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41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8

(2009-06-04 20:00:04)
标签:

杂谈

作者:手提绿帽子

 

41.
   莉姐结婚后,我再也没去联系她,我也跟贝贝断了联系,整天神魂颠倒的,跟个活死人似的。说话越来越少,表情越来越冷酷。去美国后,我变化很大,身材结实了,穿着也改变了,面容也更加的帅气。
   只是我想把她忘记,我那个时候天真地想,我不要再去破坏她,伤害她,她跟以前不一样了,她从情人转变成了别人的老婆,至于那个老男人为什么离婚,然后跟她结婚,那个时候我不得而知。
   忘了吧,我只是这样想,我以后还有我自己的生活,不如在阳光底下,把那些陈旧的潮湿的往事都忘了。我是这样想的,也去试图做了,而后,我发现我并没有忘记,而是把那感情转化成了另一种感情,一种很平静的,放在心底,从不轻易拿出来的感情,如果没有什么东西去碰触,去引诱,很难爆发。
   莉姐结婚的一年后,我从学校顺利毕业了,获得了纽约大学的双学士学位,商学以及建筑设计。彼得先生对我的成就很满意,我毕业的那天,他开着车子,带着全家人,然后我们一起去吃了顿饭,并且我收到了他的礼物——他准备让我接管横江分公司的业务,做那边的总经理,我仍旧属于上海华东区管,只是横江公司的总经理。
   对于这个决定,这个天大的礼物,我感到十分吃惊,我当时有点心虚,我支吾了半天,彼德先生对我摇了摇头说:“不,颜,你要相信自己,你完全可以,现在横江区的经理因为经济问题被免职了,而刚上的一个沿江别墅项目刚上马,现在情况比较急,你必须帮我!”
   我仔细想了会,没有直接表态,我说我要考虑一点时间,彼德先生答应了,他接下来就转到了另一个话题,那天,他借着酒意,望了望不说话的SUSAN,然后在桌上就说:“颜,我的女儿呢,她虽然身体不大方便,但是她其实一直都很喜欢你的,只是她很自卑,不愿意说,所以一直对你脾气不好,希望你——”
   我听到这,似乎就明白了,我沉没不语,彼德先生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颜,这不是交换,我希望你能明白,只是想如果你愿意,可以——你们中国人喜欢含蓄地说话,所以,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我点了点头,我是明白他的意思,可是,我不爱SUSAN,不爱一个人,可以结婚吗?我当时傻的可怜,彼德先生又说:“颜,这些年,我也帮你很多,你有今天,也都归结于我,如果你愿意,我会把公司一半的股份给你,中国区,你想干哪个职位干哪个职位,还有——”,他靠近我小声地说:“如果结婚后,你们不幸福什么的,一切你还可以做考虑,我不会强求你的,只是我这些年来感觉你人确实很塌实,能干,想让你做我的继承人,明白吗?”
   我又是点了点头,我的沉默,给彼德以信心,他认为我是内疚,是愧疚,是会屈服的,只因为报恩,而我想到了那个女人,她离开了我,她嫁给了别人,我们不会再有未来了,想到这,再想到一半的家产,那数目是用亿来计算的,而且还是美圆。我心动了,我罪恶了,我想到了那个老男人把我致的要死,想到我当初受穷的时候,想到了一切。
   彼德先生又说:“你们只要个夫妻名义就好了,你如果在中国遇到好的,你可以提出来,我会答应你的,别的,我也不多要求你,颜,你应该理解,这样的话,我才好把家产,事业传给你,希望你能帮助我!如果你不愿意,那么颜——你所有的一切——”
   我抬起头对他,点了点头说:“恩,我知道了!”
   一个星期后,我想了很多,最后,我答应了,如果真的只是一个夫妻名义,这倒没什么,我需要飞黄腾达,需要,我想我有了钱,就可以让家人过上无比优越的生活了,让妹妹他们都可以过上好生活,也可以让人家刮目相看,很多很多。我需要这些。
   我知道,这是一个错误,是一个让别人看来不会光彩的事情,可是只有自己亲身走过来才能去体会到,去体会到这个社会是怎样的社会,穷的时候,钱多么的重要,我失去的东西,我如何去拿回来,我如何去挥金如土,如何做的气派。我想风光,我内心里隐秘地想要风光,出人头地,去报复,回到中国去。
   因此,我答应了彼德先生,只是跟SUSAN有了一个夫妻的名分,没有举行任何婚礼,只是领了一张结婚证,彼此签字了。我们不能从事夫妻生活,因此我们跟两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一样,只是一个名义。
   我和SUSAN签定婚姻协议后,我得到了我的一切,我在美国又生活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我有两次跟SUSAN同睡一个房间,我看到她的样子,行动不方便,虽然有保姆,但是感觉很可怜,也细心地照顾她,她一直都不说话,当然她也需要女人的一切,可是一切都很难办到,我不知如何提起,高位截肢的人如何去过夫妻生活,因此谁都没要,我与她结过吻,仅此而已,我在她身上得不到女人的感觉,只是很害怕,怕一不小心就弄疼她,这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
   她似乎对这个假婚姻,也不满意,但是毕竟她三年后成熟了,不会过多地烦躁,也知道,她们家需要继承人,或者说一个儿子,去继承事业,她是一个女孩子,又这样的情况,因此彼德需要一个类似儿子一样的男人。
   一个星期后,我随同秘书回到了中国,秘书是总部派给我的,一个长相漂亮,身材也很好的职业女性,那年也不过二十七八岁,与我差不多,穿着一身短裙职业装,胸大的厉害,腰又很细,屁股很圆,身材很诱惑。她叫琳达。可是面对她,只会欣赏,甚至都不会有太多离奇的想法了。
   SUSAN并没有跟我一起回去,既然是不实的婚姻,一切未必要多么的真实。踏入机场,我知道,我要再次回到中国去了,三年了,三年后,我西装笔挺,风度翩翩,拥有亿万家产回去的,而我最后选择还是回到横江,我把上海的总部都搬到了横江。全中国的SKS都要听我的。
   我的脸上很难有微笑,始终那种平静的表情,也许是因为过分的帅气,进入机场,安检的时候看到不少漂亮的女郎对我观望,琳达第一次见到我后,就被我的帅气震住了,她说我像韩国的明星,我很郑重地对她说:“我是中国人!”,她感觉我权高位重,是董事长的女婿,因此很少敢与我多说什么,都是我吩咐的事,她照着办,我似乎也能做到了视美女与不见的境界。
   坐到飞机上,再次感觉到不适应,犹如来美国的时候一样,我闭上眼睛,琳达问我身体不舒服吗?我回头一笑说:“不,你很漂亮!”,她很开心地点头说谢谢。我的目光转到了她的胸部,那硕大的迷人的胸部,几乎全部展露出来,她似乎发现了我的诡秘,望着我,然后又望了望胸部问我:“很糟糕吗?”
   我猛地摇了摇头,然后对她说:“NO,BEAUTIFUL!”,她不再说话,脸蛋微红,美国女孩也会羞涩,世界都一样,人的内心都一样。
   靠到后背上,我慢慢地睡去,又回到了她的世界中,我似乎感觉我一刻也没离开过,就如刚刚离开中国的时候一样,所有的故事,所有的往事,那些苦难,那些青涩,那些与她相识在那个饭店,那个窗口,那个冬天,那些帮助,温暖的别墅,疯狂的性爱,暧昧的聊天,俏皮的言语,以及残忍的报复,伤痛,所有的一切又从心里涌了出来。
   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醒来,然后问琳达:“帮我查查横江跟我们合作沿江别墅群的公司叫什么名字?”
   她找了半天,然后用很不标准的发音告诉我:“生事!”
   我说:“什么?”
   她拿过来给我看,我看到在英文名字的下面,有个公司LOGO,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竟然是:“盛世地产!”
   闭上眼睛,突然胸中有股热流不断的涌出,坐立不安。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我永远逃脱不了的劫吗?
   为什么又让我遇到你,你这个让我日夜思念的女人。而你不会想到是我吧,不会想到所有的一切吧,我的英文名字叫:“AINY”,你是否遗忘了那个当初贫穷寒酸,羞涩无助的刘颜了呢!
   但原你没忘记,而又但愿你早已忘的一干二净!

 

42.
   飞机缓缓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2004年的八月份,我回到了中国,我在熟睡中被琳达叫醒,她轻轻地拍着我的胳膊说道:"中国!中国!",她是第一次来中国,因此格外好奇.
   我往窗外望去,看到那是上海,往远处望去,熟悉的标志性建筑.我知道,我回来了.从飞机上走下来,我感觉到外面的热浪袭来,八月份的中国仍旧那么的炎热,因为晕机,我感觉到有点不舒服.
   本来横江那边派人来接我们,我事先推辞了,我希望我一个人回去,我感觉到劳累,我不想一到中国就是"请客吃饭",我和琳达在不远处的香格里拉大酒店住了下来,一个大套房,十分奢侈豪华,虽然我在国外这么久,我有钱了,但是真正享受的时光并不多.当我入住这样的酒店时,感觉有梦境的感觉.我感受到了钱的力量,服务生那特别友好的服务态度让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
   房间十分舒服,温馨,进去后,琳达和我共处一个房间.我松开领带,坐到沙发上,躺到那儿,然后打开电视机.琳达倒一杯红酒过来给我,我突然愣了下,虽然我是她上司,可是我对这些情景还很陌生,对酒说不上热爱.只是,在美国后,我学会了抽烟,我接过她的酒,然后放下酒,而是点了根烟,慢慢地抽了起来.
   琳达坐到我身边,然后拿出笔记本,要跟我讨论接下来的安排,她讲的滔滔不绝,而我只是无聊地听着,琳达突然问我:"刘总,你在听吗?"
   我"哦"了声,然后笑了笑,我走神了,我呼了口气然后问她:"你有男朋友吗?",我知道她是没结婚的.
   她笑了笑,合上笔记本,然后点了点头,说:"他在华尔街做房产!比我大五岁!很幽默,体贴的一个男人!"
   我点了点头,然后又喝了口酒,望着那个酒杯问她:"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恩,可以,你问!"
   我呼了口气,说:"如果你爱一个人,你会跟别的男人结婚吗?"
   她想了想,然后笑着说:"可以做爱,不希望结婚!"
   我愣了下,然后望了望她,琳达突然深情地望着我,很挑逗的眼神,她问我:"你爱一个人,可以跟别的女孩做爱吗?"
   我被她问的,有点不适应,但是,我想我需要想想,一男一女单独在宾馆的房间里,彼此又是那么的诱惑,我似乎明白她的意思,她色色地看着我,然后把胸望我身边贴了贴,她喝了酒,脸有点红.我低头笑着摇了摇头说:"也许会,也许不会!"
   她呵呵地笑了,"从没见过如此专一的中国小男人!"
   我也笑了,我想我不是不可以,我可以很随便,可以做任何事情,只是,我那个时候的确不可以,我想的很简单,满脑子都是她,我很想她,这三年,我几乎都是对她的思念,这思念有年少的纯情,喜欢一个人,暗恋一个人,可以喜欢上三年,五年,十年,或者更久.
   我想如果我想跟琳达发生关系,这是很简单的事,我也可以跟她疯狂,跟她放荡,她在床上会更淫荡,可是我那天晚上始终是温柔地想念,脑子里一刻也离不开她,似乎一到中国,很快就可以见到她了,我可以让她见到我风光的时候了,我再也不会向以前那样犹如一个穷酸的小子跟在她的后面,受她的恩惠,她的疼爱,她的照顾了,这种思念,这种怀念,好温馨,好舒服.
   琳达似乎是想跟我做爱的,她洗完澡后,穿着睡衣走到我的身边,里面什么都没穿,她坐在旁边看电视,而我抽了好多烟,她问我:"想你的中国女孩了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对她温柔一笑,她看了我一会,然后慢慢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后来她的房间门一直没关,我很晚才睡,我走到窗边,看着美丽的浦东夜景,十分漂亮,十分璀璨,我静静地望着窗外,对于上海,我是会失去方向感的,我不知道哪是北,哪是上海的对岸,我不知道哪是横江,哪里又是她.
   午夜的时候,我才睡去,第二天醒来,我们坐汽车回的横江,带着一个外国美丽的女郎总会引来很多人关注,一上汽车,就有很多人往琳达望来,她很孩子,很机灵古怪,似乎感到自豪,我感觉她有点傻.我闭上眼睛,有点后悔,昨天晚上没上她.
   琳达跟我慢慢熟悉,望着外面的景色,不停地问我为什么那么多树,为什么房子那么小那么高,问了很多,很多问题,我无法回答她,最后实在不想回答她,便说:"上帝知道!"
   车子离横江越来越近,那条路,我是熟悉的,沿着江开.不过这次,车子没走渡轮,而是绕到了江阴大桥,走桥的,一过了桥,几乎就到了横江.
   横江的变化不大,这个城市永远是那么的缓慢,我们直接去了公司,公司的一些领导早已在那里接见,上海的总部被转移到了横江,对于这个决定,很多人不服气.内部意见也比较大,很多人说我刚毕业,经验不足,根本不行,当然我也想过,可是彼得先生说决策什么的,都有人为我做好,即使我做的不好,也有人辅佐,只是要这个职务,并无大碍.
   而且SKS公司在中国的生意其实并不是很多,即使做砸了,也不会影响太大,也许只是把这当成我的试验基地,再说了,我拥有了公司三分之一的股份,这无可厚非.
   公司开了热烈的庆祝会来接待我,很多当地的员工,什么的,听说我的身份,听说我原来是"江大"毕业后从国外回来的,有这样的经历,很是传奇,很多人开始也并不知道我的地位,家产是如何得到的,只是猜测.只是后来,他们知道后,认为我这个人有点不行,不过是考娶了董事长瘫痪的女儿,仅此而已.
   可是谁敢对我说什么呢,我体会到了当初莉姐的那种权利,你如果不要饭碗,你尽可以得罪我,不行,你给我滚蛋.我的内心柔弱,我同时也为自己的虚荣残忍.
   我忍着被别人的目光看着,我的内心何尝不为我的过去,我的现在,我的未来流着泪.公司里早已为我的住,行,安排好,一些事务也都安排的妥当,第二天,我们就"沿江别墅"那个项目,要与盛世地产签字,我所有的办公名字,在外企里,我都用AINY,几乎没人知道我的中文名字,不知道.
   对于所有人来说,我都是临时安排的一个神秘人物,没有多少资料,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彼得先生想以陌生来让他们感到好奇.
   那天晚上,我特别激动,一夜未睡,这何其的传奇,何其的微妙,我竟然可以以这样的身份见到她,三年了,三年后,天知道,我会这样,她想不到,那个香港老男人也想不到,学校的领导更想不到吧,我又回来了,当初我因为那件算不上事情的事,失去了一切,而今回来了.
   莉姐,我多想呼唤你的名字,温柔地见你,只是希望你还能记起我,记得当初那个青涩的小男人,不管我如何风光了,被多少人推在高高在上的位置,在你的面前,我都是个羞涩的孩子,因为你帮过我,在我人生最困难的时候帮过我,让我度过难关,只因为这个,我爱你,我想念你,思念你,我可以为你做我的一切.
   如果你心中有那样的温存,记得当初我们光着身子,在一起过,有过那些性爱,有过那些眼泪.我们好过,这样就好.
   第二天,我早早地起来,签字安排在依非酒店的高级会议室.盛世地产的股份全部转到了内地,而且全交给了莉姐,对于这点,我查过资料,香港老男人身体出了问题,都交给了她来打理.
   签字的时间安排在九点,我先去的酒店的休息室,他们先到的,到了时间,我跟着一帮随从才往里面走去,我西装笔挺,身材挺拔,很是帅气,有了成熟男人的味道,在我们的公司看来,盛世地产与我们相比实力不如我们.
   在进去的一刹那,他们都转过脸来,我看到了她,三年后,我终于又见到了她,她往我望来,那一刻,似乎时间都凝固了,她就那样傻傻地,抿着嘴,跟撞到什么东西被惊吓一样望着我.

 

 

 

43.
   但是高朋满座,来的不是一两个人,所有两个公司的高层都会聚到一起,坐在台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这个"沿江别墅"的合作项目,我们公司筹划,出钱,他们公司负责承建.投资五个亿,属于不小的工程,因此每个人都相当重视.
   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只能相对无言,我们两个人昔日有过的暧昧的,寂静的,阴暗的感情都被这种热闹的商业气息掩盖了.当所有的风花雪月以及过往的性爱淫乱被一种无奈的场面弄的窒息时,也许装作自然的面对是最好的.
   在主持人的引导下,我们两个人往签字台上走去,那天她穿着一身工作装,女士西装短裙,上面是格子衬衣,她喜欢扎蝴蝶结,头发盘在后面,雍容高贵典雅,她没有比以前变化多少,只是似乎稍微有点沉着,冷静,她的皮肤依旧白皙,妆的也十分的适宜,关键是她漂亮,底子好,女人不管什么时候,稍作打扮,永远会有那种荷花的味道.
   如此近距离地接触,两个人都装作不认识,坐到了很近的距离,一坐下,我就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MNG,那味道从来没换过,很是奇怪,有的时候,你一闻到昔日心爱的女人的香水味,你曾经光着身子抱着裸体的她而闻到的气味,你一下子就会想到从前,过去的点滴立刻从脑海中浮现,好像一刻也没走远,这全是香水的味道,全都归结与香水的魔力.
   我的余光看着她的脸的侧面,她的耳根白皙,有些蒙胧纤悉的头发稍微贴在耳朵旁边,耳上有一个珍珠耳环,小的那种,颜色恰到好处,我有些紧张,不知是被那香水味弄的紧张,还是被她那刻离我很近的心,我说我能听到她的心跳,这不为过,她相必也能听到.
   可是目光,表情,神色,你都要做的好,你要在这种场合下强颜欢笑,不能有任何闪失,我想以儿戏的心态对待这个盛会,用洒脱的爱去沉浸在与她相见的喜悦,激动中,可是毕竟,我从一个穷小子被推上了万人注目的位置,我不能有任何闪失.
   主持人让我们发言,我做为SKS公司先发言,发言稿事先早已准备好,不过,我利用了这个机会,并没多少按着发言稿来说,我想了想,开口说:"大家好,我想对于大家来说,今天会关心两个事情,一是我们两个公司以后如何合作的事,另一个就是,SKS这次内部变动会不会给合作带来影响,我先说第一个问题,关于’沿江别墅’合作的项目,这是我们公司经过长期的调查,研究,总结从而做出的决定,美国总部十分看好这个项目,横江,是长三江地区人居环境最好的城市,能在这里投资,能够给横江设计出最好的,最有价值的别墅群落,这是我们的责任,更是我们的心愿...关于我们公司内部变动,我可以代表总部,代表SKS三分之一的资格跟大家说,不会有任何影响,希望你们盛世公司能够相信我们的实力,相信我们的诚意,与我们共同把这次的项目做好,做的完善,做的成功,最后,谢谢盛世地产公司姚女士以及各位来宾的到来!"
   我说完话,下面鼓掌,我回头看了眼她,她十分近距离地看了我下,然后又转到了下面,然后也开始鼓掌,抿着嘴,我望她的时候没有任何表情,她很畏惧我的目光.时间让我们有了隔阂,爱可以让陌生的两个人变的很近,时间也可以让原本十分相爱的人,变的很远,这感觉十分的微妙.
   接下来轮到她发言,她再也没有了昔日的神气劲,似乎在我面前,她变的很害怕,她刚开口一个字,突然就结巴了下,她抿了抿嘴,继续说,她讲的也都是客套话,都是如何要跟我们合作好的,她其中有几句话说:"谢谢SKS公司,谢谢AINY先生,谢谢所有来宾!",当她不叫我中文名字,而叫我AINY的时候,我感觉到很别扭,她当初叫我什么呢,叫我小颜,那年的时光中,她时常在我的身下,在我的侧面,在我的上面,温柔的,暧昧的,跳跃着,欢快地叫着:"小颜,小颜,呃,呃,快!",那些有色的言语不复存在,人身真的荒唐可笑.
   她讲话结束后,签字正式开始,我签好了,彼此换过合同的时候,我的手擦到了她的手,她似乎很紧张地快速回避,她的手很凉快,她变成了一个娇小的女人,甚至在我目光底下的女人,我一直默默地偷看她,利用一切,我可以得到的机会.完全签好字后,我们站起来,需要握手,说实在的,关于握手的这个仪式,我幻想了好久,我可以利用这样的场合握到她的手,这多么的令人激动,令人振奋.
   下面都站起来鼓掌,伴随着热闹的音乐,我们站起来,必须要握手,也必须要面对着,她的目光有种本能的回避,她似乎犹如不愿意接待客人而无奈的小姐,十分搞笑,在我的光环下,体面的衣着下,她显得有些弱,我们伸出手来,我故意的,在那些音乐和掌声,热闹气氛的掩饰下,我握住她的手,用了稍微大点的力气,并且掌声不断,我也不松开,她被我握的似乎疼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用这么大的力气,也许,在这种力度中,我可以用心感受她,让她知道我想她,想的可怕.
   握住她的手的感觉是美妙的,特别的舒服,身上也有一种感觉,关于性的,我想跟她拥抱,亲吻,甚至在那个场合就与她死死抱在一起,把她抱到床上,然后跟她做一切,我十分幻想的事情.但是终于手松开了,她的笑是那么的拘束,她不再看我,而是面对台下.
   我们松开了手,仪式结束.接下来就是吃饭,这是在中国经商办事的惯例.我们几个领导坐在一桌,我带着琳达还有公司三个高管与他们公司的几个人坐在一起,她带着个秘书,以及还有两三个人,在走下台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人,他竟然是胖子李,操他妈,他竟然混到了盛世地产的建筑部门总负责人.这是我想不通的,这个恶人,如何得到提拔的呢!如果说原因,只有一个,他的老爸做了建设局的局长.盛世地产这种国内的公司必须依赖这些.
   他仍旧记得我,似乎还不买我的帐,他故意走到我身边说:"哎吆,你---",他一拍手,在那种场合,他竟然如此夸张地说:"你是刘---",他说:"刘颜对吧?"
   我微笑着点了下头,我不想搭理他,他又说了句:"你可发达了啊,混的好啊,都做了中国区的负责人了,不简单,是拖的什么关系呢!"
   我没跟他说话,而是一笑,走开了,这种小人,我根本无须搭理.我们一群人去楼上的贵宾包间入坐,当然没胖子李的份.他似乎在我走开的时候,狠狠地目光转过了头.
   进了包间,我和她坐到了一起,桌子是一分为二坐的,以我跟她为划分界限.这情形对于我来说是尴尬的,不过我十分珍惜这样的机会.她上了酒桌,进了包间,比我要放开.
   菜一上来,酒一上来,满好之后,她就很大方地端起杯子,然后微笑着,但那笑绝对不自然,不真实,她笑着对我说:"AINY先生,我代表公司敬你一杯!"
   我端起酒杯,点头说了声:"谢谢!希望我们以后合作愉快!",她一放松,一回到以前的感觉中,我立刻变的胆小了,我的声音似乎都很小,因为在她面前,我永远是那个羞涩的小颜.
   她一口气把酒喝了,然后亮了下杯子,就说:"大家都多吃!",她又望了下琳达说:"琳达小姐,你也多吃,你来我们这地方,一切随意,我们做为主人招待你吧!"
   一到饭桌上,空气就融洽了,不要那么多敷衍,都是普通人,琳达突然用一句很蹩脚的中文说:"姚总,你真漂亮!",她被夸的笑了,其他四个男人,两个公司的高管也都笑了,说着奉承的客气话.
   她听了这话,也笑了,忙说:"你更漂亮,琳达小姐!",她人仍旧是那么的善良,不过,这次,她似乎望着琳达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她那眼神里似乎把琳达的关系跟我搞的不一般.
   我端起第二杯酒跟她说:"我也祝你们公司宏图大展,生意兴隆!",她端起酒杯,点了点头又干了.其余的人似乎看出有点不对劲,但是谁也不敢说什么.一起干了,也干了,两杯过后,酒桌上的空气更加融洽了,于是各自随便聊了起来.
   而我心里一直在预谋着什么,我的神情有点恍惚,我真的很紧张,不敢跟她说话,似乎开口都是那么的难,我想了很久,刚想开口,她突然转过来,用那种迷离的眼神望着我说:"AINY先生对横江的饭吃的还习惯吧,第一次来吗?"
   这句话,几乎让我什么都不想说了,她不记得我了吗?这个女人,我真想把你按住,然后亲吻着,轻声地问你:"不记得我了吗?是我!"
   我有点生气,于是平静地说:"很习惯,谢谢你!"
   空气有了片刻的凝固,接下来,事情会是怎样呢,我很想别人都能他妈的走开,让我跟她单独在一起,可是,我还能有机会跟她单独在一起吗?无法知道.

 

 

44.
   她似乎感觉出我的回答有生气的味道,她微微一笑,然后停顿了下,捏着杯子说:"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她的话让其他的人应该感觉怪怪的,有点特别,但是其他人都不会知道,我跟她有过的关系,他们不可能知道.这是我们的秘密,那是三年前的秘密,我认识她,因为要一笔钱给父亲看病,从而认识她,说不好听的,是被她包养过.
   而我今日有了这一切,似乎太过猛烈,我竟然到了这个令她无法想到的高高在上的位置,她是开心,开心这个小男人有了出息,还是什么呢,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调查过我事情,是不是知道我已经娶了彼得先生的女儿.我想,也许是知道的,也许是不知道的,我害怕她知道,如果她知道了这一切,她会怎么看我呢,会看不起我吧,看不起这个当初跟她的原因因为钱,后来又因为钱娶了彼得的女儿,并且还是瘫痪的女人吧.
   我也笑了笑说:"姚女士,你对接下来我们的合作有什么想法,尽管说,一切要求,意见,都可以拿上来说的!",我想跟她说:"你提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你的,不为什么,就算三年前的恩情!",她抿了抿嘴一笑,然后望着我说:"是吗?你年纪轻轻,很会说话,老家哪啊?"
   我知道她明知故问,轻轻地说:"山北的,穷地方,离这比较远!",这句话太熟悉了,就像三年前,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很羞涩地跟她说的一样,我说过同样的话,我记得,我清楚地记得.
   "恩,你好厉害,很有作为,年纪轻轻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真是让人佩服!",她的眼神充满了说不清楚的疑惑与少许的不开心.她的话有别的味道,可是我不想去多想,多想了,很可怕,我当初认为她不该跟那个香港老男人,可是今日,我不也是通过出卖自己,去换来这荣华富贵的一切吗?我不是也走了她当初的路吗?如果她知道,她应该不会开心的.而我似乎已经能够感觉到了.
   我隐忍地笑了下说:"还好,一般吧!",我端起酒杯,然后与大家干掉后说:"也许大家对我有很多疑惑,不过,怎么想,都没事的,我会用我的行动跟大家证明一切!",我似乎是喝多了,三年后,我竟然一点不能喝内地的白酒了.其他的几个人忙说:"哎,您说哪去了,不会的,我们都看好你的,年轻有为,很有才干,是美国纽约大学的高材生呢!"
   我在心里笑着,去他妈的高材生,我这三年,是得到了我的一切,可是而今面对我日夜思念的女人,她对我如此的冷漠,与我说这些话,难道我有错吗?我的命运从来都没在自己的手里过,我不相信一切努力都有回报,一切善良都有恩惠,一切苦难都有原因,我甚至不相信,我得到的一切到最后就真的是幸福.
   酒一下肚,我也有点放开了,我笑着望着她,一直盯着她看,他们公司的人对我敬酒,我毫不客气地干掉,自己公司的人敬酒,也都干掉,旁边的琳达十分不懂事的也学着别人来端起酒杯说了两个字:"井你!",我呵呵一笑,然后用英语跟她说话,意思是说:"你是自己人,不要跟他们一起整我!",她眨了下眼睛,用中文问了句:"为什么?"
   我呵呵地笑,不回答她,我一撇眼看到了她,她望着我,不笑了,以为我跟琳达在调情吧,她的目光冷酷,深深地望着我,似乎还带着仇恨,我猛地转过来,似乎,她越是这样的表情,我越想让她吃醋,但愿她是真的吃醋了,有人给琳达敬酒,她喝了口,太猛,不小心咳嗽了声,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对几个男人说:"琳达第一次来中国,很多菜比较辣,吃不惯,也不怎么能喝酒,大家别介意!"
   我的关心,似乎过了,我回头去看她,她冷冷地笑着,然后抬起头,皱了下眉头,自己独自喝了杯酒.这些我都看在眼里,这个时候,她的电话响了,她起身说:"不好意思,出去下!",她出去了,酒烧的我厉害,酒是个乱性的东西,一点都不会错,我突然吸了口气说:"你们吃,我也出去下,不好意思!"
   我出来后,发现做道里没人,我开始慢慢地往洗手间的地方走去,慢慢地快到拐角,我音乐听到了她的声音,她笑着说:"呵,您放心好了,那个工程,我们用的...",对于她说什么,我不关心,我慢慢地走过去,在拐角的地方,我看到了她,她似乎也知道有人来,一转头,就看到了我,她愣住了,面对我的冷酷的表情,她也傻傻地拿着电话看着我,电话那头不停地"喂!",她匆忙反映过来,然后对电话继续说话,我呼了口气,然后走到水龙头跟前洗了下手.接着上了卫生间,在里面,我不停地往外望,我很快地解决了,出来的时候,她在洗手,我也去洗手,我们就这样两个人在那里洗手.
   我突然开口问了句:"你不认识我了么?"
   她半天没说话,愣着,水哗啦地响.
   我的脸被酒烧的很烫,头有点晕,我说:"你真的不认识了么?"
   她低头在那里,然后慢慢地去抽纸巾,我沉默在那里,心里很难过,她怎么可以装作不认识我呢,不可以,她不可以这样,这不公平,这三年是我的错吗?当初是我要离开她的么,我问过她,愿意不愿意跟我走,她说要留下,让我离开,她后来又跟那个男人结婚了,应该受伤的是我,为什么我还要这样承受.
   我猛地转过来,然后拉住了她,她被吓坏了,我用的力很猛,我再次问了句:"为什么,为什么?"
   她转身想要走开,但是手被我拉着,她用另一手去推我说:"别这样,AINY先生,请你尊重我!"
   真他妈的搞笑,让我尊重吗?我摇了摇头说:"回答我!"
   "你放开我,求你,不要这样,我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她皱着眉头,痛苦地转过来,祈求着,她很痛苦,我害怕她这样的表情,我怕她受委屈,我放开了她.
   我松开手后,手落了回来,我扶着洗漱池,转过头来看着镜子,目光里充满了痛苦与愤怒,我不再去拉她,我不多想了,可她没走,她在我的身后,望着我的侧面说:"你过的好,我很开心!"
   我冷笑了下,然后抿了下嘴说:"谢谢你,你过的好吗?"
   "还好!",她面无表情,不停地抿嘴.
   "没想到吧?",我抬起头,说:"没想到,我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吧?"
   "她很漂亮!",她说:"很单纯,是好女人!"
   我就知道她误会了,我摇了下头说:"她只是我秘书,你不要多想!"
   "你不是结婚了吗?",她问了这句,我明白了,她是知道我结婚了,但是具体什么不知道.她的话让我感到很害怕,很冷,似乎做错了事,犯了罪一样,心里冷的厉害,我也许不能说话了,我没资格去要求了,是的,我结婚了,我竟然结婚了,我说过爱她,说过想她,日夜思念她,我竟然他妈的结婚了.
   我不说话了,她笑了下,然后说了句:"祝福你,希望你过的好!",接着她就走开了,我望着镜子里的我,似乎不是我,鬼一样的我,好笑的我,狼狈我的,我的拳头狠狠地打在镜子上,心里有好多泪想流,可悲呛的一滴也出不来.
   我洗了把脸,然后慢慢地犹如心被人掏空一样,无力地走回去,进了包间后,看到里面他们都在说笑,琳达没头没脑地学着中国话.
   她始终微笑着,她更能隐藏,我坐下后,什么都不想说,也只是强作欢笑,幸好不多时,饭局结束了,我们要离开.走开的时候,莉姐旁边的小秘书突然走到我身边小声地说:"我们总经理让我陪你去玩,你愿意吗?"
   我听了这句话,猛地回头看莉姐,她正好向我望来,我心里气愤的厉害,我对那个漂亮的小丫头说:"不要,谢谢你!",我望着莉姐,我突然走到她的身边,与她一起走,然后对她警告一样地说:"你把想成什么人了!"
   "这没什么,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这套吗?我们可是有求与你的,还希望你们那边的款尽快到位,我们公司现在有点困难!",她目不转睛地,一边走,一边说着.我突然停了下来说:"那好,我跟你具体谈,如果要谈,那个小丫头恐怕没那个能力,对于我来说!"
   她转身看了看我,点了点头,其他的人走了,琳达走到我身边,我对她说:"你先回公司,我有点事!",她望了望我点了点头.
   其他人都走完后,剩下我跟她,我望了望周围,然后问她:"你想怎么谈?"
   她呼了口气说:"我们公司香港那边的倒了,现在主要靠这个工程,如果资金能及时到位,可以解决很多员工的工资问题,所以希望你能帮下这个忙!"
   我低头,冷笑了下说:"是吗?你就是这样求我帮忙的吗?"
   她转头一边说:"你说吧!"
   我看了看她,身材仍旧那么的好,特迷人,尤其屁股,胸部,脸蛋,都想去占有她.
   "我说什么都可以吗?",我冷笑了下说.
   "恩!",她点了点头.
   我来到横江后,临时就住在依非酒店的五楼,签字也是在豪华会议室,我想了下说:"跟我上去谈!"
   她抿嘴点了点头,我刚想走,她在后面说:"哪个房间,你先去!"
   我说了房间号,然后独自走开了,我很激动,很害怕,我竟然可以跟她说这样的话.这无疑就是条件的交换,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可是不这样,我不能跟她单独在一起,只有这样,伪君子没什么不好,落井下石也没什么不好,在我看来.
   我进了房间,突然有偷情一般的激动,呼吸急促,把灯调到昏暗的状态,我让自己平静,然后对着镜子,看了看,我看了看牙刷,又迅速地破开,胡乱刷了下牙,我不知道我紧张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外面敲门声,我平静了下,然后打开门.
   她站在门口,手里拎着包,低着头,走了进来,我迅速地把门关上了.
   进了房间后,就是两个人的天地了,我不要怕什么.可是我越让自己平静,越紧张,她突然转过脸来,然后坐到了床上,只说了一句话:"你去洗澡吧!"
   她的这句话刺痛了我,让我感觉我很混蛋.我没有,而是走到她身边,我竟然慢慢地蹲下,然后手扶住了她的腿,我低下头,压抑了很久说:"你真的需要这么绝情吗?"
   "没有!"
   "你想我吗?我知道---我不该结婚,我---",我有很多话要说,我摇了摇头,然后抬起头,满是泪,我抿着嘴说:"姐,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真的吗?"
   我哭了,她看着我,闭上眼睛,泪也就落了下来.
   我看到她这样,不能控制地站起来,一把抱住了她,把她抱在了我的怀里,嘴里不停地说:"我想你,想你,别这样对我,我知道是我的错,都是我的!"
   "别说!",她也抱住了我,然后我去吻她,她的身子在那刻,竟然抖起来,犹如抽搐一样,她激动地抱住我,把我抱倒,压到了她身上,我开始亲吻她,抚摸她,她死死地抓着我,嘴里发出恐怖的声音,似乎有愤怒,她捶打着我,然后腿勾住我,我死死地亲住她的脖子,她的耳垂,她的嘴巴,疯狂地,胡乱地亲吻着.
   "想死了,想死了,想---",是的,我真的想死了,想死这个女人了,她哭了,闭着眼睛,不停地蹭着我的下巴.
   她说了句话:"让我死吧!"
   我被她吓的停了下来,我看着她,满脸泪水的她,我停了下来,问她怎么了.
   她睁开眼睛,可怕的目光,她牙齿咬着下嘴唇,突然疯狂地扑到我身上,来咬我,然后手粗暴地去摸我的下面,我不再多考虑,翻身禽兽般地去侵袭她.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7
后一篇:9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