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尐寳唄o帅帅
尐寳唄o帅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25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2部

(2009-06-04 19:30:32)
标签:

杂谈

作者:手提绿帽子

 

10.
   我跑到了隔壁,望着门,刚想敲,门开了,她从来不关灯。因此灯亮着,我看到她头发凌乱,神情慌张地坐在床上,双手抱着头,满头大汗,吃惊地望着我。
   “你怎么了?”,我走到她跟前,坐到她的床边上说:“做噩梦了吗?”
   她点了点头,放松了身子,微微呼了口气说:“恩,没事的!”
   我看了看屋子,拿起一个毛巾过来想帮她擦,她接过了毛巾,擦了擦说:“没事的,你回去睡觉吧!”
   我站在那不走,望着她说:“你真的没事吗?你脸色有点可怕——”
   她一笑,摇了摇头说:“做了个可怕的梦而已,没事的!”
   我转身刚想走,她突然叫住了我,“小颜,留下来陪我好吗?”,她的声音很轻。
   我很快地转过头点了点。
   “你睡吧,我不睡!”,我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她望着我,很是疲惫地拍了拍床说:“睡上来吧!”
   我愣了一下,心想,那天你不是说从此都不要有那种关系了吗?为什么出而反而,为什么出而反而,什么都是你说的。
   但是我没有说,我脱了衣服,她掀开了被子。
   里面很暖活,被她的体温早已弄的很暖活。
   她这次竟然顺手把灯关了。
   黑暗中,我贴着她的身子,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敢做什么。
   突然她翻过身来,我被她挤的往边上靠了靠。
   她似乎已经睡着了,睡眼惺忪地说:“睡吧!”
   我刚想伸出的手放了回来。呼吸无法平静。
   在很痛苦的煎熬中,我突然把手放到了她的胸上。她没有动,用手拉住了我的手。
   我见她没有拒绝,于是嘴在她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下。她的嘴也吻了下我的下巴,然后两个人就吻了起来。
   我急促地翻身压到她的身上,她说了句:“温柔点!”
   这三个字,让我很奇怪,前两次,她都是很暴力的,可这次,她却这样说,跟她的噩梦有关吗?
   我不知道,只能听她的,最后我的头顶起被子,大汗淋漓地压在她的身上,她仍旧闭着眼。
   她伸手摸了下我的下面,又挠了下我的胸口,我立刻笑了起来。
   她也笑了起来。
   “你不说我们再也不要了吗?”,我问她。
   “我可没说,忘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你说话最不讲信用!”
   “你还是个孩子!”,她说,说着又来挠我,我也去挠她,最后两个人笑着平静地抱到了一起。
   她在我的怀里喃喃地说:“知道吗?我也是在这家孤儿院长大的!”
   我听了她的话,恍然明白,原来如此!
   “我生下来就到这里了,一直在这里长到十七岁!”,她又说,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我问了句:“是他们把你拣回来的吗?”
   “私生子,生下来,两个人都不愿意要吧!”
   我听到她声音里似乎有些哀伤,于是不说话了。
   她一笑说:“怎么了,你以为我很风光,就没辛酸事吗,小时候吃很多苦呢,那时候这里很破,很旧,连饭都吃不饱!”,她突然停了下,又说:“直到那年——”,她不说了,停了下来,“现在这家孤儿院是我资助的,钱都是我们公司的!”
   “恩,你好棒,很有爱心!”
   她呵呵地笑了,摸了摸我的头,又说:“十六岁那年——”,她又不说了,我的嘴似乎碰到了她的泪水。
   她这样,我也就不知道怎么问,于是抱紧她说:“没事了,都那么多年了,你都——”,我突然问她:“哎,你没结婚吧?”
   到那个时候,我才想起问她这个,刘姐当初让我不要随便问这些的。
   她过了好久,摇了摇头。
   我突然很开心,听她这么说。
   那夜,我就那样抱着她睡到了天亮。
   后来,我知道,那个晚上她的噩梦这些年来,她每回到这里就会做起。
   很奇怪,很可怕,对她来说。
   第二天,吃过饺子,她就要回去,我跟着她的车子回去了。
  

 

 

11.
   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很幸福,坐在车上,脸上洋溢着笑,她一边开车一边说:“哎,昨天晚上好象被张阿姨发现了,今天早上,她见到我怪怪的笑,呵!”
   我说:“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哼,她还跟李师傅有那个呢!”
   “你是说那个老厨师?”
   “对啊,呵,李师傅的几个女儿不准他再婚,所以就一直偷偷的——”,说着,她又笑了,我知道那笑不是取笑,而是夹杂着些幸福的笑。
   听着她聊些这样的话,感觉她很开心,我突然去拉她的手,她慌忙地抖了下,车子打了个晃,她睁大眼睛说:“吓死我,你不要命了吗?”
   我忙收回手来说:“想抱你!”,我第一次那样胆大地跟她说话。
   她的脸不知道怎么的有点红,真是奇怪,为什么她主动进攻的时候没有多少羞涩,反而我说了主动的话,她就这样了呢!
   “你可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啊!”,她目不转睛,微含笑意地说。
   “是你教的!”
   “哼,是我教的?”,她一笑,伸出一只手猛地抓住了我的下面。她没用什么力,但是我却“哦”了一声。
   她笑了,“真坏,不老实!”
   “哪有?”,我皱着眉头,不好意思地说。
   “还说没,小心把车顶盖顶飞了!”,她很幽默地说。
   我们都笑了。
   她把手拿开说:“会上瘾的你!”
   “有你在,不怕!”,我抿嘴笑着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
   她没说话,只是微笑。
   我见她这样不开心了,于是沮丧地说:“你是不是经常跟刘姐联系?”
   我问这句话,有着深层次的含义,我不好直说,她是不是经常去换男人。
   她立刻明白了,说了句:“我打你啊,什么意思啊,我跟你说——我人生就干过一次对不起别人的事,就是跟你!”
   我立刻又笑了,说:“那你千万别再干坏事了,把坏事弄成好事吧!”
   她也笑了,望着我说:“你这孩子看起来老实,其实骨子里也很坏!”
   “男人都坏!”,我顺口来了这句。
   “不,坏跟坏不一样,有的男人坏,是硬来硬的,你是外表羞涩,胆小的坏,但是一但被激发了,是最坏的那种,呵!”
   对于她的言论,不知道怎么反驳,也许是对的,她说的没错。有一点肯定,我在女人方面,对于不熟悉的,是胆子小的,天性。
   开了到一个路口,她突然说:“你去哪?”
   “去你那好吗?”,我说。
   她“恩”了声,点了点头。
   那天,我们刚进屋,就抱到了一起,开始疯狂地亲吻,抚摸,然后倒在沙发上,撕扯着,翻滚到地上,最后在沙发上做的,最后她躺在我的身上,说:“说我是你的女人!”
   我愣了下,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但是激动地立刻说出口,“你是我的女人!”
   她笑着,吻了我一下,轻轻地说:“小老公,我爱你!”
   我听了十分激动,不知道为什么,被人叫作老公,会如此的开心,我很有悟性地叫了她一句,“老婆!”
   她也很开心,拼命地吻起我来。
   我在她那住了大概一个星期,这段时间,因为过年,她一直没去公司,我们就那样住在一起,一起看电视,一起做饭,她还给了我把钥匙,因为我要出去买菜,她负责烧饭。如果她不在的时候,随时去她那,最重要的是一起做爱,两个人都很幸福。
   有几次,我们还在傍晚的时候出去逛街,在街上,她竟然就挽起我的手,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样子,她什么也不说,就那样突然地挽起,我虽然有点紧张,但是在横江也没人认识我,因此也很大胆,并且她看起来很年轻,因为我看起来就成熟些,因此也差不了多少。
   逛街的时候,她说是她最幸福的时刻。
   她给我买了很多名牌衣服,虽然我不要,但是她一直要让我穿,说要把我打扮成一个很有品位的男人,我却不习惯这些,我没有穿衣服打扮的习惯。
   可是,她却很开心,说这样很好,经她一手打造出来的小男人,她很幸福。
   但是谁也没说以后,我不敢说我们以后,如果她说让我娶她,我一时真不知道怎么办,而她也没说,我认为这样满好,她那几天很快乐,天天都是幸福地笑,看电视的时候会跟我抢遥控器,她喜欢看外国片,而我讨厌看那些金发碧眼的老外,因此跟她时常快乐地耍闹,最后她就趴在我的怀里说:“老公,你应该让着我,男人应该疼女人!”
   她每每一撒娇,我就听她的了,后来弄成了,我故意不听她的来换取她的撒娇,叫我老公。
   我一直纳闷她的身材为什么那么的迷人,保持的那么好,三十二岁,看起来比学校里那些丫头的皮肤都好,白皙如脂,尤其是盖凸的地方凸的很有力度,丰韵,该翘的地方翘的很有弹性,圆润。
   我最爱她的乳房,粉色的乳头小的很可爱,在比较丰满白皙的乳房上,看起来有着鲜明的对比。
   那是我跟她最快乐的一星期,永远难忘,一直沉浸在幸福与性爱的美妙中。
   有一天,我从柜子里捣鼓出了几盘录象带,上面写着日文,我当时真的不明白,我说:“你也爱看日本片?”
   她一看就笑了,说:“你在哪找的?”
   我说:“无意间找出来的!”
   她一笑说:“你想看吗?”
   我说:“不爱看,讨厌小日本!”,那个时候,我真的没看过那玩意。一直都很老土,很保守。
   她笑了笑说:“我们一起看!”,她让我去厨房给她拿杯水,我拿水回来的时候,手里的水差点掉了,她转头望着我笑,电视上的画面让我窒息,当时脸都红了。
   她招了下手,我慢慢地走过去,对她一笑,皱了皱眉头。
   她坐在我旁边,我们顿时都不说话,看着看着,她突然慢慢地转过来,手勾住我的脖子,闭上了眼睛,然后我们就慢慢地贴到一起,她说:“跟电视里一样做,好吗?”
   我点了点头,那天,是我们最疯狂的一天。我想,她真的把我带坏了,可是,多年后,我认为那并不算什么,什么都不算,性和爱是不分的,有爱的性如何淫乱都不罪过。
   一个星期结束后的那个晚上,我们看电视的时候,她说:“小颜,下个星期,我要有事去外地出差,我们公司在外地投资了一处房产,这一星期,你就回学校住吧,我回来了,去找你,然后给你买礼物!”,说着,她就拿钱给我,我忙摇头说:“不要,你上次给我的一千快钱,我还没花完呢!”
   她说:“都一个星期了,再说,那是买菜钱!”
   我说:“我花不了多少,你别给我,我不想我们有太多那种关系!”
   她立刻明白了,望着我笑了笑,不提这事。
   那个星期,我回学校了,大概过了两天左右,我路过一个卖金鱼的摊子,突然想到她说她喜爱养金鱼,我又想起她客厅里的那个金鱼缸里没有一条鱼,她说一直没好好养,全死了。
   我一时激动,想给她一个惊喜,于是挑了好几条漂亮的金鱼,然后装入袋子,就坐公交车去了她那。
   那天竟然还下起了雪,下了公交车,我又走了一段路才到那,我有她的钥匙,路上,我越想越开心,等她回来,看到那些金鱼被养的很好,她一定会开心的。
   可是,没想到,我撞到了那一幕。
  

 

12.
   我把金鱼拎在手里,手被冻的有些冷,卖金鱼的说这个时候金鱼不好养,要放在空调房。我想她的室内没问题的。我开心地掏出了钥匙,放进去拧了下,反了,我又拧回来,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
   我被吓着愣在那里,是一个男的开门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留着八字胡,戴着眼镜,穿着睡衣,叼着雪茄,一副老板的模样。
   我说不出话来,他皱了下眉头问我:“你要干嘛?”,很地道的香港普通话口音。
   我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她的声音,“怎么了?”,她一边下楼一边扎头发,就在走下楼梯,头发扎好的时候,她看到了我,她被吓的定在了那里。
   一动不动,皱着眉头望着我。
   我灵机一动,忙说:“哦,是你们要买金鱼吗?有人打电话来说是这里吧!”,我提了下金鱼。然后又十分紧张地看着门上的钥匙,幸亏在外面,他没看到。
   他看了看金鱼说:“个头还满大的,我们没要吧!”,他转过身去问道:“哎,莉莉,你要的吗?”
   她慌忙摇了下头说:“哦,没要!”,她被吓的不行。
   我一笑说:“也许,我走错了吧!”
   他看了看金鱼说:“哎,多少钱,我要了!”
   我一时紧张,竟然说:“哦,不要钱,已经付过了!”
   她望着我,很痛苦的样子,似乎想跟我说什么,但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说:“不是我们要的,如果你找不到买家了,我们就留下了!”,说着,他转身说:“哎,你拿点钱给他!”
   她很听话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到皮包里拿出了一张一百块钱。
   他把金鱼拎进了屋,然后她走过来给我钱。
   剩下我跟她了,她走过来,想跟我说什么,我怒视着她,恶狠狠地看着她,她皱着眉头,仍旧很委屈,似乎要哭了,但那目光里又有惊恐,意思是我千万不要说什么。
   我狠狠地转过头,然后走开了,外面的雪下的越来越大,脚踩在地上咯咯的响,鼻子被冻的发酸,头脑也发酸。
   我很她,很狠她,一路上,我都在恨她,可是越恨她,就感觉自己越离不开她,她不该这样对我,我难受,心里难受的厉害。
   我咬着牙齿,手攥的发痛。
   我没有坐公交车,那天下午就那样一直走回了学校,到学校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路上一片洁白。
   路过那家小吃铺,我望了望,肚子饿了,我走过去说:“给我一瓶酒!炒一盘粉丝!”
   “什么酒?”,老板问。
   “二锅头!”,我斩钉截铁地说。
   老板愣了一下,然后说:“好的,马上就好!”
   那天晚上,我再次喝的醉醺醺的,那老板出来说:“先把钱给了吧,你喝太多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远的一辆车开过来,车灯刺到了我们。
   我抬头一看,骂了句:“找死啊!”
   老板说:“你醉了,瞎骂什么呢,赶紧付钱!”
   我望了他一眼,然后一笑。
   他皱起眉头说:“哎,你别喝醉酒找麻烦啊!”
   我掏出了钱给他,然后站起来就晃着往前走。
   后面的车竟然跟了上来,因为有雪,开的很慢,车里的人按了下喇叭。
   我站到了路的一边,望着车骂了句:“他妈的有钱就拽啊,玩我的女人——”
   我低下头,刚一抬头就看到了她,竟然是她的车。
   她下车望着我,皱起眉头说:“谁叫你喝这么多酒的?”
   我晃了下脑袋说:“你管我!”
   “我去学校找你了,你不在,我就到这儿来了!”,她声音很轻地说。
   “你找我干嘛?”,我很大声音地说。
   “你小声点!”,路上有人经过,往我们望了望。
   我一笑说:“为什么骗我,为什么?”
   她把头微微低下,然后又抬起头说:“我骗你什么了?”
   “你有男人,为什么说没有?”,我又问她。
   她说:“你上车来说吧,我一直担心你!”
   “你少说,告诉我为什么?”,我咄咄逼人地说。
   “对不起!”,她无话可说。
   “不要你的对不起,你知道吗?”,我咽了下酒气说:“我爱上你了,爱你,你知道吗?”
   她吸了口气,然后抿嘴说:“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了,我是有男人,而且是——”,她微微一笑,很平静地说:“而且是老男人!”
   她说的我心痛,我一想到那个老男人也要占有她,就难受死了,我喘息着,很气愤地说:“你真——”,我还没说完。
   她又是平静地一笑说:“我不要脸是吧?”
   我没回答她,而是冷冷一笑。
   我这个笑让她生气了,我刚想说话,她迅速说:“哎,我是不要脸,可你是我什么人,告诉我!”
   我知道我什么人都不是,我睁大眼睛,狠狠望着她。
   她又说:“你说啊,你是我什么人,你管着我,你不过——”,她后来说她其实是想说我是她弟弟,而我以为她想说我是她包的男人。
   我一笑,转过身去,头也没回地走。
   走了几步,转过头来,对她说:“如果只是想玩,在一起的时候别说爱,不要再对跟我这样的男人说,他会真的爱上你的!”
   说完,我就走,走了很远,我转过头去,在那个酒馆的灯光映照下,我还看到她愣在那里,站在车边。
   而我知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以为我们不会再有联系,可命运又牵扯到了一起,全因为刘姐。

 

 

13.
   寒假过去了,学校开学了!我痛苦了很久后,稍微平静下来了,我想她没错,只是教会了我很多,原来爱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不应有恨吧!
   如果还会想起她,那似乎如校园里情人糊的水那样,没有任何涟漪,显得有些深沉。
   “哎,小颜啊!”,那天,我路过刘姐的中介所门前,她从里面喊我。
   我转过头去望了望她,有日子没见到刘姐了,她吃着瓜子对我招手说:“进来,有话跟你说!”
   我走进去后,她一笑说:“哎,学校怎么样?快实习了吧?”
   我点了点头,一笑说:“恩,还有一个月吧!靠完最后两门试就实习!”
   “那到时候刘姐帮你找单位!”,她很客气地说。
   我点头说:“谢谢你!”
   她愣了一会说:“哎,小颜,今晚跟我去参加一个聚会怎么样?”
   我听到这个,手放在口袋,有些洒脱,望了望外面说:“姐,我不做那事了,一辈子有一次就够了!”
   “哎,我不知道——”,她吧唧吧唧地说:“你怎么这么傻呢,这样的女人能没有男人吗?喜欢人家正常,你们这些小年轻见到漂亮的姐姐就会爱,可人家是有家庭的,怎么这点都想不开啊,人家就是花钱找乐的——”
   我不想听了,我说:“刘姐,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哎,别走,小颜,就算帮姐这个忙,不是那事,就是一个聚会,几个女的在一起玩,都带男的去捧场,我他妈的不是男人死床上,动不了嘛!”
   她说这个,突然有点可怜起她来,看着她急切的模样,于是一笑说:“好的,算还你人情,我跟你去,不过,我不会再做那事的!”
   “恩,好的,姐不会卖了你的!”,她开心地说。
   晚上,我跟刘姐去参加了那个聚会,说是聚会,其实是上不了层次的KTV,搞个包厢,几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各自带着小男人去那里HAPPY,一边喝酒,一边唱歌。
   操!这些女人,个个看起来平时都是良家妇女,保守的上班族,可是竟然搞这些,大开眼界,远离了老公,没有危险,抽烟喝酒,浪荡至极。
   我跟刘姐进去的时候,大包间里已经坐了四五个娘们。还有几个跟我差不多大的男的,不过看起来很面,职业的。
   我进去后,那几个男的有点不友好,看了看我,那几个女人一直盯着我望,然后呵呵地笑。
   刘姐说:“哎,我来介绍下,这是小颜,二十四,一米七八,65公斤!”,我真想骂刘姐,很讨厌她这一套。
   我对她们笑了笑,然后坐下了,大概是那几个男的感觉实力不如我,于是有的白了我一眼,接着就开始讨好他们的女主人。
   有一个坐在我身边的娘们望着我说:“哎,怎么样啊?”,说着就把手放我腿上。毫无遮掩,大大方方。并且用那种很色的目光看我,胸口的奶子露了一半。
   我看了下她的手,然后把腿移到了一边。
   她有点生气了,“哼”了一声,嘀咕了句:“什么玩意!”
   我转过头白了她一眼,刘姐似乎看出来了,忙说:“哎,喝酒,喝酒!”
   屋里很喧嚣,一个娘娘腔开始唱歌,我低头在那里喝酒。
   旁边的两个女人在说话。
   “哈,前天,妈的,那个小家伙被我们差点玩死了,吃了两次药,让他叫妈,最后给我们轮流着吃,呵——”
   真他妈的恶心!
   另一个女的又说:“不怎么样,有一次在天上人间,一小男的被我们七八个女的吧,一起弄的,最后送医院了,吓死我了,当时,幸亏——”
   我望了望刘姐,刘姐正端着酒杯,看着画面跟着哼,身子一抖一抖的。
   我刚想站起来,走出去,突然一个女人推开了门,她穿着一身白,拎着包,放在腿间,对屋里微微一笑,很淑女的样子。
   竟然是她!
   我又坐了回去,她似乎不认识那些女的,只认识刘姐,刘姐看到后,忙走上前说:“给大家介绍下,这是我朋友,姚莉莉,盛元地产的老总,很有钱的!”
   其他几个女的随意打了招呼,刘姐把她领了过来,她似乎很怕生地坐到了刘姐的身边,然后脱掉了大衣。
   刘姐开始贴着她耳朵说话,我斜着头,望了望她,心里想,真有你的,跟刘姐来这种地方。
   这里都是他妈的什么人啊。
   她看到了我,望了我一眼,乌黑的眸子,看了下,然后把目光转移了。
   她的另一边是一个男的,我看的出来他想泡她,端着酒不停地望着她笑,等她把脸转过去的时候,那男的笑着说:“哎,姐姐,你好漂亮哦,我们喝一杯!”
   她点了点头,微微一笑,端起酒杯。
   声音被放的更大了,轮到了一个尽暴的歌。我听不到那个男的跟她说什么了,但是两个人都笑着说话,那男的往她身边靠了靠,她没有动,把恋转了过来,又看到了我,目光里有种怪怪的感觉,喝了杯酒,她的脸红了。
   我把脸转了过去,看着那个人在喉着听不懂的粤语。
   这些人越玩越开心,越喝越多,最后没人唱歌了,几乎都贴到了一起,每人一个,刘姐跟个老鸨一样坐在那。
   就我和刘姐清闲着。
   她的身边的那个男生越来越大胆了,恋贴的她很近,我看的有些难受,不,很难受,我不停地喝酒。
   再一转过脸去,看到其他的几个娘们都差点要脱了,和那些男的都抱到了一起,又亲又啃。
   就在这个时候,她又转脸望了下我,眼里有怨恨。
   我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心里越来越难受,她为什么来这里,为什么,还跟那个男的这样,恨死她了。
   那个男的突然去抱她,然后就去亲她,她想去躲闪,可硬被抱在怀里,就在那一刻。
   我猛地站起来,拿起桌上的酒瓶就照他的头上砸去。
   “操你妈!”,我吼了一声。
   瓶子碎了,屋里尖叫了起来!
  
  

14.
   他倒在了地上,头上流着血,那些荡妇都被吓的跑了出去。另外几个男的也被吓到了,嘴里不停地叫嚣,但是都没敢动。刘姐和她愣着站在那。
   有保卫冲了进来,我被他们按住了,紧接着那个躺在地上的小子被送去了医院。我被带出去的时候,她慌忙回过神来,然后跟着那些保卫说:“哎,请你们别忙报警,这是一场误会!”,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了一沓钱,往那几个人的手里塞,那些人见到那么多钱,于是说:“哎,这怎么——不好办——”,莉姐一听这个,赶紧说:“求求你了,他是我弟弟,他还年轻,刚喝醉酒了,你们放过他这次,他以后的路还很长!”,她急的都快哭了。
   我望着她,摇了下头说:“没事!”
   她哭了,流泪了,皱着眉头说:“求你们了,别报警,钱不够,我这有卡,里面有十多万!”
   那两个保卫心动了,点了点头说:“我们可以不报警,就怕被打的人啊!”
   她又是急忙说:“你放心,我会让他们也不报警的!”,说着,她就说:“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医院!”
   看着她惊慌失措地离开KTV,我也流泪了。
   我被关进了一间屋子,他们轮流着看着我,他们说:“哎,你小子委屈你了,等你姐回来再放你,如果她能让对方不报警,我们就放了你!”
   我什么也没说,坐到了黑暗中的沙发上。
   我的酒醒了不少,突然有点害怕,我想那小子不会死了,千万不要!可是,我又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是男人就不能逃避。
   不管结局怎样,我都会去承受。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门外响起了她的声音。
   “哎,你们怎么关着他啊?”,她说。
   “好,好,这就放出来!”,门开了,我看到了外面的光,也看到了她,我走了出去,她抿着嘴,叹了口气说:“那人没事,我跟他们说好了,签了字,不会有事了!”
   我知道她肯定给了那人很多钱,才把这事摆平,想到这,我突然哆嗦着嘴说:“姐!”
   “别说了,跟我走吧!”,她要带我走。
   几个保卫说:“哎,小姐,这钱——”
   莉姐回头一笑说:“嫌少吗?”,她又一笑说:“你们的老板我都认识,你不怕我——”
   那几个保卫不说了。
   我跟她走出去的时候,她转过头来皱起眉头说:“哎,你怎么能干这傻事呢,如果他当时死了,怎么办?”
   我说:“姐,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我欠你的,我这辈子肯定会还你的!”
   她望着我,看我这副模样,于是又有些心疼地说:“也没什么,以后别这样——”
   她那天没开车,于是她走在前面,我跟在她后面往路的前方走去,走了一会,她转过头来说:“走快点啊!”
   我说了声:“恩!”,然后跟了上她。
   “最近还好吧?”,她问我。
   “还好!”
   “功课不多吧?”
   “还行,有两门试,考完就实习了!”
   “准备去哪实习?”
   “江大统一安排吧!”
   这样说了几句,都是她问,我答。
   突然她转过头来一笑说:“你变了,变的成熟了!”
   我抿嘴一笑说:“是吗?失恋的人都会这样!”,我很自信地说。
   “你胆子够大的!”,她又是一笑说。
   “当时想把那小子杀了!”,我说:“你干嘛来这种地方啊?”
   “那你怎么来这地方啊?”,她反问我。
   似乎谁都不愿意提那个晚上,我们争吵的事。
   我说:“帮刘姐的忙,还她的情!”
   “是刘姐让我去的!”,她说。
   我愣住了。不走了,她望着我说:“怎么了?”
   我看着她,看了半天,然后很迅速,很激动地把她抱在了怀里。
   她被吓坏了,但是很激动,贴的我很紧,与我抱在了一起。
   我一边亲吻她一边说:“是不是故意让刘姐这么做的?”
   她在我的怀里点了点头。
   我从未那么激烈地感觉到她的存在,她的呼吸,她的爱,在那一刻,在发生了暴力后的那一刻,我们都有着无言的感动,她也知道我为她男人了次,而我知道了她的小把戏,这些让我们彼此都感动了。
   死死地抱在一起。
   “我想你,想死了,快疯掉了,你这个小坏蛋!”,她喃喃地说。
   我急促地说:“我也是,我也是!”
   在横江的街上,在春天快要到来的时候,那个夜晚,我们抱在街上疯狂地亲吻,永远难以忘记。
   生命中有多少这样的美好时光呢,一辈子一次就够。
   我们吻到不行,去了附近的酒店。

 

 

 

15.
   我记得那家酒店比较豪华,她没带身份证,她突然着急地问我:“你带了吗?”,我点了点头,但是我身上没那么多钱,可想而知,那个时候的我,在金钱面前多么的羞涩,连上床这事,都不得不依靠与她。她从包里掏出五百块钱给我,然后一笑。
   我点了点头,不管面子如何啊,那天太想了,都太想了。我先走进酒店去开房间。
   在开房间的时候,她突然走到了我的身边,我有点吃惊,但是她一笑,挽住了我的手。登记的服务生瞟了我们一眼。
   我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有些放不开。
   我们一起上了楼,她的手还在挽着我。我回头对她一笑说:“你不怕吗?”
   她眨了眨眼睛说:“怕什么?”
   “你有——”,我想说你有家庭,有老公,可还是没说。
   她似乎也知道了,立刻不笑了,抿了抿嘴。
   进去后,我们就死死地抱在一起,那次比前些次都疯狂,全是她主动,她吻着我,把我推到床上,然后跌倒在床上,她脱去了我的衣服,解开我的腰带,很急促,很着急,发疯一样,她的眼里似乎还有些怨恨,但不知道是在怨恨什么,是我,还是她的婚姻。
   急促的喘息告诉我,这是两个人隐秘的时刻,是春情勃发的时刻,下面的是激烈的性爱。
   她跪在床上,我腿的一边,脱掉了我的裤子,她很用力一下子扯到了脚上,然后又去退我的内裤,东西跳了出来,她看了一下,皱着眉头,是欣喜还是苦闷,她迅速地把它吞没了,手轻轻地扶着,小心翼翼的样子,很认真,很享受。
   我勾起身子,手扶着她的头发,很是激动,疼爱地说:“哎,别这样,宝——宝贝!”
   她停下来,看了我一眼,眼里有怨恨,很深邃,全是黑色,我想我刚才那句话是不是说错了,她还没等我反映过来,她就把我的嘴堵上了。
   她每次都咬我的嘴唇痛,也许可笑,我那个时候并不怎么会接吻。我只能说在她的攻势下,一点点的启蒙,手在她的身上肆意地摸着,没有任何熟练可言,有的是胡乱的粗暴,最后把她压在了身下。
   在我进去的那一刹,她死死地咬住了我的胳膊,整个过程中,她一直那样,像定格了一样,我们不太舒服的姿势,在最后,她用了最大的力,几乎把我的胳膊咬出了血,有点疼,但是在高潮的作用下,并不是很痛,只是“哦”了声。
   她哭了,从未有那么可怕的哭过,一直哭,哭个不停,我去擦她的眼泪,她在我的怀里捶打着我。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我被她吓坏了,低声地说:“怎么了,我做的不好吗?”
   “你——”,她抖着身子说:“你是谁?”
   她的问话,把我问懵了,她不知道我是谁吗?我皱着眉头说:“怎么了?”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出现,你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被你折磨着?”,她说着,手勾住了我的脖子,脸贴在我的胸膛上蹭着,闭上眼睛,慢慢地移动着头。
   我明白她的意思了。
   我一笑说:“哎,别这样,他知道了吗?打你了?”,我问的很傻。
   她摇了摇头。
   “那怎么了?”
   “你不会知道的,我就是想的要疯了,想跟你在一起这样!”,她说了一个很怪的理由。
   难道一个女人寂寞地想跟男人这样,会疯吗?跟男人一样吗?我是想她的很多次,幻想着她,自己做了那种事,她也会吗?
   后来我知道,女人的确也会。
   我又是微微一笑说:“不要哭了,没有那么难的事!”
   “你还要我吗?”,她不哭了,睁开眼睛问我。
   那个时候,并不如今天这样网络泛滥的开放,关于偷情什么的也是没多少拿在网上说的,因此我想到她有家庭说:“不会有事吗?他知道了,怎么办?”
   我的这句话,让她不舒服了,她想得到的回答是我愿意跟她这样,一直偷偷的。
   她说:“你不愿意是吧?”
   “我——”,我说:“你愿意就行!”
   她看了我一会,随后竟然一笑说:“我不愿意!”
   我被她的回答震惊了,我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于是也一笑,洒脱地说:“恩!”
   我的回答又让她不开心了,她离开我,一人躺到一边说:“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再——”,她又说了这样的话。
   我生气了,那次,我很生气,我先是压低声音,一字一句地说:“你又要赶我走吗?”
   她没有看到我的表情,脸转到一边点了点头。
   我咆哮了起来,“你让我走,我就走,你让我来,我就来吗?什么都是你说的算吗?”
   她被吓坏了,突然坐起来望着我,我从未让她如此感觉到害怕。
   我被她的气的身子直抖。
   她皱着眉头说:“别这样,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我脸转到一边说:“请你明白,我不是你的玩物,不是你想要我的时候,我就来,你不想了,就赶我走,我他——我他妈的受不了!”
   我开始穿衣服,一点也不想看她,她愣在那里。
   在我穿上衣的时候,她突然爬到床边,死死地抱住了我的腰,嘴里不停地说:“对不起,是我不好,别这样,我道歉,别走!”
   我看着她的头,愣在那里,我们沉默了很久。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第1部
后一篇:第4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