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08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6

(2009-07-18 16:29:52)
标签:

杂谈

想支持※江南美女※圈子的朋友进来一下http://q.163.com/hmzh512/poster/6323187/

 

 

 

作者:手提绿帽子

 

2006年的2月14日,那天是外国节日情人节,中国人甚至比外国人过的都热闹,都浓重,满街都是鲜花,那样的情景又让我想到了一年多前,那天盛世出了事,莉姐为了那点仁慈之心纵身撞到石柱上,柱子没坏,自己差点送掉了小命,我那天跟她去影剧院的车上跟她提起这事,她一直认为我取笑她,傻傻地笑,说那都是过去哦,那都是儿时的事哦,我一边开车一边抽烟,一边回头望她,偶尔就捏捏她的鼻子说:"傻闺女!"
   她听了抬手打我说我占她便宜,说我越来越混蛋了,跟她熟悉了,就没大没小了,从弟弟的角色转变成老公,最后竟然成了长辈,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让她叫我叔叔,她那次大概是激烈的忘形了,叫了,过后一直怨我,说我占她便宜.我说我还想让你叫我---她当时就给了我一小巴掌,骂我小混蛋!
   那天是贝贝电影的首映,贝贝那段时间已经提醒过我们很多次了,那天莉姐还要代表孤儿院有个发言,因为当地政府知道贝贝是我们横江的孤儿院走出的丫头,所以要让孤儿院出代表讲几句话,莉姐当时让我上去说,我说我可不会说,上去了,到时候闹绯闻.
   莉姐听到这话的时候,嘴一撇说:"切,你还想跟我家贝贝闹绯闻,贝贝才看不上你呢!"
   我撇了撇嘴说:"恩,是的!"
   到了影剧院,我们进去后,在电影还没放映前,我们看到一个长长的标语,上面写着"横江籍影星贝贝小姐主演电影《洛兰》首映!",我和莉姐看了都特别的欣慰,真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当初那么一点的小丫头,那么孩子气,跟我有过那样荒唐事情的丫头会如此的有出息.
   电影放映之前,文化局的领导以及市委宣传部分的领导出席了,那天其实莉姐是真的不想上去讲话的,毕竟她在横江是有过事的,她怕别人会知道这事,会提这事.
   但是那天,市委的领导对莉姐特别的关照,我想那原因,是很特别的,他们其中有人认识莉姐,我看到他们互相说了话,然后他们就一一过来跟莉姐说话,然后围在一起,他们跟莉姐握手,那些领导其实很多都是新上来的,以前也不大认识都说:姚小姐,上去讲讲吧!贝贝这孩子给我们横江人争光啊,还说片子要去欧美一些国家参展,到时候可是宣传我们横江的名片啊!
   最后莉姐在掌声中登上台去,似乎横江的老百姓都是知道的,贝贝来自我们的孤儿院.
   所有人都开始鼓掌,然后往我们的方向望来,莉姐在众人的掌声中,慢慢地走上台去,这是她辉煌不在,从监狱出来,被改造过后的第一次风光.
   她早已没有以前的锐气,举止也是十分的柔弱,犹如一个普通的人那样的紧张,她上去后,平静了下,然后说:"大家好!我代表我们孤儿院的所有工作人员谢谢大家对贝贝的支持,谢谢大家对我们孤儿院的支持,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这部电影,也希望大家可以都来关注慈善,关注那些被父母遗弃,走失,失去父母的孩子们,我想只要大家都可以伸出友爱之手来,这些孩子们一定可以对社会有所作为,一定可以为社会做出贡献,我想,今天---",她说到这儿真的很激动,她抿了抿嘴说:"我代表贝贝感谢所有支持她的影迷们,感谢所有父老乡亲!我---",她又是停了下说:"二十一年前,贝贝出生在横江这片土地,她险些被她的母亲遗弃,她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偶然,如我们孤儿院的孩子们一样---"
   说到这儿,我想她有她的想法吧,她想到了以前,这个时候下面有几个记者忙在下面提问道:"姚女士,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贝贝小姐的身世是怎么样的,我们横江都市报非常想了解!"
   也许记者不该问的,莉姐被问的一惊,然后抿嘴一笑说:"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希望大家更多的关心电影,而不是这些新闻吧!贝贝是一个例子,但是中国还有很多需要关心的孩子们,我希望你们报纸,舆论也能更多地关心这些,再次感谢大家,谢谢!"
   下面的记者还在问着,莉姐感觉不能多说什么了,于是点头致谢,简单说了几句,就往台下走来.
   下面一阵掌声,我在下面也是拍着手,脸上都是微笑,她从台上下来的时候,大家还在拍着手,走到我跟前,她坐下后就皱了皱眉头说:"紧张死了!"
   我摸了摸她的手,感觉还老烫的,我说:"哎,你刚才是不是想说贝贝是你的女儿?"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当然想,但是我知道是不能说的,不是我想出风头啊,而是我真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我的女儿,我憋的难受,我真开心!",她望着我,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知道那天,她是真的特别开心,犹如多年前,我们一起去看贝贝在学校演那个搞笑的,简单的,不专业的小品一样,仿佛就是一个轮回吧.
   接下来还有个更让人激动的,电影放映前,竟然放了一段贝贝从北京发来的视频.
   那是主持人安排的,他都没跟我们打招呼,画面上的她很漂亮,坐在室内,对着镜头,很开心,很淘气地笑着说:"横江的父老乡亲们,你们好,我是贝贝,呵,我真的很开心可以通过视频跟亲爱的横江父老见面,在这里呢,我要感谢很多人哦,最感谢我姐姐,姚莉莉小姐,嘎嘎!",她拿着一个小玩具挥了挥,然后又说:"还有感谢我的导演,制片人,孤儿院的张阿姨,我的公司---",我坐在台下真着急,这孩子说了那么多人,怎么没说我,不会忘了说我吧,那样真是够尴尬的,晕,我都不敢去看莉姐,要是这丫头不提我,人丢大了.
   好在终于有了,说到最后,她七姑八大姨都感谢完了,最后峰回路转,说了句:"当然还最感谢一个男人,我的哥哥,他就是刘颜,我永远爱你!"
   她说完这句话,又说了再次感谢父老乡亲的话,画面就断了,接着,莉姐就在那里冷笑着说:"刘颜,你给我说清楚,咱家贝贝为什么到最后要那样感谢你?"
   我鼓了下嘴,支吾了下,然后特神气地说:"这还不明白啊,贝贝对我比你亲!"
   "哼,不行,我吃醋!",莉姐还跟真的似的说:"你老实交代,她是不是爱过你,或者你对她有意思过?"
   "哎,没有了!",我想真够麻烦的,这丫头干嘛最后感谢我呢,真是不该,但是心里又是很开心,我是大明星的哥哥,她感谢我,我当然开心了.
   莉姐还真吃醋了,跟我撒娇,我知道那是她开心故意这样的,突然电影上映,我赶忙说:"别闹了,快看电影,快看!",那个时候,我早已把多年前我跟贝贝的事看的很淡,或者说已经遗忘了,我对贝贝更多的是亲情.
   她比较在意这个,忙说:"恩,快别说话,看,我宝贝要出来了,好激动!"
   我们认真地看着,电影拍的特别的唯美,而且真的很好看,当贝贝伴随着优美的风景,扮演一个少数民族的女导游出现在画面中的时候,莉姐抓着我的胳膊,孩子一样地说:"贝贝,贝贝!"
   我看着她,亲了她一口,她都没留意,我心想就对你女儿亲哦!
   我们都看的入了迷,伴随着对贝贝的痴迷,伴随着故事的进展,我们忘记了那是贝贝,我也能从中看出贝贝真的是下了很大的功夫,那次从香港回来后,她的确下了功夫,她是听我的话了,以演技征服了观众.
   那是一个悲剧,似乎是上天的安排,在故事中的悲剧快要到来的时候,在贝贝伴随着紧张的剧情快要落入山谷的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
   我不想去接电话,开始响了几下,我关了,我被剧情吸引着,别的什么都不想干,可电话老是响起,我拿了起来,一边看着电影,一边说了声:"喂!"
   我真的是想不到,会在那个时候,几乎和电影里贝贝那惊险的场面同时的,电话里传来那种十分阴冷的冷笑声:"姓刘的,你不记得我了吧?"
   我的神经立刻被电话调转了,我听到电影画面上那个外国男演员凄惨的哭声,我低头说了声:"喂,你是谁?"
   "呵,我是谁?对,我他妈的我是谁啊,呵,你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听不出我声音了吗?"
   我听出来了,我怕莉姐知道,我小声地说:"你想干嘛?"
   "我,呵,我不干嘛,就是问候你下,哥们最近混的不太好,在澳门输的很惨,想问你借点钱花,不知道可不可以?"
   我看着画面上那个营救的场面,那个救援的场面,我的心里十分难受,我感觉画面上的恐惧和现实中的恐惧同时到来,这似乎是个不祥的预兆.
   我回了他一句:"问你妈要去!"
   他呵呵冷笑着说:"好,你他妈的有种,到时候别怪我不跟你打招呼啊,呵,就这样说了,聪明的话,你就借个两百万给我,我知道你他妈的有钱,出了什么事,别怪我没通知你!",说着,对方就挂了电话.
   当时莉姐没有听到我说话,我回头看去,看到她哭了,望着画面哭了,她着急地,惊慌地不停地说:"不,不,不会出事的!"
   我从她那惊恐的眼神里,看到了不一样的光,那光在她那不太一般的脸上,预示着什么,意念一闪而过.
   我忙对她说:"宝贝,那是电影!"
   她才回过头来,点了点头,然后问了我句:"那个外国男人哭的我难受,小颜,如果我---你会不会?"
   我忙说:"放屁,少说这话!"
   可是当我说过后,我又陷入了沉思,那个人的电话一直在我的耳边回荡,也就在那天,赵琳也给我打了电话.

 

 

 

109.
   那天看完首映后,莉姐一直沉浸在悲伤中,跟我上了车后,还有一直眼泪涟涟地,撇着小嘴说:"难受死了,好难过,导演怎么可以拍的这么悲惨呢,为什么要把我家贝贝写的那么让人心疼呢,伤心!"
   我微微一笑望着她,然后手把她搂在怀里说:"宝贝,傻瓜,那是电影,是人家编的,我哪天让那导演给拍个好点的结局!开心点,乖!"
   "不,就伤心,就难过,就不开心!",她很任性地竟然轻轻地跺起脚来.
   我离开她,然后一手打方向盘,一手揉着她的头发说:"给你把刀你还能把那个导演杀了?"
   "你坏蛋,还一直笑,一点不疼贝贝!"
   我一笑说:"得了吧,我比你疼她!"
   "混蛋,你不许比我疼她,她是我的,是我的小宝贝!",莉姐神气地说,我知道她那天整天都是为贝贝感到开心的.
   我说:"好好好,只准你疼她,全中国人民都不许喜欢她,你敢对媒体这样说,明天就有人砸咱家玻璃!"
   她听了我的话立刻笑了,捶打了下我的胳膊说:"你真贫!"
   我开着车,点了根烟,不停地把烟灰抖入窗外,目光望着前方,外面的阳光很刺眼,我看着那些人流,似乎又回到了一年多前的景象中去,我又看到了那些可恶的人,他们又笼罩在这个城市的上空.
   莉姐拨了贝贝的电话,我听到贝贝开心地说:"姐,我演的怎么样,快说,说心里话,不许安慰我!",贝贝说的很迅速.
   莉姐还撒娇地说:"我好难受,好看的不得了,但姐这心里就难受,难受,就是难受,你个坏丫头谁让你演的那么好的,跟真的似的,我都哭了很久的,你个小丫头,宣传后回来安慰安慰我!"
   贝贝在电话里咯咯地笑着说:"姐姐啊,你傻,那是戏剧,悲剧的美在于它启迪了人们,让人们有所感触,而不是真的要让人们为之难过,懂吗?谁也没死去啊!"
   莉姐"恩"了声,然后竟然跟女儿撒娇地说:"贝贝,我最近老想你的,你早点回来,你再不回来,我头发都白了!"
   "哎,我的好姐姐,刘小颜不疼你吗?我好好教训他,是不是功夫退步了啊,呵呵!",贝贝说.
   我歪头一笑.
   莉姐笑着说道:"哎,你这个坏丫头,可不许跟我没大没小的,小坏蛋,都学会流氓了!"
   "我都二十多岁了啊,不过啊---姐,我一时还回不去,《洛兰》要去国外参加电影节,导演说我们会拿奖,我们要去做宣传,如果我获奖了,我就可以高枕无忧地孝敬你老了!",贝贝解释地说.
   莉姐毕竟是希望女儿有出息的,她忙笑着说:"恩,宝贝,你好好的,真好,你到那边好好的表现,争取拿个大奖回来,到时候你要什么姐给你什么,要吃姐肉都行!",她开心地说着.
   我回了句,我说:"哎,吃你肉,我可不同意啊,你别巴结讨好都不跟我打报告好不好?"
   贝贝听到了我的声音,忙说:"哥哥啊,你在啊,我演的好不好嘛,你快说!"
   莉姐把电话拿到我嘴边,我犹豫了会,她急着说:"好不好啊,快说嘛!"
   我回了句:"perfect!",我说的很重,她立刻就开心了,然后说:"你听着啊,好好照顾我姐,我回去要是看到她瘦了啊,脸色不好啊,怎么着了,拿你小子试问!"
   我微微地笑,莉姐拿过电话就说:"哎,我说你这个丫头,那个感谢词,为什么最后说他啊,你为什么不最后说姐,你不疼姐,姐不开心!"
   贝贝又笑着安慰了莉姐,莉姐才肯罢休,那天莉姐真的在有成就的女儿面前成了一个会撒娇的孩子.
   我想那种感情做母亲,看着子女有成绩的时候,会深有体会吧!
   车子在路上行驶着,我突然陷入了沉思,我是被莉姐的话打断的,她捏了捏我的胳膊说:"怎么了,看到路上美女了?"
   我忙回头说:"哦,没呢,横江哪有什么美女啊?"
   "就是,美女在你身边坐着呢,你不往这边看当然看不到了!",她都学会了自恋.
   我回拖看了她一眼,那一眼看的很深,她被我看的不好意思,撇了下嘴说:"就是随便一说嘛,老美女还不行吗?"
   我握了握她的手说:"傻蛋,不老,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美的女神!"
   她开心地笑了,靠在我的肩上说:"这还差不多!",不过当她第二次发现我走神的时候,突然皱起眉头问我:"哎,小颜,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你怎么老是心不在焉的,刚才红灯还没跳掉,你就开了!"
   我又是忙想掩饰什么,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我拿起来看了看,是赵琳打来的,我看了看,莉姐忙说:"接,我不听还不行吗?"
   我接了,电话那边传来了赵琳的声音:"哎,刘颜,我是赵琳!"
   我说:"哦,是赵琳啊!在SKS工作还顺利吧?"
   "恩,很顺利,刘颜---我有件事想跟你说,时间很紧,我就电话里跟你说吧!"
   "恩,好的!",其实当时我很想避开莉姐,可是没有办法,我不想让她多心.
   "是这样的,我前夫他从澳门回来了,他来找过我,问我们借钱,我爸跟我妈不准他进来,他跟我家人吵了,我当时带着孩子出去,回来后,听我爸妈说的,我想把这事告诉你跟姐,他应该为当初的事付责任,应该为当初侵吞的八千万负责任!"
   "哦,好的,我知道了!",我刚说完,马上又说:"对了,赵琳,你小心点,他这个人也许---会不择手段的!"
   赵琳说:"恩,刘颜,其实我想让你跟姐小心点的,你跟姐帮了我这么多,我心里一直都过意不去,你跟姐小心好吗?如果他再来,或者我有他的行踪消息,我赶紧跟你说,还有,你们报警吧,说他回横江了,让警察抓住他!"
   我说:"恩,好的,谢谢你赵琳!",我听了赵琳的话,想想,胖子李真的是可恶之极,自己的老婆都对自己如此,这样的男人又有多少值得怜悯的呢,别说两百万,我两块钱都不会给他的.
   挂了电话,莉姐愣在那里,皱着眉头,眼睛里都是恐惧,似乎傻掉了.
   我看着她,一笑说:"怎么了,我的小宝贝!"
   她还是没动,还是用那种眼神望着我,那恐惧更是加深了,她似乎看到了幸福的生活将要面临魔鬼的到来了,沉溺在幸福中的她,很害怕这个,我知道.
   我又是一笑,然后用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说:"乖,你怕他啊,有什么好怕的,有我在,他不会有好下场的,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有我在,乖!"
   "恩,小颜---",莉姐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哭了,她皱着眉头说:"不管怎样,你都要小心点,他这人会背后使坏的,你一定要小心!"
   我点了点头,我不想把胖子李问我要钱,威胁我的话说出来,那样会让莉姐更加恐惧,那是任何一个有责任保护自己女人的男人都不会做的,不管什么到来,一切都由男人顶着.
   我把烟头扔到窗外,然后眼睛直直望着前方,那眼里说不出是愤怒,还是笑,还是一种等待任何磨难袭来的坦然,都说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是知道的,只要有我在,没人会伤害我们,没有!
   这件事情后,莉姐一直都心事重重的,她一直都担心我们的安慰,其实是担心我的,晚上,我们躺在床上,她都会抱着我紧紧的,不停地亲吻我,抚摸我,然后嘱咐我说:"宝贝,没有姐姐的同意,你不要做任何冲动的事知道吗?如果他来骚扰你,你要跟姐姐说知道吗?我的孩子,我的宝贝!",她说的跟做过家家游戏一样.
   我这个时候,就会困的半死地说:"哎,占我便宜够了没,把我当玩具呢,赶紧睡,没事,我是你老公是你男人,趴我身上睡来!"
   她嘟了下嘴说:"老公,我睡不着!"
   那天晚上,其实我们应该玩玩的,但是下午在餐厅一直忙,有点累,我把这事给忘了,我猛地一笑,睁开眼睛说:"怎么睡不着啊?"
   "就是睡不着!",她趴在我身上,撒娇地说.
   我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我用手抱住她的屁股,然后一按捏了下,她"呃"了声,然后睁大眼睛,接着看到我,就融化了,暧昧了,妩媚了,风骚了,她用那迷离的眼神看着我.
   我对着她的嘴说:"这里也睡不着吗?"
   "恩!",她点了点头,很严肃的样子.
   我把手从她的内裤里插进去,然后摸着屁股,抚摸了几下,然后用指头滑进下面,来回地理了下,就用指头一下下地压着那儿说:"痒吗?"
   "恩!",她急促的喘不过气来,然后看了我下,就亲我,亲我的耳朵,亲我的脖子,亲我的嘴.
   我分开腿,然后两个手一起放到她的屁股上,很有力度地抱住了她的屁股,她勾起身子,撑了下手,皱了下眉头,被我摸的很难受,但是很有快感,她左右摆了下身子,吸了口气,嘴巴抿着,享受的样子.
   我很开心,我一边用手玩弄着她的后面,一边问她:"宝贝,好不好,老公厉害不厉害?"
   "恩,恩,亲男人,舒服!",她抬着头,闭着眼睛,摇晃着脑袋说.
   我很来劲,我更加用力地去摸,去抓,然后指头从后面滑进去,然后一手轻轻地拍打起她的一边的屁股来,拍上去,抓着,然后离开,再去拍着,她不行了,犹如鱼儿来到陆地上,欢腾着,把身子上下左右跳跃着,她低下头,痛苦地呻吟着说:"爽死了我,若是哪天没有这样了,我会死掉的,下面会难受死的,它需要你,需要你在里面弄它,要你的!",她说着,手往后伸去到我的下面,然后抓住了我那立的可怕的下面,她抓到后,就微微地笑了,闭着眼睛,然后来回地摸着,摸的我有点不舒服,甚至有点疼,她不知道轻重,用了很大的力,我喘息着说:"宝贝,抓我的有点疼,轻点!"
   她点了点头,然后就说:"老公,我现在可以要吗?"
   我手捧住了她的腰,然后望着她说:"告诉我要什么?",我也很严肃,很凶地说.
   她认真地望着我说:"要,你,的下面,硬硬的,××,我就要,霸占那儿,含着那儿,是我的,是莉莉的,你听我的话,躺好!"
   我点了点头,她的眼里有一些可怕的光,那光犹如虐待的异样.
   她坐起来,然后手回头摸去,然后抓住那儿,就进去了,她坐到我的身上,我们都爽到了极点,她仰着脸,坐上去后,没动,停了下,然后手摸着我的胸部,接着就欢快地来回,左右,贴着很紧,下面在一起磨着,舒服死了,爽死了,一切都死了,没有什么比那个时候更让人兴奋,两个人忘乎所以,她大声地呻吟,我噼啪地打击着她的屁股,她的后背,然后手伸到了她的面前,摸着她的脸,指头伸进她的嘴里,她吮吸着,疯狂地要,然后我就抓着她的脸,在手里把玩,很开心,很疯狂,最后,她压到了我的身上,她在上面容易高潮,而我射了进去,贴的好紧,全部进去,最后一动,我把所有都交给了她,她笑了,皱着眉头,笑,咯咯的,然后就趴到了我的身上,我感觉我的东西被她含着跳跃着收缩,压迫,能够感觉到她的快感,我知道她很享受.
   她让我不要再动,然后死死地抱着我,享受着,平静后,她翻身侧面趴在我的胸前,她笑了,亲了我口.
   我呼了口气,点了根烟,这是人生的美好,做爱真好,真好,我知道有人会不理解,但是以后的孩子们,他们一定会赞成我的话,那就是做爱真好,因为生命与做爱,它同样让人痴迷,所以一切都可以原谅,因为我们是真实的,一如我们有过的生命!

 

 

 

 

111.
   我后来知道,是莉姐发现我的,她那天在上面等了我很久,一直不见我上来,于是就打我的手机,也没人接,她顿时慌了,但是她并没有跟张阿姨说什么,一人走出医院,然后就往医院外面跑,一路跌跌撞撞,跑下来的时候,还在打着我的手机.我一直不接,她越发的着急,最后都哭了,一边跑一边哭,她不知道我去哪边了,于是只能跑跑停停,左右着急地寻找,最后,当她发现我后,她呆了,疯一样地跑到我的身边,把我扶起,她后来说她平时根本没有那力气,但是那天,却一把把我抱了起来,抱了几步地之后,实在累了,才去打的救护车.
  我被抬上车的时候,她还一直在哭,犹如我当初在救护车上抱着她一样,这一切似乎都是巧合,都是命运的安排,全部来个轮回了,她到车上就不哭了,抓着我的手,鼓励我,让我坚强,我有时就想我们的性格其实很像,在遇到某些事情的时候,总会有坚强的一面的.
   我只是昏迷了,抢救了半个小时后,我慢慢苏醒过来,她在等待我醒来的时候没哭,见我醒来,反而哭了,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哇地一声就趴到我脸前说:"小颜---小颜---",接着就一直哭.
   我当时面无表情,目光很平静,我用手拍了她下说:"不要哭!"
   她听到我这样说,忙点头,满脸泪水地点头说:"恩,我不哭,我听你的!"
   我眼睛死死地望着一个地方不放,手握了握拳头,莉姐看着我说:"小颜,你别这样,别吓我!"
   我转向她微微一笑说:"没什么,不要哭,听着,不管出了什么事都不要哭!"
   莉姐点了点头,然后说:"警察来过了,他们说会全力调查这件事情的!"
   我点了点头说:"恩,所以不要担心,这是个法制社会!"
   可她突然又说:"小颜,不如这样,我们给他们钱---我不希望你再有任何闪失!我拿钱出来,贝贝给过我一些钱,我自己也有些---"
   我听着她的话很无奈,我皱着眉头望着她说:"你看着我!"
   她愣在那,我望着她说:"宝贝,你不要怕,再说,如果给钱,别说两百万,两千万,我都不眨眼,这是在中国,你明白吗?我们没必要出那钱,还有,我们没有什么错,是他们犯法的,他们在犯罪,我们让坏人得逞吗?"
   我想了想又说:"如果在几年前,我做任何事,都不想到法律,但是现在不一样,我们要用法律解决,我们现在不是以前了,法律可以保护我们!"
   她跟孩子一样如梦初醒地点了点头说:"恩,我什么都听你的,小颜,我就是担心你,如果你出事了,我也不能活了,为了你,让我死都可以!"
   "你傻吗?别说死,就是我死一万次,你都不死,你长命百岁,是我的女人,我的老婆,我的妻子,我的生命!",我手摸着她的脸又说:"乖,这不算什么,没人活着会一帆风顺的,在美国的时候,我明知道那去就是送死,可还是要去,你越是退缩,越是害怕,坏人会越欺负你,你如果想战胜敌人,你必须比敌人更强大知道吗?"
   莉姐又是点头,然后说了句:"其实你别看我以前感觉什么都懂,其实我很多都不懂的,我一遇事,我就害怕,就担心,我只要你好好的就行!"
   我点了点头,把莉姐搂在怀里,我知道,我们是相依为命的,她其实是个很无助,很需要男人保护,很脆弱的女人.她不能离开我,而我不能做懦夫,我要想保护她,必须强大.不能被这些东西打倒.
   我在医院住了一星期院,那几天,一直挂水,第三天的时候,琳达知道的,她和赵琳一起来的,两个女人买了些东西来,拎着大包小包,水果什么的买了很多,琳达见到我躺在床上,也不管莉姐在身边,就走上起来抱着我吻我的额头,然后可怜兮兮地说:"那群禽兽,王八蛋,中国没有法律了吗?这哪还有人权呢!"
   我忙一笑说:"你千万不可以这么说,我们国家大方针都是好的,不好的只是局部!",我表现的很开心的样子.
   赵琳站在那里,她一直不好意思往我身边靠,过了半天,走上来看着我,就哭了,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刘颜,我感觉我是罪人,是他伤了你,我当初怎么就那么瞎眼,如果不是---"
   莉姐当时也是不太开心的,她没说什么,只是平淡地说:"妹妹,我们也没怪过你,这跟你也没关系,姐姐现在只求你一点,你要答应姐,如果这个你不答应姐,那就是真的对不起姐了!"
   赵琳茫然地点着头说:"恩,姐,你说,我什么都答应你!"
   "妹妹,如果他联系你,你跟姐说好吗?算姐求你了,我知道你们毕竟曾经是夫妻有感情,可是他现在这样做,小颜,那天晚上,我发现的时候差点死掉了,满身都是血,那是你没看到,他当初挪用公司那八千万,我们都说可以不追求了,可现在又欺负到我们头上了,你说我们怎么办!"
   赵琳听了这话,很真切地点头,甚至是发誓的味道说:"姐,我这样说吧,尽管我跟那人有过婚,但是我可以说,那情谊都没有我跟刘颜的同学情谊深,我遇到难处都是你们帮的,如果我有一点消息,我一定会告诉你们,你们不说什么,我都想把他碎尸万断,他那次去我家,问我爸要钱,连我爸都打了,我根本不会袒护他的,姐,你相信我!"
   莉姐点了点头.
   我在那边一笑说:"哎,你们说什么呢,没什么的,别搞的跟真的似的!"
   赵琳认真地转向我说:"不,刘颜,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当初做错了事,也不会这样,我对不起你!"
   我皱了下眉头说:"哎,丫头们都别说了,我最见不得哭哭啼啼的!"
   她们听了这个都不哭了,三个女人,跟三个孩子似的,所以说女人搞不成什么事,哭哭啼啼的.
   可是赵琳答应这事后,却真的有了效果,一个星期后,我从医院出院,警察对胖子李的调查迟迟没有进展,而那个时候,莉姐的父母已经回北京了,本来莉姐提到说要不要跟他们说,他们的关系比较硬点.
   我最后没让,我当时认为以我们的情况,我们可以解决这个事情.
   我出院后的第三天,身体恢复的跟以前没什么两样,那天中午,我在孤儿院的操场上,陪几个孩子玩篮球,莉姐也在我身边,帮我拿着衣服,开心地看着我们玩.
   我的手机响了,是赵琳打来的,莉姐没接,拿给了我,我接了电话,那边说:"小颜,我是赵琳,我有急事!"
   我一听这个,忙说:"你慢慢说,怎么了?"
   "他---他给我打过电话,让我给他筹钱的,我当时为了套他话,我说可以,问了他在哪,他说在家里,就是他父母的老宅子上!"
   我听了这个,皱了下眉头说:"不可能吧,如果在,警察这几天一直说去查的,怎么会查不到?"
   "他当时的样子不是撒谎,他没想到我会答应给他筹钱,他很需要钱,在澳门赌博输了很多,借了高利贷,那边的道上的人跟他一起来的,说这次拿不到钱,他就死定了!"
   我说:"恩,你这样,暂时先拖延他,就说正在筹钱,等我给你电话---",我说:"赵琳,我知道你很为难,这个事情结束后,我会给你和孩子一笔钱的!我希望你能配合我,跟我一起,把这事了了!"
   赵琳说:"别这么说,刘颜,你做任何事情我都理解,将来孩子也会理解的!"
   我挂了电话后,感觉这女人其实也不容易的,想想这些,但是再想想,按个人的可恶,我无法做到原谅,释怀.
   莉姐走上来问我怎么了.
   我冷冷一笑说:"警察没有办正事,赵琳说那混蛋其实一直就在老宅子上,警察去查了几次,竟然说没有!",我摇了摇头.
   莉姐皱了皱眉头说:"我就知道那些人靠不住的,你不知道,我以前在公司里的时候,他们那些局长,所长什么,一出来吃饭,那德行,个个都是禽兽,你根本指望不了,再说了,他父亲虽然进去了,但是上面还有人,他的叔叔什么的,小颜---",莉姐说:"我跟父亲说吧,虽然我们刚认识,这么多年,没有过任何来往,但是血缘毕竟在那,他们那么疼我,可以帮我们的!"
   我说:"暂时别说吧,我就要看看,这社会到底有没有王法!",我抿了抿嘴,望了望天边.
   然后,我回头望了望莉姐,然后说了句:"宝贝,不要担心我,人活一口气,我不把他放倒,我活着一秒都窝火,不踏实!是刘颜的女人,就记得一句话,这世界没有什么可怕,不要阻拦我什么,听到了吗?我一定亲手把他捉到,让我看看他到底有多少魔爪!"
   "恩,听到了,我爱你刘颜!",她说着就扑到了我的怀里.
   我抱着她,摸了摸她的后背.
   我当时没立刻跟警方报告,我知道,这事,只要我一说,马上那小子就会知道,我要做的就是按我自己设计的来,把他抓到.当时情况紧急,让莉姐跟她父亲说,然后在从上面下来用那一套,胖子李早他妈的跑了.
   所以,我一个人带了人,去抓胖子李!

 

 

 

 

 

 

 112.
   莉姐对我的决定一直保留着意见,她当初想的第一个条件是,我们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即使抓不到胖子李.而我并不这样想,这人一定要抓,而且,不能先让警察知道.
   那段时间,我天天在研究这事,我给彼得打了电话,跟彼得也说了这事,他当时答应给我找了十几个人,那些人是SKS在中国的一些保镖,不少都是特种部队下来的.
   当时彼得跟我说的一句话是:"颜,你应该有一批人去保护你的财产,你不是一般的人了,你知道中国的一些很有钱的名人吗?他们都养了很多人,他们应该比你相信中国的法制,可为什么还这样干,谁都清楚!"
   我点了点头,最后彼得又嘱咐我说让我不要去,让手下人去做就可以了.对于这点,我没同意.
   我深思熟虑了三四天,大概是四天后,那些人到了横江,暂时住在当地的酒店,等我吩咐.莉姐虽然担心,但是我是男人,她一切都听我的,只是偶尔会皱着眉头,担心我.
   我这个时候就回头对她一笑说:"宝贝,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我设计的很缜密,我不会放过他的,我到时候不光让他好看,还让全横江的人都知道,这个社会需要法制!"
   莉姐点头,说:"小颜,那天你不要去,听我的!"
   我摇了摇头说:"我要去,我不去我不放心,你到时候就在家给我呆好了,等我电话,我那边一成了,你就报警!"
   莉姐点了点头,我知道她从来没做过这事,这对于她来说十分的可怕,但是她总归什么都听我的,她很坚强.
   那几天,我一直跟赵琳联系,我一直诱导她,鼓励她,我怕她把这事到最后一步的时候泄露了,最后事情定了,赵琳电话里告诉我,胖子李答应了,到时候是当面给他钱,胖子李当时还要看看孩子,约在晚上的一个酒吧见面.
   当时放下电话,我跟莉姐这样说后,她突然有点犹豫,她听到胖子李要见孩子的时候,那种仁慈之心出来了,她皱着眉头说:"小颜,我们是不是太---"
   我望着她,摇了摇头说:"没事,我不会让赵琳带着孩子去的,你放心!",我知道涉及到孩子,涉及到这些,她就爆发出那点女人特有的仁慈之心.
   可是她又摇头说:"他是因为要见女儿才去的,这是不是---"
   我抿了抿嘴,我知道,在恶毒的人也有仁慈之心,可是因为这,我就收手吗,我做不到,如果这个社会,每个执法之人都看到犯罪之人的悲悯,那如何去惩治那些犯人呢,再或者,每个执法之人都看到处置犯人的压力,而不敢去做,那又如何让社会变的太平呢!
   我冷冷地说:"宝贝,我已决定,他做的恶,不是他这些可以赎罪的!",我说完,就打了电话给那些人,让他们过来,他们来到孤儿院后,我让两个人留下看着莉姐,我不要让她出事,也不要让她担心.
   我又安排了两个人去跟着赵琳暗地里保护她,并且带上五十万现金放在箱子里做掩护,让赵琳拎着,当时赵琳说这些钱是她父亲留给她的,胖子李相信了.
   一切都安排好后,赵琳要在那天晚上的七点钟与胖子李见面,我们从孤儿院出来的时候是五点钟,我出来的时候,莉姐抱着我就哭了,也许先前说的都没有用,我开始跟她讲的道理,她是答应了,可是在我走出来的时候,她还是猛地抱住我就哭了,她哭着,拉着我说:"不,小颜,我不能让你去,不能去,我们报警!"
   我皱着眉头,望着她说:"宝贝,我不是不想报警,可是现在警察内部肯定有内奸,胖子李父亲虽然在牢里,但是他叔叔一直还在省里管事,你说那些警察,能不照着他吗?我们是有钱,可是他们的关系不是一天两天的,警察也许碍于我们的面子出来随便走动走动,可是不会真干事实的!"
   莉姐一直哭,哭着抱着我说:"可我怕,我怕你出事!"
   我亲吻着她说:"乖,没事,这是最后一次,这次情况紧急,我们先把他控制住,然后你报警,警察没理由不去,到时候有内奸也没用,明白吗?他们当着我们的面,还能有什么话说!"
   我不停地鼓励莉姐,最后她点头了,在她点头的瞬间,她抱着我就亲吻我,我们亲吻了很久,最后我们离开了,我让旁边的人把她拉住了,然后我回头看了她一眼,转过去, 莉姐痛哭起来.
   我没去理会,而是对身边的兄弟说:"到时候注意下,记住都不要带枪,把防弹衣穿好,还有,不要伤害其他人,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上前把他按住!",我拿出了胖子李的照片,然后给他们说:"你们仔细看清楚,应该很好记!"
   带头的兄弟一笑说:"恩,太好记了!"
   我出来的时候,最后一转头看到莉姐不哭了,我对她微微一笑,她茫然地望着我.
   我们上了车.
   两辆车行驶在横江的街道上,到了一个路口,我吩咐几个人,在不同的时间进入酒吧,装作客人,在周围布置好,然后我还不放心,于是我把车开到了那个酒吧的旁边,车子当时我没开自己的.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可以看到外面.
   我坐在车里着急地等待着,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
   赵琳不多会进入酒吧的,她当时从我的车前经过,她自己都不知道,但是我看到她的情绪有点紧张,手里拎着箱子,没带孩子,进去后,她在窗户边选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酒吧是音乐酒吧那种,那个时间里面人并不多,还算安静.
   我看到有人给她倒了杯水,她的确紧张了,手碰到了杯子,似乎都打了个晃,我担心到时候有麻烦,心提到了嗓子眼.
   时间越来越近,我也看到我的人坐在她的周围,在那里很欢快地喝着酒,这些人久经沙场吧,一点也不紧张,谈笑风生,我想胖子李来了,不会有任何怀疑的,还有,只要赵琳不说,胖子李死都不会想到我有这招.
   我点了根烟,看着时间,疯狂地吸着,然后不停地抬头,低头,望着窗外,就在快到七点的时候,我看到他们出现了,他带着两个人,进的酒吧,看起来很大方,一点也没有防备的样子,很得意,仰着头,块头更大了,更肥了,跟着两个小弟进去后,一笑就往那边走.
   当时的心情真的无法形容,那种不是怕他,而是担心他会逃掉,这就犹如在钓一个特大的鱼,要小心,不要惊动,不能让他跑掉了,因此我秉住了呼吸.
   我为我的设计感到得意,的确,我这样做是明智的,我想那周围的人,根本不用他们回击,就会把他们抓住.
   他们坐下来,我看到胖子李的背影,赵琳紧张的可以,可是胖子李并没有感觉不正常,拿过杯子就喝,然后摇头晃脑,甚至都没说孩子怎么没带来,因为他的表情告诉我,他只想要那钱.
   大概他提到了钱,赵琳小心翼翼地把箱子拿了出来,拎到了桌面上.
   胖子李很开心,很得意,伸手就去拿,然后打开,接着他们一起望去,里面的确是现金,就在这个时候,在我们设定好的时候,周围的桌子上,七八个人一跃而起,在瞬间把他们按住了,他们有的去掏枪,结果被擒拿个正着,我听到了里面的响声,以及周围客人,以及服务生的尖叫声,还有胖子李的骂声.
   我从车子里冲了出来,然后几步走到里面,我进去的时候,不断有人从里面出来撞到我的身上,我很镇静地快步走到他跟前,他们都被按在桌子上,我望着他们.
   胖子李脸贴着桌子,望着我说:"你他妈的,跟我玩这招,操你他妈的,你们---卑鄙!"
   我冷冷一笑说:"姓李的,我卑鄙是吧,那我问你,背后往我头上扔棍子,你卑鄙不卑鄙,挪用了八千万去澳门赌博不算,输光了,还敢回来要,你卑鄙不卑鄙,你他妈的你说!"
   "哼,操你妈,我跟你说,你抓了我,你死定了,我跟你说,我不会放过你的,在横江,我到处都是人,我爸当初栽你手里了,这个仇,我就要跟你没玩,操---"
   我点了点头说:"好!",然后让人把他抬起来,我望着他一笑说:"跟我算是吧,看着我!"
   他恶狠狠地看着我,我抿了抿嘴,然后一拳打过去说:"操你妈,你跟我算什么!"
   他抬起脚上踢下窜,但是一点力气用不上,嘴里只是骂着:"你他妈的,卑鄙,狗日的,我让我叔叔把你们全部干掉,全部干掉!"
   我说:"恩,好,我等你!不过,你先进里面呆着吧,到时候我慢慢跟你玩法律,我倒不信,你进去后,有谁能来跟我明目张胆的更改中国的法律!"
   不多会,大概十分钟后,警察来的,外面的警车响了,然后很多警车开了过来,刑警大队的队长当时表现的很开心,他进来后就笑着说:"哎,刘颜,你干的可真漂亮,做的不错,要不是你这招,我们还不知道怎么下手呢!"
   我不想说什么,点了点头,然后对他说:"我不是不讲法律,我接下来就跟他们讲法律,丁队长,我不希望有什么差错,我不是随便乱来的人,中国的法律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那个丁队长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说:"哎,你啊,横江大名人,大实业家,华侨,我们肯定会按中国的法律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你放心吧!"
   我点了点头,胖子李被带出去的时候,还在骂着,他骂了赵琳一句:"我日你妈的,你个骚婊子,你是不是跟他睡过了,这样帮他,我操你妈,你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把你们一个个杀死,干掉,操你妈!"
   胖子李被带上车后,我望着坐在那里,被吓的一动不动,真的,从胖子李他们被那倒那刻,到后来胖子李被带走,赵琳被吓的一动不动,一直那样傻傻地坐在那里.
   我走过去,望着她,然后点了根烟说:"别怕,没事的,我会保证你的安全的,谢谢你,赵琳!"
   赵琳点了点头,然后就哭了.
   她是被吓哭的,我知道,并不是因为怜惜什么,她当时吓的站都站不起来,我们走出去的时候,她一再地说:"刘颜,我怕,我怕他伤害我们家人!"
   我知道,我把那箱子前拿了一半左右,我拿给她,她没收,然后,我从她的包里拿过她的银行卡,然后记了下,而后跟她说:"别怕了,我让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你们!"
   赵琳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她的思想从那时起,就变的沉重了.
   胖子李被抓后,这事情按理说没什么悬念了,可是就在我还前脚还没到公安局的路上,后面接到消息说:"胖子李跑了!"
   我的车在半路上就停了下来,我连续问了很多句,跟去的人说,那辆车的人被打了,说路上有人超车,等其他车跟上去的时候,发现人就跑了,他们追也没追到.
   我呆了,简直犹如当头一棒,这是天大的玩笑,我辛苦做的一切,他竟然跑了,就在十分钟内跑了,我愣在那,以为是玩笑,我把电话打到了局长那,问了他,他承认了.
   我那天发了大概十分钟的呆,然后疯子一样地跑进了公安局,当时那个丁队长也在,他正垂头丧气在跟局长在那里忏悔,我冲了进去,然后抓住他,就给了他一拳,"我操你妈!"
   旁边的人把我抓住了,我在那里拉扯着,我情绪无法控制地说:"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咆哮起来.
   旁边的人都说:"你别激动,你打他也没用!"
   我塄在那里,眼睛都绿了说:"是,没用,没用,你们知道吗?知道吗?",我又大声地叫喊起来说:"你们是警察知道吗?这事情我一定要查清楚,一定要,我会告到底,你们这样明目张胆!"
   我闭上眼睛,仰起头,我知道,无望了,一切都无望了.这群禽兽,王八蛋,我过后,低下头望着丁队长说:"我跟我的亲人如果出了任何事,你付一切责任,你---",我点了点头.
   局长当时似乎也对这事很那个,他当时就说:"小丁,你这几天也别回家了,事情查清楚了再说!"
   那个丁队长是有问题的,我知道,可是没用,一切都没用,我左右望了望,抿了抿嘴,眼泪不知怎么的就出来了.
   我不是怕,而是被气的,被这样的社会气的,我这样的都如此,普通人如何去争取自己的权利,这样的人不除,中国的法制进程如何继续.
   那种莫名的忧伤袭遍全身,我感到很冷,很冷,那个夜晚,横江从未那么冷,我的惊喜没过十分钟就没了,是那种黑色的恐怖把横江笼罩了起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4
后一篇:27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