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0

(2009-06-07 19:25:26)
标签:

杂谈

想支持圈子的朋友进来一下:http://q.163.com/hmzh512/poster/6323187/ 

 

 

作者:手提绿帽子

 

 

 

 49.
   认识你是一场劫难,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当我坐在小酒馆里一杯接一杯喝酒的时候,里面很多人想必在看门外的那辆宝马.它停在这个破旧的小酒馆前实在不合时宜.如果说我是暴发户,这并无希奇,我甚至都意识不到我是个有钱人,钱这个东西太奇怪,不靠自己努力得到来的钱,你会感觉那不属于你的.我的身上还保留着自己没钱时候的习性.
  我想一笑了之,这没什么,三年前,我身无分文,可是我敢去爱,敢去跟她乱来,敢凭借一身的热血去跟她偷,她也是那么的霸道,霸占一个没钱的穷小子,去引诱他,享受他年轻带来的快感,可是而今,我有钱了,一切都改变了.
  她竟然又跟那个男人混到了一起,他是谁啊,三年前,办公室里的那一幕,我永远不会忘记,在医院当我再次看到他的时候,我有种想干掉他的感觉.让我释怀,我释怀不起来,我不能一笑泯恩仇,因为这不是其他恩怨,这其中夹杂了我深爱的女人,我无法把这仇恨化解.如胖子李的那种仇恨,我可以一点都不去想,你宰我一刀,骗我个几百万,我都可以原谅,可这不同.
   想到她对我的一切,在酒精麻痹到不能自已的时候,我的脸上露出了些无奈的笑,似乎还夹着泪.
  我接到了琳达的电话,她问我在哪,说总部知道了这次的事故,彼得先生也知道了,他要求盛世公司给明确解释,为何会出如此事故.我知道美国人办事都很讲究,不能出任何事情,盛世会遇到麻烦.我们打给盛世的只是前期一部分资金,后面的前都要看我们脸色.
   我说了半天,在酒精的麻醉下,竟然在英语中胡乱地夹杂着汉语.琳达知道我醉了,问了句:"你在哪?"
  我望了望外面,说了地址,挂了电话,继续喝酒,我感觉自己十分的窝囊,没用,为了女人,我消沉成这个样子.我喝嘴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躺在酒店里,我迷糊地睁开眼睛,看到琳达正在帮我解衣服.
  爆满的乳房在我的眼前晃着,我摇了摇头,琳达见我睁开眼睛,用英语中夸张的语调说了句:"酒鬼,你是酒鬼!",我呵呵地笑,然后伸出手去摸着她的脸,酒后乱性,一点都不用怀疑,尤其面对这个性感的金发碧眼洋妞.
  她望着我,慢慢停下来,急促地喘息着,我把手从她的脖子滑到了她的胸部,琳达没有反对,她竟然慢慢地解开自己的衬衣,然后用手把我的手按在她的胸部,露出一副挑逗的眼神,嘴趴下来吻了我,手还在拿着我的手去揉她那对硕大的乳房.
  我被她弄的难受,头脑是清醒的,只是迷糊着,我猛地一把抱住了她的圆润的小屁股,她的身材好棒,她落到了我旁边,然后趴到了床上,屁股对着我,我看了看,然后压到她的身上,她回头看了我下,然后舌头伸出来,自己的指头在嘴里吮吸.
   "脱了!",我禽兽一样地说.
  她点了点头,然后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又把自己的内裤脱了,我看了看后面,她躬起腰来,然后把一只腿敲在了床上,我扶了扶她的屁股,她那妖媚的眼神还在看着我,我什么都没去想,我解开了裤子,然后对准她的后面,就放了进去.她的下面没有一点毛,光洁的让我很不适应,我无法理解美国妞为何喜欢这套.
  她大喊起来,几乎没让我动,外国妞是不同的,她全凭借自己的来回,在我的下面去寻找快感,她的淫荡似乎太直白,如果淫荡里不带着含蓄,也许会更让人乏味,她把我搞射了,我拿了出来,弄到了她的后背和头上.
   她耸了下鼻子,说了句:"Chinese boy!",我知道她的话里是什么意思,比起她的猛烈来,我太逊色了.
  我转过身去,陷入了深深的后悔,我在她身上找不到跟莉姐的任何感觉,没有爱的性是让人疲惫的,我点上根烟,抽了下,然后回头望去,看到她趴在那里,看着我,嘴里不断的英语出来,意思是我还可不可以再来一次.
   我呼了口气说了句:"琳达,以后公司出什么事,不要上报彼得,还有,这件事,你帮我摆平!"
   "摆平?",她眨了眨眼睛.
   "就是让彼得不再追求盛世的责任!",我冷冷地说.
   "为什么呢?这是一场事故!",她天真地说.
   "No reason!",我只说了这句.
  
   不这样,盛世会完蛋,我毕竟要听彼得的.
  她点了点头,然后趴到我腿上,她是想要的,她含住了我的下面,然后很猛烈地上下来回,她弄的有点难受,是真的有点难受,他咬的很重,对于琳达,我不反感,也不爱,我摸了摸她的屁股,给她爱抚,她把我弄硬起来,她起身正面坐到了我的身上,勾着我的脖子,再次欢快地跳跃起来,嘴在我的脸上不停地亲吻.
  外国女人其实比中国女人更容易高潮,她在我射了一次后,在我身上得到了两次高潮,最后才满意,笑着亲吻我,抱着我说我是跟她的男朋友不同的,他的虽然大,但是她会很痛,她喜欢强大,喜欢中国男人被玩的感觉.
   操他大爷的!
  跟琳达在一起后,我再也不想跟她做爱,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后来再也没去碰她,不管她多少次挑逗我,给我暗示.那次的意外让我第一次感到了深深的内疚.我甚至感觉对不起她,十分可笑.我不知道怎么了,她那样对我!
  
   后来我感觉那次,我似乎是在拿身体去把琳达收买,她回了不少正面的材料,把彼得给搞定了.
  第二天,就事故两个公司进行了一次会,在会上,我又看到了她,那天,我始终没精神,坐在那,谁都不看.她很诚恳,很谦虚地道歉,我吊而郎当地在那里,玩着笔,我心里有恨,我偶尔瞟她几眼,她也看到了我,但是马上转向大家,继续说她的道歉,让我们原谅这次事故,如果要追求,按照合同,至少要他们赔五百万.
   她说完了,轮到我说话的时候,我望着她就说了句:"把那个人赶出公司!"
   她愣住了,结巴地问了下:"谁?"
   "姓李的那个工程部的负责人!",我凶狠地说.
  她皱了下眉头,我看到她这个样子,往后靠了靠,然后皱着眉头说:"姚总,这很难办吗?",我吸了口气说:"你救了我,我们公司不会多去追究,也谢谢你,可是,我只有一个要求,把那个混蛋赶走!",其他人都向我望来.
  她望了望其他人,感觉遭到了我的屈辱似的,她很无奈,真的无奈,她抿了抿嘴,然后望了望大家,又对我说:"是这样的,AINY先生,他的父亲是市里建设局的局长,我们很多方面都要用到他,如果得罪了他,我们以后工程等方面都不好办的---",她跟我们讲解着.
  我手插着手,低头一笑,然后又抬起头,狠狠地望着她说:"两个选择,一是解除合同,你们赔偿违约金,二是赶他走,你看着办!"
  说着,我就站起来说:"就这样决定!散会!",我转身离开了,我不管其他人怎么看,这样的散会是对他们不尊重,可是谁都不会说什么,我提的并不过分.
  我走在走道里,后面有人追上来,是她,她皱着眉头,拿着文件一路跑上来,然后在我的旁边急促地说:"你不要这样,求求你,你们可以得罪的起,我们得罪不起,我这样做,工程马上遇到问题,到时候还是不能按期完成工程,你让我怎么办?"
   我回头望了她下,说:"我管你怎么办?"
  她望着我,睁大眼睛,她没有再跟上来,我独自走了出去,走到外面,到了车旁,我站了会,回头望去,看到她慢慢地走出来,低着头,一副被掏空的无助的感觉,她望了我下,眼里都是无奈,苦闷,她就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就慢慢地,我这时才发现她的脚上有伤,有点一瘸一拐,她刚才跑上来的时候,想必也很疼.看到她进了车,我转过头去,坐到车里,很久都没动,点了根烟,眼圈徐徐上升!
   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解除合同,二是赶走胖子李.
   她看着办吧!

 

 

 

 

50.
  我一个人回到酒店,给我准备的别墅正在装修,我临时住在依非五星酒店.回到住处,我想着,我跟她说过的话,我感觉有些后悔,也许我不该那样对她,不该在那些人面前那样不给她面子.
   她离开时那个眼神,始终在我的脑海里回旋,把我折磨的坐立不安.
   我躺到床上,抽着烟,感觉到身心都是那么的疲惫.我拿起手机,看了看她的号码.
  我在犹豫到底是打还是不打,我的心里似乎有蚂蚁在热锅上爬,毛毛的,怎么都不舒服.我把手机又放到了一边,心里想,我又怎么错了,这事胖子李的责任不可推卸.我让你处置他,错了吗?
   难办?怕他老子?哼!
   可是如何安慰自己,让自己不去内疚,都是不行的,心里还是内疚的厉害,可是面子让我不能去主动找她.
   就在我抽了十几根烟过后,突然有人敲门,我以为是琳达,这女人,不会是跟我搞过一次后,就想我吧.
  我慢慢地走过去开门,在我门打开的那一瞬,我看到了她,我看到她拎着包,一脸委屈,无奈,甚至是自暴自弃地站在那里,她抿了抿嘴,眼睛望着下面,对我说:"对不起,是我不好!"
   我手扶着门框,然后居高临下望着她说:"没事!"
   她抿了抿嘴,然后很痛苦,很紧张地说:"我,我可以进来吗?"
   我点了点头,我转身自己走回来,我背对着她,我心里紧张的厉害,可是我要装,我不能失去派头.
   我走过去给她倒了杯水,然后看到她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包,仍旧低着头.
   我走过去放在她的旁边,她手放在一起,很急切地,似乎在瞬间鼓起了勇气说:"别这样好吗?"
   我站在那里看着她,一笑说:"我怎么样了?"
   "我们很难办,真的,建设局一直都吃我们的,我们对他们一点都不能得罪,如果得罪了,我们也完了!"
   我呼了口气说:"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怕盛世完蛋?"
   "这---",她转过一边,不说话.
   我点了点头,冷冷一笑说:"我知道,你怕那个老男人破产,你害怕他,忠于他对吧?"
   "不是!",她猛地转过脸来,眼里充满了怨恨,"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离开他,我会给你所有的一切!我可以帮你照顾孤儿院,可以帮贝贝,可以把她捧红,我什么都可以做到,我这样还不行吗?",我苦苦地望着她说.
   她闭上眼睛,抿嘴摇了摇头,牙齿咬着嘴唇,她就说了一句,我无法说了,她说:"你可以给我一切,可是能给我一个家吗?"
   我低下头去,想了想,我抬起头说:"我可以!"
   "你不可以!",她望着我说:"你知道吗?你现在不是以前的你,你是一个男人,一个很有钱的男人,你知道女人吗?其实她很普通,她害怕,她老了,她害怕跟这个有钱的男人在一起!她没有任何安全感,她宁愿远远爱着一个男人,而不去嫁给他!"
   "你永远不理解我对你的爱!",我听着她的话,叹息了声,然后转过身去.
   她在我的后面,沉默了会说:"我只求你别让我赶走那个人,别的什么我都答应你,我可以---",她不说了.
   "可以什么?",我问她.
   "如果你不嫌弃我,你想怎么对我都行,我做你---做你的情妇!",她说了这句话.
  我听了一点也不开心,我闭上眼睛,心里难过的厉害,她又说:"你不愿意吧,你嫌弃我年纪大是吗?如果你愿意,我给你找小点的,市里的那些领导都很喜欢小丫头,你也喜欢吧?"
   "闭嘴!",我恶狠狠地转过头去,然后怒视着她说:"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为了你们公司,也被他们欺负过?"
   我从她的话里,第一个就是联想到这个,我十分的愤怒,害怕,担心,我不能容许那样.
   "没有!",她小声地说.
   "到底有没有?",我慢慢地走到她跟前.
   "真的没有!",她摇了摇头,皱了下眉头,很可怜的样子.
   我看着她,她那漂亮的脸蛋,露出乳沟的胸部,她似乎是可疑打扮后来找我的,她习惯用身体吗?
   还是只是对我这样?我低头问她:"你是不是很喜欢用身体来摆平男人?"
   "不是!",她似乎有点害怕我的表情.
  她越是这样,我越有点怀疑,我望着她,继续看她的身体,我突然一把抓住了她,我越是看到她可怜的样子,再想到她会被老男人弄在怀里,做那些事,我越是想要她.
   她看到我这样,小声地说:"别这样!"
   "你不是来跟我交换的吗?",我头贴在她的脸上问她.
   "恩!",她闭上眼睛,仰脸点了点.
   我的下面难受的厉害,我鬼一样地说:"好的,来,今天让我爽,我就同意你!"
   "怎么才能让你爽?",她仍旧闭着眼睛问我.
   "你会什么?",我问她.
   "我不知道!",她把脸转到一边,闭上眼睛,似乎要哭.
   我把她的脸扶过来,捏着她的脸蛋说:"你会的,怎么对他就怎么对我?"
   我把指头摸到了她的嘴边,然后慢慢地拨开她的嘴.
   她很听话地伸出舌头吮吸我的指头,然后脸红的厉害,手慢慢地过来抱着我的腰,我站在她的面前.
   她闭眼,吮吸的好享受的样子,越吮吸,越放开,然后我把她贴到了我的那个地方,头放在上面.
   她"呃呃"地,有点做作地轻轻地叫着.
   我从未有过的快感.我摸着她的头说:"好的,宝贝,乖,好好的,我就放过你!"
   她贴的我更紧了,然后嘴对准了我的那个地方,隔着薄薄的西装裤,她含了起来,轻轻地在上面蹭着.
  我舒服的要死了,我无法控制理智,这种享受,是一百个琳达也给予不了的,是任何女人都给予不了的.真的,性这东西太奇怪,厉害的女人,你喜欢的女人,能让你死去.
  我慢慢地捏着她的肩膀,然后捏着她的脸蛋,然后又轻轻地拍打她的脸说:"哦,宝贝,要死了,我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给你,你要什么都行,别停下来,我是你的!是你的畜生!"
   她的手开始解我的裤子,然后迅速地脱下,我闭上眼睛,什么都不去说,不去想,慢慢地享受着.
  她含了进去,轻轻的,温柔,体贴,这感觉跟琳达的比起来更是不同,她要把我弄化了,慢慢地滑到根部,然后到最下面,手从我两腿间过去摸我的后面.
   我抓住她的头,抿着嘴,咽着唾沫.
  我按着她的头在我的上面不停地来回,我不要让她动,我抓着她的头,看着她漂亮的脸蛋,我喜欢的女人,被我这样控制着,我失去了所有温情.
   每一次都到最里面,她想呕吐,有些反胃,但是她很顺从,她知道她要这样做,我不知道她怎么想我,肯定恨我,可我停不下来.
   我控制着拿了出来,然后一把把她抱了起来,死死地吻住她的嘴,我才发现,她流了好多泪,我什么都不去想.
   我抱住她,去掏她的下面,她在我的怀里被我挤压的如睡去一样.
   我摸到她的里面,都是水.
   我强暴般地亲吻着她的脸,不放过任何地方,她很可怜,被我弄的,我丧心病狂一样,我不知道哪来的野性.
   当我死死地咬住她的乳房的时候,她哭着说了声:"别咬,求你!"
   "怕他看到疤痕吗?",我呵呵地冷笑,然后没听她的,死死地咬着.
   接着,我就把她迅速地抵到墙上,我拨开了她的裤子,就那样,两个人都带着衣服,我顶了进去,一下下地把她顶在墙上.
   她开始不说话,慢慢地,被我弄的兴奋,抿着嘴,痛苦地叫着.
   我可怕地,刺激的,享受地说:"这样好不好?"
   "恩,干骚货!"
   "告诉我,有没有跟那些男人干过?"
   "没有!",她摇着头.
   "说实话,是不是干的很爽?",我变态地问着.
   "求你别问了,真的没有!",她贴着墙.
  我把她拉的离墙远点,然后让她扶着墙,我把她的身子一下下地往自己的身上拉,每一次都是那么的用力,用很大的力让她撞到我的身上的时候都会身子发抖.
   我开始打她的屁股,比任何时候都粗暴,都用力,打的好爽.
   当我高潮后,我抱着她,头贴着她的后背,她支撑着,很用力地支撑着我.
   我爽过后,我似乎明白了,我跟她的关系有了变化,我在她面前无地自容了.
   我离开她后,没有任何爱抚,我站在那,她不敢看我,背对着我站着,她哭了,耸了耸肩膀,她没说什么,慢慢地往卫生间走去.
   门被关上了,不多会,我听到里面传来淋浴的声音.
  我怕看到她,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过后,我一点都不敢看她,我坐到床上,开始抽烟,低头在那里,冷冷的眼神,理智回来后,我感觉自己禽兽不如.
   她出来了,低着头,开始去穿衣服,我瞟了她一眼,她去拿乳罩,然后自己扣上,接着就去穿衣服,她的身上还有没擦干净的水珠.
   她穿好了衣服.站在那里.
   我没看她说了句:"你放心吧,什么事都没有了,回去吧!"
   她没说什么,我一直没抬头,我听到了她走的时候关门的声音.
   我知道,我们的关系变了,因为我的混蛋,我想去这样占有她,她走了,那感觉就像我是一个嫖客.
   她从当初那样一个花钱找我的女人,成了今日用身体来交换的女人,似乎时光转了个头.
   她走后,我从未有过的悔恨,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拳头打在了烟灰缸上,血流了一手.
   我是爱她的,我的鲁莽毁了这一切.
   事情越被我弄的越糟糕.
   血不停地流着,我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胖子李没有被赶走,她以为是帮了盛世,其实正是这个,日后害了我们.

 

 

 

51.
  那件事情过后,我们的"交易"让莉姐放掉了思想包袱,一切照常运转.那次过后,我敢再见到她了,我推掉了一些可见可不见她的机会.我搞不明白,可是就是怕见到她.我认为自己很禽兽,是我自己把我对她的爱给毁了.
  我只能恨我自己,手上的伤连日做痛.工地的事,我也不去过问,每天在办公室里签签字,偶尔上上网,打发时间.这过后,我感觉自己什么都无所谓了,我开始憎恨起越来越多的人.
  如果不是市里的领导出面,我想我不会跟她见面.那天建设局和质量监督局的几个领导去视察,我只好过去,那天胖子李神气到家了,他老爹去了,他威风了,我们一行人见到他的时候,几个领导都是他叔叔,他叫的比亲爹还亲.我看着,有些不舒服,我是恨她为什么不听我的,这个人早晚是祸害.以他的作风,他能在用料这些事情上实在吗?
  胖子李看了看我,然后笑着说:"刘总,上次的事,没吓着你吧?",接着就对他爸说:"爸,上次出了点事,刘总怪担心的,怕上头来检查质量什么的,呵呵!差点还追究我了呢!",他老爹一脸横肉,跟他儿子一样发福,刺牙笑着说:"哎,刘总啊,你放心,这些都是朋友,你们尽管放心干,有我们在,有我儿子在,怕什么!"
   我点了点头,眼里有一些冷光.
  我在美国学的那一套,在中国一点都不适应,彼得先生跟我说过这些,他让我不要被中国的一些东西带坏,可是,根本不是想的那样,在这样的环境下,犹如落入泥潭,周围没有一个人拉你,孤身奋战.
   胖子李的话,我完全明白,他想必也知道我要办他,他心里嫉恨着那,那次没把我搞死,算我命大.
  李局长又对我说:"年轻人,我对你有所闻啊,你是有钱人,可是在中国,我们的地盘,钱是什么,钱是水啊,水是能蒸发的,是流动的,我们是什么,我们是井,有井才有水,你光有水若是断了这井,断了这渠道,这也是死水啊!"
   我更明白他的意思,他意思是让我不要乱来,有钱有什么用,没有官来依靠,还是会断了财路,更是提醒我不要对他儿子轻举妄动.
   他儿子不傻,这个工程,如果做的好,手脚做的到位,那钱不是小数目.
   我似乎根本不想多关心这个,我时不时地就分心想到她.
  那天,她没过去,是后来吃饭的时候,才去的,视察过后,带这些人去酒店吃饭才是硬的.我们都坐下了,她才过来.她进来后,那些男人立刻对她色迷迷地笑着说:"哎吆,大美女来了!",我他妈的,我看到她来,听到那些老男人这样玩笑.
   我心里不爽的厉害,我真搞不明白,她干嘛来.
   她微微笑了笑,没看我.
   我也不看她,不说话.
   李局长说:"哎,过来,坐我旁边吧,妹妹!",她又是笑了笑,然后坐到了他的旁边.
   我回头看了一眼,火立刻冒了起来.
   李局长很色,见到她就乱了手脚,几乎都不考虑其他人存在了.
   我一下子什么都不在乎了,我拿了根烟,谁也没让呼,我自己抽了起来,我吐了口烟,其他人往我望了望.
   李局长看了看我说:"哎,刘总不认识姚大美人?"
   我点了点头说:"认识!"
   "我就说嘛,呵,这合作呢,难免会有摩擦,以后还希望你照顾我这妹妹啊!",他认为我跟盛世的合作出了摩擦.
   我又是点了下头.我望了她一眼,而后笑着说:"会的,都是做生意,有钱赚就好!"
  开始喝酒后,她很能喝,那天,不停地跟其他的人喝,李局长一直揩油,有时候动手动脚,碰她,妈的,我喝不下去了.我呼了口气.
   我恨死她了.
   她似乎是对那天的事要对我报复,跟那些男人很热乎地说话,一直都没看我.其他人都喝过了,她没有跟我喝,连看我都没看.
   那些人似乎能看出什么端倪,有人说:"轮到刘总了啊!"
   她为了面子,端起来,说:"敬刘总!"
   我点了点头,然后喝了.
   接着,又是一圈,那些人聊着聊着就没正形了,喝多了酒,自然那种样子,我越来越看不下去.
  我忍不了,我无法看到我爱的女人,被这些男人拿来开玩笑,难道做生意的女人就要这样吗?我一直低头在那里,偶尔抬头看她,她很客气地跟那些人聊天,她的酒很厉害.面不改色.
   这些人其实都是表面斯文,全是畜生.
   我笑了,看到她那副样子,我他妈的笑了,我喝了杯酒,然后一笑,招呼了旁边满酒的女服务生说:"哎,你过来!"
   其他人望了望我.
   我低头跟她说了几句话,她一笑说:"不可以的!"
   我跟她说:"今晚去陪我,多少钱都可以!"
   其他人笑着,那几个领导更是说:"哎呀,刘总真不简单,年轻人就是随性!"
   我呵呵地笑说:"我让她陪我,她不愿意,呵呵!"
   我们都喝的挺多的,因此说话,谁也不在乎谁.我是故意的.
   其他人笑起来,李局长说:"哎,你们不知道,我可喜欢我妹子了,只是啊,她不给我面子哦,这丫头眼光高!"
   我说:"是吗?李局长,你还有搞不到的女人啊?你开个口,女人还不是多的是!"
   她望了眼我.似乎怨恨我.
   我呵呵又说:"对了,吃完饭,去东阁,美国妞,日本妞,俄罗斯的,连他妈非洲的都有,你们要是好这口,我买单!"
   他们先愣了下,都看了看她,然后一起笑了,似乎我说的过了,毕竟有女人在.
   可他妈的,我心里恨着呢,索性豁出去了.
   我越来越难受,真想把桌子掀了.
   有人说:"刘总是不是各国的都有啊?"
   我点了点头说:"恩,女人都一个样!"
   李局长呵呵地笑说:"我可不去,我只看好我妹子,你要是能让我妹子陪我一夜,我什么都答应你!"
   我低头,冷笑了下说:"是吗?你让她开个价!"
   李局长突然不开心了,他说:"你什么意思?",他望了望我,不笑了.
   我端着杯子,在手里转了转说:"你说我什么意思?"
   他又说了句:"你对我妹子有成见是吧,我跟你说,别以为自己有钱,就给我吊,在横江,我说了算!"
  我手里的杯子不转了,我突然愣在那里,一动不动,其他人也都不动了.我慢慢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说:"你再说一遍,你要搞她?"
   她被吓坏了,傻傻地愣在那.眼神里似乎在祈求我不要这样,不要得罪他们,忍一忍.
   他笑了说:"你他妈的,小兔崽子,你对我儿子有成见,我还没跟你算,我今天来,就是想治治你!"
   我呵呵一笑说:"是吗?李局长,你不要生气,年纪一大把的,对吧,来,敬你一杯!"
   我端起酒杯就站了起来,我往他身边走着,他望着我说:"你,你,你要干嘛?"
   "干你妈!",我把酒泼到了他的脸上,然后一拳打了过去.他们被吓坏了,都愣在那里,接着,那些人就要报警.
   我指着他说:"你他妈的,再给我说你要上她一句!"
   他捂着脸,叫了起来,"快来人,快来人!"
   服务生被吓的跑了出去.
   我打过他后,看了眼她,她在那里愣着,我呵呵一笑,然后慢慢地走了出来.
   她从上面追了上来,追到我就说:"你跟我走!"
   我回头对她吼道:"谁让你他妈的来的,你不经营你的公司能死吗?"
  她哭了,拉着我说:"是我不好,你别多想,我发誓,以性命发誓,我没这些人有过任何,我不管了,你跟我走,求你,快点离开这里!"
   我望着她,呼了口气说:"我希望你记得,有人真的很爱你,他什么都不管!"
  我们在那僵持的时候,保安来了一群,接着就把我按倒,不管她怎么祈求,都没有用.后面又来了警察,我被带上了警车.我回头望去,看到她哭着,手捂着嘴.
   坐在警车上,我望着窗外,看着浮华的横江城,突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恶心.

 

 

 

 

 

 

 

 

 

 

52.
  坐在车上,我一点也不担心,而是有个疑惑,李局长为什么敢如此的嚣张,我与他的儿子又有着怎样的仇恨,他们似乎一看到我就是不顺眼的.如果是三年前,也许我见到这样的人,眼都不敢正看.可是现在,我不同了,我知道我的一切行为.
   我说:"我要打个电话!",警察说:"不可以,你知道你伤的人是谁吗?他可是建设局的局长!"
   我笑着点了点头说:"恩,好的,我不打,那记住你说的话,后果自负!"
   他们看了下我说:"你别以为他只是个局长!"
   这句话,让我感觉似乎有点眉目,他为什么那么嚣张.
   到了派出所,我被带到里面,几个吊人开始审讯我.他们还没开口我就说:"你们要为你们的后果负责知道吗?"
   那几个人结巴了下说:"你叫什么名字,竟然敢打局长?"
   我呼了口气说:"我不想多说,我再跟你说一遍,为你们的行为负责!"
   他们似乎看出有点不对,于是话变的容软一点说:"把你证件拿出来!"
   "没带!",我说:"你打个电话给美国驻华大使馆,然后让他们查一下!"
   他们愣住了,听到这个,几个人脸色都变了下,接着就有人过来,把我的手铐拿了下来.
   我说:"打吧!我叫AINY.LIU,SKS公司中国区老总!"
  几个人一听,旁边有个女的,做电脑录入什么的,在网上一查,忙说:"是他!",接着那些人,忙走过来,笑着对我说:"哎,刘先生,这是个误会,是个误会而已!你怎么不早说啊,刚才有人报警,他们到那,你就应该说的,多有得罪!"
  我呼了口气说:"没事,他们根本没给我机会说!",我低头笑了下说:"我也不想把这事闹大,是他先辱骂我的,这个事情,我不会罢手的,你们看着办!"
  他们听到了这个,有个带头的,愣了下,然后给我点上了根烟说:"刘先生,其实---",他隐忍地笑了下说:"你以前对李局长不太了解吧?"
   "怎么了?",我一笑说:"难道美国的投资商需要了解辱骂自己的人后才能回应吗?"
   "不,不是这个说法!",他吐了口烟说:"我跟你讲吧,他可不一般啊,在横江,市长,书记都得看他面子,你信吗?"
   我听了这个,觉得有玄机,于是说:"具体说说!"
   "他们家,他的父亲是老革命,做了很大的官,后来大权旁落,但是朋友什么的,还是很多,他们一家人都在官场,他的官是最小的,他的一个大哥是南江省里的副省长,他的二哥是军队里的高级干部,他只所有做的官小,但是建设这块油水是最大的,整个横江,他吃个遍."
  我听了这个,似乎明白他为什么喝过酒后那么狂妄了.不过,我一笑说:"对于中国这一套,我不放在眼里,我只想跟你们说,我要追究这事!"
  那人说:"哎,你年纪也不大,中国的很东西,是一个系统,不是一个人说改变就改变的,若真的改变了,整个系统都不能运转了!"
   我低头笑了下说:"恩,好的,跟你说这些也没用!"
  他说:"不,是这样的,你只是美国一个大公司的投资商,可是,你毕竟不是美国公民,刘先生,李局长有可能调查过你的底细了,我呢,是谁都得罪不了,还请你不要把我今天说的话说出去!"
   我点了点头.
   我还没被放出来,琳达就知道这事了,她带了我的律师来了,她进来就很大声地说:"you,release him!"
   他们愣了下,接着中国的律师走过来,跟警察说了几句话,那些人又笑着说:"我们知道了,是误会,是误会!"
  我被放了出来,而且得到了很好的道歉,这让我有点不适应,我没有为这个感到自豪,我甚至还为这些行为感到些须的失落.因为我是中国人,不管我最后入了哪国的国籍,那些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一边走,琳达一边用那种很可怕的美国小泼妇的语调在那里抱怨着,说这些不懂法律的人,我感觉有些滑稽.
  而我走出来的时候,想的是那人跟我说的关于李局长的来头.对于这些来头,我不会畏惧,顶多,他可以跟我抗衡罢了.我想了很多假设,最后,我微微一笑.
  出来后,外面的天快黑了,是黄昏的时候,在派出所门口,我和琳达以及律师刚想上车,突然一回头就看到了她,她一个人,拎着包,站在派出所门口远一点的路边,她望着我.很可怜,有着很深的内疚与凄苦.
   我的手刚打开车门,就愣在那,琳达也望了下,她似乎认识她,说了句:"that pretty lady!"
  我想走过去跟她说我没事了,可是我没有,我呼了口气说:"上车吧!",我上了车,琳达开着车慢慢地从她身边开过,我透过玻璃看着她,她站在那,抿着嘴,慢慢地转过恋去,我回过头来,坐在车上,思绪又开始胡乱起来.
   我想她是最痛苦的,她为我被抓感到内疚,同时也得罪了李局长,以后公司难保了吧.
   可是,有些人,我是管不了的,她既然不离开盛世,不离开那个男人,宁愿这样做个傀儡,再爱她的男人也帮不了她.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9
后一篇:11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