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41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3

(2009-06-10 20:25:03)
标签:

杂谈

作者:手提绿帽子

 

 

60.
   我被她吓着了,她满嘴的酒气,这丫头,喝了很多酒,桌上的那瓶威士忌瓶子在那,见底了.她还在我的脸上,脖子上,亲吻着,咬着,腿压着我的腿,在我的身上乱蹭,手在我的上身,乱摸.
   我似乎是贝贝强奸了一般,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那么瘦小的丫头,硬是把我弄的想起都起不来,她竟然咬了我,我疼的,忙去按她的肩说:"你咬我?"
   贝贝搂住我的脖子,咬着我的脖子的一侧,然后转到我脸上,看着我说:"告诉我,王八蛋,你为什么跟别人结婚,为什么不找个比贝贝好的女人,为什么为了钱,去娶那个女人,你知道,我四年前就喜欢你吗?一直到现在!",她说着就哭了,然后死死地打我,拿起旁边的枕头往我脸上砸.
   我被她砸的不知所措,我从不会想到贝贝会有那天的举动,一个小丫头,对我动粗,施暴.
   我手挡着枕头,然后按住她的肩,让她冷静说:"贝贝,你干嘛啊?"
   "我以为你喜欢莉姐,她也喜欢你,我想让她,我想成全你们,可你竟然这样,我不管你了,我不会再考虑其他的,我要你!",说着,继续亲吻我起来,然后手一下子抓到了我的下面.
   我皱着眉头,犹如一个女人一样,我傻傻地任由她亲吻着,然后慢慢地说了句:"你放开我!"
   她停了下来,然后望着我,呵呵地笑了下,接着就用手捏着我的下巴说:"你长的很帅吗?我跟你说,贝贝帅哥见多了,很多人喜欢我,连我们导演都喜欢我,我要想红,直接去傍那些老男人就可以了,可---",她一笑说:"可我为什么他妈的不傍,我想着你,你知道---",贝贝皱着眉头说:"你知道女人的第一次对她来说多重要吗?给她第一次的男人,她永远不会忘记的,这些,你知道吗?",贝贝又是一笑说:"也许,你就知道你要拥有很多钱吧?"
   我被她说的一面心里感动,一面惭愧,我难受的厉害,我闭上眼睛对她说:"贝贝,哥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别这样,其实哥一直很喜欢你,但是当你是妹妹!"
   "妹妹?",贝贝冷笑了下说:"四年前,你进入我的身体的时候,你也当我是你妹妹的吗?"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知道四年前是我的错,的确是我的错,我那个时候太年轻,很多东西控制不住,因为一时的需要,做了傻事!
   "我---",我没说出话来.
   她睁大眼睛,当我转过头来,去看她的时候,她的胸露出了一多半,鼓鼓的,圆润的,健康的,青春的,很漂亮,她看着我,有点坏坏地一笑说:"看我什么?"
   我说:"没,没看什么!"
   贝贝手理了下凌乱而浓密,长而乌黑的头发,笑了下说:"是不是很想吃,贝贝喂你!",她说着打了下鬲,全是酒气.眼都红了,被酒烧的浑身热的厉害.
   我越发看她越想莉姐,我仔细地看着,尤其在某些特征上,比如耳朵,鼻尖,甚至乳房都是那么的像,只是贝贝的小点.
   她呵呵地笑,然后一手捏住自己的乳房,就拿了出来,放到了我的脸上.我躲开了,然后迅速地想坐起来,她差点从我的身上跌落,她一只乳房从睡衣的带子上露出来,很诱惑的想让我去犯罪,可是我坐了起来.
   我低下头,然后坐到床边说:"贝贝,你不要这样,你喝醉了,赶紧把衣服穿上!"
   "虚伪的男人,你好虚伪,你这个色狼,你刚才一直看我胸,你可知道我的胸多厉害么,我的很多影迷,男的,都幻想着我呢,呵!",贝贝有打了下嗝,然后耸了下肩说:"我们导演还想跟我发生关系呢,我跟你说,那些丫头都想跟他睡觉,可我,就是不理他,你---",她指着我说:"你竟然还不想要我,你混蛋,我以后再也不考虑你,你就做我的情人好了,你需要钱是吧,贝贝养你,包了你这个混蛋!"
   我微微一笑说:"哎,别闹了,哥哥对不起你,那么多影迷喜欢你,你要好好演戏,知道吗?"
   贝贝不说话了,也不笑了,冷冷地低头,翻着眼睛看着我,愣那一动不动,很可怕.
   我说:"你怎么了?"
   她抿了抿嘴,然后表情痛苦了下,她似乎要呕吐,我过去拍她的后背,她竟然一下子吐到了我的身上,然后就滑落到了地板上.
   我看了看身上被她弄的,然后去扶她,把她扶了起来,她在我的怀里,开始推我,一边推一边说:"少他妈占我便宜,我是贝贝,都闪开,签名的靠边站,我抽烟怎么了,拍你个毛,我就他妈的跟导演睡了,你管的着吗?"
   她一边被我扶去卫生间,一边挥着手,嘴里说着.
   她很是搞笑,我看了看身上,呼了口气,我把她被抱到了卫生间,然后把她放到了马桶盖上,让她坐着.
   她坐在那,靠着墙,然后睁开眼睛,看了下我,眯着眼睛,皱着眉头说:"你要干嘛?"
   我说:"你说我要干嘛,坐着别动!",我去把水龙头放开了,调好了水,她的身上和我的身上都是她吐的,这个丫头.
   调好水后,我去扶她说:"过来,进去洗澡!"
   我把她拉到里面,然后让她站着说:"站好了,洗澡!"
   我没有进去,让水龙头去冲洗她的全身,她闭着眼,竟然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差点倒在了里面,我赶紧进去把她扶了起来,她的头发都被淋湿了,我把水龙头关了,然后喊着她说:"贝贝,贝贝!"
   "你他妈的,你想杀了我啊,我不会游泳!"
   我一手扶着她,然后放水龙头冲洗她的身体,水流下去后,她的衣服贴到了身上,白色的丝绸睡衣,全部贴到了身体上,里面清晰可见,贝贝的身材太好了,可是,可是我只能正人君子一回了.
   她似乎被水冲的清醒了一点,她转过身来,就抱住了我,扑到我的怀里,我的身上也都湿了.
   她抱着我,然后亲吻着我,在我的怀里,乖巧的可爱.
   我抱着她,愣在那里.
   贝贝突然说:"告诉我,我是不是她的女儿?"
   我愣了,我说:"谁的女儿啊?"
   "她与那个死老头的!",贝贝说.
   我说:"什么跟什么啊,听不明白,贝贝,你醉了,赶紧洗好澡,去床上睡!"
   贝贝低下头,手勾着我说:"你帮我洗!"
   我呼了口气说:"贝贝,我想我们不要再有那些,真的,我们都是成年人了!"
   "别说那么多,你洗不洗?"
   我说:"我帮你脱衣服吧!"
   她点了点头,然后双手举了起来,闭着眼睛.
   我看了看她的睡衣,然后从下面拿起来,从她的头上脱了下来,她的里面什么都没穿,雪白的肌肤,漂亮的乳房,修长的大腿,那儿小搓可爱的,浓密的一角,以及那明星般的脸蛋,就是明星的脸蛋,全部展示了出来.
   我急促地呼吸着,身子都在发抖.
   贝贝闭着眼睛,笑了下,然后说:"抱着我,哥哥!"
   我抬起头,然后说:"贝贝,别闹了,你自己洗吧,我知道你没醉,自己洗好,我帮你擦,擦好了上床去!"
   "不,我不要,我就要你!",说着,她又勾住了我的脖子,我手扶着她的胳膊,说:"你再这样,我走了!"
   "呵,你走啊,你走好了!",她很自信地说.
   "你不要干傻事!",我说.
   "你下去的时候小心我他妈的砸你身上!",贝贝冷冷一笑,伸手就抓住了我的下面,对我说:"老男人,你这个老男人,下面在干嘛?"
   我推开了她,她踉跄了下,然后就冷笑着说:"刘颜,你伤害了两个女人,我和她,我小时候就知道,你跟姐睡过,姐还不承认,有一次的夜里,在她的别墅里,你们在一起做爱,我都听到的,呵!"
   我想起来了,是那回,我似乎也记得.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走吧,你走啊,走,走,走!"
   我刚想走,突然贝贝差点又跌倒.
   接着,她的身体开始发抖,抖的厉害,脸都发白了,嘴唇也变的白,我很是害怕,我把她从卫生间里抱了出来,然后用干净的毛巾帮她擦了擦身子.
   她一句话也不说.
   我把她放到了床上,然后给她盖上被子,在旁边问她:"贝贝,你没事吧,要不要上医院?"
   她摇了摇头,望着我,突然她哭了,撇了撇嘴说:"哥,我知道你家里穷,可你为什么要娶那样的女人啊,我不希望,我不要,我不想你跟那样的人,我要你过的好好的,要你娶个漂亮的女人,生可爱的孩子!"
   我擦了擦她的眼泪,然后抿着嘴说:"乖,哥知道你对哥好,这些年,哥知道,你这个孩子其实一直牵挂着哥,可是有些事情,是不好说的,我知道我当年对不起你,不该那样做,希望你原谅哥!"
   "我不怪你,真的,哥,我一点也不怪,不管我多有名了,我成了多大的明星,我都爱你,都是你的贝贝,我忘不了跟你有过的,我很想要,真的很想,哥!",她有些可怜地说.
   我仰起头,不知道怎么说,于是转过头去说:"贝贝,哥不是好男人,外面的好男人多的是,你会找到真心对你好的男人的!"
   "呵,我知道,知道啊,你就喜欢她,可我一直怀疑她是我妈,如果那样,呵,你---",贝贝望着我一笑说:"她会恨死你的!"
   我点了点头.
   那夜,我没有跟贝贝发生任何关系,我控制住了,我知道我不能再如以前那样了,尽管贝贝漂亮温柔,身材迷人,有着明星脸,是男人喜欢的女人中的极品,可是我没有碰贝贝,没有.
   后来,她就那样被酒烧的睡着了,睡的很香,我看着她,没有那些想法,反而感觉她很像是我的孩子.
   我也在心中想,贝贝很有可能是她的女儿.
   如果是这样,她若是知道了,一切的后果,可想而知

 

 

 

 

61.
   那天晚上,我把上衣洗了,在贝贝睡着的时候,然后用烘干机吹干,我在等衣服干的时候,坐在沙发上抽烟,我叼着烟,想着很多问题,贝贝在床上睡着,不停的翻身,酒烧的她难受,眉头一直皱着,我想离开,可是看到她这个样子,又怕她会出事.
   后来,我困的就睡着了,早上我迷糊地醒来,睁了睁眼,看到贝贝还在睡着,我起来刷了牙,洗了脸,穿好衣服,在镜子前打扮了下.一切搞定后,我回头看了看贝贝,她的酒醒了,脸色又变的白皙光滑,细腻了.嘴唇红润的充满了活力.
   我呼了口气,然后微微一笑,被这样的小丫头,小可爱喜欢,也不是很难过的事.
   我走到门边,站了站,然后去拉门.
   可就在我拉开门的时候,我一下子被吓住了,很多闪光灯向我照来,啪嚓,啪嚓,我被闪的不知所措,更要命的是,贝贝似乎是被吓醒的,她猛地坐了起来,然后用被子盖住了胸部.
   所有这一切都被拍到了.那种情形,贝贝那种样子,再加上我从里面出来,我知道这样的后果.
   我当时特别的愤怒,但是我不能做任何过激的动作,我猛地拉上门,接着就有记者问我:"哎,请问你和贝贝什么关系?"
   我气的喘息着说:"你,你们赶紧把相机里的胶卷拿出来!"
   他们愣了下,有个人突然说:"你是SKS的老总,对了,我做过一篇关于你的报道,我认识你!"
   "听到没有!",我对他们吼叫着,我听到了里面贝贝的哭泣声,她大概是被吓着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们不说话,一直看着我,然后有人又要拍我,我一挥手把相机摔到了地上说:"你们信不信,我让你们死在横江城,你们这些人,拍这些有意思吗?"
   接着,就有记者跟我争吵起来,说我如何如何.
   有人说:"我们是来采访贝贝的,我们没想到遇到你,你没有权利动武力!"
   我点了点头,说:"好,好,你们开个价,每人都说,说要多少,把胶卷或者电子图片都删了!"
   没有一个人开价,我刚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几个人跑开了,我想去追,可是没有办法.
   我走回来,看着那几个男的跑开了.
   我对剩下的人说:"我知道你们这几家报社,杂志,电台,我跟你们说,如果你们的媒体暴光了这事---后果自负!"
   最后剩下的人把胶卷和电子图片删除了.
   他们走后,我打电话给酒店的负责人,对他们吼着:"你们管什么的,记者可以随便蹲守客人房间门口吗?"
   负责人不停地解释,我放下电话,回到屋里后,看到贝贝不哭了,皱着眉头说:"他们拍到了,他们会上报的,导演说我不能出事,电视剧到后期了!"
   我呼了口气说:"贝贝,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会帮你弥补一切损失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知道这事对贝贝来说多么的重要,这事多么的可怕,弄不好,就毁了她的名声,她刚刚出道,这事对她来说可以说是致命的打击.
   可是贝贝哭里带笑,望着我说:"没事的,他们报道吧,不在乎了,哥!"
   我看着她,心里很难过,是我不好,如果昨天晚上,我早点离开,也许就没事了.
   那天,我安慰了很久贝贝,贝贝一直摇头说没事,一直笑.
   没过半个小时,消息就传开了,很多家网站开始报道了一则消息:"影视明星贝贝与SKS公司老总宾馆被偷拍!"
   影视公司的老总打来了电话,贝贝签约的那家公司.
   影视公司的老板很生气,他在电话里对贝贝吼叫,贝贝一直可怜的样子,被骂的哭了,后来,我接到电话说:"你好,我是贝贝的哥哥,这事属于误会,你不要担心,多少钱,我都会摆平的!"
   "摆平?",对方的老板说:"你知道我们星聚影视公司投了多少钱培养她吗?你摆平?你是干什么的,你有那么多钱吗?"
   我冷冷地说:"你态度客气点,我告诉你,你这样的公司,我十个都一口卖的下!"
   那边突然客气地说:"呵,不好意思啦,原来是大老板拉,你只要能陪的起违约金,什么的,我们当然没意见了!"
   我刚想说话,贝贝突然皱着眉头摇了摇头,意思是让我别这样.
   我说:"按合同陪多少?"
   "八百万!"
   我呼了口气说:"行,没问题!"
   贝贝摇头说不要,我挂了电话,然后对贝贝说:"贝贝,没事的,这样的影视公司,不如不签,你不要担心,哥会帮你摆平的,哥即使倾家荡产也会把你捧红!"
   她猛地哭了,然后扑我怀里,死死地抱住我,叫着:"哥哥,不怪你的,你不要这样!"
   我摸着她的头说:"丫头,别哭,没事的,不会有事的!"
   贝贝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一些日子,我动用了一切我可以联系到的朋友,然后砸了很多钱,给报纸,杂志,网络那些主流媒体去发报道,去把这事给摆平.最后又赔偿了那个影视公司八百万.前后花了一千万.
   总算把贝贝的形象基本澄清,伪造那是一次合成的照片,是媒体为了吸引读者在造谣,我让那些主流媒体,不停地散布这样的信息,最后事态变的不那么糟糕.
   我没让贝贝把这事跟任何人说,没有,那两天,我在公司都在忙着这事.当然我被很多人误会了,公司里的员工几乎都知道了这事,我走在公司里,偶尔就看到他们在议论,当然对于这些,我并不在乎,只是彼得先生,那天一进公司就对我说:"颜,你发生的事情,我知道了,你不可以这样做,更不应该让媒体报道!"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彼得又摊了下手说:"我不希望你为了这些毁了事业,你要记得你的出身,你不可以满足现在的一切,更不能去把钱送给那些明星,这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我又是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地说了句:"我知道了!",我没有跟彼得解释,没有,最后彼得离开的时候,跟我说了句:"如果你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你还回到你的从前!"
   他说着就离开了,剩下我在那里,望着一个地方死死地盯着不放,琳达进来了,她进来后对我说:"不要放心上了,彼得不是坏人!"
   我抬起头微微一笑说:"没有,谢谢你!"
   琳达撇了下嘴说:"你可真是厉害的,中国的明星很喜欢找老板吗?"
   我摇了摇头.
   如果这些误会,这些打击,这些伤的自尊还可以接受,那么莉姐的误会,我就无法释怀.
   她终于露面了,那天,她主动打电话给我,我接了电话,她就说:"你知道吗?你不该那样做,你不该毁了她!"
   我知道她也听到那些谣言了.
   我急忙地说:"你这些天怎么了,天天在家吗?电话也不开!"
   "是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还是个孩子,你知道吗?"
   我心里紧张的厉害,我知道她误会了,我忙解释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贝贝知道,我没有做什么,是她让我去她的房间的---"
   "你让我问贝贝,可是,贝贝她从小到大都喜欢你,我怎么问,她说话都是帮你,我怎么问,你是大人,你知道吗?你不该那么冲动,那照片,我在网上看到了,早晨那情形,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你说啊!"
   我呼了口气说:"是的,我知道,我说什么都不行,可是你应该相信我,我不是那样的人,姐!",我在情急之下,说了句"姐!"
   莉姐那天特别的怪,按理说,她应该听我解释,应该相信我,不应该那么脾气暴躁,什么也不听.
   我还是想跟她解释,可她却说:"你什么都可以做,但是你不能打贝贝的主意,你知道吗?"
   "她是你女儿对吧?",我问了句.
   莉姐愣住了,过了会,她说了句:"是的,我发誓过,我这辈子不告诉任何人,但是我告诉了你,我希望你明白,你不可以碰她一下!"
   我说:"我知道,我没有,我希望你明白,你不要生气!我很早就感觉出来了,她是你的女儿!"
   "你不要告诉她知道吗?如果你告诉她了,我原谅不了你,恨你一辈子!"
   我说:"恩,知道了!",听到她的话,我突然想到四年前,我跟贝贝的糊涂事,突然心里一阵恐惧,比被记者偷拍都恐惧.
   莉姐又说:"你给贝贝花的钱,我会还你的,谢谢你!"
   这句话,让我特别的不舒服了,我皱着眉头说:"你不要这么说,我以后会帮她的,把她捧红,你为什么跟我说话这么客气,你不原谅我吗?"
   "我是想原谅你,可你是有家庭的人,我们根本不可能,我想好了,那些都是梦,一点也不现实,虽然美好,可不是姚莉莉可以得到的,希望你明白!"
   我的心被她伤的厉害,她这句话比什么话都伤人,我刚想说话,她又说:"我有时,真的恨你,你怎么这么糊涂,你说你爹和你娘要是知道了这事,他们能承受的了吗?不是我清高,世俗,可老人怎么想的明白啊!"
   我说:"我知道,从家里回来后,我就知道了,我现在想见你,可以吗?"
   她说:"我不要见你,你也不要见我了,好吗?我们不合适的,我不想你做被人骂的男人,我也没有跟你天涯海角的勇气,我们还是---"
   我的心凉完了,我握着电话,祈求她说:"不要,姐,我没做什么坏事,真的,你不要这样对我!"
   "你别这样,你要像个男人,我不要见到你哭哭啼啼!",她挂了电话.
   我愣在那里.

 

 

 

62.
   我想每个人都是悲观的,人这动物生来就是悲观的,没钱的时候悲观,有钱的时候也是悲观,我年少的时候对这些不以为然,曾经以为莉姐很有钱,很光鲜,她很幸福,可是后来,我知道不是,真的不是.
   我曾经也认为我若是有钱了,我可以改变生活中很多东西,甚至可以改变爱情,可是,我再次错了,因为钱,因为被推到了这个高度,我的生活到处充满了喧嚣.
   因此故事也从我当初穷光蛋时候的直线,到了现在的错综复杂.
   两个星期后,彼得先生和SUSAN回了美国,那天,他们离开的时候,我开车送他们,在机场,我吻了SUSAN,什么话也没说,彼得先生在离开的时候,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有很多传闻,我不愿意去相信,我还是那句话,你可以重新选择你的一切!",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对我一笑.
   我也是一笑,是的,我可以重新选择我的一切,可是如果我选择了,我会是什么样子呢,这场游戏,开始就不能玩,等你进入游戏后,你会发现,想出来已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如果我成了穷光蛋,我帮不了莉姐,没法把她拉出来,没法帮她照顾孤儿院,我也没办法帮贝贝,把她捧红,她是莉姐的女儿,再说后来出事,有我的责任,她们两个女人,也许只能依靠我这个男人,我没办法放弃.
   因此,我还要继续,把一切的自尊,伤感,无奈,都收藏起来,继续玩这个游戏.
   "沿江工程"我一直没去过问,只是等待年底的时候,交接第一期工程,一百套别墅.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想着如何帮莉姐和贝贝的事情,我通过朋友联系了一家实力比较强的影视公司,并且,我决定出钱做制片人,投资一部电影,让贝贝做女主角,我认为拍电影要比做电视剧更容易红.
   2004年的11月25号那天,是感恩节.
   对于感恩这个词,我身有体会,四年前,差不多那个时候,那个冬天,我得到了莉姐的帮助,她给了我三万块钱,我可以拿那钱给父亲看病.
   那天,我邀请了贝贝,准备那那个好消息告诉她,并且,我还想约她出来.我知道我单独约她,她不会出来的,她已经说了不让我联系她,那期间,我打过几次电话,她都一直回避,说不要见我.
   我认为感恩节,应该可以.
   我先约的贝贝,贝贝那些天刚刚把那个电视剧拍结束,虽然准备离开了那个公司,但是电视剧是要拍完的.
   贝贝心情很好,我想是因为听到了我的声音.
   她在电话里有些调皮地说:"哎,哥,你怎么有日子没联系我了,妈的,总算搞完了,看了些剪辑的片子,效果还不错,不过以后就告别这个狗屁公司了,想着就来气!"
   我呵呵一笑说:"贝贝,明天出来吃饭,我请客!"
   "恩,好啊,好,明天好好宰你一顿!",她说完这个,就没说什么,然后随便问我最近的情况.
   我最后忍不住说了句:"哦,对了,你姐---",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再也不会那么顺畅了,我知道莉姐是她的母亲,十六岁生的她,而我似乎也明白她的父亲会是谁.
   这些虽然让我有点不舒服,为什么会是那个人,可我不怪贝贝,毕竟她是无辜的.
   贝贝忙说:"哦,对了,正好,明天,我也要约她呢,我们一起出来吧!"
   我沉默地答应了.接着马上说:"哦,对了,你别告诉她我也去,我们有误会---"
   "恩,放心吧,哥,就知道你的鬼心思呢,想追人家,还跟个大闺女似的!",我被她的话弄的呵呵的笑.
   最后贝贝说到了SUSAN的事情上,她问我:"她回美国了吗?"
   我说:"是的,回去了!"
   "哥,其实我真的也不是怪你什么,你对我好,我知道,贝贝也想通了,贝贝只是不希望你过的不好,明白吗?并不是要你怎样,怎样,你如果能喜欢一个正常的人,我一点都不会生气的,即使,你不跟我姐---",她没有说即使不跟她,她的话,让我知道贝贝的确很懂事了.
   挂了电话,我心里还算满开心的,前天晚上,我一人开着车,转了横江的很多地方,我为她和贝贝买了礼物.
   我仍旧记得多年前的那个下午,贝贝陪着我,她过生日,我很寒酸地走到那个口红柜台,望着里面的东西,羞涩地拿不出两百块钱,这些,我永远记得.
   那天,我进入那些卖女人化妆品的柜台,看着那些化妆品,我给她选了一套比较适合她的年龄的.我给贝贝买了个Prada的包.我买的时候,还在考虑,她们会不会吃醋,这样想着,心里竟然有些开心.
   约的第二天中午的时间,吃过饭,准备去唱歌,我是这样安排的,我很想听她唱歌,她唱的歌很好听,而且贝贝一定也会很棒的.
   第二天,我早早到地点了,坐在位置上,喝着茶等她们.
   等待你急切想见到的人,是心情着急的,这个人,你越是想念,你等待她的到来,等她来赴宴,甚至是偷情的时候,都是特别着急的,因此,我一直看表.
   坐位在二楼的窗户边,横江的街道上,到处是过往的车辆.我望着外面,这个城市,变的发达了,似乎,我曾经以为我永远也不可能这样高高在上地看它,后来我可以了.
   唯一的好处是,我感觉它变的很小,在我的手掌之中.
   可是贫穷的人,依然贫穷,我不再那么悲惨了,可是呢,这个城市,依然有着如我当初那样窘迫的人,也许还会有一个小男人,他很清苦,被生活压迫着,在民房里,在阳光下,追着他那似乎永远也完不成的梦.
   声音打断了我的话,她们上来了,两个女人,走在一起,打扮的样子,以及她们的美貌,立刻吸引了其他客人的目光.
   她上来那刻,本来还跟贝贝说笑着,可是一看到我,立刻耷拉了脸下来,贝贝拉着她往这边走来.
   她们坐下来,我微微一笑,她呼了口气说:"贝贝,你以后再骗我,我打你嘴!",说着贝贝呵呵地笑,然后讨好地说:"姐姐,你可真是的,我带大帅哥来陪你,你还拽,让你拽!",说着挠了她下,她回过头来,对贝贝耸了下鼻子就笑了.
   我们从十月初回来后,有一个多月没在一起了,我很想她,很想,她又变了些,比以前气色好了,从山北回来后.
   她笑着,然后一回头,又看到我,她低头冷笑了下说:"越来越会臭美了!"
   我听了,先一愣,然后就呵呵地笑了,我很开心,我喜欢她这样说我.
   贝贝撇了撇嘴,摇了下头说:"哎,姐姐,在我面前,公然调情,到底是老手啊!",说着,竖了个拇指.
   莉姐又是把身子往前靠了下,低头笑了.
   我很开心,那天,我说:"哎,你们点菜,吃好了饭,还有活动呢!"
   贝贝说:"哥,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会玩了?你以前很老土的哦,虽然有钱,但什么都不会玩!"
   我呵呵笑着说:"没,没!"
   "呵---",她抬起头,撇了下嘴说:"烧包呗!"
   她越是这样对我,我越开心,似乎她也愿意这样.
   贝贝手去洗手间,贝贝走开的时候,我望了望贝贝的身影,然后转过来对她说:"最近好吗?干嘛老不见我?"
   "不要你管!",她抿着嘴,把手抽回去说:"以后少弄这些把戏,小男人!"
   她皱着眉头说我.
   我点了点头,有些不开心,但是收回手,点了根烟说:"知道了!"
   她见我这样,用脚在下面踢了我下说:"就知道生气,跟女孩子似的!",说着,她从鞋子里拿出脚,然后抬起脚,碰到了我的那儿,我轻声"啊"了声,然后皱起眉头,她笑了,很风骚,很大女人地笑了.
   我也笑了,被她挑逗的真好.
   这个女人!
  
  

 

 

 

 

 

 

63.
   她似乎还上了瘾,用脚指头不停地蹭着,上下来回,我呼着烟,然后把手放在桌子上,装作什么也没有,望着她,微微一笑说:"怎么这么开心?"
   莉姐鼓起嘴,望着我不说话,她似乎得意忘形,我们都不知道贝贝突然上来了,竟然走到了旁边,她被吓的差点从椅子上跌落下来,踉跄了下身子,然后赶紧坐正,理了下头发,她被吓坏了,脸顿时变的很红.
   手乱了分寸,放到桌上,然后抿嘴抬头望着贝贝说:"就你事多!"
   贝贝傻傻地看着莉姐,然后撇了下嘴,笑开说:"姐姐,你装什么呢,分明就是跟他在暧昧呗,你以为我不知道啊,脸都红的不成样子了!"
   "我哪有哦!",莉姐皱着眉头,打了下贝贝,两个人真的像姐妹,如果她们走在一起,不会有任何人会说她们是母女,就是一对姐妹而已.
   接下来,我们开始吃饭,饭桌上,贝贝要酒,她刚一开口,我就说:"哎,别喝了!",我想起那天她的样子.
   贝贝皱了下眉头说:"干嘛不喝,喝点嘛,姐姐要喝的!"
   莉姐也说:"我们没说不喝,就是你这丫头不能喝!"
   说着,莉姐要了两瓶啤酒,贝贝很失落地傻在那里,然后呼了口气说:"搞的你们跟我父母似的!"
   莉姐一边擦筷子,一边随意地笑着说:"你啊,你怎么不是我孩子了,我是你姐,也是你娘!"
   我看了下莉姐,莉姐忙又加了句:"姐姐就是半个娘,你从小就我带大的!"
   贝贝唏嘘着说:"恩,好的,娘,老娘,老丈母娘!",说着就没正形了,莉姐也被她逗笑了.
   我也呵呵地笑,我知道莉姐心里是开心的,贝贝有点乍乍忽忽,因此莉姐借这些玩笑,找一点母亲的快乐,很是随意.
   不过贝贝马上,又眯着眼,手捏着莉姐的胳膊说:"你啊,要真的是我娘,我就把你掐死,我太讨厌他们了,生下来不要我,干嘛生,没良心的女人,肯定也不幸福!"
   莉姐顿时愣住了,比刚才的羞涩要可怕的多,愣在那,贝贝并没有怎么注意,她仰头望着天说:"哎,这次的电视剧里面竟然天天让我对着一个演员叫妈,我那个心啊,差点把演老妈的阿姨吓的半死,我就什么都不知道地走词说:妈,你太狠了,谁让你不要我了---"
   莉姐回过神来,微微一笑说:"也别这么说,也许你家人当初是有原因的,没个难处什么的,谁能不要孩子啊!"
   "我看未必,哎---",贝贝搂了下莉姐望着我说:"我和姐姐命都不好啊,连父母都没见过,哥---",贝贝皱着眉头说:"你小子,可不许欺负我姐啊,她很喜欢你的!"
   "你没喝酒吧?",莉姐推开贝贝的手,然后捏了下贝贝的鼻子说:"你这个鬼丫头,快吃饭,就是没正经!"
   贝贝呵呵地笑了.
   我也笑了.
   接着,我就拿出了我给他们的礼物,我一直放在坐位里面,她们没有看到.
   她们见到了,贝贝张着嘴说:"哥,这什么意思,今天谁生日啊?"
   我笑着摇了摇头说:"不是的!"
   "那什么意思啊,贿赂我们干嘛!"
   我望了她一眼,她似乎明白的,抿嘴一笑,然后接过我的礼物说:"什么?"
   她话还没落,贝贝打开袋子就叫了下:"你送我包?PRADA?呵!好看,真的好看!",说着贝贝就拎了出来,然后往胳膊上挎了下,确实很漂亮,白色的配她很合适.
   莉姐看了看包装,然后抬头问了我句:"里面什么啊?"
   贝贝忙看了下说:"那么小!"
   莉姐抿嘴说:"送贝贝就是了,送我干嘛啊?"
   我说:"打开看看吧!"
   她打开了,看是化妆品,眼睛望着化妆品看了半天,贝贝惊呼着说:"姐姐,这牌子好贵的,我们圈内都很少有人用!"
   她腼腆地笑了下,然后嘴角一抿说:"傻瓜,当姐是老土啊,姐玩名牌的时候,你还吃奶呢!",说着呵呵地笑,笑过后,就转过来对我说了句:"谢谢你了啊!"
   我摇了摇头,看着她们这样开心,心情真的很好.
   我还没留意,突然我的腿又被她踢了下,我刚想动,忙正了正身子,她的脚一直在我的腿上,这次比较低,因此并不会被贝贝看到.
   我知道,她开心的,我更是开心,花钱给心爱的女人买东西,是无比开心的事情.
   吃过了饭,我们起身,我提议去KTV,贝贝跳了下说:"啊,太好了,我喜欢!"
   莉姐刚想说话,贝贝说:"你!",贝贝用手指头在莉姐面前摆了摆说:"听着---别跟我说有事,今天玩个疯狂点!"
   莉姐呼了口气说:"恩,听你的,丫头!"
   我算是看明白了,在她的眼里,我是不管用的,贝贝说什么话,她都听,说什么要求她都答应,我想再外人看来,很容易就知道贝贝是她的女儿了.
   我们去了KTV,要了个包间,2004年的时候KTV在横江并没有现在那么多,随处都是,我记得我们开了一会车,到了市区最豪华的一家.
   一路上,贝贝都是包的严严实实的,莉姐开始唏嘘她说:"哎,我们不行了哦,到底还是人家明星惹眼啊!"
   贝贝听出来了,推了下莉姐,然后把莉姐抱在了怀里说:"明星个毛,都是假的,影迷们那么喜欢我,我就纳闷,我有什么好的,还是跟他们一样!"
   "别不知足啊,我想要小帅哥围着我要签名,我还没机会呢!",莉姐说着.
   贝贝说:"哎,你一个小颜,还不够啊,小心哥揍你!"
   我呵呵地一笑说:"别说我啊,她就是喜欢人家小帅哥,你帮你姐介绍个!"
   她从后面眯眼看了我下,然后说:"是啊,当初的小帅哥,转型了,我哪还能有什么小帅哥哦!"
   说着,特搞笑地问贝贝说:"你那公子哥最近怎么样了,好像没消息了,人家不要你了?"
   "切,我是谁啊,就他那忪样,他敢不要我?他天天从加拿大打电话过来烦我,问个没完,就跟我是他老婆似的!"
   我笑着说:"别不知足啊,贝贝,难得现在小孩子这样痴情呢!"
   莉姐冷冷一笑说:"是啊,现在没小男生痴情了,都是假的,当初说爱啊,怎么的,转眼都会沧海桑田!"
   我知道她是在说我,我不生气.
   到了KTV,一进包厢,贝贝把包一扔,然后摘下眼睛,就坐到了沙发上,手放两边说:"姐,过来陪陪我,捏捏,太累了!"
   莉姐笑着做到了她的身边,我在那里点歌.
   "要唱什么?",我问.
   贝贝说:"让姐先来,她唱的好听,先让她唱,省我的让她难看!"
   "去,我唱的就是比你好听,你们在公司天天练,还没我天声的嗓子好,一点也不像我!",说着就说:"随便点,王菲的多点,邓丽君和梅艳芳的适中!"
   我按照她说的点了,点了好多首,我想听到她唱歌,我很喜欢听她唱歌.
   贝贝躺在那休息,她拿过麦,贝贝刚想去拿另一个,莉姐回头说了声:"哎,小鬼,大人唱歌的时候,不要跟着乱吼!"
   "知道了,知道了,娘!",贝贝说了句:"烦,真跟妈一样!"
   她们的关系真的是越来越好了,我很开心,贝贝的确懂事了.
   歌声响起来,第一首是<棋子>,接下来是,<执迷不悔>,再接下来是<笑忘书>,她唱了好多首,声音很好,技巧特别的娴熟,特别的有味道,很好听.
   贝贝和我听的都忘情了,她站在那里,脸上有着妩媚,特别的伤感,似乎有着无限心事,无人能懂,无人诉说,只好把心事给予歌声,化作绵绵的音符.
   唱完后,她放下麦,呼了口气,然后自己开始先鼓掌,接着我和贝贝都鼓掌,贝贝耸了下鼻子说:"说没练过,肯定是假的,没练过,就可以唱的这么好吗?"
   莉姐心里应该很开心,有点很得意,然后撇嘴一摊手说:"没有了,天生地!"
   我们都笑,我慢慢地坐到她的身边,她似乎发觉了,看了我一眼,我鬼漆漆地呵呵地笑.
   贝贝开始唱,唱的都是一些,我不大懂的港台歌曲,几乎都没听过,这三年在外国,对内地的新歌了解的很少,再加上本来就不怎么听,平时除非听车里的广播里的一些老歌.
   贝贝唱的时候,我不停地望着莉姐,里面昏暗,我真想手去搂她,摸她,然后亲下她,她转头望着我,我猛地转正.
   她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放到了我的腿上,然后不说话,跟着贝贝的歌声哼着.
   我的心里乱极了,一个多月没在一起,可想而知想的厉害,腿都不敢松开,甚至都害怕站起来.
   贝贝总算唱完了,凭良心说,我都没怎么认真听.
   我看着昏里的,洁白的,风韵的,美丽的莉姐,我真后悔带贝贝来,可是不带她来,又没法把她叫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时机来了,突然贝贝看了下手机说:"哎,完了,我有事要走,剧组里几个姐妹让我去玩!"
   莉姐说:"去什么去啊,不去,那些丫头,出去就知道喝酒,你们又不是普通人,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不去,不行啊,没办法,不是喝酒拉,是去做美容!",贝贝说.
   莉姐说:"那好吧,一起走吧!"
   "别!",贝贝说:"你们玩,场子都包了,才玩一会,多糟蹋钱,你们唱,我先走!",说着贝贝匆匆就离开了.
   剩下我跟她,她皱着眉头说了句:"哎,这丫头,就事多,本来说陪我的,老是那些坏丫头勾她出去,也不知有没有男孩子,这年头,坏人---"
   我说了句:"别担心,她没事的,年轻人吗?都喜欢玩的!",我随便说了句.
   她听我说着,愣着看我说:"你口气好像很大了?"
   我眨了眨眼睛说:"没有,怎么了?",我有点傻地说.
   她看了我会,我们就这样开始对上了眼,然后一直望着,我突然再也控制不住,我们几乎是同时的,一起扑到了彼此的怀里,接着开始玩命地亲吻,抚摸起来.
   我把她的放倒在了怀里,她躺在我的腿上,我从上面亲吻着她,然后手伸到了她的下面.
   两个人的舌头交织到了一起,我跟她第一次在那种场合不能自已.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11
后一篇:14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