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纾
梅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1,208
  • 关注人气:10,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2015-06-07 16:31:29)
标签:

复旦

研讨会

长篇小说

《岭海风云》

分类: 老梅日记

    110岁了,这复加旦。

    光华楼的大理石柱础依然高大,须仰视。即使在校庆宣传片的“抄袭门”风波之后,在林森浩投了点毒,给复旦学子的名誉之后。

    一大堆小屁孩,上百个吧。大一的,还是附属中学的?占山为王,台阶中间,老苔色的雨布,铺出一大块三角区,他们在玩滑板比赛,大约。

    真的老了,看别人都是孩子了。所以老不一定是须发皆白,某个部位萎缩,老其实是从眼光年轻化别人开始的。

     这是研讨会中间的合影与茶歇:20分钟。照相师自带了蓝色的塑料凳子,简简单单地,在光华楼外的东侧一摆,搞会务的小师妹们还未到齐,就咔擦上了。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前排左起:周玉宁、程光炜、陈晓明、南  杉、吴义勤、朱寿桐、杨扬、杨剑龙;

      后排左起:齐悦、凝眉儿、谢宁宁、栾梅健、王光东、郜元宝、张新颖、梅纾)

        

    第一个半场,吴义勤(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西安市委常委、副市长)、陈晓明(北大中文系博导、长江学者)、杨扬(上海市作协副主席、华东师大文学院博导、茅奖评委)、杨剑龙(上师大博导)、张新颖(复旦中国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中心副主任、复旦博导、鲁奖获得者、茅奖评委)依次发言。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吴馆长第一炮,定了基调,说作品的优点3:好读;对大时代、大人物的书写木有简单化;有许多有情感、人性的思考;不足的1处:后半部收的仓促。

    当年他还在山师大做教师时,我准备报考他的博士。最终也没有成行,因为联系上了别个老师。

     吴老师是苏大的国宝级老师范伯群先生的学生,与栾老师同一个师门,是我的师叔了。不是老师,却是师叔,还是一门子的。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第一场的主持人栾老师微笑着说:大家都说晓明现在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的首席批评家。场上顿时气氛热烈。

 

    陈老师自我批评说他喜欢用西方文学的标准看取中国当下的文学作品后,还是用了西方标准,“绕场”半周。

    他看到了《岭海风云》的强大、饱满、张力,看到了它的大历史情怀,也看到了前半部的武侠逻辑,后半部的历史逻辑的不和谐;更看到了南杉诗歌的小我与大世界的契合。

     当年,读他的《表意的焦虑》,惊叹得五体酸麻。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杨扬先生说:业余写作是凭兴趣,从作品的兴趣关注点可以体察作者是怎样的人,南杉是个很古典的人。《岭海》革命历史题材的选择,肯定是源于作者的“历史记忆”。

    而历史小说,对历史概念与命名,更应历史化一点。也就是说要尊重历史。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杨剑龙先生的眼睛依然“毒”,一眼就看到了《岭海》在地域化,人物口语的地方性,人物语言对个性的区分度上的欠缺。

    《金牛河》是他1998年出版的长篇,自然他是有体验的。

     他也写诗词,轮到别人发言时,只见他在伏案,一会儿和了南杉的诗词16首。当代曹植“曹七步”。

      他说喜欢的是作家的自由诗,并即兴朗诵了《爱情转了个弯》,明媚、大写如此,杨老师的性情。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张大才子依然才气淋漓。晚饭,我去敬酒时,他说,字放在书上了,却不怎么好看了。

       2014年12月6日,贾平凹先生的《老生》研讨会上,我找张老师给我题写个书名,他爽气地答应了,说回去后写。

       不几日,短信去问,说写好了。于是去拿,一共三幅:“人间诈降”1幅、“卿本多情”2幅(一幅工整些,一幅草书的,他说由我自己决定用哪幅)。

       这人是忠厚人,那日我赶到他在光华楼的办公室,坐下来,与他闲侃了一会儿。彼时在新闻学院的《文艺争鸣》约稿会,正在举行,等着他参加。我问他有事没,他才说要去开会。

      于是一起匆匆赶下楼,再去校外的新闻学院的招待楼。会后的饭局上第一次见到了头大如狮子、长头发的《文艺争鸣》的主编王  双龙。

      今天的发言,张老师谈了小说的传奇性、谈了人物性格突出与容易单一的矛盾,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如下观点:

      现代湖南人对于中国的改变;边缘地区的不一定是远离现代性的,比如凤凰人张伟媛,虽然生于边城,却是中国最早的留学生之一。还有民国总理熊希龄、以及陈渠珍;湖南人比谁都更渴望离开家乡,却比谁都更怀念家乡,这是一个吊诡。

      显然,他在从发生学的角度,摸索《岭海》。

 

 

     咔擦完了,主持会议的栾老师,领着大家,从光华楼南侧绕到西侧,再回去。

     这六月六日的海上夏风有些大,吹起了漂亮女孩们的裙裾,她们装着很不经意的扯着,用小手。

       各种青春的植物,特别是梧桐树,都很文艺,都很蓊蓊郁郁,宠辱不惊地蓬勃着自己的生命。

 

 

 

       代表们三三两两,信步走走,随意地谈。我与《文艺报》理论部的周玉宁老师聊她的故乡南京,感叹南京、北京之间如今的交通快捷,聊上次开会到现在,倏忽已经三年了。

      周末的复旦,纵横错杂,人们似匆忙,又似悠闲。 

     活动应该很多。

      复旦依然是复旦,你白眼也好,你青眼也罢。

 

      回到11楼,吃点水果、点心,热热闹闹地扯些闲篇。

     15:10,第二场,又开始了。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文艺报》理论部副主任周玉宁女士,后队变前队,她上半场因为时间到,未来得及发言,下半场第一个发言,张新颖老师主持下半场。

    周老师很认真、严谨,准备了发言稿,她谈的是何如云这一人物与过往“革命历史小说” 中的女性形象之比较。

    何如云坚定、果敢,小女儿态、书生意气,但未免简单化,有“文革”痕迹。因为何如云一出场,就很成熟,性格木有发展,让人想起了丁玲《在医院中》的陆萍。她说。

    何如云本可以处理的更好些,至少在两个关系中:与何苟生的父女关系上,与朱仇的夫妻关系上。她说。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程光炜老师发言,他玩笑说,在第二场发言就像二婚,没有了惊喜、刺激,还要看生活的脸色,只能在别人发言的缝隙里谈点什么了。

    然后他从南   杉的人大兼职教授身份谈起,谈中国人民大学的现象:商界领袖、群星灿烂。经济系学生常有独特的地方。

     虽然人大出了张洁、王小波等作家,中文系出来的却极少。他说。

    关于作品,他谈的是还原历史与激活历史的问题,革命历史题材小说,或许可以重写历史。

    还有老根据地人民的巨大牺牲,不只是在战争时期,解放了依然如此,那些各种原因离队的还在继续战斗——为生活而挣扎。他谈到了新县的许世友、郑维山等。我因为知道程老师的”底细“,准备会后与他说说信阳,攀谈攀谈。

    会后,步行去皇冠假日酒店的路上,程老师先开口了:

    你是信阳的吧,并且是南五县的。

    我大吃一惊。

    他继续:你一开口,我就听出来是信阳普通话,你发言时在哪里停顿,哪个词怎么发音,转弯,我都猜的到。全场只有我一个人能全听懂你的话。

    我确乎吃了一惊,没想到我被31年的信阳生信阳长烙上了这么紫这么透的”信阳印“。

    我的发言,因为只能谦虚,就干脆埋头念稿:我工作后的领导在;求学时的老师们也都在,我年轻时读他们撰写的文学史、编选的作品选而考研、考博。

    程老师辨音识人,一下子就触到了我画皮下的狐狸肉。

    因为要照顾在新县生活了好多年的父母,他在信阳师院中文系做老师好几年,创造了信阳师院的“远方”诗社,我当年因为跑腿勤,做过常务理事。

     

    我俩也说到了“远方”诗社的成立30周年、40周年,说到了信阳师院今年的40周年校庆活动。

    几年前,见过程老师两次,其中一次也是在复旦,我赠送了他一小盒长白山老人参,行“弟子”之礼。

    但我并没有与他攀谈,那次。因为他是“人大复印资料”的《中国现代、当代文学研究》的主编,想结识他的人太多。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朱寿桐,澳门大学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澳大中文系主任、博导,显然对于要讨论的小说,是认真读了的,他嗓大如雷地排比了四点: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岭海》的文戏、武戏,戏份都足;

    雅俗之交,游刃有余。文化关怀的“雅”与传奇性的“俗”;

    正邪之际,有血有肉。草莽人物与英雄枭雄并出;

    轻重之间,收放自如。大约是说文笔?

    小说的不足之处是:爱爱恨恨与生生死死的描写,还不够多,应该呼唤雷霆万钧的东西。

    此观点一出,立刻一片调笑,吴馆长言朱老师是嫌书中的挑逗性的东西不够,到底是澳大的。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郜元宝,从《岭海》对《三国演义》等正统文学的继承切入,说小说像《水浒》样,革命自发阶段写得精彩,真正革命后不再精彩。小说的成功正是它有不足,能让人挑出毛病。

   这位复旦博导,新科“长江学者”的古典小说功底浑厚,云:《金瓶梅》写得最好的不是西门大官人,也不是金、瓶、梅,而是清客应伯爵。

      大家立即调侃说,确实,刚才照相,主角不是第一排坐着的,是第二排的。

     因为郜老师正好站在第二排。

     长篇小说的闲笔,最见功力,应多安排些!

       《岭海》人物名字的符号化,太重,比如何苟生、MOU四两,等太标签化,“文 革”印记严重。他调侃说。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上海大学教务处处长、文学院博导王  光东老师,山东大汉一枚,七、八年前认识他时,记忆深刻的是他的酒风强悍,一口山东普通话的厚味。如今岁月流逝,王老师只剩下文风厉害了。当年读他与陈思和老师选编的作品选,以为他才20多岁。

     王老师说,这是最快乐的一次研讨会。

     王老师的观点是呼吁要重视业余作家、民间高手。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有栾老师的地方,就有气氛与欢笑,他刚从澳门大学讲学半年回来,饮食的差异让他消瘦。

    千金难买老来瘦,他快乐着。他是此次研讨会的主办者,亲自指挥搞会务;邀请三山五岳的高人,也是他。

    栾老师是复旦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中心副主任、博导,人脉深厚。

    大家调侃:你去澳门半年,复旦中文系冷清了半年,澳门那边热闹了半年。

    他发言时,俺赶紧跑出去,做准备去了。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因为与研讨对象的特殊关系,我也被安排在下半场“发言”:混在队伍里说几句。

   我先说自己的“无知者有畏”,在各位大家面前俺怎么也得谦虚一哈,然后就开始背书。

    然后不抬头地读稿子:

    从抒情到叙事,从《岭海》看南   杉创作路径的延续与突破。在精神血脉上,他的小说延续了诗歌的路数;在写作路径上,从抒情到叙事,作者打破了处女长篇多写得像作者的自传的老套,摆脱了诗歌对自己生活的描摹,拓展了自己的写作路径。

     稿子是6月6日5点多就爬起来整理的,之前一直想着该如何下笔,酝酿与琢磨了多日。6日上午修改出来3000字后,感觉有些晕眩。

     发言完毕,才知道,其实我绷得太紧。

    老婆说:你都木抬头,一直在那里读。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会场的气氛一直这样欢快、轻松。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主角要有个回应,一般的作家、作品研讨会都是。

    2010年在这同一座楼,开莫言先生的作品研讨会,莫言说:开自己的研讨会,脸上的表情,很难拿捏。高兴吧,别人说你小子嘚瑟;麻木吧,别人说你不知道感谢。

    作家南  杉很谦虚,他照单全收,直接表示对于各位大师的意见,他完全接受,十分感谢,因为大家点到了他们写作中的“疼点”,或许也是因为他玩文学的心态很阔绰。

    

    然后他说到了自己的哲学观、性格中的悲喜二元质素,从诗歌创作到小说,转换体裁的原因,还说到了小说的写作背景,小书中康介白、何如云的原型,小说对湘南历史的补充,糅合几个主义于一炉的价值,他的故乡情结,写作上的打算与困境。说了与合作的同学7年写4稿的努力。

                     

                         
六月六复旦参加创作研讨会散记

        两韩国师妹

 

     会议结束,皇冠酒店去晚餐,当年的莫言、贾平凹、苏童、余华、韩少功、阎连科,还有只能算文化人的易中天老头儿等等,来开研讨会或者讲座,都是住在这里的,复旦有皇冠,就有了不一样的记忆。

     2011年10月底,席慕蓉也是在这里下榻,前后住了四天。

    餐桌上,才知道上图中蓝衫、男孩发型的女子叫江恩慧,韩国首尔人,在跟着栾老师读硕士;左边体型宽广的女孩,叫安善姬。终于相信了韩国女孩多是人造美女的传闻,这个女孩一定是天然的。

    她也是栾老师的学生,复旦在读博士,目前。

     我的这两个青白二蛇似的韩国师妹,我竟然忘记要她俩的微信号了。

    现在才发现。

     

     补白:回来后,弄这篇博文,检视栾老师的公子发来的片片,印象深刻的是岁月抚过这些老师头上的水渍:晓明老师、寿桐老师、还有周老师,还有我自己,都有了星星之白;而先后在澳大教学半年的程  光  炜老师、栾  梅健老师,都瘦了,虽然知道老来瘦是好事。

     岁月催人老,倏忽已多年。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