话题说:"哎,会做饭吗?"
   "不会,在家都我妈做的,我只会吃!"
   "那可要学,会做饭的男人才讨女人喜欢!现在女孩子会做饭的很少的"
   "你不就会做吗?"
   "姐可不是女孩子,姐是女人了!"
   她说话,似乎越来越暧昧,我接上说:"看起来不大,很漂亮!"
   "别笑话姐了,不行了,姐都三十二了,没几年好光景了呢!"
   "谁说的,我感觉挺好的!"
   "那是你没结婚,你结婚了就知道了,老婆在好,也比不上外面的!"
   她说了这句,冷冷一笑.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4.
   她烧的饭很有味道,感觉跟她的身体应该差不多.
   "小童,你多吃点,感觉你还不太壮!",她夹了些菜给我,她可真是体贴的女人,我被她弄的真是不好意思,这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女人,.我呵呵地笑.
   "哎,你说给我介绍的女孩子是你们舞蹈学校的吧?",我突然问了这句.
   "啊,你怎么知道?",她抬头,皱了下眉,她连皱眉的时候都是那么的迷人.
   "不好意思,我刚给你拿手机无意看到你的名片了!"
   "哦,没事,我们学校有不少年轻的女老师,都很漂亮的,你什么时候想交女朋友,我帮你介绍!",她这次远没有第一次说的时候开心,似乎那次是随便说的.
   "还不急!",我吃了口饭,又找话说:"哎,你家是哪的人啊,怎么会来这开学校?"
   "我爸妈他们现在在国外,我们原来是厦门的,鼓浪屿,知道吗?"
   "知道--",我特来劲地说:"我在电视上看过好多次那的介绍,很漂亮的,家家人都会乐器,有个钢琴博物馆什么的,对吧?"
   "恩.对,就是那!",她很开心,似乎找到了家乡的感觉,眼里流露出感激.
   我问:"哎,那不都是学乐器的吗?你怎么学舞蹈了?"
   "这样的,我爸妈都是学音乐的,我小时候也学过,但没办法,从小爱蹦蹦跳跳,所以就学舞蹈了!",我又看了下她的身材,怪不得会保养的这么好,原来是跳舞的原因.
   "不过我看你挺文静的!",我呵呵地笑.
   "不一样了,年轻时动动可以,现在都这么大了,不能再疯了!",她似乎老在我面前提她年纪大,可在我看来,她真的很有味道,而且身体绝对不像三十岁以上的.紧紧的,很有弹性,白皙如脂.
   "那你跳舞一定很厉害了?",我对这个很好奇.
   "还行吧,以前跳的比较好,现在不怎么样了,所以就想开学校!"
   "挺好的!",我点了点头.
   她似乎很喜欢别人夸大,于是说:"我有个梦想,想培养好多跳舞的小孩子,让中国的孩子能登上国际舞台!"
   "都跳什么舞呢?"
   "好多了,小孩子跳国标的比较多,还有交谊舞,题踏舞,健美操什么的,不过学校刚办,好多舞蹈还没开设!"
   "真的很厉害!"
   她呵呵地笑,然后说:"哎,姐问你啊!",她望着我.
   "什么?"
   "你说滨江的男人怎么样啊?"
   我突然想到了,他父亲说什么给她介绍的男人是本地的.
   "还行吧!",我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挺不开心的,一笑说:"哎,男人都差不多,有好有坏吧,女人也是,有好有坏!"
   "恩,你说的很有道理!",她一笑说:"别误会,不是因为那个介绍的男朋友了,姐就问问!",她似乎能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我也微微一笑,而后问:"哎,你还没说为什么来滨江开学校呢?"
   这次她没说,低下头去,抿嘴一笑,"以后告诉你!"
   我知道她肯定有什么原因,从她的笑里似乎就能感觉到.
   吃好饭后,她收拾了餐具,我在心里想着一些事情,感觉今天真的挺开心的,如果她是个坏女人就好了,可似乎不是,让人有些失望.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离开的时候,她突然说:"哎,小童,我卧室的按个灯不亮,你能不能帮我上去看下,你应该懂一些吧?"
   我离开开心了,赶紧说:"行,没问题,我帮你看下!".
   "门没关,二楼,你应该知道哪个房间,那个主卧室!"
   我说好的,于是怀着好奇与激动的心情走了上去.
   屋里的布置还不错,跟我设计的基本一样,我打了开关,发现是亮的,刚转身,她竟然站在我后面.
   "是亮的!",我傻傻地说.
   "哦!",她理了下额前的头发说:"怎么突然就亮了呢,刚还不亮的!"
   "我在试试!",她把灯突然拉了.
   屋里立刻黑了,门竟然被她关上了,是片刻的平静,我们都没说话,我似乎明白什么了.
   

 

 

5.
  
   当眉姐关灯的那上刻,我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惊奇的是竟然发生的那么快,我有点措手不及.二十三岁的时候,我真的还太嫩了,虽然经历过两个女孩子,但都是很小的那种,在她们面前,我敢放肆,敢迅速地把她们抱在怀里然后亲吻她们,可是在她面前,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干嘛把灯按了,不再按开啊。我的下面一阵烦躁,那东西似乎也在怨恨她,你别这样折磨我的主人,尽管他也不是什么好男人,可他在你这样的大女人面前有害羞呢!
   在黑暗中,我以不变应万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想看看眉姐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静,死一般的静,我有点受不了了,也许她也在等我有所表示的吧,她越是这样,我就越不动,看看谁能熬.大约过了一分钟吧(大家可不要以为一分钟很短,在两人都不说话的情况下,一分钟犹如一个小时那么长!),我的心跳的飞快,此时我多想跑过去将她抱到床上,脱光她的衣服,好好的上她,但我还是不动,我要忍忍忍.
   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忍,灯突然亮了。
   我看到眉姐正望着天花板上的灯。
   我的脸热热的,裤子被顶的老高,我侧了下身子,在心里骂,没种的男人!
   “哎,昨天晚上也是的,我隔几分钟再开,就不亮了,看起来真的是好了,见鬼了!”
   “恩,应该是线路接触有问题吧,明天让工人来看看,如果质量有问题,换个就好了!”
   “恩”,她低下了头,没怎么看我,然后说,“小童,你的服务态度真好,以后若是朋友有什么活介绍给你,不给你们公司了,你可以设计,然后找工人直接来施工就好了,这样肯定能赚的多!”
   她说的没错,若是我有这样的机会,一次至少也能赚个两三万,够我干一年的了。
   “谢谢姐了!”,我呵呵地笑。
   “恩,下来吧!”,她走了出去,似乎她不开心了。
   我跟了出来,我们走到楼下,她转过脸来一笑说:“哎,今天真是麻烦你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跟姐说——对了,帮你介绍女朋友的事,我会赶紧办,呵呵!”。
   我也一笑,心里骂自己龌龊,也许今天人家根本就没想怎样,都是我自己认为的,她就一个挺大方的女人,一切都是自己在YY。
   但她在一分钟内都不说话,这说明什么呢?肯定是被我的木讷搞的失落了。
   “姐,那我走了!”。
   “行,姐把你送回去,这离市区有些远,姐开车!”
   没有办法,不让她送都不行,那离市区至少十几里路,走回去,得到午夜。
   不知道为什么,从她的屋里出来后,她说话明显变少了,一人走到车库去开车,让我在门口等她。
   她的车开到了我面前,然后打开车窗,一招手:“上来吧!”。
   我坐到了她的旁边,跟她说了下地址,她说她不知道,我说你按着我说的方向开就行了。
   一路上,她都不怎么说话,只顾开着车,我偷偷地看她,被她发觉了,她脸不转过来,抿嘴一笑说:“干嘛老看姐啊?”,她从后视镜里发现我在看她了。
   “哦,挺漂亮的!”,我傻的都不知怎么夸她了。
   “漂亮?逗姐开心的吧,若漂亮,你——”,她不说了,冷冷一笑,我明白了,她似乎在说那件事,难道她真的是怪我不主动了吗?
   “车里可以抽烟吗?”,我问她,为了缓解下气氛。
   “行,放到这里,她拉开了一个盒子!”
   我抽了口烟,静静地说:“姐,我这人有时候挺笨的,要是做错了什么,抱歉啊!”
   她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过去说:“没事,你还是个孩子!”
   “我可不是孩子,我二十三了!”
   “恩,小男人,对是小男人!”,那是她第一次叫我小男人,我当时并不怎么开心,感觉小男人是来形容那些跟女人似的男人的,于是皱眉说:“我才不小男人呢,我挺男人的!”
   “呵,也许吧,抽烟的样子是挺男人的,很有魅力!”
   我呵呵地笑,心里想说:“姐,要不开回去吧,我一定能做的好,是我不好!”
   可很快就到了,十几里的路在宝马车的轮子下变的有些短。她把车停了下来,我们在里面说了会话。
   我们家住的还是九十年代初的老楼,已经残破不堪了,里面都住着一些附近小学的老师。
   我生在这样的教师家庭,从小受的教育很传统,因此对一些事,有着本能的木讷,这也是让眉姐那次失落的原因吧!
   “哎,是这啊,住几楼啊?”
   “三楼,挺破的,可比不上你的豪宅!”
   她把胳膊搭到车窗上,理了下头发,歪着头一笑说:“瞎说什么呢?不在乎住哪,在乎有没有家的感觉,你们一家在一起多开心!”,她说的让我有些伤感,感觉她肯定在想家什么的了,装修的时候吩咐我们要搞出家的感觉,再想想她的话,感觉这女人挺可怜的。
   “恩,你会幸福的!”,我说了这句。
   “好的,姐谢谢你,快点回去吧,别让爸妈担心!”,那时已经快十点多了。
   我坐在那儿不动,她看了我下,转过头又笑了,嘴里喃喃地说:“你真是个孩子,笑的挺阳光的!”
   我愣在那里不说,我想我是不是要男人一次了,就在她转过脸来的时候,我亲了她,她没有反抗,“呃”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睛,真是不敢想象,在分手的时候,我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她陶醉了,吻的很好,我的手从她的胳膊一直滑到了她的乳房处,结果她挣脱开了我,迅速把脸转到了窗外。
   我愣在那里。
   “你可真够大胆的啊!”,她一笑,脸已经红了。
   “不好意思!”,我被她的拒绝搞的有点怪怪的。
   她没接我的话,而是说:“欺负姐啊!”
   “对不起!”,我又点了根烟,吸了口。
   “没事,你还是孩子,以后注意点!”
   她的话让我很不舒服,似乎是因为那个美妙的吻,我有些生气了,冷冷地说:“是我不好,我走了!”,我仔细看了她下。
   “恩,别多想了,姐不是那样的人,好好的,找个人谈恋爱,不要去冒险!”
   我没说什么,走下了车,然后把车门关上了,对她说:“路上小心点!”。
   她把头转过来,看着我,眼里似乎有些无奈,也许是我的胆怯,再次让她失望了,可我已经下来了,也没什么好再说。
   “恩,再见!”,她挥了下手。
   “再见!”
   她打动方向盘离开了,我站在那里,心情开始烦躁。
   回到家,我爸问我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也不打电话说声。我妈笑笑说:“小童,是不是跟女孩子出去玩了?”。
   我一笑,没说什么,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在房间里,我开始疯狂地抽烟,脑海中全是这个女人,真他妈怪了,怎么回事,我到底是怎么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大结局:
后一篇:第3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