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纾
梅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1,208
  • 关注人气:10,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七年前写的毕业论文后记草稿

(2014-11-12 14:18:35)
标签:

毕业论文

后记

时光宛然

分类: 老梅日记

                                            

     歌谣还在清唱。

    肉身,沉重的思想容器,还挣扎在人世——佛所说的此岸。心在读书的宁静中听到铜板在风中响过的叮当声,便时时起了一种骚动,像春日来自体内的躁热。

    在乡村中学教书整整10年后的这次精神越狱,从商城到郑州,从郑州到苏州,从荒山野洼到黄河边,从大河之南到太湖之滨,六年的时光回望去,仿佛还是昨天。

   当年中举的兴奋,而今作为一个人文学科的毕业生,工作无着的失落,不是辞书上那种叫“对比”的修辞手法或者叫“沮丧”的那两个汉字可以形容的,只有我怎么也算不上伟岸的肉身日日夜夜深刻体验、消化着这一段生命过程。其中我得到了很多,但也弹痕累累,负债经营。我们在以个体的生命去为一个时代的走失埋单,为一个还不太成熟的民族埋单。

     然而纵然过程艰涩,结局难堪,我毕竟在世俗的轻视中完成了一个过程,即将走完学位的最后一级。其间,如果离开我年轻的恩师王尧先生的扶持,肯定会更难。

   那年揣着2100元钱举家来苏州读书,女儿的借读费一下子就用去了1500元。那个夏末的晚上,初入学。第一次登门拜访先生,提了一壶茶油作为束脩。当我说出生活困难,想找份校内兼职时,先生赤着脚,移动他高大的身影楼上楼下的找电话本,现场帮联络。仰仗先生之力,在两眼黑的苏州,我开始了艰涩的大半工、小半读的读博生活。

    就这样,生活上、学业上,有了困难,不是找110,而是找先生。

    谁说过老师之恩,山高水长,先生对我的影响,肉麻一点说,更多的是在灵魂深处的,是一种精神上的潜移与默化。他的为人的练达,把握世事的分寸,做学问的游刃有余,对人的真诚与谦和,都如夏夜之风沁我心脾。

    风无尽,受用无穷。

    先生是位人脉资源深厚的学界外交家,他与搞创作的、研究的、办杂志的皆有很深的交往与互动。我多次在他面前感叹说,与先生友好的这些学界大腕、文学名家是我一生的望尘莫及。先生每闻之,便眼皮朝下,嘴角抖动着长长的烟卷,用了他作为南方男人特有的好脾气好耐心,轻轻地说:黄河你慢慢来,是可以超越的。

    先生从校领导位置后撤,不愿在仕途上终其一生,而急流勇退的果决,也是对我大有教益的。在一个官本位的社会里,这需要的不仅是勇气,更需要的是克制内心欲念的毅力。然而有些东西是可学的,有些东西却是学不来的。先生天赋方面的东西,于我,是越不过的高山,无从超越,无法不仰望。

   如此说来,先生又是我们的阴影,无法走出他的辐射。

   夜深自问,这又有何不好?

   我时常在键盘上敲打“读博”两字时,会自动跳出“赌博”二字,这真是再恰当不过的暗喻了。我是拿我的一生来与“读书”“赌博”的,虽然不时会生出在此时代“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感慨,然打工、带孩子之余,独坐寝室之时,书意袅袅,如老僧得道、似睡久忽醒,让我陶醉:庆幸我选择了读书,读书选择了文学,文学中又选择了现当代文学,现当代文学又选择的是在白发苏州读。

   白发苏州的16公里稀世护城河中流经苏州大学本部的一段,便是我的邻居。古护城河日复一日地啵啵地絮叨,疑似昏昧中来自智慧天国的铁的召唤,或是祖祖辈辈目不识丁的先人冥冥中的唠叨,给我灵感,促我沉思。

    春夏时,时有河畔的飞絮三朵四朵悠入我室,上下嬉戏,亦不畏人。书里书外,不是古人,却能神游几种人生;为孔方兄所弃,却能于稻粮之外筑就精神幻城。

   于是也有了酸腐的得意,悲哉?喜哉?夜空很高,内心很蓝,唯古河无言,它也很孤寂、孤独么,莫非?

     2006年的网络上有人说:博士已成了越来越垃圾的群体。此话当真?又记起了陈思和先生在一本文学史的前言里说的人文学科要薪尽火传的话。在这个大时代里,微末到几近于无的个体,如何用“苦忍”去与种种实在不算多么低级的欲望去斗法?年纪已在“奔四”的我只能惭愧地实话实说,实在还没找到什么“葵花宝典”之类的秘密武器。

    那就想想去路吧。而去路,去路苍茫,心里几浮,就是春天了。

   春天的护城河,没有蛙声,只有花枝招展抑或风姿绰若的游人在游船上,将生活的美好,传染给我们。

   兜里只有几十大元的我,常常痴呆了,幻想将来也能这样游遍天下。

   游人只将河边散步、叙谈、把玩的我们不经意的打望,眼白里飞出一个字:轻。

   

 

   注释:这是2007年3月4日,没有写完的后记,后来既没修改,也没用在论文后面,最终完全遗忘了写过这样的话。

   今日,时隔7周年半,整理文集,重新出土了它,不胜唏嘘,当年的为文者已经是红尘深处中的胖人人了。小碎步回看,其实不是我肥了,是时光在我身前身后多绕了几圈影子而已(20141112)。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