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08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5

(2009-06-14 21:33:18)
标签:

杂谈

作者:手提绿帽子

 

 

 

66.
   莉姐走后,我突然回过神来,想到什么,我望着贝贝焦急地说:"贝贝,赶紧跟我去她那,他一定会打她的!"
   贝贝抿嘴点了点头,跟我上了车,我开车带着贝贝,车子开在横江的街道上,我感觉像是丢失了我的灵魂,我这是去干嘛,去阻止有着夫妻名义的人的暴力吗?
   我四年没再去那个别墅,曾经,我在那里跟她有过的春情,那些光着身子的冬天,相拥在一起的激烈,都已随风远去.
   再次回到那儿,晃如隔了一个少年,一个青年.
   我慌乱地下了车,贝贝突然对我说:"你先不要来,我看看!"
   我点了点头对贝贝说:"有什么事,赶紧叫我!"
   贝贝下车后,去敲门,门开了,是她,她打开门,看了下贝贝,然后又往这边望来,她们说了几句话,接着贝贝就走回来了,莉姐又往这边望了下,我从车里出来,她关上了门.
   贝贝走回来,走到我身边,她对我淡淡地说了句:"哥,我们回去吧!"
   "怎么了?",我问贝贝,贝贝冷冷一笑说:"她很好,没事,老男人去赌博去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望着别墅了望了会.
   "他没有打她吗?",我问贝贝.
   贝贝又是冷冷一笑说:"他不会打她的,无非是撒泼问她要钱罢了,他自己把钱都输了!"
   "她为什么要给他钱呢?",我皱着眉头说.
   贝贝摇了下头说:"我不知道,我也一直纳闷,想必她有把柄在他的手里!"
   贝贝这样说,又让我想起了老男人在我面前对她说的那句让她很担心的话.
   我似乎也明白,莉姐为什么忍着他骂,为什么跟他离开,为什么又给他钱去赌了.
   只是那句话,我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我想去问问她,我转过贝贝,然后走到门前,敲了敲门.
   她开门了,穿着睡衣,她看到我,表情淡然,似乎伤感,也有无望.
   我撑着门说:"告诉我,那句话是什么?他为什么可以这样要挟你,告诉我?"
   她冷冷地看着我,最后说了句:"你走吧,我们不可能的,我跟你不会有结果的!"
   我急促地,皱着眉头问她:"那你爱我吗?我想知道这个,你只要回答这个就可以!"
   她冷冷一笑,然后说了句:"不爱!",她说的很绝情,说的让人无法相信,因为她的表情不对.
   我对她说:"不可能,你爱我,你告诉我,他到底抓住了你什么把柄,告诉我!"
   "没有什么,我跟你说,我不想在我们的问题上浪费时间,我想这样下去,彼此都不会好的,我们还是分吧!"
   她的反复的绝情,反复的又跟我在一起,这是为什么,当初,我不知道,这样的行为表现了一个女人什么样的心里,而后来,当我明白后,事情已经千疮百孔.
   我冷冷地看着她,我对她的话感到无比的伤心与心冷,我突然抓住她的手说:"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你告诉我,告诉我!"
   "你把我弄疼了,希望你放开我!",她望着我说.
   我放开了她,望着她,最后问了她一句:"我再问你一句,你爱不爱我,用你的心跟我说,看在我这些年苦苦想你,追着你的份上,别欺骗我!"
   她很快地说:"不爱,你可以走了!"
   她说完了,就关上了门,我被挡在门外,站了很久,心里发酸,我呼了口气.
   贝贝在我身边,她一直看着我们,贝贝对我说:"哥,别这样了,她会后悔的,会的!"
   我低头,冷冷一笑,慢慢地往回走,再次坐到车里,我带着贝贝,开着车在横江的街道上转着,那天晚上,在酒吧里,我喝了很多,贝贝也喝了很多,但是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因为酒而干出任何让人难以理解的行为.
   我把贝贝送回了住处,她下车后,对我挥了挥手,我没有上去.
   后来我回到酒店,躺到床上,一倒头就睡了过去.
   我知道,这个女人是要来折磨我的,不管她如何,我一点也恨不起她,只是第二天过后,我继续回到工作中去.
   2004年的冬天来临.
   那次分手后,我们没有再继续,不管我如何联系她,她就是不接我电话,后来,我索性不联系她了,我感觉太累了,真的很累,她是铁了心的,这次是不能合好的,她绝情到了极点.
   这让我一直对那个疑问很困惑,我知道是那个秘密让她如此绝情,而对于问题的答案,我无法知道,尽管有很多猜测,但是我都无法确认.
   贝贝签约了我帮忙介绍的那家星球影视公司,她去了上海.
   快过年的时候,横江的天气冷的厉害,真是一年比一年冷.那段时间,为了转移自己的痛苦,我一心都扑在了SKS公司上,因为我的努力,SKS在中国投资了七八个大工程,而且都开始上马,如果这些工程做的顺利,SKS年底的盈利将超过以往的百分二十.
   彼得先生对我的表现很满意.
   那天,我从公司里回来,我刚走出公司,突然一个女人站在不远处,往我这边走来,我开始没认出是谁,一个职业女性,穿着职业装,很漂亮的.我以为她不是来找我,我刚想上车,突然她喊着我:"哎,刘颜!"
   我猛地又从车里出来,她跑到了我这边,我看清了,我眨了眨眼,微微一笑说:"赵琳!"
   她变样了,看那模样,是结过婚了,似乎想必还有过了孩子.
   她对我微微一笑说:"谢谢你还记得我,大老板!"
   我呵呵地笑.

 

 

67.
   看到眼前这个老同学的突然出现,我有些意外,不过对于赵琳,我印象很好,她当初很关心我,是个很会同情别人的丫头,现在应该叫女人了。
   她有些腼腆的笑,这与她以前的那种在我面前的表情是不一样的,那个时候有富家小姐面对一个穷同学的眼神里流露出的那种同情,而现在,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她见我发愣,一笑说:“祝贺你!”,说着,她伸出手来,我握了握,然后笑着说:“我今年才回来的,后来的同学一直都没怎么联系!”
   “我早知道是你,可是我也不好意思跟你联系,感觉你现在特厉害了,呵呵!”,她也有些紧张,不知道为什么,从她的脸上,我找不大了她昔日的那种神气尽头,眼神里似乎还有些无奈的东西,这些东西也许不应该在她这样一个宦家子弟的脸上出现。
   我也笑了笑,然后说:“找个地方坐坐吧,我请你吃饭!”
   赵琳点了点,说:“恩,好的,好同学!”
   她上了车,而我感觉,她似乎跟我有些距离了,这距离是她给我的,我知道也许是我现在的身份造成的。
   而我在车上一边跟她聊天,一边想知道,她来找我是什么事,也许不会只是来随便联系下吧。
   “你现在在哪工作,还在盛世吗?”,我问她。
   “恩,是的---”,她抿了下嘴说:“不怎么好的,你肯定知道盛世没以前好了!”
   我点了点头,一边开车一边说:“恩,我知道!”,我说过这句,突然问了句:“哎,那你想到我们这边来吗?”,我以为她是来找我想进我们公司的,感觉盛世不太好了。
   她突然忙摇了下头说:“呵,不是这个意思,我挺喜欢那的!”
   我看了她一眼,然后问她:“在什么部门?公关?”
   “不了!”,她摇了下头说:“我到质检部门了!”
   我一听,突然愣了下,我过了会,才随便说了句:“在李春良手下是吧?”
   她听了这个,突然一笑说:“你不知道吧,他是我老公!”
   我听了这个,手一抖,车子打了个晃,我平静后,怕她看出什么来,于是无奈地一笑说:“哦,你结婚了啊,挺好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即使是我一个普通的同学,我也不想被那个男人占有。
   赵琳也是个善良的女人,人又长的漂亮,当初那个男朋友人也很帅,家里也很有钱,她怎么就跟了这个狗日的呢!
   “一年前结婚的,那时候你应该在国外吧!”,赵琳微微一笑说,似乎心里还有伤感。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有没有孩子啊,很幸福吧?”,这些都是没话找的话说的。
   赵琳摇了摇头说:“还没要呢,呵!”,她像是在想什么,在鼓勇气,过了会,她猛地转过脸来说:“对了,刘颜,你认识省里公安厅的什么人吗?”
   我越来越感觉奇怪,她成了胖子李的老婆了,怎么会来找我,似乎还要让我帮忙,难道胖子李遇到麻烦了吗?他家那么硬。
   我说:“没有直接认识的,但是如果你遇到了什么麻烦了,我可以帮你通过其他的朋友!”
   “我爸一年前,坐牢了!”,赵琳说了这句,似乎就要哭了,我忙把车停在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然后拿面纸给她说:“不要哭,怎么回事啊?”
   “贪污!”,赵琳说:“他坐牢了,我妈改嫁了,家也没了!我哥天天就知道!”
   她很难过,我看着满心疼的,我记得三年多前,我没西装穿,她拿他哥的西装给我,她还跟她男朋友去我的住处看过我,给我买过橘子,这些,我都记得,我想起这些,心里有点酸,我在她身上看到了一个家庭由胜到衰。
   我说:“赵琳,你别难过,我一定会帮你的,我会联系这方面的朋友的!”
   赵琳擦了擦眼泪,然后一笑说:“谢谢你刘颜,其实我就是随便一说,今天,就是想来看看你的,感觉老同学特厉害了!”
   我问了她一句:“你跟他结婚了,他家里的关系不是很厉害的吗?”,也许,我不该问,可是我又特想问,这个心地善良的漂亮的丫头竟然给那狗日的弄到手了,难道又不帮她吗?
   “呵!”,赵琳冷冷一笑说:“他们一家人都不是好东西,没一个是好东西,一点忙也不愿意帮,他爸只说好办,好办,可是都快一年过去了,也没一点消息,他们是怕花钱!他又是个无赖,如果不是当初,他追我,说他可以帮我爸爸减刑,二十年可以改成五年,我怕我爸出不来了,他最疼我,如果不是这样,我不会跟他结婚的,不会的!”,赵琳又哭了。
   我听着心里特难过。
   我拍了拍的肩说:“赵琳,不要难过了,我尽我最大的努力帮你,能通关系让你爸早出来!”
   她又是点了点头,她平静了很久,才又一笑说:“刘颜,你真厉害,当初你吃了那么多苦,现在有出息了!”
   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赵琳突然又问了我一句:“哦,对了,一直以来,我想问你个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问?”
   我说:“可以啊,什么都可以问,你说吧!”
   “很多人说我们公司的老总和SKS的老总有不一般的关系,呵,是不是啊?”,她一笑。
   我低下头,微微一笑说:“很多人传吗?”
   “恩!”,赵琳说:“至少我们公司很多人背地里传的!”
   我仰起头,抿了下嘴,然后转过来看着她说:“你不要跟别人说,是有不一样的关系,可现在,我们分手了!”
   “哦!”,赵琳点了点头。
   我回头又看了她下,她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对。
   “赵琳,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我问她。
   她忙摇了摇头说:“没,没有!”
   我感觉很怪的,可是她这样,我心里清楚,也没追着问,那天我请她吃了个饭,吃饭的时候,她的情绪一直很平淡,偶尔又说笑,说大学的时候的一些事,我们出去郊游,她们女生都说我是个“大姑娘”,只知道烧火,什么话也不说。吃东西的时候,也不说话,还说我们开运动会,我去跑长跑,五千米,我把第二名拉了很远,最后跑到头才发现,我的球鞋上有几个窟窿,她们当初都很感动的。
   说到过往,我偶尔会想到学生时代,虽然有不光彩的大学结局,但还是有很多值得怀念的。
   那天,赵琳喝了点酒,在我们要分手的时候,她突然叫住我说:“刘颜,有些事,也许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别太相信人!”
   我问了句:“怎么了,赵琳?”
   “没有,没有什么!”,她怕别人说闲话,没有让我送,自己打的回去的。
   我站在远处,看着她,想着她那边的七窍话,感觉怪极了,难道赵琳也知道什么吗?
   我不得其解!

 

 

 

 

 

68.
   赵琳那天找过我后,我的心一直悬着,她的话让我更加感觉到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可是她不说,我也不能直接问,我并不能确切地知道,胖子李在她心中的具体地位.
   这些问题在那年的春节快来临的时候,一直困扰着我,搞的我不得安宁.我想跟赵琳来一次交换,我想帮她,先不提条件,帮她把父亲的事弄出点名堂,我想,如果她是一个好女人,她会跟我说的.
   我拖省里的朋友帮我去办这事,另一方面,我没有告诉赵琳而是自己默默地行动着,在做这件事的同时,我一心扑到工作上,因为前一段时间跟莉姐的事情纠缠不断,工作上的事很多都没有用心.
   当我重新回到工作上后,我发现,我很适合管理这个公司,而且也很热爱.
   半个月后,我拖的人把事情结果告诉了我,赵琳的父亲是得罪了省里的一个人,对于贪污腐败的事,似乎清白的很少,但是得罪了上头的人,这下场自然难看.
   改判是很难了,但是可以减刑,对于减刑的话,必须要有个名头,比如立功表现,揭发重大犯罪活动什么的.这些.当我的朋友跟我这样说的时候,我打了电话给赵琳,赵琳听到事情有了眉目,很开心,只是她又很困惑地问道:"我爸在里面没立过什么功劳!"
   我想了想说:"如果你去看望他,你问他有没有知道市里哪个领导贪污啊,受贿,比较重大的,跟他有牵扯的,可以举报这些,最近省里对横江进行反腐倡廉工作检查,这是个机会,如果你可以让你爸抓住这个机会,我可以帮他减刑十年,我再通过上面花些钱,大概三年内,你爸爸就可以出来!"
   赵琳一听就哭了,然后对我说:"刘颜,谢谢你!我---"
   我一笑说:"没事的,赵琳,我们是老同学,不要说客气!"
   "恩,可是---",赵琳如我所料那样,似乎要说什么.
   我不着急,更加表现对她好,说了一些很关心她的话,最后赵琳终于说了,她说:"刘颜,我这里说话不方便,我去你那好吗?",当时是晚上,我在家里.
   我说:"恩,好的,你打的过来,隶江花园别墅!"
   我在屋里不停地走动,抽着烟,我想知道赵琳来了,会跟我说什么,特别着急,终于把她等来了,她进来后,笑了笑,我让她坐,然后给她倒水,坐下后,她手握着杯子,然后往外面看了看.
   我一笑说:"没事的,这里很安全,有闭路电视,没有人跟来!"
   她点了点头,然后呼着气.
   她很紧张,我看的出来.
   我坐到她的身边,望着她说:"别紧张,你爸爸的事,没问题的,只要稍微找个名头就行了---"
   "刘颜!",赵琳转过来说:"我不是想跟你说这个,我有别的话跟你说!",她皱着眉头,很无奈,似乎这样做很对不起我.
   我点了点头,:"说吧,没事的!"
   她慢慢地从包里拿出一个东西,我一看,是一个U盘,她握在手里,慢慢拿出来,我看了看那U盘,当时候就感觉有那种不好的预感.
   她拿出来后说:"我偷偷在他爸爸的电脑里找出来的,隐藏了很深!"
   我冷冷地问了句:"什么?"
   "刘颜!",赵琳又很痛苦地说:"我不知道怎么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不该这样,但是我感觉你人很好的,我不想你被她骗!"
   我愣在那呼吸着,我抖着手拿出了根烟,点上后,然后对赵琳说:"没事的!给我吧!"
   "要不,刘颜,你不要看了,真的不要了!",赵琳很痛苦地说着.
   我微微一笑说:"没事的,给我吧!",我从她的手里拿过了U盘.
   我接过U盘,在手里转了转,赵琳看着我说:"你没事吧,也许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我只是恨死他父亲了,一个老流氓,几次都想欺负我,我现在想逃离那个家,刘颜,如果可以你帮我,他不跟我离婚,还老打我,要拖死我!还有---",赵琳停顿了下说:"他不知道我跟你是同学,我也没说过,他几次提到你,说要把你害了!你以后要小心点,他什么都干的出来的!"
   我点了点头说:"谢谢你,赵琳,我会小心的,你也要小心,你如果想离婚,去法院申诉,不要怕他,有什么事,跟我联系!"
   "恩!",赵琳点了点头.心里有很大的安慰,我的心一直在想着那个U盘.
   赵琳说完这些,就要走,我客气地留她吃饭,她没有,她走后,我马上拿着那个U盘走到了笔记本前,刚想插进去,突然愣着坐下了.
   我又点了上根烟,然后坐在那,平静着,我该不该去看.
   可是好奇心,关于她的好奇心,我不能不去看.
   我插进U盘,桌面弹出文件夹,我看到文件夹上写着"绝密",我犹豫了很久,犹如害怕一场灾难一样,我一面不敢去看,一面又想去看,我微微闭着眼,然后慢慢睁开.
   我当时,心都快碎了,又闷的厉害,还有些慌张,慌的厉害,似乎坐都坐不稳.
   我的心在流泪,目光里慢慢地充满着仇恨.
   那些十分让我难以接受的暴露画面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69.
   手里的烟在颤抖中抖落着犹如眼泪一般的东西,我坐在那里,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上,里面有五张照片,我不忍心往下翻,也许用语言是不能再去描述的。
   虽然只是她一个人,没有其他人,但是里面的她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有的趴着,有的还有她那让我想去自杀的眼神,她身上的所有部位都暴露无意,做着各种让我心寒的姿势。
   我看不出她被逼迫的感觉,这是什么意思呢,天,他妈的,在他的电脑里,有这样的照片。
   我不敢多去想象。
   我用一只手捂着脑袋,抬头又瞟了几眼,在悲愤与寒冷中,我一挥手把笔记本打落到了地上,然后仰起头,我想去冷静,想去平静,可是我做不到,所有的宽慰,所有说的男人该有的洒脱,我多没有,这些东西比刀棍还厉害,死死地打在我的身上,让我不能动弹。
   我感觉呼吸都有困难,她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我也有去怀疑过,可是我一直认为莉姐是超出我想象的女人,可为什么,她会这样。
   我恨她,在那一刻,我突然想她就在我的身边,我问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到底是为什么,如果是跟别人,我不认识的人,没有什么,可为什么要这样。
   我一直在帮你,在保护你,想尽一切办法去爱你,难道我得到的就是你这样对爱情的儿戏吗?
   我突然拿起了电话,我耸着身子,然后慌乱地拨了她的号码,我本不想主动联系她,可是在那刻,我不得不联系她,可是电话是不通的,我听到盲音,更是加重了我的猜想,难道她很随便跟男人吗?她有很多男人吗?我想到我们是怎么认识的,突然傻傻一笑。
   操他妈的,我的拖死死地落到桌子上。我好想杀人,我无法控制自己,那种慌乱,我扶着墙走到柜子前,从里面拿出酒,我连喝了很多,最后脑子被酒麻痹的只有泪和笑。
   我在醉酒中拨了贝贝的电话,贝贝接了电话就说:“哥,是你啊,你好久不联系我了!”
   我拿着电话,躺在床上,呵呵一笑说:“贝贝,你——”,我喘息了几次,破口而出:“你姐是他妈的混蛋!”
   贝贝被吓住了,忙问:“哥,你怎么喝醉酒了?”
   我笑着说:“我想喝就喝,我也是混蛋,王八蛋,我真他妈的——”
   贝贝突然很正经,严肃地大声说:“哥,我不许你这么说,她有什么好的,你干嘛为了她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她不喜欢你,喜欢你的人多着呢,她就是混蛋,她不知道珍惜,早晚会后悔的!”
   我知道贝贝并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她只是认为我是为了得不到她而苦恼。
   我望了望天花板,闭上眼睛,轻轻地说:“贝贝,哥想杀人!”
   “你疯了吗?快告诉我怎么了,她把你怎么了,我打电话给她!”,贝贝说。
   我说:“别他妈的打了,她死了!”
   我的大脑实在被烧的厉害。
   贝贝喊了句:“刘小颜,你才八蛋,不是男人,我问问她到底把你怎么了?”,贝贝挂了电话。
   我躺在床上,酒烧的头疼的厉害,其实是心疼。
   过了会,贝贝打来电话,贝贝开口说:“哥,你搞什么搞啊,她说她一直都没跟你联系,也没说话伤你,电话都没打过!”
   我呵呵一笑说:“她接你电话了?”
   “她手机关了,我打家里的!”,贝贝说。
   我说:“把她家里电话告诉我!”
   “干嘛,不告诉你,不要联系她,我不要你联系她!”,贝贝说。
   我喘息了几下,然后大声地喊道:“快告诉我!”,我的声音很大,把贝贝吓到了。
   贝贝说:“哦,告诉就告诉你!”
   她把电话号码发了过来,我拨了她家里的电话,她接了,我听到了她“喂,喂!”的声音。
   我想说话,我想开口骂她,我想质问她,可是,我就那样拿着手机,在她的“喂”声中,我挂了电话,挂了。
   我挂了电话,她过了会,竟然打过来了,呵,真她妈的搞笑,他打过来,我接了,她轻声地问了句:“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不能别喝酒吗?”
   我说了句:“到底哪一个才是你?”
   “什么?”,她很柔弱地说了句,然后就说:“小颜,你听姐的话,也许你很恨我,可是我们分手对你将来也是有好处的,知道吗?”
   “呵!”,我冷笑了下,冷冷地问她:“姚莉莉,你他妈的告诉我,我刘颜是什么样的人?”
   “你说什么?”,她听了这个,沉默了下说:“我不想你变成这样,你对我说粗话吗?”
   我又是一笑说:“姚莉莉,我现在就要你告诉我,你又是什么样的女人?”
   “我,我怎么了?”,她听了这句,突然有点紧张。
   “你没怎么,是上帝怎么了,是他妈的这个社会怎么了,不是你怎么了!”
   “我听不明白你的话,真的,你别这样任性了,我希望你做个男人,即使我们不在一起,最近SKS业绩不是很好吗?投资了不少工程!”,她说着这些话。
   “你少他妈的管!”,我对她说着。
   “请你不要再骂我,我是孤儿!”,她竟然傻傻地说。我一抬声说:“难道你他妈的要骂我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希望你不要再这样子,如果你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清楚!”,她的盛气被压下去了,如果在以前,她不会容忍我这样的口气对她,可她那天完全容忍了。
   “说!”,我一字一句地说:“你告诉我,你跟李局长什么关系?”
   她沉默了,不说话。
   我开始自信,我麻木地笑着说:“告诉我啊,你告诉我!”
   她不但没告诉我,反而把电话挂了,一句话都没说。
   她挂了电话,我又接连打过去,打了第三次,她接了,我似乎听到她的声音有些沙哑,我说:“怎么了,不敢说吗?你个贱——”
   “你骂吧,我是贱货,是婊子,我什么都是,你骂吧,骂完后,你好好休息,你以后多好好的,是我对不起你,我他妈的贱婊子!”
   “你就是!”,我接着她的话说:“我告诉你,你就是一个贱人,你会玩是吧,那样玩很有意思是吧,拍的很漂亮,好淫荡,够味!”
   她听了这个,突然哭了,哇地声哭了,接着她就挂了电话,这以后,不管我怎么打,她都没接。
   那天晚上,我几乎一夜没睡,我骂过她,心里还是不痛快,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心里好恨,恨所有人,那些混蛋。
   我无法原谅她了,我只有一点点去承受那痛苦。
   我甚至想到了报复,想到了一切男人发疯时的行为,我那时候想再也不要见到她了,因为我不能打她,也不能当着她的面骂她,可是因为横江的经济年会,我还是见到了她。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14
后一篇:17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