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41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5

(2009-06-04 19:50:33)
标签:

杂谈

作者:手提绿帽子

26.
  莉姐带我去看贝贝演出的那天,我穿上了赵琳送给我的西装,我想体面一点,跟她去看演出,肯定周围会坐着其他很多人,我不想给她丢面子,她看起来总是那么高贵,优雅.
  早上,我一进办公室,丁主任竟然很讨好地走到我身边,笑笑说:"小颜,你昨天没事吧,这西装穿起来可真是精神,人又长的帅,以后跟着我好好干!"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没事!"
  胖子李听到了,往我望了望,很不高兴的样子,丁主任在那件事情之后对我态度大不一样.我知道这里面的猫腻,而且其他一些员工也跟我打招呼,附和着丁主任说,也关心我,问我摔下来的事.他们也对我很友好起来.我想莉姐亲自送我去医院的事,他们应该都知道了.这些人不是傻瓜,谁都想的明白.
   我有点不好意思,感觉穿上西装,怪怪的,我甚至走路的时候迈哪一条腿都不知道,似乎走起路来,都打晃.
  那天下午下班后,我等人都走完了,我在洗手间,照了照镜子,用水弄了下头发,仔细看了看,虽然我长的还算帅,可是就是感觉紧张.
   我下楼,慢慢走向那个路口,那个路口离公司还满远,有些偏僻,车不多,我远远地看到她的车,她那天换了辆宝马的红色跑车.
   我看到一只洁白,纤细的手放在窗外,手上刁着烟,很悠闲自得的样子.
  我往身上看了看,然后慢慢走过去,她似乎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我,她慢慢地把头探出窗外,然后回过头来,她戴着墨镜,那天她,穿着蓝色的束腰丝绸衣服.下面一条宽大的,有点休闲的白色裤子.
   她戴着墨镜望着我,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我站到了她的跟前,故作面无表情,很自然的样子,我抿了抿嘴,微微一笑说:"刚收拾完,就跑下来了,你等久了吧?"
  她还愣在那里看我,然后慢慢摘下墨镜,突然皱着眉头,笑了,她跟看一个陌生的东西一样,上下看了看,然后嘴角一笑,用拿着眼镜的手招了下说:"上车!"
   我被她的表情搞的老怪的,我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突然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了.
   我甚至都感觉很丢人,干嘛穿这身衣服,有点不合身,而且第一次穿总是那么的别扭.
   我坐到车上,不看她,望着前方,她看了我会,又是一笑,接着就把车开了起来.
   她把车子开到了一家国际购物中心,我也没多想,以为她是要给贝贝买礼物.
   我没下车,她下来后,说:"下来!"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真的很怕下来,让其他人看到我穿成这个样子.
  我跟在她身后,她所到之处,到处都是男人的目光,手里挎着一个包,很吊的样子,而我犹如一个傻瓜,她把我带了二楼的服饰层,到了一家卖西装的店里,然后看了看,就拿了几件衣服往我身上比划,接着顺手拿了三四套,她连跟售货员打招呼都没有。她让我进去试穿.
   我没办法,不想推辞,弄的她生气,于是急匆匆去试衣服.
   我很久没出来,她在外满说了声:"弟弟,你快点出来啊,让姐看看!",我慌忙地回答了声:"恩!"
   外面的售货员笑着说:"你弟弟真帅!"
   她笑着说:"我们家都是帅哥美女呢,呵,他刚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
   她跟人家说这些,我似乎能明白什么,也许她不想让我难为情吧.
   我出来后,站在她面前,她看了看,点了点头,然后又让我去穿另外两件,她感觉都很满意.
   我在里面试第二件的时候,我听到她笑着对人家说:"我这弟弟就是害羞,不爱说话,呵!"
   人家说:"这样才招女孩子喜欢呢!"
   她呵呵地笑.
   三件都试完了后,她对售货员说:"其他两件打包!",接着又对我说:"这身就穿着!"
   我点了点头.
   我这时候才想到去看价格,我翻看了下了标签,没吓死我:12000元.
   我忙想说什么,她对我使了下眼色,意思可别让她难堪.
   她拿出了张卡,然后让售货员刷的卡.
   从购物中心出来后,我心里有点不舒服,虽然刚买的衣服和合身,穿起来也舒服,可是就是感觉这样不好,我非常不习惯这样.
   上了车后,她刚想戴墨镜,突然望了我一下说:"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又多想了是吧?",她冷冷一笑说:"那就是你那同学送你的衣服啊,我跟你说,我不想看到你穿别的女孩子送的衣服,明白吗?"
   我皱了下眉头说:"我知道我很土,可我就这样,我也没感觉有什么,你为我花钱,我很为难!"
   她哼了声,然后戴上墨镜开动车说:"是吗?又伤你自尊了是吧?"
   我没说话,望着窗外,她呼了口气,然后去拿烟.
   我没转过头说:"别老抽烟,你老咳嗽不知道吗?"
   她没听我的,我听到了打火机的声音.她吸了口说:"你就是上学上傻了!"
  我听到这个,不开心,我说:"也许,我是傻,根本跟你不配,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上大学之前看到的都是大山,土屋,见的都是一毛两毛钱都要省的穷人---"
   我还没说完,她一笑:"你是在教训我吗?"
   我说:"没,我没资格!"
   "哼,我看你是感觉自己提有资格了,你别用你的那套来教育我!",她突然把车停了下来.
   我说:"好,是我抬高自己了,我不过跟傻瓜一样!"
  她低下头,然后说:"你清高是吧,你看不惯我的庸俗是吧,你以为我天生就是有钱是吧,你把我想成了只会花钱的女人是吧,你甚至还想我是跟人家睡过觉,做人家的情妇,才得到今天的一切是吧?",她又是冷笑说:"对,你就是这样想的,你的眼神告诉我,你从不想走进我的内心,只是应付这一切,我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女人,我清楚,可惜我不能回到以前了,我不能如你们学校里那些身体纯洁,鲜嫩,没被男人污染的丫头一样了,可我跟你说---",她仍旧低着头,说:"我跟你说,你如果跟我,我们做这种关系,我们还想在一起,你就要面对这一切,面对这个庸俗的女人,面对这个身体不纯洁的女人,面对这个恶心的女人,要不,你就离开!"
   我不说话了,她戴着墨镜,我看不到她哭了没有,可当她抬起头,戴着墨镜望着我的时候,我看到泪滴从眼镜下慢慢滑下来.
   我知道我错了,跟个犯错的孩子一样,她转过头去,继续开车,我们都没有说话,我知道她心里的痛苦,我知道.
  我慢慢地伸出手,放到她的腿上,她没有反映,我又把手拿到了她的腰上,慢慢地抚摸,她再也抑制不住,她迅速地把车子打弯,再次停下,然后趴我怀里哭了,一边哭,一边用手捶打着我,嘴里骂着:"小坏蛋,小坏蛋!为什么连你都要看不起我!"
  我亲吻着她,紧紧地搂住她,然后吻着她的额头一遍一遍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是小坏蛋不好,对不起,你是好女人,是我的好女人!"
  高傲和眼泪,神气和脆弱,光鲜和伤感,美丽和忧愁,这些东西放在莉姐身上,最合适不过了,这个让恩搞不懂身上到底承受了什么的女人,让我在二十四岁的时候,早已在心里刻上了她的名字.
  有人说如果你和你的爱人有性也有泪,那么你们肯定是真的爱了,而这爱不管别人理解不理解,但至少对于你们说,这爱纯洁,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地方.
   我相信,从未置疑.

 

 

 

27.
  我们到贝贝学校的时候,莉姐的情绪稍微好一点,她不生气后,有点不好意思,我在旁边笑着逗她说:"你对贝贝这么好,搞的她跟你女儿一样!"
   她睁大眼睛,皱了下眉头,然后耸耸鼻子一笑说:"呵,像吗?这孩子像我吗?"
   我抿了抿嘴说:"恩,满像的!"
  她嘴角一歪,有点蔑视地说:"才不像呢,这小丫头才没我好看,我可是大美女!",她刚才哭过,一下子不好意思顿时立刻开心,还有点腼腆和撒娇.
   我附和着她说:"恩,是的,你是最美的,开心了吧?"
  她撇了下嘴说:"你小孩子知道什么啊,贝贝叫你哥,你也就是小孩子,我可是长辈了哦!",她当时说这话,谁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我还反驳道:"不对,她叫你姐姐,我们是一个辈分的!"
   她突然收起笑容,点了点头.
   我又说:"哎,刚才买衣服的时候,干嘛说我是你弟弟?"
  她嘟了下嘴,说:"还不是因为你,看你那害羞的样,就跟我包养你似的,我不那么说,搞的我自己都下不来台了,你就不能高傲点吗?老让我感觉我残忍似的!"
  我笑着,在下车的时候,突然亲了她一下说:"我坏着呢,最是脸上好人,心里天天对你下毒手,强奸你!",我的手抓了下她的胸,她"哦"了下,然后笑着说:"别闹了,快下来!"
   我们按时间到了学校的礼堂.
   横江一中是百年名校,全国重点高中,是当初一个横江的民族企业家创办的,历时百年,出过不少名人.
   这个学校,一是家里很有钱的学生,一个就是成绩特别优异的学生.
   我想贝贝应该算是家里有钱的,而这钱也是莉姐出的.
  礼堂里坐了不少学生还有家长,大多是夫妇,我和莉姐进去的时候,她在我身边小声地说:"别给我害羞啊,人家根本不知道我们什么关系,再说了,我这么年轻漂亮,人家会以为是恋人的!"
   我点了点头,小声说了句:"你现在自信很好!"
   她哼了下说:"我不自信,就被你欺负,你以后还欺负不欺负姐?还让不让我哭?"
   "不啦!",我一笑说:"以后再也不了,相信我!"
   她点了点头.
   坐下后,我发现周围的确有人看我们,不过我知道不是看我,而是看莉姐,她过分的靓丽,让周围一些男家长按耐不住.
   那些男人不时地瞟过来,我逗她,在她身边小声地说:"看,很多男人看你呢,都流口水了!"
  她知道是这样,头一动不动,脸还有点微红地说:"别乱看,我知道的,已经习惯了,这些男人老可怕的,干嘛看人家啊,也不怕老婆生气!"
   我撇了下嘴说:"好拽!"
  她立刻大笑起来,结果把我吓到了,她原来是装的保守,她往周围看了看,很大方的样子,结果那些男人都把脸放到了一本正经的位置.
   她再次转过来后说:"这些人,不给颜色看看,不行的!"
   我说:"你吓死我了,让我老没面子的,我怎么带了一个傻丫头来啊!"
   "扁你!",她转而小声地说:"今晚回我那!"
   我点了点头.
   台上演出开始.
   都是学生表演的,当初是横江一中迎接省里评估,特意准备的晚会,贝贝要在上面演一个小品.
   我对这些没兴趣,莉姐看的津津有味,不时地笑,人家唱歌,她也会跟着哼几句,她爱唱歌,唱的好听,我领教过的.
   就在我差点睡着的时候,她突然拉着我的胳膊说:"快看,快看,咱家丫头上来了!"
  我抬起头,再次看到贝贝,身子竟然抖了下.贝贝跟我那晚见到的似乎有不一样,她在台上是那么的青春,那么的阳光,穿着一身运动服,头发扎在后面,成一个小把,这个发型,莉姐也留过,仔细看去,真的有莉姐小时候的模样.
   我想到那晚跟这丫头有过的事情,有害怕,有怀疑,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那个晚上对她做过的一切,感觉像是梦.
  如果不是贝贝说过她会保密,再加上我可以肯定她小小年纪做了这事,肯定不敢跟任何人说的,我肯定早跑了,我害怕这样的面对,如果莉姐知道了,那会怎么样呢,她必定会绝望,会伤心死的了.
   我在心里一遍遍地骂自己.
  贝贝在台上表演的是一个跟同学闹矛盾,然后和好的小品,我现在只能模糊地记得,至于整个小品,我看到最后也没怎么明白,可是莉姐看的特认真,眼睛睁的老大的,在贝贝表演的沮丧情节的时候,她也跟着表情伤感,在最后友情和好,贝贝和另一个女孩子抱在一起笑的时候,她也笑开了花,最后鼓掌,她跟个孩子一样地用力地拍着,然后转过来对我说:"她好棒,好厉害!"
   我点了点头,然后配合她笑着.
   贝贝的表演结束后,她就站起来跟我说:"走,我们去看贝贝!"
   我们来到了后台,贝贝在那里喝水,我跟在莉姐身后,她看到了我,顿时抿嘴笑了,特开心的样子,有惊讶.
   莉姐根本不会知道贝贝的表情里隐藏着什么.她还以为是见到她开心呢,于是走过去就抱着贝贝,亲了她一口.
   贝贝也笑了笑,接着就往我望了过来,很开心的样子.
  莉姐回头望着我笑了下说:"哦,小颜哥哥,他进我们公司实习了,今天正好碰到,就把他带过来了,你不说想哥哥了吗?",说着呵呵地笑.
   贝贝不好意思了,皱了下眉头.
   我走上去,一笑说:"贝贝,你演的很好,恭喜你!"
   她真的装着,很大方地说:"恩,谢谢你!"
   接着莉姐就说:"走吧,我们去吃饭,然后好好玩一下,为贝贝庆贺下!"
   接下来我们去吃饭,到了一家很高级的酒店,在上面弄了个包间,莉姐对这些酒店都很熟悉,随便打个电话就搞定了.
   到包间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坐下来,莉姐让贝贝点菜,贝贝突然把菜单拿给我说:"哥哥点!"
   我忙摇了下头说:"还是你点吧,今天是为你庆贺的,你是主角!"
   莉姐一笑说:"哎吆,看贝贝多疼她哥哥,我都吃醋了!"
   贝贝用手捏了下莉姐的胳膊说:"姐,你可不要吃醋哦,贝贝最疼你了!"
   莉姐笑着望了我一眼,我感觉很怪.
   那天,我们都喝了酒,莉姐喝的最厉害,不知她哪根神经出问题了,她起身上去卫生间的时候.
   贝贝往外面望了望,然后眼神里充满着真情地问我:"哥,你怎么离开学校了,不跟我说声,我去你们学校找过你很多次!"
   我害怕跟贝贝单独在一起,我忙说:"哦,后来走的急,出来实习,就在外面租房子住了,不好意思!"
   她听了这话,有点失落地皱了下眉头说:"哥,我想你!"
  我被她弄的不知道说什么,一时慌乱,然后喝了口酒,她又看了看外面,然后手伸过来,摸了下我的胳膊说:"我明天在你们学校门口等你好吗?"
   我刚想说什么,突然莉姐进来了,贝贝迅速正了正表情,莉姐进来后就笑着说:"谈什么呢,这么开心啊,贝贝!"
   贝贝摇了摇头说:"没,没谈什么呢!"
   莉姐看了我一下,然后嘴角一撇,笑了.
   我紧张的要死,然后也对莉姐笑了笑.
  接下来,莉姐就开始拼命喝酒了,一边喝一边说:"哎,我跟你们两个孩子说啊,你们呢,都要好好的上进,有什么需要的,就跟姐说!",她搂着贝贝说:"贝贝,你要好好学习知道吗?北京电影学院可不是那么容易考的,做演员不光要长的漂亮,还要真的有素质,有文化的,明白吗?"
   贝贝点了点头,然后说:"姐姐,你不要喝了,你老喝酒,身体都不好了!"
   她深深地望着贝贝说:"刚小颜说我像你妈妈,你感觉我们像吗?"
   贝贝听了,呵呵一笑说:"恩,像,我同学以前都以为你是呢,说我们长的像,我们都很漂亮,呵呵!"
   莉姐贴着贝贝的脸说:"我本来就是!",她说了这句,突然又笑着说:"我是孤儿院里所有孩子的妈妈!"
   贝贝点了点头,我感觉老怪的,我看着莉姐,感觉她心里有太多的东西想说,可是又不能说.
  莉姐又看了我一下说:"小颜,你以后有时间多跟贝贝联系联系,教她怎么学习!",她又对贝贝说:"小颜哥哥可是他们那个专业第一名呢,很厉害的哦,他吃了好多苦,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知道吗?"
   贝贝又是点了点头.
   我感觉莉姐的话老多的,她刚想满酒,我突然按住酒瓶说:"别喝了,喝那么多干嘛啊!"
  她对我很暧昧地笑了下,然后望了我会,把手收回去了,呼了口气说:"好的,好的,不喝了,我在公司,那帮坏蛋怎么求我,我都不喝的,今天是高兴!"
   贝贝灵机一动说:"姐,你以后会让小颜哥留在公司吗?你提拔他啊!"
   莉姐一笑说:"小鬼,你怎么对他这么好,是不是喜欢你哥哥啊,阿姨可说你最近有变化,越来越爱美了!"
   贝贝忙摇头说:"不,不是的,他是我哥哥,如果不是姐姐帮助哥哥上大学,我也不会认识他啊!"
   莉姐点了点头,捏了下贝贝的鼻子说:"还算懂情意的丫头,在学校里是不是有男生追你?"
  贝贝看了我一下,忙摇头说:"没有,我不喜欢他们,那些男孩子爱说脏话,我不喜欢!",她似乎是说给我听的,说完了,又抿嘴看了我一眼.
   我不说话,只是听他们说,莉姐望着我又说:"你看你哥哥,他这性格以后连媳妇都娶不到,跟个大姑娘家似的!",说着就笑.
   贝贝也开心地说:"是啊,哥哥,你不能老这样害羞的,我们女孩子都比你开朗呢!"
   我抿嘴点头笑了笑.
   那天晚上,我很尴尬,那是我特别痛苦的时候,和她们两个人,两个我都睡过的女人在一起,心里的自慰难以诉说.
  一个大女人,一个小丫头,都被我这个混蛋弄过了.我想,我真是他妈的罪恶,我怎么就能这样呢,我何德何能啊,多少年后,我还是不解,我当初一个普通的穷学生,怎么就能有那种命,如果说不相信缘分,是不行的,很多事情都解释不了.
   我后悔我在那个年纪认识这两个女人,也庆幸认识了她们,如果不是她们,我不会成长,也不会明白很多.
  晚上,我们去了莉姐的别墅,那天晚上,贝贝也跟着去了,是莉姐要求的.她让我们两个孩子去那玩,她跟贝贝说的时候我都想笑,她对贝贝说:"你小颜哥,还没去过我那呢,你也老久没去了,今天晚上去我那,反正房间多!"
   贝贝笑着点了点头.
  我们回去后,三个人,吃了好多水果,莉姐削给我们吃的,看了一两个小时的电视,最后,我们各自去睡觉,莉姐上楼个我们收拾房间的时候.
   贝贝突然对我说:"午夜,我去你房间好吗?"
   我摇了摇头说:"贝贝,别这样,听话!"
   她嘟着嘴,有点生气,又有点撒娇地说:"我就去!你不让,我就告诉姐姐!"
  我呼了口气,我想我要被这小丫头搞死了,男人是不能犯错误的,我多想我那天晚上没对这丫头干过坏事,如果那样,一身轻松多好啊.
   我爱莉姐,这是无法改变的.
   我回房的时候,莉姐对我使了下脸色,然后她带贝贝去她的房间,她们睡在一起.
  我回房后大概半个小时过后,突然有人敲门,我以为是贝贝.可是莉姐竟然先一步溜进了我的房间,我忙手忙脚地去开门,灯都没开,我门一打开,莉姐顺手把门关上,我就被她紧接着按到了床上,接着是她那贪婪的亲吻.
   我不知道,在莉姐出来的时候,另一个丫头知道了这一切,她正在门外偷偷地听着.
  
  

 

 

 

28.
  莉姐每次都是如此凶猛,她的强悍,她的霸道,她的温柔,她的任性,她的害羞,这些让我着迷,因此每次面对她的突然袭击,我会有种沉默的激动.我喜欢她这样,喜欢她抱住我咬我的嘴唇,然后再我要反击的时候,她又会轻微的呻吟,本能地抖动.
  不过那天,我实在害怕的厉害,可是我又不能表现出让她怀疑的地方,我在她的亲吻下,倒到了床上,她似乎还带着微微的酒意,在黑暗中,她压到我的身上,然后很小声地说:"想死了,白天在车上,就想!"
   我贴着她的耳朵说:"我也是!"
   她的手摸到我的下面,然后亲吻起我的耳朵,我被她弄的老难受的,痒的厉害,但是又不能叫出声来.
  她也知道,我不敢叫,于是更加喜欢这种偷的感觉,怕惊醒贝贝的感觉.她更加的顽皮,更加的挑逗,我被她弄的不行了,迅速逃离她,把她压在下面,当我的嘴开始从她的嘴游走到她的脖子的时候,她比我先前痛苦,她的两条腿在那里拼命的挣扎,动了一会,然后死死地环住我的腰.我只穿着内裤,而她穿着睡衣,里面连内裤都没穿,大概是为了节省时间吧,我隔着内裤用坚硬的下面一下下地顶她,感觉内裤都被塞到她的里面了.
   这种隔着内裤的感觉,她也由衷的兴奋,她很轻地呻吟,手死死地抱住我的脖子,然后在我的头上慌乱地抚摸.
  我大口大口地吃她的舌头,她伸的老长,大概因为黑暗,她的表情应该很夸张,她认为我看不到她的脸,所以她可以表现出任何过分淫荡疯狂的表情.
  最后,我退掉内裤,正了正身子,她急忙捏着我的下面,我很轻松地进去了,因为水已经把她下面涂抹的相当的滑,即使不找,直接乱刺,也会被水带进去.
   因为床足够柔软,因此不管多大的运动,都不会带来过分的响声,所以我们只要忍住声音,就可以疯狂地彼此发泄着身体的能量.
   她的下身顶我的不费什么力气,而我也一下下地把她往床头推去,只有她的头撞到床的靠背的时候.才会发出一下下的响声.
  她穿着吊带睡衣,滑滑的,凉凉的,没有脱去,带子被从两边滑下,到腰边,两个丰满,圆润的奶子在我的手下被夸张地挤压,揉搓.
   她的声音一点点的变大,我有点害怕,害怕会惊醒贝贝.我急促地对她说:"乖,小点声!"
   她慌乱地说:"不,快,不要停,贝贝睡了,不会听大的,啊!"
  我知道她是兴奋的时候,就什么不顾的人,她怕我停下来,于是手抱着我的屁股,抚摸起来,一边摸一边抓,捏,并且往她的下体一下下地按去,怕我不尽力,怕我突然拿出来.
  我不会那么傻的,作为男人,其实我比她更需要,如果我强大,比她有钱,比她强悍,我会把她当一个很小地,我会很放开地享受她的身体,会强暴她,会主动地占有她的身体.只因为那时,我感觉她很有钱,我只是一个穷光蛋,所以做的时候,我有隐藏着自己的兽性.
  在激烈的撞击中,慢慢的,慢慢的,我射到了她的体内,我们在一起从不用套子,她不会怀孕,并且喜欢直接感触的感觉,所以这样会特别好.
  当我气喘吁吁压到她身上的时候,她格格笑了,摸着我的头,我痛苦加舒服地趴不起来,她抱着我,很温柔地抚摸我的身体,让我平息,然后亲了下我的耳朵,在我耳边说:"你好棒,好害羞,好乖!"
   我咬着牙齿,狠狠地亲她的脖子,然后咬了口,抬起头说:"我离不开你,我以后怎么办,我舒服死了!"
   她又来吻我,拍了拍我的后背说:"乖,永远都是你的,你要强大知道吗?好好工作,要比姐还有出息!"
  我点了点头,我留意了她最后的那句话,要比她还有出息,我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只有比她有出息了,才有可能比那个人有出息,至于有出息了以后会怎样,我不知道.
  我想得到她,我那时不会想到娶她,也不会想到她心里要的男人的安全感,但是我知道,我需要她,需要她的爱,需要她的身体,我离不开这个东西.
   我翻下身去,她侧身趴到我的怀里,抱着我,头放在我的脖子处,我蹭了蹭,她轻声地说:"小颜,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我听她这么说,立刻想到了贝贝,难道她察觉了我和贝贝的事了吗?可她突然说:"我最近老心事重重的,突然感觉自己要出事了!"
   "傻瓜,不要瞎说,你能出什么事啊?",我吻了吻她的额头,我在她的调教下,也慢慢地会疼女人了,会知道在做完后,要抚摸,要温柔地疼爱,这样女人会感觉特别好.
  她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有种感觉,算命的说我今年有灾---",她一笑说:"也许是情劫,我遇到你就是一场劫难,一场灾吧!"
   我当时并没对她的话有什么留意,也许是她多愁善感的缘故,我根本不会想到,我们会面临的可怕的事情.
   我们更不会知道,我们这样放纵的时候,有人也开始对她怀疑了,那双魔爪一点点地向我们伸来.
  突然外面有响动,莉姐特害怕地撑起了身子,就那一声响动,我当时就很清楚,也许是贝贝,莉姐很快地坐起来,然后沉默了会,她慢慢地走到门边,然后停留了会,打开了门,走道里也是漆黑,她打开了一个灯,她离开了一点点时间,又把灯光了,走回来说:"没人!贝贝睡着了,看起来还老香的!"
   我知道,也许不是这个样子,很多事情只有两个人知道,第三个人很难知道,而贝贝知道这件事,也许对她来说是个不幸吧.
  那夜,莉姐没有回她的房间,我想让她回去,可又怕她怀疑,于是就抱着她睡,我几乎都没睡着,始终害怕外面会有响动,过了午夜,到了下半夜也没有,我证实了,贝贝一定是知道的,不然过了午夜,她会来的,可她没来.
   我感到害怕,也感到开心,我不爱贝贝,一点都不爱,在我眼里她就是个孩子,我想她知道也没什么.
   莉姐在早上四点多的时候离开的,她才回房去睡.
  第二天,我醒来,莉姐在那里做饭,她见我下来,对我笑了笑,她很幸福很滋润,气色很好,百分百的性爱让她很满足,因此精神就很好.
   她对我说:"贝贝还没起来,你去叫她起来吃早饭!"
   我点了点头,我来到她的房间,在门外喊了句:"贝贝,起来吃早饭了!"
  她不多会推开了门,望着我,眼里有可怕的东西,我被吓了一跳,于是马上转身下楼,吃饭的时候,莉姐让贝贝多吃点,莉姐刚一说话,贝贝就低着头说:"知道了,我自己能吃!",她说的声音很不客气,莉姐望了我一眼,被吓的半死,她以为是贝贝知道她来我的房间生气,也以为这生气是不想她是这样的女人,并不会想到我和贝贝有的事.
  我们还要去公司上班,我们把贝贝送去孤儿院,路上贝贝一直望着窗外,莉姐几次回头看贝贝,也不说话,贝贝下车的时候,莉姐说:"贝贝,把功课做完了,再去玩!"
   她冷冷地说了句:"知道了!"
  回到车上,莉姐皱了下眉头,没有马上开车,然后对我说:"她昨天晚上肯定是知道了,我感觉对她影响不好,她以前感觉我是很好的人的,我昨天晚上不该---"
   我看她有点痛苦,于是说:"哎,没事的,别多想了,孩子不会知道什么的!"
   她点了点头.
  贝贝知道了这事,她没有做什么让我感到可怕的事,只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莉姐把贝贝接到了她那住,她感觉让贝贝生气了,要弥补一下,天天亲自送她去学校,晚上接回来.
  这一星期,我不能去她那,三四天后,她实在忍耐不住了,于是把我叫到了她的办公室,当时是中午,其他员工下班吃饭了,我中午在食堂吃,不回去.
   她让我去她的办公室,在那里,她得意忘形.她上了瘾,我也上了瘾.

 

 

 

 

29.
  当我穿着名贵西装去上班的时候,他们似乎有点惊奇,但是没有人跟我提西装的事,只是偶尔瞟一下.胖子李对我阴险地笑笑说:"这西装满贵的吗?是不是被哪个富婆看上了啊?"
   这句话让我很不舒服,可是我已经学会了反抗,我抿抿嘴一笑说:"对的,难道我被包养还要对你打报告吗?"
   他点了点头,一笑,不知道说什么,最后白了我一眼说:"等着吧!"
  我也是冷冷一笑,他这句等着吧,当初暗含的意思,我无法知道,只有当自己在后来的某个时候才清楚地知道,这是一盘早已定好生死的棋.
  那天中午,我刚从食堂吃饭回来,想趴桌上睡会觉,突然电话响了,我接了电话,是她的声音,她听出是我,于是很有精神地说了句:"哎,过来下!"
   我问:"什么事?"
   她嗲嗲地说:"没事就不能找你吗?现在拽了啊,连经理面子都不给,小心把你炒了!"
  我听了这话很开心,于是往她的办公室去,虽然同在一座大厦,如果她不联系我,我根本无法知道她在干嘛,我也想她,可是我可不敢主动给她打电话,她至少在公司里算是大忙人,大人物.
  我走到门边,迟疑了下,然后敲了敲门,我进去后,看到她没有抽烟,而是在那里描眉,一边描一边说:"请进!",她说的特优雅,那句"请进!",我走到里面,她放下粉底盒,然后对我微微一笑,她略略修饰后,更加的漂亮,她从不会浓妆艳抹,只是轻微地点缀.
   我望了望门,然后对她说:"你不怕别人会看到吗?"
   她很自信地笑,然后拿起电话,对我用指头嘘了下,接着对着电话说:"小王,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进来!"
   她挂了电话,然后双手放在桌子上,抬起头仔细看了我会,微微笑着说:"挺男人的了,很好!"
   我有点害羞地一笑,皱了下眉头说:"你可真够大胆的你!"
  她听了这句话,站起来,然后走到我面前,双手抬起勾住我的脖子,贴着我,嘟了下嘴,孩子一样地说:"你不喜欢么,我就是要大胆,我怕什么!",说着,她慢慢趴到我怀里,靠在我胸膛上,脸转到一边很幸福,很安逸的样子.
  我当初也不太能把握她的状态,我不知道她是真的有把握我们没事,还是她太过于忘情,性是可以让人的判断力下降的,或者因为身体的冲动,人的大脑会变的迟钝,色胆包天,得意忘形.
  她趴了会,然后就慢慢地亲吻我,手在我的身上不停地摸着,抬起头,眼睛望着我,露出特挑逗的表情,舌头在嘴唇边滑动,她想要的,脸有些红,我看的出来,看到她想要的时候,我就会特激动,感觉可以满足这个女人,对性爱的要求犹如孩子对玩具痴迷的女人.
  四五天没做了,我也特别想,被她这样一弄,如何把持,因为是在办公室,我想也顶多只是亲亲摸摸吧,最多用手帮她摸到高潮什么的.
  她很享受,很认真地亲吻我,因为她的个子比我矮,只有一米六九,因此她先来亲我的嘴,于是要垫起脚,她手勾着我的脖子,在我的嘴上亲了下,接着就开始往下滑,她一直亲到我的衬衣的胸口,然后手抱着我的腰,又慢慢地亲吻下去,最后就到了我的那个地方,她慢慢蹲下,抬头睁大眼睛,看了我会,接着就用手在我的那个地方摸起来,她不笑,眼里都是色情的沉默,西装的裤子总是很软的,因此被她这样一弄就顶了起来.我吸了口气,然后有呼了下,她真是够坏的,她这些都做的跟日本A片里的一样.
  她看我鼓的高高的,我的表情有点难受,她眼睛里露出女王一样的贪婪,接着就来解我的裤腰带,我见她这样,忙压着她的手说:"不行的!",我看了看门口.
   她牙齿咬了下嘴唇,然后推开了我的手,她瘾上来了,火燃烧起来了,她推开我的手,然后把裤腰带解开了,我还没来及反映.
   她就把我的裤子退去,然后隔着内裤摸起来,她闭上眼睛,摸着我的那硬硬的东西,然后嘴里说了句:"呃,好棒,好大!"
  她对我的年轻,我下面的威力,对下面因为年轻而带有的硬度时常很兴奋,我知道这是老男人所没有的,我可以坚硬如铁,她喜欢这个,当作一个宝贝在那里摸着,闭上眼睛,她那么享受,那么陶醉,似乎整个心儿都被刺到了.
  我去摸她的头,手放在她的头上,仰起脸,当我感觉她的嘴唇呼着热气,隔着我的内裤去含,去咬我的下面的时候,我如女人一样地呻吟了下,然后只有摸着她的头寻找镇定.
   她就这样玩了很久,吃了很久,然后用手把我的身子往沙发上挪,我没有低头,因为东西还在她的嘴里,她并没有放下来,全湿了.
  她在我靠近沙发的时候,脱去了我的内裤,退到膝盖处,然后让我坐下,接着,我仰身靠在沙发后杯上,她蹲在那,脸红的要死,耳根也红,她拿着我的手指头放在嘴里,吮吸了下,然后看了看那个高高直立的东西,就把我的手也拿上去.接着,她就伸出舌头,侧着脸,从我的最高点,一直往下面滑去,舔到下面两个球球上,球球被她吸起,然后落下,她又从最底部舔到最上面,她会弄极了,她把我弄的难受死,身子都想挺直,快活的不如死去.
   她越来越贪婪,越来越忘情,她吃的快活的忘记了自己是个女人,高雅的女人,她不顾这些.
   我差点被她弄丢了,我抱着她的头,祈求着说:"乖,别弄了,难受!",我想推开她.
  她没有听我的,疯狂地上下,我要死了,她似乎从我这样的表情中看到了快感,最后她停下来,然后迅速地,她当时穿着裙子,短裙,西装性质的,她手伸进去退掉了内裤,飞快的,我见到她这样,明白了,她想真的来.
   我又皱了下眉头说:"能吗?"
  她急促地喘息,然后说:"让我死吗?",她微微抬头,然后张着嘴,腿一抬,看了看我那被弄的滑润的要死的东西,她拿起来,然后抬起头,她很爽,张大嘴,仰着头,吸了下,然后就插了进去,接着她放下身子,在我的身上,抬起,坐下,然后手扶着我的肩,我在她动了两下后,开始配合她,去顶她的身子,我也什么都不管了,跟她爽,跟她弄,跟她去寻找那个高潮,她被我顶的飞快,身子颠簸的如同风扇转动,两个人都很爽,这样弄了会,她有点累,然后笑着,皱了皱眉头说:"哦,换下!",她又移过身子,
  对我坐到我的上面,然后我抱着她的腰,继续顶动,最后又从这个姿势转变为她手扶办公桌,这样又抽了很多次,她的上衣扣子被我抓开,两个奶子被我的摸的特爽,她的头发凌乱,白色的衬衣,黑色的短裙,领口还有蝴蝶结,头发乌黑光亮,皮肤白皙,穿丝袜的腿修长,这样的一个女人,一个少妇,一个极品,被我从后面顶着,手扶办公桌,身子一下下地被我折腾,被我撞击,嘴里还有兴奋,痛苦的呻吟,浪叫声,她最后狠狠地趴在了办公桌上,电话,文件,什么都被弄乱了,我射了进去,她被我压在办公桌上,也快活到了极点.
   我想她没到高潮,于是我问她:"你要吗?",她若想高潮,需要正面,她自己动,她自己按照她的需要扭动屁股,找准高点去磨.
   她摇了摇头,一笑说:"要死了,够了,舒服,小坏蛋!",她去桌上抽面纸给我,我刚想离开,她说慢点,小心地擦.
   我皱了下眉头,接过她的纸一边擦一边说:"还不是你,你够可怕的,真的不理解你,你是不是很会啊,有很多吗?"
   "放屁,只有你!",她趴那,我仔细地帮她擦,她回头趴那,笑着看我为她服务,很幸福的样子.
  弄好后,我们整理好衣服,她把乳罩和衬衣弄好,然后仔细看看裙子,又拿起镜子,看了看脸,一看就笑了,"妈的,红死了,真恶心我!",她抬头看着我说:"你有没有感觉我坏?"
   我说:"当然有了!"
  她突然跟孩子一样撒娇,哼着说:"怎么办呢,我白天一个好女人,现在就一个坏的要死的女人,谁让你来的?",她突然还说我.她是逗我玩的,过后,她还有点害羞.
   我说:"是你让我来的!"
   她说:"坏蛋,我让你来就来吗?"
   "那我马上走!",我有点小气地说:"哼,享受过了,就不认人了!"
  我假装要走,她突然上来抱住我说:"不要走,说玩的,我这几天想死了,贝贝在我那,我不方便,前几天天天去应酬,今天熬不住了,姐是不是很坏?"
   我撇了下嘴,点了下头说:"有点吧,但感觉满好!"
   她也笑了,捏着我的鼻子说:"你也好棒,身体真好,腰上的力量真大,我喜欢!"
   "你这个坏丫头!",我亲了她下说.
  她呵呵地笑了,说:"对,就是你的坏丫头,坏丫头,丫头!",她似乎喜欢我说她丫头,也许是年纪关系,她暗暗地喜欢被我这样叫,可以找回那些她认为的资本吧.
   其实她这个年纪,这样少妇的风骚是最好的,小丫头比不了.
   她看了看时间,似乎要到上班的时候了,她上来抱着我,亲了下说:"老公,先回去吧,明天再过来!"
   我张了张嘴说:"还来这里吗?"
   她点了下头,说:"是!"
   我皱眉说:"不会有事吧?",淫荡过后,理智稍微清醒.
   她皱了下眉头说:"怎么会呢,谁会知道,这里我说的算,你来的时候看看有没有人跟踪你就好了,呵呵!"
  我呼了口气,点了点头,那个时候我一切都随她的,如果她不怕,我又怕什么,反正去了她那,她爽,我更爽,可以跟她做,可以见到她,可以跟她接吻,拥抱,我都很开心,甚至看到她那高雅的样子,都会满足.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那次过后,我们持续了几乎一个月,那一个也,我们隔三差五就去玩,在办公室里干,因为开始都没事,这样下去,我们都麻木了,也想到肯定不会有事的,没人会知道我们,我们偷的很快乐.
   在办公室里尽情的淫荡,疯狂,达到高潮.
  可是我们不知道,有双可恶的眼睛盯上了我,胖子李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跟踪了我,我想一定是这样,多年后,莉姐告诉我,是那小子的爸爸写信告诉那个香港男人的.
  那是两个月后,到了五月份,公司决定留人,胖子李从丁主任那得知公司留下的一个人是我,而不是她,这是上层,早已决定,而我们还不知道的.
   他心灰意冷,他想到了报复.
  那天,我一早上起来,就感觉很乖,我想到我跟莉姐在办公室玩了一个月,真的又刺激,又有点紧张,这一个月,我更加爱她,更加喜欢跟她在一起,我一天不见她就想她,想她的温柔,想她的疯狂.
   可是那天早上,我一早起来,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心里一直紧张,也不知道为什么.
   到了中午,她又电话给我,让我去.
   就在那个中午,恶魔终于来了.

 

 

30.
  当你沉浸在快乐中的时候,肉体被性爱麻醉的没有理智的时候,头脑是简单的.莉姐那个时候就简单的犹如个孩子吧,我想那个时候她是的,她是个孩子,因为性爱而愉快的忘情的孩子.
   而我呢,原本就不懂得会有什么可怕的事,因此她若想淫乱,我也只能奉陪这个孩子.若是出了事,这也是冥冥中注定好的.
   可怕的香港老男人,她的情人,在我们抱在一起疯狂淫荡的时候,他带着人慢慢地往办公室走来.
  当时,我和莉姐正抱在一起欢快地抽送,她满头大汗,头发被汗弄湿,贴在额头,带着快感,带着微笑,手摸着我的额头给我擦汗,腿勾着我的腰,紧紧的,身材苗条的像水蛇,她很灵活,似乎有用不完的劲,对于女人而言,这十分难得.
  我们谁也不会想到啊,今生回头去想,那个砍是要经历的,如果不经历,我的命运不会改变,也许我会做一辈子她的情人,她包养的男人,而因为老男人的到来,一切都改变了.
   那天,我们似乎是同时到的高潮,很难得的一次,她见我高潮,便会摸着我的头,笑着亲吻我,乐呵呵的,为她的成就感而自豪.
  我记得,平静后,两人躺在沙发上,她贴着我的胸膛,手摸着我,喃喃地对我说:"小颜,我突然不想你毕业后就工作,我想送你出国留学,去外国见见世面,对你以后发展好!"
   我当时一笑说:"不出国,我就留下来,天天跟你在一起!"
   "怎么着,莫非你还想跟我结婚吗?",她问我.
   我说:"想有什么用,你会跟我吗?"
  她嘟了下嘴,夸张的表情说:"你家人不会同意的,他们要是知道你这样,肯定会打你的!",她说着就笑,然后就来摸我,捏着我说:"告诉姐,如果你以后结婚了,会不会想到我,说!"
   她捏的我厉害,故作威逼地问道.
  我皱着眉头说:"傻瓜,结婚干嘛,我不结婚的,我爱你!",我傻傻地看着她,看的认真,她也看着我,我们侧着身子望了很久,突然她皱了下眉头,似乎要流下眼泪什么的,我忙说:"你干嘛啊,我可不要看到你哭!"
  她又皱了下眉头,然后手摸着我的脸,仔细摸了摸,接着,就伸出小舌头来吻我,吻的我怪痒痒的,可是我笑了下就不笑了,她很认真,似乎有伤感,乌黑明亮的眸子里有伤感.
   我问她怎么了,她摇了摇头说了句:"感觉像是梦!"
   "怎么是梦了?",我捏着她的鼻子问她.
   "不知道!",她竟然真的哭了,眼泪哗地落下来.
  我被吓的去哄她,哄了老一会,她才低头含着眼泪,委屈地说:"不知道为什么哭,不知道以后怎么办!",她把无奈说的很可怜,是的,她也许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但是不要她操心,有人会让事情继续下去的.
   我搂着她,很疼她,看到她的眼泪,就感觉她虽然女强人,但是悲伤的是时候,犹如一个可怜的孤儿.
   大概就在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人发愣的时候,门被打开了,很迅速,
  

 

 

30(接)
  那个情景可怕至极,犹如灾难一般,两个人都傻了,我躬起身子看到那个老男人身后带着两个身材高大,戴着墨镜的随从.他眼里充满了怒火站在那里.
  莉姐被吓坏了,她的表情惊恐,慌张地去抓身下的衣服,而我更是乱了分寸,不知道怎么办,身体抖的厉害,时间不长,那个老男人摇了摇头一挥手,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
  我只感觉到身上都是痛,两个男人把我拖起,然后脚和拳头把我包围起来,每一下都是往死里打的,我被打了十几下后,我才听到莉姐那凄厉的尖叫,她从沙发上跌落到地上,然后抱着那个老男人的腿,苦苦哀求道:"是我不好,我该死,你放了他,他只是个孩子,会出人命的!"
  我开始还没哭,回头看到她爬着去乞求他,我的泪就下来了,她衣服,头发都是凌乱,她不说还好,她刚一说,那个老男人看了看她,然后一脚把她踢开了,她的头撞到了沙发上,她皱了下眉头,然后又落到了地上,接着,那个老男人揪起她的头发,使劲地晃着,然后就往沙发上撞,我开始大声地呼喊:"你放了她,不关她的事,是我强迫她的!",我竟然可以这样傻傻地说.
  我知道没用,可是看到她被那个老男人如此折磨,我心疼死了,她也为我感到心疼,尽管被折磨着,仍旧对那个男人说:"放了他吧,他只是个孩子,我什么都可以做到,放了他吧!"
  他们没有放,仍旧暴打着我,身上的疼痛慢慢地变小,只感觉东西撞击着我,身子一下往左一下往右,耳朵开始有响声在两边,头脑开始变晕,但是眼睛仍旧死死地看着她被折磨,我的泪和她的泪隔着距离相对流着.
   我知道一切都没有用,我感觉似乎要往地狱走去,他们一边打一边骂着.
  我看到她的脸上流了血,我突然奋起力气去反抗,撕喊一声,接着就被什么东西击打到脑后部,然后再也无力动弹,眼睛也睁不开了,我闭上眼睛,听到她最后的一句撕喊:"不要,不要!"
   我还听到他说了句:"把他扔到长江里去!"
   接下来,我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第4
后一篇:7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