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济南刑事律师
济南刑事律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702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济南市济阳区人民法院马增健等非法拘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缓刑案例)济南刑事案件厉害的律师

(2019-12-14 00:02:15)
标签:

不逮捕

济南刑事案件律师

济南刑事案件诉讼律师

济南刑事辩护律师

专业刑事辩护律师

济南市济阳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8)鲁0125刑初1号

公诉机关山东省济阳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马增健,男,1987年9月13日出生于山东省济阳县,回族,专科文化,个体人员,户籍地及住址济阳县,2011年7月15日因犯敲诈勒索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缓刑二年。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7年9月1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山东省济阳县看守所。

辩护人郭庆海,山东绪才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邝江凯,男,1988年4月20日出生于山东省济阳县,汉族,初中文化,个体人员,户籍地及住址济阳县,2007年8月16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7年9月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山东省济阳县看守所。

被告人高顺,男,1998年9月14日出生于山东省济阳县,汉族,大专文化,山东协和学院学生。户籍地济阳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7年8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2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王川,男,1998年1月5日出生于山东省济阳县,汉族,中专文化,务工。户籍地及住址济阳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7年8月3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2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李运,男,1998年10月5日出生于山东省济阳县,汉族,中专文化,务工。户籍地及住址济阳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7年9月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2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卢强,男,1999年1月19日出生于山东省济阳县,汉族,大专文化,山东铝业职业学院学生。户籍地济阳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7年9月13日被取保候审。

山东省济阳县人民检察院以济阳检公刑诉〔2017〕17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马增健、邝江凯、高顺、王川、李运、卢强犯非法拘禁罪,于2017年12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2018年1月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济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燕、书记员纪晓蓉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马增健及其辩护人郭庆海,被告人邝江凯、高顺、王川、李运、卢强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济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7年7月31日17时许至2017年8月2日16时许,被告人马增健、邝江凯、高顺、王川、李运、卢强因索要债务,将被害人范某某控制在宾馆内和车上的方式非法拘禁范某某约48小时,期间邝江凯殴打范某某脸部,未造成损害。

公诉机关就起诉指控的上述事实向法庭出示了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书证、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马增健、邝江凯、高顺、王川、李运、卢强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之规定,构成非法拘禁罪。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对于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六被告人没有异议,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马增健具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受害人经济损失,取得谅解;到案后有良好的认罪、悔罪态度,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7年7月31日17时许至8月2日17时许,被告人马增健、邝江凯为追回私人高息贷款,让被告人高顺帮忙,叫来被告人王川、李运、卢强一起,先后在济阳县鲁北宾馆、都市118连锁酒店以及马增健的车内非法限制贷款担保人范某某的人身自由共计约48个小时。期间,邝江凯有殴打范某某面部的行为。

案发后,被告人马增健、邝江凯、卢强主动投案,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被告人马增健、邝江凯已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辨认照片证实:高顺辨认范某某被拘禁都市118宾馆8631房间以及房间内的情况;辨认范某某被拘禁鲁北宾馆8411房间以及房间内的情况。

2、借条一张证实:马增健借给王某某三万元,借期一个月,由范某某等人担保。

3、现场照片证实:范某某被拘禁宾馆都市118、鲁北宾馆的的外观和内室情况。

4、辨认笔录证实:(1)范某某辨认邝江凯、马增健、高顺就是非法拘禁他的人。

2)王川辨认马增健、邝江凯就是与其一起非法拘禁范某某的人。

3)卢强辨认马增健就是与其一起非法拘禁范某某的回民男子。

5、证人齐某某的证言证明:曾经帮助孙木洋从同学马增健处借过钱,是范某某担保的。后来马增健说借钱的人找不到了,其给孙木洋打电话问怎么回事,说着话苏某林到了其店里,其看苏某林来了后,就给范某某说放心去吧,马增健他们不会怎么着的,看见范某某上车后就回店里忙别的了。

6、被害人范某某的陈述证明:2017年7月份,给朋友王某某担保,从马增健处借了三万元钱,后马增健联系不上王某某,就找其,2017年7月31日下午5时左右在禧福凤凰城西区门口见的面。凯子问还钱的事,一会,高顺和几个小伙子过来,高顺拽着硬将其拉上了车,让打电话借钱还给他们。晚上8点多,给一个朋友打电话,通过微信给其发了二百元钱的红包,凯子和高顺开车拉着到鲁北宾馆,其扫宾馆二维码付的款。到了房间后高顺和凯子让打电话借钱还给他们。高顺进房间的时候,用手搧其的脸和头四五下。后来几个小伙子到了房间,高顺将宾馆的门锁上,把其手机拿走,坐在门口喝咖啡不睡觉,守着门一直看着。

第二天上午8点多,高顺开车去拿其身份证,打印其的银行诚信报告。马增健开着车拉着其、高顺、还有两个小伙子去的济南让办贷款来还钱,没有办下贷款来,晚上11点多,他们拉着回到济阳,在都市住下。进了宾馆后,凯子守着马增健、高顺、还有二个小伙子用手搧其的脸和头部,一共搧了五六下,还一直骂。临走时马增健给高顺说看好了,高顺将其的手机拿走关机,和一个小伙子看着,两人还是喝咖啡不睡觉看着其。

第三天,马增健来宾馆,拉着其和高顺又去了济南,还是想办贷款还他们的钱。到济南后,他们让其单独和一个人见面办理贷款的事,其乘机逃跑了,是下午五点多。

2017年8月9日其报了案,身上没什么感觉了,也没有外伤,前两天头疼也晕。

7、被告人马增健供述和辩解证明:2017年7月,齐某某介绍个叫王某某的朋友想借高利贷,范某某也在场。其和王某某谈好后,给邝江凯打了一个电话,邝江凯同意了。过了几天,王某某来到其店内拿钱,借三万元钱。邝江凯给王某某打了二万四千元钱,扣除六千元的利息,其和邝江凯一人出一半的本钱。过了几天,邝江凯说王某某找不到可能跑了,商量找齐某某。2017年7月31日齐某某联系上了范某某,范某某到了济阳长途汽车站后,苏某林将范某某从汽车站接到济阳禧福凤凰域一个喝茶的地方。当天范某某打了一下午的电话就借了二百元钱。其看范某某借不来钱,就让邝江凯把人留下,当时还有高顺和高顺的几个同学,他们去了宾馆。晚上十点多,到了宾馆看见房间有邝江凯、高顺还有高顺的几个同学。其给范某某说抓紧借钱还钱,与邝江凯商量拉着范某某去济南办贷款还钱,然后走了。第二天高顺拉着范某某拿了身份证,打印了范某某的银行诚信,其拉着他们去济南,在济南找了两个地方也没有给范某某办下贷款来,又回到济阳,住在都市。邝江凯也到了,听说没有办成贷款很生气,走到范某某跟前,搧了范某某脸二下子,被其拦下了,后邝江凯走了。其让高顺等人看好范某某。第三天,其开车拉着高顺和范某某去济南贷款,放下高顺和范某某走了。下午四点多,高顺打电话说范某某跑了。

拘禁范某某期间,就邝江凯动手打了范某某,其、高顺还有高顺的一个同学在场。其没有动手打范某某,其在场的时间内也没有看见高顺他们动手打过范某某。没有给高顺他们几个好处费,只是管着他们吃饭。其只认识邝江凯和高顺,其他几个小伙子是高顺叫来的。

8、被告人邝江凯供述和辩解证明:王某某欠其和马增健三万元钱,当时范某某给王某某担保的,后来王某某跑了找不到人了,就给范某某要钱,范某某说自己没有钱,就将范某某拘禁在宾馆和车上,让范某某借钱或者办理贷款还上他们的钱,拘禁了大约2天,从2017年7月31日下午5点多至2017年8月2日下午4点多。2017年7月马增健电话说,通过苏某认识一个叫王某某的,想借三万元钱。过了几天,马增健打电话说王某某过来了,其通过手机转账的方式给王某某转过去的钱。后来听说王某某联系不上跑了就给范某某打电话,电话接通后范某某说在回河北张村见面,等了一段时间,范某某也没有来。又给范某某打电话就打不通了。2017年7月31日下午找人把范某某叫回济阳,在禧福凤凰城的见面,范某某也还不上钱,怕他跑了找不到人就留下他,先在鲁北宾馆,让高顺叫来他的同学看着,其走了,第二天,马增建等人去济南,让范某某贷款还账,没有贷下来,其生气,在都市搧了范某某脸几下,走了。第三天,高顺打电话说,范某某在济南贷款时,趁高不注意跑了。高顺等人帮忙只管饭,没给钱。

9、被告人高顺供述和辩解证明:其帮着马增健、邝江凯向范某某要担保的高利贷,在宾馆控制范某某不让他走,当时控制范某某的人除了其,还有其同学王川、李运、卢强。控制了他大约二天时间。一个地方是鲁北宾馆、一个是都市118宾馆。期间邝江凯搧过范某某脸四五下。第二天带着范某某上济南去贷款,没有办成,第三天带着范某某去济南贷款时,范某某跑了。其没有殴打范某某,就是恐吓他还钱,他们帮着马增健要钱,没有报酬,只管着吃。

10、被告人王川供述和辩解证明:2017年7月31日晚上高顺打电话让其去鲁北宾馆,11点多到了宾馆后看到高顺、李运,还有高顺叫的“健哥”“凯哥”都在,还有范某某。高顺说,明天要其一起去济南办事,别走了。当晚其和高顺、李运挤在一张床上,范某某自己睡在一张床上。高顺拿走范某某的手机,让范某某赶紧睡觉,高进了卫生间,从卫生间出来后就把房间的门锁死,大家睡觉了。第二天卢强也来了,“健哥”领着范某某去济南贷款,没有办下了,就回到了济阳,住在都市。“凯哥”在都市,问范某某为什么耍着他们玩,贷款也办不下来,当时“凯哥”很生气,走到范某某跟前用手搧了范某某脸和头部四五下子。之后“凯哥”走了,“健哥”从房间待了不长时间也走了。最后其和高顺一起在宾馆和范某某住的。到了第三天,其给高顺说家里有事走了。

除了邝江凯打过范某某,其他人没有打,其帮着高顺做这些事情,就管吃饭了。

11、被告人李运供述和辩解证明:2017年7月31日下午5点多,高顺联系他到鲁北宾馆。听邝江凯说“不让被拘禁的人跑,什么时候能将欠他的钱还上、抓紧借钱还上他们的账”等等的话,这个时候其才知道原来高顺叫过来是为了这个事。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晚上11点多,高顺、王川还有卢强回到房间,一会高顺的回民哥哥也来了,说了一些借钱还账的事。然后就剩下其和高顺、王川陪着被拘禁的人。高顺将那人的手机拿到一边,让那人自己睡在一张床上,他们三个挤在另一张床上。第二天,跟着高顺拿了范某某的身份证,打出来范某某征信记录后,其走了,其他人带着范某某去济南贷款了。他们拘禁那个人的时候,没有人殴打过他,就是高顺、邝江凯和那个回民哥哥吓唬那个人来。邝江凯和马增健也没有给他们任何好处,只是当天请他们喝酒吃饭。

12、被告人卢强供述和辩解证明:2017年7月31日下午四点多,因有事高顺找邝江凯帮忙,后高顺开车拉着其去接李运。邝江凯带着他们到了一个喝茶的地方,上楼后看见范某某在,邝江凯生气的骂范某某,让范某某给他打了一张三万元的欠条,然后他们走了。晚上十一点多,高顺给王川发微信,让他俩一起去鲁北宾馆住下。其和王川到了后,在宾馆看见高顺、邝江凯、李运、姓马的回民还有范某某在宾馆内。邝江凯让他们晚上看着范某某不让走,说完他和姓马的回民就离开了,因晚上有事,其先走了。第二天早上李运给其打电话,其过去了。上午9点多,他们带着范某某拿了身份证,打印了范某某的诚信报告,然后姓马的回民开着车拉着其、高顺、王川、范某某去的济南,给范某某办理贷款,两个地方都没有办下贷款。之后就回济阳了,商量着去都市118宾馆住。其给高顺说晚上有事就走了。

13、户籍证明信证实:被告人马增健、邝江凯等6人的出生日期及户籍地的情况。

14、发破案经过证实:案发后,被害人范某某报案。被告人邝江凯、马增健、卢强分别主动投案;被告人高顺、王川、李运分别被抓获归案,到案后6人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

15、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马增健因犯敲诈勒索罪于2011年7月15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缓刑二年;被告人邝江凯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07年8月16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

16、济阳县公安局济阳、垛石、仁风派出所证明:2017年8月10日之前,被告人高顺、王川、李运、卢强未查询到有犯罪记录。

17、协议书、谅解书证实:被告人邝江凯、马增健与被害人范某某已达成赔偿协议,赔偿了被害人经济损失二万元,取得谅解。

本院认为,被告人马增健、邝江凯为索取债务,让高顺纠集被告人王川、李运、卢强以强行带走、禁止离开等方式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六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非法拘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马增健、邝江凯、高顺系组织、指挥、积极实施者,系主犯;被告人邝江凯有殴打行为,被告人马增健、邝江凯有犯罪前科;六被告人对保证人索取高利贷债务,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超过24小时,量刑时从重考虑。被告人王川、李运、卢强积极参与讨债,在实施犯罪过程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应从轻处罚。被告人马增健、邝江凯、卢强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被告人高顺、王川、李运,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被告人马增健、邝江凯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谅解,可从轻处罚。辩护人关于被告人马增健具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受害人经济损失、取得谅解、认罪悔罪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综合上述情节,对被告人马增健、邝江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对被告人高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对被告人王川、李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对被告人卢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马增健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五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9月11日起至2018年2月10日止)。

被告人邝江凯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五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9月7日起至2018年2月6日止)。

被告人高顺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六个月(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告人王川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五个月(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告人李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五个月(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告人卢强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二个月,缓刑四个月(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六份。

审判长 曾晓梅

人民陪审员 高培华

人民陪审员 呼志勇

二〇一八年一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陈荣荣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济南张海伟律师免费咨询热线:18560097933

办公地址:济南市历下区龙奥北路1577号龙奥天街广场主办公楼27

本人于山东大学法学院,现执业于山东易济律师事务所,本人法学功底深厚,办案经验丰富,本人信守承诺、敬业执著、办案严谨,擅长办理各类疑难案件,长期从事刑事辩护、办理取保候审、申诉控告、刑事附带民事等刑事案件的研究。张海伟律师以“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竭尽全力为当事人服务”为职业信仰,以专业化的服务质量,诚信务实的服务态度,竭诚为当事人提供最高效、最周到、最专业的法律服务。

济南市济阳区人民法院马增健等非法拘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缓刑案例)济南刑事案件厉害的律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