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41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7

(2009-07-19 00:00:10)
标签:

杂谈

作者:手提绿帽子

 

 

113.  我愣在那,低着头,握着拳头,然后没再回头,一转身离开了,出来的时候,我一边走一边掏烟,掏出烟然后抖着手去点火,点了很多次才点着,然后一脸茫然,眼睛微微仰起望着前方,犹如这世界已经被某些东西变的苍白,寒冷,甚至是莫名的恐惧.
  我不想去埋怨什么,不想去,一如我从来没有过多地相信公正一样,也许我是错的,我不该如此的消沉,可是谁能知道那个时候,当我从公安局走出来的时候,我有多么的难过.
  走到车边,我站在那里,掏出手机,然后对那几个兄弟交代了几句,让他们保护好孤儿院,我知道他跑了意味着什么,我从主动变为被动,我们顿时成了他的目标.
   我愣在那,还是拨通了莉姐的电话.我呜咽了半天才说出来:"宝贝---"
   "小颜,别这样,我知道了,知道了,别哭,小颜!",莉姐无比的坚强,声音里充满了振奋.
  可我还是哭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因为这事哭,这就犹如在灾难面前,面对我们的国家,我们却得不到任何保障,犹如失去国土的悲愤.
   我擦了擦眼睛说:"我没事,宝贝,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
   "我打过电话给我爸了,他很气愤,他明天会来横江!",莉姐安慰我地说着,她说了这句又说:"乖,亲爱的,宝贝,别这样,你这样去冒险,我知道你很难过,你为了我,豁出去生命,好不容易成了,却又这样,乖,不要生气,有我在!"
  莉姐就像在安慰一个没考好试的孩子一样,那种体贴,疼爱,让我有了很大的温暖,而那些东西,实在可恨,这难道不是我们的国家吗?不是我们共同的吗?当官不为民作主,不疼爱你这个国度上的人民,良心何安.
  我挂了电话,坐到车里,把烟按在烟死死地按在烟灰缸里,然后发动车子,在喧闹的人流中往孤儿院开去,这世界似乎只剩下了一片净土,孤儿院,这原本是最支离破碎的地方,可是却因为有了这么多心地善良的人们而变的比任何地方都温暖.
  车子开到孤儿院门口,我又停了下来,我没有马上进去,而是望着一群孩子,一群很可爱的孩子在院子里滑着梯子,玩着木马,他们好开心,个个开心的笑,这是孩子,祖国的未来,我们是大人了,我们一代代地重演大人世界里的游戏,喧嚣,迷乱,斗争,出卖.而这些孩子将要面临的就是如此的社会吗?
  我望着那些孩子,然后低下头,摇了摇头,而后又抬头望去,我知道,不管别人做了什么,这社会混蛋到什么地步,我永远要保护我们的孩子,要给他们一片蔚蓝的天空,没有斗争,没有危险,没有饥寒交迫,小的时候有饭吃,有衣穿,长大了有学上,不必如我当初那样,在穷山沟里每日光脚劳作,走几十里的山路卖柴火,看着大山发呆,很小的年纪就被生活压弯了脊梁,上了大学后为了那点钱,可怜的犹如随时可以死去的虫子.
   我要让他们过生幸福的生活!
  我进去的时候,孩子们围过来,他们很开心,这世界的每天对于他们来说都没变化都是开心的,我也隐忍地笑了笑,然后摸了摸他们的头发,有个男孩子向我抛过来球,我玩了几下,然后又是一笑.
  这个时候,我看到莉姐从上面跑下来了,茫然地站在那,远远地看着我,她犹如面对一个经历了生死过后的男人,看着自己的男人还活着,看着男人很失落,很无奈,她一点点地往这边走,慢慢地,她走到了我的身边,她不顾那些孩子,她皱了皱眉头,然后就一把地抱住了我,孩子们都在身边,他们笑着,然后被一个大孩子带着跑开了,有个很小的孩子,傻傻地站在那里望着我们发呆,接着被一个大孩子笑着拉开了.
  她哭了,她抱着我死死的,手勾着我的脖子,然后不停地摸着我的头发,嘴里说着:"宝贝,别难过,你好就好,我只要你好,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要,给他们都少钱都可以,我只要你好,你平安!"
   我摸了摸她的头发说:"傻瓜没事呢,别这样,刚才孩子们都看到了!"
   "我不管,我不管,我只要你平安,全世界的人都看到,我都要你平安!",她还抱着我不放.
  我安慰着她,然后慢慢地摸着她的后背,最后她离开我,望着我,可怜的样子,手在我的一侧脸上摸着说:"答应我,不要再冒险了,你知道吗?你出去的时候,我一秒都是艰熬,我差点死掉了,你知道吗?那种担心自己的男人安慰的感觉几乎可以折磨死人,你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又是微微一笑,摸着她的头发,我知道,我听了她的话,看着刚才的孩子,不是那么的堵了,我跟她说:"乖,进屋吧,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们都要小心,不要离开孤儿院知道吗?"
   她点了点头,可是走了两步,她突然拉住我,皱着眉头说:"小颜,他会对孩子们下手吗?"
  我当时听了一惊,似乎犹如触电一样,但是我摇了摇头说:"不会的,放心,孩子是我们的,是中国的,这是中国土地上的孩子,谁伤害了他们,我会让他碎尸万断!因为我们是他们的主人!永远都会保护我们的孩子!"
   "恩,不管如何,即使头破血流,我们都要保护我们的孩子!",莉姐很自信地点了点头,然后就那一个眼神从我眼前飘过,我又感觉有种茫然.但是没去注意,于是跟她往屋里走去.
  那夜,我们躺在床上很久没睡,晚上回来后,我们嘱托张阿姨以及其他老师把孩子看护好,每个人负责十个孩子,一个都不能出事,我们自己也不能出事,这段时间是紧张期.
  莉姐趴在我身边抱着我,光着身子,身子很光滑,乳房压在我的腹部,脸贴在我的胸上,很乖,很让人疼爱地摸着我的胳膊,她那天一直喃喃地说:"小颜,我们为什么总是这么磨难,是不是我们做错了事?"
  我听了这个不开心,我一边抽烟一边摸着她的头发说:"傻瓜,不许这么说,我们是世界上最好的,我们这么有爱心,对人从来没坏过,我们有什么错,不许这么说!"
   "恩,我就说麻,我们其实都是特好的人,心地很善良的,我们会有幸福的对吧,坏人都会被绳之以法的对吧?"
  我点了点头说:"恩,是的,我会看到中国的未来的,会看到我们的未来的,乖!",我去吻她,她被我疼爱的不至于对那恐怖特别的畏惧.
  第二天,莉姐的父母带了一行人,坐着包机从北京来了横江,所有人都惊了,他们面对压力,不得不把横江封锁了起来,可是狗急跳墙,如果说是我害了我们,不如说是环境,可是这些罪,谁能逃的了呢.
   我那可爱的宝贝,今夜,当我用文字去纪录这些的时候,我不觉得泪流不止.
   眼泪模糊了视线,这世界温暖的让我的心向着你冷到了极点.
\
 
 
114. 莉姐的父亲从北京带着人来了,他简直难以想像,在横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且他一见到我们就说:"孩子们,为什么出了这样的事情,不早跟我说呢,这多危险啊,要记住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能太冲动,那还有国家,还有党呢!"
  我点了点头,但是微微一笑说:"很多事情,其实我们也不想这样,可是,有的时候,上边未必可以那么的彻底,那么的迅速,甚至,如果不是您,我们几乎不知道跟谁说,中国的网太大了,我们普通老百姓只能靠一个公正的领导来给我们解决问题!"
  他拍了拍我说:"恩,小颜,我知道的,这些事,我都知道,中国是存在一些问题,但是党和中央从来都是希望形式好的,一直在努力,中国的法制改革进程也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要相信党,相信国家!"
  我和莉姐跟他们站在机场,横江的风吹着我们的衣服在风中飘荡,然后我们一行人离开机场,莉姐的父亲直接带着我们去了市委,到了市委,那些人十分的客气,都是笑脸相陪,莉姐的父亲到那后,找到了书记,然后在那里跟他说了写情况,书记一脸惊诧,最后莉姐的父亲就说了句:"这个事情如果在横江解决不了,那我让省里派人下来查!"
  那个书记不停地点头说:"您别生气,我一定会严肃处理这个事情的,我今天就把郭局长叫来,然后我好好的批评他下,然后对那个队长严加惩办!"
  当天下午,郭局长就来了,那天他的神情惨重,进来后就拿下帽子,然后我们几个人坐在屋子里,我和莉姐坐在一起,主要是他们三个人说话,外面的院子里停了不少车.
  书记让我们把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说了,其实很早以来,他们也听过05年工程事故的事,只是一年多过去了,有些淡忘了,现在又重新拿出来,放到桌面上,谈到最后,郭局长黯然神伤,他低下头去一五一十地说了:"两位领导,这事情不是我不想办,你们也许不知道,省里的李副省长他还在那位子呢,一直给我压力,我---"
  书记严厉地说:"哎,你说我怎么说你老锅,你怎么不跟我说呢,我刚调过来,对横江的事情不是很清楚,我是有耳闻,可没想到是这样!"
  莉姐的父亲年纪最大,他抿了抿嘴说:"别怕,你们这次就给我放心的干,有什么事,我给你们顶着,要严加处理这事,把事情搞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要看我的面子,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要给我放过一个坏人!"
   郭局长当场就说:"请您放心,那个丁队长,我会调查到底的,现在一直关着,他不交代,这事情不会罢休!"
   我想到那个丁队长,就咬牙切齿,真是他妈的王八蛋,听到这么说,心里稍微舒坦了些.
  那天他们的会议结束后,然后郭局长就回去了,然后发了通缉令,横江城处处设卡口检查,尽量让胖子李如果还在横江逃不出去,胖子李家被***二十四小时把手,然后还有胖子李父亲的事,再次被调查,这次的调查,要把他以前做的事情,贪污,受贿,在横江无法无天的事情都查出来.
  莉姐的父亲和我们回到孤儿院,我们感觉有了希望,轻松了很多,舒了口气,因为他公事繁忙,当天下午要飞回北京,在走的时候,他一在地交代我们,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及时通知他,这次的事情过后,官场这方面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最重要的是我们要保护好我们自己.
  在机场,他拍了拍我的肩说:"小颜,我这人到知天命的年纪才认了这个女儿,又因为处在这个位置上,你们不跟我去北京,我也不能时刻照顾你们,你一定要把莉莉给我照顾好,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微微一笑说:"叔叔,您放心吧,有我在,姐,不会有事的!",我笑着说.
   莉姐嘟了嘟嘴.
  他老人家一笑说:"哎,这不能再叫姐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姐姐地叫,人家听了,还不知道怎么呢!",我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忙说:"恩,以后一定改!"
   莉姐撇了下嘴说:"他就跟孩子一样,还是让他叫吧!",说着,有点羞涩地笑了.
  莉姐的父亲转向莉姐说:"丫头,有机会多打打电话给我们,你妈妈真的很想念你,她昨天听说了这个事情,气的直哆嗦,连夜没睡好觉,让我今天一定来,本来,她想跟我一起来的,但是最近感冒了,老寒腿也犯了---"
   "恩,爸,您放心,我忙过这一阵子,我就跟小颜去北京看你们,看看家里,看看妈,爸---",莉姐有点羞涩,但是又很平静,很大方地说:"爸,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是爱你们的,以前是爱那两个不知道的人,现在是爱你们,我有很多心愿,到时候,我会跟小颜做到的,你让妈别操心,我什么都好,下个月吧,下个月后,我就去北京吧!"
  莉姐的父亲很感动,点了点头,然后往一边望了望,很是感慨,叹了口气说:"孩子们,好好的,爸爸活这半辈子,都是为了国家,其实心里那点情感最重!",他转过来一笑,然后说:"爸爸先回北京了,有什么事情,及时跟爸爸说!",他那天说了很多遍,似乎不忍离开.
   在他们上飞机的时候,莉姐还在下面喊着:"爸,你回去跟妈妈说,让她别操心,我下个月就回去看她!"
   "恩,莉莉,记得答应爸爸的啊,下月来北京看我们啊!"
   莉姐抬头望着他们,眼里有伤心,有愧疚,有期盼地点了点头,她的话语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下个月,我就去北京看你们!"
   是的,她是想去的,她想去看望她的母亲.
  我们回去,开着车在横江的街道上,那天的下午,阳光特别的温暖,有点泛黄,莉姐就那样靠在我的肩膀上,很孩子地嘟着嘴说:"有爸爸真好,很安全!"
   我一回头一笑说:"不好,有了爸爸,老公就不好了!"
   "你也好,在我爸面前叫我姐,叫的那么开心,揍你!",说着拿拳头来打我,我一手抓住她的手说:"到老了,也叫你姐,老姐姐了哦!"
   "多老啊?"
   "一百多岁吧,我那个时候九十岁,是个老弟弟!",我呵呵地笑.
   "那么老啊,满嘴都没牙了,呵呵,你还要我啊,有什么用,也不能给你开心了.你还要我啊?一摸都是皮,一层又一层,老可怕的!",她逗我的感觉说.
   我说:"要啊,要着,没事给我擦擦桌子,整理整理报纸,给我卷烟卷什么的,多好!"
   "屁,一百岁好长的,不去想了,能让我看着你长大,看到幸福生活就好了,姐不多要求,姐疼你,乖弟弟!",说着呵呵地笑.
  那天也是因为看到了好的希望,所以比较开心点,说了上面的话,可是冥冥中,那些话已经在那天的午后,在横江的空气中变的萧瑟,似乎犹如无数的东西在敲打着我们已经满是伤痕的生命.
   横江的春天到了,春天的暖阳把寒冷带走了,也带走了我们的狂欢.
   接下来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贝贝在外国获得了影后了,那天我和莉姐告诉了她的身世,可是,那快乐过后,就没了.
   我永远记得,莉姐那天对着电视直播哭的稀里哗啦!
 
 
 
115. 莉姐的父亲走后,我们平静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警方展开调查,市***各部门十分的重视,孤儿院在一个星期后,解除了高度戒严,胖子李没有来打扰我们,让我们稍微放了点心,但是,我心里始终认为,这小子不会那么容易罢休的.
  一个星期后,我们迎来了一件十分值得庆贺的事情,那天是2006年的3月8号,是三八妇女节,也就是在那个日子,贝贝以在电影《洛兰》中的出色表演一举拿下了国外的一个大奖---切拉美奖,获得了影后,这个奖项对于刚二十出头的贝贝来说无疑是天大的礼物.
  我和莉姐是提前两个小时知道的,我们那时才知道,其实对于大奖当事人会提前知道,或者说是早有感觉,当贝贝告诉我们她获得提名的时候,我们就兴奋了好长时间,当在颁奖典礼的前两个小时,我们知道这个事情后,当时莉姐跳了起来,开心的不得了,嘴里直叫着"宝贝真棒,真棒,幸亏当初没这小东西搞掉,真棒,亲爱的,贝贝,你是妈妈的心肝,小心肝!",她拿起枕头往天上抛去,那天,莉姐真是的,高兴的一会就过来双手勾着我的脖子亲我,身子不停地摆动,跳着舞.我也开心,但是后来皱着眉头说:"哎,我要是拿奖了,你会不会这么开心?"
  
   "你啊,你能吗你,呵,我家贝贝可是大明星,你呢,别吃醋了,小傻瓜,来!",说着,亲了我下说:"我就是你的大奖,拿着!",说着,往我的怀里蹭着说:"来,把奖抱着吧!"
   我眨了眨眼睛说:"你要是那奖啊,我拿着都累死了,你多重啊!"
   "你个坏蛋,打你,打你,报复我,我才一百一十斤!",说着就自己到我的怀里,勾着我的脖子,眼巴巴地,很深邃地望着我说:"小颜,我真幸福,我有一个好男人,女儿又这么有出息了,真的好幸福,好幸福!",说着,逮着我的下巴一阵猛亲.
   我也亲了她几下,抱起她,在怀里,望着她说:"宝贝,你看我们能不能---",我一笑说:"我们能不能给贝贝一个礼物?"
   "天呢,你怎么不早说,现在就是空投也来不及了,别说还要再去买了,我是想等她回来给她准备的,你傻啊!"
   我皱了皱眉头笑了笑说:"是啊,我真够笨的,不过---"
   "不过什么---",她迅速地说.
   "叫老公---",我望着她,睁大眼睛说:"记住,下次期待我回答你问题的时候,别忘了加上老公二字知道吗?"
   "恩,知道了,老公,老公,叫一万句,老公,老公,老公!"
   我故作生气地说:"这么没诚意,一次叫这么多干嘛?"
   "我怕没得叫了嘛,呵!",她眯起眼,跟个傻闺女一样.
   我忙说:"呸,呸,说乌鸦嘴!"
   "姚莉莉乌鸦嘴!",她笑着,又扭动了下身子,然后说:"快说,什么礼物?"
  我很认真地说:"我想,我们把贝贝的身世告诉她了吧,这是个好时机,反正以后也是要让她知道的,她现在是大人了,其实没什么,她知道后应该很开心的,你说呢,这真是个不错的机会!"
   她听了这个,腾地从我的怀里滑到了床上,跟受了刺激似的,一副惊恐的表情说:"不行!"
   "为什么不行?",我很纳闷地问:"她是你的女儿,为什么要瞒着她,我认为没有道理的!"
   "我---",她皱着眉头望着我,越皱越深.
   "你什么啊,跟个刚过门的媳妇似的!"
   "我---我怕!",她说了这句.
   我坐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说:"难道她不是你生的?"
   "屁,就是我生的,贝贝是我生的,可是---",她仰起脸,一副特别无奈,跟要去杀个人似的表情说:"不行啊,我不能告诉她,我告诉她,她万一恨我,我怎么办,不行,不行!"
  我把她搂在怀里然后说:"傻不傻,你知道八十年代丫头的想法吗?根本不同了,她们很前卫,很开放,很明白这些,根本不会有其他想法,我想她肯定会高兴,她看到这些年我们不容易,贝贝是那么懂事的丫头,她怎么会有其他想法,听我的,给她一个礼物,人生中最大的礼物!"
  她又是皱眉,又是耸肩,最后索性拿手在我身上乱大,然后叹气,我被她的可爱样子搞的想笑,其实我知道她很矛盾的,其实她很想让贝贝知道,只是很怕,可是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还有二十分钟到颁奖典礼开始的时候,莉姐终于被我哄成功了,她最后咬了咬牙,然后望着我说:"如果贝贝不认我了,你还我一个女儿!"
   我一笑说:"好,还你,她敢不认,我让她好看!"
   她听了这个,皱了下眉头说:"咱家贝贝为什么那么听你的话,告诉我!"
   我听了这个,立刻,愣住了,忙笑着说:"哎,我是她哥,我对她不比你差,我---"
   她立刻笑了说:"看你紧张的,我知道,你是因为爱我,才对她好的!"
   我捏了下她的鼻子说:"连丫头的醋都吃,没出息!"
  她笑了,然后我们开始准备如何说,跟练台词似的,最后还有十分钟的时候,我把我们想好的说了,莉姐让我说的,她让我好好的说,好好解释,不要让贝贝激动,不要什么的,被她说的老复杂的,最后我拿起电话,我又放了.
   她激动的说不出话来,问我:"怎么了?"
   我吸了口气说:"让我好好想想!",那时间十分的关键,我想赶在典礼开始前告诉贝贝.
   莉姐抬起拳头打了我下说:"你吓死我了!"
   我仰起头说:"不如你说,你开口叫她一声女儿,什么来着!"
   "不行,是你要说的,我要你说,我才不说!"
   我说:"那总不能我开口,我叫女儿吧!"
   "都一样,反正你快说,我想让你说!"
   "刚才不是还不想让她知道的吗?怎么现在这么想?",我问.
   她撇了撇嘴说:"我怎么知道,我现在想了,是你吊起我胃口的,你快点说!"
  我笑了笑,然后拿起电话,咳嗽了声,那边传来了贝贝的声音,她很开心,很清脆地说:"哥,怎么了,我进场了,典礼快要开始了,一会声音会很大,你快说!"
   我望了眼莉姐,她张着嘴,皱着眉,十分夸张的表情,然后用手指指着我,心都悬在了空中.
  我说:"贝贝,我们有个事情要跟你说,就是,你是莉姐的女儿,是她的亲女儿,亲生的,她是你妈妈,真的妈妈,不是假的,你明白吗?很多事情等你回到横江再跟你说,你妈妈想今天告诉你,给你一个惊喜,你明白吗?你别激动,继续参加颁奖典礼!"
   我一口气说完了,那边愣了,我们都愣了,莉姐的表情停止在那,我张着嘴,等待那边的声音.
   一片沉静,过了半天,我听到贝贝很低沉的声音:"你们到网上看直播吧!",说着她挂了电话.
  我们都愣了,先是愣了一会,然后慌忙地去开电脑,这是贝贝开始没告诉我们的,后来我知道,她也是刚知道的,网上有直播,我们是那种不喜欢上网的人,两个人,犹如老头老太太似的,打开电脑,弄了半天,找到了那个直播,然后两跟人你看我,我看你.
   莉姐望着我说:"你别老看我,出了事,你负责!"
   我吸了口气说:"不还没出事吗?等等!"
   两人坐在那,秉住呼吸,最后莉姐都哭了,可怜的样子说:"她肯定恨我了,肯定不认我了,都怪你,怪你!"
   我很着急,我安慰着她,去搂她,她把我手打过来,很委屈的样子.
  终于我们看到了贝贝,给了她几个镜头,她真的漂亮极了,但是我看到她愣在那,一脸的茫然,人们都在笑,她没有,也不是悲伤,就是很平静的样子,真的好漂亮,我让莉姐赶紧看,她转过来,盯着电脑,又哭了,说:"你看她,肯定恨我了!"
   我仰起头,我也不知道到底怎样.
  我听到那个浑厚的声音,英语说的,最佳女演员,然后镜头对着四个人,还有其他四个女人,对准贝贝的时候,我看到旁边有人跟她说话,她转头微微一笑.
   她就很不自然地笑了那下,然后我们的心纠到一起,颁奖的嘉宾故作神秘,然后终于说出了贝贝的英文名:"The Best Actress is beibei!from china!",然后下面沸腾了,贝贝在众人的目光中站了起来,然后很优雅地走到台上,颁奖的老外跟她拥抱,她很优雅,高挑的身材,棒极了,她接过那个奖,然后拖在手里,望着大家,她的表情就在那一刻变了.
  她笑着,用着十分动听的英语在那里说,"大家好,首先,我谢谢我最广大的影迷,我的投资公司,制片人,导演,以及在坐的各位,能够拿到这个奖,我感到十分的荣幸,这是任何一个刚处于起步阶段的女演员来说都是十分希望得到的,我感觉拿这个奖是一种荣耀,同时也是一份责任,一份对电影的承诺,我会在以后的电影中,争取做的更好,拍更多的好片子来回报大家,就如电影里的那句话一样,我是一个女人,我是一个导游,我热爱我的工作,我甘愿为我的工作付出我的生命!",这些是她用英语讲的,接着,她低下头,然后再抬起头就落泪了,她吸了口气,接下来大家一片掌声.
  她用英语说:"我在刚刚,这不是炒作,不是故作的噱头,这是真的,我得到了一份人生中最大的礼物,多少年前,我以为我是孤儿,大家也都知道,我在孤儿院长大,就在刚刚,我知道了我的母亲,她很伟大,只是因为一些事情,她不能说出来,这些年,她一直照顾着我,给予了我无私的爱,我想人世间最伟大的就是母爱,我能够得到这份礼物,跟这个奖一样的重!",接着,她转到镜头这边,满脸泪水,含着笑,她一笑,然后用汉语说:"妈妈,如果你看到我,我想对你说,妈妈,我爱你,贝贝爱你,贝贝会用一生来你,我爱你,妈妈,贝贝爱你!",她讲完后,莉姐哇地一声哭了,但是高兴,犹如被重弹袭击了一样,上气不接下气地高兴,然后搂住我就哭.
  我也哭了,很感动,特别的感动,好样的,贝贝,我望着她,眼睛里充满了,我对这个时代下年轻人的肯定,我感到特别的欣慰,特别的开心,然后我们两个人抱作一团.
  接下来,台下的掌声足足响了十分钟,很多人都哭了,那些老外,中国的,很多人,贝贝的镜头一直对着,贝贝在那里感谢大家,不哭了,也是欣慰的笑.
  就在那一刻,我明白了很多,很多,在那么多人面前,当你去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你会感觉,啊,这世界从来没离我们远去,亲情,温暖,真情,很多东西,不管我们属于哪个国家,我们的心是想通的,人类最美好的感情在那一刻得到了突现.
  我知道,这是一个不眠之夜,我为我跟莉姐的相遇,感到庆幸,这是我们的时代,不管开始夹杂着多少罪恶,都美丽的让人泪中含笑.
  贝贝会在十天后回来,那是我们激动的时刻,她必定会回来见她的母亲,而我用文字去渲染这些快乐的时候,我想我早已被某些东西抓的撕心裂肺!
 
 
 
 
 
116. 莉姐那天晚上足足趴在电脑前,就那样趴在那有半个小时,开始是哭,中间是笑,后来又哭,接着又是笑,最最后,她就拿手来打我,打着我,然后扑我怀里,我搂着她,侧脸问她说:"别吓我,乖乖!"
  她抓得我紧紧地撒娇地说:"我有女儿了!",我呵呵一笑,吻了下她那有点微凉的耳朵说:"有就有呗,不挺高兴的吗?",我把她弄离开我的身体说:"来,让我看看,这小脸都哭花了,这小脸多漂亮啊,我跟你说啊---"
   她嘟着嘴说:"你说什么?"
  我故意逗她开心说:"我当初第一次看到你啊,就看你这张脸,真他妈的漂亮,我---",我咽了口唾沫说:"我当时就想把你抱住,然后啃你,亲你,摸你,抓你---"
   "混蛋!",她撒娇地打我说:"你真下流!",我哈哈大笑地说:"可你真的太漂亮了,谁让你长的这么标致的,皮肤这么白,这么嫩,嘴唇这么润,还有这---",我眼睛低到她的胸口说:"还有这,看,我刚才看那颁奖里的外国女人,都跟你没得比!",我撇了下嘴.
   "切,那当然,那些女人都是假的,我们中国女人自然,我们家贝贝---",她刚想拿贝贝来举例,突然停了,吐了下舌头说:"我们家贝贝是我女儿!"
   我笑了下说:"恩,是的,遗传嘛!"
   "混蛋!",她又打我说,扭捏着表情说:"我不许你有变态的想法,贝贝有男朋友的!",她还是明白了,她真的可爱.
  我按住她的手,望着她,很深沉地说:"宝贝,是不是特开心,贝贝回来的时候,你可别哭鼻子啊,到时候弄的孩子不好办,跟你一起哭,我可没办法!"
   "不要你管,我们娘俩的事情,我们不需要男人插手!",说着嘿嘿地笑.
   我摇头晃脑了下说:"主意还是我想的呢,你这么快就不认账了!"
  她看我这样,望了会,然后用双手捧住我的脸说:"来,宝贝,别生气了,贝贝是我的女人,你是我的男人,能一样吗?连这个醋都吃!"
   我有点撒娇地说:"就是吃!"
  她哈哈地笑了,然后用手把我搂在怀里,贴着我的耳朵,压低声音说:"宝贝,乖,你说我哪没给你吃过啊,哪都吃过了吧,还不都是你的,今晚想不想吃?"
   她搞的我老难过的,尤其她贴着我的耳朵说话,很暧昧地挑逗的时候.
   我吐了口气,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哎,少耍流氓啊!"
   她不但没听,反而挪到我跟前,然后两个手搂着我,更暧昧地说了句:"小声跟姐说,第一次被我拿下的时候,是不是特委屈的?"
   我真的说了句:"没有,我挺开心的,感觉赚了,很够本,呵!"
   "揍你!",说着,她用手去摸我下面,她大概是开心忘形了,用很大的力气把我压身下,挠我痒,我最怕她这个,她时常喜欢这样,她那个时候老拿一句话笑话我说:"刘小颜,你这样可不行,怕痒的男人怕老婆的!"
   我跟她狡辩说那是疼老婆,不是怕老婆,她一直说我就是怕她,呵.
   就在我们打闹的时候,贝贝的电话来了,她立刻从床上跃起,跑过去拿了电话,我皱着眉头说:"看你急的!"
   她拿到电话,却又皱着眉头老实地交给我说:"你来吧,不行!"
   我一笑说:"快拿来!"
   我接了电话,莉姐贴着我的耳朵听.
  贝贝参加完了典礼,她听到是我,于是说:"哥,我妈呢?",她一点不把我当回事,找她妈.贝贝的那句话很低沉,同时也是小孩子找妈妈的感觉.
   我望了望莉姐,莉姐皱着眉头,跟我挥手,意思是她不行.
   我对贝贝说:"哦,她出去---"
   "哥,别骗我了,我知道她在旁边的,让我妈说话!"
   我"哦"了声说:"好的!"
   莉姐没办法了啊,必须要上场的,她摸了摸嘴,然后呼吸了下,做了一些准备工作,跟上台参加春晚似的.
   她拿了电话,我贴着她的耳朵听,她开口说了句:"贝贝,是我!"
   "妈!",贝贝很迅速地叫了声.
   我听到莉姐笑了,她被那一声,那十分合法,十分肯定的一声,她被叫的先是笑,而后要哭.
  我咧着嘴,意思是你可别哭,她把泪收了回去,然后,她很重地回了句:"哎,妈妈在!",她说这句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感觉,似乎都不愿意多说话,怕说错了,还是舍不得说的感觉.
   "妈,你还好吗?"
   "妈妈很好,宝贝,很好的,乖,你那边冷吗?我看你穿的很少,你多穿点,宝贝!",莉姐一个手指一边擦眼睛,一边说.
   我用手环着她的腰,感觉很激动,给她鼓励.
   "恩,妈,我很好,这边什么都好,妈,我---",贝贝似乎也是在支撑着的,她说了句:"妈,我很想你,特别的想你,从没如此地想过一个人或者什么,我现在特别的想念你,妈,我现在就想飞回去,可是要三天后才能回去,女儿特想你!",贝贝毫不掩饰地表达自己的爱,贝贝是哭了.
  莉姐眼泪出来了,但是忙安慰地说:"宝贝,妈也想你,你别这样,乖,在那边跟人家把事情办好了,妈看到你拿奖了,特开心,妈这些年感觉什么都值得,什么都值得,不管受多少苦都值得,宝贝,你是妈的好孩子!"
   "恩,妈!",贝贝耸了下鼻子,然后说:"妈,天气变暖了,容易感冒,你跟哥注意下,身体不舒服什么的,跟小颜说,你别把他当孩子,有什么就说,妈---"
   "恩,是的,妈什么都好的,我们很好,我就是担心你,担心你在那边吃不惯饭,你回来,妈给你做饺子,你最喜欢吃的三鲜馅饺子!"
   "恩,是的,妈,我最爱吃了,我口水都快出来了!",贝贝为了让气氛好点,于是有点开心地说.
   莉姐也笑了下说:"恩,宝贝,妈以后天天给你做,让你吃的胖胖的,现在老瘦的,妈心疼!"
   "妈,呵,我那样还得了啊,那以后就嫁不出去了!",贝贝开始跟莉姐很轻松地说话.
   "那没事,妈养你,谁欺负你了跟妈说,妈当年也很风光的哦!",说着这两个女人开始小自恋起来了.
  然后两个人很轻松地聊着,犹如两个久未通话的恋人一样十分的火热,那感觉还真的就比爱情还激烈,亲情会是这样的,让我感觉全新的,她们两个人拿着电话聊了很多,莉姐开心极了,最后才想起来说:"宝贝,电话费老贵的吧?"
   我这个时候都累了,在旁边说:"打吧,没事,你打一年长途,我都付的起!"
   这个时候贝贝才开心地说:"哥是不是生气了啊?"
   莉姐说:"没有,他开心呢!"
   我凑上去,很热闹地说:"哎,贝贝,我可是吃醋了啊,你妈妈有了你,我以后地位不保了!"
   "你啊大傻瓜,你还没经过我同意呢,我现在可是我妈的亲女儿,必须我同意啊,这以后结婚什么的!",小丫头开心地笑.
   我傻了,睁了睁眼睛,莉姐笑了说:"宝贝,我们聊我们的,不理他,到时候什么都通过你,妈爱你!"
   我傻了.
  大概打了近一个小时,她放了电话,让我跟贝贝说话,我说:"贝贝,早点回来,回来看你妈,她真的特想你,我跟她认识这几年来,,没见她这么高兴过,没事,别在外国旅游了,跟大卫一起回来!"
   "恩,哥,我三天后就回去,你好好照顾我妈,我回去给你们办结婚典礼,你愿意娶我妈妈吗?"
   我听了这个,立刻说:"愿意,很愿意!",贝贝笑了,莉姐打了我一下.
   挂了电话后,莉姐还愣在那,微微仰起头,脸上都是笑,然后过了半天,回头对我说了句:"明天起来去买饺子馅去!"
   我听了,差点晕倒,呼了口气,很无奈地说了句:"知道了!"
   她发现我吃醋了,才趴到我身边,对我一笑说:"乖,别吃醋了,今晚先喂你!"
   我嘿嘿地把她搂在了怀里.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6
后一篇:28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