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纾
梅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0,739
  • 关注人气:10,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海上文人”专栏:总是(《大河报》20141121)

(2014-11-21 08:28:46)
标签:

情感

生存

死亡

闲敲棋子落灯花

梅纾

分类: 海上文人
  总是

    □梅纾

 

       何必为部分生活而哭泣,君不见全部人生皆催人泪下。

       ——塞内加

 

      总是忙忙碌碌。忙忙碌碌,总是。多年来,在世俗又熟识的日子里滑行,黑暗如火,光明如夜,总是让我欲哭却歌,欲唱却泪。

    总是把儿子、女儿、老母、老父,还有其他的亲人,叫声别人都让开,扛在我一个人的心上。然而,虽然孝顺如我,责任如我,生活这个老龟儿的手,对我,却不深入,也不滑行,总是。

    秋来了,热老虎来了,夜的寒凉来了,但一天汗湿几次衣服的日子却又来了。

    总是奔波操劳,好在每天,还能躲在和畅如春的办公室里,躲在别人的水平凸凹缤纷的文字里,舔理自己那几支秃秃的思想与身体的羽毛,常生出劫后余生的感觉与浩叹。

    忽然想,公司一直倡导感恩,我老梅还真得感个恩什么的,如果没有这份卑微而待遇却还算优渥的工作,如果工作时也整日都像在家一样操劳,也许我,早也成了结在异乡殡仪馆大堂里的一枚苹果了,早灰白为枯骨一朵了!

    在朋友的博文里连日来遭遇了死亡:“杨柳”的大表哥,某某的同事的老公,还有“飘飘”的那个尿毒症了的校长。“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我不是这些逝者的亲戚,却也悲戚上了。文士悲秋,佳人怀春。仰慕文士、口水佳人的我又感念起了这些不我闻的陌路们的早逝。

    繁盛的夏之后,是落叶飘零。我们大约也要飘零一回的,今生,在亲人或多或少的哭声中,在路人风雨嘶嘶的叹惋中。

    周末部门要组织我们这些电脑前的困兽去耍一回雁荡山,有同事马上联想到了滚滚而来的那些贼样的拽住人就不放的亲爱的泥石流;午后从家里给儿子喂完药疾驶来公司,等红灯的那刻,脑后,砰的一声大响,两车相撞,面目几非,我马上联想到这是夏末,身后那个冒失鬼如果果真替天行道,替阎王老头打工,灭了我,不再冒汗的老梅应该臭得很快吧,多不体面!

    原来,我总是这样怕死,总是!怕死如何不丈夫?!

    《海子诗歌全集》,敦实地请我为海子哥纸上招魂,日日夜夜,都6个月了,我却只翻了不到10页……《剁指》,我唯一在处男时代产下的长篇,至今还荒芜着未完成。《海上,这上海》,我博文上胡吹了大气的“大型城乡互视散文”,也成了个笑柄,半年还没被“互视”出来,在博文上躺成了一句广告。

    “秋天,用红色的膝盖,跪在地上”(海子)。我则用烦琐的忙碌,跪在自己的烦琐上,总是。

    总是,一年又一年;总是,一天又一天;总是,对日子,漫无目的地撒一把盐,不管它是咸,还是淡;是淡,还是咸!

    总是总是,总是总是。

    哎,总是!

 

 

“海上文人”专栏:总是(《大河报》20141121)
http://newpaper.dahe.cn/dhb/html/2014-11/21/content_1181433.htm?div=-1

 

 

       附1:江苏朱峰的评读:

      有限的文字,却让我看到了,一体的人生的二胡曲。语言错位成了语言自身的锉刀,在意识的骨头上来回锉着。

       这是我最近看到的唯一一篇通篇用情绪驱动,用感叹引爆的文字。不藏不腋,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真实的敞开情绪的老梅,用抒情诗的语言,敲击着人世的架子鼓。有rap风,并掺杂有黑人的饶舌。

       然而老梅的文章并非单纯的个人抒怀。他的大情怀是隐形的没有因为显山露水而带来抒情的突兀和生硬。
      其一,老梅以小我映射群体。城市阴影中,被压抑的身体。
      其二,老梅以对自身认定后所做假设,隐喻在城市缝隙苟延残喘的农民工,以及其他飘在城市的一族。

      其三,老梅用自己的心理,影射那些被现实禁锢的本我。

      而文章标题深刻批判了这些现实存在根植在心灵的劣根性。以我的角度切入恰恰加大了事实认可的力度,并以在场的体验反照给读者的感官眼球。这些都被一个如江河般澎湃的叙事抒情统摄在一篇散文中。使得其不大的空间,像气球般饱满起来。在读者回味的天空里缓缓飘动。这种视觉填充和意识磁场的辐射带来的拍击,更像是波涛下的暗流。越沉入越能感受到他内在的能量。

 

   附2:同版的另一文
     性感的意味

 

   □碎碎

       性感,是一个成年男女身上所释放出的性吸引力。

    这个性吸引力,是多维度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性意味的,还包括性格上的,性情中的,精神层面的。

    曾看到过一个说法,女人眼里最性感的男人的样子,是能一边修马桶一边吹口哨的那种男人。这个说法很可爱,深得我心。修马桶,代表一个男人搞得定自己生活的能力;吹口哨呢,则代表他对生活的态度:面对一地鸡毛,有时不那么美好顺滑的生活,也能气定神闲地安享它的态度。脑补一下男人的那种样子吧,真的很性感哎。

    因为工作的事情,我曾在一个冬日的上午去见一位四十来岁的男人,在他的家里,他手里举着一把牙刷为我开门,微笑着告诉我他昨晚熬了一个通宵没睡,因为要出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卷子,连出A、B两套试卷,刚弄停当。他一边招呼我入座喝茶,一边去洗漱间刷牙,刷牙时偶尔还和我简单对话,满乐和的样子。他的精神虽然略有倦怠,却神色自如,言语中并无一丝对生活的抱怨,和对这过去一晚的厌恶。仿佛过去的一夜,他在完成某件极其欣悦的事情。这是一个熬了一宿不睡的人所能拥有的气象么?我好吃惊。他那种散淡如常的样子,让我觉得,真是好性感。

    还认识一位小个子男人,他跟我说有一次在电梯里,单位里年长的女同事跟他说,×××,你要是高一点就很帅了。他笑了一下没搭腔。他对我说,这是什么逻辑啊,什么叫我要是高一点就帅了,帅和身高有关系吗?

    我很欣赏他这种态度。庸俗的价值观大行其道,女要白富美,男要高富帅,认为男人不高就不帅,就不性感,这是对帅的粗暴简化。就像把性感归结于女人的三围,男人的肌肉与多金一样,无理又无趣。

    而身高一米五八的大文豪萨特曾经说过:我之所以成为哲学家,之所以渴望成名,说到底,就是为了诱惑女人。你看,写作,是他释放和展示自己性感与性吸引力的方式。这是一种多么致命而深刻的性感。

    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性感,性感的指向与表现方式各有不同。中国人历来以含蓄为美,古有“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的婉约性感,有“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风情性感,有“轻拢慢捻抹复挑,未成曲调先有情”的含蓄婉转,诉诸才艺的性感。还有一种,我以为是最令人销魂的性感,像苏东坡,当他被贬黄州仕途落魄,依然还能找到生活乐趣,精神不倒的气度,他亲自烧菜,“慢着火,少着水,火候足时它自美”地烹制苏氏红烧肉,在恶劣环境条件下依然能很好打理自己生活的自得其乐,那种表现,多么性感。

    我有个女友,大大咧咧的性格,她有个本事是,对她见到的男人,不管是成就非凡还是有权有钱的,她都能在说话中几分钟让他褪去伪饰,现出原形,露出一个男人的本色。这种本领说来奇妙,它或许是某个正襟危坐的场合,她一时兴起开起一个火辣玩笑,或许是人人装腔作势的浩大饭局中,她无意中讲起的一个生猛段子,或者就是她自曝糗事,讲起自己某段不无荒唐的往事,把众人逗得没形没边。这是一个风景无限,却没有栅栏的女人。就是这样,她总能迅速推进与他们的关系,女神一样无往而不胜。她是我们眼里最性感的女人。

    说白了,性感,不仅是一种身体语言,也是一种精神意味。不仅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勇气。不仅是一种风格,也是一种智慧。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