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25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4

(2009-06-10 20:30:00)
标签:

杂谈

作者:手提绿帽子

 

64.
   电视上的画面随机播放着一些情歌,在那样的音乐伴奏下,我和莉姐抱在一起,我坐在沙发上,她趟在我的腿上,仰着脸,被我从上往下,犹如"鱼鹰捕鱼"一般地强有力地亲吻着,处处带着霸占的爱意.
   我想,我的手是充满着野性的温柔的,似乎是有着天生的绝配,指头在她的下面没有规律地做着一切抚摸,指头从前面到后面,在温暖的地方娴熟地游走.嘴也吻的那么的热烈,手和嘴同时侵入她的身体,她挺着身子,不知是姿势怪累的难受,还是承受不了那疯狂的挑逗.
   她突然推开我的头望着我,可怕地说:"不行,赶快起来!"
   我急促地说:"怎么了?"
   "外面能看到里面的,那有玻璃,赶快起来!",她的喘息声,急促的样子比我还厉害,只是女人在这个时候永远是有理智的,她从我腿上坐起来,然后手抓着我的手,望着外面,似乎有敌人就要侵入似的.
   我一转身走过去,然后把门把手从里面旋上,门后面上部有个挂钩一样的东西,我把西服脱了下来,然后挂了上去,这样外面就看不到里面了.
   她看我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一直坐那,傻傻地望着我.
   我弄好后,转过来,往她身上一靠,猛地去亲吻她,她被我压到了沙发上,她抓起拳头就打我,"你要干嘛啊?别这样!",她真的是被吓到了,她认为在那个地方是离奇的,这与她以往在踏实地方的放开,是完全不同的,她被吓到了,在KTV的包间里,做那事,我们都没有过,但我想她在推扯中,是希望来一次的.
   我不管那么多,她被压的吸着气,微微地叫着,然后很大女人,像是哄一个孩子一样地说:"我们去酒店吧,快起来,我也想你,这些天,别这样,我们去酒店,乖!"
   我皱着眉头,贴着她的耳朵说:"宝贝,别说话,没事的,听我的,乖,我们在这里,听话,你是我的,听到没有?"
   她的耳朵被我的嘴吻的很有效果,那种无法控制的激情迅速地传入内心,她突然狠狠地用手抱住我,然后闭着眼睛点了点头说:"恩,可这里老脏的,外面还有人,说不定还有摄像头,被发现了,就死了!"
   我看她动摇了,一个大女人被我的言语哄的跟一个孩子一样,我很兴奋,我继续摸着她,亲吻着她,诱惑着她,挑逗着她说:"没事的,从里面琐上了,不会有人知道的,乖!"
   她最后点了点头,但是心中仍然有着担心,这是刺激的事,也是冒险的事,可是这是性事,在这两点中间,它会迸发出难得的美妙.
   莉姐睁开眼望着我说:"快点!"
   我点了点头,然后去解自己的裤子,她突然微微笑了下,然后拿手打了我下说:"急死了你!"
   我没抬头,裤子越急越难解,当我退下裤子,她自己把裤子也退了,我想把裤子全部脱掉,她拉住我的手说:"别,就这样!"
   就这样的话,从正面来,便不方面,甚至是靠近都难,我皱着眉头说:"不行的!",我的表情中有着孩子般的着急.
   这个时候画面上邓丽君的歌不停地播放,伤感的歌曲下做爱,会是怎样的呢,精神的伤感带着肉体的兴奋,难道肉体不会有些悲意吗?多年后,我回头去想那些性爱的时候,我印象最清楚的就是那次,伴着伤感的歌曲,我和她在KTV的包厢里两个人,犹如孩子一样偷偷摸摸地想放进去,却有点尴尬.
   两个人急的要死.
   最后,她很主动,她很麻利地从沙发上爬下来,然后手扶着电视机旁边的台子,她就那样趴在那.
   我愣了下,她回头皱着眉头说:"过来!"
   我迅速地走过去,然后从后面,我抱着她的腰,然后在后面进去了,进去后,方才舒服些,不然被那种无法接触的激情弄的十分的难受.
   她叫了声,似乎是声音大了,赶紧抿住嘴,然后回头往门外望去.
   我越是看到她着急的样子,心里越是开心,这个大女人,这样趴在那,那么乖巧,那么配合,我站在她的后面,看着她那白皙的后面,和我那个地方来回的样子,在从她的后面看到她的腰,看到她的头,看到她的脸,她回头享受又害怕的眼神,心里快活的厉害.
   她很着急,一边享受,一边说:"乖,快点!"
   我不想听她的,我捏着她的后面说:"别说话!"
   她被我说的转过头去,手抓着,放在桌上,头埋到最下面,我的撞击慢慢加速,她的头在那里不停地晃动,腿被我弄的来回的,有几次撞到了柜子的门上.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忘记了我们在哪里,音乐声伴奏着,我们的声音被掩盖住,只是她以为会有人听到,其实没有.
   最后,我趴到了她的身上,她也趴在那,头埋在那,然后过了会,拿起手就打我的屁股,她拍了下,然后回过头来,她哭了,眼睛上有泪,她张了张嘴,然后耸了下鼻子说:"你不得了了哦,跟我说是不是在国外学的啊?"
   我呼了口气,皱了下眉头说:"没有,我发誓!"
   她看了看我的那个,还在那儿一下下地放低,她笑了下,然后一下子握住,然后贴到我身上,微微抬头,望着我,有点坏地笑说:"要是敢学坏---",她用力捏了下,我张大嘴啊了声,然后抱住她说:"赶紧放开,乖!",我回头望了下,忙说:"外面有人!"
   她被吓的,顿时离开我,然后去提裤子,我呵呵一笑,我是骗她的.她清楚后,皱着眉头,撒娇地笑着,来打我:"你坏,坏!"
   她跟个孩子一样被我抓住手,然后我把她抱在怀里,我们擦好后,她坐在我的怀里,KTV的歌声还在继续,正好停留在一首歌上,她坐我怀里,被我抱着,疼爱着,温暖的,她拿起麦克风,然后唱了起来,她唱的时候,我一直抱着她,亲吻着她,给予她可以感受的所有的爱.
   她唱的很陶醉,唱完一句,就回头来吻我下.
   我很感动,在她的耳边说:"我爱你,再不要离开我!"
   她点了点头,只说了句:"我就是想到你家人,很难过,他们不可以接受你这样的,不可以没后代的---",她有些伤感地说.
   我说:"屁,你也这么封建!"
   "就是嘛,我是老女人了,当然封建了!",她笑着说.
   我用力抱住她,咬了下她的耳朵说:"再说,打你,你永远是最美的,因为你是你,你的样子,无人能取代,你即使成了小老太太,依然是我的小宝贝!"
   她很开心,转过来,很深地望着我,眼里充满了认真,渴望地问着我说:"小颜,你真的爱我吗?"
   她问的是那么真切,我也愣住了,我点了点头,满脸忧伤地说:"恩,没有你的日子,我抓心挠肺,我不能没有你,我可以失去我的一切,但是我不能没有!"
   她闭上眼睛,点了点头,泪水又落了下来.
   她的伤感似乎无人能懂!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有人敲门,我们慌乱了下,只听到外面竟然传来贝贝的声音:"是我,贝贝!"
   我们被吓的慌忙地离开了彼此,像两个老人,到老了还想暧昧下,却突然被孩子撞到一样的慌张,可爱.

 

 

 

 65.
   莉姐刚摆正身子,突然看到桌子上的面纸,还零落地成团状放在桌子上,她又急忙过去,把那些纸团拿下来,一时竟然没地方放,她打开身边的包放了进去,那些纸里夹杂着两个人的液体.
   我站在门边看着她,她皱了皱眉头,让我开门,我打开了门,贝贝进来后,似乎就明白了,可是她微微一笑,然后说:"哎,别提了,这帮巫婆,还没喝几杯,就有男人催,都回去陪男人了!"
   莉姐眨了眨眼"哦"了声,然后抿了抿嘴.
   我回来坐下,然后呵呵一笑说:"恩,喝酒没意思,正好,接着唱吧!"
   莉姐也一笑说:"我刚才啊,唱了好多,他老让我唱,自己又不唱!"
   我说:"我不是不会唱吗?贝贝来了,让贝贝唱吧!"
   贝贝微微一笑,然后坐了下来,接着就转向莉姐说:"你脸怎么这么红?"
   莉姐被吓的,先是发愣,接着就皱眉说:"你就会欺负我啊,哪有红!"
   贝贝又转头看了看我,问我:"两个人刚才在这里干坏事的吧?"
   "没,没有!",莉姐很傻地急促地说.
   真是不打自招,贝贝撇嘴又是笑,然后去拿起麦克风,就狂叫了起来,身子又在那里舞动,特别的疯狂.
   莉姐突然抬头,指了下门后的衣服,很着急.
   我站起来,慢慢地过去,一把把西服拿了下来.
   这样我们才平静下来.
   贝贝唱歌时候,我们又开始调情,她那天真的,让人感觉她很害怕,可是又很大胆,老是挑逗我,用手,用脚.
   我们就这样温暖着,挑逗着,幸福着,她像极了孩子,在那幸福中,默默地恣意暧昧.
   唱完歌,才刚刚下午六点多.
   出来后,上了车,贝贝还没过瘾,说要去酒吧,我说去,这孩子就说:"你这男人啊,就是小气,你知道吗?你是代表SKS来陪两位美人的!"
   我说:"喝酒不好,伤皮肤的,尤其女孩子!"
   "哼,才不信,我天生大美人,姐姐比我虽说逊色点,可也是酒鬼,也没见皮肤怎么着!"
   莉姐说了句:"哎,小颜,去吧,反正今天满开心的!"
   贝贝啧啧地说:"刘颜,看着办吧,你敢不去吗?"
   我摇了摇头,无奈地一笑,我不敢不去,我真的很害怕她,她的话,我从来都是言听计从.
   我们去了酒吧.
   我想,那天,也许我们不该去,从KTV里出来就该分手.
   很多事情就是在你最狂欢的时候发生的,我不只一次说过.
   在酒吧里,三个人在那里很潇洒地喝着,她那天真的是从来没有过的放开,她的话满多的,跟贝贝在那里开玩笑,讲一些有趣的事情,贝贝戴着墨镜和帽子,在那里东张西望,找帅哥看,在我的眼里,贝贝一点也不像明星,跟我以前想的那些明星一点都不一样,不知道什么原因,也许是因为太熟悉了吧.
   我也很开心,跟她们两个女人在一起,真的很感动,她们呵呵地笑,我脑海里一直没停止想一些事情,想到我一个穷小子如何遇到她的,我们又是为什么有过那些啊,这真的很神奇,以及我后来的那些生命中的离奇经历,这些都让我冥想.
   我低着头,想着问题,突然我听到两个女人的笑声停止了.我先是转过头去,看到她的目光好可怕,我明白了,猛地转到正面,我看到了他,那个老男人,他带着两个手下,刁着雪茄望着我,目光中有着仇视的笑.
   贝贝也愣住了,但是马上就开口说:"这酒真的不错!"
   老男人慢慢地走到我跟前,然后又是一笑说:"不错嘛,年轻,帅气!"
   我呼了口气,然后抿嘴,低下头,又抬起头说:"还好!"
   他呵呵地笑,张开嘴,仰着脸,然后笑声突然停止,嘴抿的很用力地说:"SKS的老总,泡我的女人?呵呵!"
   我看了看她,她很着急,很痛苦,什么话也不能说.
   他又仔细看了下我说:"我好像以前就见过你,可是竟然想不起来了!"
   我低头冷笑了说:"李先生,贵人多忘事罢了,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感觉我也见过你呢!"
   "呵呵!",他又是狂笑说:"你喜欢我女人是吧,想跟她---",他靠近我说:"是不是想跟她睡觉?",他看了下莉姐.
   莉姐皱着眉头对他说:"你别这样,我们就是出来谈论一点事情,这不贝贝也在吗?"
   莉姐这句话也许是为了不让他伤害我,可是这句话让我很生气,很愤怒,我本来想保全她在老男人面前的形象,可是我出乎他们意料地说:"是的,怎么了?"
   他们都被镇住了.
   他先是发愣,接着,吐了口烟说:"好啊,你问问她,当着我的面问她,她是跟我走,还是跟你走,是给你睡,还是给我睡?"
   他的话,让我更加愤怒,在他的眼里,莉姐不过是一个玩物.
   她刚想说话,他冲她喉了句:"你他妈的婊子,你给老子闭嘴!"
   她被吓的不说话了,抿着嘴,痛苦着表情,意思是让我别这样说了.
   她越是那样,我越无所谓,我抿了下嘴,转到一边,然后又转过来说:"你再说一遍?"
   他被我的话镇了下,然后说:"你别以为有钱,你就可以这样,我跟你说,我在香港打天下的时候,你还吃奶呢!"
   我冷冷地看着他,想到很多,想到多年前的那个办公室里,我被打的要死.我突然攥起拳头.
   "呵呵,着急了是吧,就你这小王八蛋,想玩我女人,我跟你说,她还不知被多少男人玩过呢,我可怜她,是因为她就是一条母狗,操她的时候特舒服!"
   我不停地点头,然后低着头,呼着气,他刚想再说,我抬起头,猛地想打过去,结果,我被她拉住了,她拉着我的胳膊,老男人往后退了退.
   我望着她,狠狠地,我心里都是气,我说:"你放开我,听到没有!"
   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只有我才能懂的东西,企求我别这样,不要闯祸.
   "你他妈的,小王八蛋想打我?",接着他的手下两个人上来了,她迅速放开了我,他们并不敢动手,而是护住了老男人.
   我指着他说:"姓李的,你听着,三年前,你没把我打死,我就告诉自己,总有一点,我会让你死我手里的!"
   他皱了下眉头,想了想,突然说:"你是那个人?"
   我冷冷一笑说:"别问,我有一点能耐,我就要把你搞死!"
   他呵呵一笑说:"好啊,你搞死我?当初你他妈的怎么没死啊,我就纳闷了!"
   "别他妈的废话!",我抬起头说:"你给我听着,你要是敢对某些人,乱来,我告诉你,你的下场很难看,不信,走着瞧!"
   "呵,你以为你是谁啊,我让她走,她马上跟我走,你信不信?"他说着,对她说了句:"哎,你他妈的跟我回家,我在外面给你面子,你个不要脸的!"
   我什么都不怕了,我说:"你不跟她走!"
   她皱了下眉头,然后望着他说:"请你不要这样,我当初跟你结婚,是看你当初帮过我,你不要一直这样用这口气跟我说话!"
   "他妈的,臭婊子,竟然这样跟我说话!",他呵呵一笑说:"你不跟我走是吧,我告诉你,我一句话,就能让这小王八蛋,恨死你!"
   她听了这个,似乎害怕了,忙抬起头,说:"我跟你走!"
   "什么话,你跟我说,我能承受的了,没有我接受不了的!",我说.
   "呵呵,我不说!",她摇了摇头说:"赶紧跟我走!",他望着她说.
   她竟然就真的往他身边走了.
   我的心凉的厉害,我又喊了句:"你不跟她走,你听到没有!"
   贝贝也说:"姐,你不要跟他走,你过的是什么日子啊,这人是人吗?"
   老男人回头看了下贝贝说:"小婊子,她拿钱给你拍电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算个屁,真以为自己是明星呢!"
   贝贝被气的喘息着,然后就骂道:"你他妈的王八蛋,你要是再敢打我姐,我找人杀了你!"
   老男人抿了下嘴说:"被人家导演睡的时候,没这神气吧?"
   贝贝听了这话,顿时哭了,"你他妈的造谣!"
   他又是笑.
   我只是又说了句,恶狠狠地望着她,我说:"你给过来,听到没!"
   她没有听我的,他转身走,她跟着他,我冲上去拉她,可是她用手推开了我的手,她就那样顺从的,像个奴才一样跟他走了.
   我一点都不了解,为什么会这样,他拿那句话威胁她,而那句话到底是什么话呢.
   我傻傻地愣在那,对她喊着:"你别走,别走!"
   我再次上去拉她的时候,她说了句:"你别这样,我根本不爱你!",我听的,心碎了,我慢慢地放开了手.
   她跟他走了,贝贝哭了,我低下头去,我们已经走到了外面,在横江的街道上,我看着她跟他上了车.
   我和贝贝犹如两个被人遗弃的孩子,站在那里.
   我看着可怜的贝贝,过去安慰她说:"丫头,别哭了,乖!"
   她哇的一生,扑到我的怀里说:"哥,我没跟别人睡过觉,他造谣的,造谣的!"
   我摸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说:"恩,哥知道,别说这个,乖!"
   我也想哭,可是我没有,心冷的已经麻木,她怎么可以跟他走呢,他是那么的禽兽,那么的卑鄙,她回去了,要遭受怎样的灾难呢?
   闭上眼睛,泪从心中,不停地滑落,流到脸上,都成了无声的愤怒.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13
后一篇:15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