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男人说故事:闯海人的战争

(2009-06-04 14:51:27)
标签:

行为艺术

台风

海南文化

打油诗

李德成

东湖

情感

分类: 纪实
 
 
南1988
  一、闯海节——东湖之夜
   4月19日晚上8点左右,黄老呆的“东湖之夜”开场。有关目击报道这样写道:“我们的闯海人呢?笔者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寻觅,放眼看去,只见音乐喷泉的湖边,以黄老呆为首先来的几位闯海人,穿着印有‘闯海节‘字样的T桖衫,孤独地举着两条横幅,分别上书‘闯海节——东湖之夜‘、‘十万人才下海南20周年纪念(1988-2008)‘。举横幅所站之处,没有明亮的灯光,因而显得漆黑和孤独。刚开始,均夹在人群之中,有几位闯海人或许觉得不好意思,暂时收起一横幅。。。。。。”
  是的,很多影响着这个节庆的人物没有来:组委会总顾问胡卫东没有来,闯海节提出者王予没有来,新闻发言人李德成没有来,总召集人郑重没有来,倡议者之一张玉鑫(文心雕龙)没有来。。。。。
   一场本可以搞得轰轰烈烈的闯海节晚会就在仓促与清冷中开场。
  其实就在这个时间,胡卫东、李德成、张玉鑫、南方岸等闯海人正在距黄老呆“东湖之夜”不远处的五指山大酒店相聚。他们喝茶,聊着些与闯海节无关的事。透过他们勉强轻松的外表,可以感觉出他们内心无与言说的伤感、失望、无奈和苍凉!——毕竟,他们为闯海节心潮澎湃热血沸腾过;毕竟,他们为闯海节倾注过太多心血与努力。而此时此刻,他们却成了局外人!他们之所以相聚于这个距老呆“东湖之夜”仅百米的地方,实在是因为他们对这个承载着太多闯海人期望的节庆有着无法割舍的情结,实在是因为他们对这个节庆有着太多的担忧与责任——这种心情别人无法体会。并非如有些网友所言:另一批闯海人就躲在暗处看黄老呆表演了。
  
  人们普遍认为这场突变是那场该死的台风带来的。台风使黄老呆与李德成分成了两个阵营——一个坚持在4月19日台风之夜;一个认为应合理顺延到4月29日。我没有参加当时的会议,但是我明显感觉老呆给组委会出了难题。从老呆的有关贴子可以看出:他太固执于他的个人创意了——他要让18个闯海人变成18棵青松抗击台风!他要让闯海人在台风暴雨中显示闯海人本色!他要带着他的闯海人在台风暴雨中进行他的所谓行为艺术!。。。。。
  黄老呆在节庆几次重大问题讨论上均出现了反对声音:一是在节日的合法报批上,老呆属于不同意报批的;二是在这个延期问题上,老呆又一次不接受组委会统一部署,并索性跳出扯旗单干。这显然违背原则与道义。但是,网上网下就有一些人在支持着他,这种支持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老呆的冒险、固执、偏激以及强烈的个人主义思想。
  当时,我尽管退出了组委会,但仍与李德成有一些交流。我十分赞赏并完全支持他的观点——时值大台风,你搞闯海节,不要说媒体不方便,就是闯海人又能来多少?况且,面对这次台风,政府紧急告诫人们防风救灾,而你们一群闯海人却跑去湖边搞庆祝,你们就真能担保强台风不吹倒一棵椰子树或不刮下一块广告牌?只要砸死、打伤一个人,那都是海南的大事件!出了这种事情谁负得了责?另外,你黄老呆不是请了卫书记吗?大台风之夜,省领导们都在抗风救灾第一线,哪位领导又能来参加你的什么节庆?如果能够借机顺延一下,让组委会有更充足的时间来进行准备,不是更好吗?
   在这一件事上,李德成的考虑显然是正确与成熟的。
   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竟然得不到协调与统一,最后演变成李、黄网络公开直接对仗。由此可见闯海节组织者们的脾气与个性。
  紧接着,另一员大将郑重不知何故辞去总召集人职务。随后,闯海人老翟广泛发布关于赞助一事的手机短信。再接着,倡导人王予认为组委会已经名存实亡。至此,闯海节组织阵营分崩离析。
   李德成这一次真的伤心了。
   而时间已到了4月19日。
   4月19日,老天厚爱了黄老呆,老天帮了冒险家的忙。
   晚上8点,东湖边,月挂椰树头。黄老呆信守诺言,带着他的十多个闯海兄弟,拉开了“闯海节——东湖之夜”的帷幕。
  亲历者的报道:当晚8:30许,本次“东湖之夜”开始了“行为艺术”表演。先是点亮杯装的蜡烛,手捧于心,在黄老呆的主持下,进行5秒钟的默哀,缅怀那些因各种缘故,生命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的闯海人朋友。接着开始表演节目。节目是通过人形与蜡烛形,从“十”至“才”逐字逐轮分别形成的“十万人才”字样,谓之“行为艺术”,不在乎有多大艺术价值,而是做一个“心到意到”的举动,在一个非常有象征意义的地点,缅怀与纪念“十万人才下海南”20周年。
    “十万人才”行为艺术表演,穿插着讲述过去的闯海故事,唱唱老歌,念念闯海人发来的短信贺信。场面虽为简陋,节目虽为单调,人数虽然不多,但闯海人依然激情勃发,无论“情为何物”,今夜情醉东湖——一个让当年无数闯海人情醉梦绕之处。
   。。。。。。
   黄老呆终于做了他想做的事。
   但是,黄老呆真的成功了吗?
   闯海节真的成功了吗?
  一个承载了太多闯海人期盼的“闯海节”就凭黄老呆十多个兄弟的欢呼而算成功了吗?一次蕴含了太多意义的“闯海节庆”就凭黄老呆与他的兄弟们手捧烛光的行为艺术表演而算成功了吗?
   显然不是。
   如果一定要说成功了,那只能说黄老呆的固执成功了。他做了他想做的事。
   “闯海节——东湖之夜”充其量只能说是黄老呆与他的海岛企业家们、记者们及作家朋友们搞了一次东湖联欢!再直接点说——黄老呆带着他的哥们儿在东湖边上“秀”了一把,顺便把“闯海节”给“强奸”了。
  仅此而已。
 
二、危机早已潜伏
   危机其实早已潜伏。
  我稀里糊涂进入组委会后,很快就发现这是一支非常糟糕的团队。我曾参加了两、三次前期会议。会议的内容基本上是重复,表达的方式基本上是以争吵为主——那可不是一般的争吵,那是一种近乎要动手动脚的“战争”,而“战争”的缘由总是与某些组织者的个人功利因素有关。
  最要命的是这个团队中竟然没有一个能控制得了局面的人,大家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比一个强悍,一个比一个牛逼,互不服输,互不买帐。开会从来没有结果,总是不欢而散。后来,大家选出了胡卫东先生做组委会的总顾问。而其实,老胡的话根本没有人听。我几次为老胡的处境哭笑不得。老胡五十多岁,在海南好歹也算一个知名人士,而且也曾是个掌管数百名员工的国企副厅级老总。然而,在这儿,连起码的尊重都难保证。
  我相当地惊诧,我想不明白,都二十年过去了,怎么这些人还象二十年前一样狂妄、偏激、固执和缺失理性呢?都二十年了,海南早已不再是冒险家的乐园了,为什么这儿还有这么多人热衷冒险与盲动呢?
   一个没有理性的领导机构你能指望它带着你“与海南一道前进”?
   尤其是开幕式后,组委会明争暗斗的情况白热化——人人都是高手,人人都是名角,人人头上都长刺儿,人人都看不起人人。
  从惊诧到气愤到厌恶,我感觉没有意思呆下去了。于是,我搞了个退出声明,并送上打油诗一首。其目的实在是想奚落一下某些闯海兄弟,并给他们敲一记警钟。
  我的打油诗如下:
  哥们好啊!齐闯海啊!
  乌合之众都上来啊!
  哥们好啊!齐闯海啊!
  粉墨登场笑开颜哈!
  哥们好啊!齐闯海啊!
  阿谀溜须一起拍哈!
  哥们好啊!齐闯海啊!
  信口雌黄把故事编哈!
  哥们好啊!齐闯海啊!
  帝王将相有种乎哈!
  哥们好啊!齐闯海啊!
  扬名就在这班船哈!
  哥们好啊!齐闯海啊!
  沽名钓誉显神通——
  你有我有大家有哈!
  说实话,我用这首打油诗顺便也发泄了一下我当时的郁闷与愤慨。我以为会有人砸砖,但是,没人砸我。看来我还是骂对了,要不一定会有人接招的。大家明白,心中有数。
  
   事情总算过去了。现在,我收回我的打油诗,并在此向某些被我臭骂过的兄弟道歉。  


三,南方岸与网络黄老呆
  
  南方岸的马甲注册于2003年7月间,喜欢做潜水员,很少抛头露面。但1988版吸引了南方岸。南方岸成了看贴积极分子。这时期,“特立独行存在主义作家黄老呆”进入了南方岸的视线。
  看了老呆的一些帖子后,恕我直言,我的第一感觉是老呆不是一个严肃的网络作家。他的贴子自我吹嘘的成份太多,有些吹嘘到了令人反胃的程度。我这样说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感觉,而是我周边很多朋友都有这样的看法。
  那次五指山大厦闯海人座谈会上,我与老呆见过一面,老呆坐在我边上,当时我手里正好有一本我写的破书,他找我要了。我们好象没说什么话,但是他的憨厚的笑留在我的记忆中。
  老呆成了“闯海节领袖”后,我看他的贴子就多了起来。有一次看了老呆的一个关于十万人才下海南的什么后现代主义戏剧宣传贴,他对他的工作室的宣传,着实让我大吃了一惊——
    “黄老呆大戏剧工作室宗旨:在海南岛打造海南文化新先锋。立足海南,放眼全国,与国际同步。话剧,戏曲先锋实验。创造新文化。创造新生活。”
  我感觉这些“打造新先锋”、“与国际同步”、“先锋实验”、“创造新文化”的字儿特别扎眼睛。海南岛怎么就埋没了如此气魄的大文豪呢?我努力回忆黄老呆的样子,但除了他憨憨的笑,实在想不出他哪儿有拯救我海南文化的痕迹。由此,我决定以一个朋友的身份跟贴提醒一下他:
  —————————————————————————
  作者:南方岸 回复日期:2008-4-4 23:17:44 
     据观察,老呆是一个很可爱的人,人很善良,也很有激情,还很乐观。但是,有一句话想提醒你呵:做人一定要厚道,一定要实在!别吹得太大!呵呵。。。。。。。。。
   —————————————————————————— 
   我万万没想到就这样一条出自善意的、半开玩笑的跟贴竟然得罪了“特立独行的存在主义作家黄老呆”,他立即回复——
  —————————————————————————
  作者:黄老呆 回复日期:2008-4-4 23:54:28 
  回答网友“南方岸”:
   後现代实验纪实话剧《十万人才闯海南》是黄老呆1988年登陆海南岛二十年来最后的一次在海南岛的绝唱。你要读懂黄老呆,请你阅读黄老呆2005年写出的六幕琼剧剧本《仙鹤的传说》。如果在你没有阅读过黄老呆的琼剧剧本《仙鹤的传说》,你说出这样的话,我原谅你。如果你阅读了《仙鹤的传说》,我就不知道你如何说话了!
  ———————————————————————————
  老呆的这个牛逼烘烘的回贴强烈地刺激了我。啊哈!好一个黄老呆,你可知道你的这些发飙胡话是贴在一个排名华语网络论坛前列的平台上吗?你真的不知网络这片海有多阔这汪水有多深!?
   从此,我视黄老呆为黄老牛、黄老虎。我决定来踢一踢这只老虎的屁股。我的网络签名是:
  从此,我要做一个农民
  砍柴、烧火、做饭、找乐子
  顺手摸一摸黄老虎的屁股!
   在这个签名中,我没有用“顺脚踢一踢黄老虎的屁股”,我用了“顺手摸一摸黄老虎的屁股”,算是对老呆保留一点点客气。
  从那以后,我盯着黄老呆,砸了他不少砖,尤其是当黄老呆在“领导”闯海节时表现出固执、冒险、狂妄、个人主义习气时,我便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踢他一脚。哈哈,黄老呆满世界追问“南方岸”是谁时,我确实躲在一边偷偷发笑。
  
  在此,我向黄老呆致歉。呵呵
  
 四、网络下的黄老呆——黄罗丹
  
   4月19日下午,我接到了闯友邢建新与唐宋关于“东湖之夜“的邀约,我从心里感谢这俩哥们,但是我不会去的。紧接着,一个陌生而熟悉的手机号给我发来了信息——
   153089——:今晚,(19日8点至9点)闯海节——东湖之夜准时举行,人到、心到、意到。
   这个号码让我想起4月18日下午一个自称为我的读者的人,那人正是用这个手机号给我发过信息,并与我短信聊过。
   153089——:在热带暴雨风喉(吼)树摇的此时此刻,我走进了你的小说世界,一个让我还不能完全品味的谈天故事,我直觉我喜欢这样的叙事形式,待我阅读完后再与你交流。
   我不认识这个号。我回复:谢谢你,你哪位?
   153089——:相逢何必问相识。阅读是我最大的精神享受,尤其是阅读一个突然闯进我生存地域的作家的作品。
   我吓了一跳,我怎么闯进了这个人的“生存地域“?
  我回复:你别吓我,我什么时候闯进的?哈哈
   153089——:我真正的喜欢这种文本。正在读三十五页,其中一个角色好象写的我一样,来自内地的大型国企。
   我有礼地回复:只要你高兴就是我的荣幸。
   153089——:作家作为一个鲜活的人突然走进了我的生存地盘,我没有理由不去解读他作品中的深沉意味。
  这话让我吓得有些迷糊。当时,我正好在李德成家,我将这短信给德成与他妹妹看,他们都认定语气象一个女孩子。德成妹妹迅速在网上帮我查了这电话所属,是海口的。我不得不更紧张了——我什么时候闯进了人家女孩子生存地盘了?
   于是,我决定拨过去。通了,但对方立即挂断。
   153089——:不要打听我是谁,我是你的一个普通读者,你的这个文本我认为很好,向你学习,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还是古人说得好。
   因为对方不接电话,我也就没兴趣继续弄清是谁了。我想可能是一个搞恶作剧的朋友而已。
  而4月19日下午,这个号码突然向我发出“东湖之夜”的邀约,我有些吃惊——莫非他(她)是黄老呆的朋友,或是组委会里认识我的人?
   但是,无论是谁,我也没兴趣去参加东湖之夜。我回复:谢谢!我今晚有事,你哪位?
   153089——:你的一个普通而又不普通的读者黄老呆。
   我当时确实有点目瞪口呆。然后,有些哭笑不得。
   我回复:我靠,你搞笑啊!
   黄老呆:其实你的小说很后现代,我就是后现代吧,我们有缘份。
   我回复:你千万别给我封!我投降好不?老呆啊,你网上网下是两个人!网上你放荡不羁(“牛皮哄哄”几个字没来得及输入),令人生气!网下你谦逊可爱,让人喜欢。你乍回事呢?
   黄老呆再没说别的,只是回复:晚上见,BYE!
  老呆的这一招着实让我生出些歉意——这个让我在网络上痛骂了无数贴踢过无数次屁股的家伙竟然有这样的度量?竟然还读我的小说,竟然还向我发出邀约?
   我最后回复了他:你们搞完了我请你们吃宵夜吧!算老子佩服死你们了!
 
五,浊酒一杯泯恩仇
  
  我最终没有接受黄老呆的东湖之约,那是对原则与立场的一种坚守。但是,我决定兑现承诺:在黄老呆做完了“东湖”秀后,请他吃一个宵夜——这是不是对他表示歉意?还是借一杯浊酒泯恩仇?也许都有。也许都没有。
   9点半左右,唐宋打来电话,表明东湖之夜结束。我说你们过来吧,我在五指山大厦等你们。
   黄老呆、唐宋、方树青、林格、还有两个不认识的闯海人一起兴致勃勃地过来了。
   我没有对他们说“祝贺成功”。我想,无论你们办得多好,缺少了太多闯海人参与的所谓闯海节,再好也是不成功的。
   方树青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是南方岸啊!你骂了我们很多呵!
   我哈哈一笑,说:是因为有些人值得我骂啊,我没有骂错吧?
   黄老呆憨笑着与我握手。
   然后我们围坐一桌。
   我说老呆啊既然你认我是朋友兄弟,那我就直言不讳地告诉你我骂你的原因。你也不要生气了。郑重就对我说过,不打不相识。
   黄老呆说:真的不知道“南方岸”是你呵。
  
  这是我与老呆的第二次见面,他就坐在我的边上。他显得很安详,也很谦让,尤其是脸上那充满了厚道与温暖的笑让我好几次困惑这么温顺的一个人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固执与个人主义呢?怎么一跑到网上就变得那么强悍与狂飙呢!。。。。
  
  那一晚我们没喝多少酒,更多的是心平气和地交流。大家都承认:这么多有个性、有经历的闯海人一下子绑在一起,难免有一个磨合的过程,可惜的是每个人的个性都太强,磨合失败。
   我说:无论如何,李德成为了这个节日真的付出了很多,我们应该感谢他。
   老呆非常认同这一点。
   方树青说了实话:李德成是一个直爽人,脾气不好;黄老呆是个固执得不行的人。所以,本来好端端的事情搞成了这样。
   遗憾之情油然而生。。。。。。。。
  
   无论怎样,事情已经过去。
   无论怎样——我记得李德成很多次这样说过——闯海人永远都是兄弟!
   回到家,上网便发现德成兄第一个在贴子上向黄老呆表示了祝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