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3

(2009-06-04 19:36:40)
标签:

杂谈

 

作者:手提绿帽子

16.
   莉姐乞求我留下来,我留了下来,我回头看到她那着急的样子,她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我于心不忍,她似乎的确是太想我了,身体都在发抖,那天,我们在宾馆里,做了好多次,我清楚地记得,那天似乎格外厉害,她有一次用嘴就把我弄射了.我们在床上翻滚,从床头到床尾,屋里的灯光灰暗,她喜欢这样.那个时候,我几乎什么都听她的,即使偶尔的爆发也会马上平息,我离不开她,我说不清楚是离不开身体还是离不开她的爱,我用爱来做借口,可是后来又发现性爱不分.
   她的手机响了,她慌忙地摸过电话,那个时候,我还骑在她的身上,一次次地顶动着她的屁股,手抱着她的摇,她在我的晃动中,摸过电话,然后回头望了我一眼,她意思让我慢点.
   我放慢了动作,可是听到她抿着嘴,手抓着床单,压抑着情绪,很平静地说出:"老公!",两个字的时候,我再也无法控制,我疯狂地顶动起来,她被我弄的几乎崩溃,另一只手迅速捂住了手机,然后恳求着我说:"乖,别这样,听话,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要理解我!"
   我不回答她,只是一下子也不停,我想我还是顾及她的,我只是动作疯狂,可我并未发出声音,她见劝我不行,于是又把手放开,在电话里支吾地说道:"哦,我在外面做美容的,一会就回去!",对方似乎很怀疑,她一笑说:"真的,我过会就回去!",说着她挂了电话.
   那种说不出的痛苦,让我成了一个野兽,我狠狠地把她弄趴下来,她叫了声,我趴在了她的后背,咬住了她的肩膀,她在嘴里喊着不要,不要.我知道,她害怕我会留下疤痕.
   我在她的身上犹如垂死的狗一样的残喘,心中的愤怒莫名其妙,我知道我没道理对她发这脾气,可是我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
   她在我的身下哭了,什么话都不说.
   我混蛋一样地翻过身,说:"回去吧!"
   她说:"我不回!",她说的声音很小,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
   我坐起来,背对着她一笑说:"干嘛不回啊,你有老公的,有家庭,我算什么?"
   "你别这样说,很多事情你只有到我这个岁数才能理解!"
   我听了这句,特别来气,突然想到那个老男人,我又趴到她的耳边,十分轻浮地说:"他是怎么干你的,她弄你爽,还是我弄你爽,告诉我!"
   她突然不哭了,抬起眼望了我一下,皱了下眉头.
   我捏着她的胳膊,然后用了点力说:"告诉我,你跟她是怎么干的,她没有我猛吧,不会把你弄的这么舒服,所以你才找比你小的对吧?"
   "混蛋你!",她流着泪,撇着嘴说,她说的样子似乎很委屈,而我当时到底还是不明白,这样的精神虐待,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如果她心中带了百分之八十的爱,而我把这些交往全部用性来还她,她会感到伤心的,这是我多年后知道的.
   她是需要肉体的狂欢,可是过后,她也需要爱,这就是女人,二十四岁的时候,我还不能完全了解.
   我心虚地说:"我是混蛋,你赶紧回去啊,我可没留你!"
   她听了这句,望了我一会,我似乎感觉背后她那双眼睛里充满了被男人搞过而没有爱抚的绝望,当我再转过去的时候,看到她在穿衣服,无声无息,自己一件件地穿,拿过乳罩,自己戴上,又拿过内裤,从腿上套上,接下来穿外套,她穿的时候什么都不说,眼角含着未干的泪,自己忙自己的事.
   我望着她,那刻突然感觉有点内疚,她似乎是真的伤心了,可是我想到那个老男人也会干她,也会把那个很丑陋的东西放到她里面去,我心里就难受,难受的厉害,甚至还会有愤怒.
   因此我并没有去阻拦她,而我后来知道,她当时是特别想我去阻拦,去把她留下的,她穿好了衣服,站了起来.
   我还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仰望着她,她拿过包,回头望了我一眼,接着就把头转了过去,想往门外走.
   我是在她手放到门闩上,我才踉跄过去拉住她的.
   我拉住她说:"别走!",我很无理地说.
   她没有转过脸,手被我拉着说:"你还是个孩子!"
   我说:"对,是,我改变不了!",我用力地把她拉过来,然后抱住她,她在我的怀里艰难地挪动着身子挣扎,闭上眼睛,然后用力地靠到墙上,抬着头,泪无声地滑落.
   我当时真是愚蠢,不会知道,这样的表情意味着什么,她后来说她好恨遇到我,竟然栽到了一个小男人手里,会如痴如醉,忘情难收.
   她在那里痛苦了一会,还是推开了我,她打开门,我见她这样,也不挽留了,一笑说:"走吧,我们再也不要见面!"
   她走了,留下我空荡荡地在那里,我心里一点舒服都没有,想着她的离开,想着她又要回到那个老男人的怀抱,我的拳头狠狠地打在了墙上.
   我们又过了一个月没有见面,到了2001年的三月份,我们即将进行毕业实习了.
   有天,那个丫头贝贝来到学校里找我.

 

 

 

17.
   那天,我在宿舍的阳台上望着外面发呆,突然宿舍一哥们进来说:"哎,小颜,有人找你,在宿舍外面呢,看大门的不让进来,你下去看看!",说着那兄弟一笑扒着我的肩说:"哎,小颜,这寒假一过来,你可是大变样啊,这穿着打扮比以前可时髦了,是不是交的女朋友啊,不过看起来挺小的,你小子!呵!"
   我也是一笑,我以为是莉姐,愣了下,然后慢慢走下去,远远望去,门口站着一个丫头,我开始没认出来,我知道她是在等我,男生宿舍门口就她一个丫头.我走过去,她一直在望着我,我想起来了,她是我和莉姐去孤儿院时认识的那个丫头,贝贝.她真的满漂亮的小丫头,穿这一件时髦的背带裤,上面穿着长秀体恤,戴着一个帽子,很时尚,很青春,微微鼓起的胸部,不是很大,圆润的可爱.
   她抿了抿嘴,耸了下鼻子说:"小颜哥!"
   我也是一笑说:"恩,你好!",我还是有些纳闷,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找来的.
   她走到我身边说:"哎,小颜哥,是莉姐告诉我你在这的,我最近成绩老差的,她说让我来找你给我辅导功课,我今天正好和同学来这边玩,就来找你了,你没不高兴吧?"
   她说着,很机灵地笑了笑.
   我忙说:"哦,没事,我很开心你能来找我呢,你有没有吃饭啊?"
   她皱了下眉头说:"才下午三点呢,没到吃饭的时候!"
   我呵呵一笑说:"恩,那我带你到学校里转转!"
   她点了点头,然后跟我在学校里转了一圈,我有点不好意思,带着一个十六岁的丫头.她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紧张,她找我说话说:"你有没有谈恋爱啊?"
   我忙摇头说:"没呢,呵!"
   她望了望学校里成双成对的男生女生,然后说:"他们都在谈恋爱吗?"
   我呵呵一笑说:"应该是吧!",我望着她说:"你有交男朋友吗?"
   她摇了摇头说:"没呢,我还小,阿姨和莉姐管的严,不许我教男朋友,可我已经不小了!"
   我说:"还是学习要紧的,最好不要谈恋爱!"
   她皱了下眉头,点了点头.
   我们就这样随便转了一个多小时,我问她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的吗?她点了点头说:"恩,是的,哥,生下来就在孤儿院了,不过我很开心的,他们对我都很好!尤其莉姐,她最疼我了,对我比其他孩子要好,我当初是她拣回来的,所以亲!"
   怪不得这样,那次莉姐进去就问她的情况.
   我点了点头,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来找我,是不是莉姐又使的什么鬼把戏.
   我说:"莉姐她还好吧?"
   贝贝说:"还好了,对了,她今天过生日!"
   "是她让你叫我去的吗?"
   她先是一愣,然后点了点头说"是啊,我们一起去吧!"
   我那天不知道其实莉姐并没有让我去,是贝贝提到这事,而我不知道,她自做的主张.
   我开始是不想去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去了,我知道我心里是想去的.
   我们打的在晚上的时候去了孤儿院,贝贝说她的生日每年都在孤儿院过的,她本来不想过,可是我们这些孩子为了感谢她照顾我们,于是每年都给她过生日.
   在路边,我突然停了下来,我说:"贝贝,我想买个礼物!"
   她点了点头,说:"恩,应该买个小礼物!",是的,她过生日,不送礼物怎么可以呢,她都送过我好多,我想总不能空手去的.
   我们去了商场,可是我一下子不知道买什么礼物,我从未送过女孩子什么礼物,我问贝贝:"送什么好?",她突然睁大眼睛,嘴角一笑说:"你好紧张的样子,你是不是喜欢姐姐啊?"
   我忙摇头说:"不是,我不知道送什么!"
   她说买个发卡,我听了,感觉太小气,不好拿出手,我看了一些没有买,我们转到了一个化妆品柜台前,我那个时候很傻地认为这是很高级的礼物,我看了看一个口红.
   我说:"贝贝,买口红怎么样?"
   她点了点头.说:"好的,姐姐会喜欢的!"
   我立刻笑着,然后对售货员说:"麻烦你小姐,我买这个口红!"
   她拿了出来,看了看我说:"两百块,去那边付账!拿发票取物!"
   我一听顿时懵了,我没看清楚,我不知道这东西这么贵,我愣了半天,身上只有一百零几块钱.那几乎是一个星期的生活费.
   贝贝看出来了,然后就说:"走,我们去那边付帐!"
   我们一离开,我在紧张中对贝贝说:"贝贝,我---",贝贝一笑说:"我知道,你出来急,没带那么多钱,我先给你垫上!"
   我说:"这怎么好呢!"
   "没事了,哥,我以后还要你给我辅导功课呢,全当是家教费了!",我无奈地点了点头.
   当我拿到那个包装好的小盒子的时候,心里酸的厉害.我知道,外面的世界离我很远,这是一个随处都需要钱的社会,而没钱的男人为了一个小小的礼物都会囊中羞涩的.
   我和贝贝去孤儿院的时候,天微微黑了,孤儿院里的一个大厅里布置的十分热闹,有彩带,有彩灯,有气球,桌子上摆着很多蜡烛,还有一些孩子们准备的礼物,多数都是自己的画的画,那些孩子端坐在那里,我们一进去的时候,屋里灯光昏暗,我看到眉姐,她开始是欢笑地跟那些孩子玩,接着她一抬头就看到了我和贝贝,她的神情告诉我她并不知道我要来.
   我从她的眼神里可以看的出来.
   她突然不笑了,然后抿抿嘴,望了望我,我也没有任何表情地望着她,她的气色还不错,脸上是红晕,穿着一件休闲毛衣,袖子拨到胳膊弯上,露出洁白丰韵的胳膊和手,下面是一件牛仔裤.
   单薄红润的嘴唇抿住了,她见我没说话,又转过去跟那些比较小的孩子拍手做游戏.
   我感觉她似乎是不欢迎我,于是低下头去,内心悲伤窜到额头,贝贝看到了这一切,然后在我身边说:"哥,怎么了?"
   我说:"哦,我出去下,马上回来!",我从身后把那个礼物放到了贝贝的手里,说:"你拿给她吧!"
   贝贝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一副不解的样子.
   我走出去了,走在孤儿院里,外面的天快黑了,微微可见一些光亮.
   我急切地想逃离那个地方,我知道这一切不属于我,我是多余的.可是不多会,突然有个人从屋里跑出来,是莉姐,她左右看了看,发现我后,手插在胸前慢慢走到我身边,我转过身去,两个人在即将黑掉的天空下站着.
   她的手仍旧插在胸口,她说:"想走吗?"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憋出句:"今天是贝贝去找我的,我不知道你过生日,所以就来了!"
   "恩,我知道!",她冷冷地说:"我跟你说,我没有让贝贝这样做,希望你能明白!"
   她不知道她这句话伤了我,我说:"恩,是我不该如此鲁莽来,对不起!",我突然仰起脸微微一笑说:"祝你生日快乐!",说完这句,我就身子往后退,一边退一边慢慢地转过头去,我突然跑了起来.
   她没有来追我,我自己跑开了,后来,她跟我说她那天特想跑上来追我,可她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当她回到屋里,看到贝贝拿出的礼物后,她说她流泪了,当场就哭了,说不清楚的感情.
   似乎我们的相遇都不会长久,每次分离,都会由时间来沉淀一段日子.
   是贝贝追上我的,她在孤儿院的门口喊住我说:"小颜哥,你怎么了,你跟姐姐闹矛盾了吗?"
   我摇头一笑说:"没有!"
   "我知道,肯定有误会了,我也时常不听她的话的,然后跟她闹别扭,可是过后就好了,她不会生气的,我们回去吧,她说她很喜欢那礼物!",贝贝跑出来的时候,也正是莉姐在里面哭的时候,所以贝贝并不知道当时的情景.
   因此当时我也不知道,只是一句她很喜欢那个礼物而已,而真假,我无法知道.
   我没有再回去,我不知道为什么,贝贝也不要回去,她说她要陪我玩,我让她不要这样,可她不听,她说她给过了礼物,说了生日快乐,不想呆在里面.
   那天晚上,我们在路边的夜市里喝酒,贝贝陪着我,我喝的半醉,我糊里糊涂的就跟贝贝有了说不清的关系,而这关系是让我悔恨一辈子的.
   我怎么知道贝贝跟莉姐的具体关系呢,当时连贝贝都不知道的.贝贝十六,莉姐三十二,这是联系不到一起的事.
   贝贝是处在青春期,她找我是有目的的,她在我喝罪酒后,让我陪她去看午夜电影,我跟她去了,在黑暗的电影院里,她突然靠到了我的身上,然后问我:"接吻什么感觉?"
   我望了望她,心里一乱,就吻了她,她那个时候只有十六岁,比我小了足足八岁.
   接下来的事情更是荒唐可笑.

 

 

 

 

 

18.
   我想如果让我回到七年前,我好悔恨我在那个夜晚对贝贝做过的事情,我当时被酒烧的厉害,她在我的亲吻下,伸出可爱的小舌头在我的嘴里乱动,那小舌头很有力度,它把我的嘴唇弄开,然后小手摸着我的脖子,她低沉地发出处女时才有的声音,她用她的懵懂与青涩去体验她的对性的好奇,无疑这是冒险的.
   影院的午夜场人不多,几乎都是情侣,全都抱在一起,亲吻,到中间的时候,还放了香港的三级片,在昏暗的灯光下,我鬼一般地伸出那只可怕的手抱住了她的腰,她的腰细的让我的手显得很有力度,我轻轻用力就把她的腰拦在怀里,牛仔背带裤有些宽松,我能感受到她那光光的白白的,圆润的小屁股在里面蠕动.我的手放到了她的小屁股上,她无知地叫了声,声音被影片的声音盖住,只有我听的到.
   我想吻一个小处女和吻一个少妇是不同的,小处女会有小野兽般的无畏,而少妇是经验老道的放纵.当然还要因人而论,对于时尚的贝贝来说,她即使在她人生的第一次中,她也是活跃的,毫无畏惧,比我都要胆大.
   多年后,我认为这是罪恶的,可是对于已经长大成人的贝贝来说,她说这是她永远的痛,不是悔恨干了傻事,而是她知道她其实跟我一样同样是爱错了人,莉姐对我的逃避就如同我对贝贝的一样.
   感爱敢恨的贝贝是无辜的.
   我吻了会,慌乱地收回手来说:"别这样,贝贝!"
   她仍旧闭着眼睛,犹如睡眼惺忪的儿童一样说:"再吻一会吧!"
   她说的这句话犹如是在要求大人再多给她一枚糖果,十足让我感到我是个禽兽.
   我转过脸去,心里慌张地说:"我刚醉了,呵呵!",我突然想到了莉姐,我那时只是单纯的害怕贝贝会没脑子地让莉姐知道这件事,那样就完了,莉姐要是知道我和她抱来的孩子,一个孤儿院里的丫头干这荒唐事,她肯定不会再对我好了,不会了.
   突然一种恐惧蔓延了全身.
   贝贝低头,睁大眼睛望着我说:"哥哥,你有女朋友吗?我不会让她知道的!"
   我的脑子乱极了,我抖了下身子,然后就从座位上站起来,我想我们要走了,我要让她赶快回去,并且我还要让她守口如瓶,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跟她接吻了.
   她跟我走了出来,两个手都放在口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嘴里放了块泡泡糖,她吹着啪啦啪啦地炸响.
   出来的时候,都十二点多了,那个时候她没手机,我也没有,我想就是别人找贝贝找疯了,也不会知道她在哪的.
   我于是急忙问道:"天太晚了,他们会着急的,你不回去!"
   她似乎还有点生气了,嘴里不停地咀嚼着泡泡糖说:"我不回去,他们不知道的,我大部分时间住校!"
   我又问:"你出来的时候,莉姐有知道你是出来找我的吗?"
   她不说话了,点了点头,眼睛一直望着我.
   我想完了,她知道我把贝贝带出来了,回去肯定问她我们都干了嘛,我想到这,忙笑着对贝贝说:"贝贝,我们刚才的游戏好荒唐,呵!"
   她点了点头,然后迅速说了句:"你别怕,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哥!",她突然来拉我的手说:"我也不要跟你谈恋爱,我---",她转到我正面抱着我说:"我们再接吻好不好?"
   "不好!",我赶紧说:"贝贝,我是你哥哥,哥哥知道吗?是不可以这样的!"
   "你好傻瓜哦,你不是我亲哥哥,我们接吻有什么!",她心里十分还想要再去接吻,可是我做不到,我对她没感情,没有爱,她就像一个孩子,那个时候在我眼里,她根本算不上女人.
   她又撒娇了几句,我还是摇头,她是生气了,离开我,一个人就往前走.
   我见她走,慌忙走上去拉她,然后对她说:"你现在去学校好吗?我送你回去!"
   "不要你管啦,我自己能走的!",她又继续往前走,漆黑的街道上,我根本不放心她,于是就跟在她身边,我们也不说话,她往哪走,我就往哪走.
   最后路过一家旅馆,她停下了脚步,然后慢慢转过来说:"我要你带我去旅馆!"
   我明白她的意思,我继续摇头.
   她突然耍起无赖,微微扬起脸说:"好啊,你不带我去,我回去就告诉阿姨还有姐姐,你强迫来吻我的,还要强暴我",她嘟着嘴说.
   天呢,这孩子真的是疯了,我好后悔认识她,我被她缠上了,那感觉不是滋味.
   她又问我:"你带不带我去?"
   我被她逼的都他妈的要哭了,我呼了口气说:"去那干嘛啊?"
   "去了再说!",她说.
   我转头望了望一闪一闪的"宾馆"两个字.我突然皱起眉头问她:"贝贝,你怎么不在学校里找个男生恋爱,我比你大,我不适合你的!"
   她见我似乎有转机,于是又从前面抱住我说:"我不,我第一次在孤儿院见到你,就喜欢你,你好帅,一直想你!"
   我想了想,当我的手又落到她的小屁股上的时候,我乱极了.
   我跟她说了一句十分恶心的话,我说:"那你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吗?"
   她迅速地点了点头,然后手抓紧我说:"这是我们的秘密,只有我和哥哥知道,我难受,哥!"
   我也老难受的,即使她才十六岁,可是毕竟身体基本都成型了,乳房也可以清晰地看到了,贴着我的身子,我本能地想要去碰触.
   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是老冲动的,做事也不会考虑后果,或者说是我那个时候根本不知道怎样处理这样的事.
   当我在宾馆开好房,她在后面捏手捏脚走到门前,我打开门,她一下子扑进来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想了.
   在黑暗中,她像条小蛇一样缠着我,跟我一直接吻,然后我一点没用力气把她抱到了床上.
   我们接了有十多分钟的吻,她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始,而我不想去做下面的事情.
   两个人就这样,她突然咬着我的耳朵说:"哥哥,我们做爱吧!"
   我刚想说不要,她突然用手捏住了我的嘴巴,捏的老厉害,然后用另一只手去摸我的下面,她来回的摸,没有任何规律,似乎她知道这样可以挑起男人的性欲,仅此而已,她也只会这个.
   我勃起的厉害,被她的小手弄的翘的老高.我死死地抱住她,然后才开始主动,我丧心病狂地想去弄这个丫头,我把她放到床上,然后去扒她的衣服,她学着大女人的模样,很机械地呻吟着,一边呻吟一边说:"哥哥,哦,哦,你好棒,真厉害,妹妹要!",她说来说去句这几句,差点都把我弄笑了.
   我什么话也不说,黑暗中,目光里充满了狼一样的光.
   当我把她衣服脱完后,我分开了她的腿.她突然夹住说:"哥,温柔一点好吗?我第一次,我其实不会的!"
   我点了点头.
   她不会知道要不要用套子,而我是在刚要进去的时候,才想到,要他妈的套子,我赶紧起身,她抓住我不给我起来说:"求求你,哥哥,你不要我,我就哭!"
   我终于说了句话,我说:"我看有没有套子!"
   她抿嘴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我几乎是十分钟理性就和感性反抗一次,可是最后,我还是抱着那个雏嫩的身体,含苞未放的身体,顶到了她的里面,她是痛的,但是她忍住了,她怕她说痛,我不会不要她.
   我不理解十六岁孩子的心里,我甚至在她的身上一下下插动的时候,我都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跟我做这事,她是坏孩子吗?她很喜欢做吗?我都不知道.
   她的下面紧的让我很快就射了,当我趴到她的身上时,她格格地笑着,然后摸我的头发.
   我后悔了,非常后悔了,我捶打了下床,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她上瘾了,她竟然拉着我的手去摸她的小奶子,那两个挺的厉害的小东西,看起来是那么的精致,犹如两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兔子,只是比成熟女人的小些,但是样子和大女人的一样,我索性什么都不管,我当时想,我是完了,我是对不起我喜欢的莉姐了,我放纵吧,狂欢吧.
   我的舌头,手在贝贝的小奶子上揉搓,舔吸,我用手摸她的下面,把她弄到了高潮.
   完事后,我一点都不想去抱她,我害怕她,害怕这个小东西会离不开我,可她一直往我的怀里蹭,一直蹭,很开心,闭着眼睛,小手勾着我的身体,完全蜷缩在我的身躯下.
   当我仔细去看床单的时候,发现上面留下了一朵桃花.她还是个处女,我这个混蛋.
   可是再看她的身体,白皙的身体,嫩嫩的身体,光滑圆润的身体,从未被别的男人进入过的身体,我又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可是人毕竟不是动物,我不可以藏起来,想要的时候就去占有,可见这样的虐待小动物的想法是不可能的.
   因此在天迷糊亮的时候,我叫醒她,我把她送到了学校,天慢慢亮了,干坏事的人最害怕天亮,在分手的时候,她竟然要我吻她,而我没有,我恨不得从未认识过她,认识过这个小丫头.
   我回到学校后,一直害怕贝贝会来找我,幸好的是,在两天后,我们离校实习了,可是我又鬼使神差地去了盛世地产,我不会知道那竟然是莉姐的公司.
   如果你做了一个坏事,也许你会有连锁反应地落入深渊,相信我的话.会越来越坏的,当你想从里面趴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我去实习的第一天,竟然见到了莉姐,这些都是她的把戏,大女人也会玩小把戏,这或许就是她的可爱之处.

 

 

 

 

19.
   2001年的三月份,我们迎来了大学最后一年的毕业实习,由于我们学的是土木工程,很自然,我们进了建筑公司实习.我们学校以往和横江的三家公司有合作关系.而那年又多了一家"盛世地产".
   我们班的同学基本都去了其他三家,而只有我去了盛世地产的建筑部门,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还为此抱不平,我找到班主任说:"为什么就我一个人去了这家公司呢?"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家公司正是莉姐的,我认识她来她也没跟我说过公司的名字,只说是一家地产公司.班主任是个男的,体型微胖,他拍了下我的肩膀说:"哎,小颜啊,你成绩一直都是我们班最好的,这家公司可不一般啊,香港上市公司,实力相当宏厚,他们可都是招清华,西安交大的学生去实习呢,他们招的基本都可以留在公司里,人家说是听说你是我们江大这个专业成绩最好的,你不是又获过几个模型设计大奖吗?所以才让你去的,你小子,呵!"
   我听了这样说,还很有道理,我的确是班上成绩最好的,还获过不少设计大奖.就在我刚要出去的时候,我们班的一个女生进来了,她人长的很漂亮,赵琳,她爸据说是市委办公室的一个什么官.
   她进来后很嗲地跟班主任说:"杨老师,我刚打过电话给我爸了,我开始不知道盛世地产在我们这招实习生,我爸找了人,那边说让我也去,让我跟学校这边打个招呼!"
   班主任人很势利,班级里他对赵琳最好,只因为她爸是当官的,平时都是很巴结,很客气的,听了这个,忙笑着说:"恩,好好,正好,你和刘颜一起过去,也好做个伴!",赵琳似乎才发现我,对我笑了笑.
   老实说,上了四年学,我们班级的七八个女生,我有的根本都没说过话,跟赵琳也就偶尔说过几句话,她们女生都知道我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当然她们也知道为什么,我的家境不好.
   就这样,我和赵琳一起进了盛世地产实习,她家里条件优越,她从上大一起就是兴手机买手机,兴MP3买MP3,随身听,相机什么,经常换,连男朋友也是,她的身边从来不缺时尚英俊的男孩子,她是跟我们不是一类人.
   因此我一直跟她保持着距离,可是两个人一起去实习了,又是同一个班级的,难免要经常说说话什么的.
   实习了,别的同学都换了行头,他们都买了西装皮鞋什么的,有的还垮个包,一下子搞的真的跟社会上工作的人一样了,我看着他们,我想我是不是也要换一下,可是那个时候,身上只有两百块了,这钱还是莉姐当初给我买菜的钱.
   我没有换行头,莉姐给我买的冬天的好衣服不能穿了,我又重新穿起了我穿了四年的毛线衣,下面一条还算比较好点的黑色呢子裤.我第一天到盛世地产去报到的时候,我能看到在装饰豪华的公司里,很多衣着光鲜的男女在那里看我,似乎在看一个闯入殿堂里的小丑.
   赵琳那天也去报到,她见到我,似乎也感觉有点寒酸,她又不好意思直说,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刘颜,我们快要毕业了,以后就工作了,不能再穿学校里的衣服了,男孩子要穿西装,这样正式些!"
   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她又说:"我哥有好多西装都不穿了,他跟你个子差不多,你要是不介意,我拿来给你!"
   我知道她的意思,毕竟同学四年,虽然没说过什么话,可还是有同学情谊的,但是我忙摇头说:"谢谢你,不用了,我最近就买了!",我那时还是很爱面子的,我不想这样,不想跟她扯上什么关系,毕竟她有男朋友.我更不会有非分之想.
   她不是跟我分在一个部分,她去了市场部,因为她漂亮,公司让她做公关.
   接待我的是一个主任,他年纪大概五十多岁,这次去设计部分的还有一个胖胖的男生,他也是拖关系进来的,我后来知道他爸是质量监督局的一个科长,我们不是一个学校,他是横江另一所高校的大专生.
   他第一眼见到我,眼里就充满了鄙视,我去跟他握手,他看了看我,眼皮都没抬.
   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社会上的侮辱.我笑了笑,然后跟在他后面走进去面视.
   那个主任对我也不热情,我似乎都纳闷他们为什么让我来,主任只是跟那个胖子在那里说笑,一直都在谈胖子爸的工作,问他爸爸最近忙什么,胖子叔叔叫个不停,很能吹,说他爸爸快要升什么官了,以后就是一人说了算了,云云.
   我坐在里面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准备了满肚子关于建筑的言论一句也没机会说.
   到最后,那个主任望了我眼说:"小刘,你跟小李在我手下跟着我,有什么不明白的问小李,他爸是管我们的,需要做什么,你问小李就行!"
   "恩!",我很恭敬地点头.心里虽然不是滋味,可是没办法,我那时已经模糊地知道,踏入社会需要的是什么.
   胖子李人很神气,牛气,霸气,孩子气.他跟我似乎以前有仇似的,他摆着大户少爷的德行对我指手划脚.
   我们共用一个办公桌,彼此坐对面,他偶尔抬起头望着我就笑,然后嘴里得瑟地说:"呵,哥们,这都什么年代了啊,你这衣服文革时淘汰下来的吧,呵,你特像知识份子,真的,很清贫的那种,要是在戴上眼镜,对了,你看过电影<棋王>吗,就跟那里面的男主角差不多!整一个老土的知识份子!"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
   他见屋子里没人,身往后一伸说:"哎,你是不是受过什么打击啊,老是一副死面孔,我爸可说了,出门在外,那可就凭一张嘴,你不说话,最后我们可只有一个留在公司的,你还是早早退出吧,呵!"
   我被他气的厉害,但是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看一些主任拿来的施工图,我知道我这样的身份只能凭借踏实苦干才能让人看的起,自从上大学以来被人瞧不起惯了,我也无所谓了.
   两天后,公司的老总对我们部分进行视察,胖子李知道,我不知道,他想借机会整我,让我在老总面前出丑,尽快就把我赶走.
   他把一瓶墨汁泼到了一张施工图上,然后放到了我的桌子上,我当时刚好上厕所回来.还有十多分钟老总来我们部分,办公室里有十多个人.
   他突然叫起来说:"哎,看,大家看,刘颜这小子把刚刚送来的工程图泼了墨,竟然偷偷藏到了抽屉里,大家看!"
   我顿时慌张了起来,我皱起眉头说:"不是我干的,我没有泼,我刚刚上厕所的!"
   可是他死活说这是我干的,他说他都看到的,于是周围的那些人都望过来,一起看到那本钉起来的图纸,都摇了摇头说:"哎,到底刚来实习的,手脚就是笨,我看以后公司还是少招这些孩子进来好!",后来我知道其实公司的员工很害怕公司继续招人的,他们要保住饭碗,因此都挤兑我.
   我一见这样,心中的火压抑不住了,我说:"你小子别冤枉我,我忍耐你很久了!"
   "好,你还不承认是吗?我可是为了公司着想,你知道施工图多重要吗?一个数字弄不好,也许就会造成事故,你明白吗?还亏你是学土木工程的!"
   我被气的脸通红,就在这个时候,一群人站在了门口,我没注意,是胖子李忙走上前说:"你好,总经理,你看,他把施工图弄成这样,还藏起来!"
   我当时正低着头,心想这下子玩了,我以为我可以在这里熬出头,可见玩了,就在我刚转过脸去的时候,我看到了她.
   我死都不会想到,我会跟她这样见面,竟然当着二三十人,在公司里,在那种情况下.
  

 

 

 

 

 

 

20.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女士西装,脚上一双银色高跟鞋,头发扎在后面,西服的领口露出蓝色的衬衣领口,在身后那群西装男人的陪伴下,犹如一个黑帮女.我实在纳闷,为什么她身边这么多英俊帅气的男人,却时常来找我.
   如果说她是不能在公司里招惹男人,那她的老公也一定不简单,并且那人年纪那么大,我可以想像的到.她的眼里充满着镇静,坦然,似乎是为她把我玩弄到这个地方而感到还有些麻木不仁.
   我望着她,面对着他们的衣冠楚楚,我只能等待着他们的宣判,我以为她会为我说话,可她竟然望着我说:"是这样吗?"
   我被她气疯了,什么啊,她竟然问我是不是这样,她竟然相信别人诬陷我的话.
   如果不是她这样问,也许我会屈服,可是面对着她,面对着跟我在床上抱在一起,做了那么多次的女人,我不再忍耐,我抬起头望着她,冷冷地说:"不是我干的!",丁主任见我说话如此不礼貌,忙走到我跟前说:"你怎么跟总经理说话呢,这口气!"
   我把脸转到了一边,我听到她说:"没事,小孩子总会不知道这些规范的,年纪还小嘛,能理解,做错了事,也不会愿意承认的!"
   我听她这样说,突然害怕死了,我当时想,贝贝不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了吧,可是她突然又说:"你们这些来公司实习的,今后百分之九十可能留在公司,希望你们能从现在起就把公司当成是以后工作的地方!"
   胖子李忙笑着说:"总经理,我会的,请您放心,我一定从实习期间就开始为公司卖力!"
   她一笑说:"恩,看的出来,年轻人有理想,有抱负是好事!"
   真他妈的搞笑,我当时一直脸转到一边,听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感到这世界太疯狂,她私下跟我是那个样子,我们都心肝宝贝地叫着,两个人什么淫乱的事情都干过,而且还有过那么多与恋人一样的暧昧,她竟然对别的男人说这样的话.
   我仍旧愣在那,最后,她说:"哎,你半小时后去我办公室下!"
   我还在发呆,丁主任对我说:"你没听到啊,这孩子,还是江大毕业的,最好的学生,看起来只会学习,不会处事了!"
   她走了,丁主任又是对我教训了一顿,他语重心长地说:"说心里话,我这把年纪也不想说你这孩子,可是---",他上下看了我下说:"你家里条件这么不好,怎么不知道这些规矩呢!"
   我什么也没说,坐在位子上发了很久的呆,他们都认为我这下子完了,我非被赶走不可,很多人在那里交头接耳.
   而我想不明白,是她让我来的,难道让我来就是为了报复我吗?就是为了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吗?
   半个小时过后,丁主任说:"赶紧去总经理办公室,说话客气点,即使让你走,也不能不客气,明白吗?"
   我点了点头.
   我低着头,坐电梯上了大厦的最高层,在一个拐角,看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我在门前犹豫了下,舒了口窝囊气,然后敲了敲门.
   "请进!",她的声音传来,我旋开了门,看到她坐在老板椅上,头靠在后面,双手对指按在胸前,她神气的要死.
   我进去后,只看了她一眼,然后就往四周看了看,墙上有她的照片,挂着,还有很多慈善的锦旗,这些东西,我在她的别墅里也看过.
   大多是扶持孤儿的,她可真是够奇怪的,以慈善事业来掩人耳目吗?
   假惺惺.
   "坐吧,喝水自己倒!",她完全变了口气,我跟她在别墅里的时候,她可都是倒好水端我跟前,然后很嗲地给我的.这女人.
   我摇了摇头.
   我看她的表情,能感觉到,她不会是因为贝贝的事,因此也不再那么担心.
   "心里恨我?",她问我,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包女士香烟,点上,吹了口.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得瑟的样子,感觉她麻木不仁.
   我不说话,她继续说:"最近怎么样?"
   我冷冷一笑说:"把我弄进来就是为了报复是吧?"
   "报复?",她咳嗽了声,然后赶紧把烟灭了,喝了口水.
   我看了她一眼说:"身体不好,就别抽!"
   "我身体好着呢,不用你关心!",她冷笑了下说:"见到外面的世态炎凉了吧,心里不舒服是吧?"
   "还好!",我抿了抿嘴,然后把头转向她说:"如果只是把我弄进这里来当作你的笑柄,你可从中找到快感,我会走的!"
   "好啊,你不想实现你伟大的设计师的梦想了吗?",她旋转了下椅子,把身子弄到了一边,望着窗外,外面看到的都是一些高楼的顶层,在那个大厦,可以鸟瞰半个横江城.
   "你认为我只有在你这里才能实现吗?",我说:"如果你这样想,你错了,我不喜欢这里!"
   "你是不喜欢这里的人吧?",她说.
   "随你怎么想!",我口气冰冷地说.
   "呵,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这个楼层里的所有人都没有敢这样跟我说话的!",她头也不回地说.
   我说:"好,好,你做你的女王吧!",说着,我要走,她突然迅速转过来叫住我说:"你站住!"
   我愣在那里,回头看了她一眼,她充满了紧张,急切,还有眼里的怒火.
   我对她一笑说:"我至少还有自尊!"
   "好,好!",我不跟你孩子气,她皱着眉头说:"贝贝,昨天问我你去哪了,她好像去学校找过你!"
   我听了这个很紧张,但是可以肯定她是不知道那件事情的.
   我不说话,她又说:"哎,你生我气没关系,贝贝对你满亲的,老是说哥哥什么的,你有时间,周末去给她辅导下功课!"
   我点了点头.
   她用暧昧的眼睛深深地看了我一下,然后舒缓口气说:"你这孩子心里哪那么多气呢!"
   我说:"你不想追究那个图纸是不是我泼的吗?"
   她一笑说:"追究那个干嘛?"
   "你这么信任我?",我问她.
   "恩!",她突然很女人的表情,眼神发嗲地说:"你过来!"
   我瞟了她一眼,没动.
   "过来,没人会进来的,我有话跟你说!",她说.
   我走了过去,然后望着她说:"什么话说吧!"
   她在我靠近她的时候,她突然把手伸出来,拉住我的手.眼睛直直地看着我,带着笑意.
   我想把手抽回来,但是心想,我也不是他妈的黄花闺女,一小坏男人,你摸就摸吧.
   "哎,谢谢你的口红,我很喜欢,嘴上涂的就是你买的!",她声音十分温柔.
   我说:"不用谢!",我也想跟她说话口气融软一下,可是一下又难拉下面子.
   "还生我的气?",她放开了我的手,脸开始有些红.她的性格老怪的,一会很大的女人感觉,一会又会有羞涩,怪怪的.
   "没!",我摇了摇头.
   她不说这个了,而是说:"是我到你们学校把你要来的,还有---",她说:"希望你能保守我们之间的事情,公司里闲言碎语太多,希望你能理解我,还有我把你弄来,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是我的事,也摸不清头脑,因此你---"
   我赶忙说:"这么麻烦干嘛,我走就好了!"
   "别跟我任性啊,你要知道,我可以帮你实现你所有的梦想!",她说.
   "谢谢你,可是不想麻烦你!",我说.
   "好,那你就走吧,我不管你,行了吧!",她又用身子把椅子旋到了一边.
   我有点后悔我说的话,可是我那时就这性格,我看了看她,然后转头要走,她再次叫住我说:"等等!"
   我停下来,她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个信封递给我说:"去买几身衣服,你穿西装挺好看的!"
   "谢谢你的好意,我是很寒酸,但是我不会再要你的钱了,希望你能明白,我跟你,不是为了这个,如果说有,只是第一次,第一次后,我跟你不是为了这个,希望你能明白,不要再用你的钱来把我心中仅有的美好破灭!",我没等她说话,我就走了出去.
   她被我说愣了.我能感觉到背后她肯定在那里傻傻地,或者很生气地望着我的背影,骂这个倒霉的孩子吧.
   我是想离开盛世的,可是没有,我知道,我们都偶弱点,都会屈服,我们的冷战里有着难以跟对方说出的温情.
   有一天,你会见到一个大女人会为一个丫头吃醋,那就是姚莉莉,她竟然误以为赵琳是我的女朋友,于是伤心的跟个小女巫似的.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第2部
后一篇:第4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