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25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4

(2009-07-16 20:09:59)
标签:

杂谈

作者:手提绿帽子

 

 

100.
   我亲吻着她,用自己最细致的心去疼爱她的每寸肌肤,从她的额头,到她的鼻子,到嘴巴,到脖子,到胸口,到她的手,指头,发出啧啧的亲吻声,每一处都是那么的用心,心中含着伤感的爱怜,想用自己的强大去她温柔地暖化,去让她知道她出来后,仍旧是我的唯一,是我最珍贵的人,是我的一切,含在怀里,怕一松怀就会失去,一个小宝贝,她放开双手,停止了对我的抚摸,而是静静地躺在那里由我来爱抚,在某个时候,当我的嘴又回到她的额头处的时候,我看到她哭了,开始只是慢慢地流泪,当我贴着她的耳朵说:"宝贝,不许哭!"
   她更加放开地,抑制不住,如同抽搐一样抖着身子,越哭越悲呛,满脸的泪水,然后抬起双手,猛地把我抱住,抱的死死的,脸在我的脖子处蹭着来回地,急切地,呜咽地说:"不要离开我,不要,小颜!"
   我在她的怀里,被她抱的很紧,但是还是点着头,含着男人特有的无奈说:"恩,不会的,永远不会的,我们可以自由在一起了,没人管我了,我们可以自由了!"
   她听了这个,又是哭,我不想让她哭,于是含泪而笑,把头转过来,望着她说:"乖,不要哭了,我们是开心的,不是要开心的吗?来,让我看看这儿!",我说着,望着她的胸口,然后伸一只手去轻轻地解开了领口,她皱了下眉头说:"不好看了,耷拉了,里面发的一直不合适,有点怪怪的,所以---",她有点孩子跟大人解释某种东西,让大人相信的感觉跟我说,其实我都知道,她很在意这个,想到这个,我很心疼,我一笑说:"傻瓜,是你的,都是我最爱的!"
   她点了点头,然后低头看自己的胸部,跟我一起解,她很可爱的样子,解开后,我看到了白皙的胸口,白皙的乳沟,那依旧没变,仍旧鼓鼓的微露的乳房的上面部分,我没让乳房完全露出来,我看着,犹如男人最热切的贪婪物,我很是开心,我轻轻地把头放下去,然后用嘴先轻轻地碰了下,接着就用舌头轻轻地舔着,她一如往日在这个时候,勾起头看着我的舌头如何的亲吻她的乳房,然后用两手摸着我的头,然后轻轻地摸着,牙齿咬着嘴唇,发出兮兮的微弱的声音,我想她跟我一样享受.
   我忘情地吃着,然后用手慢慢地拨开了她的乳罩,那两个东西没有变化,很可爱地弹出来,然后粉红色的乳晕,不大不小的乳头,白皙的乳房,圆的可爱,不是那种硕大,也不小,很是漂亮,我回头望了她一眼,然后挑逗地说了句:"给我吃吗?"
   "恩,都给你,宝贝,含着!",她用手拖起一个,然后说:"很想吃吧?",她近乎孩子一样地说.
   我点了点头,然后张着嘴,慢慢地吞到了嘴里,乳房被吞进去一半,她皱着眉头,手顺势摸着我的脸,我的用剃须刀光过还未长出来,但硬硬的胡茬,我感觉到扎在她的乳房上,她说很痒,但是很舒服,就喜欢这感觉.
   我很开心,于是不停地蹭着,牙齿啧啧地咬着乳头,她被我弄的难以自控的时候,微弱地说:"宝贝,回头吃,来要我好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去脱她的裤子,当我把裤子脱掉后,我看到了她那白色的内裤,虽然被洗的已经起了毛毛的感觉,但是很干净,那儿早已被水浸湿,当我手脱掉内裤,本能地去摸一下的时候,水早已泛滥,她在我摸着的时候,把一只胳膊盖住了眼睛,我看着那儿,突然要用嘴去,她猛地并住腿,然后说:"不要,快上来,难闻!"
   我推着她的手,然后用嘴含住了,然后舌头在里面吮吸起来,不停地动着,我想,我可以用一切来补偿她,我想让她开心,她的开心就是我最大的开心,这是我很爱做的事,但是最后,还是被她阻挡住了,她难受地说:"乖,上来,我要你下面,下面!",她的手在我的那儿摸着,鼓的厉害.
   我又是很听话地脱掉了自己的裤子,然后脱上衣,但是上身的背心,我没脱,我的下面第一次让我看了感觉很神气,当我看她的时候,看到她早已睁开眼睛在那里看我,她用手摸了摸,然后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她有点害羞,但是忘情,如醉酒,妩媚一样,摸着,牙齿咬着嘴唇,仰起下巴,摸的我微微出了点水,我一笑,然后说:"就这样把它放掉了吗?"
   她摇了摇头,然后把腿分开,带着些须温柔与野性我趴到了她的身上,然后看了看,我都不忍放进去,感觉放进去那太美妙了,如此的活跃,如此的需要,如此的有激情,饱满,两个东西都忍耐了很久,最后当我直接没要任何辅助插进去的时候,我猛地压到了她的身上,那里面的感觉太舒服,太享受,让下面的那部分似乎要进入了人世间最美妙最开心的境地.她疯狂地抱住我,她的下面动的让我几乎控制不住她,她犹如欢快的鱼儿在水里幸福地游荡,下面摆着,挺着,要到深处,再深处,美妙的极点,去得到也许我们都明白的美好的东西,她彻底无我的状态,我们都还原到了本,那画面想必十分的刺激,在酒店的大床上,柔软的富有弹性的床上,她的手不停地摸着我全身,下面的身子跟我一起动,跳跃着欢快的节奏,嘴里发出最疯狂的呻吟声,然后在某个时候,我感觉那天堂越来越近,我咬着牙齿急促地说:"我要---"
   她感觉到了,于是用手按住我的后面,咬着牙齿说:"给我,给我,我爱你,宝贝,乖!"
   我射了进去,射了很多,身子往前用了几次力,每一次应该都有很多东西进去,她闭着的双眼露出了幸福的微笑,我先与她高潮,我感觉有点内疚,我皱着眉头说:"宝贝,我很快就再可以的,等下!"
   她搂着我,把我拉她身上,然后咬着我的耳朵说:"姐早到了!"
   我露出了幸福的笑,然后亲吻着她,她看了看我,然后身上还穿着背心,于是手从我的背部插进去,她没等我反映过来,猛地笑着,把我的背心脱掉了,接着她就傻了,她开始还是笑,但是看到了我胳膊和胸之间的那块,她不笑了,脸色慢慢地变的严肃,她用手去摸那儿,然后摇了下头,露出可怕的目光问我:"怎么了,告诉我!"
   我明白她的意思,我低头,抓住她的手,然后一笑说:"没有什么!"
   "告诉我,别撒谎!",她眼睛仔细地看那儿,因为当初取子弹的残片,被割开一条口子,最后长出来一块圆圆的加着一条缝过的伤疤.
   我抿了抿嘴说:"一点小伤,在美国不小心划到的!"
   "你又撒谎,你看着我的眼睛说,看着我说!",她望着我,眼睛大大,冷冷的,深邃的.
   我望了她一眼,然后就躲闪了,笑了下说:"你干嘛啊,你看的我不好意思!"
   她在我的下面用手把我的脸扶过来,看着我,柔柔地说:"宝贝,跟我说来,乖!"
   我呼了口气说:"好,我跟你说,来抱着你说!"
   我侧过身子,然后一把搂住了她,望着天花板,她侧面趴在我的怀里.
   "怎么说呢?",我皱着眉头说:"让我想想啊!"
   "想个屁!",她摸着我那儿,然后轻轻地摸着说:"你不说就是不爱我!"
   我一笑说:"那说!"
   我真的说了,我感觉我当初很伟大,我的行为,我用我的行为换来了我的自由,我也想让她放心,可是当我说完后,莉姐翻过身来,哇地一声,然后抱住了我,眼泪流着说:"宝贝,宝贝,你让我内疚一辈子的,你怎么这么傻,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说着,她不停地亲我的脸,不停地亲着,而我感觉还满开心的,特骄傲,特感动,她最后抬起手假装要打我,然后捏着我的嘴说:"以后再这样,我揍你!"
   我点了点头,她看了看我的嘴,然后又亲了上来.
   那幸福的感觉让人怀念死了,多美妙啊,爱情真好,活着真好,有你真好.
   我们抱在一起忘记了时间,说了一下午的话,她说着在里面的事,说了开心的,不开心的,很多,我们就这样抱着温柔地地聊着,一直到天黑的时候,贝贝打来了电话,我接了电话,贝贝鬼笑着说:"哎,你们不会吧,这么夸张!"
   我忙说:"恩,我们这就下去!"
   莉姐听到贝贝的声音,捂嘴一笑,然后耸了下鼻子.
   "恩,好的,我们这不是担心你们吗?怕出事的,我姐身体可不太好!"
   莉姐一直笑,但是又不敢说话.
   挂了电话,莉姐躺到床上望着天花板说:"完了,要被笑话死了!"
   我幸福地笑.
  

 

 

 

101.
   我拿过给她买的,还有贝贝给她买的衣服,莉姐看了看,然后温柔地一笑,甚至还摇了下头说:"我不适合穿的!",我看了看那衣服,这与她以往穿的衣服有什么区别呢.
   "怎么了?",我问她.
   "太花哨了!",她竟然微微地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把衣服拿出来,然后展开,走过去,往她的身上穿,我一边给她穿,一边说:"别开玩笑,傻样,这衣服再好看不过了,真的很好看,乖,让我看看!",我手扶着她的肩,然后左右歪头看了看,然后笑着说了声:"恩,好美,大美女,棒!"
   她被我说的竟然害羞地笑了,脸甚至还有点微红.手一捂嘴说:"你就会取笑我,小坏蛋!"
   我用手捏了下她的鼻子,晃了下她的脸说:"再说我,揍你!"
   我把她的衣服从下面扣上,乳白色的呢子外套,还戴着个帽子,穿起很是可爱的孩子模样,我左右看着,看看哪有不合适然后给她弄的合适点,她在我的面前,跟个小学生似的,她抿着嘴,看着我忙来忙去,那眼神,谁都可以明白,啊,男人,我的男人,不是吗?如果可以看到她的心,她是否这样说呢,与每个渴望幸福,渴望男人保护的女人都会有那种眼神吧.
   我看了看她的头发,她刚想去拿包,我说:"等下!",我跑进卫生间拿了梳子出来,我看了看,然后拿着梳子,我刚想给她梳头,她皱了下眉头说:"哎,你会啊!"
   我点了点头,一边给她梳,一边半开玩笑,半疼爱地说:"当然会,小看我,我在老家的时候,我们家喂了好多小绵羊,可以采毛的,我小时候自经常拿梳子给它们梳!",我说着,呵呵一笑:"你就跟我的小绵羊似的!"
   她在我梳头的时候,从前面伸开手抱住我的腰说:"恩,做你的小绵羊!"
   我呵呵地笑,我给她梳理好了,然后拿出贝贝给她买的发卡,我对这个太不熟悉,弄了半天,也没弄好,她笑着,自己拿过来,戴上了,头发梳理的还算漂亮,很整齐,她看起来特别的精神了,她拍了拍头说:"可以照镜子吗?"
   我说:"当然可以了!",我把她拉到了镜子边.
   她有点羞涩,甚至有点怕看到自己的样子,到了镜子前,她一捂嘴,就笑了,开始是笑,笑着笑着竟然想哭,情绪有点低落,最后就流下了点眼泪,我想,有些感情,会很反常的,比如她看到了她出狱后被改变的样子,又找回了从前吧.
   我抱着她说:"乖,干嘛呢,一天下几遍雨!乖,我的小绵羊拿能老哭!"
   她点了点头,然后抿嘴一笑.
   我去拿过贝贝给她买的化妆品,帮她打开说:"要用吗?"
   她看了看那些化妆品,一笑说:"稍微弄点吧,不然怕对别人不尊重!",我笑着说:"知道呢,你怎么都好看!"
   她先洗了脸,然后轻轻地掸了掸脸,没有弄嘴红,很简单地整理了下,然后更加的迷人,又回到了昔日,可是感觉还是变了,那种神气的劲头是从内到外的,尽管装扮可以回到过去,但神气的劲头是没了,只是朴素的,温柔的美丽.
   一切装扮好后,她精神很好,我抱了抱她,她突然才想起来,急忙说:"赶紧下去吧,那丫头等坏了!"
   我点了点头,拿起包拉着她往外走,外面冷,里面好暖和,跟她在一起更是,感觉整个冬天来了,却又来了整个春天,暖暖的,我们的世界,我有个可爱的女人可以保护,可以在一起,我们有依靠,真的很美好,很温暖.
   走在过道里,她突然说:"哎,我这样,出去,她们不会笑话吧,妆是不是很明显?"
   我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说:"你根本就没涂什么妆,怎么着?",我很开心地,想把话变的随意地说:"你这么轻易输给她们两个孩子啊,你把当初---",我想说你把你当初做经理的劲头拿出来.可是没说出来.
   她却说了,她微微一笑说:"我知道,把我以前的神气劲头拿出来对吧!"
   我摇了摇头.
   "哎!",她走上前来望着我说:"我以前是不是老神气的?"
   我撇了下嘴,点了点头说:"那何止神气,整天跟佛一样,走哪西装穿着,特有派头!"
   "你当时怕我吗?",她轻声地问,然后手挽着我说:"当初刚进公司实习的时候,是不是感觉我老坏的?"
   "那是啊,特别的冷,我那个时候就想扁你,呵呵!",我回头,又捏了下她的鼻子.
   她可爱地笑,有点不好意思,她的确老实了,温顺了,被党和人民"改造"的很成功.
   出去后,外面有点冷,我从包里拿出围巾给她围上,在大堂里帮她围围巾的时候,她很不好意思,怕有人看.
   出了酒店,贝贝和琳达的车开在那里,我们要去孤儿院.
   贝贝和琳达一看到莉姐,两个人都惊讶地说:"姐姐,好喜欢,好漂亮哦,让我们都没面子了,说,谁让你比我们好看的!"
   莉姐呵呵地笑,应该外表谦虚的内心很幸福.
   贝贝在前面一边开车,一边回头说:"哎,姐,感觉如何?",她说的很快,有点坏笑.
   莉姐茫然地说:"什么?",傻的样子让我知道,她是真的没听清楚.
   贝贝又笑着说:"就是感觉啊!"
   她这个时候才明白,然后支吾地说:"哪有什么啊,小孩子,你好好开车!"
   她们都笑了,我也笑了,这个时候莉姐在我身边小声地说:"你也跟着她们笑,她们笑话我们的!"
   我拉住她的手,然后正了正身子,咳嗽了声对贝贝她们说:"我来说!"
   莉姐想抬手打我,但我还是说:"衣不如新,人还如故!"
   她们都明白了,贝贝抿嘴,竖起大拇指说:"我姐就是棒,呵呵!"
   莉姐这会也笑了,我们都笑了.
   车子在市区拐了很久,一路上都是琳达指点,当初我走后,莉姐入狱后,一切都是她负责的,也不是很靠郊区,只是偏市区一点.
   当然,这些对莉姐来说都是陌生的.她很好奇,一路上也不停地说着感谢琳达的话.
   我们到了,下了车,莉姐抬起头左右地看,那神情犹如几十年后再回老故乡一般,也许一切都改变了,沧海桑田,而那期待的眼神,那心里的牵挂永远不会变.
   我也看了看,我第一次来这里,可是琳达和贝贝很熟悉,她们在前面说:"来吧!",那个时候八点多了,里面的楼里全不亮光.
   莉姐皱着眉头说:"怎么了,是不是因为经济原因,不好用电?"
   贝贝和琳达呼了口气说:"是啊,很艰苦的,走吧!"
   莉姐一听到这个,马上哭了,然后皱着眉头说:"都是我不好!"
   贝贝看到这个,忙过来说:"哎,你可别哭啊,别哭!"
   我似乎知道应该不是这样.
   我们往里面走,一点动静都没有,里面一片漆黑.
   连门卫都没有,大门没锁,我感觉也怪怪的,可就在我们刚踏入大门的那一刻,一个一个的小亮光慢慢地亮了起来,然后灯就呼啦一下,跟设计好的亮了起来,我们看到了很多孩子站在那里,手里捧着蜡烛,还有拿着礼花,小小的,啪啦啪啦的响,他们全站在院子中,张阿姨,站在他们前面,他们都面带微笑,然后看到我们,他们一起张大嘴喊道:"姚阿姨,姚阿姨,欢迎你来!",然后在很段的时间内,他们就围了过来,在那一瞬,莉姐无法控制地哭了.
   我的心里也是酸酸的,好浪漫,好幸福,我看贝贝和琳达,她们心有成竹,这一切都是这两个比较喜欢浪漫的孩子设计好的孩子们欢迎莉姐的方式吧.
   那个情景真的好幸福啊,人的一生会有很多磨难,会有很多灾难,可是如果这世界没有了真爱,也许一切都是灰暗的,永远让人不会有希望,可正是因为有那么多感情中的激动,那么多感动,我们才会好好地永远抱着希望地活着,不是吗?
   总之,那个夜晚,我哭了,面带幸福的笑,而眼含泪花!
  

 

 

 

 

 

 

102.
   孩子们围住莉姐,一个个都抬起脸,露出那种稚嫩的表情,有一些孩子实在太小了,特别的可爱,也抬起头望着莉姐,莉姐看着他们,犹如看着全是自己的孩子,目光里那种激动的表情,手摸着那些孩子的脑袋,然后又抬头看张阿姨,莉姐泪里带着笑,张阿姨一脸的坦然,微笑,那个画面告诉我门什么叫释怀吧,犹如战争过去了,人们平安无事,孩子们很好,莉姐很好,我们又很好了,我们需要重建家园,去过温馨的生活。
   我和贝贝,琳达站在远处看着这样温馨的画面,心里暖暖的,彼此脸上都露出幸福的笑。
   莉姐一个个看完孩子,然后望着张阿姨,阿姨过来抱了抱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乖,走,进屋去,外面冷!”,然后又对我们三个人说:“乖,小颜,阿姨有一年没看你了,你去国外也不回来看阿姨!”,阿姨笑了笑。
   我也笑了笑,皱了皱眉头说:“阿姨,您还好吧?”
   “恩,好,你们这些孩子好,我就什么都好了!”,说着又回头看着莉莉,然后一边看,一边理着莉姐的头发上下看着,莉姐也微微地笑,跟个孩子一样,她从小是张阿姨带大的,说是跟妈妈一样也差不多。
   我们进了屋,孩子们被打发回去睡觉了,我们五个人在屋里,聊着这一年中发生的事,总之很开心,桌上有红枣,开心果,瓜子,点心之类的,贝贝嘴里的东西不停,板凳不坐,血坐到桌子上,晃着腿,除了靓丽,时尚,一点也没有明星的样,一边吃东西一边滔滔不绝地说着我们以后大打算。贝贝见莉姐出来,的确很开心。
   莉姐话不多,只是笑着看贝贝,一种幸福的样子。
   琳达呢,在旁边安静地听着,偶尔插几句带着外国味的汉语。
   我的话也不多,我是那种天生在人多的时候都不是太爱说话的,我们就这样聊了大半夜,聊孤儿院的未来,聊贝贝演的戏,也聊了些莉姐在里面的生活,是莉姐主动说的,其实我们并不想问,而她也不太在意这些。
   贝贝书她的戏快杀青了,贺岁档赶不上了,要赶二月份的情人节,《洛兰》是一部爱情片,讲的是一个少数民族的女导游和一个外国人的爱情故事,那个老外因为到中国旅游,在一次旅途中认识洛兰,因为意外,他们落入山谷,洛兰把那个外国人救了,最后自己离开了的故事。听起来好像很唯美,贝贝讲的时候特别的开心,她说导演一直夸她演的很出色,并且能吃苦,片子很多戏都是在西部山区拍的,特别的艰苦,而贝贝都能承受的了,所以小丫头特别的骄傲。
   莉姐因为刚出来,似乎对贝贝不敢多说什么话,就是那种虽然是自己的孩子,但因为在里面久了,有点胆小的感觉。因此她只是微笑,偶尔对贝贝说:“出门在外多注意点,穿多点,你从小胃都不是太好!”
   贝贝撒娇地乱晃身子,跟身上长刺似的,很是调皮的样子。贝贝还说这个片子要去国外参展,很有可能获大奖,莉姐说:“你这丫头,从小还真没看出,我可没这个天赋!”
   “姐,你天赋多着呢,人家现在都说我越来越像你,真的,怎么这么像啊,人家说小孩从小谁带大的就像谁,你说是不是这样?”,我看到张阿姨听了这话后,她立刻支吾了下说:“哎,是,对,对,就是谁带大就像谁!”
   我也点了点头,而莉姐当时似乎有点想说什么,也许她心里都想坦白了吧,她心里肯定憋的厉害,也许想告诉贝贝,只是需要时机,可是哪个母亲不希望眼前的闺女叫自己妈呢。
   那天,我们就这样随便聊着,聊了很久。
   接近午夜,贝贝和琳达离开,我跟莉姐留在孤儿院住。
   所有人都离开了,我和莉姐送走她们后,张阿姨给我们留空间,笑着去休息了,我们两人走在孤儿院里,在冬日的横江,夜很静谧,月光点点,让人感慨岁月的寒意,但是又让人感到甜蜜,有的时候,月光会让人心慌的。
   我们并肩在一起走着,孤儿院还比较大,空旷的草地比较多,莉姐一边走一边看,各项设施都很好,我看着她,月光下,我看到她呼的热气,她那美丽的脸庞,我伸出手去搂住了她,她很听话地手抱住我的腰,然后在我的怀里,跟我一起走,到了一个长椅的地方,她拉着我的手说坐会。
   我跟她坐到长椅上,然后手抱着她的腰,她的身子基本一半被我搂在怀里,她仰望着天空然后说:“月亮好亮啊!”
   我微微一笑,也望着天空说:“宝贝开心吗?”
   她“恩”了声,然后赶忙说:“什么?”
   我望着她看着她说:“我说宝贝开心吗?”
   “恩,开心!”,她抿起嘴,然后很快地说,接着就伸出手来摸着我的脸说:“冷不冷?”
   我摇了摇头,握住她的手说:“幸福吧,贝贝很有出息,孤儿院也很好,一切都很好,开心吧,告诉---”,我一笑,说:“告诉老公来!”,接着,我就转过头去,猛地搂住她,望着天空,微微笑。
   她“呃”了下,然后笑着,我没留意,她的手慢慢地从我的衣服下面伸到了我的里面,她的手有点凉,弄我的突然痒,又冷,她呵呵地笑了说:“你别动,你动我不叫你老公!”,她竟然转而调戏起我来。
   我不动了,抓着她的手放在衣服里面说:“好,你叫吧!”
   她愣在那,愣了半天,望着我。
   我说:“叫啊!”
   她还在发愣,皱了皱眉头,我撇了下嘴说:“连这个都不叫,不听话,白让我给你温手,小坏蛋!”
   我转过脸望着天空说:“哎,就知道疼女儿!也不疼---”
   “老公!”,她茫然地叫了句,其实我也知道,我开始为难她,她在里面一年,很多话说出来都会别扭的。
   我“恩”了声,点了点头,很开心。
   她又叫了句:“老公,你怀里真暖和!”
   不知道为什么,在那刻,我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我们都有点,但是话说出来了,只能撑着。
   我皱了下眉头说:“是吗?老婆,那多放里面一会!”,我装的很大方地说着。
   “恩,老公!”,她说着往我身边靠了靠,然后缩在了我的怀里,脸贴在我的胸口,手插在我的衣服里面。我手搂着她,很温暖,感觉这个女人完全在我怀里,她是属于我的,我的女人,尤其她叫着老公的时候,激动的要死掉。
   我摸着她的头发说:“哎,老婆,我们以后就住在这好不好?”
   “恩,好的!”,她开始抬起头吻了下我的下巴,我低头看了下说:“小坏蛋!”,然后嘴很方便地对到了她的嘴上,亲了口,她皱了下眉头,然后笑了,接着闭上眼睛又来吻我,我也去吻她,她吻下,我吻下,这样一来一回,两个人都笑了,她用手在我的怀里挠我,说:“叫你老公很开心吧!”
   我点了点头,她挠着挠着,突然不动了,然后一下子抱住我,轻柔地说:“那以后天天叫,你就烦了,小男人最花心的,外面漂亮的丫头太多了,看贝贝那样的,你是不是很喜欢,还有那个琳达,都很年轻,是不是看着,就感觉我老了?”
   “屁!”,我摸着她的头发说:“你以为男人喜欢美女啊,现在这个社会只要有钱,美女多的是,谁希罕!”
   “我哪会知道!”,她停了下,轻声地说:“哎,我今天好不好?”
   “好!”,我用手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屁股,自言自语地又加了句:“非常棒!”
   “胸是不是耷拉的太厉害了?”
   “哪有哦,那还能多挺啊,要上天啊,那么挺!”,我喃喃地说:“你不懂,就你这样的最好,口感非常好,美味,吃一万年都不够!”
   “你吃过多少?”,她竟然问我这个。
   我用手重重地打了下她的屁股说:“说什么呢,我哪有!”,我张了张嘴。
   她特神秘地说:“哎,跟我说说,我又不生气的,跟姐姐说说,其他人的什么感觉?”,她眯起眼,特妩媚的样子。
   我捏了下她的屁股,她别弄的痒的呵呵地然后就老实了,闹过后,她很认真地说:“小颜,姐想跟你说正事!”
   我点了点头,她哈了口气说:“姐其实感觉自己年纪还是大了,不太适合你,我感觉琳达满适合你的,她也很单纯的,我希望---”,她望了望我,我微微一笑,说:“希望什么?”
   “你认真点,我说真的!”,她说:“我希望,你能找个年龄差不多的,身体好的,然后给你妈妈生个儿子什么的,过正常人的生活,这是我希望的,我在里面想了很长时间,时常想到这个事!咱妈太可怜了,吃了那么多苦,爸爸还在床上躺着,更是命苦,你不能让他们操心的,你是家里的儿子!”
   我望着她不说话。
   她用手摸了摸我的脸说:“怎么了,小颜?”
   我微微一笑说:“说好了没?”
   “对了,还有!”,她竟然傻傻地说:“你若跟其他人结婚了,我们以后还可以做朋友的,不是很好吗?”
   我点了点头,撇了撇嘴说:“听起来还真的不错,想了很久了啊,计划的不错!”
   她听我这么说,点了点头,有点茫然地说:“恩,就是的,那样的生活很好的,你们有了孩子,以后我来帮你们带着,我们就不要再有什么那方面的来往了,我就是你姐!”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根烟,点上,抽了口,抖着腿,微微地笑。
   她又说:“怎么了啊,你感觉这样不好吗?”,她拉了下我的胳膊,听到我说了没啊!
   我说:“听到了啊,听到了,很不错的主意,呵!”
   我的话一出,她就“哦”了声说:“恩,确实不错的,我感觉那个琳达就满适合你,长的跟好莱坞明星一样,又善良,又有活力,漂亮是没得说,身材也好,体质也好,将来生两个华裔小BABY,呵呵,真的可爱死了---”,她说个不停。
   我那根烟都抽完了,她还在说,我把烟头扔了说:“演讲结束了没?”
   她嘟了下嘴说:“结束了!”
   我说:“那,我们回去睡觉,太困了!”
   “我刚才说的你听到没啊?”,她问我。
   我站起来,她也站起来,我不看她,一把硬是把她搂在怀里,跟挟持劫匪一样的,她很僵硬地被我搂在怀里。
   我说:“听到了!”
   “那你有什么感想啊?”
   “不说了嘛,你说的很棒啊!”
   她半天没说话,我们走了一小段路,她问我:“哎,真的吗?”
   “当然真的!”,我冷冷地说。
   “恩,姐当然了,什么时候都是为你好的!”,她说着就“哎”了声说:“我以后就在这孤儿院里了,以后什么也不做,就给孩子们做饭,人生真的很美好!”
   我突然停了下来,她也停了,我转过头去,望着她,她也看着我。
   我左右摇了下头,然后点头对她说:“你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怎么了?”,她被吓着了。
   “你还敢不敢再说一遍?”,我又问她,凶神恶煞的样子。
   “我是为你好——你怎么不理解人呢——”,她竟然真的又来了,我被气的突然抱紧她,然后抚摸着她,在那刻,迅速地在她的嘴上凶猛地,狂暴地亲吻起来,一边摸她一边亲她,一边说:“让你说,让你再说,让你他妈的再说!”
   她被我弄的不说了,欲火被我弄起来,什么都不说了,我们吻了很久,最后她说了句:“不说了,老公!”
   我看了看她,然后把她一把抱了起来,一直抱到了屋里。

 

 

 

 

 

103.
   再次过后,她趴在我的怀里,我靠在床靠背上抽着烟,手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发,屋里有暖气,十分的舒服,被子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有种阳光的味道,显然是张阿姨事先晒过的,她很细心,为莉莉做的这一切.
   "小颜,你真的决定跟我在一起吗?",她一边说,一边摸着我的胸口,身子一般趴在我的身上.
   我点了点头说:"当然了,我们在一起,一起说话,一起吃饭,一起照顾孩子们,一起---",我低下头,摸着她那光滑的身体,在她耳边轻声地说了句:"一起做爱!"
   她听了,皱着眉头,故作不好意思地抬起手轻轻地打了我下说:"坏蛋你!"
   我手不停地抚摸着她,她说:"哎,说正事,对了---",她神秘兮兮地说:"哎,如果你想要孩子,我就去把环放掉,张阿姨说,这样还可以生孩子,你说好不好,那样咱妈应该会开心,我们若是有了孩子!"
   我听了十分的感动,先是发愣,最后唏嘘了下说:"无所谓了,要不要孩子都成,只要你开心,孤儿院里都是我们的孩子!",是的,我想那样实在痛苦,其实人的一辈子想那么多干嘛,什么传宗接代啊,等等,到了我们离开了,一切都是云烟,而我们能够珍惜的不过是我们眼前的,不是吗?
   莉姐很感动,上来就亲了我一口,然后手勾着我的脖子说:"恩,你真好!"
   我被夸的更加的开心,神气说:"切,这有什么,我好的地方多着呢,太伟大了,你崇拜不崇拜?"
   "恩,崇拜!",她很干脆地竖起大拇指说:"真棒---老公!",说着,她呵呵地笑了,她认为以她的年纪叫一个小男人老公,多少是有点不好意思吧,她笑过后,就有点小伤感地,眼睛望着一个地方喃喃地说:"小颜,在里面的时候,我真的有很多次都熬不下去了,我有一个姐妹吞了二极管,差点死了,当初我也不想活,后来有一个比我大的姐姐她知道我的事,我们也许最大的乐趣就是谈谈爱情,她就安慰我说:莉莉啊,你比我好啊,我是被男人抛弃了,男人在外面有了女人,我一生气把那女人打了,现在什么都没了,你呢,外面有一个小男人喜欢你,那么死心塌地,为你做了这么多,你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呢!’我想是的,我有什么不好好活呢,你小小年纪,比我小那么多,可是做的这么的好,我想是我的福气,是上天对我的眷顾吧,它没有亏待我,虽然让我生下来就是孤儿,遇到不好的人,可最后还是遇到了你这个小---",她抬头看着我,手摸着我的脸说:"男人!",她仔细地看着我,不说了,一点点地看着我,摸着我的脸.
   我看着她,不自觉地一笑说:"真是不同了,我感觉我文化层次都赶不上你了,说出来的话都是特有诗意!"
   "你坏,就会笑话我!",她嘟起嘴,完全一个孩子的模样.
   "怎么了啊,老公逗你几句不行啊,真的变样了,变的是我喜欢的样子了,我可不喜欢你以前那么的凶!"
   "恩,其实监狱怎么说呢!",她皱着眉头说:"好像是一部电影里说的,监狱不是使人从心里屈服,而是一点点地消除你的体力,消磨你的锐气!让你身体不行了,意志不行了,没法再闹腾了!其实---",她又是很伤感地说:"小颜,我感觉我一点都配不上你的,我这么大年纪,跟过别人,又进过里面,这样的一个女人还能得到你这一切,我感觉---天呢,真的无法想像的,别人会怎么看呢!"
   我打断她的话,把她抱的紧紧地说:"傻不傻你,乖,你在我心里是最美好的,人活着是为了给别人看吗?我们心里开心就好,我们是活我们自己的生命,人着一辈子不容易,何必在意别人怎么看,到头来,到了最后,想想那些很不值得!"
   她哭了,没声音,眼角出现一些泪,抿着嘴点着头说:"恩,是的,谢谢你,老公!",她说着,眼含泪,抹去所有委屈的表情,让我感觉自己有着某种超越时间的成熟.
   那天晚上,我们聊到快天亮,才抱在一起睡去,我们说好了,我们留在孤儿院,一起照顾孩子,我准备把美国那边的事务所暂时交给别人来管,而我和她留在横江,我们一起过我们的日子,那天晚上,我们做了个决定,我想在孤儿院附近开一家餐厅,这是我很早就有的理想,虽然彼得把家产的一半给我了,但是我不太想用那钱,我要用我跟她一起奋斗,一起创业,一起养活这些孩子们,她很开心,她说她要做老板娘了,很贤惠的那种,天天忙碌着,很开心.
   那个时候似乎就是希望的开始,就如同一个生命在新的时空下又焕发了新的活力,我们又开始有了希望,有了自己的明天.
   她真的很开心,她还说等时机成熟了,让贝贝知道她的身世,而我有一点顾虑,那就是贝贝如果知道莉姐是她的母亲,再想到我跟她也有过那一插曲的时候,会怎样的反映,这是我无比担心的.
   我想莉姐应该会原谅我的吧,我相信这些,与她们母女的相认比起来,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
   第二天,我们睡到了中午,是贝贝打来电话的,说她要赶回片场,她男朋友来接她了,他们过来看看我们就走.
   当我听到她说她男朋友的时候,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不是嫉妒,不是坦然,说不好,而莉姐很兴奋,她起来的时候一直跟我说:"哎,不知道这丫头的眼光怎么样,我可不希望是那种看起来油里油气的,要是能有我刚认识你时你的那种老实样就好了!"
   我一边穿衣服一边笑着说:"别傻了,她们这代孩子不一样,80后,比我们开放!"
   "去,你不也80年的吗?"
   我一笑说:"七九年的我,不是一代,呵!"
   我笑着,心里想着贝贝的那个男朋友.
   穿好衣服,我和莉姐走了出去,远远地,我看到一个男人和贝贝还有张阿姨站在院子里说话,我们走了过去,可是靠近后,我看到,那个男人不是我想的那样,不是贝贝的同龄人,看起来有点大,是个洋鬼子.那感觉应该比我都大很多的,三十多岁的样子.
   莉姐傻了,她在我的旁边拉着我的衣服说:"别吓我!"
   可是贝贝看到了我们,她笑着走了过来,只她一人走了过来.
   她走到莉姐跟前说:"姐,我男朋友!",她说的很洒脱.
   莉姐皱了皱眉头,张了张嘴说:"你说是那个人吗?"
   "是啊,就是他,他叫大卫,加拿大人,人满好的,对我很好,我们那部洛兰就是他投资的,很有钱的,呵,家产有上亿美元呢!",说着贝贝呵呵地笑.
   我不知道贝贝为何这样说,说这些话.
   莉姐皱着眉头说:"他好像比你大!",我知道,在贝贝不知道她的身世前,莉姐只能干着急,她无法以一个母亲的身份跟贝贝说话.
   "是的,他35岁,离过一次婚,身边没有孩子!",贝贝说着,然后看了看莉姐说:"姐,你怎么了啊,你不祝福我啊?"
   我接过话,然后一笑说:"恩,我们都挺开心的,这样,别在这说了,客人来了,我们一起吃个饭,吃了饭再走!",我拉了拉莉姐,她才从发愣中回过神来.
   贝贝似乎也感觉到了,但是她很懂事,她一笑说:"恩,我过去跟大卫说!"
   贝贝走过去后,莉姐竟然想哭,我教训她说:"傻瓜,你别这样,你给孩子点面子,你怎么知道这样不好,听话,赶紧把那表情收起来!"
   莉姐点了点头,然后皱了皱眉头,把表情平静了下说:"这孩子是怎么了,她怎么就不给我省心呢,我---",她心里很难过,我知道,她为什么不希望贝贝跟一个比她大十几岁的人.
   我想我们这些人都是错爱吧,都在年龄上混淆了时空.
   我握着莉姐的手,当大卫走过来后,莉姐还是微微一笑,跟他握手,我也跟他握手,人看起来还不错,会一点点中文,贝贝的英文都不够用,当我看到贝贝蹩脚地说着的时候,我一笑,用流利的英文跟大卫说话,他顿时对我特别的开心,张了张嘴,我没问他任何事情,我认为这样很不礼貌,我说我们一起去吃饭,最后同意了.
   大卫走过去开车,贝贝走在我的身边,不看我说:"你是不是有想法?"
   我匆忙地说:"没,怎么会,说什么呢!"
   "哼,我姐看不上他!",她说着,莉姐当时正上去拿包.
   我转头对贝贝说:"傻瓜,我可没有,我认为只要你幸福就好了,你姐也是为了你好!"
   "那当时,你是为了我姐好,所以---",贝贝转过头来一笑说:"我挺幸福的,他很爱我,追求了我半年,我挺感动的!"
   我点了点头,看着贝贝很迷人的,很健康,很挺的身材,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点怪怪的.
   那天,贝贝是有点反常,吃饭的时候,我跟她临边,莉姐和大卫临边,莉姐偶尔用简单的英文问大卫事情,她不敢多问,只是小心地问家里的情况.
   而贝贝喝了不少酒,一副特洒脱的样子,偶尔回头看我,我当时特怕她看我,不明白的原因,她在我的耳边小声地说:"哥,我以后有能力照顾你跟我姐!"
   我端着杯子,冷冷地说:"我跟你姐不要你照顾,哥现在也不缺钱,我希望你是因为爱跟他在一起,而不是因为别的,明白吗?"
   "恩,我知道,但是找一个爱自己的人,至少还是好的,爱情那东西太玄乎了!"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贝贝大概不想让我为难,洒脱地一笑,然后对莉姐说:"姐,我看这样,不如我们到时候一起结婚吧,你跟小颜,我跟大卫,他老说结婚的事情呢!我们一起办了,你说好不好?"
   莉姐先是愣,然后无奈地点了点头.
   我看着贝贝,心里越来越不爽,有些东西,你明知道不是你的,你成全不了,可是当它要离开的时候,你还会有那种失落,就如同自己的女儿嫁入别人家的心情吧,我不愿意想还有其他别的,只是这种感情就好.
   只是当大卫和贝贝去洗手间的时候,莉姐竟然哭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第2部   21
后一篇:26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