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25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8

(2009-07-19 00:06:27)
标签:

杂谈

作者:手提绿帽子

 

117.我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会有原因,多年前,我十分相信,一切因果都会有报应,一切委屈也都会有人理解,一切的磨难都会过去,那是多年前,我靠这些活着,而一切的命运呢,如果说命运就是个起伏的过程,那谁知道最后那一刻是好是坏.我饱含泪水地望着你,你站在那儿,是那儿,你没走,从没有离开我过.
  在梦幻的一对男女的身体赤裸地缠到一起的时候,当我满是欢笑地在你的身上慌忙地上下爱抚的时候,当你微笑着,幸福的抓着我的后背的时候,我从不认为那些东西是那么的虚幻,我们可以诅咒我们的一切道德,但谁也不可以说那男女之事.
  我从她的额头一直吻到她的胸脯,用嘴轻轻地吮吸着她肌肤的香味,感受那顺滑的味道,甚至还用手在她的乳房上轻轻地抓起,然后放入嘴里一点点的吞吐,我看着你微微地仰起头,轻轻地皱眉,然后微微地吸着一口气,嘴角露出那淡淡的笑容,我知道你是那么的享受,是,这是享受,不管谁来否定这一切,你永远是最美的,你不淫荡,你找我,找一个小男人,你花钱不淫荡,我也不龌龊,这社会的所有道德在我们的狂欢中是那么的可笑,可笑而已.
  当我抱着你的身体,环着你整个人,在你的身上,目光在你的脸上随着节奏来回的滑动的时候,我知道我们的灵魂是在一起的,你不是最喜欢说,我们连在一起了吗?是的,那天,那个夜晚,当你告诉了贝贝身份的那个夜晚,我们是连在了一起,是那么的紧,那么的完美,成了一个人.
  你开始还如以往的皱眉,呻吟,而后睁开眼,露出了可怕的眼神,然后抓着我的后背,我始终认为,再每次的快乐中,你那突然的发作会让我感觉你心中有着太多的愤恨,很多的委屈,都没发泄出来,而后,你走了,这实在的残忍.
  不是说可以做一辈子爱的吗?傻瓜,你在我的下面,头不停地撞到床的靠背,发出咣当的响声,你甚至还摸着头说了声:"疼死我了!",我嘴贴着你的脸,狠狠地往前送的时候说了句:"下面疼吗?"
   "恩,疼的好!",你配合着我,那眼神,我可以告诉你,你比谁都美,比那些表面淑女的女人好很多,因为这是你,你的灵魂,你的生命得到了最大的张扬,那犹如童话般的性爱让你的灵魂永远停在那里.
  我知道,我无须再跟世人解释着我们的"罪恶",因为我知道,他们看到这儿,他们全部理解,全部看在眼里,你也不用在傻傻地问我:"别人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啊,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告诉你,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甚至还没达到那完美的境界,如果中国人都不需要性解放,我们甘愿做革命先驱吧,走在前面,我想我们的孩子们,以后的以后,他们将来总有一天会知道,我们这个社会需要什么,性的解放何时到来,你们还要用多少魔咒套在人们的头上.
  任何一个不尊重人性的民族,都不会长久的,我们永远相信!所以这个夜晚,宝贝,我跟你在一起,我从没有如此地感觉我们会这样的纯洁,性爱,肉体,身体的每个部位都犹如图画,一尘不染.
  那天,莉姐要了两次,第一次在梦幻中结束后,她大汗淋漓,头发都湿了,天气已经变暖,被子还没换下,空调开高了,她热的厉害,嘴里不停地喘息着,最后一笑,我趴在她身上,过了好久才拿东西擦,然后我们躺在一起,我点上根烟,我望着天花板说:"我们结婚吧,听贝贝的!"
  "小颜,你真的会娶我吗?",她突然翻过身来,皱着眉头问我.
   我被她问的老奇怪的,我忙拿开烟望着她说:"什么意思,不结婚,我说什么啊!"
   "可是,如果我们结婚了,你家人知道我真实年龄,还有我以后老了,奶子都这样了---",说着,她很搞笑地捏着两个乳头往下拉了下说:"都这样了,你带出去没面子的!"
  我被她逗笑了,一把搂住她说:"宝贝,真可爱,疼死我了,我爱,就爱,你这个女人,傻瓜,有什么好比的,在乎社会的目光做什么,我们活一次不容易,为别人活吗?看着新闻联播活吗?"
  她幸福地笑了,缩在我的怀里说:"我总感觉你是在骗我,你爱我吗?小颜,你怎么会爱我呢,小傻瓜,我比你大那么多啊,我们认识的时候,也不那么的美---"
  我撇了下嘴说:"难道要跟你在TITANIC上认识才浪漫啊,可惜生晚了,还有,你这就是被传统观念害的,我们要冲破它,冲破它,人才有地位,尤其女人!",说着,我吻了下她的额头.
   她还在皱眉头,结果被我一手搂过来,她叫声:"疼!"
   我笑着说:"你说蜜月,我们去哪度?"
   "如果可以,去你老家,乡下,我们就在那过上个几个月!我最爱吃那个窝头了,很好吃!",她竟然说是那.
   我一笑说:"半年后,你这脸上啊,就一道一道了,全是褶子,还满是灰土!最后啊,你见到窝头都想吐!"
   "不怕,反正你说你爱我的,你不要我了,我就跟咱娘说,咱娘到时候就拿烧火的木棍打你,然后还有小妹,她也会教训你的!"
   我摇头晃脑地说:"我娘最疼我,她顶多应付地说我几句!"
   "她疼我,她跟我说的,那天晚上,她说,丫头,你喜欢不喜欢咱家娃啊?",莉姐坐起来,学着娘的表情说,把我逗笑了.
   我说:"你怎么说的?"
   "我说,是他先喜欢我的,我呢,我开始不答应,后来,他老缠人了,经常给我送花,最后我就---",她嘿嘿地.
   我差点笑到了床底说:"认了女儿不光开心,还学会自恋了,你说你跟其他女人哪点不同的,说说看,说我为什么喜欢你?"
  她愣了,露出怀疑的表情说:"你是不是故意逗我玩的,我跟其他女人没什么区别的,你---",她望着我说:"你是不是刚才跟我说玩的?"
   "屁,过来!",我把她重新拉过来说:"刚做完的时候,别马上离开我的身体,我有种不安全的感觉!",我教训地说.
   她竟然一下子抓到我的下面,然后牙齿咬着下嘴唇说:"刘小颜,这样安全了吗?"
   我叫了下,然后说:"真不想给我留后了啊?"
   她笑了,然后摸的开心的,又在我的胸前亲了会,然后,表情一发嗲地说:"我---"
   "怎么了?"
   "还想要一次!",她竟然如此说,那是她第一次主动说再要一次的,其实我们在那个时候一次就够了.
   我感觉奇怪,上下打量了她下说:"这个月喂的不挺足的吗?"
   "你---",她有点生气,但是没生出来,趴我耳边说:"说给不给!"
   "给,傻瓜!",我看了看下面说:"没硬呢?"
   "别着急,姐姐不急,乖!",她的话一出口,我刚起来的那点,差点又软回去了.
  她看了看,然后开始跟我调情,趴我脸上,亲我,主动的,非常的主动,她很少有过这样,几乎是从来没有,那天,她从我的额头吻到了下面,我感觉跟以往不一样,而且那晚她的表情不对,始终迷离着,她从我的上面一直吻到下面,我去拉她,她没听我的,我立刻行了,她上来后,坐到我上面,她说:"我突然想这样!"
   我点了点头.
  她说:"记得吗?我们第一次,就是这样,我把你按地上的,乖乖,我在上面的,是不是,记得不记得了?",她闭着眼睛,急促地问我.
  我点了点头,有点茫然,我看到她的样子很奇异,她真的犹如第一次的时候一样,我似乎又想到了第一次,真的一样的,她在我的上面磨着,然后上下的挺动,最后,最后,她大喊了一声,然后就甩着头发,趴到了我身上,表情犹如喝醉了一样,叫了那一声,头贴着我的胸口,然后泪水慢慢地流出来,她很久,很久,我用手安抚了很久,才看她抬起头,她抬起头的时候,她摇了摇头,说了句:"小颜,我很幸福,一辈子都幸福,一切都值得了!"
   我点了点头,安慰她说:"宝贝,来,别老伤感了,让我抱着!"
  她来到了我的怀里,我搂着,紧紧的,下半夜,她一直伤感,伤感着,在我的怀里,似乎变了一个人,她说:"我感觉我突然回忆了小时候的很多事情,很多,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如此的熟悉!"
  我当时就感觉是随便说说的,毫无在意,我跟她说我也会,于是跟她随便地聊,一边聊,一边手拍打着她的肩,不多会,她就睡去了,她也睡去了.
  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看到她用那双眼睛一直望着我,望着,最后她一点点地往远处走,耳边传来莫名其妙的歌,"赶路哦,散花哦,五里一道河,十里一座山哦,谁家的媳妇坐白马哦,有人牵哦,抹胭脂哦,戴红花哦,流泪哦,不哭哦,遇到的人让开哦,去哪边哦,西天哦!",我从梦中惊醒,我看了看身边的她,我从来不相信这些,可是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哭了,我死死地抱着她,抱着这个宝贝,我真的害怕,我眼泪就流了下来,她被我弄醒,揉了揉眼,说了声:"赶紧睡,别老抽烟,抽坏了身子我担心的!"
   我点了点头,然后下半夜就再也没睡着.
  第二天,醒来阳光灿烂,我看到了她那甜美的笑容,吃过饭,我真的听她的去买饺子馅,她要陪我去,我让她休息,没让她去,然后一人开着车出来了,那天我总感觉怪怪的,车子出来后,发动了几次才发动起来,我坐在车里抽了根烟,早上吃饭后,莉姐不准我抽烟,我恍惚看到什么东西从我眼前晃过,我想了想晚上的梦,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把丫头扔到了外面.
   胖子李闯入孤儿院的时候,我正在超市,回来的时候,孤儿院围满了人

 

 

 

 

 

118.本来,我可以到超市去买速冻的饺子,可是莉姐不同意,非说那些东西吃的不健康,说要买饺子馅,回来自己做。
  早上的菜市场人声鼎沸,我对这场景很是陌生,平时在孤儿院都是吃现成的,这事,其实也不需要我来做,让食堂的人做就好了,可那天,莉姐非让我自己去买,说这样才显得诚意。
   因为她的宝贝女儿,我成了她使唤的仆人了。
  我买了猪肉馅,白菜,粉丝,韭菜,豆腐,很多东西,那张单子是莉姐列的,我真亏她这么麻烦的料子,都能想到。我记得,在菜市场的时候,一个卖菜的大婶还说:“哎,老板,可真是少见,开着奔驰来买菜!那个圈圈里面三个东西是奔驰吧,呵!”,我的车子停在菜市场门口,他们看到的。
  我呵呵一笑说:“我家闺女要回来的,她喜欢吃饺子,她妈妈让我来买,说自己做的卫生!”,我说了这句话,感觉很开心,有种无比合法的感觉。
   卖菜的大婶笑着说:“哎,你这老板年纪轻轻的,还真疼孩子!我多给你称点!”
   我又是一笑说:“谢谢大婶!”
   她感觉我很有礼貌,开心地笑,我感觉生活真美好,人跟人和平相处,那感觉很美,很幸福。
  我一个人拎着大包小包穿梭在菜市场,又买了条鱼,我顺便看到什么就买什么,菜市场还真是热闹,我是从山区到城市,过上了好日子,却没有感受到城市里菜市场的人。
  买好了东西,我记得,我出来的时候,还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我一开口,就笑着说:“哎,老婆,搞定了,累死我了,太伤脑筋了,我说下,你看有没有露的!”,我一个一个地说,到最后,她一笑说:“恩,还不错,没丢什么!”
   “那亲我下!”,我孩子似的说。
   “恩,好,亲你下,孩子气,拿你没办法!贝贝回来了,你可别那样了,要改了,以前她以为是姐姐没什么,现在知道是妈妈了,会有想法的,知道吗?”,她特别嘱咐我这句。
   我说:“恩,好的呢,女儿,女儿,有了女儿,我连买菜的都不如了,那是不是她回来了,你还要我搬出去住?”
   “那是,我以后就听我女儿的,她让我跟你,才跟你!”,她真有能耐地说。
   我叹了口气说:“哎,完了,我这命啊!”
   “呸,呸,少叹气,乌鸦嘴,今晚还给你一次机会,小馋鬼!”,她说着,然后就说了句:“小颜,我挂了,外面好像来人了,有人在那里!”
   我“哦”了声,就挂了。
  当时,我一点其他的想法都没有,我真的是以为来人的,我挂了电话,开着车,因为也不着急,于是就去买了包烟,因为我爱抽外烟,而卖外烟的只有横江的人民广场附近,于是开着车去那里,拿了一条555,出来后,点了根烟抽着,望着广场上正在搞什么宣传活动,感觉满开心,于是就把车停在那看了会,一些年轻有活力的丫头在那里跳着舞,我就想到了贝贝,心里很舒服,突然一下子感觉到生命的某种特殊的意义,我们都会老去,新的孩子,下一代会慢慢的成长起来,那么的有朝气,青春焕发。
  然后,我又开着车去商场给莉姐买了套化妆品,我发现她的化妆品快用完了,虽然她没嘱咐,但是我想给她一个惊喜,她一直说我不懂浪漫,不细心,呵,这次,我一定要给她惊喜!
在商场,我又看到了一件不错的外套,我没跟她说,按照尺寸,以及我自己的感觉把衣服买下来了,自己感觉很开心。
  从商场出来后,我满载着一车的收获,往孤儿院开去,路上,我还放了首歌,一边听着歌,一边吹着口哨,很开心,很幸福,没有任何一个早晨有那样的开心,但是也没有任何一个早晨有那样的苍白。
  当车子开到孤儿院的时候,我一眼就望到孤儿院里围满了很多人,我开始仍旧也没往那方便想,只是想,是不是召集孩子们有什么活动,可是越想越不对劲,那天好像没安排什么活动。
  当我看清楚那几辆警车的时候,我看到那白色的车身和蓝色的标志的时候,我的手抖了起来,我握着方向盘,眼睛着急地往里面望,车子越来越近,我看到了,出事了。
  很多人围在大厅的外面,孩子们在很远的地方张望着,然后***开始疏散那些孩子,孩子们在哭,很多***往大厅里面望。我没看到莉姐,我就在那一刻,心里犹如很多东西扎住一样,鼻子一酸,眼泪就要下来了。
  我把车子迅速地停在路上,然后冲下车去,我拼命地往他们那边跑,心里慌的要死,那心慌就如同家人面临恐惧一样,在你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侵袭而来,让你手足无措。
  我不顾一切地冲到人群中,拨开那些人,有人拉我,我用力冲了进去,然后看到莉姐站在那里被***拉着,大厅前有一到警戒带,莉姐满脸泪水地对着里面大喊着:“求求你,不要伤害孩子,不要,孩子是无辜的,你需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什么都可以答应!”
  在更里面一些的地方,很多武警用枪把门口全部堵起来了。
  里面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大,那种被吓的大声的喊叫。

 

 

 

 

 

 

 

 

 

119.我冲过去抱住了莉姐,她一惊转身看到我,那慌张的表情,张着嘴,抓着我,不停地抖着身子,慌张地说:“小颜,小颜,孩子,孩子--”,她哽咽了几下,没说出话来,咳嗽了声,我一把把她抱住说:“别哭,不要哭!有我在!”
   我又急忙地问莉姐:“几个孩子?” “两个--小鲁鲁和丫丫--被带到大厅的时候,被老丁看到的--然后正好孤儿院外面有***在那里办事--就--”,她说不出话来。
  里面那个王八蛋大声地,用恶毒的声音喊道:“我操你妈的,你们给我听着,你个婊子,本来好好的,我挟持人质就走的,是你们他妈的不识抬举,挡老子的道,也好,我今天亲手杀了这些孩子,让你见识下是我残忍,还是你们残忍,反正我拿不到钱,在哪都是死,你们看着办!”
   孩子们的哭声越来越凄惨,莉姐也越来越哭,在我怀里挣脱着,要冲进去。
  我对里面喊道:“你给我听着,不管我们有什么恩怨,是我们的,跟孩子没有关系,你想要多少钱,你开个价,不管多少,我都会答应你!”
   “呵呵,操你他妈的,你个王八蛋回来了啊,我不光要钱,我还要你的命,上次的帐,是要一起算了!”
   我喊道说:“好的,你放了孩子,什么都好说,要命,我都可以给你,我说话算话,只要你让孩子们没事!”
   “行,你他妈的有种,我不要你命,我要辆直升飞机,你可以做到吗?我要飞机带我离开这里,然后带我出境,可以吗?”
  旁边的***带头的,喊道:“可以的,你放下人质,一切都可以谈!”,然后带头的跟我说:“你好,刘先生,请你赶快和姚小姐离开,一切有我们!我姓卢,丁队长被查办了,我是新上来的,请你相信我们!”
  我点了点头,然后拉着莉姐说:“宝贝,我们先离开点,乖!”
  “不,我不走!”,莉姐转头望着我说:“小颜,我们不能走,这里面有孩子,他会杀了孩子的,会的,我不走!”
  卢队长又说:“姚女士,你不走开,我们不好办,我知道你很爱孩子,可是你们在这里,最后孩子救不了,还会付出更多的!”
  我拉着莉姐说:“乖,跟我走开,听话,你在这里,我不放心,一切有我在!”
  她望着我,皱了下眉头,然后又往里面望了下说:“小颜,听我的,姐求你,不管多少钱都给他!”
  我点了点头,然后把她拉到了远一点的地方,张阿姨他们也都在那里,但是他们离的远点,我让张阿姨把她拉住,然后我又跑了过去。
  我跑了过去,卢队长拦住了我说:“你也不要过来,到安全线那边去,一切由我们!”
  里面似乎听到了,叫着说:“我就要跟姓刘的说话,你们***的话都他妈的放屁,我要姓刘的跟我说话!”
  我点了点头,卢队长拿了件防弹衣给我,我摇了摇头说:“不用,没事!”
  “你穿上,我们要对你的安全负责!”,卢队长人还不错,年纪大点,办事很讲究。
  我接过来,穿上了,卢队长在我耳边小声地说:“他说什么,你都答应,不管什么,具体的我们再想办法!”
  我点了点头,然后对里面喊着说:“你说吧,具体哪些条件,我都会答应你的!” “也没什么过份的要求,反正,我活不成,这两个孩子也别他妈的活,看着办,我要一架直升飞机,我还要一千万,我要带着这两个孩子跟我一起上飞机,直到我出境,安全了,我就会放了这两个孩子,如果你跟我耍诈,我一枪打死这两个孩子!信不信由你,反正拿不到钱,澳门的黑社会也会要我的命,你看着办!” 我停了下,然后看了看队长,队长点了点头,队长说:“你跟他说需要一个小时!”
我点头然后对里面喊着说:“可以,我可以答应你这个要求,不过你要等一个小时,直升飞机不是说来就来的!” “操,你耍我,我知道,你老仗人是他妈的上头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让他帮你,一句话的事情,你看着办,我只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不见到飞机来,我就杀了孩子!”
   我转头望着卢队长,卢队长说:“局里都知道了,答应他,以你岳父的关系,从江京军区调飞机,半个小时可以到!”
  我点了点头,然后走回去,跟莉姐说了,她慌张地拿出电话,电话通了,她哭着说了这事,她点了点头,然后把电话给了我,我接了电话,莉姐的父亲很沉重地说:“小颜,你们别慌张,我半个小时内让他们搞定,你让那个队长接电话!”
   我把电话给了卢队长,他接了电话,不停地说“恩!”,最后说:“请首长放心,我们会以生命保卫孩子的安全!”
   挂了电话后,我对里面喊道:“好的,没问题,我们答应你!”
  里面开始大笑,然后说:“好,还算他妈的有点良心,等飞机来了,我带着这两个娃跟我们一起走,等我们安全了,你再把钱打给我,收到钱,我们就把孩子放了,给你们送回来!”
  我听了这个忙说:“这样,孩子是无辜的,你们把孩子放了,我跟你们走,你带着我走,我想我的命比他们值钱!”
  “也他妈的是,你的命是比这两个孩子值钱多了,你若想跟我走也没问题,不过,你别妄想你一个人能把我们怎样,枪子弹可是不认人的!”
   我说:“好的,没问题,我不会耍诈的,不如现在我过去,你们把人质放过来,如何?”
   莉姐听到了这句话,她挣脱开跑过来说:“不,小颜,我不让你去,不让,你不要过去,乖!”,她惊恐地望着我。
   我回头对她微微一笑说:“宝贝,你回去,我没事的,你放心,刘颜是个男人,他们是孩子!”
  莉姐茫然地望着我,皱着眉头说:“要过去,我过去,一切都是因为我而引起的,如果不是我,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我过去!”
  我摇头说:“傻瓜,跟你有什么关系,宝贝,你回去,好好地在这里等着,我过去,把孩子换过来,然后我们只要答应他所有条件,不会有事的!”
  “不,我不,我不会让你一个人过去的!”,莉姐大声地说:“小颜,我不会让你一个人过去的,不管如何,我要跟你在一起,要过去,我们一起过去,不然,谁都别过去!”,她那凄迷的眼神,渴望的眼神,真切的眼神,望着我,不顾一切地说着,神情里带着永远也无人能催跨的意志,她无比的坚强。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我是必须去换回孩子的,孩子跟他们我们不放心,而莉姐是不会同意我们一起走的。
  焦急等待的半个小时内,局长来了,市长都来了,跟着很多防暴***,以及武警队的人都武装着把孤儿院包围住。
  胖子李是聪明的,他不要直升飞机,他还真的不好走,在陆地上,过任何一个关口都会出事的,而且飞机时间快,从香港那边出境,很容易。
  市长他们领导一起过来,然后安抚我们,虽然他们没有过来,但是站在远处,看着我们,我们仍旧很感动。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7
后一篇:大结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